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新闻发布会风波

    李卿宇就这么答应了下来,助理反倒愣了,觉得有些话,他可能听错了重点,于是提醒道:“总裁,华苑会所是建在达才小学的地段,那地方听说……闹鬼。舒榒駑襻”

    李卿宇埋首桌案,正拿着钢笔签名的手果然微微一顿。

    助理赶紧道:“要不然,跟董事长说说?”

    人情没必要非得这么打,那地方闹鬼,也怪不得他们总裁不去。

    助理边说边注意着李卿宇的神色,他看起来神态如常,依旧是那内敛的深沉,叫人看不出心中喜怒。就只是看见男人停着笔,垂着眸,镜片反着光,沉默。

    总裁办公室里光线明亮,照在男人沉静的面容上,越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助理很少见到李卿宇出神的状态,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却见他又开始继续在文件上签名,就像没有过刚才的出神,“不必。去。”

    去?

    去华苑私人会所?

    助理一愣,随即会过意来,但见李卿宇已专心在看文件,没有再说这件事的意思,助理便识趣地退出了办公室。

    门在外头关上,办公室里安静了下来,埋首桌案的男人笔下才又顿了顿。他的目光静静落在桌上的文件上,文件上密密麻麻的德文,男人的目光停在上头,半晌没动。

    他看起来有些出神,过了许久才低头捏了捏眉心,接着才深吸一口气,往背后的椅子里倚了倚,仰起头来,闭眼。

    落地窗外光线明亮,男人眉宇沉静,西装笔挺,连褶子都不见。他一如既往地严谨,严谨到一丝不苟。此刻却闭着眼,忙里偷闲,闭目养神,却出着神。

    半晌,他睁开眼,修长的手指从颈侧探入,自白色衬衣的领口里慢慢提出一条红线。那条红线跟他尊贵的气质极为不符,但他却戴在身上。

    那条红线的尽头是一块雕工古朴的白玉罗汉,在男人纹理明晰的掌心里静静躺着,暖润。

    她不见了。事情结束之后,再没有她的消息。她就像是当初成为他的私人保镖的时候,毫无预兆地来了,事后又毫无预兆地走了。留给他的,只有这一块法器。

    夜深人静的时候,如果不是她住过的房间依旧保留着原貌,他甚至怀疑人生中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来过。

    二十三年的人生,记忆里是父母的争吵、爷爷的养育,家族、荣誉、利益、集团。他的人生围绕着这些词,没有觉得厌烦过。那就是他的人生,他理所当然的责任。他接受这种人生,接受坐在少有人能及的位置,俯瞰窗外高楼,终日对着会议、文件,终日在世界各地的上空飞来飞去。他接受一生像齿轮一般转不停歇,直到人生迟暮,直到生命终结。

    生活若是一直沿着这条轨道行走,他不会觉得有任何问题。奈何齿轮转了个方向,将他带进了一个从未遇到过的世界,带给他一段从未有过的经历。

    化劫,小鬼,降头,阵法,斗法,奇门江湖……

    这对他来说是全然陌生的世界,却又实实在在地存在。但这个世界对他来说,犹如昙花一现。她来了又走,无声无息。

    两个月,时间虽短,她却改变了他很多的生活。

    大伯李正誉辞去了公司职务,安心在德国静养。堂哥李卿怀也辞去了职务,去创立属于自己的公司。二伯李正泰还担任着欧洲区副总裁的职务,二伯母舒敏近来刚被娘家送回来,看起来不再像以前那么算计。而李卿驰在公司里也安分了不少,没再时常跟他对着干。

    至于自己的父母……他们在李家大宅的后院住着,一开始天天吵,他们从结婚到如今从没有这样长时间的朝夕相对过。他给他们时间争吵埋怨谩骂,他们便争吵埋怨谩骂,但现在,谁也吵不动了……

    爷爷的身体如她所说,静养着便无大碍。而他,从家族争夺继承人的暗战里活下来,继承公司,奉养老人。

    她来到他的人生里,虽然来去匆匆,却改变了他太多的生活。

    有时他会怀疑她有没有真的来过,但每天一睁开眼,看见如今安静的生活,他就会想起她,明白地体会到她真的来过。

    但她世界里的生活,已经离他远去了。他有去过老风水堂,看望过唐老。但唐老未曾透露她的行踪,而杰诺也没有查出她进入南非军事资源公司的渠道。这一点令杰诺抓狂,也同样在宣告,他找不到她了。

    除非,她现身。

    他知道,她还会出现在他面前。当初的薪酬她还没有向李家提,他希望她是向当初表现出来的那么财迷,这样,她才一定会出现。

    但她什么时候会来,他不知道。她留给他的,只有等待。

    那段日子已经离他远去,他早已接受日子回归正轨,却从来没想到过,今天在他的生活里,还会再听见“闹鬼”的事。

    闹鬼。

    这两个字一下将他的思绪引回三月前的那段日子。

    与华夏集团的合作关系,人情往来虽是必须,但他不一定非得入会。但听见这两个字,他却有种强烈的想入会的心思。

    闹鬼?这不是很好么?

    在那样的地方,应该会感觉离她近一些吧?

    李卿宇的目光落在掌心,在玉罗汉上轻轻抚了抚,然后按响了桌上的内线电话,接入刚才进来的助理办公室,“跟华夏集团华苑私人会所的负责人说,预留一间贵宾室给我。他们初到香港,如果在私人会所的工程上遇到难事,可以说一声。另外,把我预订贵宾室的事散播出去,就说我希望华苑早日完工。”

    ……

    华苑私人会所还没开始动工,便已惹来两位商界巨子预订,事情一散播出去,顿时让香港社会一片哗然!

    这两位商界巨子,任何一人的分量都不轻!可以说,跺跺脚,世界经济都得颤一颤的存在。

    李卿宇是香港嘉辉国际集团的总裁,李家的继承人。华夏集团跟李家有合作关系,就算两家集团之间有人情往来,李卿宇身为李家继承人,也不用往闹鬼的地方钻吧?

    不要命了?

    还有,三合集团的当家戚宸为什么也来凑这热闹?三合会跟华夏集团,可没听说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也往那闹鬼的地方钻?而且,戚宸预订华苑的贵宾名额,指明要第一个名额,谁也不许跟他抢!

    这就叫人看不懂了,内地的这家年轻的集团,到底有什么魅力?

    华夏集团跟嘉辉集团和三合集团有什么事在其中,所有人都琢磨不透。但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艾达地产开发达才小学的地段,不仅不愁卖,而且还找对了买主!

    戚宸和李卿宇的对外表态,让香港上流社会的人纷纷侧目,当即便有些想要攀附两家集团的名流,也向华苑私人会所提出了入会意向!

    一处闹鬼的地段,平时绝对没人去买,如今竟抢着预订,简直就是怪相!

    这怪相不仅香港社会的民众看不透,就连纵横商场十多年的瞿涛也看不透!

    他先前散播消息出去,说艾达地产不正当竞争。舆论如他所料一般指向了艾米丽和陈达的不正当关系。这件事,他自己知道是子虚乌有,也知道可能会引起罗家的不满。但瞿涛不是刚在商界混的毛头小子了,人心他把握得很准。世纪地产发展至今,人脉也不是任人捏圆搓扁的。罗家虽然在政界地位极高,但却不会因为世纪地产一句“不正当竞争”的话,而迁怒他。

    世纪地产在地产行业所占的份额和地位,即便是罗家也不敢轻动。世纪地产若有动荡,整个香港经济都会出现动荡。经济的动荡代表着什么,罗家身在政坛,自然明白。

    但罗家声誉受损,对外界回不回应是一回事,内心不可能不窝火。就罗月娥的性子来说,她不找世纪地产的麻烦,也一定不会放过艾达地产。

    艾达地产不过是内地来港的小地产公司,才刚刚开始在香港拓展业务,还没有建立稳固的人脉关系网,即便是倒了,也没有什么影响,更不会牵扯出什么利益集团,引起什么连锁反应。以罗家的势力,整倒艾达地产只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

    借刀杀人,一直是瞿涛所推崇的商战境界。

    他对这一招胸有成竹。试想一下,一句话而已,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借他人之手灭了竞争对手!这岂不绝佳手段?

    然而,但正当瞿涛打算品尝全盛战果的时候,没想到风只是在一开始按照他的预想那般吹了吹,之后就停止了。

    罗月娥和陈达出双入对,对艾达地产一点手段也没使。

    艾达地产却借着这股风在香港一夜之间成名,打开了知名度!而且,艾米丽竟然联系上了在内地最初的主顾华夏集团,将私人会所开到了香港。

    这华夏集团也是有两把刷子,会所建在达才小学的地段上,也能引来香港两大商界巨头的关注,这几天更是引得香港上流社会预订不断!工程还没开工呢,就有一种要预订爆满的势头!

    瞿涛虽然看不透,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关联。但以他纵横商场十几年的经验和敏锐嗅觉,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安。

    好像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正在发生。

    事情似乎有点不妙……

    瞿涛并不知道这种不妙的感觉从何而来,从实力上分析,艾达地产对自己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但他就是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种感觉瞿涛还没有理顺的时候,公司的高管便又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

    “董事长,刚收到的消息。艾达地产方面打算在这周末召开新闻发布会!”

    ……

    艾达地产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内容暂且没有公布,但是邀请一经发出,关注广泛!香港无论是一线还是二三线的媒体全都接到了邀请,时间就定在周末上午!而接到邀请的媒体,无一例外地表示会到场!

    这家新进军香港地产业的公司,才来到这么短的时间,就在香港出了名,新闻发布会想必会揭开许多神秘的面纱。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周末,只等着这一天。

    而这时候的时间是周五,夏芍还在学校上课。

    原本,她在周一那天校长室外从董夫人的面相上看出她女儿会有损,因此提醒了校长黎博书一句。黎博书也表示会派学生会去董家看望一下董芷文,但还没派人去呢,三天后,董芷文就回学校上课了。

    她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只是上周在校门口被三合会当众处刑的事给吓到了,回去后就发烧呓语,住了两天院,又在家里养了一天就没事了。

    但夏芍看人面相,向来无差。董夫人有两个女儿,董芷文没事,那就表示是她的姐姐董芷姝有事。

    董芷姝有事那就跟夏芍没什么关系了,她对这女人没什么好感。如果是董芷文,她病了与校门口的事有关,夏芍还会想去看看她,董芷姝就没必要了。她身体不好可以看医生,家里风水不好可以请风水师,总之董家不缺人脉不缺钱,一切用不着夏芍操心。

    只是让夏芍没想到的是,董芷文在回来学校的当天晚上,竟然到宿舍找到了她。

    “嗨!还记得我么?”走廊里灯光柔和,少女脸色还有点苍白,但笑容干净纯真,就是看夏芍的眼神从那晚的好奇,变得有些怯怯的。

    “记得。”夏芍也知自己那天在校园门口打架大概是狠了些,吓到这位富家千金了。但既然董芷文态度友善,她便也笑了笑,和善对待。

    董芷文顿时松了口气,一拍胸口,“还好还好。我还以为,你要说忘记了呢!我就说嘛,你认识我姐,应该会记得我的。”

    夏芍只笑不语,等着她说正题。

    董芷文见夏芍不说话,也不尴尬,只是笑道:“呃,其实……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的。”

    “我?”夏芍挑眉。

    “嗯!”董芷文点着脑袋,咬了咬唇,但看起来表情有点纠结,像是在做内心挣扎,挣扎了一阵儿,总算下定决心了一般,忽然大声对夏芍道,“我想学功夫,你教教我吧!”

    夏芍:“……”

    什么?

    “我我我、我知道很突然!但是、但是我是真的想学功夫!我不要求能厉害到把黑帮那么多人都打倒,我只想把我家请的那些保镖打倒的程度就好了!”董芷文看着夏芍,眼神纯真,声音软绵绵的。

    夏芍被她纯真的眼神闹得笑了出来,这董芷文,她看起来竟然是认真的!

    “你现在在学校里,又没有保镖跟着。”夏芍的言下之意很显然。

    董芷文顿时皱起眉头,苦恼地解释道:“你不知道,我一出学校就有司机来接,不管去哪里都有保镖跟着。我妈总觉得别人会绑架我似的,我已经十八岁了,没一个人逛过街,什么都是设计师上门量身设计……我从来没有自由过。马上我就要过十八岁的生日了,我不想在家里开那些名义上是为了我,其实是很商业的派对。我就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去我想去的地方……但是我甩不掉我家的保镖。我看你功夫很厉害,你教我两招吧!管用的就行!”

    夏芍还是挑着眉头,为了甩掉家里的保镖而想学武?这理由看起来有些小题大做。不过,夏芍却是没说什么。或许,董芷文的生活真是这样。如她所说,被家里保护得太好,就像养在笼里的金丝雀,生活无忧,却失去自由。

    这生活夏芍没有经历过,所以她无权置喙这种想法对与不对。她只是摇头,“想要实现愿望,有很多种方法。学武在我看来不太适合你,说实话,你的年纪有些晚了。”

    “我不要求太厉害,我只想把我家保镖撂倒!”董芷文看着夏芍,水灵的大眼睛里全是期待。

    夏芍却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应该听过欲速则不达。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是可以走捷径的,习武讲究基础和经年累月的苦练。”

    “我不怕苦练!我能吃苦,真的!”董芷文拍胸脯保证,声线绵软。说真的,实在没有多大说服力。

    “再能吃苦,你练一天,也比不过别人练一年。你刚才说,你生日就快到了。”夏芍不但觉得董芷文练武不合适,就是合适,她也没这个教导的时间。

    董芷文听了低下头,绞着手指咬着唇,垂头丧气。但她只是失落了一会儿,便眼中又升起希望,看向夏芍,“那、那我生日那天雇佣你怎么样?”

    夏芍一愣,自然明白董芷文想雇佣她干嘛。但老实说,她对这种帮千金小姐翘家的事实在不感兴趣。而且,她对招惹董家也没兴趣,以董母对女儿的保护程度,要知道是她从中帮忙的,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烦事来,她现在事情已经够多了。这位千金小姐的事,她还是不插手为好。

    夏芍婉言拒绝,董芷文看起来很失落,但她竟不是个轻易放弃的性子,“我知道很突然,所以还是请你考虑考虑。我生日在下个月,我真的只是想去逛逛街而已,拜托你了!”

    董芷文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便跑走了。

    这一幕看得曲冉啧啧称奇,她在宿舍里也听到了两人的谈话,这才对夏芍说道:“其实董部长人不错的。没其他富家千金那么骄傲,待人和善,她曾经把学校里的两只流浪猫偷偷养在宿舍前头的林荫道旁的草丛里,不过,后来那两只猫跑出了学校,她找不到,有天晚上还蹲在那里哭。那天晚上我刚好路过那里,听见有人哭还吓了一跳,我还以为遇上女鬼了。”

    曲冉边说边吐了吐舌头,夏芍从旁噗嗤一笑。

    从她的立场上,她是不想帮董芷文做这种翘家的事的,毕竟两人现在也称不上朋友。

    夏芍对此事没再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回头看书复习功课去了。而这件事夏芍也只当是平时校园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没有太放在心上,很快就将精力放在了艾达地产的新闻发布会上。

    周末上午九点。

    维多利亚港湾酒店门口,香港众多媒体记者齐聚!

    发布会十点才开始,记者们便早早就到了,有些人在酒店门口做着现场报道,有些人则凭着邀请函进入酒店。

    这一场新闻发布会,香港社会对其的关注度很大,原因自然是这段时间围绕艾达地产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艾米丽才二十七岁的年纪,就已资产十几亿,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她的创业史,与华夏集团的关系,与陈达的关系,与世纪地产会不会有矛盾,这些事都将是今天发布会上记者们询问的焦点。

    有些记者老早就来到了门口,想等着艾米丽到来,先做第一手的采访资料。却不知,艾米丽早在头一天晚上就到达了酒店。

    此刻,酒店的行政套房里,艾米丽拿着一叠资料对夏芍道:“董事长,您交代的事我早就背熟了。发布会还有一会儿才开始,您是在房间里休息,还是下去看看?”

    夏芍笑着起身,“下去看看。”

    夏芍今天并不公开身份,她让艾米丽给她准备了张艾达地产员工的工作证,可以自由出入发布会大厅。现在离发布会开始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料想媒体记者正是来的时候,她下去看看,今天她来这里,实际上是另有目的。

    夏芍转过套间的会客区,来到卧房一边,目光落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身上,笑道:“师兄,我们出去看看热闹。”

    徐天胤抬头望来,稍一点头就站了起来。

    夏芍给他胸前也挂上一张艾达地产的员工证,笑眯眯欣赏了一下,转头对艾米丽开起了玩笑,“总裁,今儿艾达地产多了两名新员工,月底记得给我们发薪水。”

    艾米丽看向夏芍,还是那副严谨的表情,却难得也开玩笑道:“抱歉,艾达地产不需要在工作时间看热闹的员工。”

    夏芍噗嗤一笑,艾米丽比刚来华夏集团的时候,风趣多了。

    此时发布会还没有开始,艾米丽暂且不现身,夏芍和徐天胤身上挂着员工的工作证,大摇大摆地出了酒店房间,往楼下的发布会大厅走去。

    如同夏芍所料,刚走到大厅前的走廊上,便见媒体记者们来得挺多,全都在大厅门口递交邀请函,依次入场。而艾达地产的员工都在进进出出,忙碌地准备着发布会开场前的准备工作。

    没有人注意到夏芍和徐天胤这两个陌生的面孔,两人沿着走廊相携走来,却注意到大厅门口前似乎有点小争执。

    夏芍跟徐天胤停下,远远地将目光投过去,当看见其中的一个人时,夏芍轻轻挑眉,唇边露出意味颇深的笑容。

    本以为要进了发布会大厅才能看出好戏,没想到,这就开锣了。

    大厅门口,要入场的记者都拿着邀请函,身前也都带着工作证,摄影器材、麦克风以及身上都贴着哪家报社周刊的标识。

    来的记者比较多,表面上看起来众人是排着队的,但实际上,哪行哪业都有竞争。艾达地产在邀请媒体的时候,不仅邀请了一线的大媒体,连二三线的小周刊也都邀请到了,因此这些人聚在大厅门口,说是排队,但大媒体自然是横一些,走在前头,步伐神态都带着优越感。而后头的小周刊记者则有的赔着笑脸,有的皮笑肉不笑的不情不愿往后让。

    这其中,只有一家周刊的人坚决站在前头,就不让位!

    这家周刊的创始人姓刘,曾是香港媒体界的大哥,后来败给了港媒周刊的齐氏,被挤下龙头的位子,在三线混迹了七八年,最近刚刚跃居二线。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刘板旺!

    刘板旺的周刊自从几个月前爆料了余九志的事开始,备受关注。在香港风水界风雨雷动的那段时间,周刊销量猛增,积攒了不少关注度和家底。

    之后夏芍虽然没再出现过,但他还是凭着这些家底东山再起,又凭着在媒体业界多年的经验,将周刊维持在了二线上。

    但是这并不容易。

    一个人白手起家难,起家后被人踩下去,想要再爬起来,更难。

    昔日在一线的仇家,如今在二线的竞争对手,全都虎视眈眈。刘板旺虽然又招收了些人手,但在招人方面也是谨慎,就怕招手进来竞争对手的奸细,窃取周刊的独家爆料。他之前只有五名心腹在手下,维持起来确实比较辛苦。再加上有昔日仇家的打压,刘板旺在到了二线之后,处处碰壁,处处受到掣肘,表面上许多人恭贺他东山再起,一步步爬起来了,但实际上,他这几个月可谓艰辛。

    就像此时,不过是进个新闻发布会的场子,便有人来给他难堪。

    对方正是现今香港发行量最大的报业集团齐氏旗下的报刊记者,他们旗下九家报刊,是一起来的,但因为之前在酒店门口现场报道,所以上来晚了些。这些人向来是很有优越感,来得晚了也不怕,反正会有人给他们让路。因此来了之后,也不管前面有多少人,直接就往前走。

    他们一眼就看见了刘板旺的周刊站在前头,等着艾达地产的工作人员验明邀请函,这些人张口就笑道:“哎呦,这不是刘哥么?”

    “刘哥?哪个刘哥?”有人故作不知,笑拍一把身旁同事的肩膀,“净胡扯!需要我们叫哥的人,还用亲自来发布会现场采访?那都是坐办公室的人!”

    “你什么眼神?往前看看!那不是刘哥来了么?”那名摄影师也拍一把身旁的同事,指了指前面的刘板旺。

    那名港媒周刊的记者这才看见了刘板旺,顿时一愣,接着一副见到大人物的模样赶忙上前,要跟刘板旺握手,“哎呀!刘哥!真是刘哥啊!”

    刘板旺一看是港媒周刊的人,便没什么好脸色。但见对方伸过手来,出于礼貌,他便也想伸手。但手刚伸出来,对方的手就擦着他的手而过,拍在了他肩膀上。

    “刘哥,你看你!一场发布会而已,让手底下的人来就行了,您怎么还亲自到场了呢?真是亲历亲为啊!”那名记者拍着刘板旺的肩膀,笑谈间好似兄弟一般。但拍着刘板旺肩膀的动作,却只叫人觉得屈辱。

    刘板旺僵着伸出去的手,狠狠握了握收了回来,脸上涨红。跟着他一起来的人脸色愤怒,一把挥开了那人的手,怒道:“把手拿开!刘哥也是你叫的?”

    那名记者手被打开,脸色顿时一沉,接着便冷笑一声,“怎么?刘哥现在发达了,我们这些小记者,连打个招呼都不配了?”

    他这话明显是嘲讽,身旁港媒旗下九家报刊的人一起笑了起来。

    “可不是不配?人家是谁?刘哥啊!”

    “就是!刘哥面前,我们可不就是些不值一提的小记者么?”

    “当初媒体界的大哥,如今干我们这些小记者才干的活儿,怎么?大人物的饭碗抢不了,就来抢我们这些小人物的饭碗?”

    “你就往自己脸上贴金吧!你那饭碗,人家刘哥可看不上,人家盯着的是咱们齐总手里的饭碗。”

    “哟!咱们齐总可是在港媒大厦的办公室里坐着呢,刘哥这是在哪儿呢?”

    一群人互看一眼,哈哈大笑。

    刘板旺脸色涨得发青,拳头紧握着,却是咬牙不说话。他这些年,再大的屈辱都忍了。这些当众羞辱的话,他也听得不少了。逞义气之争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业绩和销量才是实实在在的。

    刘板旺当即按下想要上前揍人的下属,让他们把邀请函递给艾达地产的工作人员,验证入场。

    但没想到,他们的邀请函刚递上前去,艾达地产的员工还没接到手上,便有一张邀请函横空递来,压在了他们的邀请函上方!

    “我们是港媒周刊旗下商业周刊的人,这是邀请函,请验证一下,我们好入场。”递过来邀请函的是一名身量高壮的摄影师。

    艾达地产的工作人员一愣,看向那名摄影师,又看了刘板旺的人一眼。

    刘板旺脸色一沉,“这是做什么?我们先到的,插队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刘板旺身旁的人也冷笑道:“还港媒周刊呢,这么多同行都在,看看你们这素质!要不要我拍一张照明天刊登出去,让全港民众都看看?”

    那人说话快,做事也快,当即便举起相机,咔嚓一声!当真拍下了一张照片!

    这一拍不要紧,那名摄影师被闪光灯晃了下眼,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当即脸上一怒,伸手就去抢刘板旺手下记者的相机,“你干什么!”

    而港媒周刊的记者见这情况,也都群情激愤!他们九家报刊的人都在门口,自然是人多势众,呼啦一声就将刘板旺的三个人给围了起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抢相机!

    酒店这一层维护秩序的保安见了,忙一声呼喝,上来把人都拉扯开,“闹事的人,按照我们酒店的安全规定,我们是有权请他离开的!”

    这话算是起到了些作用,今天艾达地产的发布会很受关注,谁也不愿意被邀请来了,因为这种事被请离。丢了面子是小事,挖不到新闻,回去可就饭碗不保。

    刘板旺带着的那名记者死死地弓着身子,将相机护住。港媒周刊的那名摄影师当即冷笑一声,看向刘板旺,“刘哥,何必呢?你也知道,进场只是个程序。进去了以后,各家周刊的座位早就被安排好了。我们港媒周刊一定是被安排在前的,你这时候抢在我们前头进去,有什么意义?到时候还不是排在我们后头?”

    “那我们也要先进!谁叫你们来的晚呢?凭什么要让着你们?”刘板旺带着人抬头吼道。

    那名摄影师脸色也不好看,见发布会开场还剩半个小时,进去后还有些别的准备工作,确实是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便懒得再跟刘板旺的人争执。但他却必须要压刘板旺一头,若是被他们比港媒周刊早进场,回去以后齐总指不定要怎么指着他们的鼻子骂。

    因此,那名摄影师转头就对艾达地产的工作人员说道:“时间快到了,门口聚了这么多人,别管那么多,赶紧让大家进场吧,免得耽误了你们的发布会。”

    工作人员一听,也是怕耽误了公司的新闻发布会,这才点点头,也不管谁先谁后了,接过港媒周刊的邀请函看了看,就宣布让他们入场。

    港媒周刊的人眉眼都飞扬起来,斜着眼笑看一眼刘板旺,一副“最后还不是我们先进了?”的表情。

    而刘板旺则是气得嘴唇都发抖,怒看艾达地产的员工一眼,“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这是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你们公司的负责人在哪里?我要求见你们的负责人!”

    艾达地产的员工愣了。

    夏芍却是一笑,缓缓走了过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一章 新闻发布会风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一章 新闻发布会风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