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将计就计

    夏芍今天既然请了假,自然是要亲自来参加竞拍的。舒欤珧畱她打扮成艾达地产的员工,跟在艾米丽后头,记者们的注意力都在艾米丽和她的车上,压根就没有人注意到艾米丽身后跟着的员工。

    夏芍就这么混了进来,只是没想到戚宸会亲自来参加地标竞拍,还一眼把她认了出来。

    夏芍抬头看向戚宸,她今天穿着身黑色的女士西装。这是夏芍少有的正装打扮,她气质本就淡然稳重,这一身正装更显得气韵成熟,若不细看,当真是名职场丽人。

    但夏芍一抬起眼来,戚宸登时便不给面子地笑了。

    她发丝垂在肩头,仿佛将黑色西装都染得更黑。但越是这样沉肃的颜色,越发显得出一张韵味古典的脸庞。她肌肤本就美极,再被这沉肃的色调一衬,抬头间只觉肌肤莹润剔透,像要透出宝色珠光。眉目如画,鼻尖玉珠一点,唇色淡粉,唇角习惯性的微微翘起,瞧着令人舒服。

    她未施脂粉,十八岁的年纪,最是天然的眉眼。在这狭小拥挤的电梯里抬眼,却成了令人难忘的景致。

    戚宸沉黑的眉宇间似凝了凝,但随即便很不给面子地一笑,“毛还没长齐!就学人穿正装!”

    她不抬头看人还好,气质沉稳,倒显得是那么回事。可是一抬头,年纪倒显得越发小。看起来压根连十八岁也没有,倒像是十六岁的年纪。

    夏芍轻轻挑眉,神色不动,也不说话。

    这时,只听“叮”地一声,电梯到了竞拍的楼层,电梯门打开了。

    但电梯里却一时没人往外走。

    夏芍和戚宸都站在电梯最后面,两人都是集团的当家人,两人不出电梯,自然没人动。

    夏芍抬眼看了艾米丽一眼,艾米丽这才反应过来,带着人出了电梯。

    戚宸的目光落在夏芍身上,就没离开过。夏芍也不避讳跟艾米丽的眼神交流,戚宸今天前来,就算让他撞上了她乔装跟在艾米丽身后有些可疑,那也无所谓。

    艾米丽艾达地产的总裁,跟华夏集团在内地青省就有过合作,所以两人认识并不稀奇。戚宸不一定知道了艾达地产跟华夏集团真正的关系,夏芍的身份还没在香港社会公开,她有可能只是跟艾达地产有合作,今天装作她的跟班,只是为了方便,不是么?

    夏芍淡然微笑,才不管今天戚宸为什么亲自前来,也不理会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她跟着艾米丽出了点头,戚宸这才大步迈出来,只是走到夏芍身边的时候,又看了她一眼,打量。

    夏芍停下脚步,也看向戚宸。这男人,又想干什么!

    却见戚宸一咧嘴,牙齿洁白,继续损她,“待会儿到了地方,记得低着头做人!一抬头,就露馅儿了!”

    夏芍垂眸,轻轻闭眼。眉心少见地动了动,似乎有点头痛。

    她很少有这种郁闷的表情,戚宸见了,心情大好,狂妄地大笑一声,迈着大步带着人先走一步了。

    直到戚宸转过走廊去,跟在艾米丽身后的两名艾达地产的男员工还不解地看向夏芍。

    这人是今早来公司人事部报到的,他们都不认识,但总裁出来却带在了身边。听公司业务部的小莉说,上回记者发布会,这女孩子就在场,当时她还说自己是负责人来着!连王经理最后都默认了,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

    而今天,三合会的当家戚宸似乎跟她关系不错?

    这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两名男员工闹不清楚,夏芍却转头看向艾米丽,说道:“我去趟洗手间。”

    艾米丽见夏芍目光有些深意,顿时便接口道:“正好,我也想去。”说完,她便转身对身后的两名男员工道,“你们两个在这儿等一会儿,不要乱说话。尤其是不要讨论今天的事。”

    两名员工也看出艾米丽对夏芍不像对待普通员工来,两人也知道这或许是涉及到公司机密一类的事。这样的场合,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讨论的。这个道理,两人自然明白,于是便点了点头。

    艾米丽这才跟夏芍一起去了洗手间。

    在确定洗手间里没有旁人后,夏芍这才在盥洗台后的镜子前照了照,问道:“看起来不像?”

    她问的自然是自己这身职场打扮看起来像不像公司员工的事。

    艾米丽疑惑地摇头,“我倒觉得没什么问题,难道是我看习惯了?”

    艾米丽确实是看习惯了。她认识夏芍的时候,她才十六岁。经常见面的人,本就容易觉得没什么变化,而且艾米丽早就习惯有个年纪轻轻的老总了。

    但她习惯,别人眼里倘若第一眼看见,可能会觉得疑惑。

    夏芍点点头,“以防万一,你带着的包里有化妆品么?”

    今早夏芍是在学校请了假直接去的艾达地产附近酒店,在酒店里换了衣服,就赶着时间过来。倒是遇到戚宸提醒了她,身在职场,还是化个妆比较稳妥。

    艾米丽点头,她身为公司总裁,对形象自然是在意。但艾米丽向来干练,她带的包里东西并不多,但几样补妆的粉饼眼影和口红还是有的。

    夏芍当即拿过来,对着镜子快速化了妆。她前世也身在京城的大公司,对化妆并不陌生。但夏芍本想化个淡妆,奈何艾米丽的化妆品全是暗色系,倒是符合她如今的年纪,但对于夏芍来说,便略显老成了。

    但如今夏芍要的就是老成,虽然她只是浅施妆底,但看起来还是霎时成熟不少。

    艾米丽看了,露出些怪异的眼神。其实,夏芍底子好,化起妆来也很美,甚至看起来有历经岁月沉淀的静静的美丽。

    只是……看着不习惯。

    但艾米丽还是点了点头,两人相视一笑,走出了洗手间。

    两名男员工见夏芍出来,一眼落在她的妆容上,都愣了愣。

    夏芍笑问:“我看起来有多大?”

    两名男员工互看一眼,夏芍给两人的印象是年纪虽轻,气质却沉稳。因此今早从她自公司跟着总裁出来,一路上两人都没敢开口跟她说话,她给人的感觉并不太好亲近。但此时她这么一问,眉眼含笑的样子倒显得有些娇俏,倒多了些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

    两名员工顿时笑了。

    一人道:“二十吧。”

    另一人立刻推了他一把,使眼色,“什么二十!真不会说话!美女就是美女,化妆只会更漂亮!对年龄的观感没有影响!呵呵,没有影响!”

    夏芍轻笑一声,二十?二十也比十六七好。

    “走吧,进去。”夏芍笑着说了一声,便站去艾米丽身后,由艾米丽领着,往竞拍大厅走去。

    竞拍厅里座位已经安排好了。今天来出席竞拍的地产公司有十来家,座位前后是按照公司资产来排的。

    三合集团和世纪地产是业界龙头,自然坐在最前面。因此,艾米丽一进来,戚宸和瞿涛便首先抬起了头。

    瞿涛站起身来,当先朝艾米丽走去,笑着伸出手,“艾米丽总裁,久闻不如一见,幸会!”

    “幸会。”艾米丽也礼貌地伸出手。

    竞拍厅里却是霎时静了静,其余地产公司的人都将目光聚焦到艾米丽和瞿涛身上。这两人从永嘉小区的收购上就结下仇怨,直到今天才见面。而两人今天的见面,也正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不然这场竞拍不会如此受关注。

    所有人都竖直了耳朵,想听听两人之间说些什么。

    瞿涛一改商场上狠辣的作风,竟表现得十分绅士,与艾米丽握着手笑道:“艾米丽总裁年纪轻轻,商场征战倒是老道啊!我瞿某人都着了道,差点跌了跟头,现在还心有余悸,对艾米丽总裁可是佩服得紧啊。今天一见,果真是女中豪杰的风采啊!”

    瞿涛居然拿着他摔跟头的事开玩笑?一些了解他的人纷纷互看,表情愕然。

    艾米丽却轻轻颔首,神情严肃,“瞿董客气了。世纪地产是业界龙头,论商场经验,谁也没有瞿董老道。”

    艾米丽这话听着是寒暄称赞,但细一听不免有点别的意味。世纪地产这段时间深受风水丑闻的影响,她这句商场经验,是不是有反讽的意味,就只有各自听各自品了。

    “哈哈,哪里的话。世纪地产虽在业界有点名气,但艾达地产这段时间也不遑多让。能让瞿某栽个跟头,瞿某对艾米丽总裁可是佩服得紧。商场如战场,棋逢对手都是人生大幸!今天的地标竞拍,想必你我能好好较量一场,战个痛快!”瞿涛像是没听懂艾米丽话里的意思,只是仰头大笑一声,说道。

    后面地产公司的人听闻这话,都倒抽一口气,看向艾米丽,总算理解了瞿涛的意图。

    就说他这个人不可能这么绅士,这是在下战帖呢!

    可是众所周知,艾达地产的资产怎么能跟世纪地产比?

    今天这场竞拍,怕是要有看头了……

    只是这场竞拍,之前谁也没想到三合集团会来,所以今天的竞拍,来出席的其他地产公司都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想看看瞿涛会怎么对付艾达地产。

    艾米丽收回手,点头道:“能在竞拍的场合光明正大的较量,我们艾达地产自然乐意奉陪。”

    “当然是光明正大!我瞿某人一向光明磊落。”瞿涛笑道,目光却往艾米丽身后带着的人看了看,“艾米丽总裁就带了这么几个人?一会儿可要忙得过来才好啊。”

    “瞿董放心。”艾米丽并不多接话。因为有的话是越接越多,夏芍就在她身后,少说点话才好搪塞过去。

    瞿涛又笑了一声,“我当然放心。艾米丽总裁挑的人,不用多说,一定是业界精英。”他边说边往艾米丽身后的三名员工身上看去,三人都抬着头,见到他望来,一齐点头致意。

    两名男员工跟艾米丽的年纪差不多,唯有那名女员工年纪小些,但看起来也二十出头了,虽然妆化得有点浓,但看得出来眉眼间的学生气。瞿涛猜测,大抵也就是刚大学毕业的样子。

    “呵呵,我们世纪地产向来也是最爱人才的。年纪这么轻,就受到艾米丽总裁的赏识,这位小姐一定也是精英啊!像你这么大的年纪的小姑娘,在我们世纪地产里大多都是售楼小姐啊。”瞿涛看着夏芍笑道。

    这话虽然听起来是夸夏芍,但越往后听越有点变味。任谁听着都有点讽刺艾米丽找个售楼小姐跟着来竞拍,暗讽艾达地产新到香港,公司里缺人手的事。

    艾米丽刚才也讽刺过瞿涛,瞿涛装着听不出来,此时艾米丽也装着听不出来,她只道:“竞拍就快开始了,我们就不耽误瞿董的时间了。”

    瞿涛这才笑着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艾米丽带着人往后头走去。

    竞拍厅里众多目光全都随着艾米丽移动,谁也没注意到,在前头大咧咧坐着的戚宸,在某“售楼小姐”把脸抬起来的一瞬,眉头一跳,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随即,他黑着脸闭上眼,一副有点上火的表情。

    竞拍会场给艾达地产安排的座位还是很靠前的,竟然就在三合集团和世纪地产后两排的位置。只不过,却并不是在两家公司正后方,而是在靠窗的位置。

    这个位置虽然说比较靠前,但还是有些偏僻的。

    众家公司见了,不少人都微微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艾达地产风头太盛了。之前还传出过艾米丽跟地政高官有不正当关系的传言,如果位置安排得明显偏向艾达地产,那其他公司未免就有些心里不平衡了。毕竟艾达地产是内地刚来港不久的公司,本地的公司多少会有点主人翁的心理。

    看起来,地政在安排座位的时候,也是兼顾了本地一些地产公司的情绪的。

    但其实这些人都不知道,这个座位是夏芍要求的。

    她在得知有地产竞标的当天晚上,便给陈达打了电话。要求安排个偏僻些的位置,这样才方便她在竞拍的时候,暗地里给艾米丽一些指示。

    两名男员工一左一右坐在艾米丽身边,夏芍则坐去了艾米丽身后。四人刚坐下来不久,地政方面便有工作人员领着拍卖师进场了。

    这样的地标竞拍也是委托给拍卖公司的,夏芍不是没想过将华夏拍卖公司开来香港,但拍卖这一行讲究人脉,尤其是跟政府间的关系。所以夏芍并不着急,现在开来香港,难免跟同行之间会有摩擦,还得特地去经营人脉的事。不如等地产方面的事尘埃落定,自己的身份在香港全面曝光之后,再将华夏拍卖公司来香港发展,到时候名声、人脉、资产都是水到渠成的事,不必特别费心。

    今天的竞拍会有七处地标要进行拍卖,也算有点规模了,但陈达身为地政总署的署长,却不需要亲自前来。前来的地政官员夏芍并不认识,这名官员在见戚宸竟然也到了,便在上面很客气地讲了一番话,无法是动员到场的地产公司竞拍,感谢众公司为城市发展做出的贡献这些场面话。

    等他说完了,才叫拍卖师上头,身后屏幕上放着竞拍地皮和建筑的图片,开始了拍卖。

    第一处地标就来头不小!

    “为了今天的开堂彩,第一处竞拍的地标是克沙林大酒店。这座酒店建于1933年,历史悠久。酒店由英国著名建筑设计师威廉所设计,1936年完工。英女王曾在这座酒店里下榻过,香港有三任港督在这里发表过演讲。酒店继承人在香港回归的时候将酒店捐给国家,现在因年久失修,进行拍卖。”

    拍卖师对克沙林大酒店进行着介绍,解说完毕之后,才继续道:“下面将对克沙林大酒店的建筑和1万平方米的地皮进行竞拍,但不包括酒店内古董瓷器、硬木家具、油画等属于国家的可移动物品。起拍价五千万港币。”

    底下的地产公司顿时低头进行讨论,这个起拍价并不算高,而且地段非常好!不管是对酒店进行翻新重新营业,还是另聘请建筑设计师重新设计商业大厦,这地段都会前景很好。

    只不过,今天三合集团和世纪地产在,只怕轮不到众家公司了。

    众公司的人都纷纷抬眼,看向最前头戚宸的背影,等着他第一个喊价码。

    戚宸大咧咧地坐在椅子里,翘着二郎腿,双臂展开,搭在两旁的座椅背上,一副唯我独尊的霸气姿态。但他却是并没有开口。

    后头地产公司的人纷纷互看——这是什么意思?

    不感兴趣?

    不能吧?

    众所周知,三合集团在地产行业,就是以酒店业为主的!克沙林大酒店是块难得的地标,为什么戚宸不叫价?

    “呵呵,戚先生这是对克沙林大酒店没兴趣?”在开场一片尴尬的气氛里,瞿涛当先转头笑着问戚宸。

    若是今天三合集团不来,瞿涛自然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个叫价,但今天戚宸在这里,瞿涛自然忌惮。放眼今天到处的地产公司,也就只有他有资格跟戚宸说句话,于是眼见着拍卖师都说了可以竞价了,气氛有点冷场,瞿涛这才开口说话了。

    戚宸一笑,并不看瞿涛,只是霸气地坐着,眼望着前方的屏幕,沉黑的眉宇间尽是叫人看不透的意味,“你们竞拍吧,我先听听。”

    先听听?

    这什么意思?

    瞿涛目光微微一变,接着笑了,“呵呵,也是。区区五千万港币,还不值得戚先生出手。那瞿某就先叫价了。”

    戚宸无声哼笑一声,不说话。瞿涛见他当真没有叫价的意思,这才喊道:“六千万。”

    “七千万。”当即便有一家地产公司也跟着叫价了。这家地产公司其实并没有对自己得标有多少把握,只是听瞿涛的意思,戚宸似乎嫌弃起拍价太低,于是为了迎合戚宸,便把价码帮着往上抬一抬就是了。

    在场有这种心思的公司还真不少,立刻便又有人跟着往上叫。

    “八千万。”

    “一亿!”

    这时,一道严肃干练的女子声音传来,在场的人刷地转头,看向靠窗的偏僻位置!

    叫价的正是艾米丽!

    戚宸沉黑的眉挑了挑,转过头去,唇角勾起兴味。他的目光落在艾米丽身后的座位上,后头的人却以为他是在看艾米丽。

    众家地产公司的人有些心惊,这种地标,一亿的价码肯定还是低的,这个价码迟早会叫到,但商人的心理自然是慢点叫,慢点磨,能少花点钱就少花点钱。艾米丽这价码抬得可有点大。

    谁也没想到,艾达地产这个新来香港落户的公司,在第一次公开参与竞拍的时候,就敢这么快地开口叫价。原本听闻艾米丽行事严谨,众家公司之前私下里谈论,还以为她会到了中段才会参与的,没想到她第一个地标就开始叫价了。

    瞿涛转过头去,抚掌笑了笑,“不愧是艾米丽总裁,有魄力!”笑罢,便对拍卖师道,“一亿一千万。”

    “一亿两千万。”一家公司跟在瞿涛后头接着抬价。

    “一亿两千五百万。”

    “一亿两千八百万。”

    “一亿三千万。”

    众家公司抬着价码,价码越抬越慢,众多目光看向戚宸的频率也是越来越高。

    戚宸还是没开口叫过价,难道他还嫌这个价码低,不配他开口?

    众人渐渐露出怪异的表情,因为戚宸不仅没叫价,他始终转着头,目光看着窗边。他看起来像是在关注着艾米丽,众人对此很不解。

    戚宸看起来很关注艾米丽,为什么?

    两人不应该认识才对啊!

    只听说戚宸跟华苑私人会所的当家人,也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有些熟,可没听说过跟艾达地产的总裁艾米丽相熟的。

    既然不熟,为什么关注?

    会不会是跟这段时间艾米丽对付世纪地产的手段有关?

    戚宸该不会是对艾米丽有兴趣吧?

    一时间,各种猜测在众人心头掠过。但却没人看出来,戚宸的目光是落在艾米丽身后的。

    艾米丽身后,少女低着头,认真地做着笔记,看起来真像是公司的员工一般。她不抬头,半边头发遮着脸,戚宸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一副“你装!你继续装!”的表情,直到少女感受到他的目光,抬眸向他看来。

    她一抬头,便露出那张十分不适合她的浓妆艳抹的脸,男人顿时嘴角痛苦地一抽,黑着脸转过头去,不看她了。

    夏芍唇角勾了勾,低头,继续装。

    而这时,竞拍价码已经叫到了一亿九千万。

    气氛凝滞了下来,一时再没人叫价了。

    今天来的公司都在地产界有些名头的,商人之所以为商,算账是必然要精细的。就克沙林大酒店的情况,两亿是道坎儿,过了就没什么利润可图了。

    最后叫价的公司正是世纪地产。

    如果没有人再加价,克沙林大酒店就是瞿涛的了。

    瞿涛转头笑看向戚宸,“呵呵,戚先生打算最后一锤定音么?”

    从开始竞拍到现在,戚宸都没对克沙林大酒店表现出过兴趣,他是真的不感兴趣?

    戚宸一笑,气宇狂妄,对瞿涛的试探不置一词,理也不理。瞿涛对戚宸的态度可是不敢有所不满的,他当即只是笑了笑,便将目光望向了艾达地产。

    艾米丽垂着眼,看不出态度来。

    这时,拍卖师已经在上头说道:“克沙林大酒店,一亿九千万一次,一亿九千万两次,一亿九千万……”

    就在这时,艾米丽身后正“认真”做着记录的夏芍,将手中的圆珠笔轻轻按了一下。

    “啪嗒”一声的声响隐在拍卖师的声音里,根本就没有引起谁的注意。

    艾米丽却忽然开了口。

    “两亿!”

    众人一愣,齐刷刷惊骇着转头,看向艾米丽!

    戚宸挑眉,也转头,黑如星辰般的眸瞥了眼少女手中拿着的笔,嘴角噙起道叫人看不懂的笑,眼眸微眯。

    瞿涛也转头看向艾米丽,嘴角也带着笑,眼底却有一道光芒闪过。

    连拍卖师都愣了愣,但反应过来之后,便说道:“克沙林大酒店,两亿一次,两亿两次,两亿三次!”

    拍卖师“喀”地一声落槌,“成交!克沙林大酒店由艾达地产公司以两亿港币购得。”

    艾达地产公司!两亿港币!

    竞拍大厅里气氛暗涌!

    今天的开堂彩竟然是艾达地产!

    如果说,这地标是由三合集团或者世纪地产竞得,那没有任何人会震惊,但问题是竞拍得标的竟然是艾达地产!

    并非说艾达地产是新来香港落户的公司,不能第一个竞标。令众公司震惊的是艾达地产竟花了两亿港币来竞标克沙林大酒店!

    要知道,这可只是从地政手中买下地标的钱!要翻修酒店也好,请设计师重新设计新建也好,包括后期运营,都是需要重新开支的。而这些开支势必不会少!

    外界报道称,艾达地产资产只有十几个亿,这十几个亿在其他行业算资产不少,在地产行业真的算不得什么。艾达地产在内地本来就有项目在施工,如今在香港又刚刚获得了永嘉小区的开发权和鬼小学的开发权,公司的资金上来说,应该是到了周转的极限了,今天怎么会拿出这么多钱来竞拍克沙林大酒店?

    是不是太冒险了?

    艾达地产跟世纪地产碰上,这次参与竞拍又有诸多媒体关注,深受社会瞩目,不想空手而归是必然的。可是如果只是充充门面,随便拍个小点的地标就可以,何必动用这么的钱?

    都说艾米丽行事严谨,她真的严谨?

    在众人看来,未免有点疯狂!

    瞿涛却在这时笑了起来,“呵呵,真是恭喜艾米丽总裁了。今天的开堂彩!实在应该祝贺!”

    说着话,瞿涛便笑着拍掌祝贺起来。

    其他人怪异着一张脸,无奈只得跟着附和,怪笑着跟着鼓了鼓掌。

    只有戚宸把头转回来,没有什么表示。

    艾米丽点头向同行致意,众人这才停了掌声。

    瞿涛笑着把脸转过来,嘴角挂着笑,眼底却仍有光芒一闪而过。

    而这时,拍卖师又开始介绍第二块竞标地。

    这一次,是一块老地标广场,也是有些年头,该改建了。而这处地标所处的地段非常地好,东临商业区黄金地段,西临国际生活城区,有各国风格情调的商场六座,五星级以上酒店三座,还有地标性建筑的休闲广场。

    这地皮买下来开发高级商业住宅,必然会大赚!

    起拍价比克沙林大酒店还高,八千万港币!

    拍卖师一报价,气氛又是沉默。

    众多目光又往戚宸和瞿涛身上看,只是这回,多了个艾米丽。

    戚宸还是一副唯我独尊是姿态,大咧咧坐着,镇场一般。但就是不开口叫价!

    瞿涛呵呵一笑,也奇怪地看戚宸一眼。这地段虽然说建高级住宅最好,但如果建商业大厦或者酒店,也还是可以的,并非不在三合集团的经营范围内。

    戚宸还不感兴趣?

    “戚先生不叫价,看来还是我开头吧。九千万。”

    “一亿。”这次,艾米丽紧跟着就叫了价。

    众人却刷地转头,目光齐刷刷射向艾米丽!

    艾达地产还叫价?!

    他们刚刚已经花了两亿了不是么?还有闲钱?

    这开玩笑吧?!

    “哈哈,有魄力!不愧是艾米丽总裁。”瞿涛抚掌一笑,接着叫价,“一亿一千万。”

    “一亿两千万。”艾米丽跟拍。

    竞拍厅里一阵抽气声——她不是开玩笑的,她是真的想竞拍!

    而这种认知已经让众家公司瞪直了眼,接下来只有瞿涛和艾米丽在接连往上叫价,其他公司的人都被这情况给怔愣地忘了开口了。

    这也致使这一轮竞拍结束得很快,很快竞拍价就又停在了一亿九千万上,叫价的还是瞿涛。

    “地标广场,一亿九千万一次,一亿九千万两次,一亿九千万……”这时,竞拍厅里又传来拍卖师的声音。

    瞿涛笑着,目光转向艾米丽,见她垂着眼,嘴唇微抿,似乎在犹豫。瞿涛眼里似有些晦暗难明的光芒闪过,他太过专注于艾米丽的纠结,却根本没听到隐藏在拍卖师的声音里,一道很轻微的圆珠笔轻按的“嗒”的一声。

    而艾米丽却在此时抬起眼来,张口道:“两亿!”

    “哗!”地一声,竞拍厅里震惊了。

    戚宸挑眉,唇边兴味的笑意更耐人寻味。瞿涛也笑了,眼里光芒更胜。

    拍卖师再次落槌,宣布,“地标广场,由艾达地产公司以两亿港币竞拍得标。”

    竞拍得标!

    又是两亿!

    这、这一转眼就是四亿港币啊!

    众公司的人不可思议地看向艾米丽,说句不好听的,四亿差不多是艾达地产三分之一的资产了!艾达地产不可能有四亿的周转资金,资金不足可就要向银行借贷了!

    艾达地产刚来香港,人脉不足,巨额借贷,银行也是要考虑公司的还贷能力的。而一家内地公司,在香港的银行借贷,可不如本地的公司借贷容易。

    这……这个艾米丽怎么想的?

    “艾米丽总裁,有魄力!”瞿涛笑着鼓掌,而这一次,众人却是没这个心情恭贺了。

    所有人都看不明白艾米丽的打算,但竞拍还在继续。

    而接下来的竞拍,却是让竞拍厅里惊呼声此起彼伏,气氛暗涌,惊骇连连!

    没想到,艾达地产还敢继续拍!

    而戚宸还是不出声,整个竞拍厅里就只有瞿涛和艾米丽的声音你来我往,价码层层叠高。

    每一次,两个人都能争到临界点上,但奇怪的是,每次都是由瞿涛叫到临界点上,由艾米丽考虑要不要跟拍。

    且不说艾米丽最终都不可思议地跟拍了,就说瞿涛的叫价方式,渐渐让一些人感觉到了不对劲!

    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瞿涛的每次叫价都是在临界点上的,这未免算计得太准了些。一两次可以说是巧合,可巧合多了便让人觉得有点刻意。

    这会不会是陷阱?

    就像是在引诱着艾达地产竞拍得标一样!

    引诱对方公司竞拍得标,这在商业竞争里是常见的事。

    瞿涛是知道艾达地产没有那么多资金的,他引诱着艾达地产得标,就像是在等着其资金周转不灵而破产一般。以瞿涛在商场上的作风,和世纪地产与艾达地产间的矛盾,瞿涛这么做是很有动机的。

    可是,若说这是陷阱,又让人觉得不太像。因为每次都是由瞿涛叫在临界点上的,艾米丽完全可以不跟的。

    如果艾米丽不跟,这地标便是瞿涛的了。

    地标由世纪地产竞拍到,也就跟艾达地产没什么关系了,花不到艾达地产的钱,自然就没有什么资金的陷阱。

    可艾米丽为什么要跟呢?

    这看起来,简直就像是瞿涛攥着临界点,主动权交给艾米丽,跟或不跟,都由艾米丽自行选择一般!

    如果是瞿涛想引诱艾达地产进入资金陷阱,他完全可以叫高价码,在艾达地产再次叫价的时候,忽然放弃叫价,这样地标便会自动由艾达地产所得。

    这样才算是陷阱!

    可是瞿涛没有这么做。

    难不成,是众人多疑了?

    正当众家公司摸不着瞿涛心里打什么算盘的时候,拍卖师再次落槌。

    “蓝禾新城,由艾达地产以一亿三千万竞拍得标!”

    一亿三千万!

    众家地产公司眼都直了!

    有人开着扒拉着手指算,前头的两次,加上后面的四次……

    六次!

    居然六次了!

    这次竞拍会,只有七处地标,竟有艾达地产一连六次中标!

    耗资十亿!

    十个亿!几乎是艾达地产的全部身家!

    艾米丽疯了么?

    众人的目光连番巨变,没有人看得懂今天的竞拍。

    一个每次都算计在临界点上不放,把决定权让给对方公司的瞿涛,一个每次都自愿冲破临界点叫价得标的艾米丽,还有一个从头到尾都一次价码没叫过的戚宸!

    众人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脸,茫然,疑惑,纠结。

    却没人发现,整个竞拍大厅,此时只有三个人在笑。

    戚宸,瞿涛。

    另有一名不起眼的,坐在艾米丽身后握着圆珠笔认真记录的少女。

    少女轻轻抚着圆珠笔圆润的按钮,低着头,垂着眸,眸底笑意颇深。

    这个瞿涛,可真有趣。

    别人不懂他是在打什么算盘,夏芍却是看得明白的。

    他不可能把地标让给艾达地产,他这么做,自然是在算计艾达地产。

    表面上看起来,竞不竞标是由艾米丽考虑决定的。可艾米丽无论竞标还是不竞标,都对瞿涛有利。

    艾米丽若是竞标,地标被艾达地产得了去,艾达地产便有资金运作上的麻烦。而艾米丽若是不跟拍,地标便是被世纪地产所得。瞿涛将价码把持在临界点上,他得了标,一点也不会亏!而世纪地产近来虽然是麻烦缠身,可还不足以撼动根基,区区十来个亿,对资产少说三百亿的世纪地产来说,九牛一毛。得了地标,世纪地产便有赚头。若是不得,被艾达地产得了去,那艾达地产就得面临资金的烦恼。

    不管怎么说,对瞿涛来说都有利。

    只是……

    事情真的会如他算计这般么?

    夏芍轻轻笑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章 将计就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章 将计就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