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三合会的黑道令!

    戚老爷子一听唐宗伯的话,便摆了摆手,看向了夏芍。舒榒駑襻老人目光如鹰般锐利,却是笑了笑,“别看我老了,眼睛还算好使。这丫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别翰的命。”

    不过,别翰的儿子就不一定了。

    但这话戚老爷子没说,只是将夏芍又审视一遍,轻轻点了点头。

    他眼神还是很好用的,刚才林冠扑向夏芍的时候,徐天胤出手,她看着是放下茶杯,动作不经意,实则是以劲力挡了挡,没让林冠被伤到。

    他看得出来,这丫头是个凡事心中有计量的。但刚才,当林别翰拿枪指着自己的头的时候,他真以为她会来不及阻止!

    所以,他起身要阻止,但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连他也敢下招!

    好大的胆子!

    自从掌管三合会,这么些年以来,还没遇到过敢给他下招子的人!

    “丫头,你胆子不小啊!”戚老爷子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首,威严地看向夏芍,说话从鼻子里哼气,“我是你师父是结拜大哥,论辈分,你该叫我声伯父。我跟你师父除了切磋之外,他都没对我使过奇门招法,你刚才敢对我动手?”

    “对您动手的结果是林氏父子完好无损。”夏芍浅淡一笑,气定神闲。

    “哼!你的意思是,我出手阻止,他们父子还能死了不成?”戚老爷子瞪着夏芍。

    夏芍还是不慌不忙地笑,“我本就不打算要林别翰的命。可您要是出手,我就拿不定主意林冠是留还是不留了。”

    夏芍这话是弦外有音,戚老爷子也听得出来。她这是在说,今天留林冠,完全是出于他的表现,与戚家的人在不在没有关系。如果今天她断定林冠不值得留,即便是林别翰是三合会的坐堂,戚老爷子和戚宸从旁说情,她也是不会留的。

    戚老爷子一听便露出怒色,重重一哼,“哼!丫头不识好歹!今天我要是说一句放了林家小子,你还能不给我这个面子?”

    夏芍轻轻挑眉,全似看不见戚老爷子的怒气一般,只慢悠悠问:“您老的面子是要给的,那我的公道谁来还?这件事,我是受害人。留不留林冠,除了我,还有别人更有资格说了算吗?”

    “混账!你在说我没资格?!”戚老爷子一愣,继而大怒。竟一掌拍在桌子上!唐宗伯客厅里的桌子,实木雕花的,竟是被老人一掌拍下,生生震断了桌角!

    年逾七十的老人,还能有如此劲力,当真是宝刀不老。

    断掉的桌角滚到夏芍脚边,屋子里都还回荡着那一掌拍下的巨响,夏芍却动也不动,只微微伸出手,按住了徐天胤。

    她坐着不动,只与戚老爷子对视。她并非不尊老,戚老若是以师父结拜兄弟的身份来此,她自然是要孝敬着,但若是以三合会老当家的身份跟她说话,这事就得另办!无论什么事,总得讲个是非功过。

    这一老一少的对视,竟是互不相让,客厅里气氛对峙,一个怒目威严,一个从容自若。

    戚老爷子憋得脸色发红,像是多年来没人敢这么忤逆他,他眼瞪起来十分凶煞,盯住夏芍,越盯越紧,恨不得一掌拍死的势态!

    徐天胤盯住戚老爷子,若非夏芍按着他,场面必定要失控!戚宸的目光在夏芍按住徐天胤的手上落了落,接着盯住徐天胤。

    局势紧张。

    但这样紧张的局势里,唐宗伯淡定喝茶,脸上依旧是满面红光,全然不将这事态放在心上。

    而正当事态看起来要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戚老爷子竟是缓缓眯眼,唇角一扬,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老人笑声洪亮,连连点头,“好!有胆量!宸儿眼光果然不错!”

    夏芍轻轻蹙眉,剑拔弩张的事态是缓解了,但徐天胤看起来气息更冷。夏芍按住他的手腕,指腹轻轻在他手腕暴起的青筋上抚了抚,想要安抚这男人。

    戚宸的目光往两人的小动作上很有力度地一落,戚老爷子却继续指着戚宸笑道:“从小只有这小子敢跟我瞪眼对着干,丫头敢跟我叫板的还是头一回遇上。好,好!”

    唐宗伯这才笑了笑,看向戚老爷子,“胆子大不一定是好事,要成天跟我们这些老家伙对着干,也是有气受的。”

    戚老爷子一摆手,不甚赞同,“我就喜欢胆子大的,做黑道主母,胆子小的可做不了!宗伯啊,你这弟子收得好啊!依我看,嫁进戚家也算不错。”

    唐宗伯一愣,夏芍也不知这戚老爷子说话竟是这么直接。

    “她不嫁。”就在这时,徐天胤的声音忽然传来,夹杂着冷厉冰霜。

    夏芍转过头去,见男人漆黑的眸危险地眯起,盯住戚老爷子的脖颈,薄唇抿成刀子。他被夏芍按住,也并非不能动,只是不愿意震开她,但他的气息却早已是孤冷寒厉。

    戚老爷子自从进了门,不是没看见徐天胤,相反,他一直没忽略坐在夏芍身旁的他。他的身份戚家已经知道,以他的身份来说,纵然是曾经对戚宸动过手,三合会也不会明着跟他交恶。

    但此时说的事,戚老爷子却是要较较真,“哼!徐小子,她嫁不嫁,你说了算?我在跟你师父说话!”

    徐天胤盯住老人,却全然不理他的言下之意,说话依旧是简洁,只吐出两个字,“我的!”

    戚老爷子一愣,看向徐天胤,笑了,“你的?你们结婚了?”

    “我的。”徐天胤不管戚老爷子说什么,还是这一句。

    “男未婚女未嫁,怎么就成了你的?”戚老爷子可笑地一摆手。

    徐天胤却不理他,低头,目光看向夏芍按着他的手。他伸出另一只手来摸摸她的手背,看起来跟她刚才安抚他时的动作一模一样,然后在她愣神的时候,他感觉到她手上的劲力一松,便霍然一翻手!将她的手握在了手心里。

    夏芍愣住,徐天胤却站起身来,拉着她就往门外走。

    “师兄?”夏芍不知道他拉着她干嘛去。

    男人去大步往门外走,依旧简洁,“结婚。”

    “……”夏芍一愣,少见地呆了呆。

    “噗!咳咳!”唐宗伯正喝茶,听见这句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呛得不轻!

    夏芍和徐天胤见了都停住,两人赶紧回去,来到老人身后。夏芍帮师父顺气,徐天胤则导气于掌,帮老人理顺元气。

    戚老爷子也没想到徐天胤会如此反应,顿时也愣在当场。戚宸却是寒了脸,他哼笑一声,“结婚?你说结就结?徐司令不会这么天真吧?以徐家的家世,只怕她要进你徐家的门,并不容易。她家世普通,就算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在政界的人眼里,商人轻贱,这是自古就有的观念,改不了!我们三合会就不一样,没那么多规矩!我说哪个女人可以做我戚宸的妻子,她就可以!没有人可以说一个不字。徐司令在徐家,有这地位么?你敢说让她嫁进徐家,她就能嫁进徐家,而且不受人轻视么?”

    “这不劳戚当家的费心。”夏芍不等徐天胤回答,便抬眼看向戚宸。

    戚宸眉头一皱,顿时脸色难看,有些怒气,“你这女人怎么不识好歹?我说的这些事,你就没想过?你要是跟着我,我不会看轻你。你要是想进徐家的门,那可就不一定了。”

    “那也是我的事。”夏芍神色半分不动,手在轮椅后牵着徐天胤的,轻轻柔柔地安抚他。

    戚宸气得看向别处,喘着气,看起来很是暴躁。

    夏芍却又开口道:“戚当家既然考虑那么长远的事,不如考虑考虑眼前的事。”

    戚宸一愣,这才又转回目光来看向她。

    “别忘了,戚当家的今天来此,是要对前日校门口的事给我一个交代的。”夏芍提醒道。前天校门口,林冠虽然是带人来寻仇,但那些三合会的人违反帮规,跟着一个非帮会人员出来,这件事,戚宸身为当家人,是要给她一个交代的。

    戚宸狂傲地哼了一声,“我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这件事。你说吧,想让我怎么给你个交代,我绝对不讨价还价!”

    夏芍却是挑眉,面容冷淡,“我没听错吧?戚当家的对这件事,难道就没有想过怎么给我一个交代?今天都到了这儿了,你才让我想?”

    夏芍明显是说戚宸态度有问题,戚宸却看瞪夏芍一眼,好像觉得她脑子出了问题一样。

    “我想了啊!我让你做三合会的主母,不就没人敢再惹你了?”戚宸语气很不好,摊手,“你不同意啊!”

    夏芍无语,少见地有点郁闷。

    她也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向戚宸,觉得这男人的思维也很奇葩!

    为什么她最近总遇到思维模式异于常人的?就不能来个正常一点的人交流一下吗?

    夏芍嘲讽一笑,“若是是个人惹了三合会,三合会要给人交代,戚当家都要娶进家门的话,那你的后院,岂不早就妻妾成群了?”

    “你想得美!那么多叽叽喳喳的女人,我嫌吵!我巴不得娶个哑巴!看你文文静静的,还以为话少,结果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戚宸没好气地看一眼夏芍,“我挑人的眼光可真差!”

    “还有,”戚宸严肃下来,“你以为是个人就敢得罪三合会?得罪三合会的人都死了!没死的,就剩你和该死的龚沐云了。让我给你道歉?你比他胃口还大!”

    夏芍却不听他这些歪理,她只问:“那这么说,戚当家的意思是,你的人拿枪指着我就算白指了?你今天来此,就只是看了场戏。现在林氏父子没事了,那天的事,戚当家也就不打算提了,是么?”

    “提!怎么不提!谁叫我运气不好,遇上你这种女人呢?”戚宸盯着夏芍,眼神不知怎的有些复杂,“不管怎么说,林叔看着我长大,是我的启蒙师父,对我有恩。今天林叔的命你没要,这事我得谢你!我回去以后,会在帮里下一道黑道令,以后三合会把你奉若上宾,任何人不许再惹你!这总成了吧?”

    夏芍挑眉,黑道令?

    这不就跟当初安亲会的黑道令差不多?

    虽然有些意外,但夏芍却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她在香港要忙的事多着,比在青市的时候还忙,像林冠这种找茬的人,她真心希望不止是要少一点,如果能杜绝,那是最好的。

    见夏芍不说话了,戚宸便笑了一声,瞪着她,“这下满意了?黑道令,你可真有本事!三合会这样的黑道令只发出过两次,你是其中之一。”

    两次?

    夏芍看向戚宸,戚老爷子却从旁哈哈一笑,指向唐宗伯,“还有一次,是你师父!那时候,我跟你师父不打不相识,压根不知道他是玄门的人。还为他发了一张黑道令,后来知道他是玄门的人,我悔死了!白浪费了!”

    玄门和三合会向来交好,唐宗伯成为玄门的掌门之后,他自然不需要这种黑道令了。但夏芍却是需要的,她行事本就低调,而且现在她的真容还没有曝光,为了这段时间不惹麻烦,这种黑道令对她来说,倒是有必要。

    戚宸抬手,一样东西从手中丢出,扔给了夏芍,“拿着!”

    夏芍下意识一接,摊在手上一看,见是一块鎏金木牌,木牌古朴,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夏芍是古董起家的,翻看一眼,便知这木牌少说是清中期的物件。

    戚老爷子愣住,脸色一变!严肃地看向孙子。

    戚宸却不看他爷爷,只道:“拿着这东西,三合会传下来的,以后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三合会的地盘,只要拿出这东西,没人敢动你。”

    说完,也不等夏芍说话,便起身扶起戚老爷子,对唐宗伯说了声告辞,便往外走。

    “你这女人就是倔,以后在徐家碰壁,你就知道三合会对你开出的条件有多好了。”戚宸说这话时头也没回,走到门口却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徐天胤,“我戚宸看上的人,不跟我不要紧,我可以抢,抢到为止。你可把她看好了!”

    ……

    戚宸走了。走时的宣言夏芍没放在心上,她感觉戚宸对她就像是小孩子对待抢不到的玩具,不必理会。

    她的心在师兄这里,谁也抢不走。

    但夏芍不在意,徐天胤却是盯着她手里的东西不放。夏芍见了,顿时便知道这男人准是又吃醋了。

    夏芍自然看得出这牌子对三合会来说,意义不同。这与龚沐云当初送的耳环和熏香挂件不同,问过师父之后,夏芍才知道,这东西是三合会初建时龙头老大的令牌。本来是江湖召集令用的,后来慢慢演变,就成了当家人随身带着的信物。在讲究传承的古老门派来说,信物象征着传承地位,这令牌对三合会来说,等同于玄门的罗盘等物!

    但三合会跟玄门不同,玄门的罗盘不仅是传承之物,同时还是历代掌门以元气蕴养而出的法器。掌门带着此物在身上,不仅象征身份,也是一大助力。而三合会的令牌就不同了,它仅仅只是个象征的物件。戚宸不带在身上,他也依旧是三合会的老大,没人敢不承认他。

    但夏芍一听,还是当即就把令牌给了师父,请师父改日帮她还回去。

    戚宸的性子,向来是不管不顾,他高兴就好。这东西就这么丢给了她,他觉得无所谓,拿在她手上却是受之不妥。

    对夏芍来说,有三合会的黑道令就足矣了,这令牌她没兴趣。拿着岂不烫手?早早还了才是上策!

    戚家人和林氏父子这一上门道歉,就用去了夏芍一上午的时间,她傍晚还要回学校报到,吃过午饭之后就回到书房,打算看书复习功课去。

    但走进院子,还没进门呢,徐天胤便从后头握住夏芍的手,夏芍怔愣回身的时候,便被拥进了一处精实宽阔的胸膛。

    男人气息很沉,夏芍顿时便笑了笑。

    他这是担心了,怕戚宸抢走她?

    夏芍一笑,这种时候,她向来都喜欢逗逗他的。但自从知道了他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夏芍便不愿意拿他失去她的事开玩笑,因而便伸手圈住他的腰身,脸颊靠在他胸膛上,笑了笑。

    但她还没说话,便听徐天胤道:“毕业后,结婚。”

    夏芍一愣,毕业?哪个毕业?

    高中毕业?

    她顿时哭笑不得!这怎么可能?结婚说起来容易,可真办起来,哪有那么容易?徐家那边她先不考虑,自己父母这边,就首先不会同意!

    且不说,父母如今还不知道她和师兄的事,在他们的观念里,她现在恋爱都早了,莫说是结婚了!

    “师兄,没有什么事会把我们分开。”夏芍笑了笑,声音柔软。婚是要结的,但总得慢慢来,怎么也得她大学毕业再说。

    男人的手臂僵了僵,接着将她圈紧,声音从胸膛传出来,发闷,“那些人,我处理。”

    夏芍一愣,想了想才明天他说的应该是徐家的一些人。她顿时笑了笑,“师兄觉得,我会被欺负到?我可是风水师。”

    徐天胤摇摇头,“不会。”

    夏芍一笑,“那不就是了?”

    没想到,男人却道:“不会让他们欺负你。”

    夏芍一愣,顿时心里柔软,眼神都软了软,“嗯。”

    两人在院中相拥了许久,夏芍好不容易安抚了徐天胤,但却发现,从此打消不了他想结婚的念头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八章 三合会的黑道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十八章 三合会的黑道令!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