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校门口,一触即发

    陈夫人在家中准备了晚宴,约夏芍晚上赴宴相见。舒榒駑襻夏芍自不会拒绝,当即便应了下来。收起手机之后,桌子对面正在闷头扒菜的展若南抬起头来,问:“吃个饭也这么忙,真不知道你从大陆来香港,在香港认识的人又不多,有什么这么忙的。”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餐桌礼仪,食不语。”夏芍慢悠悠坐下,看了展若南一眼,继续淡定吃饭。

    展若南在学校常翘课,她不是每天都来,但是但凡来学校,都一定会来食堂吃饭。现在圣耶女中的学生们已经习惯她来学校食堂了,她每次都带着刺头帮的几个人,招呼那几个人霸占一张桌子,然后自己去跟夏芍和曲冉挤一桌。她一如既往地抱怨食堂的菜难吃,一边咒骂一边吃完。

    夏芍一开始还会来一句“嫌难吃就到外面去吃”,后来也懒得说她了。

    “喂!周末出去兜风!”展若南看向夏芍,不是询问,而像是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一般。

    “没时间。”夏芍不咸不淡地推回去。

    “看书?没劲!”展若南开始无语地皱眉头,“看书有什么好玩的?无聊死了!不如找个地方去打架!”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闲?你是身上的伤好了,筋骨又开始痒了?”夏芍边笑边吃东西。她这周末未必有时间看书,今晚去见过陈夫人之后,艾达地产开发永嘉小区的审查案批复下来之后,世纪地产丢了一块肥肉之后,必然不罢休,战争就要开始了。

    展若南属于闲下来就会烦躁的人,她虽然被夏芍教训了两回,但真的是不长记性,巴不得找她再战,活动活动筋骨,再学两招。听夏芍说她筋骨又痒了,展若南顿时一拍桌子,“喂!你真以为我没机会赢你啊?你等着!等过了这段时间,老娘回去找个武师好好练练,过了年回来再战!别以为圣耶的老大位子就白白给你了,等老娘挑赢了你,还要拿回来的!”

    夏芍不受挑衅,笑容悠闲,更是无视展若南这一腔雄心壮志,直入重点,“为什么得过了这段时间?”

    这话果真让展若南横着的眉毛都意外抖了抖,一摸她的光头,嘴硬,“你管得着?!”

    现在回去?大哥不得把她的光头拧下来丢给整容师重造?

    她才不回去!

    她已经有段时间没回去了。前两天收到风声,宸哥好像要跟大哥来学校里逮人。大哥当然是来逮她的,不过大哥也真是会劳师动众,逮她干嘛要让宸哥一起来?

    她这副光头的鸟样倒是不怕见宸哥,就是……

    操!要让他们在校门口把她逮回去,她以后在圣耶还要不要混了?

    跑路!

    必须跑路!

    周末叫夏芍出去兜风那是幌子,实际上她得出去躲两天,搞不好下周都不来学校了。但是她总不能一直不回去,被大哥一通教训是免不了的。所以她打算周末跟夏芍学两招,回去至少能多挡大哥几招,说不定还能揍他几拳,那是最好不过的。总之不能乖乖束手就擒!

    但是夏芍不乐意。

    看来她要放了学就赶紧跑路了,消息称是周末,她趁着周五躲出去,应该来得及。

    展若南扒完最后一口饭,恶狠狠地瞪了夏芍一眼,“大陆妹!死读书!”

    展若南明知夏芍不喜欢这称呼,但她就是故意要说。夏芍果然轻轻挑眉,抬眼,目光略淡。展若南却给她个白眼看,龙卷风扫尾一般大咧咧起身,手一挥,带着人就呼啸而去。

    食堂里的学生们纷纷抬头,静悄悄的。

    怎么?吵架了?

    展若南的步子却是一顿,还没走出食堂就又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似乎有什么急事,脸色有些严肃。食堂的学生们一看展若南的脸色便又是静了静。

    怎么?真吵架了?不会在食堂打起来吧?

    但让学生们没想到的是,展若南并没怒气冲冲上来打人,而是又大咧咧坐下了,然后一副严肃的脸对着夏芍,声音不太大,听不太清。

    “喂!我刚想起来,有件事,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事?”夏芍挑眉。

    展若南皱着眉头,“我听人说,上星期天晚上,林伯的儿子连人带车翻下高架桥,事情出得挺大。”

    “林伯?”夏芍问,却是微微垂眸,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

    “林别翰,三合会坐堂!他儿子叫林冠,出了名的混。星期天晚上,你见没见过他?”

    “我对三合会的事不是很了解,你说的人我不认识。”夏芍摇摇头,内心却是苦笑。肯定是师兄干的了。她当时已经告诉他没事了,结果他肯定是开车追上去了,“你说的那个人死了么?”

    “死倒没死,这小子人不怎么样,命倒挺硬!惨的是被他压在下面的那个人,到现在躺在医院起不来,他还能好点,就是车门一侧被挤得不成样子,他一条胳膊卡在里面,伤得挺严重。”展若南边说边皱着眉头,“这事说起来还挺邪门。林冠说,对方开车擦过来,车门居然一下就扁了,他的胳膊卡在里面,没打好方向盘就跌下去了。胡扯!蹭了下能撞成那样?”

    展若南想不通,夏芍却不意外,如果是师兄撞的话,他自然有办法办到。

    “他说那辆车是辆黑色商务奔驰,在学校门口的时候有过小摩擦。喂!跟你男人开的车挺像的,是不是你们干的?”展若南盯着夏芍。

    夏芍气定神闲地笑,一点也不惧,反而笑意里有些别的意味。

    对方那天开车撞过来,差点碰到她的手,本就是对方有错在先。她那时反应快,又有身手,确定不会因此而受伤。若是换做是个普通人,手就不是被撞一下那么简单了,以他们当时的车速,若是没把好车门,整个人被从里面带出来都有可能。

    这小子平时定没少干混事,别说是一条胳膊,就是一条命,他这么不知收敛地闹下去,早晚死在仇家手里。

    只不过,看展若南这张严肃的脸,莫不是三合会的坐堂林别翰要为儿子出头?

    “反正他就是一口咬定是这边学校里的人干的。不是你们的话,最好。是的话,你跟你男人最好跟我去趟三合会,我找宸哥说说情况,再找我大哥出面说说情。林伯那人恩怨分明,是个不错的人。他对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向来不太管,也不怎么待见,但是毕竟是他的独生子。林冠在外面打架也就算了,这次差点出人命,他老子怎么也得问问的。”

    林别翰是怎么有了这么个儿子,夏芍从李卿宇那里听说过了,听说这个男人是挺重情义。

    不过,那又如何?

    养不教,父之过。这个时候才想着为儿子出头?可笑!

    三合会,夏芍自是不会去的。

    她现在真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今天放学要去林夫人家中赴宴,明后天还有公司的事和功课要忙,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小时。哪还有时间去三合会?

    夏芍笑哼了一声,这事真要解决起来,她自是不惧。林别翰他儿子挑衅在先,她还想找他老子说道说道呢。不过,林冠识趣的话,最好别来。她现在没时间陪着这样的人浪费工夫。

    “我吃饱了,先回宿舍看书。”夏芍放下碗筷,起身便往食堂外头走去。

    展若南一愣,脸色变了变,迅速起身,“喂!你还没给我句准话,到底是不是你们干的?”

    夏芍走出食堂才回身,“是不是有这么重要么?他要是一口咬定是我们,还管我们承不承认?不过……”夏芍笑看向展若南,“今天的事,倒是谢谢你。”

    夏芍这句谢倒是出自真心,跟展若南相遇的时候虽是诸多不愉快,但是相处这段日子下来,倒觉得她本性不坏。这些日子下来,两人相处,展若南虽时常骂骂咧咧,她却也是时常不冷不热地堵她一句,把她堵得跳脚。若是细说起来,这倒也算是朋友了。

    而且,上回老风水堂外和今天的事,展若南都表现出对她的关切。人心肉长,她怎可能无动于衷?

    这朋友,虽有些与众不同,但既然相交,她便必是真心。

    但这句真心道谢的话,却叫展若南愣在原地,直愣愣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抓抓她的光头,骂道:“操!我跟你说正事,你给我道谢,有毛病么?”

    夏芍摇头,无奈一笑,转头就走。走之前又回过身来看了展若南一眼,笑道:“没事多看看功课,别翘课了。总不能一辈子都飙车打架吧?人总有飙不动,也打不动的那一天。你得为将来打算。除非,你打算让三合会养你一辈子。”

    “谁他妈打算让三合会养了?”展若南一怒,跳脚骂道,“有没有搞错?老娘给你传消息,你反过来教训我?你这是谢人的态度吗?”

    夏芍又是一笑,这回却是不说什么了,当真转身往宿舍楼走去。

    展若南跟在后头追过去,“你给我说清楚再走!”

    “我不爽!去体育馆单挑!”

    “站住!”

    “夏芍!”

    “操!再不站住我叫你大陆妹了!”

    展若南不爽的声音一路从食堂远离了。曲冉和刺头帮的成员无奈地跟在后头,都用怪异的目光看向夏芍的背影。南姐在后头小跑着追,却始终落后夏芍两步的距离。这倒没什么,可诡异的事,夏芍步子迈得悠闲,她并未跑起来,走路像散步,展若南却怎么气急败坏也追不上。

    太奇怪了!

    她、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这好像在拍武侠片!

    曲冉目光惊奇,刺头帮的成员则有些兴奋,一群人跟在后头,好奇地盯着夏芍的步伐,没有人注意到,阿丽走在最后头,在路过林荫道转角的时候,转进了另一条路。

    走出老远,她四下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才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林哥……”

    ……

    夏芍自是不会跟展若南去体育馆打架的。她回到宿舍,一切照常,复习、午睡、上课。傍晚放学之后,她第一时间收拾好东西,出了校门。

    今晚要赴宴,她穿这身校服显然是不合礼仪的。但夏芍来香港之后,还真没准备什么礼服,她打电话给师兄,路上还得让他来开车去商场,帮她挑选一件礼服。

    两人有日子没一起逛街了,夏芍至今还记得当初在青市,第一次带师兄回家,两人大包小包逛商场的时候。今天又要一起逛街,夏芍是很期待的,因此她走路步子都轻快了些。

    到了校门口,徐天胤果然已经停车在那里等了。他接她放学,向来都是早到。

    男人一如既往地手里捧着束万年不变的花,吸引校门口诸多目光。夏芍笑着走过去把花捧到怀里,徐天胤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让她坐进去。

    但刚打开车门,夏芍还没坐进去,便见前方一排黑色林肯车气势汹汹朝校门口驶来!

    夏芍一愣的工夫,这十来辆车已经到了!

    车辆黑色车身光洁锃亮,在傍晚反着冷光,停下来的时候全都擦着横过车身,呈弧形挡在校门口!

    徐天胤的车就停在校门口,被这些车围了个死死的。不仅他的车,校门口一些来接学生放学的车也被围在包围圈里,那些人一个个面色惊慌,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从学校里出来的女学生们都发出惊惶的声音,聚在一起往外看去。

    夏芍面容一冷,徐天胤走过来将她从副驾驶的车门前带到车后,薄唇抿成刀子,望向前方。

    前方,中间的车门打开,两个人下来,抬出个人来。

    那人坐在轮椅上,包裹得跟木乃伊似的。他右脚打着石膏,左臂包裹得更厚,显得极为臃肿,脖子上更是围着颈托,脸上也贴着块纱布。一双眼睛虽然有些青肿,但是还能看人。

    他看人目光狠毒阴郁,抬起还能动的一条胳膊,一指前方徐天胤,“妈的!就是这辆车!给我打!”

    随着这人一声令下,旁边的黑色林肯里车门顿时齐齐打开,一辆车里下来五个人,全都是黑色西装,面目冷肃,足有四五十人,往前一站,杀伐之气顿时逼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人,绝不是街头打架斗殴的小混混能比。

    这下令的人自然是林冠,而这些从车上下来的人,夏芍不用想就知道是三合会的。只是林冠带来的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三合会的外围人员。林别翰那个老头子,真是要给儿子出头,把这些人都调来了?

    夏芍没想到林冠今天就能来,这小子报仇得有多心切?才不在医院里好好呆着,跑来校门口堵人?

    而且,他来的时间,抓得倒是准啊……

    “林、林哥?”

    这时,校门口一道女声不可思议的声音传来。不少人纷纷望去,那女生却向林冠跑了过去,又惊又疑地看向林冠,“林哥,你、你这是怎么了?”

    上个星期不还好好的么?

    这女生不是别人,正是刘思菱。

    刘思菱和林冠上周约好了今天放学,他来校门口接她。从宿舍出来的时候,她还特地美美地化了妆。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便听见有女生惊惶地议论,说是校门口来了十来辆林肯,架势大得不知道要干什么。

    刘思菱心中一喜,她知道林冠这人喜摆阔,好排场,没想到他竟然叫了一排的豪车来接她?她顿时欢喜得心都飞扬起来了,昂了昂脸就笑着走向校门口,想着周末晚上回学校来的时候,也该轮到她在学校里出出名了。

    可是没想到,到了校门口,挤开一群人走出来的时候,竟然看见得是这样一副景象!她差点没认出林冠来,要不是她叫了声林哥,他看过来,她还真不敢随便认。

    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宝贝,你来了?来得正好,给你看场好戏。”林冠现在的心情,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他被人打成这样,脸都丢光了,自然心情不好。可是,一想到今天能报仇,心情又好了起来。

    这些人,都是三合会的精英人员,以他这个非三合会人员来说,自然是无权调动的。但是他爸知道他这次差点送命,也有些震怒,放出话去要帮他找对他下手的人,因此这些人他今天才能带来。

    林冠从小到大,即便是被林别翰承认了身份之后,也从未这么威风过。今天,他虽然形象是惨了点,但是他威风!

    一会儿,他只要打得对方在他面前磕头求饶,就什么场子都找回来了!

    正因此,林冠才心情很好地让刘思菱从旁观看,抬手阴测测地盯着前方的徐天胤,命令道:“给我打!打死也不要紧!”

    而刘思菱这才抬头,看见了对面脸色冷寒的夏芍。

    刘思菱最先是愣了愣,当她看见夏芍身前限量版的商务奔驰时,眼神颇为惊疑。她上回虽然在学校门口等夏芍,但是天色黑,她又站在学校大门里面,所以是没看见夏芍从徐天胤车里下来的。她一直以为她是跟着家里人来的香港,家境在大陆或许应该算好的,但绝对不能这么有钱,坐这样的车子上学。所以,今天看见这辆车,她先是愣了愣,但在看见徐天胤的时候,便忽然目光发了直,眼神惊艳里带些了然和轻嘲的意味。

    这车,一看就是这男人的!

    她就说嘛,一定是出去傍大款找男人了,偏偏还在宿舍里装清高!

    刘思菱的目光有些幸灾乐祸,找男人也不好好找,居然得罪了林少。林少可是三合会坐堂的独生子!

    呵!也难怪,大陆妹嘛!估计觉得能开得起这种奔驰的人就是有钱人了吧?可是她就不知道,香港的水深着。在香港,三合会黑白通吃,没有敢惹三合会的!

    今天,给她个教训吃也好,不要觉得打服了展若南,就是什么人物了。只可惜了这男人,长得倒挺冷挺帅……

    刘思菱的目光在徐天胤身上看了看,却也没敢多看,赶紧收了回来。在林少面前,她可不敢多看别的男人。她只往后退了退,等着看好戏。

    而夏芍的目光却是从未有过的冷。

    不为别的,只为那句“打死也不要紧”。

    今天,这话要是对她说的,她只会一笑,只当遇上个跳梁小丑。但这话林冠是对着师兄说的,那一刻她只觉得心里发冷。

    虽然,她知道这些人奈何不了她和师兄,但是她从未想过他若是出事,她会如何。今天,只是听见这个死字,她便心里忽漏半拍,好像哪个地方被掏空了一般!

    她只知道,她重生而来,从不妄动杀念。此时,她是当真动了杀气,想取一个人的性命!

    夏芍一动杀气,身旁徐天胤便感觉到了。男人转头看向身旁少女,目光默默注视,竟有些柔和。

    他无视那一圈三合会的人,只打开车门,让她进去。她却只弯身把他送她的花轻轻放进座位里,然后果断关车,抬眸,目视前方!

    而这时,林冠身边的人竟没有立刻动手,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林冠身旁,负手俯身,面目冷肃,说出的话并不是商量,而是告诫,“林少,左相大爷没说要人性命,只说查找下杀手的人,带回问话。”

    在三合会,龙头称为老大,其他堂主都可以称为大爷,但职位不同,称谓不同。坐堂在老大之下,总领帮中事务,称为左相大爷。

    林冠一听这话,顿时便露出怒色,他脖子不能转动,只翻着眼看身旁男人,怒道:“妈的!我爸都说了叫你们帮我找人,人都已经找到了!我被打成这样,难道带回去就完了?操他妈的!我爸也没说不能帮我出气,你们他妈磨蹭什么?没看见这么多人瞧着吗?三合会的脸都叫你们丢光了!”

    今天,林别翰有事去了澳洲。要不是他说了句帮他找人话,他找到了人,还无权把这些人给带出来。本来还在为带着这些人出来而欣喜,哪知道这些人压根不怎么听他的?!

    被林冠呼喝着骂了个狗血淋头,那人却面色冷肃,半分不动,虽不争辩,但还是没有行动的意思。

    林冠气急败坏道:“操!不把人打死,带上车!总行了吧?但你看他把我打成这样,能像是束手就擒的人吗?到时候你们还不是要动手?”

    这话倒是真的,林冠自然看不出来,但三合会这四五十名训练有素的人员,却是能感觉到徐天胤身上散发出的孤冷寒厉的危险气息。而且,不仅是徐天胤,连他身边的少女都是气度凛然,一看就不是寻常女生!

    三合会的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领头的男人轻轻一点头,四五十人一齐上前。

    场面,一触即发!

    ------题外话------

    明天家里装修队就来了,刷墙喷漆铺地板神马的,工程量不小,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要搬一搬,今天挪家具差点散架~

    明天开始到月底,我就是过上背着笔记本外出码字的日子了~小地方,没有茶厅咖啡厅,要去哪里码字捏?唔,书店?噗,或者汉堡店……

    唉,总之不管去哪里吧,每天至少五千字更新,是会保证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九章 校门口,一触即发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九章 校门口,一触即发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