第四十七章 鬼小学

    第四十七章 鬼小学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徐天胤将夏芍抱到腿上的时候,按下了车上的某个按钮,前挡风玻璃缓缓降下了遮挡。舒骺豞匫

    这辆车是徐天胤到香港后新买的,他老早在内地准备来香港的时候就预订了下来,登记在夏芍名下,打算等他回军区后就留下来给夏芍在香港用。车是限量版商务型,车上的配备都是最新的,不仅有双人的三折床、奢华吧台、影像设备,甚至还配备了对这个年代来说很先进的导航设备。

    车子本身就是商务型的,平时可以用来休息,因此私密性很好。

    夏芍被抱去徐天胤腿上,尽管她知道外头看不见,但她还是脸颊通红。车震这种事,夏芍只是以前在八卦杂志上看过,自己却还没放开到这种程度。对她来说,车里还是太那啥了点。

    但是她拘谨,不代表徐天胤拘谨。这男人在这方面向来是如狼似虎的,自从上回在酒店尝试了吧台和地毯上之后,他就看起来对不同的地点很感兴趣,积极地尝试。昨天晚上,他们还在房间的书桌上有过一回,现在这男人想尝试车里了。

    夏芍满脸通红,试着推拒,“师兄,这里……”

    “乖,一会儿就好。”男人一把她抱到腿上,手就开始迫不及待地钻入她的校服里,顺着腰线抚摸。

    夏芍从来不相信徐天胤所谓的一会儿就好,对他来说是一会儿,对她来说每次都是历经风浪,死去活来。

    车里的窗被遮挡上之后,光线变得黑暗,虽然两人在黑暗里的视物能力都很好,但是人在黑暗中的时候,感官总是比其他时候敏锐很多。夏芍感觉到男人的野兽在黑暗里苏醒,她坐在他腿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她不敢想象再这样下去,在车里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她本能地想逃。

    “别动,乖。”两人不是第一天再一起了,她在这种时候有什么小心思,徐天胤都摸得透。因此,她才有一点要逃的征兆时,男人的大手便往她腰间掐着按下,果断镇压。而且,仿佛为了绝了她逃走的念头,他的手探去她裙底,当即就将那碍事的东西给除了。

    夏芍顿时咬唇,感觉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探过来,指尖冰凉,却将她迅速点燃。夏芍脸颊爆红,这辆车没有徐天胤在军区的越野车那么高大,但相对来说也算很宽敞了。只是她坐在他腿上,依旧需要低着头。知道逃不掉,她只好圈住他的脖颈,把头枕去他的肩膀,闭着眼颤着眼睫感受着他带来的颤栗。

    男人的胸膛沉沉地震动,似乎笑了笑。夏芍感觉到,稍稍转了转头,他很少笑,她想看看。但脖子转起来太费力,她只好放弃,又趴回他肩膀,咬着唇闭眼。

    正是她这副被逼无奈的乖巧模样令男人目光柔和,她每次都是这样。最开始总要挣扎一下,试试看他有没有可能放过她。等到她知道没有希望的时候,才会乖下来。

    男人的手指在她的衣衫里游走,目光却落在她身上,眸里是深邃沉暗,是压抑躁动,也是微许的新奇。她平时爱穿白裙,很少穿这类衣服,竟不想穿着有种别样滋味。少女脸蛋儿酡红,眼眸微醺,在他怀里轻颤,清纯恬静的滋味慢慢地蜕变成一点点轻柔妩媚的风情,激起他攻占城池的欲望,欲罢不能。

    他只是手在她衣衫里游走,没有亲吻,一切都是在黑暗里靠着手指在进行。但越是这样,越是有一种偷偷摸摸的刺激的快感。

    夏芍就知道,所谓的一会儿就好根本就是骗人的,这男人看起来像是爱上了这种沉静的颤栗,沉浸其中,享受。他将他的侵略性和男性最原始的力量都隐藏了起来,用一种压抑的沉重的力度在感受她。她能感觉他胸膛沉沉的起伏和压抑在喉咙里的呼吸,他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惊颤,就怕他不知什么时候会爆发。

    她猜得没错,他爆发得很突然,在她觉得浑身的感官都在痒,难耐得她觉得口有些渴,想要动一动的时候,他忽然揽着她的腰身往上一提,狠狠往下一按!

    夏芍差点叫出声来,但她却在叫出来之前低头,咬住了男人的肩膀。由于是在车里,两人都不能动作太大,因此整个过程就像是在磨,像一点点的钻井解渴。夏芍感觉,她就像是一个即将渴死的旅人,眼前开始渐渐出现幻觉,黑暗里炸开朵朵烟火,绚丽灿烂,她欢喜,雀跃,伸出手想要抓,却什么也抓不着。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真的是很难受,但是又不想失去,她完全由男人带领着,领着她走出迷途,攀向一座又一座高峰。

    黑暗里时间过得慢,夏芍总觉得过了很长时间她才慢慢走出那种海市蜃楼的幻境。她趴在男人肩上歇息,喘息着平息气息,只感觉一双大手在她背后沉沉地摩挲,轻轻地拍拍。

    夏芍不敢立刻就下车,她脸颊耳根都发着烫,下车必然被人看出什么来,于是她就只能先在车里歇息一会儿。

    她不急着走,男人自然是很欢喜,他抱着她,转头在她颈窝里亲亲,然后双臂把她圈在怀里。夏芍软趴趴地趴在那里,过了许久,直到她感觉平静了下来,才想要从徐天胤身上下来。但她微微一动,便感觉到埋在身体里的某样凶器又开始蠢蠢欲动。

    夏芍一惊,赶紧挣扎从徐天胤身上离开,而他也没有阻止她,只是帮她清理了一下,帮她把衣裙整理好,才放她坐回副驾驶的座位上。

    夏芍脸上又有些躁红,瞪了徐天胤好几眼,男人却在黑暗里唇角带起一道浅浅的弧度,短促扬起,又落下,但她却能感受到他的眸光是柔和的。

    “下不为例!”夏芍几乎是咬着牙说的。

    “唔,好。”男人点点头,很好说话。

    下回不在她上学的时候。

    夏芍一挑眉,对于他在这方面很好说话有点狐疑。但她也没时间多想,她转头轻轻挑开一点车帘,发现外头天色已经快黑了,夏芍这才赶紧拿起书包,想要下车。

    下车的时候,夏芍先在车里瞄了眼校门口,发现出入的人已经不多了,而且他们的车在路边树下的车外上正常停放着,并不太引人注目。夏芍这才放了心,背着包下了车。

    但刚走进学校大门,夏芍便是一愣。

    只见黑沉的天色里,一名女生正慌慌张张地探着头往校园外头看。那人夏芍刚好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室友,刘思菱。

    刘思菱看起来正在等人,不过夏芍没有兴趣,她对这女生没有什么好感,只当是刚好同班又同寝,如此而已。

    因此,夏芍只是目光在刘思菱身上略过,步子停也没停,径直就走进了学校大门。

    然而,刘思菱在看见夏芍以后,脸上神色却是明显一松,赶紧跑了过来,“芍姐!”

    夏芍停步,转头,挑眉看向刘思菱,“有事?”

    话虽这么问,但刘思菱既然叫住了她,夏芍便已判断出,她在校门口十有八九就是等她。两人没什么交情,刘思菱不会无缘无故找她,想来不会什么好事。

    夏芍没猜错,刘思菱当即就递过来一张信封来,说道:“芍姐,曲冉出事了!南姐的人到宿舍里找我,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让你按照信里的地点去见面,要不然、要不然曲冉就……”

    刘思菱话还没说完,夏芍便目光一变,将信接到了手中。

    打开一看,夏芍眯了眯眼,“达才小学?”

    刘思菱一听这话,脸色霍然变了,往后退了退。

    夏芍一眼看向她,问:“怎么了?”

    刘思菱又摇头又摆手,笑容极度不自然,“没什么没什么!那地方有点远……呃,芍姐,你、你对香港不熟的话,可以打辆计程车,司机会带你去的。”

    夏芍一看就知道刘思菱隐瞒了什么,但她却没有追问。现在对她来说,赶时间要紧。因此夏芍只是看了刘思菱一眼,便转身奔出了校园。

    刘思菱在后头看着夏芍的背影,缩了缩肩膀。原本,刺头帮的人告诉她,如果夏芍找不到地方,她就得带她去的,但是,那地方……她可不敢去!

    那是香港出了名的鬼小学,建校历史跟圣耶女中差不多,荒废很长时间了。听说,那里有一任校长穿着红衣在女洗手间自杀,学校晚上常有红衣女鬼出没……

    那所鬼小学是展若南和她的刺头帮玩闹整人的地方,经常把看不顺眼的女生拉去,玩鬼找人或者是大冒险什么的,大家都很怕那里。

    没想到,展若南竟然约了夏芍在那里打架。

    刘思菱撇撇嘴,她宁愿被刺头帮找麻烦,也不去那种阴森森闹鬼的地方。谁让大陆妹惹了展若南呢?反正她能打架,她自求多福好了。

    夏芍奔出学校大门后,发现徐天胤倚在车外望着学校里,还没有离开。她立刻奔过去,把信往他手里一塞,“师兄,这个地址!快!”

    徐天胤见夏芍又跑了回来,自然是有些意外。他的目光先落去她脸上,看她脸色不太好看,便气息冷厉了下来。他也不问夏芍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给她开车门、系安全带,之后默默坐进驾驶座,打开导航便往地址指示的地点驶去。

    而夏芍坐在车里,眼神略微发寒。周五她拒绝了展若南的约架,料想到开学后她还会来找她,但没想到她会出这种招!她最好没有把曲冉怎么样,不然的话,这一次,她一定给她一个彻底的教训!

    正如刘思菱所说,达才小学是离圣耶女中有些远,徐天胤开车离最近的路走,也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车子停下的时候远远便能看见一座山,学校建在山脚下不远,四周应该是居民区,不过大多已经荒废。很诡异的是,远远地望去,明明可以看见远处城市的霓虹喧嚣,却只有这里是荒废着的。

    学校有两幢教学楼,在黑沉的天色里散发着颓废的气息。学校四周围着铁栅栏,已经生了黑色的铁锈,大门是锁死的,旁边的铁栅栏被人用铁钳掰开一个洞,正好可供一人出入。但那铁栅栏被剪断的地方很尖锐,稍一不小心很容易刮到人。

    夏芍没有钻洞的习惯,她踩着栅栏网就可以很灵巧地翻过去。但正当她打算翻的时候,就见徐天胤立在大门前,目光默默注视着门锁,之后周身劲力忽然震开,一脚朝门锁跺了上去!

    只听轰地一声,学校的大门整片砸在了地上,激起灰尘一片……

    夏芍嘴角抽了抽,“师兄,这里虽然荒废了,但是上了锁,明显有人管理的。你这是……破坏公物。”

    徐天胤不说话,手伸过来牵起她的手就带着她走了进去。

    小学校园里杂草丛生,环境很脏乱,地上满是碎玻璃和BB弹,满地的垃圾和灰尘,脏乱、残破,透着诡异阴森的气息。

    徐天胤转过头来看夏芍,“找人?”

    夏芍挑眉,看向其中一座教学楼,“已经找到了。”

    话音刚落下不久,就有几个人从教学楼里快步走出来,为首的正是展若南。但她此时此刻的样子看起来却不像是在等人,反而像是在找人。

    “找到了没?妈的!再去找!”展若南冲着身后的几名刺头帮成员吼道。

    后面一名女生道:“南姐,我们都找过了,没发现阿敏。”

    “没发现你妈!教学楼、礼堂、书记室、校长室、资料室、会议室、男女洗手间!都找过了吗?你们他妈是不是给我偷懒了?要不然就是害怕了!”

    “南姐,我们没……”

    “啪!”女生还没回嘴完,展若南便一巴掌扇了过去,“有那么多时间辩解,不如给我去找人!我带你们来过这里多少回?你们对这里比对自家后院还熟!再跟我说找不到人,我把你们一个个都关去男厕!”

    女生们一个个都不敢再说话,展若南一挥手,“再给我去找!告诉你们,找到阿敏,我带你们出去玩,找不到,你们都给我去吃……大陆妹?”

    刺头帮的女生们齐齐一愣,什么叫去吃大陆妹?

    一群女生表情怪异,但随即都反应过来,顺着展若南的视线转头看向校门口。

    夏芍的手被一名气息孤冷杀厉的男人牵着,两人正走过来。虽然天色很黑,但是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仍然惊吓到了一群刺头帮的不良少女,女生们往后退了退,连展若南都一脸警觉。

    “喂!大陆妹,你叫帮手?”展若南一副枉我看得起你的语气,眼神火爆愤怒,看起来想揍人。

    而她刚一露出这种气息,便忽然神色一变!

    展若南也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她只是觉得一瞬自己从头凉到脚,心脏倏地像被什么贯穿过。心悸,腿软,指尖发抖,整个人背后都起了一层毛汗。

    她从小混帮会,自认不是被吓大的。三合会里,什么打打杀杀的事她没见过?甚至她自己跟人打架抢地盘的时候,就从生死里走过几回。就连以前中枪跟死神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也没有过此刻这种鲜明的心悸的感觉。

    她脚发软,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但想起后面还有她的小妹,因此她硬生生挺住了。她展若南宁可站着死,也不能像个软脚虾一样地被人吓怕!

    但这一刻展若南明白了一件事。她以前从来就不相信有杀气这么扯淡的事,尤其是帮会里那些人,看见宸哥脚都软,她一直当他们没骨气,但今晚她才明白,原来世上真的有杀气这么一回事。

    大陆妹身旁这个男人,展若南毫不怀疑他刚刚想拧断她的脖子,如果不是大陆妹压着他的手的话。

    事情还没有严重到要宰人的程度,夏芍自然要压着徐天胤,她只道:“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我是来要人的。小冉呢?放人。”

    夏芍一出声,气氛就明显好了许多,展若南感觉身上一松,但脸色仍然很臭。

    “等你和我打完架,我就放人。不过你得等一等,我有个小妹丢了,等我找到人再说。”

    夏芍握着徐天胤的手捏了捏,暗示他没事,这才道:“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你找人,先把人放了,我还得回学校。晚上要查寝。”

    “我凭什么听你的?你打赢我了吗?我把老大的位子让给你了吗?”展若南吊儿郎当一哼,脸上的青紫还没消退,笑起来不仅难看,而且可恶,“你不跟我打架,你就找不到肥妹!告诉你,这里跟我家后花园差不多,哪里能藏人我比你清楚多了。我不把人带出来,你找到天亮也找不到。”

    展若南没穿校服,而是穿了一身男生装,T恤长裤,手插在裤袋里,笑得很可恶。仿佛觉得这番话能气到夏芍,仿佛看着她跳脚她就会很爽似的。

    但没想到,夏芍气定神闲,听了这话反而笑了,笑容意味颇深,叫人不解,“话不要说的太满。别说我能找出小冉藏在哪里,就连你丢了的小妹我也能帮你找着。我要是能帮你找着,你以后是不是就不找我麻烦了?”

    展若南一愣,后头的女生也跟着愣了愣。

    她能找着?吹牛不打草稿!

    “大陆妹,牛皮不是吹出来的!”

    “是不是吹牛自有你知道的时候,我现在就是想知道,我要是能找到人,咱们以后是不是井水不犯河水?”夏芍笑得气定神闲,看着展若南,“打架你是不是我的对手,你自己心里清楚。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你现在人丢了,我帮你个忙。你以后就帮我个忙,看见我就当不认识得了。”

    夏芍看起来确实有些本事似的,任谁看也不像是在吹牛,但展若南去不同意。

    “那不行!你要是帮我找到人,我就放了你的人。这才公平!打架是另外算的。”

    “你抓了小冉在先,错本就在你。你拿这个跟我讲公平谈条件?”夏芍挑挑眉,眸光凉了起来,“我刚才看你挺紧张你的小妹,以为你或许是个讲情义的人,所以才愿意跟你谈谈,希望我们之间能和平解决,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不过,既然这样,我看你也不过如此。你的小妹在你心里还不如一场架重要。”

    夏芍摇摇头,懒得再说,转身就要自己开天眼去找人。

    “慢着!”展若南在后头喊一声,眼见着夏芍要走,下意识就去抓她的手腕。

    没想到,她的手还没触到夏芍的手腕,整个人就莫名被震得飞了出去!

    动手的是夏芍,不是徐天胤。

    如果是徐天胤动手,展若南恐怕连飞出去的机会都没有,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夏芍了解徐天胤紧张她的性子,所以在展若南伸手过来的一刻往徐天胤手上一按,自己震开一道气劲,将展若南给震了出去!

    这一次,不像是在宿舍里和教室走廊上,展若南的身子向后撞去时,后头的四五名女生大惊,纷纷伸手去接她,但不想她撞上来的力道奇大,几个人竟一起离地飞了出去!一群人砸进教学楼,砸到尽头的墙面上,一齐震了震,摔在地上。地上全是玻璃碎片,顿时哀嚎声一片。

    接着,教学楼里就传来了展若南的气短的叫骂声,“操!大陆妹,你他妈有种!我……宰了你……”

    夏芍连进去都懒得进,只在外头说了一句,“这一下是教你,做事不能把无辜的人扯进来!”

    展若南要是刚才同意夏芍的谈判,她就不用挨这一下了,但她明显很喜欢打架。夏芍就只好出手了。既然她就信这一套,那就只好用实力跟她说话。

    哪知道展若南在里面暴躁地骂,“妈的!我说了要打吗?我他妈……是想让你帮忙找阿敏!你这么急着出手……赶着投胎啊!”

    夏芍:“……”

    很明显,倒霉的展若南刚才是想同意夏芍的谈判要求,结果被她误以为要打架,然后白挨了一顿揍。

    不过夏芍没什么愧疚心,这一下为了曲冉,是她该挨的教训。

    过了半晌,展若南一群人才哼哼哧哧地扶着腰从里面歪歪扭扭出来,一个个身上都挂了彩,展若南脸色比暗沉的天色还黑,恨不得宰了夏芍一般。

    “你……你比老娘狠!操!”展若南无语到快要吐血,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另一幢教学楼里,就跌跌撞撞跑出来一个女生,“南姐!不好了!”

    “妈的!跑什么跑!都赶着投胎啊!没看见大陆妹在这里?丢我的脸!”展若南劈头盖脸就骂人,“什么不好了?是不是有人要死了?没人要死了,你这么慌张,你就给我去死!”

    展若南明显心情不好,但没想到,真被她说中了。

    那名女生神色慌张,“肥妹快死了!快快快、快被阿丽给掐死了!阿丽、阿丽鬼上身了!”

    这话一说出口,夏芍当先脸色变了!展若南忙着问怎么回事,夏芍却开了天眼,往女生跑来的教学楼里一看,顿时眼一眯,二话不说奔了过去!

    展若南一群人跟在后头,她们都受了伤,跑起来一瘸一拐。展若南伤得最重,但她的速度却一点也不慢,一听说阿丽鬼上身了,她当先就冲进了教学楼。但她跑得没有夏芍快,不管怎么追,都是落后她一截,但越跑她便越是心惊!

    只见夏芍在教学楼里奔转,步子停也不停,在残破的、黑暗的、迷宫一样的鬼楼里转,竟然好像比她还熟悉!她就像是来过这里,所走的路线是最近的,最快能到达三楼男厕的路线!

    展若南又是心惊又是疑惑,这里她不知道带着多少人来过,每一个晚上来的女生都哭哭啼啼,怕得要死。她不但不怕,而且在没点灯的教学楼里跑,竟然视力好得惊人!

    宸哥说了,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人,夜间的视物能力不会这么好!

    这大陆来的转学生,什么来头?

    展若南心惊着,而夏芍已经到了三楼。地上满是废弃的纸张、塑料瓶、书本和玻璃,墙面上划着颜色深红的涂鸦,一种颓废而诡异的感觉。走廊尽头,发出一声“咯咯咯咯”的响声,不是有人在笑,而是有人被掐着脖子,喉咙里发出的声音!

    夏芍人未到,脚尖已踢起一片玻璃碎片,指尖一弹,飞射出去!

    玻璃碎片正割中女生的手腕,但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竟不放手,继续掐着被按在墙上的曲冉。

    女生好像力大无穷,曲冉的体重比她重不少,她竟然能掐着她把她从地上提起来!曲冉的双脚离地,挣扎踢打,但怎么踢也没有用,她已经是脸色发青,眼白翻着,快要被活活掐死了。

    “阿丽!你疯了!放人!”展若南远远地就开始怒喊一声,从地上捡起一只玻璃瓶子朝阿丽就丢了过来!

    夏芍一把给她抡开,玻璃瓶子砸去墙上,碎片四溅,差点割伤展若南和她的刺头帮成员。

    展若南大骂:“大陆妹!你干嘛!”

    “别乱丢杂物!你想一酒瓶子砸死她?”夏芍边跑边道。

    “妈的!准你用玻璃片子割她手腕!不准我用酒瓶子砸她?”展若南在后头吼。

    “你砸她没用,我割就有用。”夏芍说话间,人已经到了。她刚一停下脚步,那名叫阿丽的女孩子便霍然回过头来,两眼发红,凶光毕露!

    但她还没来得及放开曲冉对夏芍行凶,夏芍便两指捏去她被割伤的手腕,指尖带着血珠隔空不知道画了道什么符,接着便将带血的手指往她印堂上一抹,断喝一声,“走!”

    只见一道黑乎乎的影子从窗口飘了出去,渐渐飘远了。

    而展若南等人自然是看不见这道影子的,她们只看见阿丽被夏芍喝了一声之后,整个人呆立在了当场,就像是失了魂儿一般,过了好一会儿,她的眼珠才慢慢动了动,神智清醒过来之后,忽然啊地一声叫了起来,当即就蹲在了地上,抱着头直打哆嗦。

    “有有有、有鬼啊!有鬼啊南姐!有鬼、有鬼……”

    “有你妈的鬼!我们在这里玩了两年了也没见只鬼,你他妈想揍肥妹你就直说,我还当你敢作敢当!给我来这一套,你当南姐是被人骗大的吗?”展若南骂着阿丽。

    夏芍却不理她们,蹲下身子就去看曲冉。曲冉吓得眼神都发直,气都喘不上来了,眼看要休克。夏芍往她背后某处一按,劲力轻轻一打,曲冉才咳了出来。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刚才实在是生死一线,如果夏芍来得再晚个一两分钟,她或许就被掐死了。当她发现是夏芍蹲在她身边的时候,便眼一红,豆大的眼泪往下落,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小芍,你来了……我以为你不会管我的。刚才、刚才我以为我要死了……我再也见不到我妈了……”曲冉浑身抖得厉害。

    “对不起,我来晚了。”夏芍在曲冉背后帮她调理气场,转头看向展若南,眼神发寒,“这下你满意了?差点出人命!就因为你想打架,你就可以随便把无辜的人绑来?能对自己对别人负点责吗?十八岁了没?成年了没!”

    “我怎么做人用得着你教?”展若南最恨被人说教,一听就怒了,“不就是差点玩出人命吗?大不了我欠她一条命!你问问她,要我还吗?要我还的话,说一声叫我怎么死,我照办!眨一眨眼,我就不是圣耶的老大!”

    “昏聩!”夏芍沉着脸,突然喝斥一身,“她稀罕你的命?她只稀罕她自己的命!”

    夏芍很少发火,她发怒的时候通常也是笑眯眯的,悠闲散漫,慢慢悠悠就能把人给治了。这行事风格同样令前几天晚上在宿舍被扁的展若南印象深刻,因而此时夏芍喝斥一声,她反倒是愣了。

    “我问你,她是圣耶女中的学生吗?你说你是圣耶的老大,那圣耶应该在你的保护之下吧?但你干过一件保护它维护它的事么?我只看见你在欺负同学,在破坏学校声誉,在给你这个老大自己脸上抹黑!”夏芍看着展若南,气笑了,“老大?你知道什么是老大?你只是耍威风而已。动不动就拿自己的命来还,你的命很值钱吗?你的命对你自己来说值不值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对别人来说,那必须是一文不值!”

    夏芍对展若南这个人很无语,她或许是有点哥们义气,但在她眼里,她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吆五喝六,觉得当老大就威风,玩江湖上那一套,实在是可笑得很!

    夏芍并不想教训展若南,她能不能听进去她也不想管,这话纯粹就是替曲冉骂的,替她出口气而已。

    但没想到,展若南竟然不吭声了。

    后头的刺头帮成员小心翼翼地看着展若南,南姐最讨厌人对她说教了,通常对她说教的人不是挨顿打,就是挨顿骂的,怎么今天不吭声了?

    这要是换了别人,她们一定不等南姐开口就帮着她骂人了。但是对方是夏芍,连南姐都打不过她……而且南姐也没吭声,她们就只好选择闭嘴了。免得说错了,又挨一通臭骂。

    走廊里渐渐没了声音,连曲冉的哭声都渐渐小了下来,直到她平静了之后,展若南才开了口。

    行!这事是我的错,我明天带着我的人,当着全校的面给她道歉!行了吧?”展若南说道。

    刺头帮的成员惊讶了,连曲冉都抬起头来,夏芍却懒得理她。

    展若南又道:“我怎么知道她会出事?我没打她,没骂她,没绑她,我就是带她了这里而已。”

    “是啊。你没打她没骂她没绑她,你就是逼着她在这种地方玩笔仙了。”夏芍蹲在地上抚着曲冉的背,抬头,“或者是碟仙,或者是筷仙。反正就是这一类的招灵游戏。”

    展若南一愣,“你怎么知道?我……我无聊喽!谁叫你来这么晚的?我等得无聊,又难得有新人在,就玩点刺激得喽。其实,就只有肥妹觉得刺激而已,我们在这地方玩了两年了,经常晚上来玩这种游戏,从来没出过事。妈的!什么鬼小学?骗人的而已!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展若南边说边踢了一脚地上还在抱着头发抖的阿丽,“别嚎了!哪有鬼?玩了两年了也没见只鬼影子!你在哪儿见到鬼了?指给我看看,我还想看看鬼长什么样子呢!”

    鬼小学?”夏芍挑眉。

    展若南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耸肩,“你是大陆来的,你当然不知道。这地方在我们香港是出了名的猛鬼学校。建校跟圣耶女中在同一年,听说是当初日军占领香港后的刑场。后来建了学校,听说一场大火烧死了全部的学生,第一任校长曾经穿着红衣服在女洗手间自杀。有很多人在这附近遇到过鬼打墙,还有进来探险的人看见过红衣女鬼。”

    女鬼?

    夏芍和徐天胤互看一眼,原来这个地方以前是刑场,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这并不奇怪,很多学校都是建在坟场上的。其实,这是有很多层的原因的。从资源原因上来说,有坟地和刑场的地方,地皮都比较便宜,学校也是想省点钱的。但从风水方面来说,阴气重的地方,童男童女多,是可以镇压住阴气的,也可以不使土地资源浪费。而且,一般坟场和刑场脉气都比较大,在这里出来的学生,有出息的人相对多。

    这间学校之所以出事,夏芍觉得跟建在刑场上的关系不太,应该跟这里的风水格局有关系。但这种风水格局后天被改动过了,夏芍不知道之前是怎样的,但她今晚下车的时候,明显发现四面的村庄与学校后头的山脉呼应成局,化解了这里的煞局。

    这地方经过高人的指点,按理说,阴煞已经除了,不太可能再闹鬼。

    展若南也觉得没有鬼,翻着白眼道:“全他妈扯淡!老娘占了这里当地盘两年,一只鬼没见到!附近的人胆小得要命,搬走的搬走,都荒废了。连开发商都不爱要这块地方,白白便宜了我两年,闲着没事带人来玩。我们玩笔仙,玩碟仙,玩鬼找人的游戏,就是找点刺激,从来就没出过事。我怎么知道今天晚上阿丽发疯了?”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

    夏芍轻轻一挑眉,眼神一亮!

    嗯?

    某个念头忽然在她脑海中一闪,但她现在没有时间管,只是将这念头暂且压下,回学校后再说。夏芍只是站起身来,问展若南,“那我问你,今晚除了阿丽,阿敏是不是也玩过招灵游戏?”

    “玩过,她都不知道玩过多少回了。”展若南道,看起来不是很在意这事,但说着说着,她就皱了眉头,转头问后头的人,“喂,她是玩过笔仙以后丢的,对吧?”

    那名女生脸色也跟着一变,点点头,“对!当时南姐带着我们在那边的教学楼里玩笔仙。我们就是在传说有校长自杀的女厕所里玩的,后来什么事也没有。南姐就说,女厕所里有卫生棉,招不来鬼,然后就带着我们到了男厕所。但是我们到了男厕所以后,阿敏就不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后来南姐就叫我们找人,然后找到这边教学楼的时候,就让阿丽看着肥妹,其余人分头找人。结果我回来这里的时候,就看见阿丽掐着肥妹不放。我怎么打她,她都不知道疼似的,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觉得她是撞邪了,就下去找南姐了。”

    那名女生复述着今晚的情况,在地上蹲着的曲冉点点头,表示过程确实是这样的。

    而夏芍边听着那名女生的话,边已经开了天眼,将学校四周都看了一遍。

    没有人。

    她不由又将目光放远,在看到学校后面的山上的时候,目光忽然一顿!

    她看见,后面的山上,一名女生站在山顶,行为呆滞地看着山下的景色,而她身前已经没有路了。

    再往前踏一步,便是悬崖!

    “怎么了?”展若南看见夏芍脸色变了,便问道。

    夏芍一把拉起曲冉,便向教学楼外面奔去,“山顶!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七章 鬼小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七章 鬼小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