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神秘来客

    “慢!”瞿涛见夏芍要走,出声道,“夏大师,你可考虑好了。我瞿涛是商人,不懂文人那些客套话。话可以说得明白些,我手里这些协议,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即使是风水师,也是要吃饭的。”

    夏芍闻言回身,挑眉看瞿涛,“瞿董的意思,听起来好像我离了这笔赠与协议,就会饿死街头似的。”

    “那倒不是。以夏大师的名气和造诣,想来也不缺钱。不过,人往高处走,谁会嫌钱多?”瞿涛站起身来,将手中协议往茶几上一放,虽然夏芍已起身,但他还是把协议往她面前的位置一放。

    夏芍看也没看那份协议,只笑道:“瞿董已经听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过,这与瞿董的取财之道似乎不太相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想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走之前我不妨奉告瞿董一句。五鬼运财局布下时需宅运当旺的时间,眼下正值下元七运,就年限来讲,再有三年,这座大厦的运势就走到头了。大限将至,瞿董还是先考虑考虑怎么办吧。”

    元运源自古代历法,向来有三元九运之说。

    说白了,一元就是一甲子,一运就是二十年。

    三元九运,就是指三个甲子,一共一百八十年。这一百八十年里,每二十年是一个运势周期,总共九运。

    古代先辈为何要定三元九运,已无证可考。只知三元九运的说法与天文学吻合,是非常有科学性的。木星二十年自转一次,土星是三十年。两者的公倍数就是六十年,也就是一甲子。而七大行星成一直线一百八十年才出现一次,是以对地球场气方面的来说,三元九运与天文学是非常吻合的。

    古代占星学家认为,每二十年会有不同的星运,影响到人事运程。没有一个风水局能助人一生,因为运程每二十年一变!风水轮流转,典故就是出自此处。

    瞿涛布下这五鬼运财的风水局,自然也受地运影响,这座大厦的坐向二十年内很符合当下的元运。但下元七运的周期是从八三年到零三年,眼看就时运到头了。

    风水局的助力在减弱,世纪地产如今又麻烦缠身,瞿涛怎能不急?

    夏芍的话叫瞿涛眯起眼来,目光有些慑人。他看了夏芍许久,才哼笑一声,“那就多谢大师的指点。既然大师推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想必艾米丽总裁的经商之道也在此。那世纪地产与艾达地产的商业之争,就各凭商场上的本事了。希望到时候,我们商场对决,大师不要插手才好。”

    瞿涛把话说得明白,他就是怕到时候夏芍帮艾达地产布局,以风水之法助艾达地产。

    夏芍也哼笑一声,冷淡地看向瞿涛,“瞿董放心,只要瞿董不做局,艾达地产就不会做局。要是真能各凭商场上的手段,那是最好的。但望瞿董说过的话,记着才好。”

    华夏集团成立至今,夏芍深谙风水之道,却从未为自己公司布过风水局。孙长德倒是在前段日子,华夏拍卖公司扩张到临省的时候,把公司选址的平面图以及附近街道图,发给夏芍看了看,夏芍仅令其避开了犯冲煞之地,选取商业旺街安顿公司。至于风水局,她从来就没在公司里布过。

    给对手下局的事,她只在与王道林的盛兴集团商战时,曾稍稍动用过。那也是因为对方请了闫老三在胡嘉怡生日宴上取她性命,她才一怒之下动的手。

    这几年,华夏集团跟同行也有过竞争的事,但都是陈满贯和孙长德用手段在商场上的角逐,夏芍不曾用风水局帮过忙。这次她虽是看上了世纪地产,但只要对方不动用歪门邪道,她也决计不会用风水术害人。

    瞿涛这么说,实在是有些小人之心了。不过,把话说开了也好,希望他真能凭商场上的本事较量吧。

    夏芍笑了笑,当即便告辞了。

    “我送夏大师。”瞿涛出声道。

    夏芍回身看了他一眼,“瞿董不用客气了,我们自己出去就好。”

    瞿涛笑了笑,笑容看起来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的不愉快,“那怎么好意思?夏大师是我请来的,既然大师都给我面子来了,临走时我怎么也得送送。”

    瞿涛比了个请的手势,夏芍看着他,两人相视,各自一笑,便出了会客室,一路由瞿涛领着乘电梯到了大厅,亲自送去了世纪地产门口。

    夏芍一路目不斜视,只觉瞿涛的目光时不时在自己身上看来一眼,审视探究颇多。

    夏芍面色不露,心里知道应是自己看出大厦风水局的时候,惹了瞿涛怀疑。所以他才亲自送自己下来。

    真是个谨慎的人。

    但瞿涛越是谨慎,夏芍眸底深意便越重。她步伐悠闲,眉眼含着淡淡笑意,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仍是目不斜视,余光却往大厅墙角上安装的摄像头上一掠,接着轻轻垂眸,没说什么就走了出去。

    瞿涛站在大厦门口,看着夏芍和徐天胤上了车,直到车子开走不见了影儿,他才转身回去,脸色一沉!

    大厅里的公司员工见他脸色沉下来,谁也不敢说话,来来往往的,全都低头赶紧去忙。瞿涛回到董事长办公室,到座椅里坐下,当即就按下了助理办公室的内线电话。

    没一会儿,助理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拷好的光盘,“董事长,您要的刚才的监控录像。”

    瞿涛沉着脸没接,“给港媒周刊送去!告诉齐总,他们的人太没用了!现在我送的录像都在这里了,好好截取!要是这再做不好,哼!”

    助理接着又把光盘收回来,但却没马上走,而是说道:“董事长,夏大师不识抬举,这么丰厚的条件拉拢她,她都不肯给您这个面子,也怪不得您。不过,现在就得罪她,是不是不太好?她可是唐大师的弟子,在香港,黑白两道老一辈的人跟唐大师很多都是八拜之交,年轻一辈又是他的晚辈。咱们现在是不是不适合得罪夏大师?”

    “有什么不适合的?商场上尔虞我诈,这可是再平常不过的手段了。哼!我可没用风水术,没食言啊。”瞿涛挑眉,笑了笑,“这张光盘是底牌,给港媒周刊送去。用还是不用,看形势再说。”

    助理愣了愣,这才点头道:“也对,区区艾达地产,以为记者会上出了这么一招就能打倒我们?世纪地产哪有这么容易倒!就他们那点资产,如果不靠风水大师,在商业上还不够叫我们看一眼!”

    瞿涛哼笑一声,神态有些不屑,“这次还真叫个德国女人摆了一道!不过,也只有这一回了。惹了我的人,通常都在商场呆不了太久!这张光盘送给齐总,叫他好好保管着,我们也留一份。”

    助理应下,这便下去办事了。

    港媒周刊近来也是四面围城,很是受了些谴责。但齐贺跟瞿涛交情久了,两人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尽管港媒周刊这些天也把矛头指向了世纪地产,但民众并不买账,刘板旺的周刊更是带头指其惺惺作态!

    夏芍跟瞿涛见面的事,对港媒周刊来说也是一次反击的机会。

    助理走后,瞿涛站起身来,自落地窗前眺望夏芍离开的方向,哼笑一声。

    ……

    夏芍和徐天胤这时车子已开出了些距离,车上,夏芍也在笑。

    只笑不语。

    她的目光一直望着世纪地产的方向,从车子驶离,就没有离开过。

    如果不是瞿涛找狗仔躲在世纪地产的大厦里偷拍,她还不会想这么多。但瞿涛既然都找人偷拍了,他的用意必然是想拿两人见面的照片登报,消除一些对世纪地产不良的影响。照片虽没拍成,大厦里却还有监控。

    瞿涛的谨慎令夏芍觉得,他很有可能会把监控拿来用。果然,一切都没有逃过夏芍的天眼。她虽然不知他在说什么,但那张光盘明显很可疑。

    旁边徐天胤开着车,转头看夏芍一眼,道:“大厦里有监控。”

    夏芍眼神一亮,收回天眼,转头笑眯眯道:“是啊,有监控。所以……师兄,去酒店吧。”

    徐天胤目光微顿,接着便渐渐深了下去,点头道:“好。”

    夏芍顿时脸颊一红,瞪他一眼,“想什么呢!”

    男人却不说话了,只是专心开车,方向盘一打,就近去了酒店,开的是商务套房。

    即便是这年头,星级酒店的商务套房里也有电脑配备,夏芍一进房间便直奔电脑,身后却揽过一只大手,男人将她一把抱起来就往床上走。

    夏芍气得发笑,一捶徐天胤胸口,瞪眼,“师兄,电脑!”

    “好,电脑。”徐天胤点头,抱着夏芍便往电脑旁的椅子里走去。

    夏芍顿时领悟过来他话里的意思,脸色爆红,接着又捶他,“谁说要去电脑旁了?我说的是……电脑!懂不懂?”

    “懂。”徐天胤点头,话语很简洁。

    夏芍脸色发苦,很怀疑这男人是不是真的懂。她总觉得,两人说的不是同一件事。但正当夏芍脸色发苦的时候,却见男人唇角轻轻扬起,浅淡的弧度,很短暂便落下了。

    夏芍一愣,徐天胤已经抱着她到电脑旁坐下。他坐进椅子里,将夏芍安置在腿上,手臂揽着她的腰身,另一只手打开了电脑。

    电脑开了之后,徐天胤也不用夏芍说,他像是知道她要做什么,双臂把她圈困在腿上,目光便落在了电脑屏幕上。

    夏芍转过头去,好奇地看。她知道,徐天胤是在侵入世纪地产的网络,但她并不懂黑客技术,看不懂屏幕上那些滚动得叫人眼花缭乱的指令,就指见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快速敲打着键盘。她坐在他腿上,竟不影响他的速度,他手指敲打键盘的速度快得叫人看不清。

    夏芍看得有些入迷,她是不懂黑客技术的,前世就没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现在倒觉得好用,很是有心想学学。但是,夏芍想学的事倒是多了,她时间却是就那么多。如今又要顾及功课,又要掌着公司大局,香港这边地产行业的争斗刚刚拉到明面上,网络传媒那边还得顾及着,她当真是想学,也没那么多精力和时间。

    不过,说起想学的事来,夏芍倒想起件一直放在心里的事,这对她来说却是无论如何也要学一学的。

    夏芍想学的,是唇语。

    自从她的修为进境到炼神还虚之后,便开了天眼通。这能力好用是好用,但可惜她只有天眼通,却没有天耳通。有时用天眼看见了什么事,却不知对方说什么,实在不够方便。要是学学唇语,以后自然有所助用。

    只不过,唇语应该也不是那么好学的,而且属于冷门,会的人少。

    找谁教她好呢?

    夏芍心思转了转,忽然转头看向徐天胤。但当她转头时,她才愣了愣。只见徐天胤将一张光盘交给她,道:“好了。”

    “好了?这么快?”夏芍一愣。

    徐天胤点头,“不难。”

    夏芍拿着光盘,看着徐天胤。他说不难,她当然不会真的以为不难。只是她不知道,当年他连院子都不愿意出,因为师母的临终遗言走了出去,返回京城,并接受国家的训练,指派到国外去执行任务。他这性子,只怕很少跟人交流,这些事,他都是怎么学会的?

    “这些是当初师父请专人教师兄的?”夏芍把光盘放到一旁,问徐天胤。他以前的事,她听师父说过些了,那些事都是他很难面对的。她打算慢慢为他抚平伤口,至于其他的事,她想听他亲口说。

    “没有。”徐天胤道。他说话向来简洁,但夏芍问,他便又多说了一句,“后来训练的时候学的。”

    果然是接受国家训练的时候。

    夏芍一点也不意外,但却很心疼。她圈住男人的脖颈,轻轻靠在他肩膀上,问:“训练是不是很辛苦?”

    “不苦。”男人声音与平时无异,但见少女靠过来,便伸手解了她腰间的风衣带子。把她的外套往两旁拨了拨,脸埋进她颈下的锁骨里,鼻尖儿轻轻摩挲。

    夏芍也由着他,声音轻柔,“要学的东西是不是很多?”

    “不多。”徐天胤答得还是很简洁,但随后又补充,“格斗,枪法,黑客,伪装。”

    夏芍点点头,觉得锁骨处一片湿濡,烫人的温度。男人的手掌已经开始不安分地在她腰身上行走。

    夏芍脸颊微红,但没阻止,只是苦笑一声。徐天胤对新奇地点的好奇一直在持续,果然,男人并没有抱她去床上,而是就着电脑桌,没一会儿就化身成凶猛的野兽,将她吃干抹净。

    直到许久之后,少女趴在男人精健的胸膛上喘气,两条纤细的胳膊圈住男人的脖颈,身上虚虚盖着件浅白的风衣,香肩半露,露出的半截脊背上细密的香汗,肌肤细嫩如珠,透着浅浅粉红,看起来暖玉生香一般。

    男人抱着她,大掌压在她腰身上,压住虚盖在她身上的风衣,不让她着凉,去只听她微喘着声音在他耳旁开口。

    “师兄,会唇语么?”

    她声音柔软,带着微喘,在他耳旁瘙痒一般,让男人的眸瞬间又暗沉了下去。

    “会。”他道,声音低哑。

    “真的?”她听起来有些惊喜,完全没有听出他声音里有些不对劲,反而直起身来,刚才的疲累都像一扫而空,眼神神采奕奕,“那师兄教我?我想学!”

    “好。”凡是她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但他此时的目光却往下移去,看她因为从他腿上坐起,而敞露的美好风光。

    夏芍这才后知后觉,轻轻拿手一掩,想抓过背后的风衣盖一盖,却发现风衣被他压在她腰上,她扯不动,窘迫之下,只好眼神往别处飘,转移话题,“那个……唇语好像不好学……”

    男人的目光锁着她,漆黑的眸深不见底,眸中只有她娇俏的容颜,气氛却渐渐生出涌动的危险。

    “好学。”他道。

    却在她微怔抬眼的一瞬,他手掌抚上她的后脑勺,唇狠狠压了下来!

    夏芍一愣,接着脸色爆红,睁着眼感受着他肆意霸道的索取,脑中却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直到她被抱去床上再一次吃干抹净,她才悲愤地怒瞪向徐天胤!

    她说的唇语,不是指这个!

    接收到她杀伐的目光,男人看向她,目光黝黑,伸出手臂把她往怀里揽了揽,亲了亲,又拍了拍后背。

    夏芍直翻白眼,哭笑不得。她今天跟徐天胤一早就从师父那里出来了,半路因为世纪地产的事来到了酒店,看来这一天怕是要待在外头。

    夏芍心里不是不记挂着公司的事,但眼看着就是十二月了,徐天胤是请假来香港的,假期也快结束了,她怎么都想多陪陪他。

    两人中午便就在酒店吃的饭,点了菜品在房间里用的。

    吃饭的时候,夏芍看徐天胤的目光还有点怨念,但嘴上却问:“师兄打算什么时候回军区?”

    徐天胤抬起眼来看她,深深凝望,像是要将她刻进眼里一般,“圣诞节后。”

    那就是连一个月的相处时间也没有了……

    “那好啊,我还能陪师兄过个圣诞节。”夏芍脸上没露出失落的表情来,只是柔柔笑了笑,夹了筷子虾球给徐天胤。他不常吃海鲜,嫌剥起来麻烦,都处理好的,他倒能吃一些。

    徐天胤把夏芍夹给他的菜都吃掉。他吃饭快,但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慢一点。

    夏芍给徐天胤碗里夹着菜,心里却想起另一件事来。她明年考试,势必是要报考京城大学的,这是为了当初跟周教授的约定,也是为了跟柳仙仙、苗妍和元泽的约定。

    但徐天胤却是在青省军区工作的,这样一来,她去京城读书,他在青省军区,见面的时间岂不是又很少?

    虽然知道徐家在京城的身份地位,要把徐天胤调回京城也很容易。但夏芍却并没有提过这件事。徐天胤在省军区三年,如果不到调离的时候,想必徐家也不会将他调离。开国元勋的家庭,徐老爷子德高望重,共和国仅剩的老人,不知道多少人看着他,应当不会滥用职权。

    而且,徐天胤如今的军衔地位,全是他以前为国效劳应得的,夏芍不愿他蒙上任何污点。所以,哪怕是两人再一起的时间短一些,夏芍也不愿徐天胤为她做出有损前途的事。

    所以,这件事情就暂且在心里压下了,走一步算一步。

    用完午饭之后,夏芍索性将下午的时间也用来跟徐天胤放松一下,两人就没回师父那里,而是在酒店依偎着休息了一下午。直到傍晚,两人吃过晚饭,徐天胤开车送夏芍去学校。临走的时候,夏芍拿上桌上的光盘,笑了笑。

    瞿涛最好是不要拿今天她去世纪地产的事来做文章,不然的话,吃亏的只会是他!

    夏芍把光盘放进包里,坐进车中,往学校驶去。

    她却不知道,正当她坐进车里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从浅水湾不远处的半山腰上行驶下来。

    车里光线昏暗,晚霞透过车窗玻璃都显得有些沉暗。车里,男人转头望着窗外沉暗的霞彩,面容依旧沉静得看不出心绪,司机却透过后视镜看了男人一眼,感觉到男人脸上有些疲惫,气氛淡淡的失落。

    总裁很少排开所有行程去别人家中做客,今天一早本是刚下了飞机,他连衣服都是在酒店换的,李家大宅都没回去,就直接来了唐老这里。今天看起来是来看唐老的,但一坐就是一天,未免时间长了点。但总裁却是整整在唐老家里坐了一天,按理说,坐得时间够长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打道回府的时候,会觉得他的目光有些失落。

    他今天到底是来看谁的?

    ……

    而同样是这一时间,晚霞烧得正红,香港的街道车水马龙,正是下班的高峰期。

    世纪地产里的员工,也收拾着准备下班。

    正当此时,一名女子走进了世纪地产的大厦。

    女子年纪轻轻,只有二十六七岁,一身黑色风衣,却涂着红唇,异常显眼。

    她一踏进地产大厦,便被保安拦住了,“这位小姐,请问您是?”

    女子凤眸轻挑,笑容妩媚,看了保安一眼,保安只觉魂儿都被勾了一半去。而女子的声音更是魅惑酥软,“我找你们董事长。”

    保安费了好大的劲才回过神来,“请、请问您有预约么?”

    女子一笑,伸出手指轻轻挑了挑保安的下巴,修剪得尖利的指甲指向保安的喉咙,此时声音已经发冷,“去告诉你们董事长,我是风水师。他会见我的!”

    ------题外话------

    晚上亲戚来坐了会儿,耽误了点时间。

    明天双更吧,一更在中午,具体时间中午我会公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五章 神秘来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五章 神秘来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