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余氏残余,合作

    世纪地产的会客室里,瞿涛和一名年轻女子面对面坐着。舒铫鴀殩

    女子容貌算不上美,但笑容妩媚,凤眸微挑,流转间带着勾人的韵致,倒也是个尤物。

    瞿涛打量着女子,这些天,他一直住在董事长办公室里的休息室里,根本就没有回家。他家中并没有妻子,早在十年前他创立世纪地产前就跟前妻离了婚,前妻跟他没有生养,后来他功成名就,她便想要复合,他没有同意。之后的这十年里,他虽包养的当红女星不少,但他不允许这些女人为他生儿育女。

    瞿涛看待演艺圈女明星,如同看待戏子一般,这些女人无非是想母凭子贵,嫁入豪门,成为瞿太太。瞿涛不喜欢要挟他的女人,也对子女的事看得很淡。如今他虽然年纪已有三十九,但却不急这件事。离婚之后,他一直未再娶,这些年过着风流情场的日子,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倒觉得自由。

    人生本就不该被家庭妻子束缚住,没有束缚,才能随心所欲。喜欢的去掠夺,不喜欢的就扔掉,这才叫恣意的人生。

    当然,如果必要,他也是会再娶的。只不过,世纪地产现在虽然遇到了些麻烦,可也没到商业联姻的时候。

    瞿涛从来就没想到过,今天会有个女人来找他。

    他的女人都知道他的忌讳,不管他有多宠她们,都不允许她们恃宠而骄,来公司摆出一副瞿太太的姿态找他。谁要是妄图绑住他,下场便不是被他一脚踢开那么简单,连演艺圈也别再想混了。

    不是没有不聪明的女人犯过他的忌讳,但手段绝情地处置过几个人之后,后来被他看上的女人就不敢再犯他的忌讳了。

    今天瞿涛听说有女人来公司门口找他,第一反应便是又有哪个女人犯了他的忌讳?

    可是当听前台接待的公司员工说,来找他的女人自称风水师之后,瞿涛便愣了愣,接着叫人把女人给请了上来。

    瞿涛并没有亲自下去请,现在外头都知道世纪地产有麻烦在身,香港的风水师不少,出名的就老风水堂那几位。其余的自己开馆立派的,都需要自己招揽生意。谁知道是哪个风水师来他这里自荐?

    但女人上来之后,瞿涛却觉得有点眼熟。

    能让他觉得眼熟的人,势必是个人物!一定是在哪里见过,但一时还真想不起来。

    瞿涛这才露出笑容来,客气地问道:“这位大师,这个时间来访,不知有何指点?”

    女子闻言,往沙发里倚了倚,趣味地看瞿涛一眼,问:“瞿董不先问问我是谁,就敢听我的指点?就不怕我是什么不入流的江湖术士,为了骗钱而来?”

    瞿涛也笑了笑,“大师气质不凡,不入流的江湖术士哪有这样的气质?再者,瞿某虽一时不知大师尊姓大名,但却看着大师十分眼熟。能让瞿某眼熟的人,必定是有身份的人。”

    “瞿董可真会说话。无怪乎桃花旺盛,十分讨女人喜欢。”女子妩媚地笑了起来,但语气听不出来是称赞还是嘲讽。

    瞿涛也不介意,只是看着女子。

    女子伸手,递过来一张名片,然后便抱着胸瞧着瞿涛不说话了。

    瞿涛目光落在手中的名片上,顿时一变!

    美国百慧咨询公司!

    吴百慧!

    瞿涛一眯眼,吴百慧!这名字,他可是听说过的!怪不得会觉得眼熟!

    瞿涛抬眼再打量了吴百慧一眼,这才慢慢与杂志上看见的风情女人的样貌对上了。

    吴百慧经常出现在杂志周刊上,只不过,女人化妆起来跟真容总有些区别,而吴百慧本不是貌美的女人,只是气质出众。但化妆过后的她,看起来还是比此时多几分姿色,这才叫瞿涛见了之后只觉得眼熟,却一眼没能认出来。

    吴百慧的容貌暂且不说,她的名声可是在华尔街威名赫赫的!

    她是原香港第一大师余九志的三弟子,三年前去了美国,短短三年就闯下赫赫威名,客户无不是华尔街的大佬。

    杂志周刊上介绍,她在玄学上的造诣很全面,看相占算、风水布局都很灵验,做事讲究商业运作,是个很有头脑的女人。加上她本身气质妩媚,被她看着,有种说不出地勾魂摄魄的春心漾动的感觉,因此吴百慧三年来,在华尔街名声风头一时无两,很受追捧。

    老风水堂出来的大师到海外发展的不少,但吴百慧无疑是其中比较成功的人。

    但瞿涛此时除了震惊她的名号外,还震惊着另一件事——她是余九志的弟子!

    香港风水界的风波才过去没几个月,如今的动荡仍在人心里。余九志十几年前暗害自己的师兄,把持老风水堂多年,如今被人回来寻仇,死得不明不白。

    对外传言,余九志是请了泰国降头师来,害人不成反害己,死在了降头术上。但真实的死因,谁又知道呢?就像曲志成、王怀和冷老爷子,对外宣称前两者畏罪自杀,后者隐退,但实际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有唐宗伯那些人知道了。

    瞿涛当初对此时只是哼笑一声,没多大看法。成王败寇罢了,自古都是如此。

    只是他没想到,余九志死了,余家灭了,余九志的弟子还有没事的。吴百慧在国外,想必是躲过了那场风波。

    那么,现在她回来,是为了给师父报仇?

    “原来是吴大师,久仰!”瞿涛笑着收起名片,跟吴百慧握了握手,审视着她笑问,“吴大师回国来找瞿某,是个什么用意?不妨明说吧。”

    “瞿董以为我是回来的用意是什么?给我师父师妹报仇?呵,姑且就当我是报仇吧。不过,瞿董不觉得,我们的敌人是同一个人,很值得合作么?”吴百慧挑着眉眼魅惑地笑。

    “姑且?”瞿涛挑眉,又审视了吴百慧一眼,“吴大师的师父有可能是被人所害,吴大师只说姑且当做是报仇?”

    要谈合作,瞿涛从来不跟不放心的人谈。他在商场这些年,合作的人不少,不是每个人都了解,但总要弄清楚对方求什么。瞿涛不怕对方有所求,就怕对方求的东西不是他能给的。那么,对方找他合作,就必然大有问题。

    吴百慧哼笑一声,冷淡地看向瞿涛,“我是不是想给师父报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瞿董要知道,香港现在是唐氏的天下,我是个欺师灭祖、残害同门之辈的弟子,香港没有我的容身之地。而海外,若是唐老想,也早晚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等着别人上门清理门户,为什么不先出手,为保住自己跟一些人斗斗法?”

    瞿涛闻言一瞬不瞬地盯着吴百慧,眸光慑人,直射人心一般,仿佛要看出她说的是不是出自真心。

    “瞿董也是一样,你现在也是麻烦缠身,我们正好有个共同的敌人,联手岂不是更好?”吴百慧和瞿涛对视,目光也不避让。

    瞿涛却笑着垂下眼,“吴大师,世纪地产跟夏大师之间冲突不大,说起来,只是世纪地产与艾达地产商业上的争端。吴大师与夏大师同门之间的仇怨,何必要把瞿某牵扯进来?”

    “呵,瞿董,你就别在这儿卖关子试探了,原以为你会是个爽快的男人,没想到小心谨慎到令人不快。”吴百慧笑看着瞿涛,眉眼与生俱来的勾人摄魄,唇边笑意却是嘲讽,“瞿董眉尾松弛逆生,眉宇间印堂处有深纹,必是心思深沉、有仇必报且手段狠辣之人。我就不信,这次世纪地产的风波由你口中的夏大师而起,你会不想报仇?”

    瞿涛对于吴百慧观察他面相的话没有流露出半分喜怒,对她的挑衅也没有反应,只是依旧笑道:“想报仇是一回事,但唐大师在华人世界的人脉,即便是瞿某也要有所忌惮。”

    “那又怎么样?瞿董不想对付她,难道连艾达地产也想要放过?她现在可是艾达地产的风水顾问。做我们这一行的,给人当了风水顾问,要是连老板的公司都保不住,那名声自然也就一落千丈,日后还谈什么受人尊敬的大师?”吴百慧哼笑一声,看向瞿涛,“要不,瞿董就放过艾达地产。要不,就对艾达地产动手。可你要是动手,对我们风水师来说,就是敌人了。”

    瞿涛目光一变,看来这点倒是不曾想到过。

    “瞿董不会以为我能从你面相上看出他的心性为人来,你口中的夏大师会看不出来吧?哼!她可是唐老的亲传弟子!看出你的心性为人,加上你要动她的老板,你觉得她会坐视不理?”

    瞿涛这才抬眼,哼笑一声,“这也正是我要问的。夏大师是唐老的弟子,传言她打败过余大师。吴大师是余大师的弟子,有本事跟夏大师斗么?”

    “斗也要看怎么斗!以前香港是我师父的天下,他不也被个黄毛丫头给端了老巢么?一切就看瞿董敢不敢跟我合作了。”

    瞿涛看了吴百慧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笑了,“那吴大师想怎么合作?”

    他这么问,就是有合作的意思了。但他还是没有明确表明要合作,只是想听听吴百慧想怎么合作。

    吴百慧暗骂瞿涛这人谨慎,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扫了眼瞿涛的会客室,问:“瞿董这座办公楼里布着风水局吧?”

    瞿涛没否认,但问:“吴大师果然好眼力!大师看得出是什么局么?”

    “风水师看局,总要罗盘测向,看过大厦的布置才知道。不过,我却不用。我在华尔街的客户都是商人,商人求的不过就是财!瞿董这座大厦里所布的局,一定与招财有关。但我感觉得出,局中气场渐弱,想必是布置在大厦正当旺运之时。而对布局条件要求苛刻的求财之局,高阶点的就是五鬼运财局了。”吴百慧一笑,很是自信。

    不得不说,吴百慧果然是有两把刷子!她也没有看过世纪地产的布局,没有用罗盘测向过,但她也说出了大厦里布的是五鬼运财局。

    瞿涛顿时垂眸,难不成,那人也是这么推断出来的?

    不!不对!

    她说曾说出了大门的坐向和小门的位置,看起来像是早知世纪地产大厦里的布局一般!

    瞿涛还是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得知世纪地产大厦布局的。除非她先进来看过,否则……对方的本事可比眼前这女人还要高!

    “呵呵,果然是余大师的高徒,高人啊!”瞿涛脸上没表现出来,只是赞叹地笑道。

    吴百慧一笑,仿佛这点推论,不值一提,“既是五鬼运财局,此局便已运势将尽。最多三年,便会破了。既然如此,那我帮瞿董再布一局吧。”

    “哦?吴大师想帮我布什么局?”虽然瞿涛也懂风水术,但五鬼运财局是他从家学里学到的最高深的风水局了。而他这些年因此局,也确实获益匪浅。

    不知道吴百慧想给他布什么局?

    “五鬼运财局。”吴百慧魅惑一笑,叫人看不懂。

    瞿涛当即便愣了,几度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她说要给自己布什么局?

    “呵,吴大师,你在说笑吧?我这大厦里布的已经是五鬼运财局了。你还要再给我布个五鬼运财局?大厦气运将尽,吴大师就是布十个也没有用。”

    吴百慧却哼了哼,自信,却又带些嘲弄,“我说的五鬼运财局,跟瞿董大厦里布的五鬼运财局,不是一回事。”

    “哦?”瞿涛眯眼,盯着吴百慧,“有什么不同?”

    “瞿董的大厦里布的五鬼运财局,不过是商业上的风水局。而我说的五鬼运财局,是法术上。瞿董会么?”吴百慧自然听说了瞿涛会点风水的事,但他那点本事在她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法术上的?”瞿涛皱眉,眸中仿佛有暗影掠过。

    这事他听说过!

    风水局说起来其实就是一套纳气场的学问,世间万物,一花一草都有其气场,运用得当便能为己所用。说起来,风水局是有法可依,有科学上的道理说得通的。但有些事就说不通了,必然法术上的事。

    法术说起来就是一些方术之士用画符、念咒的方法呼风唤雨、驱邪除病的手段。现在大多数时候提起作法,就会想起农村跳大神的神婆仙姑一类的人来,多以骗财为主。

    但世间有些事很难说,越是深研周易之道,越是知道,世上万事的奥妙之深,绝不是现代科学全能解释得了的。民间作法的事,大多是骗人的,但奇门江湖里,却有高人存在。

    只是法术之事通常是不传之秘,如果不是得意门生,自身又有天赋,是决计学不到的。

    “瞿董以为老风水堂的那些风水大师,跟庙街上那些拉客户的小风水师是一样的?我们门派之古老,说起来外人是很难相信的。从唐朝李淳风时期传承至今,道法有多精妙,试过就知道了!”

    吴百慧看着不像是开玩笑的,瞿涛眯着眼看了她一会儿,问:“那大师开坛做法需要准备什么?”

    “这不劳瞿董过问,东西我自会准备。我只需告诉你,五鬼运财法威力强大,与五鬼运财局在廉贞位开门,凶星吉用不同,此法术供奉的是东西南北中五位鬼神,一旦法成,不受地运限制,财源滚滚!但作法跟布局不同,需要时间。作法的时间是七七四十九天,在这四十九天里,瞿董只管做自己的事,放手去做,四十九天一过,五鬼运财局便是你的助力!”

    吴百慧把话说得满满的,瞿涛却看向她,“吴大师的话听来很有吸引力,但这件事对我有这么多的好处,为什么我看不到帮我对大师有什么好处?”

    “你这样的男人真不讨人喜欢,别人的目的一定要刨根问底。”吴百慧哼了一声,“瞿董放心好了,我刚才说了,身为风水师,要是连老板的公司都保不住,名声自然也就一落千丈了。我师父死了,消息传到美国,可知我的名声受了多少损害?这一趟,不为我师父,为我自己,我也要跟她讨还讨还!我要让她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吴百慧一笑,媚眼如丝,眉眼间流露出的却是狠辣,“务必让艾达地产破产!我要让她这名在艾达地产背后的风水大师,身败名裂!至于我跟老风水堂那些人的恩怨,瞿董不必担心!布局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你怕什么!我只是借你的手除去她的东家,这对你也有利!举手之劳而已,你应还是不应?给句痛快话!”

    瞿涛这才缓缓笑了,将审视的目光收了回来,亲自给吴百慧倒了杯茶,“果然是合作!吴大师把话说这么明白了,瞿某怎能不应?那就祝愿我们旗开得胜吧。”

    吴百慧看也没看那杯茶,“我不喝茶,只喝蓝山咖啡。”

    瞿涛一听,立刻就有叫人去煮的意思。

    吴百慧却一摆手,站了起来,“不用了。瞿董只需要剪五根头发给我,找张纸,写下你的姓名、住址、生辰八字!”

    瞿涛一听,虽对人要他的生辰八字有所顾忌,但最终还是依言照办。

    吴百慧把东西拿了,放进风衣口袋,走之前说道:“四十九天后,我再来。这段期间,就等瞿董的好消息了。”

    ------题外话------

    二更还是老时间,零点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7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六章 余氏残余,合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7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七十六章 余氏残余,合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