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笔仙莫乱请,光头少女!

    小学离后头的山并不远,山脚下一条山路修得平整,虽然两边已是杂草丛生,但好歹开车能上去。

    黑暗的天色里,机车引擎轰鸣,一辆商务奔驰驶在前头,后头五辆机车跟着,展若南带着她的刺头帮骑着机车,大马力地开往山顶。

    山顶前最后一块平路上,一群人把车停下,夏芍对车里的曲冉道:“你留在车里,我们过去。”

    曲冉却对今晚请笔仙见鬼的事很是害怕,不敢一个人留下,表示要跟夏芍同行。夏芍赶时间救人,于是便不再多劝。

    这一路上,夏芍也一直开着天眼,发现阿敏一直是呆呆站在山顶边上望着夜景,没有再往前走。而且众人开车也很快,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下了车来夏芍就带着人往前头奔去。

    展若南紧紧跟在后头,问:“喂!你怎么知道阿敏在山顶?”

    “我能掐会算,行了吧?”夏芍似是而非地答一句,一听就是敷衍。

    展若南眼一瞪,暴躁脾气上来了,刚要发飙骂人,就见夏芍停下了。后头一群人跟着停下,见前方杂草矮树枝叶遮掩的缝隙里,透出一个人的背影来。

    “阿敏!”刺头帮的人天天混在一起,对阿敏的背影自然了解,一看就知道是她了。

    她失踪之后,一群人在学校里东找西找,谁也没想到她会跑这么远,到山顶上来。她到山顶来干嘛?而且,夏芍是怎么知道阿敏在山上的?这一切不得而解,展若南等人就只是觉得阿敏的背影看起来很奇怪。

    她呆呆地立着,随着山风左右摇晃,纸片一般。就好像随便刮阵风就能把她给刮下山去一样,看着叫人心惊肉跳!

    “阿敏!你他妈跑这儿来找死啊!”展若南掰开眼前密密麻麻的树枝,踩着杂草就要上前拉阿敏。

    夏芍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别动!小点声,别惊了她!”

    如果能突然出手把人给救下来,夏芍早就出手了。但现在阿敏站在山前,周身被一层黑色的煞气裹着,并且隐隐能看出是个人的形状来。

    她确实是被阴人附身了。

    阴人这种存在,夏芍一直将其当成一种能量场,类似于脑电波一样的磁场形成的影像。这种磁场来源于逝者生前的脑中的执念。通常不会存在太久,但也不排除有执念深,所以能量强的。

    一般来说,阴人没有思想,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思想所化。绝大多数的阴人不会害人,至少目前夏芍所见过的阴人中,有攻击性的除了张中先用煞气养出来的五只符使,再就是金蟒了。

    有攻击性的阴人大多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种怨气。比如说,生前是凶死的,或者死不瞑目,带着很强的怨气跟执念死去,那一刻的脑电波才会形成磁场留在世上。

    夏芍有时用阴煞去惩戒人,比方说当初对付大伯夏志伟和夏良父子的时候,就曾将阴煞引入二人脑中,致使二人产生幻象。其实这跟被阴人附身是一个道理,外来的阴煞之气侵入脑中,打破了人本身气场的阴阳平衡,负面的能量多了,幻觉、抑郁、自杀情绪,都是有可能的。

    如果遇到凶念体,自身气场又不够强话,意识就有可能会被凶恶的意念主导,变得跟死者死前一般充满怨念,从而做出伤人的事来。

    所谓的附身,并不是身体被占据了,而是思想被占据了,脑电波变成了别人的。

    现在,夏芍不敢贸然出手。阿敏的身体已经承受了两个人的意识,如果夏芍的气场再强制性惊扰她的话,她很有可能一挣扎就掉下山崖了。这跟驱走附在阿丽身上的阴人时不一样,阿丽刚才在教学楼里,所以夏芍不怕她挣扎。但阿敏现在在悬崖边,肯定不能像在教学楼里那般处理。

    驱除一只阴人,对夏芍来说很容易。但是救人,现在这种境地真的有点棘手。

    夏芍想了一会儿,眸中灵光忽然一闪,转头对展若南说道:“你们,再请一次笔仙!”

    夏芍的话让展若南等人都愣了。她们都还没弄清楚情况,就只是看着阿敏行为诡异,跟中邪一般,正觉得气氛吓人着呢,夏芍居然让她们再请一次笔仙!

    一群人都愣了,夏芍也没时间给她们商量讨论,而是对徐天胤道:“师兄,车上有纸笔,你去拿,我在这儿看着。”

    徐天胤点头,转身就去了。他行动力很快,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不仅拿了纸笔,还有一本皮制的笔记本,可以拿来垫着。

    夏芍一边密切注意着阿敏,一边对展若南等人说道:“现在被附身的人是你们的伙伴,想救她就按我说的做。我希望你们找出两个人来,我不要坚定的无神论者,最好是个半信半疑的人,而且胆子要大,保证完成整个仪式,包括请和送的仪式,中间不能断。”

    夏芍扫了展若南等人一眼,“你们尽快商量,我不敢保证你们的朋友还能在山边晃悠多久。”

    夏芍这么说,就是要抢时间。展若南等人都明白,但是她们直到现在还将信将疑阿敏是不是被鬼附身了。老实说,刚才在教学楼里,只有夏芍和展若南跑得快,在最前头。教学楼里面很黑,跟在后头的人都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她们赶到的时候,就只看见阿丽额头上有血,然后蹲在地上抱着头发抖,直喊见鬼了。

    在场的人里,夏芍不会让曲冉来进行招灵游戏,她是无辜的,整件事都是展若南她们惹的,本就该由她们来收拾。而阿丽刚好,从身体上来说,不适合再招灵,而且她也不敢玩了,一听见要再请笔仙就浑身直哆嗦,也不符合夏芍的要求。

    最后,展若南和一名叫赌妹的女生决定参与。

    赌妹是自告奋勇的,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胆子大,但夏芍发现她的目光里还是有些底气不足的。这反倒符合夏芍的要求,她要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夏芍就会怀疑她是无神论者了。

    招灵的游戏,无神论者玩了会毫无启示。因为坚定的无神论者,在笔尖开始动的时候,会觉得荒谬,从而主观上尽力阻止,当然无法出现启示。

    其实,展若南就不信世上有鬼,她觉得都是扯淡!把鬼小学当做地盘来玩,是因为无聊和找刺激。把一些胆小和看不顺眼的女生大晚上地带来玩招灵游戏或者探险,看着她们惊叫而获得刺激感。她自己本身是不信这些的,但今晚阿丽和阿敏的事就在眼前摆着,由不得她不动摇。

    所以说,展若南现在是个半信半疑者,也符合夏芍的要求。

    因此,夏芍目光在展若南和赌妹脸上看过,点头就让两人盘膝坐在地上,笔记本摊开铺好当垫子,然后将一张白纸铺在了上头,两个人手臂交错,一起握住了笔,然后抬头看夏芍。

    她们心里有很多疑问,为什么要再请笔仙?跟救阿敏有什么关系?一会儿到底能请来什么东西?今晚她们已经有两个人够邪门了,等会儿会不会再有人被附身?

    很多疑问,但没人开口问。

    展若南不问,刺头帮的成员就不开口。而展若南这时候看起来倒像是有点脑子,知道什么事才最重要。

    她不问,只是准备好以后,就抬头看着夏芍。

    夏芍道:“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过程不能中断,开始玩,就要玩到底。阿丽和阿敏之所以被灵体跟着,肯定是因为你们把他请来了,却没有送走。我估计你们只是抱着玩闹的心态,中间觉得不好玩了,就丢了笔再找地方,因此才惹了麻烦。所以我要求你们这次认真点,请来之后按我的要求做。”

    刺头帮的成员一听夏芍说的话就全愣了,显然被她给说中了。她们在山下的鬼学校里那么久,也不是每次来都玩笔仙,但两年里也玩了不少次,每次都不成功,她们也觉得没劲。今晚是为了吓曲冉才又玩的,但是玩到一半被展若南给打断了,她招呼大家换地方,于是所有人就把笔一丢走人了,哪里想到会出事?

    女生们看向夏芍,她、她是怎么知道的?

    夏芍却再不多言,示意展若南和赌妹开始。

    刺头帮的成员手里拿着手电,远远地照着空地上的纸,展若南和赌妹手臂交错,一起握住了笔。程序她们都很熟了,深吸一口气以后就开始了,“笔仙笔仙快快来,来了你就画个圈。”

    两名女生的声音不大,但在夜晚的山风里,空旷的地面上被手电微弱的光照着,嘴里低低呢喃,这场面还真是有点瘆人。尤其两人前方不远,阿敏还在随着山风左摇右晃,一群女生躲在树后打着手电,气氛怎么看怎么诡异。

    夏芍就站在展若南旁边,目光注意着阿敏,并转头递给徐天胤一个眼神。徐天胤转过头去,和夏芍一起,一前一后看住两个方向。

    晚上子时之前是招灵的最好时候,但并不是说招灵就一定成功。这有一定几率的,跟时间、地点和招灵仪式的人都有关系。白天不行,子时之后灵体太多;正气太旺盛的地方例如公安局、检察院、政府大楼附近都不行;招灵的人是无神论者也不会成功。一切条件都满足了之后,还得看附近有没有灵体。

    夏芍确定附近有,不然今晚阿丽和阿敏都不会出事。但夏芍要把招来的阴人筛选一下,有戾气的不行,例如今晚阿丽招来的就不合适,会伤人。她要找平和些的,并且比阿敏身上的阴人略强些的。

    展若南和赌妹明显很集中精神,两人都想要招灵成功,气场的改变令附近山上的气氛慢慢变了。

    这种气场的改变其他人是感觉不到的,夏芍却看见远远地有阴人游荡了过来!

    最先来的是个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夏芍不等他靠近,便指尖轻轻一弹,无形的气劲震出,将他给驱走了。接着来的人周身阴煞很强,远远的便能感觉得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夏芍怎么看那阴人都像是今晚附身在阿丽身上那个。她刚一游荡到山上,徐天胤远远地便弹了道气劲出去,那阴人被震得散了散,退下山去了。第三只到山上来的是名中年女子,目光平和,夏芍一看,觉得合适便没有阻止她靠近。

    女子被展若南和赌妹口中呼唤“快快来”的意念吸引,游荡过去之后,站在了展若南身后。夏芍看见,女子身上一道阴气分出来,附着在了展若南和赌妹两人手中的笔上。

    “笔仙笔仙快快来,来了你就画个圈。”展若南和赌妹不知第几次低喃这话的时候,笔尖终于动了!

    曲冉站在树后睁大眼,阿丽更是吓得身子直抖,蹲在地上抱住头。其他女生都睁大眼看着。

    笔在两人手中缓缓地动了起来,歪歪扭扭地画了一个圈……

    展若南的眼神都变了变,赌妹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两人一起抬头,看向夏芍。

    夏芍道:“问她,能不能跟阿敏交流?”

    两人一愣,展若南开口,“喂!你……”

    “南姐,不能这样!”赌妹一脸要哭的表情,她怎么对笔仙都不客气?于是她也不管展若南瞪她了,感觉替她开口,“笔仙笔仙,我朋友第一次请你来,不懂规矩你别怪罪。我想问你,你能跟阿敏交流么?能的话,你就画个圈。”

    展若南脸色有点臭,似乎在想赌妹用得着这么小心么?但她没开口骂人,只是死死盯着手里的笔。赌妹话音落下,过了一会儿,笔又动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笔尖在纸上胡乱画了起来,动得不快,看绝对不是一个圈,而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线条。

    展若南和赌妹又抬眼,看向夏芍——这什么意思?是说不能跟阿敏交流?

    夏芍一垂眸,对两人道:“问她,要怎样才肯跟阿敏交流。”

    “笔仙笔仙,你要怎样才肯跟阿敏交流?”赌妹依照开口问道,目光却直闪烁,声音明显有点抖。这是人之常情,她们看不见阴人在哪里,只觉得无形中有种力量在推动自己的手,而自己又看不到是什么在作祟。大晚上的,当然觉得诡异。

    但更诡异的事还在后头,两人手中的笔停顿了一会儿,动起来之后,竟然开始慢慢在纸上成字!

    字歪歪扭扭,一个字要写很久,而且断断续续,山顶的空地上,手电筒的光亮照着上面的字,怎么都透着种诡异!

    “深水……仁爱……童童……”

    离得远的人看不见纸上写着什么,但看见的人脸色都变得要多奇怪有多奇怪。展若南和赌妹都不知道这几个字什么意思,很显然,这不是她们两人的意念,而是属于她们所看不见的“第三者”。

    “问问她,童童是不是她的儿子或者女儿。”夏芍琢磨之后吩咐道。阴人都是执念所化,这六个字势必是这名中年女人在故去时最深的执念。

    “笔仙笔仙告诉我,童童是你的儿子或者女儿吗?是的话,画个圈。”赌妹问道。

    笔尖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停顿一会儿,然后才开始动,之后在纸上慢慢画了个圈。

    展若南的眼神已经震惊了。她不仅震惊夏芍猜得中,而且震惊身旁真的有个看不见的玩意儿在跟她们对话,那玩意儿俗称脏东西,也就是鬼。

    “再问她,她是不是要我们去看看童童?”夏芍吩咐。

    而赌妹问过之后,纸上又画下了一个圈。夏芍这才敢肯定,那之前那四个字,一定就是能找到童童的地址。现在没有时间再详细地问,因为阿敏摇晃得越来越厉害,她随时有可能掉下山去。

    “答应她!告诉她,作为交换,让她把阿敏带到你们身边来。快!”夏芍做出指示,眼盯着阿敏有些腿软的动作。

    “我们答应你!但你得把阿敏带过来。”这回,展若南抢着开口道。她死死盯着笔,笔去不动了。

    展若南和赌妹心里咯噔一声!都以为笔仙走了或者生气了之类的,但没想到,远处一直背对着众人的阿敏这个时候缓缓地动了!

    她在往这边走!

    但诡异的是,她在倒着走,并没有转身,而是以一种倒退的姿态缓慢地退过来。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人的脸长在后脑勺一样,看得曲冉往树后躲了躲,阿丽干脆抱着头不敢看了。

    眼见着阿敏离开了悬崖边上,夏芍即刻动了手!

    “把笔仙送走,结束招灵!”她吩咐一声,人已上前,握住阿敏的手腕,掐破她的手指,蘸着血空中虚虚一划,往眉心处一抹,喝道,“走!”

    夏芍的动作跟救阿丽的时候如出一辙,看得刺头帮的女生们都呆了,之前救阿丽的时候没看清,现在看清了是怎么做的,一群人都张大嘴。展若南和赌妹按仪式结束了招灵之后,也抬起头来盯着夏芍不放。

    夏芍目光一掠,见展若南身后的阴人游荡着离开,便看向阿敏。阿敏呆滞了约莫几分钟,才渐渐眼神里恢复了神采。她一转醒之后,跟阿丽的反应不一样,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她的记忆里,她应该在学校教学楼。当刺头帮的女生们过来告诉她,她撞鬼了之后,她还表情发懵,以为大家在跟她开玩笑,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夏芍觉得,这应该是跟两个人的气场强弱有关。通常胆小懦弱的人,气场很弱,而胆大自信的人,气场就强。别看阿丽现在吓得蹲在地上不敢起来,她今晚之前应该是性子嚣张得紧,因为夏芍对她有印象,她正是那晚在宿舍里掌掴曲冉的女孩子。阴人的意识侵入她脑中的时候,她应该有感觉,然后做过反抗,所以她记得自己遇到了恐怖灵异的事。而阿敏看起来性格平和很多,阴人的意念侵入她头脑的时候,她一定是一点反抗也没有,自我意识就被取代了,所以她什么都不记得。

    阿敏虽然是什么都不记得,但大家信誓旦旦说她刚才就站在山顶边上,差点就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的时候,她还是露出一副震惊和后怕的表情。尤其是看见展若南和赌妹请笔仙的纸时,她更是后知后觉地怕了起来。

    夏芍在一旁也不解释,她觉得这帮不良少女太肆无忌惮了,让她们知道什么是怕也好,免得下回再胡闹,害人害己。

    展若南却看向夏芍,目光古怪,“喂!大陆妹,你为什么会驱鬼的?”

    夏芍闻言,慢悠悠挑眉,“你管那么多,不该你问的别问。反正我救了你两个人,你的人还差点掐死我朋友,我现在要求你以后在学校不准再骚扰我们,这可是你欠我们的。就这样!”

    夏芍说完,再不愿跟展若南多说,跟徐天胤回头带上曲冉就往回走。

    “喂!”展若南追过来,但她这回不敢再抓夏芍手腕了,只是问,“你去哪里?”

    “回宿舍!”夏芍头也没回,语气不是很好。

    坐进车里之后,展若南一群人也跟了过来,她们的机车也停在这里。夏芍连理也没理就上了车去,曲冉坐在后座,夏芍陪徐天胤坐在前头。原本,她是想陪曲冉坐在后头安慰一下她的,但是夏芍觉得今晚的事对曲冉来说可能有点惊心动魄,她需要的是一个人静一静,因此她便没打扰。

    曲冉确实是心情还没平复,今晚差点被人掐死不说,还目睹了鬼上身和驱鬼的事,这跟她以往的生活离得太远,她一时还怀疑这些是不是真的。但夏芍就坐在前面,很显然,一切是真的。她真的没想到,才认识一周的朋友,不仅功夫好,还懂这些。

    感觉好神秘!

    她说她是大陆青省来的,可她为什么会这些呢?她一直以往,只有香港风水堂里的那些大师,才会这些不知是真是假的事。

    夏芍下车之前,看见曲冉盯着自己,好奇疑惑的眼神就知道她没什么大碍了。

    “已经有心思想别的,说明今晚的事已经没那么让你害怕了,是么?”夏芍坐在副驾驶座,回头笑道。

    曲冉这才回过神来,笑了笑,有点不太好意思,“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盯着你看的。”

    “说什么对不起?应该是我去晚了,差点让你出事,我该说对不起才是。”夏芍一笑,眨眨眼,“放心,我不但会驱鬼,我心理辅导也很好的。你要是会后怕,可以省去找心理辅导老师,找我就好了!”

    曲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起来放松了不少。

    夏芍这才说道:“小冉,你先下车到学校里等等我,我一会儿就来。”

    曲冉一听这话,很识趣地下了车。眼见着她走进学校,夏芍这才对徐天胤道:“师兄,你回去以后,有时间帮我查查那座鬼小学的事。”

    “好。”徐天胤望来,在黑暗的车子里默默注视夏芍,点头应允。

    “那附近的风水被改动过,我想知道没动之前是什么样子的。”

    “好。”

    “最好能有当时的照片资料。”

    “好。”

    “布置那里风水格局的人肯定是高手,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帮我问问师父,看他对那座学校有没有印象。”

    “好。”

    “哦,对了。今天招灵时候的那六个字,我想是地址和人名,师兄帮忙查查。既然答应了,最好还是去看看。”

    “好。”

    夏芍想了想,需要查的,大概也就是这些事了。她要查鬼小学的事,自然是看中了那里的地皮。跟当初在青市一样,有闹鬼传说的地方,地皮总是很便宜的。而且那个地方依山傍水,其实环境很好的,把私人会所开办过来,凭着在师父在香港风水界的名气和人脉,会员必定是香港顶级的政商界人士!

    且不说会费一年会赚多少的问题,夏芍如今是打算真正打开一下自己在香港风水界的名气了。跟清理门户的时候不同,而是看阳宅、断阴宅、占问卜算,用自己的实力替自己积累人脉。

    明天是周一,按照行程,艾米丽要来港了。接下来要在香港发展地产行业,夏芍已经想好怎么做了。只是这些事,等她周末跟艾米丽见了面再谈。

    夏芍不知不觉心思又转了几转,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徐天胤还坐在驾驶座里,转头专注地看她,好像还在等她说需要什么。

    夏芍顿时一笑,“好了,就这些。”

    徐天胤这才点了点头。夏芍心里暖柔柔的,望着倾身过来给自己解安全带的男人,嘴角轻轻上扬。他还是这样,不管她有什么要求,要求有多少,他都只有一个字。

    应该是知道夏芍赶时间进校门,因此徐天胤没做太多挽留她的事,只是在解好安全带后看见她交叠在膝上手,大掌伸过来握在手心里揉了揉,沉沉的力度,留恋。

    但他只是留恋了一会儿,终究不愿耽误她的时间,从后座把包拿来递给她,接着就倾身过来帮她开了车门。

    夏芍垂眸,抿着嘴笑,看徐天胤一眼。待他开了车门,打算坐直身的时候,突然笑着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在男人还处在怔愣和气息微变的时候,她果断笑着开门下了车。

    奔进校园的时候,她回过身来冲车里笑眯眯挥了挥手。看着少女眼眸弯弯的模样,孤狼般的男人坐在黑暗的驾驶座里,眸光柔和,唇边淡淡的弧度。只是气息微沉,许久伸出手,抚了抚脸颊。

    而夏芍在回宿舍的路上,为曲冉大略地讲解了下阴人是怎么回事。遇到这种事,她知道任谁也会心惊一段时间,但夏芍只希望曲冉能不要太怕阴人,晚上别做恶梦就好。

    虽然知道有的阴人是凶死的怨念所化,可能会伤人,但是听了夏芍的解说之后,曲冉明显平静了很多。有的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才会越想越离谱,自己吓自己。等了解了一些之后,自然心态就会放松一点了。

    两人回到宿舍的时候已是十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熄灯,正遇上查寝,算是险险过关了。刘思菱见到夏芍和曲冉回来了,不自然地笑了笑,却没敢开口。

    她自然是不敢开口的,她听见夏芍念出达才小学的地址时,明明知道是鬼学校,却什么也没说。而现在夏芍安然无恙回来,别说擦伤了,校服上连点刮蹭的灰尘都没看见。她不知她今晚遇见邪门的事没,但也不敢问。就怕夏芍怒她知情不报,会揍她。

    夏芍却理都没理她,她让曲冉先去洗澡,自己等熄灯了以后才打着手电筒去冲了冲澡,出来后就爬上床睡觉了。

    夏芍觉得,经过今晚的事,明天之后她应该可以安心地读书复习了。

    但她没想到,第二天早晨一起床,她便又风靡了圣耶女中!

    这次跟她入学第一天晚上痛揍展若南立威扬名不同,这一次,夏芍真的是被出名!

    罪魁祸首,当然是展若南!

    早晨,当学校的女生们刚刚晨起,洗漱过后往食堂里走的时候,一排机车威风八面地驶进校园,引擎轰鸣的响声吸引了过往女生们的注意。

    但凡是回头看过去的人,全都像是石化了一般,目光呆滞!不仅如此,学校的门卫和保安人员也都忘了阻拦机车进入校园,全都呆立在原地,像是行注目礼一般,看着展若南带着她的刺头党摆开机车阵型,大摇大摆地驶进校园!

    刺头党,是以展若南和她手下一群不良少女的发型而命名的。因为展若南讨厌女生留长头发,认为留长头发的女生都柔弱,于是她自己发头发剪成寸头,染成火红色,发尖根根竖起,很形象的刺猬头,简称刺头。

    而展若南手下的女生们一开始也不知是为了讨好她还是别的,竟一个接一个地也把头发整成了刺头,后来就慢慢形成了风气,变成了刺头党的标志。

    展若南一贯是穿着学校上体育课的校服,白T恤,黑长运动裤,火红刺头,左耳上三颗亮眼的耳钉,这些几乎成了她深深印在圣耶女中全校学生心目中的经典形象。

    而今天,刺头党的老大,她她她、她……她竟然没有头发!

    她的刺头呢?

    为毛变成了光头?

    光头!对,就是光头!很晃眼的光头!

    只见展若南骑着机车在校园里面大摇大摆地晃,似乎要昭告天下一般。晨早的风吹得她衣衫鼓荡,少女却身子半压在机车上,姿势帅气,目视前方,眼神桀骜不驯。晨阳照在她的光头上,光亮,晃眼!

    晃瞎了全校师生的眼!

    学校教导处的林主任气得脸上发青,嘴唇发白,两手直哆嗦。而学校的学生们却沸腾了!

    因为有件事早就在上周五放学的时候就传得人尽皆知了——南姐约战大陆妹,输了的人给赢了的人当小妹!

    展若南说,她要是输了,把圣耶女中的老大位子给夏芍坐!

    这么说……大陆妹真的又赢南姐了?

    圣耶女中的老大,这是换人了?

    大消息!大爆料!展若南称霸圣耶女中两年,被一名大陆来的转校生一周之内,把老大位子给夺到了手!而且还是展若南剃光头昭告全校,表示这结果她承认,心服口服!

    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夏芍在教室也好,下了课去洗手间也好,被无数女生叫了无数声“芍姐”,连老师上课的时候,都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她。

    夏芍忍了又忍,忍到中午放学,等到她去食堂吃饭的时候一抬头看见展若南大摇大摆带着她的刺头帮进来食堂的时候,夏芍忍不住了。

    她的目光一落在展若南的光头上就嘴角抽了抽。

    展若南,她留刺头的时候形象就已经很不良了,现在剃了光头,感觉……更加不良了。

    展若南从来不到学校食堂吃饭,今天带着人一进来,学生们全都不敢说话了。气氛死静,所有人都盯着夏芍和曲冉那一桌。

    展若南果然带人走了过去,夏芍挑了挑眉,看着她手插在裤袋里,眼神桀骜不驯,跟她对视了一会儿,突然一鞠躬:“芍姐!”

    “咳咳!”顿时,一整个食堂都是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不少人被呛到了。

    她她她她、她真叫了!

    天哪!

    夏芍此时却表现得淡定得多了。她上午放学以后已经去了趟校长室,对校长黎博书说明了她跟展若南之间的恩怨了。

    这些事,林主任早就跟校长打过报告了。夏芍亲自解释的时候,当然没说请笔仙鬼附身的事,她只是说展若南为了跟她打架,绑了曲冉,她为了救同学才去见了她一面。

    黎博书是个思想相当开通的人,夏芍会功夫的事他也很讶异,但是她把横霸校园的展若南给打服气了,这点其实说起来对学校是有好处的。虽然打架是不对,但总算有人能约束这匹脱缰的野马了。

    黎博书自然也听说了夏芍对功课很用功的事,所以他没什么理由责怪夏芍,反而是呵呵笑着宽慰她,说学校没给她提供一个安静的环境,希望她能理解学校的苦衷。很显然,上周夏芍对林主任说的那番话,她也告诉了校长。

    夏芍自然是笑称不会,最终黎博书还亲自把她从校长室送了出去。

    此时此刻,夏芍已经淡定了。但她还是对展若南出现在自己面前有点不快,“我们昨天是怎么说的?”

    “怎么?这里是食堂,公共场合,就准你来吃饭,不准我来?再说了,现在是放学时间。”展若南理直气壮,一屁股往夏芍对面的空位上坐下,回头对着身后的跟班吼,“看什么看!打饭去!”

    几名女生嘴角抽了抽,没想到她真要在食堂吃饭,只得赶紧去给她打饭。

    曲冉对跟展若南同桌吃饭很不自在,她显得有点坐立不安,展若南却一眼盯住了她,“喂!肥妹!”

    “啊?南姐!”曲冉吓得差点跳起来,不自觉地往夏芍那边靠了靠。

    展若南对她的反应皱了皱眉头,说道:“昨晚的事,我不对!以后你有什么事,跟我招呼一声!”

    曲冉也不知是吓得还是受宠若惊,连连摆手。食堂里的学生们都已经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了!

    展若南,她在给一个她平时最看不起的胆小女生道歉!

    这世界是怎么了?玄幻了么!

    这时,展若南的饭打来了,三荤两素,外加一道汤品。圣耶女中食堂的饭菜算得上不错了,中西式都有,自主挑选。展若南却吃了一口就皱眉往旁边一推,“妈的!怎么这么难吃!这是人吃的么?”

    夏芍淡淡抬眼看她,展若南吊儿郎当地道:“还不如去酒店吃呢!”

    “你钱多你就去。”夏芍巴不得她赶紧从眼前消失。

    展若南也知道夏芍不待见她,但她就是坐着不走,左看右看,好像有什么话想问的样子。夏芍低头吃饭,当没看见,不理她。

    食堂里还是安安静静,除了筷子汤勺触碰碗碟的声音,所有人都静悄悄吃饭,耳朵直愣愣竖着,听夏芍和展若南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展若南终于憋不住了,开口问道:“喂,世界上真的有鬼啊?”

    夏芍吃饭,不答,全当没听见。吃完饭她还得回宿舍看会儿书,懒得耽误时间。

    展若南却接着自言自语,“你说怎么这么奇怪呢?我们在那里玩了两年了,都没遇到闹鬼的事,怎么昨天晚上就出事了?”

    夏芍夹一筷葱油排骨,还是不说话。这有什么稀奇的?本来招灵就不是回回都能成功的。而且她们也不是次次都玩,说是两年,还不知道才玩过几次。她们先玩了几次,没有招到,就认为不灵验,时间长了就坚信没有鬼。越是这么坚信,越是招不来灵。昨晚应该是因为她们在曾经校长自缢的女厕所里玩招灵游戏,玩的人心里打鼓,气场一弱,附近又正好有灵体在,满足了条件,就招来了呗。

    可是她们又没有完成仪式,半途停止,招来了没送走,而且里面还有个凶灵,所以就差点悲剧。

    “笔仙这东西我以前就以为是不知道什么人无聊,发明的游戏。没想到,还真能招来东西啊?”展若南大概是太无聊了,什么事对她来说都已经够不成刺激了,昨晚招灵成功,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所以她觉得新奇,今天就来缠着夏芍问个明白了。

    夏芍被她问得有点郁闷,觉得她要是再保持沉默,展若南可能会天天这么烦,于是她这才抬起头来淡淡看她一眼,“谁告诉你是无聊人士发明的游戏的?笔仙、碟仙、筷仙,从本质上没有区别,招的都是灵体,只不过是媒介不一样。而且,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的现代游戏。它们都是由最古老的巫术扶乩演化而来。”

    扶乩是乩人将乩笔插在筲箕上,然后在沙盘上写字。写出来的字通常很难辨认,被称为天书,深受古代帝王的笃信。

    夏芍没说要怎么样用扶乩之术占卜,她只道:“扶乩的记载源于东晋,唐时传入日本,后来传入世界各国。在日本,称为灵子术。在西方国家的灵学会里,主持扶乩的人,被称为灵媒,早就在世上流传很久了,而且也有预言很准的例子。”

    “什么例子?”展若南忽然变成了好奇宝宝,曲冉也不知不觉放下碗筷,听夏芍说。

    夏芍叹了口气,早就知道会越说越多,“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光绪年间,燕京的高居士曾以隋代高僧天台步虚祖师的扶乩训文,预言百年大事。光绪帝的死期、宣统帝的继位、近代中国的几位领袖人物,都有预言。结果一一对照,全都应验。”

    “哇哦!”展若南吹了声口哨,后头刺头帮的几名女生也听直了眼。食堂里的学生们离得近的听清一点,离得远的听不见,悄悄地询问在说什么。

    “总之,你们以后没事不要玩招灵游戏找刺激。与阴人意念交流,损精气,对身体不好。”夏芍告诫道,有些话并没有多说。

    普通人没有修为,招灵招来的都只是孤魂野鬼,像昨晚,招来只凶灵,那就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哦。”展若南过了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声。好像似懂非懂,又觉得有点神奇。反正都是她以前从没听说多的,也不知道夏芍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展若南当然看得出夏芍有很多神秘,但她不肯说,让她挠心挠肝的,很郁闷。

    夏芍说完这些,见展若南安静了,就低头淡定吃饭。却没想到,没一会儿,展若南便“啪!”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她拍桌子的声音很响,整个食堂的人都跟着抖了两抖,夏芍轻轻蹙眉,抬起头来,“你就不能消停点?”

    展若南却好像没听见夏芍的话,自顾自骂一声,“靠!居然真的有鬼!晦气!周末都跟我去老风水堂那里求道符,去去晦气!”

    夏芍无语,以为她要说什么呢!

    展若南却一盯夏芍,“你也去!肥妹,你也一起!老风水堂那边最近刚回来的唐老,跟三合会戚爷是八拜之交。我还没去拜会过呢,正好周末,一起过去。”

    说起唐宗伯来,他可是香港现在无人不知的老人,圣耶女中的食堂又静了静。

    曲冉看夏芍,夏芍面无表情,一脸淡定,神色不露。

    “我不去,我有事。”

    艾米丽今天来港了,她们约好了周末见。

    ------题外话------

    昨天鼎鼎妹纸说有事让我今天早点更,虽然只早了一个半小时,但是看在字数很足的份儿上……我已经尽力了,虎摸~明天参加乃表妹的婚礼,玩得开心点!mua!

    PS:说个喜讯,书院近期要建金品馆,前几天我去申请了,今天接到编辑站短,审核通过了!哇咔咔!

    PPS:这两天我大爆发,会持续翻大家口袋的,反正月底了,都抖一抖吧~群抱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八章 笔仙莫乱请,光头少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八章 笔仙莫乱请,光头少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