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隐忧与过往

    夏芍周末住的地方就在师父唐宗伯的故居。这处故居位于香港岛南边浅水湾的一处坡地上,三十多年前就建在这里了。故居是古典三进式宅院,但无论是明堂还是东西厢,都比在东市十里村后山上的宅院大得多。整个后进都是习武的地方,转过去的一处东头院子,就是徐天胤小时候住的地方。

    两人开车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唐宗伯已经坐着张氏一脉弟子的车从老风水堂那边回来了。自从清理了门户,张中先已经不回张家小楼那边了。那座小楼的风水正出在凶格上,本来就又是养尸地,又是路冲的,原本张中先在小楼里布了风水局,能再挡几年煞力,但夏芍那晚拜会他时,龙鳞的阴煞太强,给小楼里的风水局造成的破坏太大,那晚之后,顶多也就能再撑个一年半载了。

    门户清理之后,张中先重返香港风水界,他自是不用再被人排挤出去了。原本,他想要在唐宗伯的故居附近寻座宅子搬进去,挨得近到时候也有个照应。但唐宗伯表示,他这里屋子多得很,妻子过世多年,膝下无儿无女的,就连两个弟子也不是常住,因此就叫张中先搬了进来,住在二进东屋。

    张中先那一脉的弟子,丘启强、赵固和海若三人都在海外发展,丘启强和赵固两人在新加坡,海若在美国,三脉的弟子这些年来为了避难都到了国外,如今已经扎根,按理说清理完门户就都该回去的。但老风水堂这边人手不够,而且刚刚清理完门户,很多事情还有待沉淀和适应,因此三人就决定带着弟子们先留在香港帮忙。

    三人一起出钱在附近的半山坡上买了幢别墅,平时十来个人住在里面热热闹闹,尤其到了周末,他们知道夏芍回来,便都来到唐宗伯宅子里,海若带着两名女弟子下厨,一群人其乐融融地聚在一起吃一顿。

    但今晚夏芍和徐天胤都在曲冉家里吃过饭了,两人并不饿,因此吃饭的时候就只是陪在席间,很少动筷子,只是听着一群人说说笑笑。

    夏芍今天去风水堂找茬的事,一下午的时间,早在弟子们中间传开了!那天清理门户的时候,夏芍和徐天胤竟然不是真容,让弟子们很是惊讶,但听见过夏芍的人将下午的事描述得绘声绘色,不知多少弟子捶胸顿足,暗怪自己下午没有在场,没听见师叔祖的训诫倒也罢了,竟然没见到她的真容!

    听说,师叔祖是美人!

    听说,师叔祖差点被温烨那小子拿扫把打出去!

    听说,师叔祖觉得周齐天赋不错,不然不会开口点拨他。

    整个一下午,玄门都在各种听说里度过。夏芍去曲冉家里了自然不知道,但这些听说可把唐宗伯和张中先给听得哭笑不得。此时,见夏芍回来了,两位老人自然是要叨念叨念她了。

    唐宗伯摇头笑看夏芍一眼,“这丫头,从小就是个鬼灵精,肚子里小算盘多着!别看她平时乖乖巧巧的,那都是假象!指不定什么时候一不注意,就被她给摆一道。”

    “没错!”张中先拿筷子一指夏芍,“这丫头刚去见我那晚上,好好的招呼不跟我打,非要去破我的困井之阵!我还以为是余九志派人来闹事呢,差点没大拖鞋底子抽她!”

    丘启强、赵固和海若等人一听,不由失笑。

    温烨在一旁一翻白眼,“抽得好!欠抽!”

    海若哭笑不得地瞪他一眼,夏芍笑着挑眉,不语。

    唐宗伯倒是点头道:“我听说了,下午那番训诫挺有为师者的风范。年纪虽然还轻些,但按着修为和心性来说,收徒也不在话下了。唉!日子过得真快,转眼你这丫头也长这么大了……”

    唐宗伯说到最后,语气有些感慨,夏芍却是一笑,“师父,我那是帮您看看弟子们心性如何,可没收徒的意思。我现在哪有时间收徒啊?”

    夏芍也知道,玄门要传承,她身为嫡传弟子,势必将来要收徒。但她现在还想逍遥几年,而且也确实是太忙了。再者,收徒不是说收就收的,也得有合适的人不是?至少目前她还没有被人磕头敬茶叫师父的打算。

    张中先等人听了夏芍的话,都以为她是在说要上学,课业忙。但唐宗伯却是知道的,夏芍身后还有华夏集团这么个大集团在,虽然现在还不能跟嘉辉国际、安亲集团或者是三合会比,但在国内来说,资产也算是巨头了。尤其她还年轻,可以说是年青一代白手起家里的第一人了。

    成就越大,担子越重。夏芍身上的担子,是不轻的。

    公司、学业,现在又多了玄门,她做得已经很好了。

    唐宗伯目光欣慰,当初收了小芍子当徒弟,可谓他晚年之幸了。若是没有她,他没这么快回来,清理门户也没有这么容易。这孩子什么都好,就连以后的玄门,他都打算让她挑大梁。毕竟天胤这孩子的性子,不适合担任掌门一职,而且他现在是国家的人,也不适合接这个职务。只是这样一来,小芍子肩上的担子就太重了,他老人家总有些担忧,不舍得叫她这么累。

    唉!收徒的事也一样,还是先往后放一放吧,等她考上大学,课业没这么重的时候再说。至于门派继承的事,他再看看,看看什么时候合适。

    “收徒的事确实急不得,弟子要好好挑选。重孝重品行重心性,所谓日久见人心,慢慢考察也好。日后玄门在收徒上,可不能再出之前的乱子。”张中先倒了杯酒,一口闷了,“唉!老实说,当初祖师收余九志进门的时候,大概就是看他天赋好。不过,祖师应该也看出他这个人功利,所以掌门的位子才没传给他。只不过,多年收的弟子终究是有感情,他在祖师在的时候也没犯什么大错,也就留到了后来。哪知道后来出这么多事。所以说,收徒这件事要慎重!门派里义字辈的弟子不多,但也有三十多人,芍丫头要是看上哪个,我们这些老家伙帮你留意着就行。要是没有看得上眼的,以后在外头要是遇到有缘的,收进来也行。这些事都看你,只要别心急,慢慢来就行。你还年轻,大把的时间!”

    夏芍点头,唐宗伯说道:“王守仁的德行还是不错的,他手下那个叫周齐的弟子,孝道天赋都还行,就是性子急躁些。”

    张中先也道:“性子急躁的可以磨,只是没想到,王怀那种人还能收了这么个弟子。和余九志没少干龌龊事,到头来还能给玄门留点好苗子。”

    说起余九志做的那些事来,席间的气氛便有些沉默。虽说是人死随风,但随着余九志的死,有些事还是没解决的。

    那三名失踪的女弟子被送去泰国做什么了,现如今怎样,到现在没有结果。

    “余九志的天眼开得蹊跷,可惜我那里的资料很乱,当初看到的资料放去哪里了,到现在也没找着。我总觉得,跟降头师扯上关系的,都没什么好事。那三名女弟子……怕是凶多吉少。”张中先咬着牙,他的弟子就有死在降头师手上的,他对这种事万分痛恨,“可惜,我们没从萨克嘴里问出什么来,他就死了!”

    清理门户那天晚上,徐天胤本是给萨克留了一口气的,但后来忙着其他的事,没管他。等早晨再起来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咽气了。

    “萨克死了,通密不可能不知道。当心点,这老家伙心性邪,当年我跟他交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浑身邪术,防不胜防。弟子死了,他不可能善罢甘休,玄门跟他的仇还没完,早晚能对上。”唐宗伯放下筷子,神色难得的严肃。

    他打听过通密在泰国的住处,但降头师在泰国本地也是很受人畏惧的存在,他住在哪里,很少有人打听,也没有人愿意过问这些,毕竟没人嫌命长。加上现如今玄门刚动过一次大筋骨,不易再有大动作,不然,不用通密来,唐宗伯便会到泰国找他报仇。

    但如今,就只能拖延着,但他心里清楚,以通密的性子,知道弟子死了,必然会来报仇!只是什么时候来,这可不好说了。

    而且,其实玄门清理门户当天,到场的弟子并不是全部。

    这件事是后来张中先说的,事实上,余九志的亲传弟子不算余薇的话,有三人,他的三弟子是名女子,在华尔街名头很盛。而且王怀也有名弟子在美国,这两人当时并没回玄门,很有可能是有事在身耽误了,所以清理门户的时候,这两人算是逃过一劫。

    对于余九志和王怀的这两名弟子,唐宗伯都没有印象,应该是他在内地的这些年里,余九志和王怀所收。

    清理门户的时候,张中先发现两人不在,但却没有办法。因为即便是两人不在,门户还是要清理,而且宜快不宜慢,这两人就只能日后再处理了。

    在夏芍去学校报到的这半个月里,唐宗伯与张中先商量过,以玄门掌门祖师的名义发信到美国给两人,通知两人回港来见见祖师,结果如所料一般,消息到目前为止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若是两人敢回来还好些,但发出的要求没有回音,这不得不说是玄门的隐忧了。

    这件事,唐宗伯不想让夏芍这时候在学业上分心,因此没跟她说。而夏芍也确实是忘了这件事,她其实当初是有所有弟子的资料的,但当时玄门弟子太多,足有两三百人,资料她实在无法完全记住。而且后来在忙着李家事的空余,夏芍还得布局对付余九志,百密难得有一疏,清理完门派她便忙着去学校报到,一门心思在高考上和公司上,这件事她确实抛到了脑后。

    一顿饭吃到最好有些沉闷,尤其是张氏一脉跟降头师还有仇,一说起通密来都是带着仇恨的,饭也没吃好。唐宗伯劝众人要潜心修行,总有报仇的那一天。

    丘启强、赵固和海若三人带着弟子应下,默默吃完饭,收拾了碗筷,给唐宗伯道了晚安,便结伴回去了。

    张中先留在屋里和唐宗伯下棋聊天,唐宗伯便撵夏芍回屋看书去了。

    夏芍的房间在后院西厢,书房、卧室、浴室,都是独立的,一应俱全。但夏芍这两周回来却是一直住在东厢的,那间院子是徐天胤小时候住的地方,住在这里,夏芍有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觉。

    徐天胤三岁就拜唐宗伯为师来了香港,一住便是十二年,十五岁才回国。他从小经历过什么,夏芍从来就不知道,他又不是个会旧事重提的。夏芍对徐天胤的过往一直不了解,因此住在他长大的地方,她有种更加接近他的感觉。总觉得,一间屋子,承载了十几年岁月的记忆,她在这里住着,似乎就能触碰过往,哪怕是看见一桌一椅的摆放,也能想象属于他过往的生活。

    两人牵着手散步一般会到院子里,一进院子,甚至还没回屋,男人便停下脚步,伸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香港十一月的天气,夜晚已有些微凉,徐天胤的胸膛却是烫的。他气息有些发沉,胸膛起伏,夏芍的脸颊贴在上头,能听见男人沉沉的心跳。

    他的心跳总是这样,沉静。让人听了心安,却也心疼。

    院子里是黑暗的,屋里还没开灯,只有月色在云层里露出一点来,洒在少女含笑的眉眼上,柔和的韵味亦使人心中安宁。

    “师兄,今晚不看书了,陪你吧?”她用商量的语气问,因为知道他或许会拒绝。

    果然,他将她放开一点点,却还是圈在怀里,低头看她,“不看书?”

    “嗯,今晚不看了,陪师兄。”

    “唔,课业……”

    “没事!我有数。”夏芍垂眸笑了笑,笑罢一挑眉,板起脸来,“怎么?不想?不想就算了!”

    夏芍一副生气的模样,说完一推徐天胤,转身欲走。

    徐天胤一愣,手臂却倏地收紧,没让她走出去,只是低头看着她,眼眸漆黑。不知道她是不是生气了。夏芍板着脸,果然一副心有不爽的样子,男人见了,手臂又收了收,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儿,他抬头想了想,开始抱着她,拍拍她的后背。

    夏芍差点笑出来,他算是找到哄她的方法了。试了两次管用,估计要一直用下去了。

    夏芍忍住笑,还是不给好脸色,继续逗他,“说!想不想?”

    “想。”这回男人很快速地就给了答案。

    “想什么?”夏芍又问。她挑着眉头,月色里脸颊粉红,肌肤淡淡珠润光泽,明明是恬静柔美的面容,偏偏眼神略带杀伐,凶巴巴。

    男人却陷在这柔美的面容和杀伐的眼神里,手臂紧了紧,气息微沉,定凝着她,“唔。”

    却不想,他微变的气息当即就打破了这美好的画面,她即刻便敏锐地感觉到了,顿时愣了愣,然后便往后退。但她步子往后一退便发现被圈锢得很紧,无法逃脱,于是便双手推拒在他胸口,“我是问你想不想要我陪,你在想什么!”

    夏芍有点郁闷,她其实就是想逗逗徐天胤的。她还记得他刚刚学着追求她的时候,做过的一件混事,便是发短信给她,内容听了秦瀚霖那小子的教唆,说什么“宝贝,我想跟你一起起床。”这事她现在想来还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但这男人也确实不会说情话。她原是想引导着让他说句好听的,比如说什么“想让你陪”之类的话,哪知道他思维跳跃很大,直接跳过这些,想到了后面的。

    夏芍有点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因为她吼完这句,男人的气息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更沉。

    他的胸膛隔着衬衣都像是着了火,着火的正是她双手抵着的地方。他的目光锁着她,让她感觉她是已落入陷阱的猎物,而他是等着开动晚餐的大野狼。最郁闷的是,这陷阱貌似是她自己挖的。

    夏芍郁闷地想踩徐天胤一脚,但她知道他不会躲,所以脚还没踩上去,心里已是不舍得,于是只好愤愤跺了跺地面,眼神里的杀伐神色更甚,“想什么呢!饱暖思淫欲!我说的陪,是那个陪,不是那个陪!”

    她在院子里教训人,但教训完表情就变得纠结,似乎发现有些事越描越黑,越说越说不清。她咬着唇,似乎已在反省今晚不该逗某人的,她一副认命的表情,已经在等着男人大发狼性,把她拆吃入腹了。

    但没想到,等了一会儿,徐天胤却没有进一步动作。

    夏芍一愣,抬头望去的时候,见男人正低头瞧着她,唇角在夜色里浅浅的弧度,目光柔和。他笑起来很好看,一身黑衣立在月色里,五官凌厉的线条都霎时柔缓,没那么孤冷,没那么有攻击性,整个人一种放松的姿态。

    夏芍看得出神,手上却传来烫人的温度,男人牵起她的手,带着她进了屋。

    屋里的家具和摆放都有点三四十年前的老味道,但桌椅都是干净整洁的,任何东西用过之后都被放回原位。如若不知道这里有人住,一进屋来多半会以为是客房。这里就像是没有人气一般,但只有夏芍知道,徐天胤很珍视这里。他每样东西放回原位,不是因为没有动过,而是动过之后保持原貌。他甚至早晨起来会擦拭屋子里的小摆件,动作很慢,珍视而回忆。

    两个人只开了一盏床头灯,灯光昏黄。沐浴之后,两人便到了床上。但没有做什么,只是拥在一起躺着。

    夏芍知道,在洗澡的时候,徐天胤就很想要她了,但他什么也没做。似乎是因为她说想陪他,所以他便克制着,就这么陪着她躺着,让她陪。

    夏芍轻轻往徐天胤的怀里一偎,把他的胳膊当枕头,唇角带着淡淡浅笑,并不放过这么好的气氛,低声问起了她心中一直有的疑问,“师兄三岁就跟师父一起来香港了,家里同意么?”

    即便是普通家庭的孩子,也很少有三岁家里人就同意拜师远走他乡的,更何况徐天胤的身份背景。老爷子是开国元勋,京城红顶子世家,徐天胤是嫡长孙,即便父母不在世了,也不应该像是没人管的孩子。竟然就这么跟着师父来香港了?老爷子是怎么同意的?他的叔叔姑姑们难道就不会反对?

    这是夏芍第一次问起徐天胤家里的事,她不知道他会不会不愿意说,因为两个人之前的话题从来不涉及这方面,而徐天胤的一些过往,他不一定想要告诉她。

    夏芍的声音很轻,如果他不想说,她不会逼迫他。

    没想到,男人并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他只是将她抱得紧些,把脸往她颈窝里埋了埋,闷声道:“同意。”

    夏芍听了这话反倒是愣了愣,同意?

    似乎是感受到她有些不信,徐天胤难得解释,“爷爷同意,他跟师父认识。”

    哦?

    徐老爷子跟师父是认识的,所以放心将孙子交给师父?可即使是这样,家里的孩子这么小就来了香港,京城那边总要有个说法吧?不然怎么对外解释?

    “师兄在玄门的事,其他人知道么?”

    徐天胤在她颈窝里摇了摇头,气息熨烫。夏芍却一副了然的神色,果然。不管怎么说,师父的身份是风水大师,而在内地,虽然很多政商人士暗地里都信这些,但很多人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说。尤其徐老爷子的身份摆在那里,他说话相当于官方态度,他连公开表明信这些的可能都不会有,更别提让家里的嫡长孙去拜一位风水大师学艺了。

    这事要是公开出去,会令很多人觉得匪夷所思不说,指不定还会被谁扣一顶大帽子。

    “那师兄是以什么名义,跟着师父来香港的?”夏芍又问。

    “疗养。”男人有问必答,虽然话语很简洁。

    疗养?

    夏芍又愣了愣。疗养这个理由倒是不错,但外界的人又不是傻子,如果没病没灾的,谁信?这个理由如果要让人信服,除非……徐天胤当时是真的需要疗养。

    三岁,以疗养的名义到香港来。发生了什么事?

    夏芍想问,但男人好像感觉到她想问一些事。她还没开口,他便手臂紧了紧,整个人往她身上压了压,气息裹住她,更是在她颈间深嗅,呼吸略微急促。

    夏芍一感觉到这些,便怔了怔。她没想到她只是一个想询问的意向,就能让他这样,她甚至感觉他很紧绷,而埋在她颈窝里的额头上,竟似有冷汗渗出。

    “师兄。”夏芍很意外,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厉害,她轻轻唤徐天胤一声,手臂圈住他的腰身,在他后背轻轻地安抚。

    徐天胤没答,他还是很紧绷,但还是没说话,似乎忍着不适也要等她问。

    夏芍有些心疼,她想问,但最终却是闭了闭眼,笑了笑,问道:“师兄在香港十多年,书也是在香港读的吧?哪所学校?”

    她改换了话题,总不想太逼迫他。而且,她有点好奇,师兄的学生时代会是什么样的?他在学校里,会怎么跟老师同学相处?会不会打架?还是一直不理人?

    却没想到,徐天胤在听见这句话以后,反应虽然是明显好了些,手臂僵直的力道也微微放松下来,但却答道:“没有。”

    “没有?”夏芍注意着他的反应,略微放下心来,但却问道,“没有是什么意思?没去学校?”

    “嗯。”徐天胤答。

    “那师兄的书在哪里读的?”夏芍问。她没记错的话,他当初跟伊迪和马克西姆见面的时候,英文和俄语说得很好呢!

    “家庭教师。”

    呃……原来如此。

    原来,是找家庭教师在家里学习的。这确实像是他这性子才会做的事,但……

    他没有去过学校,对大多数人来说,学校的经历在他的人生里并没有。他的人生里,没有严厉的班主任,没有被教导主任叫去过办公室,没有和同学打过架,甚至没有一个学校里交到的朋友。

    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有的人生经历,他却没有。

    这并不是一种幸福。

    她感觉到的,只是深深的孤独。

    到底,师兄三岁前发生了什么事?

    夏芍没敢再问下去,她觉得他至今没有解开心结。而她知道得太少,不知从哪里入手。只怕稍不注意,便会让他像刚才那样冒冷汗。

    她觉得,她还是应该先去问问师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三章 隐忧与过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三章 隐忧与过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