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送钱上门,蛛丝马迹

    艾达地产确实不缺这十亿。舒欤珧畱且不说艾达地产是华夏集团旗下,就说华夏集团,外界称华夏集团资产百亿,其实早就不止了。

    夏芍在吞并王道林的盛达集团后,好一阵子公司没有大动作。而这段时间,华夏集团在内地一直宣传不断,且不说别的,因为当时的商战,华夏集团在青省就已是家喻户晓,而后各类鉴宝寻宝节目不断,更让集团在国内都积累了极旺的人气。且当初在学校学生会的事情之后,省委书记杨洪轩落马,曹立和他手下一干为恶的金达地产员工被判刑,金达地产被龚沐云暗地收购,青省省委书记由元泽的父亲元明廷暂代。

    在当时青省变天的那段日子里,省内上层圈子得知了徐天胤的身份之后,对华夏集团唯有拉拢恭维,没有再惹着的。那个时候,省内企业就隐隐以华夏集团为首了。

    这段时间,华夏休养生息,没有什么大动作,宣传活动耗资不大,公司财务报表上,出账比之入账,九牛一毛!

    不少人都看好华夏集团的发展空间,不少人都期待商场传奇的再一次上演。名声、人脉、发展前景,当这些都有了之后,华夏集团的股价便被看好,一路稳升!

    百亿资产,在华夏集团吞并了王道林之后不久,股价就升了回来。

    而今,远远不止!

    翻了一倍,也不止。

    十亿港币,对于瞿涛来说九牛一毛,他拿来陪艾达地产玩个游戏。却不知,十亿港币,对夏芍来说,亦可拿来玩个游戏。

    一个对手送钱上门,不要白不要的游戏。

    今天竞拍的地标,虽只有七处,但处处在上好的地段,只要竞拍价码合适,稳赚不赔。

    瞿涛要是有心跟艾达地产争一争,艾达地产得不了这么多标,但他偏偏耍心眼儿。这对夏芍来说,无异于对手把地标送到她手上,让她有钱赚,她何乐而不为?

    夏芍抚摸着手中的圆珠笔,垂眸浅笑,心中对瞿涛的“君子之让”称谢一声。

    不过……

    夏芍随即便敛了眸中笑意。

    十亿港币对瞿涛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即便是在如今世纪地产深陷负面风波的时候,它依旧不足以倾覆。但问题就在这里。

    世纪地产如今面临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声誉受损,楼盘成交量在下滑的问题。这种时候,努力做出一些正面新闻,挽回名誉,拯救楼市才是硬道理,不应该再想着竞拍地标的事。就算竞拍得标,接下来还要开发销售,对如今声誉受损的世纪地产来说,销售如果不尽如人意,那便有赔钱的风险。

    可瞿涛将竞拍的价码把持在临界点上,看起来是无论艾达地产跟不跟拍,对他都有利。可假如艾达地产不跟拍,地标被瞿涛竞得了呢?

    他就不担心对此时世纪地产来说,销售方面会有赔钱的风险?

    他看起来似乎不担心,一副一切尽在股掌之间的神态。

    他为什么不担心赔钱?

    有何倚仗?

    夏芍垂着眸,这点叫她想不通。

    许是出于直觉,又许是出于那天跟瞿涛见过一面,对这个人的感觉,夏芍觉得她眼前似有一道迷障,有什么东西,她还没看透。

    没看透?

    夏芍一眯眼,这世上她看不透的,除了自己身上的天机,还真没有别的了。

    内心哼笑一笑,夏芍便开了天眼。

    她虽知与自己相关的事,即便是开天眼,天机也没有显示。但与她无关的事也好,夏芍只是想看看,说不定能找出点蛛丝马迹来。只是没想到,目光一落到瞿涛身上,夏芍便是愣了愣。

    瞿涛的气场……有变!

    每个人周身都有属于自己的磁场,运势强劲的时候,气场便强,运势低迷的时候,气场便弱。那天去世纪地产的时候,大厦运势将尽,五鬼运财局力量大减,瞿涛正值负面风波的当口,周身气场并不强。可是今天,他的气场里竟隐隐有一团金气,聚于印堂。

    这些金气并不太明显,还很浅淡,若不细看,只以为是泛白之气。若是不开天眼只看面相,暂且察觉不出。因为从面相上来看,瞿涛正值运势低迷之际,印堂晦暗,有灰气还来不及,哪会有明光?

    但一开天眼,那团隐隐即将透出来的金气一目了然!

    五行当中的颜色,白、金皆属金气,有金气聚于印堂,便是财气将至。

    财气?

    夏芍轻轻敛眸,以瞿涛时下的运势来说,断不可能有财气!

    事出反常必有妖!事情果然不对劲!

    夏芍当即便用天眼仔细地看向瞿涛,但天眼中画面竟是一片空白!似无字天书一般,天机竟无任何显示。

    夏芍轻轻蹙眉,没有显示?也就是说,这件事确实与自己有莫大关联?

    夏芍目光微动,轻轻一哼,将天眼从瞿涛身上收回,但却并未将天眼的能力收回,而是抬眸远望,目光望去的方向,城市的一切都在眼里铺开,渐渐退去,最后停在了一座大厦上。

    世纪地产的大厦。

    夏芍看世纪地产大厦,只是因为在瞿涛身上窥看不到天机,而他印堂处又有诡异的金气聚集,夏芍便想到了世纪地产的大厦。这座大厦布着五鬼运财局,虽然地气将尽,但能让瞿涛在运势低迷的时候有财气相助,势必是出了点什么事。

    夏芍对自己的推论有足够的信心,因此她毫不犹豫地转而从世纪地产大厦身上寻找原因,当看到世纪地产大厦的时候,夏芍果然目光一变!

    金气!

    跟瞿涛印堂处的极像,看起来竟有相呼应之势!

    夏芍眼一眯,这时,耳边传来拍卖师落槌的声音,“维京风情酒店,由艾达地产公司以一亿港币竞拍得标!”

    夏芍轻轻抬眼,在她开天眼一心旁事的时候,竞拍仍在继续,这家酒店她还没指示艾米丽拍下。

    艾米丽转头,看向瞿涛。

    瞿涛呵呵一笑,对艾米丽道:“我看艾米丽总裁今天如此有魄力,如此大手笔,敬佩之余不免心生助人之心。既然艾达地产已经拍下了前六处地标,我不妨做个顺水人情,把最后一处地标让给艾米丽总裁吧。这样今天的地标都由艾达地产一家包揽,传出去可是佳话啊,呵呵。”

    很明显,最后的这次竞拍,瞿涛没有跟艾米丽叫价到临界点,便忽然放弃竞拍,由艾达地产将地标得了去。

    竞拍厅里没人出声,气氛暗涌,令人窒息般的涌动。

    瞿涛放手了,这才像是他的行事风格。前六场的竞拍叫人看不透,最后这一场瞿涛才坑了艾米丽一把,更叫人看不透。

    为什么他到最后一场才这么做?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瞿涛绝对不像是安好心的样子,而艾达地产这下子可算是全部中标了!

    在场的人已经可以预见到,今天这场竞拍将会在媒体界和社会上引发怎样的热议!

    但在场的地产公司却全部不看好艾达地产。热议又怎样?今天当着三合集团和世纪地产的面,艾达地产全部得标,出了好大风头!可是这风头之下,是喜还是忧?

    只怕是破产之灾吧?

    瞿涛若是有心要给艾达地产挖坑跳,他势必已经堵死银行借贷的路子。他在香港这么些年的根基,决计不是艾米丽能与之抗衡的。万一艾达地产借贷不利,可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所有人都皱着眉头神情凝重,所有人都看向艾米丽,用看疯子的眼光。

    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艾达地产不喜反忧,有资金危机的时候,竞拍大厅里,忽然传来一声狂放的大笑声!

    这笑声在这时候,未免突兀,把所有皱着眉头的人都笑得一惊,齐齐吓了一跳!

    众人扭曲着一张纠结的脸,莫名其妙地看向戚宸。

    他笑什么?

    今天的竞拍,最奇怪的就是三合集团!

    原本三合集团参与此次竞标,众家地产公司心头顿时被浇了凉水,觉得这次必定无果而归。而外界对三合集团参与竞标可都是热切得紧,媒体等不及要看这次竞标有什么大手笔。

    可是别说大手笔了,三合集团竟然一毛钱都没花!

    戚宸亲自到场,难道不是说明他很重视这场竞拍?可他从头到尾,一次竞价都没叫!

    这人,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瞿涛也转头看向戚宸,脸上虽挂着笑,笑容却看起来有些怪异。今天,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唯有戚宸是他看不透的。

    三合集团在地产方面以酒店业为主,今天竞拍的地标里有两家星级酒店,其中还有家历史悠久很有价值的克沙林大酒店。瞿涛以为,戚宸少说也会看得上这家酒店,三合集团势必会拿下一到两个标。却没想到,戚宸从头到尾,都没有竞标过。

    在第一场克沙林大酒店竞标的时候,戚宸说了句“你们竞拍,我先听听。”然后,便一路听到了最后……

    瞿涛很疑惑,却不敢用目光对戚宸大加审度,只好在内心郁闷。

    戚宸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他一个三合会集团和三合会的当家,黑白两道的事,若说是日理万机那也毫不夸张。寻常人想见他一面莫说是要看看自己够不够分量,即便是够分量,预约与他谈事,大多也只有有限的时间。过时他便有别的行程,可见时间对他来说安排得有多紧。

    可今天他来竞拍会场,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他是来散心的!他完全在浪费时间,一句听听,就听到最后。

    传言戚宸行事肆意妄为,喜怒全凭兴致,这话当真不假。

    竞拍厅里众人纠结着一张表情怪异的脸,戚宸仰头大笑一声,这回却不看夏芍,而是歪头看向了瞿涛。

    瞿涛一惊,莫名其妙,笑道:“呵呵,戚先生也在祝贺艾达地产么?”

    “我在祝贺瞿董。”戚宸狂肆一笑,笑得瞿涛惊疑不定。

    “呵呵,戚先生玩笑了,我有什么好祝贺的?这次可是艾达地产大满贯!”

    所以才要祝贺你,送钱上门,品德高尚!

    戚宸一笑,沉黑的眸笑起来如烈阳耀人,晃得人睁不开眼。

    瞿涛怎么也看不明白戚宸的笑,奈何戚宸懒得多言,看起来心情大好。而这时候,竞拍结束,地政的官员上来演讲致辞,感谢今天众家地产公司的到来,并着重感谢了艾达地产,最终提醒办理手续的截止时间。

    瞿涛一听这个,注意力便又转了回来。

    不管怎么说,今天情况好得超出他的预估。他本以为三合集团会拿下一两处地标,艾达地产不会全部都跟拍,没想到艾米丽得了全标。

    艾达地产明明资金不够,为什么敢跟拍,别人看不透,瞿涛却是明白的。艾米丽不就是仗着有风水大师撑腰吗?那名姓夏的少女是唐老的弟子,以唐老在香港的名望和人脉,艾米丽势必是想借此过银行借贷那一关。

    但商人就是商人,银行也要生存,放贷出去若是收不回来,谁担保也没用!就艾达地产那十几亿的资产,这次一下子竞得了近乎它本身全部资产的地标,如果借贷,那就是百分之两百的负债率,银行肯放心放贷就怪了!

    瞿涛不着痕迹地冷笑一声,他曾经听说内地的地产公司资金不足的时候都喜欢向银行贷款,其负债率普通偏高,高的竟然能达到百分之两百!但这个负债率在香港是不可思议的,香港的经济体系比内地要成熟得多,地产公司向银行贷款,最高不会超过本身资产的百分之六十。像世纪地产这样资金雄厚的龙头企业,资产负债率连百分之二十都不到,三合集团、嘉辉集团这种巨头,自然就更低了。

    艾米丽大概是适应了内地的企业资金周转模式,跑到香港也来这一套。想着资金不足就跟银行借贷,殊不知这样高的负债率,银行方面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是不会考虑的。

    瞿涛就是掌握准了两地的差异,今天才玩了这么一手,放心让艾达地产出这次风头,等艾米丽向银行贷不出钱来的时候,有她哭的时候!

    跟他斗?还嫩了点!

    地政的官员感谢致辞之后,竞拍会便结束了。戚宸起身,跟谁也没打招呼,先一步走出了竞拍大厅。而其他公司的人虽不看好艾达地产,但表面上的功夫却还是要做的。于是众人纷纷起身向艾米丽道贺,瞿涛也起身笑着跟艾米丽再次握了手。

    “艾米丽总裁,今天旗开得胜,瞿某实在钦佩。中午一起吃顿饭?”瞿涛笑着相请。

    周围过来跟艾米丽道贺的人却暗地里撇了撇嘴。

    “多谢瞿董盛情。不过,公司刚刚竞拍得标,正是忙的时候。过了这段时间,我一定请瞿董吃顿饭。”艾米丽的意思,就是拒绝中午的饭局了。

    瞿涛并不死缠烂打,当即便笑了,“也是。刚刚竞拍得标,地政方面还等着办手续。既然这样,瞿某就改天再请艾米丽总裁一叙了。”

    瞿涛一提起办手续的事,不少人都跟着目光一变!果然,瞿涛也知道艾达地产资金有问题,所以,刚才的竞拍果然是陷阱吧?

    只是,艾达地产如今已落入陷阱里,只怕难应付了。

    众人看向艾米丽,艾米丽却像是听不懂瞿涛的话里的意思,只是点头致意,便离开了竞拍大厅。

    其余人在后头悄声议论,有的人眼看无事,便也离开了。

    夏芍跟着艾米丽出来,身旁两名男员工都面露忧色,显然他们也是担心公司资金问题。艾米丽却和夏芍相视一笑,两人并不在此处多言,只抓紧时间离开。

    但两人走到电梯处,却都是一愣。

    电梯里,戚宸倚在最里面,手放在兜里,见夏芍来了,挑了挑眉。

    电梯门还开着,他明显是在等人。

    夏芍看了戚宸一眼,眼见着后面瞿涛等人走了过来,不想让人看见戚宸在里面等着,引人疑窦,便当先走了进去。

    直到电梯门关上,电梯开始往下降,夏芍才转过身来,打算站到后面去。但一转身的时候,便觉眼前一晃!

    夏芍目光一变,警觉地向后一让!电梯里狭窄,她动作却是敏捷灵巧,一步便退到里面角落处,手臂横着一挡,周身气劲已在防御姿态,“干嘛?”

    她皱着眉头,姿态警觉,从躲开到退守墙角不过转瞬,电梯里艾米丽和两名男员工都还没反应过来,戚宸已是黑了脸。

    夏芍一愣,目光顿住,落在男人抬着的手上。

    戚宸伸着胳膊,手上拿着张纸巾,黑着脸瞪人。

    夏芍在戚宸杀人般的目光里泰然自若,目光落在他手上的纸巾上,回想刚才,这才觉察到方才在她眼前一晃的,应该就是这纸巾。

    “躲得比兔子还快!我会咬人吗?”戚宸黑着脸瞪着夏芍的防御姿态,气得够呛,把手往前一递,并不走过来,只是伸着胳膊,语气不甚好,“擦擦!难看死了!”

    虽然戚宸说话不好听,但夏芍自知刚才是自己反应过度,误会他了。这便笑了笑,恢复正常站姿,只是没接纸巾,笑着玩笑道:“不用了,多谢。一会儿出去还有记者,承蒙提醒,免得一会儿我得低着头做人。”

    戚宸身旁跟着的两名帮会人员目光落去他伸着的手上,又互望一眼,皱眉。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老大可从来没对哪个女人有这样细微的心思,这要放到别的千金名媛身上,指不定有多受宠若惊了,她还不要?

    不要也就算了,就算不打算用,好歹也伸手接一下啊!

    老大这多尴尬!

    戚宸果然手臂微微一僵,黑如星辰般的眸盯着夏芍,没暴怒,也没说话,只是捏着纸巾的指尖微微发白。半晌,他勾起唇角一笑,笑容还是那么洒然妄为,很洒脱地便将纸巾收了回来,手放进了兜里。他目视前方,看着电梯关闭着的门,嘴上却道:“听你说句谢,真不容易。”

    身旁跟着的两名帮会人员一愣,老大不生气?

    老大居然不生气?

    夏芍一笑,看向戚宸,“我常对人说谢,只不过对你确实是第一次。”

    戚宸斜过眼来看夏芍一眼,看起来像是气笑的,“那真是荣幸。看样子,我得感恩戴德,回去之后,一个月不洗耳朵。”

    一个月不洗耳朵?

    那会是什么样子?

    夏芍眉尖儿轻动,噗嗤一笑。她虽是妆容略深,但笑起来却仍如皎月明珠一般,让人一眼就舍不得移开。

    她常笑,平时看人都是带着笑的,但这样在他面前笑,还是第一次。

    戚宸看了夏芍一眼,也是一笑。这时电梯挺稳,门一打开,他便大步迈了出去。只是走到门口又停住脚步,回身问:“中午了,刚才在上头没少费脑子吧?带你出去补补?”

    电梯里还有艾米丽带着的两名员工,有些话,夏芍不便当面说,走到戚宸身边的时候,才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学校里请着假呢。”

    说完,夏芍便跟在艾米丽后头,继续装作员工出了大厦。

    但一出大厦,便看见门口乌泱泱一堆人,高举着镜头,见艾米丽出来,闪光灯瞬间打爆了!

    众家媒体的消息来得倒快!里面的竞拍刚刚结束了几分钟,外面竟然已经得到消息了!

    大中午的,太阳高照,闪光灯却还是晃得人眼都睁不开,记者们蜂拥而上,将艾米丽和夏芍四人团团围住,两名男员工赶紧充当保安的角色,上前护着艾米丽。

    “让一让!请让一让!”

    “别挤!”

    记者们哪里管?这可是香港商界多少年没见过的爆炸性新闻!三合集团和世纪地产都到了,居然一个标没中,七处地标,竟然都被一家从内地刚来香港的小地产公司得了!

    事先谁想得到?

    简直是爆了冷门!

    凭空杀出一匹黑马!

    记者们哪里肯让?围着艾米丽不给走才是真的!今天来的记者本来就多,人一点也不比艾达地产记者会那天少,甚至众家媒体比那天派出来的人还多,里三层外三层都是少的。夏芍跟在艾米丽后头,被围在中间,抬眸望远,竟是乌泱泱一片人,四面都是麦克风和拍摄器械,后面的挤前面的,前面的人都快倾着身子往艾米丽身上压了。

    两名男员工拿手挡着,夏芍跟着后头,但后头也围上了人。她倒是不怕挤,但却是不好用劲力震开这些人,只得耐心等着这些记者问完,然后再往车上去。

    但记者们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别说混在一起听不清,就是听清了也不知道回答哪个的。

    艾米丽只得道:“事后艾达地产会针对竞拍的事,给予记者答复。所以,现在请让一让,让我们回公司。”

    但是记者们还是不肯让,挤在前面的人心存侥幸,话筒不停往艾米丽眼前推,你推我挤间,夏芍和艾米丽站着的空间越来越小,正当夏芍蹙眉的时候,身后大厦的门开了。

    戚宸从里面走了出来,目光沉沉往夏芍站着的小圈子里一落!门口的气氛霎时变了。

    记者们察觉到,原本的喧嚣吵闹推嚷一瞬便安静下来。

    戚宸出来了,听说今天他一次价码也没叫,这件事本也是个话题,值得好好采访。但是没人敢。以往采访戚宸,都是媒体周刊提前跟三合集团预约好了时间,正式采访。像在外面遇到戚宸的情况,别说就地采访了,就连拍张照片也是没人敢的,就更别说找狗仔偷拍了。

    被发现了,那就不是断手的问题,是丢命的问题!

    因此,戚宸一出来,记者们看见他一张阎王爷似的脸,就知道挡着他的路了。

    于是,不等戚宸身后的帮会人员发话,靠近大厦台阶的记者就一个个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散开,人群像分水岭一般往两边让出一条路,四周静悄悄的。

    戚宸大步走了下来,径直往他的劳斯莱斯走去。走到夏芍身边步伐不着痕迹地慢了慢,艾米丽会意过来,赶紧跟在戚宸后头,带着身后的员工也走向车旁。

    记者们死死盯着艾米丽,就等着戚宸上车离开后再拥上前去围住她。可是戚宸走到车边,竟不上车,而是转身跟艾米丽搭起话来。

    “今天的竞拍,祝贺艾达地产。”

    艾米丽回身,泰然自若地点头,“多谢戚先生。”

    戚宸一笑,眉宇间虽尽是狂霸的意态,但他这一笑却叫记者们都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

    没人敢举相机,却恨不得眼睛就是快门。

    戚宸在跟艾米丽搭话!这说明什么?三合集团看好艾达地产吗?

    而搭话这一幕,正好不偏不倚落在刚从大厦里面走出来的瞿涛等人眼里。众人见此,也是脸色微变!

    戚宸这人,性情狂妄,目中无人得很,看不上的人他连理都懒得理。刚才在竞拍现场,他也就是跟瞿涛说了句话,对其他人连看也没看一眼。怎么就跟艾米丽搭话了?

    他刚刚在竞拍现场,可是看也没看艾米丽一眼的。

    刚才不说什么,现在在记者面前才搭话,这是什么用意?

    瞿涛更是疑惑地看向戚宸。戚宸这个人,叫他头痛得很。今天他做的事,没一件他看得懂的。

    而记者们发现瞿涛等人出来后,眼见着艾米丽这边无法拍照和采访到什么,便一拥而上,把瞿涛和其他地产公司的人给围上了。

    戚宸这才看向夏芍,夏芍笑看他一眼,“谢了。”

    戚宸却笑哼了一声,没好话,“说多了就不值钱了!赶紧走!”

    夏芍这才和艾米丽赶紧上了车,直到车子发动扬长而去,戚宸才坐回了车里。

    车子发动起来,渐渐远离了大厦门口的喧嚣。车里,跟着戚宸的一名心腹却是开口问道:“大哥,艾达地产究竟是不是夏小姐的公司?”

    关于这件事,上回艾达地产敲了世纪地产一记闷棍的时候,老大就叫查了。可是查出来的结果,艾达地产在内地的公司与华夏集团总部,都在青省的青市。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艾达地产是华夏集团旗下,有的只是艾达地产跟华夏集团合作过,在艾达地产刚刚注册成立之初,第一项工程就是由华夏集团买下,开了华苑私人会所。

    再有一件说不通的事,便是安亲集团曾经收购了青市的地产业龙头金达地产,改名新纳地产。有情报称,夏芍十八岁成年礼的那晚,龚沐云曾出言将新纳地产送给她当生日礼物,但后来被夏芍婉拒了。

    而且,艾达地产在青省地产行业的几个项目,新纳地产都巧妙地避开了跟艾达地产的竞争。从这一点上来说,艾达地产跟华夏集团的关系很可疑。但这也可以解释成,夏芍和艾米丽私交不错,所以安亲集团卖给艾米丽个面子,在行业上不跟她竞争。

    所以说,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夏芍是艾达地产幕后的老板。华夏集团的账目很严谨,即便是从银行方面入手,也查不出两家在暗中有金钱上的往来。

    戚宸今天就是为此而来的。

    但是身边跟着的两人,却是到现在也没看明白,到底是还是不是?

    “是她的公司。”戚宸一笑,笃定。

    “大哥怎么看出来的?”两人愣了。

    “这女人的性子,不是她的公司,她肯这么出谋划策,连课都不上专程参加竞拍对付瞿涛?”戚宸笑着望向窗外,眉宇间带起几分兴致,“艾米丽为人严谨,商场上作风雷厉风行,她看起来像是没有主见,需要听别人的命令行事的人?除非,那个人是她的老板。”

    “那也有可能是她们两家合作,不是么?”

    戚宸嗤笑一声,“合作?合作也要有资格。华夏集团给艾达地产提供资金,艾达地产能给华夏集团带来什么?”

    问话的那人顿时愣了愣,张了张嘴——确实!相互之间能带来利益才叫合作。如果是华夏集团想动世纪地产,那么完全可以选择更强的伙伴。艾达地产区区十几亿的公司,凭什么让华夏集团看得上?这看起来就像是华夏集团在扶持艾达地产。

    为什么要扶持?除非二者是一家!

    两名帮会人员回过味来,顿时眼色变了变,敬佩地看向戚宸。

    但其中一人立刻就皱起了眉头,“大哥,华夏集团如果真能把世纪地产吞并了,她们到时候在地产方面,跟我们可就是竞争对手了。”

    另一人则看了他一眼,哼道:“瞧你那点出息!咱们除了白道上的生意,还有黑道上的呢!哪家白道上的集团能跟咱们比?再说了,夏小姐是咱们大哥看上的女人,没点本事怎么行?是吧,大哥?”

    戚宸却没答话,只是望着窗外,暗色的车窗映着男人霸气的脸庞,他看起来像是思绪转去了别的地方。

    “狗急了也会跳墙。安排人盯着瞿涛,要有不轨的苗头,宰了!”

    两人一听,当即严肃下来,也不等回去了,直接就拿起电话安排了起来。

    ……

    夏芍跟艾米丽回到了艾达地产公司,公司暂时租赁着写字楼,对夏芍来说,如今公司安置的地方都是暂时的,等事情落定后,她打算将地产公司总部迁到香港,总部大厦到时自然会隆重地选址安置。

    公司员工听说今天的竞拍都被自家得标之后,都是又惊又喜,另有些担忧。

    员工的情绪,艾米丽自会想办法安抚,夏芍只交代了艾米丽一些事情之后,便从公司后门坐计程车,回到了师父唐宗伯的宅子。

    夏芍今天没让徐天胤去学校接她,因为艾达地产公司门口今天也不乏狗仔,徐天胤的车前段时间刚去过世纪地产,夏芍怕到时候被瞿涛看出来,于是便没让徐天胤来。她原本确实是打算竞拍之后,便直接回学校,但竞拍过程中,她发现了瞿涛身上不同寻常的气场,这才打算回师父的宅子一趟。

    夏芍回去的时候刚好是中午,唐宗伯、张中先和徐天胤三人正在用午饭,夏芍一身职场打扮出现,两位老人差点呛着!

    张中先反应比唐宗伯还大,“这是哪个瞎眼的化妆师!好好的女娃,给糟蹋成这样!”

    夏芍咬唇,苦笑。

    有这么糟糕么?

    唐宗伯咳了一声,哭笑不得,冲着夏芍直摆手,叫她去卸妆,“是老气了。快去洗了!咱们玄门修炼的就是延年益寿的心法,上年纪了看着也年轻。擦这些胭脂水粉的,白糟蹋了这么好的底子。快去洗洗!还没吃饭吧?洗好了来吃饭,刚做好,还是热腾腾的。”

    夏芍难得有点受打击,她没好意思说这是自己化的,连带着都不好意思去看徐天胤。

    徐天胤却是从她进来开始,目光就定凝在她脸上,凝望的视线更加看得夏芍脸上像被两根针刺着,她扭头就往外走。

    身后男人却跟了出来,他走来她身边,目光还是停留在她脸上,大掌牵过来,将她的手握在手心里,陪着往后院走。

    夏芍被徐天胤看得受不了,横过一眼去,“看什么?又不好看!”

    徐天胤的步子一顿,接收到她杀伐的目光,便停住脚步,伸手将她拥过来,拍拍后背,“好看。”

    夏芍咬着唇,眼里漾出笑意,问:“好看什么?没听见师父和张老刚才说丑么!”

    男人拍着她的后背,他只会用这一种方法安抚她,却一下接着一下,不厌其烦。他边安抚她,边摇头,语气死板,“老。不是丑。”

    夏芍眼神一直,顿时从徐天胤怀里钻出脑袋来,瞪他,“什么老!”

    徐天胤被她瞪得一愣,眼眸黑漆漆,“师父说老,没说丑。”

    夏芍咬唇,被气笑了,这个时候,他的注意点居然还在纠正她上。

    “那师兄觉得呢?老还是丑?”夏芍抬眸望向徐天胤,她向来不是在乎这些的人。但女人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大抵都是爱美的,所以夏芍也不能免俗地问。且她的问法刁钻,存在要逗徐天胤。

    少女仰着脸蛋儿,脸上是他从未见过的妆容。粉底遮了她通透的面容,却遮不住她微微弯作月牙儿的眸,那眸似会说话,有质疑,有逼迫,也有掩不住的笑意。

    还是那么娇俏,与平时没什么不同。

    男人深邃不见底的眸落在她的娇俏里,深深陷住,不愿移开,“好看。”

    他仍是死板的语气,少女的眸里却升起光彩,耀人。

    可是,她还是不放过他,打趣着问:“好看,那不洗了,成么?”

    “要洗。”

    “为什么?”

    “洗了吃饭。”

    “……”这算什么理由?

    夏芍噗嗤一声笑了。见她笑起来,徐天胤便有牵着她的手去往后院。他把她带去浴室里,放了温水来,让她在浴缸旁坐下,用毛巾蘸了温水,蹲在她身旁,轻轻为她擦拭妆容。

    夏芍浅笑着享受,男人微仰的面容就在她眼前,平日孤冷凌厉的线条此刻柔和,他目光专注,仿佛面前对着的就是整个世界。

    夏芍轻轻笑起来,目光也柔。正午的阳光照进浴室里,洒在男人冷峻的脸庞上,光线像漫过了时光。

    再过五十年,若他还能蹲在她身前,执着一方温毛巾为她擦拭面容,用最简单的心思对待她,这一生,她必然会是幸福的。

    夏芍享受这一舒适的时光,思绪渐渐飘去远处,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擦好了。徐天胤洗好了毛巾,整整齐齐晾晒好,转身时见夏芍仍坐在浴缸旁。她眉眼已经清爽,发丝垂着肩头,黑色职场装扮却显得脸蛋儿越发莹润如玉。

    徐天胤的目光落在夏芍的职场装扮上,后者发现,含笑的眉眼立刻变得警觉,往后一退,“师兄!你能正经点么?”

    男人嘴角浅淡地翘了翘,午时的阳光正落在他脸上,化去一身孤冷的气息,眉宇淡淡柔和。他走过来,牵她的手,“走吧,去吃饭。下午回学校?”

    夏芍一笑,这才与他一起往外走,“嗯,吃完饭就回去。”

    “好,我送你。”徐天胤点头。

    “嗯。”夏芍也点头,“其实我今天中午回来,是竞拍的时候,遇上件有些在意的事。”

    徐天胤转头看向夏芍,目光询问,似在等她说。夏芍却道:“应该跟咱们门派有关,正好师父和张老都在,一会儿到桌上说。”

    ……

    夏芍和徐天胤去的时间不长,回来的时候饭菜还热着。徐天胤触了触碗碟,觉得不需要再热一热,这才和夏芍坐了下来。

    夏芍这才边吃饭,边将今天竞拍的时候,在瞿涛身上发现的事说了一遍。张中先并不知夏芍有天眼的能力,因此夏芍只道自己是从瞿涛面相上看出有异的。竞拍结束后又去了趟世纪地产大厦,发现那里的气场也不对。

    “世纪地产大厦气运将尽,五鬼运财局不可能对瞿涛再有莫大的助力。我看大厦与他印堂上的金气相呼应,怀疑是有人作法。”夏芍道。

    “五鬼运财法?”张中先虽是这么问,但语气却是肯定的。

    夏芍也是这么认为的。与求财有关的法术,五鬼运财法最常用。而且,五鬼运财法需要求财者身上的物件、生辰八字和地址才能作法。瞿涛必然留的是世纪地产大厦的地址,所以公司大厦的气场才会和他本人相呼应。

    “瞿涛的风水造诣是家传,他自己称早年丢失了一部分,传承并不全。我看不像是说谎,即便是传承全了,法术门类属于奇门,瞿涛也断不会此术。我的推断是,有人在暗处帮他!”夏芍说话间,看向唐宗伯。

    唐宗伯抚着胡须,沉吟片刻,“我们玄门的人?”

    夏芍哼笑一声,点头,“五鬼运财法虽然不是只有我们玄门才懂得的法术。但奇门江湖里,凡是传承有此法的,一来寥寥无几,二来也都是高人。江湖上高人,没有不知道香港是玄门的地界的。而且,师父回来香港,如今人尽皆知,若是有其他门派的高人来到,应该会来拜会一下。偷偷摸摸地在背地里帮人,除了我们自己门派的人,我还真想不出旁的了。”

    “不是老风水堂里的弟子。”张中先沉着脸思量道,“清理门派之后,有能耐布五鬼运财法的人数的过来。这法术因是帮人获取偏财,得到的利益巨大,因此对自身的福德损得也很严重。咱们门派里轻易不帮人作这种取偏门的法术,也规定凡是布此法门,必须是本身德高望重的人才行。门派里的弟子,应该没有敢背着长老干这种事的。”

    唐宗伯也是这么认为,因此他才更沉了面容,“那就是在海外的弟子。”

    “哼!当初叫他们漏了网,门派召集令也不见回来,现在偷偷摸摸回来下这种局!这是冲着小芍子来的!要不然,事情哪能这么凑巧,偏偏就帮着小芍子的对头布下运财的法门?”张中先气得一拍桌子,“混账!原本想着,要是召他们回来,他们敢回来见见掌门祖师的话,有些与这些年事情无关的人,就不清理了。现在是找着上门要被清理啊!”

    当初,玄门清理门户的时候,大部分的玄门弟子都在香港,但海外也有一些人。这些人没有回来,虽然当时想到会是后患,但是清理门户的事情就在眼前,也不能拖延。于是只得先把香港的事落定。事后唐宗伯曾向海外的弟子发过召集令,但到现在没有回来的。

    有的人肯定是不敢回来,而有的人怕是必然存着报复的心思。

    比如余九志的三弟子吴百慧,和王怀的一名弟子柳呈海。两人的师父都是在此次清理门户的时候死了的,他们难免不会心生报复心思。

    而这一次回来躲在暗处的,会是谁?

    徐天胤坐在夏芍身旁,气息已孤冷寒厉,“找出来!布阵可寻。”

    “当然要找出来!”张中先抬眼对夏芍道,“芍丫头,你就安心上学!这事不用你管,咱们玄门现在人虽然比以前少了很多,但留下来的弟子都还中用。听你所说,这法术应该还没完成!五鬼运财法,要七七四十九天,不能中断。只要对方在施法,我们就有办法找他出来!”

    夏芍点头,心中对此事却有自己的打算。其实,她有天眼在,也能找到这个人!只要对方在施法,身处的地方必然气场异常,她要找此人,应该不难。

    不过,夏芍却没拒绝让玄门弟子帮忙布阵找人。一来这对弟子们来说是个历练,二来有助力在手,她确实会少省些时间。现在对她来说,时间可真是比什么都重要。

    学业紧迫,艾达地产刚竞拍下七处地标,地产界变天就在眼前!

    无论哪件事,夏芍都得付出一些精力和时间,所以有人帮忙,她不会拒绝。

    而且……

    夏芍笑了笑,她曾经跟瞿涛说过,商业对局,靠商场上的手段最好,不要太过依赖风水局。他也曾经承诺过,而今食言……

    呵呵,只能说他自食其果吧。

    五鬼运财法,威力强大。但世上之事,哪有平白无故天降横财的?若是如此,岂非人人都在家中布此法门,等着横财天降就可以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横财越多,分去的福德也就越多。不积善德之人,只等着天降横财,就算是有财天降,只怕他也消受不起!

    五鬼运财法,凡是以此法求财的人,现实中赢钱大至数亿,数千万,小至三五百万之人,实在不在少数。但到头来,真正能拥有的,只有小猫三两只。财只是一时的,此时得的越多,日后会输得更惨。

    这就叫一切自有运数。捞偏门,捞得再多,将来都是要还的。

    而且,以生辰八字作法,但凡有报,势必凄惨。

    夏芍垂眸,这个帮瞿涛作法的人,看起来确实是想要对付自己。她要是真为瞿涛好,绝不会推荐他使用此法。一般此法,都是身负仇恨,不顾生死的亡命之徒才选择的。

    这个人,根本就不在乎瞿涛将来会不会家财散尽,下场凄凉。就心性来说,绝对不是善良之辈!

    这个人,必须找出来!

    既然送上门来,就由不得她再回去!

    “找出来,留她一口气。我要问问那三名被骗去泰国的女弟子的事。”唐宗伯最后说道。

    这三名女弟子虽然玄门一致认为不太有可能还活着,但是既然是无辜的门派弟子,总是要尽力找寻的。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对此,夏芍没有意见。她身上有龙鳞和大黄护身,莫说是返回香港复仇的弟子,即便是余九志活过来,也叫他再死回去!

    ------题外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一章 送钱上门,蛛丝马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一章 送钱上门,蛛丝马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