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吴百慧之死(未完)

    吴百慧心惊之余,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思考。舒欤珧畱困井之阵被人毫不费力地破了,她最后的倚仗已经没了。隔着一条走廊,吴百慧很清楚,她不是那男人的对手。

    她的目光往身后的窗外一瞥,十二层楼的高度,即便是再有身手的人,这高度若是失足,也是致命的。

    况且,大楼底下已经布好八门金锁阵。

    吴百慧一闭眼——没有退路了!留在这里,必被人所擒。若是下去,兴许还有破阵逃出的一线生机。

    目光一闪,吴百慧毫不犹豫地往后一仰,当即便想要翻下去!

    但她的目光往窗外一瞥的时候,却没看见走廊对面站在男人身旁的少女唇角勾了勾。她刚才就这么看着男人出手破阵,闲闲地站在一旁,纳凉看戏一般。直到看见吴百慧有铤而走险的意图时,才笑着出了声。

    “外面还下着雨,我不想再出去淋湿了。大黄,去把人叼回来!”

    大黄?

    吴百慧听见这句笑声的时候,大半身子已在窗外,在仰下去的一瞬,她下意识地往夏芍身后望去一眼。

    她带狗上来了?

    为什么刚才没看见?

    这个念头在吴百慧脑海中掠过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她又不是普通嫌疑犯,对方也不是警察,来大楼围捕风水师,带狗干什么?

    这些念头不过闪念,吴百慧的身子翻下去的速度也很快!她整个身子翻去窗外,借力凌空一个翻转,伸手便抓住了窗外大楼墙皮上暴露出来的一根钢筋上,脚一瞪墙壁,便想踩着废旧的凹凸不平的墙面攀岩下去。

    但她的手刚抓上墙外钢筋,便只觉得乌云罩顶!浑浑压来!

    吴百慧一惊,下意识抬头,一双美眸顿时瞪得圆睁睁,眼神发直!

    只见窗口撞出一条金色鳞片的东西,那东西极粗,窗口都容不下它通过,它挤在那里,探出来半米多长,周身黑森森的阴煞之气!

    那些阴煞之气虽浓郁,却仍遮不住片片金鳞的色泽。黑暗的雨夜里,腥毒的气味。

    像蛇。

    但不确定。

    因为,那东西没有头颅!

    头呢?

    吴百慧吊在墙外钢筋上,被眼前所见惊骇得忘了身处的危险境地。她只是盯着窗口探出来的粗大的蟒身,眼睛发直地盯着蟒身处似被一刀斩断的断口。

    真的没有头!

    而正当吴百慧这样确定的时候,便闻见一道更浓烈的腥毒气味。那气味,竟似从她身旁发出,而她的脸颊被雨水打湿,此时才感觉出冰冷来。

    吴百慧打了个寒颤,身子倏地一僵,脖子都僵了住!她没敢转头,只是转着眼,看向自己脸侧。

    她的眼睛转过去,对上黑气森森的阴煞里露出的一双金色瞳眸。

    金色的眸,黑夜里美丽的颜色,此刻却只让人觉得是一种近似于死亡的颜色。

    “啊——”

    吴百慧被吓了个正着,从不曾像此刻这般失态地惊叫!她双眸圆睁,恐惧在她眼里急速滋生,浑身激灵一颤,抓着钢筋的手便是一松,整个人从顶楼坠了下去!

    夜里的冷风在耳边嘶吼,大雨砸面,吴百慧急速下坠,目光却已看清了上头的东西!

    蟒头!

    一只巨大的金蟒头颅,就悬在半空中!

    金蟒的头与身子竟诡异地分离着,看见她坠楼,头颅便急速向她扑来!

    蟒头的速度比她下坠的速度还快,明明是那么巨大的一只头颅,却像是团云般毫无重量的感觉,转瞬间便飘来她肩膀一侧。

    吴百慧惊恐地转着眼,却对上一条吐着红信的大舌头。蟒冰冷的金眸盯着她,吐着红信,嘴巴微微张开,看起来竟像是冷嘲的表情一般。吴百慧又闻见那种腥毒的气味,并从金蟒张开的嘴里,看见巨大的倒钩牙!

    没有女人会喜欢这样的遭遇,再厉害的女人也不会喜欢一条巨蟒对自己张开嘴,一副要将她活吞的姿态。

    “啊——”吴百慧再次惊恐地喊了出来,这一次,嗓音都险些喊破变了声。

    底下布阵的玄门弟子早就发现了上面的动静,一干人等仰头,看见这一幕,都不由露出同情的表情。

    师叔祖的这条阴灵符使,当初连余九志都吃了暗亏,生生丢了一条胳膊。这女人要是被咬上一口,只怕没落到地上就会先挂了。

    但金蟒并没有咬下去。

    确切的说,它咬了,但却没有伤到人。

    吴百慧只看见金蟒张大嘴,露出巨大的倒钩牙,然后狠狠朝她咬来!她顿时心跳都跟着一停,尖叫着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而金蟒却是一口咬下去,牙齿挂住了她的外套,叼着她又飘了上去,送回了顶楼。

    底下布阵的弟子一看连金蟒都出马了,便知道吴百慧是没可能逃掉了。于是这才纷纷松懈下来,舒了口气,但同时又很是兴奋!雨夜布阵围捕这种事,可跟在风水堂里给顾客看风水不一样,这种事情总让人觉得有点像是江湖高手的感觉,别提有多刺激!

    温烨仰着头,看着金蟒把人从顶楼的窗口叼进去了,却是嘁了一声,“切!又被她抢功劳!”

    吴淑在旁边听了,笑着一拍温烨的黑色小道帽,“什么抢功劳!没大没小,那是师叔祖!”

    “师叔祖怎么了?人是我们布阵找到的,又是我们布阵围捕的。她倒好,带着蛇进去溜达一圈,就把人给抓了,害我们在这里淋这一晚上的雨!”温烨拍开吴淑的手,正了正道帽,一扭头,语气别扭。

    吴淑笑道:“是啊。可师叔祖若是抓不到人,你大概会说……‘切!带着蛇上去还抓不到人,真没用!’了吧?”

    她学着温烨的语气毒舌了一句,周围弟子们噗嗤噗嗤笑了起来。

    被众人取笑的男孩黑着脸把头一扭,却惹来更大的笑声。

    大楼下面是弟子们的笑声,楼顶此时却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这声音实在难听,比噪音还可怕数倍。吴百慧幽幽转醒,一眼落在走廊上,险些惊得又昏过去!

    走廊上,她终于看清了这条金蟒的真身。

    蟒巨大的身子几乎将走廊堵住,它看起来像是在发怒,冲着面前闲闲立着的少女。

    少女挑着眉悠闲一笑,看起来像是在与蟒聊天,“你不是犬类,但是也叼得挺专业的。”

    金蟒听了,顿时又是一阵鬼哭狼嚎,听起来像是在抗议。

    少女仰头看着冲过来露出巨牙的蟒头,轻笑一声,“你是蟒,怕什么淋雨?”

    蟒金色的眸盯着少女,鬼嚎间蛇信吐得像鞭子,看起来像是想甩起来抽死她!

    少女却还不知收敛,眉眼间尽是笑意,闲闲道:“狗也不怕淋雨呀。”

    她边说边打量金蟒一眼,笑着打趣,“再说了,你老把自己跟狗比做什么?”

    金蟒顿时鬼嚎得声音更大,在走廊里暴躁地撞来撞去。但它这次声音实在是太大,不堪入耳,大抵少女也嫌它吵,便从大腿旁侧摸出一只金玉玲珑塔来,将蟒给收了进去。

    吴百慧盯着那只金玉玲珑塔,目光一变!她知道那是法器,所以她用更加惊骇的目光望向面前站着的少女。

    这金蟒鬼嚎的声音她完全听不懂,但她却是在它聊天一般,显然她能听得懂!

    这蟒……是她的符使?

    这可是阴灵符使!世上灵性之物有多难寻?她怎么得到的?

    而且,灵性之物智力开化,这蟒阴煞如此之强,如何会愿意被一名年纪这么轻的少女驱使?

    这少女,手中有柄令人心悸的凶刀不说,还有一座金玉玲珑塔,能驱使阴灵符使……

    玄门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号人物?

    她又是什么人?

    吴百慧瘫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夏芍,心里不知为什么,开始有一种很不详的感觉。

    而夏芍在收了大黄之后,便朝吴百慧走了过来。金蟒虽是没有伤她,但她跟如此阴煞近距离接触,难免沾染入体。此时必是手脚冰冷麻木,已不能动了。

    吴百慧果然没有动,她只是眯着眼,警觉地盯着夏芍。之前离着有些距离,如今走近了才看出她穿着件黑色毛衣,松垮垮地罩在身上,皮肤白皙,眉眼含笑。而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五官线条凌厉冷峻,赤裸着上身立在废弃的大楼里,孤冷,仿佛黑暗世界的王者。

    吴百慧心里一惊,面前气韵宁静甜美的少女已经开了口。

    “你应该感谢我师父,他老人家为了问你些事,我才会暂留你一命。”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似是吴百慧刚才得意时说过类似的话。但她此时却没心情计较这些,她一双美眸渐渐瞪大,死死盯着夏芍的脸!

    玄门里有资格问她一些事的人,除了掌门祖师,便是长老。

    如今门派里的长老除了张老,冷老已经不管事,且如今也不在香港。而张老一脉的弟子她都有印象,里面并没有这样一个人。

    那么,要见她的人,是掌门祖师?!

    那眼前这名少女是……

    怎么可能?!

    她的脸……

    吴百慧还没有弄清楚一些事,夏芍便蹲下身子笑看向她,“不过,为了不让你给我添麻烦,少不得要吃点苦头的。”

    她的眸并不冷,甚至说话也是谈天般的语气,但吴百慧却只觉手腕和脚筋一阵钻心刺痛!大雨从窗口冒进来,倚着墙坐着的女子一瞬间脸色有些狰狞!

    吴百慧疼得脸都扭曲了起来,她下意识垂眸手腕还完好无损,但手腕筋脉处顺着往上,隐隐有一条发青的线,看起来像是中了毒,实际上却是阴煞游走于筋脉的写照。不必看,她的双脚此时必然也是这种情况。

    夏芍手里的龙鳞只开了一条缝,但仅是这点阴煞,便可叫吴百慧的手脚暂时废了不能用了。

    “你不想下半生手脚也不能用的话,待会儿就乖乖配合,实话实说。”夏芍将龙鳞收起来,无视吴百慧怨毒愤恨的目光。她听见楼下传来奔跑上楼来的声音,便转过头去看向走廊远处。果然,片刻后弟子们便跑了上来。

    夏芍和徐天胤上楼来的时候,沿路遇到九宫八卦阵的阵门便顺手破除了,因此弟子们才能来得这么快。

    “师叔祖!”吴淑吴可姐妹带着五人上来,看向地上被制服了的吴百慧。

    “吴师叔?果然是你!”弟子们当即便认出吴百慧来。

    夏芍道:“来得正好,把她带下去,带到掌门祖师面前。”

    “是!”上来的弟子里有一人正是当初在老风水堂被夏芍点拨了一句的周齐,他与另一人上前,一左一右架着吴百慧往下走去。

    夏芍从后头叫住几人,问:“你们过来的时候,谁带伞了么?”

    前头五人一愣,回过头来,这才看见夏芍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着立在后头没动。众人之前的注意力都在吴百慧身上,此时才发现她穿着怪异,身上竟套了件松垮垮的大号黑色毛衣。衣领深V,她用手遮了,但还是遮不住白皙的脖颈和漂亮的美人弯。

    三名男弟子顿时接收到一道冷厉的目光,三人齐齐颤了一下,咳了一声便转头看去别处。

    徐天胤走上前来一步,把夏芍挡在后头,挡得牢牢的,完全遮蔽了众人的视线。

    吴淑吴可两姐妹却是刹那间低下头,脸颊也跟着飞红,姐妹俩跑得比兔子还快,“有有有!我们下去拿!”

    吴淑吴可跑下去之后,周齐三人也赶紧把吴百慧架着往楼下走,谁也不敢再回头看一眼。直到人都没影儿了,夏芍才掐了掐徐天胤的手心,瞪着他笑了笑。

    两人到了楼下的时候,弟子们正把那八名被逐弟子的尸身往外抬,都抬去唐宗伯和张中先等着的那座大楼里。

    吴淑递来一把伞,笑了笑便说自己去帮忙,然后就跑走了。夏芍捡了地上自己的大衣和校服上衣塞给徐天胤,自己撑了伞,举过他头顶,笑道:“走,我们去师父那里。”

    徐天胤伸手便要把伞接过来,夏芍抬眸便瞪他一眼,把他瞪得一愣的时候,她果断挽了他的胳膊,为徐天胤打着伞走出了大楼。

    两人到了对面大楼之后,弟子们已经把人都抬了过来。地上摆了八具尸体,全部在颈动脉上被人一刀致命!但这些人死后的脸色却是发青,七窍青黑,明显是与中了青头有关。

    唐宗伯坐在轮椅上,目光最先落在那些弟子身上,黑暗的光线里,老人恍若老了十岁。

    夏芍走过去,蹲在老人身边,拍了拍他的手背,“师父,别自责。这条路是他们自己选的。”

    被逐出门派的弟子,必然不会再有以前那么超然的地位。只是,他们在老风水堂多年,每个人的积蓄都必然不少。虽说不能再做风水师,但身上的积蓄若拿来做个生意,未必未来不会是另一种光明。只可惜,或许是多年被人以大师相称,他们过惯了无论政商名流,都对自己客气尊敬的日子,一下子接受不了去过另一种生活,这才会和吴百慧一起,兴风作浪。

    被逐那天,选择题是他们自己选的。被逐之后,路也是他们自己选的。说到底,终究还是输在欲望二字上了。

    这世间,谁无欲望?只是要看路怎么走了。

    唐宗伯叹了口气,反过来拍拍夏芍的手,让她不用那么担心。他一大把年纪了,这辈子什么大风大浪、起起伏伏没经历过?

    师徒二人相视笑了笑,看见这一幕的吴百慧眼睛死死盯着夏芍。

    果然是她!

    真没想到,她竟是输在了她的手上!

    感觉到吴百慧怨毒的目光,唐宗伯先抬眼看向了她,“你就是余九志的三弟子?”

    吴百慧听了,哼了一声,眼神在唐宗伯已废的双腿上掠过,语气表情皆是嘲讽,“掌门祖师在内地这么多年,连自己门派的弟子都不认识,还好意思称掌门?”

    弟子们听了她这话,顿时皱眉。谁都听得出来,吴百慧这是在讽刺唐宗伯多年不回来,门派早已物是人非,很多弟子都跟他走时不一样了。他甚至连一些弟子的名字和长相都没见过,还好意思称掌门?

    夏芍从唐宗伯身旁站起来,却是笑了一声,点头:“我师父不好意思称掌门,你师父好意思。”

    余九志觊觎掌门之心玄门弟子都清楚,夏芍这也是在讽刺余九志这些年来以掌门自居的丑事。

    吴百慧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张中先更是在这时大怒,“你这是什么态度!掌门祖师为什么在内地这么多年,你不知道吗!”

    “哼!我只知道成王败寇!当初是掌门祖师自己不查,被人暗害怪得了谁?我师父杀人都杀不死,留个后患回来报仇,也怪不了别人!成王败寇而已!”吴百慧一仰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现在我落在你们手里,技不如人,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成王败寇?好啊,不愧是余九志教出来的弟子。”唐宗伯看了吴百慧一会儿,仰头苍凉一笑,笑罢却忽然一拍轮椅扶手,沉喝一声,“一个在江湖道上行走了几天的女娃,也配说成王败寇?自古明道暗道,道有道义!利益相争,划出条道儿来,愿赌服输,成者王,败者寇!暗地里使阴招,也配称寇?小人而已!”

    唐宗伯轻易不动怒,当初在老风水堂,逐弟子出门时动怒的样子至今还令弟子们记忆犹新。今晚再次动怒,内劲和着声音逼出,苍劲雄厚,惊得人心口都颤了颤。

    吴百慧瞪大眼,这才用骇然的目光看向坐着轮椅、双腿已残的老人。

    唐宗伯望着被弟子按住跪在地上的吴百慧,双目如炬,目光威严,不愿跟她再讲什么大道理,“你要真当我们之间是成王败寇,那就拿出点成王败寇的气节来。我问,你答。知无不言,如实相告,我就留你一条性命!”

    吴百慧抬头,唐宗伯已不给她时间再辩,当即便问出了口。

    “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去的美国?”

    吴百慧眯着眼,盯着唐宗伯,不答。

    唐宗伯威严地看向她,“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三年前。”吴百慧语气不是很好。

    “三年前?”唐宗伯稍一沉吟,点点头,“张长老是八年前被赶出老风水堂的。你那时候还在香港,那我问你,门派里曾丢过三名女弟子,你可知道?”

    吴百慧开始以为唐宗伯会问她当时帮没帮余九志迫害同门,没想到她竟是问失踪女弟子的事,这让她措手不及,目光顿时一变。

    尽管大楼里光线黑暗,但她神色上的变化却没逃过唐宗伯和夏芍等修为高的人的眼力。不用她回答,答案就已经明了了。

    她知道!

    夏芍转头看向师父,唐宗伯不等吴百慧回答,便接着又问:“那三名女弟子听说被送去了泰国,你师父把她们送给降头师做什么?她们现在是死是活?”

    “我不知道!”吴百慧垂下眼,目光闪烁。

    “好一个不知道!”唐宗伯怒望向吴百慧,“你师父已经死了,还替他瞒着这些事做什么!她们是你的同门,我只是问个下落,是死是活要她们回归故里。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有这么难?”

    “我说我不知道,掌门祖师不信?”吴百慧看向唐宗伯,眼神嘲讽,“这可是掌门祖师说的,叫我知无不言。现在我说不知道,你又不信我?呵,当真是胜者姿态,黑的白的都是你说了算!”

    “你什么态度!”张中先一怒,“你是真不知道?你当这些人眼是瞎的?”

    夏芍也一眯眼,少见地也动了怒。她理解吴百慧的愤恨,余九志死了,她在美国的名声必然受到牵连。她也理解吴百慧的顾虑,这些事她若不知道还好,若是知道,十有八九就是参与者。余九志那么谨慎小心的人,连他的大弟子帮他办了那么多事,都并不知道所有的秘密。而吴百慧竟然知道这件事,那就必然是她有什么地方能帮到余九志,余九志这才叫她去办这件事。

    她不说,是怕说了罪更重。暗害同门,在玄门是死罪。

    这些,若是换位思考,夏芍也都能理解。但她不能容忍吴百慧对师父说话的态度,一切的事错在余九志,余九志和他的弟子,有什么资格来怪被他们害过的人?

    夏芍冷笑一声,看向吴百慧,“好好跟你说话,既然你听不懂,那我就跟你摆摆胜利者的姿态。”

    唐宗伯说话向来是一言九鼎,他说过会放吴百慧一条生路,不管她以前参与过暗害同门的事没有,他都不会要她的性命。

    但这点夏芍也懒得跟吴百慧解释了,今晚为她浪费的时间够多了。

    她缓步走向吴百慧,大楼里静悄悄的,弟子们都盯着夏芍,唐宗伯也没有阻止她。

    夏芍走向被按在地上的吴百慧,缓缓地蹲下了身子。吴百慧狼狈地被周齐等两名弟子按着,姿态狼狈,见夏芍蹲下身子,便抬眼死死盯住了她。

    她看见一双没有笑意的眸,少女的嘴角却是翘起来的,她问:“我问你,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拜谁所赐?”

    吴百慧一愣,接着脸色涨怒。

    夏芍微微一笑,“没错,拜我所赐。所以,我赢,你输。现在便我问,你答。我不听辩解,不听怨言,你没有资格。我只要答案!说真话,你活。说假话,你死。如此简单,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五章 吴百慧之死(未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五章 吴百慧之死(未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