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艾达地产

    曲冉家里发生了这种事,她本是打算跟学校请两天假,在家里陪陪她母亲的。但曲母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耽误女儿的功课,硬是让她赶在学校宿舍查寝之前,跟着夏芍一起回学校了。

    下车的时候学校门口已经很安静了,没什么车辆。徐天胤把车停在离校门口最近的停车位上,夏芍拿好东西,回头跟曲冉说了声下车。她一路上都很沉默,好在夏芍喊她下车的时候,她点了点头,便伸手去开车门。

    然而,正当夏芍和曲冉要打开车门的时候,一辆法拉利呼啸着从后面的街尾飙了过来!车几乎是擦着徐天胤的车门滑过去的,一个大甩尾的漂移,停在了学校门口。

    徐天胤气息一冷,伸手把夏芍放在车门上手揽回来,看看有没有事。夏芍自然没事,她只是把手搭在车门上,还没开车门,所以对方的车只是擦着车身过去的,没震着她的手。当然,如果她那一刻车门再开大一点,那就不好说了。

    徐天胤气息冷厉,当即便要下车,夏芍按住他的手,摇了摇头。

    她看向前方,见那辆法拉利横着停在校门口,车子是敞篷的,音响开得震耳欲聋,上面两男两女磕了药似的欢呼,冲着徐天胤的车比着挑衅的手势,吹着口哨。

    夏芍眸光微凉,这情形,可真是熟悉!

    岂止是情形熟悉,连车上的人夏芍都是有印象的。此人在她给李卿宇当保镖的时候,还曾在山上被她教训过。据说父亲是三合会的坐堂林别翰,母亲姓李,跟李家稍微沾着点远亲。

    林冠。

    林冠坐在驾驶座上,怀里还揽着名女子。那女子穿着一身圣耶女子的校服,跟着林冠一起挑衅,过程中还跟林冠脸贴着脸,任他的手在自己身上不安分地游走,甚至摸进了裙下。

    而这人夏芍也是认识的,她身材高挑,长发花哨地束起,下巴有点尖,顾盼间皆是逍遥意态。正是夏芍的室友,刘思菱。

    夏芍坐在车里不动,曲冉被展若南绑去鬼小学的时候,刘思菱曾在校门口等她。那时候徐天胤的车停在树下,她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天色已黑,刘思菱兴许是没看见。不然的话,今晚的挑衅可就是冲着她了。

    按理说,刘思菱不该有这个胆子。自从夏芍教训了展若南之后,整个圣耶女中都不应该会有人有这胆子。不过,有的人,有些事真的很难说。

    林冠的父亲是三合会的坐堂,按照三合会的职位,分内八堂外八堂,除了龙头老大,下属便是坐堂,总管帮会事务。下面才是管堂、执堂、礼堂、刑堂这四堂,分别负责人事、帮会人员训练、礼仪和刑法等事务。四堂之下,才是左右护法。

    说白了,林冠的父亲林别翰在帮中职位上,算是展若南的大哥展若皓的顶头上司。

    所以,刘思菱攀上林冠的话,会不会有高人一等的心思,真的很难说。

    曲冉心情不好,夏芍也不想在校门口闹出事来,因此懒得搭理她。她这边没反应,对方挑衅了一会儿就觉得没趣了。好在林冠等人没下车来挑衅,刘思菱下了车后,讨好地对着车里道:“林哥,下周人家等你哦。”

    “行了,小骚货。下周过来接你!”林冠笑骂一声,目光在刘思菱的身段上流连。

    刘思菱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扭着腰身进了学校大门。林冠等人冲徐天胤的车里比了个鄙视的手势,叫嚣几声,便大手一挥,车子呼啸着开远了。

    “师兄,这些小人,别理他,别生气。”夏芍笑了笑,反过来安抚徐天胤。

    徐天胤低头看夏芍的手,“没事?”

    “没事。就凭那些人,即便刚才我开了门他们才撞过来,我也能躲开。最不济的,就是师兄的车倒霉些罢了。”话是这么说,但若是徐天胤的车真被撞了,夏芍第一个不会饶了那帮人。眼下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么?

    夏芍赶着回学校,这才打开车门下车,让徐天胤早些回去休息,然后便和曲冉进了校门。

    两人走进去,不见了人影之后,黑色的商务奔驰才缓缓发动,但它走的却并非回行的路线,而是向前驶去,朝着法拉利离开的方向。

    而夏芍和曲冉在走到宿舍楼前的林荫小路时,曲冉忽然一屁股坐到了林荫道旁的长椅上。她曲起腿来,把脸埋在了膝里。

    夏芍见了,转身看了眼钟楼,见还有些时间,便由她在这里安静一会儿。今晚发生的事,虽然只是邻里之间,但对于一直把这些爷爷叔婶当亲人的曲冉来说,定然是打击很大的。夏芍知道,该她安静一会儿的空间,但就怕她钻牛角尖。因为遇到这种事,想不开的话,很容易对心里一些价值观念产生影响的。

    夏芍历经两世,这辈子又看多了人生无常,很多事在她眼里自然如过眼云烟,很看得开。但曲冉不一样,她真的只有十八岁,虽然已能算是成年人,但其实还是身在校园里的学生,没有历经过太多社会的复杂。

    夏芍坐在曲冉身旁,沉默了一会儿,决定开口劝劝她。

    但夏芍还没开口,曲冉便在长椅上动了动,脸还是埋在膝里,却出了声。

    但她一出声,夏芍便愣了愣。

    “小芍,我今天干了件蠢事,怎么办……”

    曲冉声音发闷,夏芍却是一愣。只听曲冉继续道:“我一生气就把合约丢下楼了……万一那些人把合约撕了,或者不给我们家了,我们算不算毁约?毁约的话,不仅现在的房子没了,还有好多钱要赔的。”

    夏芍没想到曲冉考虑的是这件事,她还以为她一路上都在为邻居的辱骂而伤心。怔愣片刻后,夏芍便笑了起来,“原来你在纠结这事啊?”

    “嗯。”曲冉点点头,“我太冲动了,当时满脑子都是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和我妈,我们又给不了他们钱,地产公司的合约又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一气之下,我就把合约丢下去了……”

    夏芍看着曲冉,她还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想到这一点的。一般遇到这种事的人,会先抱怨,会想不通,钻进牛角尖里,觉得全世界都在欺骗,进而觉得所有的人都很虚伪可怖。她没想到,曲冉会这么快走出来。

    曲冉抹了一把脸,抬起头来,“你不用担心我的,真的。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没什么,伤心是伤心了点,但最伤心的时候,我也已经在我爸去世的时候体会过了。那时候……判决的赔偿款,我和我妈一分钱没拿到,就被从家里赶了出来。那些人,是我的亲奶奶,亲大伯,亲堂姐。我那时候才十三岁,就已经知道什么是人情冷暖了。现在这间房子,是我妈用多年的积蓄再加上跟朋友借的钱买的,这些年我妈身体不好,她一直都是四处打零工,赚了的钱除了给我交学费、还朋友的钱,真的就不剩下什么了。其实我们家平时生活一直很拮据,但即使是这样,我妈还是会省钱下来给我换新的厨具。”

    曲冉说话带着浓浓的鼻音,她声音不大,却字字都在这幽静的林荫道上随风化开,敲打在人心底。

    “我妈一直没忘我小时候跟我爸学做菜时,说过的要当全能大厨的豪言壮语。她替我记着,我便没有忘记的道理。所以,这些年来,我知道她偷偷剩下吃饭的钱,也知道她那些调理身子的药有的时候都是熬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没味道了才舍得丢掉……这些我都知道,但我装作不知道,只要我妈买了新厨具回来,我就装作很高兴。我高兴了,她就会很高兴。”

    “我除了读书,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磨练厨艺上。很多时候,做出来的新菜品,我和我妈尝着好吃,都会送给左邻右舍一些。那些爷爷奶奶、叔伯婶婶对人真的很好。他们夸我做的菜好吃,夸我妈生了个好女儿,我不在的时候,也很照顾我妈。不是有句话说么?远亲不如近邻,我觉得真的是这样的。我甚至从他们身上感受过连亲戚之间都没有过的那种其乐融融的感觉。我真的没想到,今晚会这样。”

    “可能是因为以前大家之间的相处,都没有涉及利益吧。一旦有的事跟利益沾了边,什么就都不一样了。以前我奶奶和大伯也是这样的。”曲冉抬起头来,吸了吸鼻子,笑了笑。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的,我真的没事。我已经想通了,邻居们是对我和我妈不错,可我们也对他们不错,说到底谁也不欠谁的。亲人之间的打击我都熬过来了,没道理让非亲非故的人打击到我。明天之后我还是憨厚有冲劲儿的肥妹!”曲冉从来就不喜欢肥妹这个外号,今天自己说出来,反倒皱着鼻子笑了笑。

    她转头看向旁边一直静静听她吐苦水的夏芍,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天真?可是,我觉得天真一点好,纯粹。我爸说过,一个好的厨师,做的菜里是能品出情感来的。我想我要是满腹委屈、不平和怨恨,我做出的菜一定不会好吃。我宁愿天然一点,这样才能给喜欢我的菜的人带来愉快。”

    夏芍听了不由好生打量了曲冉一眼,今晚才算是真正认识这名相识不久的同窗兼室友。她可以在宿舍里欢脱地大谈美食,也可以在刺头帮面前畏惧得不敢说话,却能因为展若南帮忙揍了骚扰小区的混混,而跟母亲介绍说那是她的朋友。

    确实是一个很天真的女生,对她有一点好,她就会记住。

    但此刻在她眼里,能看见的不仅仅是天真,还有积极乐观的坚韧和坚强。

    夏芍笑着点点头,“你父亲若是还在世,一定是位很伟大的厨师。”

    他虽然不在了,但他的话却依旧影响着女儿,教会她坚强和面对,确实是一名很伟大的父亲。

    曲冉一听夏芍夸奖她父亲,顿时便自豪地笑了起来,“那当然!要不是这样,我妈当年也不会看上他,我也不会崇拜他这么多年。”她笑着伸伸腿,从长椅上站起了起来,深呼吸了几下,笑道,“好了,说出来就感觉好受多了。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好多年了。小芍,今天谢谢你。”

    夏芍也笑着站起身来,“谢我干什么?都是你自己想通的。”

    “可是,我还是没想通……你今晚怎么知道我家里出事的?”曲冉转头看向夏芍,满眼的疑惑。

    夏芍挑眉一笑,“你忘了我懂风水了?我掐指一算,就算出你今天有难了。”

    曲冉自然是听出这话里的玩笑成分,笑道:“好啊,那掐指给我算算,看我什么时候能名扬美食界,让我妈过上好日子?”

    夏芍似模似样地掐指算了算,她当然不是真的在掐指一算,这是玄门之术里的最高境界,参透天机的修为。不到炼虚合道,不开天眼,怎么也无法掐指算出很多信息的。夏芍只是玩笑地一算,“嗯,我觉得你高中毕业的时候,一定就很有名气了。”

    曲冉现在就念毕业班了,她当然以为夏芍在说笑,顿时过来挠她,两个人笑闹着回到寝室,刘思菱已经卸了妆,刚从洗浴间里出来。见到曲冉额头和膝盖都受了伤,顿时挑眉笑道:“哟,肥妹!谁给打的?怎么说都是一个寝室的,有人欺负你,找姐!姐帮你摆平!”

    “没事。”曲冉在校门口的车里也是看见了刘思菱和林冠的恶心举动的,顿时眼皮子一耷拉,不冷不热地回了句,就让夏芍先去洗澡。

    夏芍因为晚上在宿舍看书,她向来是看到熄灯,再摸黑去洗澡的。反正她夜里视物能力好,就算是不照手电筒她也看得到。因此她向来都是让室友先洗,她最后。今晚自然也不例外。

    曲冉知道夏芍这习惯,说不过她就只好自己端着盆子先去洗澡。

    刘思菱却在后头凉凉地笑道:“学校里跟社会上一比,还是差了个档次的。什么事都靠打架解决,那是幼稚的做法。你看有钱有势的人,哪个自己出手教训人了?不都是花钱买一帮保镖打手?”

    这些话,刘思菱以前是不敢在宿舍里这么说的。她现在敢说,自然是以为攀上了三合会坐堂的独生子,身价不一样了。

    夏芍和曲冉都懒得理她,小人得志的人,越理她,她越觉得自己有存在感,不如让她唱独角戏。

    刘思菱唱了一阵独角戏,见夏芍和曲冉看书的看书,洗澡的洗澡,不由脸色一阵青红,却不敢太放肆地发作。毕竟这里是学校宿舍,她要真把夏芍惹烦了,谁也不能从学校外头冲进来救她,到头来还是她吃亏。因此,刘思菱撇了撇嘴,郁闷地上了床去,倒也没怎么吵着夏芍复习功课。

    第二天一早起来,曲冉果然是看起来精神恢复如常,上课听讲认真,下课翻她的美食书看,一切如常,夏芍这才放了心。

    但曲冉其实心里还是有担忧的,因为合约的事并没有解决。她把合约丢给小区居民了,他们不会把合约给撕了吧?

    小区居民并没撕合约,而是一大早就拿着合约聚集在一起,到世纪地产的公司门口抗议去了。

    但世纪地产的人对他们的态度自然算不上好,保安把他们拦在外头,连公司大厦的门都没给他们进,只从里面出来一名主管,话就只有一句——“我们世纪地产收购小区又不是一处两处了,没见过你们这么闹腾的,赶紧走!再聚在公司门口,就让保安打电话报警了!”

    居民们一听,群情激愤,谩骂责难之声引来了不少路人围观。

    世纪地产却还是一句话——收购预案公司已经拟定了,赔偿金额就那样,爱签不签!

    什么?曲家为什么能有这么好的待遇?

    人家曲家跟三合集团总经理的妹妹是朋友,你们是么?不是的话,别做梦!赶紧滚!

    居民们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聚集着不肯走,更有激动人想要冲进大厦,直接找世纪地产的董事长瞿涛。保安一看,立马报了警,直到警察来了,小区居民才慢慢散了。

    回去之后,一群人心里都堵得慌,谁也没有回家,都聚在一起,商讨对策。但是商讨来商讨去,谁也没有拿出办法来。除非是三合集团或者嘉辉集团插手小区的收购案,否则在香港的地面上,再没有一家公司有实力跟世纪地产对着干。

    不会再有其他公司来收购小区,要么忍痛签了,要么就跟世纪地产打官司。但打官司耗时耗力,还不一定能成。

    这可怎么办?

    正当居民们哀怨四起的时候,中午,永嘉小区来了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名混血儿长相的年轻女子,她身后跟着三名西装革履、拿着公文包的白领,自称是艾达地产公司的总经理,来小区想询问一下小区收购的事宜。

    艾达地产公司?

    没听说过!

    居民们茫然,但当听了艾米丽对于公司的介绍之后,永嘉小区的居民更加怔愣了。

    大陆来港的公司?

    这……这能行么?

    就算是本地的地产公司,也没有敢跟世纪地产对着干的,大陆来公司就敢?强龙不压地头蛇,跟世纪地产争利益,这家公司吃了熊心豹子胆?而且,他们有没有能力开发好永嘉小区,这还是个未知数。

    居民们虽然对艾达地产诸多疑惑和不信任,但当看见艾米丽提出的收购条件后,却都心动了!

    收购条件并没有世纪地产开给曲家的那么优厚,但也很不错了。至少在赔偿的标准上,比世纪地产高出了五成!

    居民们虽然对艾达地产的实力有所怀疑,但眼见着香港的地产公司里是不会再有敢跟世纪地产争抢,出到这种价码的。那签还是不签?

    “签!为什么不签?这个价码,世纪地产十年里给任何一家小区的收购价码也没有这个数,我们跟他们耗了大半年,今天他们还是不肯改条件。再谈下去,他们那么大的公司,当然是拖不跨,我们这些人却是没那么多精力的。只管把合约签了,拿到了赔偿款,我们该搬走搬走,至于这家大陆地产公司能不能做下去,管那么多?反正我们钱拿到就好。”

    “可是小冉家里……”

    “还提她做什么!她们家自己跟世纪地产签的合约,就让世纪地产拆她们那一家吧。咱们跟艾达地产签!”

    居民们一商量,许多人当场就做了决定!另有一些人在考虑了一晚上过后,第二天艾达地产公司的人再来的时候,也都纷纷签了。

    仅仅两天的时间,跟世纪地产磨了半年之久的永嘉小区,居民纷纷跟艾达地产签署了合约。

    而直到签了合同之后,还有的人时不时看一眼曲家,有的人觉得曲家这回要两难了,有的人唏嘘,有的人则哼了哼,谁叫她们家里之前不顾大家定下的协议,吃里扒外呢?

    等着小区拆迁的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但居民们却不知道,艾达地产的人早就找上了曲冉的母亲,提出她们家跟世纪地产的签署的合同条件,艾达地产同样给一份。曲家若是涉及违约赔偿,由艾达地产承担。

    曲母自然是意外而又震惊,但这回她不敢再当即就同意了,她打了女儿的手机,跟女儿商量。曲冉在得知以后,也很意外。她在课间的时候,一脸奇怪表情坐在座位上,也拿不定主意,便把事情对夏芍一说,问道:“你说这艾达地产为什么要对我家开出这么好的条件?我总觉得很奇怪,违约金他们都负责赔,你说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有什么猫腻?”夏芍挑眉笑看曲冉,目光接着又落回书本上,笑容悠闲,气度不惊,“合同就是合同,所有的条件和双方的义务权利都写得明明白白,又不是口头约定,你还怕赖账?”

    “可他们跟我家非亲非故的,为什么愿意帮我家付违约金?”

    夏芍还是笑,眼也没抬,说话慢悠悠,“你要知道,收购了你们小区,违约金和补偿款那点钱都不过是前期投资,若是地产公司连这点利润都赚不回来,何必定这个收购案?帮你们付违约金,只是为了让你们家快点把合同签了,小区居民的合约都在一家地产公司手中,人家才好快点开工赚钱不是?”

    曲冉听了夏芍的解释,呐呐看着她。虽然听她这么一分析,觉得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应该是他们家碍着艾达地产赚钱了,所以他们才用钱买通一下他们家,求个快点把事情搞定,好开发永嘉小区。

    但是曲冉就是觉得有些奇怪,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就是觉得夏芍在说这些的时候,气定神闲,好似很老道的模样。

    曲冉皱皱鼻子,是她感觉有误么?

    总觉得这大陆来的朋友,懂风水、身手又好,好像连做生意也很在行呢……

    曲冉古怪地看夏芍一眼,而她却一直低着头看书,完全不在意她探究的眼神。而曲冉也没探究太久,她赶着去给她母亲回电话了。

    “喂?妈,我问过小芍了,她的意思是,没什么问题,让我们跟艾达地产签合同!”

    ------题外话------

    一更到!算是补昨天缺的。二更在晚上零点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六章 艾达地产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六章 艾达地产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