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舆论之战

    众人所在的大楼本就是废弃的,有的拆了一半便扔在那里没有动工。吴百慧被震出去落下的地方刚好有一块巨石,上头露着根钢筋。

    众人围过去,见她刚好被钢筋穿了个正着,临死的时候还睁着眼,眼里满是震惊,像是临死时还不敢相信,自己来这一趟香港,竟会把命搭上。

    夏芍闭了闭眼,唐宗伯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罢了。”

    把被逐的同门师兄弟拿来做小鬼附身的宿主,这人的心性本就死不足惜。只是本说好了留她一命,奈何她认为一定会杀她,竟还欲伤人。

    这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该死了吧。

    徐天胤把夏芍带出人群,把她拥进怀里,不让她去看死人尸身。夏芍却笑了笑,她哪有那么脆弱?她手上又不是没结束过人命。当初,跟龚沐云吃饭的时候,遇到的杀手,不也是被龙鳞阴煞所杀?只不过,那时候她第一次杀人,夜里确实没睡好,第二天还去那家酒店作法超度来着。徐天胤大概是记着这一点,所以才不让她看吴百慧吧?

    夏芍笑了笑,却感觉到徐天胤胸膛温度尚且温热,但手臂却是冰冷。这样的天气,他裸着上身,就算是身体好,体温也会下降的。

    夏芍当即便让他去车上。他今晚必然是开了车来的,车里有空调。

    温烨却看了眼地上的尸体,问:“这些人怎么办?”

    “人死了,入土为安。找几处好的风水地,葬了吧。看看他们家里都有些什么人,需要帮忙的就给点补助。虽然这些都是不肖弟子,但家里人却是无辜的,生活上别让他们吃了苦头。”唐宗伯说道。

    弟子们听了都看向这位老人,知道他的做法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被逐出师门,这些人就已经跟玄门没有关系了,今晚是他们自己鬼迷心窍,被人利用所害。按理说,玄门没什么道义上的责任。现在讲他们安葬,帮忙他们照顾家人,已经是顾念以前的同门情义了。

    弟子们知道,这些人是不能送回家里的。他们的家人不知事情真相,就算跟他们说,这些人是着了吴百慧的道,也不一定有人信。况且,这些人还是被徐天胤一刀划在颈动脉上,家属看见这处刀伤,一定会抓着不放,到时候必然是说不清的。

    以后这些人,就只能是失踪人口了。但至少他们的家人,生活上不会有问题。

    弟子们得令,立刻便去办。走到吴百慧身旁的时候都都不由神色严肃,余氏一脉如今算是彻底铲除了。

    可王氏一脉呢?王怀可还有名弟子在海外,希望他不要再有这么疯狂的举动。掌门祖师为人重情义,只要他们肯回来,以后还是同门。

    弟子们看向唐宗伯,唐宗伯却垂着眼,脸色威严,依旧沉浸在门派弟子被降头师所害的事里。

    通密!

    夏芍走过去蹲下身子,拍了拍老人的手背,“师父,这个仇,我们早晚会报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唐宗伯缓缓点头。

    夏芍抬眸间见弟子们要将吴百慧抬走,便开口说道:“对面大楼那些作法的东西别动,我有用处。”

    这天晚上,众人忙到很晚。夏芍先把徐天胤打发回车里,让他送师父和张老先回去。徐天胤却趁她转身的时候偷袭,一把捞住她,一起丢进了车里。

    夏芍郁闷地被一起带回去,到了后院,徐天胤先进去浴室,放了热水,让她进去洗个澡。夏芍见徐天胤回屋换衣服去了,便自己去洗了澡,但出来的时候却不见了他。

    夏芍去了前院,见车也不见了,才知道他必然是换了衣服又开车去了那边。

    唐宗伯和张中先在屋里说起通密的事,见夏芍来了知道她明天还要上课,便劝她先去睡,事情会有人处理,不用她过问。

    夏芍哪里睡得着?她去了厨房熬了姜汤,盛来给两位老人喝了驱寒,剩下的便一直热着。直到凌晨,天蒙蒙亮的时候,徐天胤才回来。

    弟子们跟着一起过来了,交代这一晚上的处理进展。夏芍便盛了姜汤,让他们一人喝了一碗,正好她早餐也已经做好了,众人便聚在一起用了早餐。

    周齐傻嘿嘿笑道:“怪不得温师弟他们说,周末早晨有师叔祖熬的粥喝,是真的啊?不过今天不是周末,能喝到也算有福气了。”

    温烨立刻皱眉,“我没说!别说得好像我很喜欢喝她熬的粥似的。她的手艺,离我师父的差远了。”

    众弟子用怀疑的目光看他,不是吧?他们喝着很香啊!

    夏芍看了眼温烨,目光在他喝了个底儿朝天的碗里有趣地掠过,又看向他还没换下来的道袍装,笑道:“不爱喝你也喝了,你倒是什么事能凑合。这道袍爱不爱穿?我看你穿着挺好看的。以后就这么穿着,放在老风水堂门前当个门童,我看挺好的。”

    “噗!”当即便有弟子一口粥差点喷出来,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温烨身上,居然还真的越看越像个门童!道观的小童!

    周齐在旁边笑,“好是好,只不过,温师弟脾气不大好,当门童不大合适。招揽不来生意,倒把人瞪跑了怎么办?”

    弟子们哈哈大笑,昨天晚上的阴霾今天一早随着雨过天晴,似乎也一扫而空。

    温烨臭着一张脸瞪周齐,周齐只比他大五六岁,个头儿却已是人高马大,小豆丁一般的温烨比起他来说,还得仰着头看他。但即便是仰着头,男孩看起来也一副很拽的欠扁模样,教训道:“有空说我,不如好好练练身手。昨晚差点被人一口咬死!”

    周齐一听,下意识摸脖子。这才放了碗,起身对夏芍道:“师叔祖,昨晚多谢你救我一命!”

    “都是同门,救你是应该的。”夏芍笑着,看了眼弟子们,“现在门派里凡事融洽,我觉得同门之间就应该是这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话说起来容易,若是心存间隙,众心不齐,别说是有难同当,即便是有福只怕也不能同享。我昨晚救周齐,救的是同门。换做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遇险,我都会救。但如果将来你们其中有吴百慧那样的人,吴百慧的结局就是参照,懂么?”

    夏芍这也算是恩威并施了,毕竟刚经历过门派清洗不久,要他们彻底忘记以前的事,那是不可能的。王怀和曲志成虽然已经死了,冷老爷子也已去了海外,但对于这些弟子来说,以前王氏、曲氏、冷氏的区别应该还在他们心里,内心难免会认为自己是哪一脉的人,对其他的人排挤一些,甚至觉得在张氏一脉的弟子眼前抬不起头来。

    虽然如今看着周齐等人跟温烨他们相处得已经很融洽,但为了以防万一,夏芍认为还是该敲打敲打。

    弟子们听了果然都放下碗筷,一起站起来听训,点头道:“知道了,师叔祖。”

    她的年纪比他们中一多半的人都要小,但是修为辈分却不是他们能比的。平时她总是笑眼看人,说话也和善,但是没人忘得了当初在渔村小岛的山上,她是怎么冷起脸来怒骂众人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在弟子们中间算得上很有威严。她正经地跟他们说话,弟子们都有点手心冒汗。

    夏芍看了弟子们一眼,这才点点头。

    而唐宗伯则坐在众人后头,看着这场面,抚须笑着垂下眼,微微点头。

    昨晚的事,都善后妥当。夏芍要求的作法的现场,弟子们都没去动。徐天胤在外头一夜,夏芍心疼他,不用他送自己回学校了,她自己打车回去。

    但徐天胤转身就去发动车子了,夏芍走过去的时候,他从车里下来,一如既往地帮她开车门,系安全带。

    夏芍坐进车里,看着徐天胤,笑了笑。

    已经快十二月中旬了,过了圣诞节,徐天胤便要回军区了。这几个月,两人也没能朝夕相处,夏芍总是忙这忙那,并没有多少时间陪他。车子发动起来,夏芍便笑道:“师兄,圣诞节我请一天假,我们出去玩,怎么样?”

    “嗯。”男人一如既往地,她说什么,他就点头。

    开往学校的路上,夏芍本想问问昨晚徐天胤撒豆成兵的事,但注意力却被沿路报刊亭里的报纸杂志吸引了。

    车速开得再快,也能看出杂志上扫过的大字。无非是艾达地产、世纪地产、资金、地标这些吸人眼球的词。

    此时距离艾达地产跟地政总署将地标手续办妥,过去了不过一天的时间。

    震动还在持续。

    外界对于艾达地产的关注,和对其将来的发展有多看好,世纪地产大厦里的低气压就有多明显。

    一大早的,所有高管就都在上班时间之前就到了公司。这种时候,谁都不敢踩着时间来,更别提迟到了。

    果然,瞿涛晚上就睡在公司,一大早就召集高管们到了会议室。

    “砰!”瞿涛一掌拍在会议桌上,站起身来,目光慑人地从高管们脸上扫过,“要你们去查艾达地产的资金来源,这就是你们给我的报告?”

    高管们低着头,谁也不敢在这时候接话。

    艾达地产的资金来源为什么查不到,报告上写得很明白了。

    世纪地产在地产业这些年,瞿涛这人虽然唯利是图,但是在人情往来上却是出手大方。因此他交往的人也不少。这次艾达地产出乎所有人意料,竟然不缺资金!这简直是给了瞿涛当头一棒!

    他在地标竞拍回来之后,还高兴地在办公室里品酒,甚至叫人放出消息去,让港媒周刊请了几名经济学的专家,来分析操控舆论走向,让整个香港都认为艾达地产这次会因为资金不足而破产!

    却没想到,仅仅一星期后,艾达地产就高调地打了瞿涛的脸!

    艾达地产的资金根本就没有问题,那七处地标,简直就相当于瞿涛送给艾达地产的一般!

    全香港都看了瞿涛的笑话!

    瞿涛震惊之余,便是震怒!

    他当然不会认为艾达地产真有那么多资金,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支持艾达地产,为其提供资金!

    这个人是谁?竟敢跟他瞿涛作对!

    瞿涛昨天便开会召集公司高管,要他们用钱也好,用人脉也好,总之一定要查出艾达地产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

    世纪地产的人最先能想到的下手的地方,自然是银行户头。这么多的资金,肯定是通过银行户头往来的,世纪地产身为数百亿资产的大公司,在银行方面自然是贵宾。瞿涛跟几位行长都有着不错的交情,公司的高管们立刻找到银行方面,想查查艾达地产的资金源头。

    但出乎意料的是,银行方面竟然正正经经地言道,私查客户信息是违法的,不能帮忙查。

    世纪地产的高管顿时就想笑,违法?这种事你们银行平时少做吗?哪一次瞿董要收购某家公司的时候,要你们帮忙查资金流向,你们不是客气地答应?

    怎么这次就不行了呢?

    难道是因为世纪地产这段时间深陷负面风波,声誉大不如前?

    可是,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世纪地产只是声誉受损,公司运作如今还很正常,没有要日落西山甚至破产的迹象,这些人现在就过河拆桥、不讲情面,是不是太早了点?

    一连查了几家银行,凡是问明艾达地产有户头在的,都不肯帮查资金流向。这虽然让世纪地产的人感到意外,但也让他们隐隐觉得,艾达地产背后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势力!

    不然的话,以世纪地产在香港的人脉,为什么竟然反倒查不出一家从内地来港的新公司?

    昨天奔波了一天,没有查出个结果,众人就预料到今天会是一顿臭骂。果然,会议一开始,瞿涛就发了火。

    “我们世纪地产的人脉,就只剩银行了吗?一群废物!”世纪地产的人脉,绝不只在银行方面,瞿涛是政界高官私人宴会上的常客,跟那些人也打着交道,银行方面不肯透露消息,找上头的人施压一下就可以。

    高管们不是没想到这个办法,但是以往世纪地产查一些公司的资金流向,哪用得着动用这些关系?昨天中午艾达地产召开记者会,在那之后他们才去银行方面查资金流向,一个下午的时间,哪来得及做这么多事?

    瞿涛正在气头上,哪管这些?到头来还是要他亲自出马!

    一大早的会议开成了批评会,高管们被骂得灰头土脸地出去。瞿涛回了董事长办公室,便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这个号码大有来头,是打给香港金融管理局李局长的。

    “李局长,你好。”瞿涛露出个笑容来,全然看不出刚刚痛骂下属时的怒气。

    “瞿董?呵呵,你真会掐时间,现在离上班时间还有五分钟。”电话那头传来一名中年男人的声音。

    虽然民间有政商不分家的说法,但真正交往起来,为了避嫌,像这样的私人电话,为官的人一般都是不在工作时间接的。越是官职地位高的人,对这些事越是讲究在意。瞿涛平时多在假期或者私人时间才跟这些高官联系,今天是事出很急,这才一早就打了电话。

    还好,今天会议开得早,散会也早,尚不到上午九点。

    但瞿涛听得出来,李局长的意思很明显,他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瞿涛当即也不跟李局长客气寒暄了,隐晦地表示世纪地产出于商业上的原因,需要查一下竞争对手的资金流向,希望金融管理局方面可以通融一下。

    “呵呵,瞿董。银行是不可以随意泄露客户信息的,这点我想你很清楚。”李局长竟然也是这么一句说辞。

    瞿涛顿时便皱了眉,片刻之后笑了一声,“李局长,明人不说暗话。我瞿涛以前也不是没查过一些公司的资金流向,那之前银行方面算不算泄露客户信息呢?”

    这话听起来,倒有些威胁的意味了。

    电话那头,李局长顿时声音便沉了下来,“瞿董,我以为你是聪明人。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瞿涛顿时一笑,“正因为我是聪明人,所以李局长只要稍加提点,我就能知道是谁在背后给我的对手撑腰。”

    瞿涛这话无异于退了一步,不要求银行泄露艾达地产的信息,只想问问是谁在背后封了银行的口。

    李局长沉吟了一番,这才叹了口气,不答反问:“瞿董,你什么时候把罗家给得罪了?”

    瞿涛一愣,罗家?

    “不止是罗家,这也是一些老人的意思。这些老人虽然大多已经退隐政商两界,但影响力还在。瞿董可以想想幕后的人是谁,我就不便多说了。”说罢,电话那头便挂了。

    瞿涛盯着电话良久,目光闪烁,脸色频变!

    罗家指的是哪个罗家,这很明显。在香港,除了政商两界分量极重的那个罗家,还会有谁有那么大的能量给金融管理局施压?

    可是,罗家为什么要帮艾达地产?

    瞿涛实在想不明白,艾米丽在德国家庭实属一般,并非名门千金,她打拼到现在实属自身实力,并无家族在背后支撑。这样的人,刚来到香港,不应该会认识罗家才对!而且,他什么时候得罪过罗家了?

    瞿涛百思不得其解,想了半晌,却目光霍然一变!

    难道,是因为前段时间,他利用港媒周刊斥责艾达地产不正当竞争,把舆论八卦引向艾米丽和陈达的时候,惹了罗月娥的不快了?

    瞿涛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罗月娥的母亲是英国男爵、曾经的香港总督的千金,她生了二子一女,对女儿视若掌上明珠,自小养成了罗月娥的泼辣性子,谁也不敢惹她,连她结婚嫁了个门不当户不对的穷小子家里人都由着她,可见罗月娥在罗家是有多么受宠。

    原本瞿涛以为,罗家不会因为这么点八卦的事就跟世纪地产过不去,难不成……是罗月娥一直记恨在心,等着这次世纪地产沦为笑柄的时候,在后头落井下石?

    要真是这样,艾达地产就是无端受益了。

    但这绝对比艾米丽有罗家的人脉,更能让瞿涛觉得合理。

    那么……李局长所说的对金融管理局施压的那些老人又是怎么回事?

    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那些老人在政商两界呼风唤雨一生,如今年纪大了隐退幕后,正是退休享清福的时候,如果不是什么天惊地动的大事,他们决计不会出来管闲事的。

    能请得动这些人的……是谁?

    瞿涛坐在椅子里,目光连连闪动,过了半晌,突然睁大眼!

    “嘶!难道是他?!”

    唐宗伯?

    瞿涛除了唐宗伯,实在已想不出更合理的人来。只有这位玄学界的泰斗,一生在风水上助人无数,结交人脉无数,只有他才有这么大的面子,请得动那些老家伙出门干预!

    而唐宗伯是那名少女的师父,她现在不正是艾达地产的风水顾问?

    定然是艾米丽想遮掩背后帮助她资金的人,在香港却苦无人脉,便求了那名少女找她师父帮忙!正巧与落井下石的罗家一起,造成了今日银行方面不肯帮世纪地产的局面!

    瞿涛一眯眼,脸色难看!

    他气得一拉桌旁的抽屉,目光落在抽屉里的一张光盘上,手掌往上砰地一按!但过了半晌,有缓缓握紧成拳,把手收了回来。

    现在还不到鱼死网破的份儿上。

    不过就是查不出艾达地产的资金来源,他现在要对付艾米丽,还是有优势的。

    还有优势么?

    当瞿涛这么想的时候,自己心里也画了个问号。世纪地产对艾达地产的优势,无非就是资产、人脉,以及多年在商场的经验。

    现在资产方面,艾达地产背后有撑腰的。人脉方面,对方也有撑腰的。至于商场上的经验……老实说,现在瞿涛真的看不出艾达地产像是初出茅庐的商界新秀。

    从上回记者会上敲了他一闷棍,到地标拍卖会上不声不响将计就计地拿下他赠与的地标,在到高调与地政办理手续,召开记者会以风水为宣传赢得一致看好的浪潮。瞿涛倒是觉得,这一切简直就是处心积虑,谋算得分毫不差!

    如果不是艾米丽深藏不露,就是她背后有高人存在!

    世纪地产在商场这么多年,资产人脉都已早已被曝光,实打实地在明处。而艾达地产却很神秘,背后的筹码至今叫人看不清。如此我明敌暗,当真是很棘手!瞿涛即便是要制定对付艾达地产的策略,不知其底细,就不知一些策略奏不奏效。很有可能会像地标竞拍上一样,送给对方一个大便宜!

    既然暗的不行,那就只剩下明的了。

    如果艾达地产是上市公司还好,世纪地产可以收购其股份,将其一口吞了。可艾达地产偏偏没上市!

    瞿涛懊恼地关上抽屉,竟然少见地两眼一抹黑。

    但,仿佛觉得他的烦恼不够似的,就在这时,他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的是公司的一名高管。

    那名高管神情严肃,进门就道:“董事长,事情查清了!”

    “什么事情?”瞿涛下意识就问。

    “银行方面不肯帮我们查艾达地产资金源头的事,已经查清谁是幕后黑手了。”那名高管急切道。

    瞿涛却脸顿时黑得不能看,拿起桌上一支钢笔就朝那名主管掷了过去!

    “废物!我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现在才查清!”他早就知道了!

    那名高管知道瞿涛心情不好,以为他只是怪他们手脚太慢,于是躲过那支钢笔,便低头赶紧说道:“刚才有人从银行一位办公室主任口中打听到的。说是这件事可能跟三合会有关!消息不知准不准确,那名主任只说是行长办公室打扫卫生的人不经意间看见的,也有秘书曾经偷偷透露,说是各银行行长接到了三合会的恐吓,要是透露艾达地产的资金情况,杀全家!瞿董,您看这事……地标拍卖那天,戚先生的言行确实令人不解,当天许多人也看到他在媒体面前跟艾米丽道贺。您说,在背后给艾达地产提供资金的……会不会是三合集团?”

    那名高管怕被骂,赶紧一次性把所有的消息和猜测说完,以求早点出去。却不想,话还在说的时候,瞿涛的表情便已经很精彩了。

    三合集团?

    怎么又跑出个三合集团!

    瞿涛很郁闷!无法言说的郁闷!

    罗家和唐宗伯就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三合集团干什么又插一脚进来?

    瞿涛心绪乱得很,一摆手烦躁地让高管先出去。那名高管求之不得,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

    直到办公室里安静下来,瞿涛思索了许久,将那天竞拍时的情况细细回想了一遍,才越想越觉得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那天戚宸不参与竞拍,除非是他在背后支持艾达地产,才没有道理跟艾达地产争竞标。

    那这么说来,艾达地产……会不会根本就是三合集团旗下的?这些年,世纪地产从一家小公司发展成在地产行业能与三合集团抗衡的大公司,平时竞争是有的,只不过并不太激烈。会不会是戚宸看上了世纪地产,假意让艾达地产在内地混了两年,再进入香港,然后做了一个局,把世纪地产圈在其中,意图吞并?

    瞿涛越想越心惊!可是,也越想越疑惑。

    戚宸在商场上的作风一如他在黑道上的作风,向来是直来直去,看谁不爽就整谁。他一般不使阴招,动的都是明面上的刀子。这是他性情使然,也是他的确有仅在明面上动手就能置人于死地的资本和实力。

    用艾达地产来做局,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

    瞿涛觉得自己脑子一时打结了,想不清,看不透,怎一个乱字了得?

    瞿涛的郁闷,夏芍是体会不了的,因为她也不知道罗家和三合会插手了这件事。

    世纪地产会从资金源头上查艾达地产的幕后支持者,这是夏芍早就想到的。所以她去求了师父,希望能动用师父的人脉,将银行方面封口。夏芍现在虽然在香港有名气,但时间尚短,她自己建立起来的人脉就只有罗家。虽然罗家的分量已经足够,但罗家不知华夏集团的事,夏芍无意此时透露,这才请师父唐宗伯帮个忙。

    夏芍从成立华夏集团至今,第一次开口向师父借人,唐宗伯当即便笑着抚须,“小事一桩,呵呵。你这丫头,过段时间是不是又要来一场轰动的盛事?”

    夏芍笑着看向老人,打趣,“难不成,师父挺期待?”

    唐宗伯经历过大风大浪,如今的心性早就看破世事一般,什么事很难让他牵动情绪了。他早就断言过夏芍这辈子绝不缺钱,所以对于她在商场上闯荡的事,他是早知她会站去被世人仰望的高度,因此她一有动作,他就知道结果了,实在不曾为她担心过什么。

    果然,夏芍这么一打趣,唐宗伯便吹胡子瞪眼,假意斥她,“谁说的?每次你这丫头一折腾,满大街都是你的新闻!闹得都没有别的事情看!订了十份报纸,不如订一份,内容都一样,换汤不换药!你的事,为师会跟几位老朋友说说,你赶紧把事情搞定。这段时间就已经除了你公司的新闻就没别的可看了,你还打算叫师父看多少天一模一样的报纸?”

    夏芍噗嗤一笑,眉眼都笑弯了,点头,“知道了,为了师父可以看点别的新闻,我会努力的。”

    于是,夏芍在回学校的路上,便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刘板旺。

    刘板旺一接电话,就以为夏芍是问网络传媒的事,便笑着汇报道:“事情很顺利,那群学生都是从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年轻人就是有朝气,做事很有效率!我跟他们说了网络传媒未来的巨大发展空间之后,他们都很有干劲儿,现在网站创建得速度很快,研发小组都很努力。预计过了年,网站就能建立起来,之后就可以运营了!”

    刘板旺说起网站的事,语调都轻快了不少,与夏芍初见他时脾气暴躁的愁苦印象相去甚远。

    夏芍在车上笑道:“你在媒体行业这么多年,你找的人我放心。只是有一点,注意保密。那群学生太年轻,年轻人做事有冲劲儿,可有时候可能会沉不住气。要他们平时在私人时间的时候要尤其注意,不要泄露公司机密。”

    “这点您放心,合同里有保密条款。我在面试聘用的时候,挑的都是沉稳一些的人。况且,我跟他们说过,一旦泄密,被别人占了先机。日后网络传媒时代的开创者名字就要换人了!呵呵,年轻人初入社会,哪个不想年轻有为,建功立业?关系到自己将来的名声和地位的事,我想他们把握得好。”刘板旺说道。

    “嗯。”夏芍这才笑着点点头,刘板旺在这点上,到是有些手段,“你平时要盯着网络传媒的事,明面儿上杂志社还要维持着,辛苦了。”

    “董事长,您千万别这么说!真是太折煞我老刘了。”刘板旺现在都自称老刘了,他这段时间得知了艾达地产将计就计让瞿涛吃了个闷亏,对夏芍谋算可谓是心生佩服。就这么跟她通着话,他实在想象不出她的年龄只有十八岁。

    夏芍一笑,这才道:“我今天打电话给你,为的就是有件事,要你的人散播报道出去。”

    “您说。”刘板旺的声音沉下来,认真地听着。

    夏芍一番吩咐,便挂了电话。

    舆论在手,操控起来确实是件方便的事。过了年网络传媒发展起来,日后便可成为华夏集团的舆论造势者,定然会对以后有莫大的帮助。这也是夏芍为什么非要进入媒体行业的原因。

    只是这时候网站还在建立中,仅仅是刘板旺的周刊,对付瞿涛也已经足够了。

    夏芍返回学校,一切如常。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她没有对朋友们提昨晚请假出去做什么,就只是埋头于功课中了。

    而校外地产界震动的浪潮却还在继续着。

    表面上看起来,还是满街都是有关艾达地产资金的报道。但有一条无关的报道却混在这其中,引起了瞿涛的注意。

    瞿涛之所以就注意这条与艾达地产无关的报道,是因为刊登这条报道的杂志社与艾达地产走得很近。瞿涛将其看做对头,即便对方是二流周刊,他也有订这份周刊。

    因此,在夏芍返回学校的第二天,这条报道就摊开在了瞿涛眼前。

    报道的题目很三流,看起来像毫无根据的八卦消息,但却一眼就抓住了瞿涛的视线——《湿地工程大楼里惊现法坛,疑有大师作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六章 舆论之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六章 舆论之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