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训斥当家人

    林冠眼神发直,望着前方地面上的滩滩血迹,感觉到身上乌云罩顶!他没有办法回身,只能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舒榒駑襻那双眼睛霸气、残酷,让林冠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事情跟他想象得不一样。

    戚宸发火了,因为他把三合会的人给带了出来。

    他、他不是来给他撑腰的?

    为、为什么会这样?

    林冠还没想出所以然来,便感觉有人掐住了他的后脖颈。他的脖子上围着颈托,那只大手没有直接捏住他的脖子,但他却有种窒息的感觉。

    戚宸没有走到他面前来,只是站在他身后。他感觉到他缓缓俯下身来,声音在他耳旁传来,“你让我损失了这么多人,说吧,打算怎么办。”

    林冠眼神还是发直,连用眼尾瞄戚宸都不敢,表情更是发懵。

    他、他让他损失了这么多人?那些人……明明是他自己下令杀的!

    “你不但让我损失了人,我还得给这些人发丧葬费。”戚宸在笑,牙齿洁白,烈阳般照人,但他的眸底却看不到一抹阳光。

    林冠的身体忍不住地发颤,丧、丧葬费也是因为……你把人杀了!

    戚宸却好像听不见林冠的心声,他自顾自地说,边说边直起了身。他的目光落在地上的滩滩血迹上,手放在裤袋里,笑道:“你犯了我的忌讳。我这个人,最讨厌参加葬礼。”

    戚宸的最后一句发着冷,任谁都听得出来他不是开玩笑。而道儿上的人都知道,犯了戚宸忌讳的人,向来只有死路一条!

    林冠陡然一颤,声音抖得不似人声,“戚戚戚、戚先生!你你、你误会了!我我、我找到了害我的人……”

    “哦?”戚宸眉都没挑,声音依旧发冷。

    林冠却以为戚宸肯听他说了,赶忙一指徐天胤,“就是这臭小子!他差点杀了我!”仿佛怕戚宸不信,林冠还一指展若南身后,“是、是阿南的人告诉我的!消息绝对、绝对可靠!可靠!”

    毕竟是林别翰曾说过要帮儿子找下杀手的人的,而且,林别翰又是戚宸小时候学武艺的启蒙师父,戚宸对林别翰还是很尊敬的。因此,林冠觉得,自己怎么也是林别翰的独生子,唯一的骨血,戚宸没立刻杀他就是个证明。只要他解释清楚为什么会把三合会的人带出来,戚宸应该会看在林别翰的情面上放过他的!

    却不想,林冠一指展若南身后的时候,还在怔愣中的展若南和刺头帮成员都是一惊!接着霍然转头,看向林冠指着的方向。

    那里,阿丽骑在机车上,脸色煞白!

    她见展若南望来,慌忙张嘴,“南姐……”

    “啪!”展若南见她一副惊慌模样就什么都明白了,一巴掌甩了过去,怒道,“你吃里扒外?!”

    赌妹、阿敏、阿芳等人也很惊讶,她们知道阿丽是她们当中心最野的,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她能干出这种事来。

    “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刺头帮里,向来比较安静的阿敏不可思议地看着阿丽,瞅着展若南的脸色,试探着问道。

    性情最冷,平时只凶狠地抽着烟、很少看人的阿芳冷冷地扫向阿丽,“你通风报信,背叛南姐?”

    “我、我没有!我怎么敢背叛南姐?”阿丽捂着肿胀的脸颊,扯起带着血丝的嘴角,一个劲儿地摇头,“南姐,我、我没有!”

    “没有?没有别人为什么指着你!为什么不是阿敏,不是阿芳,不是赌妹!”展若南从机车上下来,阿丽骑着机车便开始往后退。

    赌妹则更加不可思议地看向阿丽,“为什么?你没背叛南姐,可你对芍姐不利!她曾经在你鬼上身的时候救过你!道儿上最恨恩将仇报,要还一条命的!你难道不知道?”

    面对同伴的质疑,阿丽除了惊慌便是否认,但赌妹一开口,她便脸色一变,眼睛眯起来,脸色懊恼屈辱,“滚!别人都有资格说我,就你妈的贱货没资格!抢姐妹的男人,你怎么不去死!”

    “操!谁抢你男人了!我他妈都解释了多少遍了!是那个贱男人对我图谋不轨,我还没说你看上这种贱货,你他妈倒一心认定是我抢你男人了!那种男人,老娘才他妈看不上!”赌妹一听阿丽又说这事,顿时便愤怒了。

    “看不上你卖什么骚!当婊子想立牌坊是吧?再说了,老娘背叛谁,跟你没关系!少在这里给我高高在上!我根本就没背叛她!”阿丽眼神发狠,一指夏芍,然后又指向徐天胤,“我只不过是想让这个贱男人有点教训而已!”

    赌妹等人一愣,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向徐天胤,徐天胤像是没听见阿丽的话,他的目光只盯着对面的戚宸。

    夏芍却是一眼看向阿丽,手臂霍然一挥,一道劲力震出,阿丽“啊”地一声便从机车上被扇飞了出去!

    她远远地跌在地上,机车也哐啷一声砸在地上。

    夏芍根本就没接触到阿丽,阿丽和她中间隔了两个人,她居然能把阿丽扇飞出去,这种神鬼莫测的功夫,校门口内外的人尽管见识了夏芍与三合会的人打架的场景,但还是为此心中惊疑!

    而阿丽摔到地上之后,朝着地上便吐出一口血来,那血里还含着两颗带血的牙齿。

    但她竟还不知收敛,反而捂着脸,眼神凶狠,神情略显癫狂,“我说错了吗!天底下的男人没一个好货!看女人胸大屁股大,眼就拔不出来!老娘身材一样不输人,凭什么男人被人抢?凭什么看都不看老娘一眼?我差在哪儿了?”

    “操!你他妈就因为这种理由?”展若南大怒,其他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阿丽身子半伏在地上,仍然去指徐天胤,“从来没见过这么能装的男人!一样是贱……”

    贱字还没出口,夏芍便忽然从徐天胤身旁离开,她走出展若南的机车人墙的速度很快,人还未到阿丽跟前,便又是一挥手!

    阿丽再次跌了出去,这一次,指着徐天胤的那根手指不自然地向后翻去,而阿丽却连疼都没喊出来,她只是张着嘴,下巴不自然地歪在一旁,竟是脱了臼!

    阿丽疼得额头冷汗都冒了出来,却不敢拿手去扶,她只是躺在地上,看向走过来的夏芍。

    她居高临下,垂眸俯视,眼神冷寒。而夏芍身后,男人跟着走过来,与那天一样,看也没看一眼地上的她,哪怕她骂得再难听,他不曾给过她一个眼神。他的目光只在身旁的少女身上,在她冷冷望着自己的时候,他目光柔和地望着她。

    那样一个孤冷得眼眸里从来就没有温度的男人,此刻眸里微微的柔和软。

    他牵起她的手,什么话也不说,默默地把她牵回高大的奔驰车后,把她藏在三合会的视线外,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夏芍一笑,摇摇头,方才凉薄的眸此刻也是软的,“没事。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倒要看看对方怎么收场。”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窝心得叫人艳羡,倒在远处地上下巴脱臼的阿丽,顿时便双眼一红,流下泪来。

    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的男人,这样的感情,她就从来遇不到?

    她不要求对方有多帅气,甚至不要求他多么有本事,多么有钱,她只想要一个能从头到尾爱着自己的男人,可为什么每次换来的都是欺骗和背叛?

    这一刻,圣耶女中校园内外,每个人的心情都不一样。

    大部分的人还看不透事情将会怎样发展。

    原本,只是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带着黑道的人来学校门口寻仇。寻仇的对象竟是在学校里很有名气的大陆转学生,学校门口一场混战,输得竟然是三合会!

    三合会输惨了拔了枪不说,打电话叫帮手,竟然把戚宸给叫来了!

    戚宸来了,却举枪处决了自己的人,看起来并不像是为了那名坐轮椅的人撑腰的。他看起来只像是对帮会人员私自出动颇为震怒,而那名坐轮椅的人并非三合会的人,所以他的处境也很堪忧。

    那、那么,夏芍呢?

    她打了三合会的人,戚宸是不是收拾完帮会里违反帮规的人,就该……

    学校里面躲着的学生和家长等一类人全都退去了数米开外,打算一发生什么突发状况就跑。但眼见着自己这边的人没伤着,而外头局势未明,有些好奇心特别重的人竟战胜了恐惧,驻足抻着头往外看,目光齐齐落在夏芍和戚宸身上。

    夏芍自从看见戚宸来了,冷寒的目光就没变过。她看戚宸,与看林冠带来的三合会人员没有区别。

    而戚宸自从下车起,也不曾看过夏芍。他的眸先看见的是自己人手上那齐齐指向她的枪,他处决了违反帮规的人,林冠的话并没能让他的目光跟着展若南那边的事态变化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徐天胤脸上。

    这个男人,他没戴面具。这张脸,与余家大宅时见到得不一样,但这孤冷寒厉、和对他警觉异常的气息,他不会认错。

    这张脸,他见过。在跟她有关的那叠资料里。

    徐天胤!原来是他!

    怪不得唐老不肯透露他的身份。哼!内地青省军区司令,少将军衔,家世背景即便是三合会,再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不会选择与其碰撞。

    戚宸冷哼一声,目光落在徐天胤牵着夏芍的手上,“对你下杀手的人,是他?”

    林冠见戚宸总算理自己了,赶忙说道:“对!对!就是这不知死活的小子!”

    戚宸唇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也不知是在笑什么,只听他对林冠道:“他要杀你,你有本事就去杀他,为什么要动她?”

    林冠愣了愣,反应了好一阵儿才反应过来戚宸指的是夏芍。他顿时愣了,什、什么意思?这女人跟那男人是一伙儿的,动她很正常吧?而且,他没想着要她的命,他只是想着把她绑回去好好地……

    不过,戚宸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话里有话吧?

    林冠惊愣地屏住呼吸,抬眼看向夏芍。而夏芍这时已被徐天胤拉到车后去了,看得不是很清楚。

    戚宸却在此时总算是往前走了两步,立在林冠身旁的位置,负手望向夏芍,皱眉,“躲什么躲!之前的脸不能见人,现在的能见人了,还躲!”

    他脾气不是很好,语气很臭,但傻子都能听得出来,这话里语气,两人似是很熟稔?!

    徐天胤牵住夏芍的手,不许她去跟戚宸搭话,夏芍转头一笑,“师兄先去车里发动车子,相信我,一会儿就可以走了。你还得帮我去挑件礼服。”

    夏芍笑着眨眨眼,笑容有些娇俏,哪里看得到方才动了杀意时目光冷寒的样子?而她的笑容顿时征服了男人,他深邃的眸凝望她一眼,开车,关门,发动车子。

    夏芍这才绕过徐天胤的车,走到了车前方副驾驶车门的位置,看向了戚宸。

    戚宸眼见着徐天胤发动了车子,但他的车已经被三合会的车被包围起来了,一眼望去并无出路,戚宸并没有理会,只是在夏芍现身的一刻,目光便锁住了她。

    她一身英伦学院风的学校制服,并非资料里喜爱穿旗袍的古典模样,但气质仍是宁静淡雅,就这么从车后走出来,背对着快要落山的夕阳霞彩,眉眼恬静,肌肤如玉,瓷娃娃一般。

    还是美人。

    只除了,眼神冷了些。

    戚宸皱了皱眉,看起来很上火,“好不容易脸能看了,态度还没以前好!我欠你的?笑一个会死?”

    夏芍果真笑了,冷笑,“我欠你们三合会的?不找我的麻烦,会死?”

    戚宸这么说,明显就是发现夏芍的身份了。夏芍有些意外,但她并不为此浪费时间。对她来说,他发现了,今天的事更好解决。免得见面不相识,还得再打一架。她没这个时间,晚上还得赴陈夫人的晚宴。

    因此,夏芍索性不去说那些“你认错人了”的废话,免得还得让戚宸来揭自己的底,白浪费时间。倒不如默认了,只求速速了结这件事!

    夏芍是这种心态,但校门内外在场的人却全都愣了!

    最先僵了的人是林冠,他不可思议地看向夏芍——她她她她、她跟戚宸认识?!

    夏芍跟戚宸认识!

    这个认知让校门里的学生们全都好像忘了之前处刑时的惊恐,竟是“哗”地一声!差点沸腾!

    这怎么可能?戚宸是什么人物?就连从小在香港长大的人来说,也绝大多数只在杂志封面上见过他。当面见过戚宸的人,除去戚家人不说,要么是他的手下,要么是惹他不爽,要死的人!

    而夏芍这名大陆来的转学生,她是怎么认识戚宸的?而且听语气,她对戚宸说话很不客气!

    校门里的人不由纷纷望向戚宸,对他说话不客气的人,通常下场只有一个。

    但戚宸的反应,却让所有人下巴都掉了!

    戚宸咧嘴笑了起来,眼眸里像是透出烈阳般的光,点头道:“对,你欠我的。忘了?余家的时候,就欠我一回。”

    他他他他、他笑了!他真的笑了!

    林冠的下巴都快要掉到颈托上,他额头开始冒冷汗,心里有不详的预感。

    今天,戚宸到底是为什么来圣耶女中的?

    站在林冠身旁的刘思菱,已经捂住嘴巴,不会说话了。

    唯一反应过来的人,是展若南!她刷地一扭头,与刺头帮的女生一起,盯住夏芍:“你认识宸哥?”

    夏芍不理她,她只看着戚宸,挑眉,“我不认为我欠你的。”

    “是么?”戚宸也沉沉挑起眉,往地上的血迹上一看,“这次你可不是救我的人,而是打了我的人。还不是欠我的?”

    展若南看向夏芍,问:“喂!什么余家?”

    夏芍看着戚宸,目光倏冷,一眼扫向林冠,“哦?戚当家的逻辑真令人着急。他们若不是在学校门口围堵我,叫嚣打死无妨,我会反击?他上周若不是开车挑衅,从我的车身旁擦过险些害我被拽出车外,会引来杀身之祸?一切事情皆有因果,我欠你的,从何说起?”

    戚宸敛起笑意,眯了眯眼,目光往林冠身上一落。

    林冠身子都跟着一颤,表情发懵。

    “现在不是我欠你的,而是你欠我的!”夏芍也一眯眼,怒目望向戚宸,“你的人被无关人员带出来,拿枪指着我!你三合会帮规不严,现在你这个当家人在此,正好!给我一个交代!”

    她声音寒澈,任谁都听出不是开玩笑的。

    可是、可是……

    正是因为这样,才更把人惊住了!

    她在训斥戚宸!在让戚宸给她一个交代!

    放眼香港,不,可以说放眼世界,能够资格让戚宸给一个交代的,也就那么几个黑道大佬。而敢训斥戚宸的人,除了他家老爷子,还有别人么……

    好多人都以为自己的眼睛耳朵出了问题!这个大陆来的转学妹,凭着打了展若南轰动全校,当时好多人都说她够胆量!敢打三合会左护法的妹妹!但现在想想,难不成……她们都想错了?

    她不是够胆量才打的展若南,而是根本没把她哥的身份放在眼里?

    靠!这个大陆来的女生,到底有什么牛叉的背景?

    这已经不是胆大妄为的问题了,没有背景倚仗的人,是不敢这么做的。

    震惊、好奇、疑惑、惊惧,各种各样的情感,充斥在校园内外。

    而站在林冠不远处的刘思菱,早就不会说话了。她早在处刑三合会人员的时候,就吓软了腿,跌坐在地上。

    她曾以为,林少是三合会坐堂的独生子,身份、名誉、地位,被他看上,她怎么也能在许多有家世背景的同学面前抬起头了。她本来就没看得起夏芍过,只是惧于她的身手。她总觉得她是大陆妹,没见过什么世面,而今她更是高她一头。哪里想得到,事情竟会是这样的?

    她打了林少,训斥了三合会当家,她……到底是什么人?

    难道,不只是大陆妹这么简单?

    谁来告诉她,夏芍到底什么身份?

    没人解答刘思菱这个问题,因为这是许多人的疑问。

    而夏芍更是不在意旁人怎么想,她只是一甩手,脸色依旧发寒,对戚宸道:“现在不必给我交代!我今晚有事,没空在这儿耽误时间!周末,带着你们三合会的坐堂一起上门,给我解释一下今天的事!”

    夏芍说话很不客气,非但点名要戚宸亲自登门解释,还得让三合会的坐堂林别翰一起,上门给她道歉。

    在场的人已经不是心肝儿颤这么简单了,一个个都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了。

    戚宸果然是黑了脸,夏芍却一眼盯向林冠!

    “再告诉你件事,他的命只有三天!想不想要他这条命,看他老子的!”夏芍怒哼一声,甩手便一道气劲震出!

    只听轰地一声,戚宸脸色更黑,林冠脸色则是刷地惨白,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只有三天的命。而周围的人则看向响声发出的地方,只见一辆黑色林肯被震得翻了过去,原地擦出一道过道来,夏芍开车门上了车,车门砰地一声关上!在各种诡异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一章 训斥当家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一章 训斥当家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