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道歉与辩论

    夏芍看见林别翰看来,却没看他,而是望向戚老爷子,与徐天胤站了起来。

    “戚老。”夏芍向戚老爷子行了个晚辈礼,“请上座。”

    “嗯。”戚老爷子颔首,神态威严,却又将夏芍上下打量了一遍。他也不用戚宸扶着,迈着大步就到了上首,跟唐宗伯一左一右坐在了上首。

    弟子进来给戚老爷子和戚宸上了茶来,戚宸给唐宗伯行了礼,坐去他爷爷下首的椅子里,抬眼看向夏芍。

    夏芍见戚老爷子坐下,便也跟徐天胤坐下,自始至终,她没理会过林别翰。

    林别翰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但碍于江湖辈分,他先跟唐宗伯打了声招呼,“唐老,您老回来香港,晚生第一次登门拜访,却是为了犬子冲撞令徒的事,说来实在无颜见您啊!”

    唐宗伯喝着茶,也不说让林别翰坐,只抬眼看了看他,不冷不热道:“别翰啊,你年轻的时候,我曾提醒过你,你命里有个私生子。你不在意也就罢了,疏忽管教便是你的错了。所谓养不教父之过啊。”

    林别翰低着头,年过五旬的老者听着唐宗伯的训话,看起来脸色复杂。

    他当初并不是没有听唐宗伯的,相反,他知道唐宗伯第一风水大师的本事不是浪得虚名,因此很信服。他一直很小心应酬时女人的事,但没想到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还是出了差池。出事之后,他觉得愧对妻子,更对设计他的女人恨之入骨。要不是因为那女人跟李家有些亲戚关系,这世上便不会再有那个女人,如今的儿子林冠也不会出生。

    他尽管出生了,他却不愿意承认这个儿子。看见他,他就想起那个心机深沉、设计他,并且跑去他妻子面前蛮横耍狠的女人,想起这孩子身上流着那女人的血,他便觉得不太欢喜。而且,见到这孩子,他便想起自己曾愧对过妻子一回的过往,只觉不堪回首。

    他原本并不想管他们母子,但没想到,妻子瞒着他,以他的名义每月供养他们母子,直到许多年后才被他发现。

    妻子与他是青梅竹马,他还没有加入三合会之前,没什么本事。凭着自幼练就的武艺在街头杂耍为生,没想到得罪了当时一个地痞恶霸,他派人上门寻仇,当时妻子怀有三月身孕,那些畜生还想要侮辱她,她受惊躲避之时流产,从那以后就不能再孕。她是个很传统很善良的女人,在他们最艰难最痛苦的岁月里,一直默默地支持着他,待他知寒知暖,十年如一日。

    他发达了以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妻子好的生活,但却发现她一直有个心病,那就是没有办法为林家延续香火。妻子为此一直觉得愧对他,直到临死前,她的遗愿还是希望他能让林冠认祖归宗。

    他一直觉得,她是个傻女人。但他这一生,虽然做过错事,却只爱这个傻女人。因此,他才愿意遵从妻子的遗愿,对外承认林冠是他林别翰的儿子。

    他承认了林冠,却没有承认李氏,但他们母子却借着他在黑道的名声得了不少好处。而且,他承认林冠的时候,他已长成,打架闹事,不学无术,那些街头小混混的习性染了个透彻。

    林别翰虽然是黑道的人,但他最恨街头的那些小混混,因此对儿子很是不喜。他也不是没有训斥过他,但发现他只会当面听,转身就去胡闹之后,他便懒得再管。

    而他懒得再管的结果就是儿子得到他的承认之后,身份今非昔比,黑白两道人看见他都愿意给点面子,他从以前的小混混变成公子哥儿,被一群所谓上流社会的人带去见世面,又染上了纨绔子弟的习性,简直就是顽劣不堪!

    林别翰心里虽然是恼怒,但对林冠一直是眼不见为净的心态,只要他不惹出什么事来,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这小子虽然混,也并不是不机灵。他知道谁是他可以惹的,谁惹不得。香港那些黑白两道的名流,他都会掂量掂量分量,够他欺负他才会欺负,欺负不得他便会巴结。这虽然让林别翰很不齿,但好歹儿子因为这样,一直没惹到不该惹的人。

    原以为,一直会这样大事没有,小事不断。没想到,就出了大事。

    他居然把唐大师的亲传弟子给惹了!

    还是一惹就惹了两个!

    唐大师一生就收了两名亲传弟子,都被儿子给惹了!

    林别翰知道了以后,恨不得把儿子绑起来送过来赔罪!但他伤得很重,再次被送进医院之后,便咳血不止,接着昏迷了一天一夜。今早他有些好转,他二话不说便把他带来了!

    这儿子,他虽是不喜的,但却想要留着他的命。不为别的,只为他对妻子的承诺。这也是之前他听说儿子出车祸险些遇害之后,放出话去要找寻凶手的原因。

    只是没想到,他那个时候就把唐老的两名弟子给惹了!也没想到,他的这么一句话,让帮里损失了四五十名兄弟。

    这都是他的错,他不仅要给唐老赔罪,还要对三合会有个交代。

    林别翰低着头,目光落去轮椅上。儿子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浑身已经包得不像个人样儿,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他还睁不开眼,没想到,到了唐老的宅子里,精神反倒好些。也不知是因为唐老宅邸里的空气异常新鲜的缘故,还是因为看见了唐老的两名弟子惊吓所致。

    林别翰不知道,这两个原因都有。

    唐宗伯的宅院里是布了太极聚气阵的,对人的元气补养很大,林冠在这宅子里,无形之中缓解了符煞对他身体元阳的侵蚀,令他身体舒适很多,这是其一。

    其二,林冠在看见堂上坐着的夏芍和徐天胤时,也确实受惊不少!

    他前天下午被戚宸一脚踹晕了过去,什么时候被送去医院的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今早才醒,接着便被父亲绑在轮椅上带上车,来到了这座宅邸。

    直到在车上,父亲才训斥他闯了大祸。

    他惹的那两个人,竟然是在华人世界很有名望的第一风水大师唐宗伯的嫡传弟子!

    那名男人和少女,林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跟前段时间在媒体报道上看见的容貌不一样,但父亲说的话必然不会有错,他没有必要骗他。

    眼前在椅子里坐着喝茶的这名少女,就是前段时间在余家赢了余九志,帮唐大师报仇雪恨,重新返回香港的人!

    怪不得!怪不得她跟戚宸认识,怪不得戚宸对她那么客气,原来她是唐大师的弟子!

    论江湖辈分,她比他父亲的辈分还高。因此此时她坐在那里连眼也不抬,而他们父子站在堂上,好不尴尬!

    林冠想死的心都有,只觉得脸上涨红。那天,戚宸根本就不是来为他撑腰的,而是他闯了祸,惹了不该惹的人,把戚宸给惊动了的!

    林冠抬眼,惊恐地看向夏芍,这回眼里不再有前天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懵愣表情,取而代之的全是惊恐。

    她说,他只有三天可活。

    那、那今天不就是最后一天?

    林冠再不敢去怀疑夏芍这句话的真实性,风水师听说都有些神鬼莫测的手段,他想起那天她飞降到自己面前时,是曾经画了个很诡异的图案!

    他、他被诅咒了?

    林冠想转头看父亲,让林别翰救他,但他的脖子转动不了。

    林别翰这时已经开口说话了,他严厉地看向儿子,说话声音都发沉,“你自己惹的好事,自己收拾吧!”

    林冠知道父亲不可能真的叫他自己收拾,不然他当初不会说要帮他查凶手,今天也不会陪着他来。因此,他很快反应过来,父亲这么说,就是在让自己道歉,然后有戚老在,这事儿不看僧面看佛面,他的命就有救了!

    因此,林冠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和嗓子发出声音时拉扯般的痛处,赶紧看向了夏芍,“夏、夏小姐!我错了、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狗眼看人低!你你你、你留我条命吧!我发誓,再、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见儿子这副贪生丑态,林别翰皱了皱眉,脸色难看,握着轮椅的指节都使力凸起。

    夏芍却坐在椅子上,眼也没抬,手里端着茶杯,神态冷淡。

    林冠一看,便知夏芍不接受,便赶紧又说道:“夏小姐,我我我、我真不知那晚车里的人是你,我要是知道,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你你、你说,要怎样才肯饶了我,我、我照做!一定照做!”

    夏芍还是不抬眼,垂着的眸却眯了眯,“你找错道歉对象了。”

    林冠一愣,这才看向徐天胤。他一直坐在夏芍身旁,目光在身旁少女的茶杯上,她放下茶杯,他便从旁添些。其余时间,他的目光一直在戚宸身上,与戚宸面对面对视着。虽说他气息孤冷,存在感并不低,但林冠一直觉得这件事是夏芍说了算,因此他才向夏芍道歉的,如今听夏芍说他搞错了道歉对象,林冠这才赶紧看向徐天胤,把刚才对夏芍求饶的话原模原样地又对徐天胤说了一遍。

    林别翰在后头听得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堂堂三合会坐堂,黑道声名赫赫的人物,怎么就生出这么个软骨头的儿子?

    戚宸也是连看也不看林冠,仿佛觉得看一眼都是浪费。而戚老爷子也同样沉得住气,看起来并不像是来当说客的,倒像是闲来喝茶,看看义弟,看看晚辈。

    唐宗伯也只由着夏芍,什么话也不说。

    这一切都把林冠急得汗都出来了,他还以为他道歉过了,这些人就都会打圆场帮忙求情,怎么、怎么一个人都不说话?

    就在厅里寂静如死的时候,夏芍抬起了眼。

    她看向林冠,神态依旧冷淡,问:“你今天是来道歉的,想让我和师兄饶了你?”

    林冠一愣,呐呐地嗯了一声。他就是来道歉的,刚才说的那一大堆,不都是道歉的话吗?她是没听见还是……

    正当林冠这么想,忽见夏芍目光一寒,他顿时一个冷颤,颤得浑身都疼,慌忙收起其他心思,不敢再想。

    只听夏芍问:“你险些伤了我的胳膊,将我带出车外。我师兄伤了你的胳膊,让你跌落桥下,这账,算不算两清?”

    两清?

    林冠脸色发苦,他根本就没把她拽出车外,自始至终伤的都是他好不好?

    但他却不敢说什么,忙道:“清了!清了!”

    夏芍垂眸,又问:“那你带人寻仇,我们打了你的人,两清吗?”

    “……”林冠脸色更苦,都是夏芍和徐天胤在打人,他的人哪里动得了他们一根指头?

    “两清!两清!”林冠不敢说这话,慌忙又道。

    “砰!”夏芍把手中茶杯往桌上一放!脸色发寒,寒得林冠的心肝儿都跟着一颤,“那你扬言要打死我师兄,我打死了你的人吗?”

    林冠咕咚咽下一口唾沫,那些人……确实被打死了哇!不过,是被戚宸打死的。

    “没、没有……”林冠不知夏芍要说什么,他只是顺着她的话,以求她快些撒气完,饶了他的小命。

    “那这账,怎么清?”夏芍寒着脸问。

    林冠愣住,戚宸也看向夏芍。

    认识她不久,也知她是不易动怒的性子,除了渔村小岛后面的庙里被她骂过一回,事情起因略有不同外,她动怒,似乎都与身旁的男人有关。

    师兄,我的嫁……

    不知为何,脑海里会突然浮现出那晚少女说这话时唇角的微笑,戚宸顿时眯了眯眼,脸色很不好看。他嘴角还带着青紫,目光的力度却半分不减,一眼落在徐天胤身上。徐天胤抬眼望来,两人对视,厅堂里的空气便像是烈焰遇上了冰霜,两重天。

    这样的气氛里,林别翰开了口。他看向夏芍,沉着脸说道:“夏小姐,犬子莽撞,冲撞之处还望见谅。他是没有那个本事伤害徐先生的,而且三合会的那四五十名弟兄也已处决,四五十条已故的人命,还抵不上徐先生完好无损?这账,怎么看都是清了吧?”

    林别翰对夏芍是有些意见的。他知道,论辈分,夏芍在他之上。但论年纪,他怎么也比她年长许多,从进了厅到现在,连让他坐坐的话都没有,更是连看他都没看一眼,这无疑是态度很倨傲的。林别翰在江湖上也是有地位声望的人,那些地位声望都是靠他的血汗一点点拼下来的,可以说是腥风血雨里滚过半生,他尊重江湖地位,却更吃实力和资历那一套。

    论辈分,夏芍比他高。论资历,她比他差得远!这态度,林别翰是有些受不了的。

    却不想,夏芍霍然抬眼,一眼扫来,脸色一点也不比刚才对待他儿子时好多少,反而呼喝一声,“荒唐!我做事,向来是冤有头债有主,那四五十人不过是听命行事,我从未想过要他们的性命。他们是被戚当家的下令处决的,犯的是你们三合会的帮规,死也是因为你们三合会的帮归而死,与我何干?这账算在我头上,好冤的一顶帽子!下令打死我师兄的,是你的好儿子!他才是我要清帐的人!这帐,依林坐堂看,清是没清?”

    这话把林别翰都说懵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夏芍竟还挺有辩才!而方才她那一声呼喝,气势竟是震得他这个三合会的坐堂都惊了一惊。

    戚老爷子坐在上首,目光落在夏芍惊人的气势上,垂下眼,神色难辨。

    戚宸则看了一眼林别翰,哼了一声。别辩了!论口才,他都说不过她!

    而林别翰反应过来之后,也是哼了一声,笑容带些嘲讽,还是要跟夏芍辩,“夏小姐,这帐你再好好算算,当真是没清?犬子扬言要杀徐先生,他叫人动了手。而夏小姐也曾扬言犬子活不过三日,并且,夏小姐也是动了手的!这帐,没清?”

    夏芍一挑眉,也笑了,笑容同样嘲讽,“清了。所以?你们父子今天是来做什么?”

    林别翰一愣,林冠也是一愣。

    他在旁边听着,内心本还激动,险些要为父亲拍手叫好!想着是不是这样下去,他就可以不用死了?

    但听见夏芍这句话,他脸色顿时惨白!

    什么意思?是说账清了,他可以不必来道歉,回去……等死就行了?

    林别翰脸色涨红,明明是夏芍说让他们上门道歉的,现在歉也道了,她来这么一句?

    “夏小姐,你别忘了!犬子没杀得了徐先生,而他的命在你手上却只剩一天!”

    到头来,徐天胤一根汗毛都没少,林冠还得搭上一条命?这是哪门子的账?

    林别翰这明显就是指责夏芍,夏芍却坐在椅子里动也不动,反而挑眉笑了,慢悠悠道:“他杀不了我师兄,因为他没这个本事。我杀得了他,因为我有这个能力。”

    林冠若是有杀了徐天胤的本事,他早就杀成了,还用等到今天来上门道歉?他也就是遇上了夏芍和徐天胤,所以才踢到了铁板,若是遇上个普通人,那人还有命坐在这里看见他道歉的样子?

    笑话!

    林别翰被气得脸色发黑,像是许久没动这么大的怒气,但又被逼得无话可说,顿时点头,“好好!我知道夏小姐的意思了。父债子还,今天反过来,我的命换我儿子一条命,这可行?”

    他边说边拿出一把手枪,指向了自己!

    ------题外话------

    说个事,算是好消息吧,我家里装修任务过了大半了,今天我房间先收拾出来了。估计明天起我就不用在搬着笔记本东屋蹿西屋了……

    于是,明天我试试看,能不能万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六章 道歉与辩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六章 道歉与辩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