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暴力事件!

    法坛?作法?

    这两个字眼一下子就抓住了瞿涛的视线。若是平时,这样的消息他看都不会看一眼,看起来根本就像是茶余饭后供人杂谈的八卦,不值得他注意。但现在,他还真的很注意这样的字眼。

    因为,他现在就在请人作法!

    吴百慧说要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来为他作五鬼运财法,如今算算时间,已过去了半个多月,两人只联系了两次。吴百慧作法的地点不肯透露给瞿涛,只叫他对付艾达地产就好。可是现在事情不尽如人意,瞿涛这两日也正心烦,直到此时看了报道,才想起吴百慧来。

    她那么想对付那个姓夏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为什么没打电话来?

    瞿涛狐疑间,这才拿出手机拨打了吴百慧的私人号码。

    铃声提示,对方关机。

    瞿涛一愣,挂了电话继续拨打,一连打了五次,都是关机!瞿涛的脸色这才渐渐变了,一种不妙的预感在心头升起。他抓着手机,脸色阴沉变幻,过了许久才强压下心头的不安,拿起周刊来细看。

    “昨天,湿地工程附近的村民发现,一幢废弃大楼顶层惊现法坛,疑有大师在此作法。本刊记者赶往现场,发现法坛附近墙上画满符箓,更有刀刻一般的符箓惊现墙上。不知是什么法坛,大楼内空无一人,看起来像是人去楼空。附近村民恐法坛是害人用的,因此较为恐慌。本刊已联系夏大师前来堪舆查探,欲知后事,请明日继续关注本刊报道。”

    报道里图文并茂,附了现场法坛的一些照片,照片上有五碗米、五只酒杯、香炉、金银纸、蜡烛,以及祭祀用的五牲、竹片,还有五张黄纸剪成的纸人,四周墙上是血红朱砂所画的符,墙上更是刀刻进去的符箓图案一般,仅是从照片上,就能感受到现场的诡异气氛。

    瞿涛的目光在“空无一人”四个字上掠过,紧紧捏紧手中的手机,又在“夏大师”三个字上盯住不到,脸色频变。

    他不知道五鬼运财法是如何作法的,所以不能确定这就是吴百慧作法的地方。或许,一切只是巧合。但刘板旺的周刊向来跟姓夏的走得近,但凡是以她的名义发表的报道,无一不是一些风波的开始。因此,这篇报道此时看起来虽然还不太引人注目,但瞿涛就是隐隐有些忧心的感觉。

    他注意到报道上称夏芍会前去堪舆查探,便按下桌上的公司内线电话,将助理唤了进来。

    “你去找他们几个,让他们帮我办件事。报酬好说,事成之后,一定亏待不了他们。”

    ……

    刘板旺周刊上的这篇报道,淹没在地产行业的风波里,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引起太多民众的注意。

    但却引起了媒体同行们的注意。这媒体对刘板旺的动作一直都比较在意,因此对他的周很关注,这篇报道本身就像娱乐八卦一样,可看性不大。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夏大师会去湿地大楼那边现场堪舆。

    对于她这么个一直不面对媒体的神秘人物,这条消息倒是值得跟进!说不定,能在现场看见她,或者能采访到她。

    那才是大新闻!

    因此,这条报道一刊登,立刻便有多家媒体开着车前往了报道中的地方。

    但众人到了以后,才发现这附近的废弃大楼可真不少,根本就不知道是哪一幢大楼。最后四处转了转,发现一幢大楼前聚集了一些工地的工人和附近村民,这才赶紧扛着摄影器材聚集了过去。

    大楼外头果然停了辆空的媒体车,看样子人已经进去了。

    夏大师来了?

    众媒体记者眼神一变,赶紧往里进,不想却遭到了村民们的阻拦。这些村民手里都拿着棍棒等家伙,气势汹汹,谁敢进便要揍谁的架势!

    “不能进!大师来之前,谁也不许进去破坏里面的法坛!”

    “谁知道那法坛是干什么的?万一你们进去把法坛碰坏了,对我们村子里的风水有影响怎么办?”

    一众记者都愣住,“大师来之前?夏大师还没来?”

    “没有,说是一会儿就来。你们记者也不许进!弄乱了里面法坛怎么办?等大师来了,让你们进才能进!”有位村民拿着大棒子吆喝道。

    这时,聚在大楼门口的工人们翻着白眼道:“有没有搞错?那家记者怎么就能进?”

    他们一指外头停着的一辆空车,表情不忿。

    村民们皱着眉头,语气很冲,“他们是请大师来的人,有本事你们也去请!请来了也让你们进!”

    “操!看不起我们是怎么着?今天就进了!怎么着?!”工地上的工人们顿时便脸色愤怒,吆喝一声便往里闯。

    村民们见了也是大怒,顿时拿着木棒锄头等物挡着门口,见人往里冲,两帮人顿时便打了起来!

    众记者见了,交换一个眼神,竟也不管这些打架的,趁乱便往里挤。村民总共十来个人,哪里挡得住这么多人?一下子便被众多记者闯了进去!

    顶楼,刘板旺亲自带着人在拍摄,身旁跟着的六子听见下面的吵闹声,探着头往下一看,便奔回来道:“人都来了!还不少人呢!嘿嘿。”

    刘板旺目光一闪,顿时一笑,“按计划!拍你们的,其他事不用管。”

    几个人点点头,便围着法坛似模似样地拍了起来。

    法坛在顶楼,十二层楼高爬起来也不算费力,众家媒体记者不一会儿就到了,其中领头的自然是港媒周刊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免不了一番挖苦。港媒周刊的记者见刘板旺又亲自带人来了,顿时便嘲讽笑道:“刘哥是太忙了,还是太清闲了,这样的活儿都要您亲自跑。”

    刘板旺身边的六子表情一怒,刘板旺接着就把他拦下了,不在意地笑了笑,“夏大师要来,我当然是要亲自来的。”

    他这么一说,众家媒体脸色都有点难看。谁不知道,夏大师的真容也就刘板旺见得最多!也不知道他是烧了什么高香了,时来运转,夏大师就看上他了!香港这么多家媒体,刘板旺获得夏大师青睐的时候,可还是三流的,也不知道夏大师什么眼光,那时候随便哪家周刊,不比刘板旺的销量高?

    他现在靠着夏大师东山再起,回到二线,说这话分明是在炫耀!

    港媒周刊的记者脸色难看地给身旁人使了个眼色,让摄影师赶紧拍摄!也有记者拿着麦克风,现场报道了起来。

    今天来的记者并不少,楼顶中间这处法坛摆着的地方其实很宽敞,但有些人总是时不时地把刘板旺的人挤到一边去。六子顿时愤怒地上前,“你们干什么!明明是我们先到的!有没有点行业规矩?”

    “呵,你们先到的怎么了?这报道是独家么?兄弟们也是混口饭吃,刘总编不会吃独食吧?”港媒周刊的人立刻嘲讽。

    刘板旺沉着脸,将六子往旁边一拉,说道:“没事,反正夏大师是只接受我们采访的。”

    众媒体记者撇撇嘴,心底暗笑。只接受刘板旺的采访?不见得吧?以前那是因为别人都遇不到夏大师,苦于没有门路。今天她要是来了,众人可就一拥而上了。

    刘板旺想抢独家?门都没有!

    众人把刘板旺的人排挤出法坛外围,抓紧时间拍摄报道,却没看见,刘板旺和六子在外围互望一眼,眼底均有哼笑的光芒一闪。

    接着,六子趁人不注意,手放进口袋里轻轻按了按,刘板旺的手机铃声顿时响了起来。

    手机一响,众家媒体纷纷转头,看向刘板旺,当看见刘板旺盯着手机屏幕,脸色一喜的时候,众记者本能地目光一闪,知道他接的定然是夏大师的电话了!

    所有人都停止了报道和拍摄,竖着耳朵听。

    只见刘板旺一副殷勤的笑脸,声音讨好道:“夏大师,您快到了?什么?有事来不了了?这……您看,我们都在这边拍上了,就等您来了……这样啊,好!好!没问题!一定按您说的做!好的,好的,谢谢您!再见。”

    刘板旺接电话的时候脸色连番变幻,众家记者的脸色也是连番变幻!

    不来了?

    这……怎么就不来了?

    今天众人大老远地过来,为的可不是拍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法坛,就是为了采访这位神秘的风水大师来的!

    她居然说不来就不来了?

    顿时有人觉得扫兴,气就撒在了刘板旺一行人的身上。

    “哼!还以为刘总编真能把夏大师请来呢,结果还不是一个样?请不来人,下回就别说这种大话,叫同行们看了笑话!”

    “呵呵,刘总编可是夸下海口,说是明天刊登夏大师对法坛的堪舆结果呢。这下子,明天岂不是开天窗了?”

    身为媒体人,已经对外公布了的事,如果兑现不了承诺,别说在民众面前失了信用,就是竞争同行也会对其大加抨击的。这简直是白白给别人攻击打压自己的机会!

    当即,便有人从郁闷改为了幸灾乐祸。

    刘板旺好不容易爬回二线,如果这次失手,被众竞争对手抨击打压,人气说不定要落。

    而刘板旺此刻脸色也很难看,他看起来像是更清楚自己所处的势态,因此便黑着脸抬头对六子道:“夏大师让我们把法坛所有的细节都拍摄好,到时候送给她看看。”

    “好!”六子应下,扛着摄影机便走近法坛,对准了仔细拍摄。

    其他媒体脸色一变,这才知道高兴得太早了。港媒周刊的记者给摄影师使了个眼色,那名摄影师顿时也挤了过去,“算了算了,见不到夏大师,总得拍点东西回去,不然会被主编骂死。让开让开,都让让!”

    那名摄影师嘴上叨念着,便粗鲁地撞向六子!他哪里是要拍摄?分明是要阻碍刘板旺的人拍摄,好让他们拿不回去好的资料。拍摄的如果不理想,若是夏大师从片子里看得不清楚,那么刘板旺的周刊明天还是要开天窗,还是要面临着信誉危机和被同行抨击的形势。

    六子一怒,抬头便要骂人,但正当他抬头间,对方厚重的摄影器材不经意间一抡,正撞上他的额角!

    六子一个趔趄,登时便向后翻倒了过去!

    “六子!”刘板旺惊喊一声!摄影器材的重量他是清楚的,这一下撞在脑袋上,必然受伤不轻!

    这可是在计划之外的事。

    而六子却在被撞倒之际,牙一咬,目光一扫法坛中间的香炉,用手一摆!香炉翻了的同时,他也抱着摄影机摔去了地上!

    这一摔动静可不小,六子被磕得眼冒金星,额头已经见了血。但他倒下的时候却是后背朝下,死死抱着摄影机,硬是没让摄影器材伤到。

    “六子!”刘板旺急奔过去扶他,抬头怒瞪港媒周刊的摄影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故意伤人?我可以告你的!”

    那名港媒周刊的摄影师却没说话。

    所有人都没说话,只是目光震惊地齐聚到法坛桌子中间翻到的香炉下面。

    香炉下面,竟然压着张黄纸!

    黄纸之前被压在下面,如果不是港媒周刊的摄影师撞了六子一下,导致他摔倒碰翻了香炉,谁也不会知道这下面压着东西。

    而那张黄纸上,竟然写着生辰八字一样的东西!除此之外,还写着什么!

    众媒体记者一愣,赶紧凑上前去看,一看之下,顿时目光震惊了!

    那张黄纸上,竟然是写着姓名和住址的。而这姓名和住址,在场的人都不陌生!

    瞿涛!世纪地产大厦!

    “……”

    这突如其来的事让众人沉默了下来,震惊的气氛在四面墙上都是朱砂符箓的诡异现场蔓延,半晌之后,闪光灯打爆了一般,记者们也不管倒在地上的六子,对准那张黄纸便猛地拍了起来!

    六子倒在地上,眼前还直冒金星,却是冲刘板旺咧了咧嘴,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在笑。

    这期间,唯有港媒周刊的记者怔愣着,被这突如其来的事震惊得有点懵!

    这件事怎么又跟瞿董有关?!

    本来是冲着夏大师来的,怎么这香炉下面会发现跟瞿董有关的东西?

    这是不是……也太巧了点?

    但港媒周刊的记者不知道,香炉下面有东西,一点也不巧。这本来就是五鬼运财法所需要的。

    五鬼运财法,是祭祀供奉东西南北中五位鬼神,以求财的法术。起坛作法时需准备一张桌子,放五碗米、五只盛了米酒的酒杯、香炉、清香、金银纸、蜡烛和五牲。

    而后,准备五支竹片,以黄纸或白纸剪成五张纸人,画人形躯体,注上五方生财鬼的字,贴于竹片上,插于装米的碗上,依东西中南北的顺序排在桌上。

    将五根头发放入神位碗内米里,将写了姓名住址、生辰八字的黄纸压在香炉下。之后便是安置五神桌,择十灵日起坛连供七七四十九天。

    供奉的时候需画黄符、烧银纸、念作法的咒语,早晚上香、祭拜、祷告,一点纰漏不能出,如此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运财法才可成功。

    在民间只有古老的传承门派才有高人会作此法,玄门刚好传承有此法。因此,夏芍知道香炉下必有黄纸,这才布下今天的局。

    其实,她本可以今天就叫刘板旺在杂志上爆料,称瞿涛找人作法运财。但刘板旺的杂志一家之言,终不如多家媒体在场,一同报道效果好。

    所以,今早刘板旺的周刊上,这篇报道只不过是个引子。

    把众多媒体记者引过来的引子。

    夏芍料到了刘板旺必然受到排挤,便令其在受到排挤的时候,装作不经意打翻香炉便好。只不过,她没料到六子会被摄影器材撞伤了额头。

    但好在他伤得并不重,而且为人机灵,在刚才倒下的时候将计划顺利实施。

    而正当众多记者被这突如其来的事震惊得赶紧拍照的时候,却不知道,楼底下的村民们和工地的工人正打做一团的时候,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开了过来。

    车上下来十来个人,来势汹汹,穿得都是流里流气,个个手里拿着砍刀!为首的男人更是个独眼龙,左眼被罩着,一脸的横肉。

    一群人看起来,不是混混,就是黑社会。

    村民和工地上的工人们都是这阵势吓懵了,他们虽然人多,手里也有家伙,但是遇到这些混混模样的人,心底还是发憷的。

    这群人更是一副杀人的表情,来到大楼门口便呼喝着骂道:“不想死的都让开!妈的!都死开!”

    一些村民和工人在刚才的推搡打斗里都受了伤,见这些人拿着砍刀过来,顿时谁也不敢动,被人一推就让开了。而这些人明显是冲着上面的法坛去的!

    村民们脸色都是一变,见那些人上了楼去,便赶紧在后头跟上了。这时候也顾不得管那些工地的工人了,那些人也跟在后头一起上了楼。

    那些混混上了楼之后,一眼便看见记者们正对着法坛闪光灯打个不停。为首的独眼男人骂骂咧咧张口便道:“都让开!妈的!什么法坛,弟兄们也来参观参观!”

    这些人粗鲁至极,说话间,众记者刚刚回身,都还没反应过来这些人是哪里冒出来的,上来干什么,便被一群小混混揪着衣领给拽了开!

    众记者被拽得一个趔趄,有人表情大怒,张口便要质问,但看见这些人手里拿着的明晃晃的砍刀,顿时便闭了嘴。

    这意料之外的发展,也让刘板旺和六子愣了愣,两人交换个眼神,显然对于突如其来的情况都很意外。

    这时,为首的独眼男人已到了法坛前头,他目光往法坛上一扫,一眼就落在那张黄纸上,眼里明显有光芒闪了闪,然后一把抓起这张纸,放进了兜里。

    记者们眼睁睁见他把黄纸收了起来,便都是一愣。这时,独眼男人转过身来,见众记者的目光都齐刷刷在自己身上,便皱着眉头怒道:“看什么看!看了老子要付钱的知不知道?!”

    他说着话,便对跟来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些人会意,凶神恶煞地上前,将一名记者的相机从脖子上抢下来,便往地上狠狠一砸!

    那名记者愣了,那几名混混却又回身抓向一名摄影师的摄影机,那名摄影师被拽得一个趔趄,摄影机砰地砸去地上,几个人围过来,对着那架摄影机就是一阵乱踹和砍砸。

    事情就这么突如其来地开始了。

    十来个人拿着砍刀,在场的记者的相机、摄影机全都被砸被砍,连港媒周刊的都没有幸免!

    港媒周刊在香港是最大的媒体,地位不是一般小媒体可比,名声大面子大,他们不需要派狗仔出去偷偷摸摸地拍八卦,安排正常访问都有许多人求之不得。他们常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一听是港媒周刊的,谁都给几分面子,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种对待了。

    港媒周刊的摄影师是个人高马大的,身量高壮,声音也大,顿时便大声斥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香港是法治社会!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老子他妈就是王法!”为首的独眼男人一眼就瞪向那名摄影师,他一脸横肉,瞪起眼来凶狠骇人。

    那名摄影师一惊的时候,独眼男人竟全然不管他是谁,抡起砍刀往他脖子上砍了下去!

    周围的人都吓懵了,那名摄影师瞪直了眼,脖子上顿时血如泉涌,当即便倒在了血泊里。

    底下的村民和工地工人们跑上来,见到如此暴力场面,也被吓软了腿!

    “杀、杀人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一群人没跑上顶层,便开始往下跑。

    而跟着那名独眼男人一起来的小混混,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杀人,但是这群人胆子大,身上背着的也不止一条人命,虽然感到意外,但却没有慌乱。

    村民和工人们跑了,记者们却不敢动,有的人吓软了腿,当即便跌坐在地上,看着港媒周刊的摄影师血流如注,却没有敢去救。一群人眼神直愣愣地盯着这群暴徒。

    刘板旺和六子也赶紧坐在地上不动,众家媒体记者们带着的摄影器材都被毁了,唯独六子手边的好好的。

    六子机灵,他本就被港媒周刊的摄影师撞了一下,倒在地上抱着摄影机没起来。这些暴徒上来打砸的时候,他和刘板旺被挤在最外围,离那些人最远,也就最不显眼。于是六子一把便将摄影机放去地上,抓了地上的一把泥土石块便往上一盖,做出被砸到地上的样子,然后便和刘板旺在后头低调地不出声。

    只是两人也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亡命徒一般,居然敢当众杀人!

    刘板旺和六子在后头赶紧坐下来,盯着那些人。

    村民们跑了,这些暴徒也知道不能久留,为首的独眼男人凶狠地扫一眼在场的记者们,恐吓道:“闭紧你们的嘴!谁要是敢给老子乱说话,老子找着他,杀他全家!”

    说罢,便一挥手,带着人快速地撤离了。他们快速地上了车,车子开了出去之后,车上才有人不解地问道:“龙哥,干嘛要杀那人?他是港媒周刊的摄影师,瞿董跟那些人有交情。杀了人,咱们回去怎么交差?”

    瞿涛今天是叫他们来这里看看法坛上有没有属于他的东西的,本来以为是件跑腿的差事,他们也没想到,居然真的有写着他名字的黄纸。按理说,把这东西带回去给瞿涛,他们便有丰厚的钱可供吃香喝辣一阵子了。可是,杀了人,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为首的独眼男人却是一笑,眼里闪动着算计的光,“杀了人才好办。老子早他妈在香港呆腻了!咱们兄弟为瞿涛干的见不得人的勾当够多了,每次都只够逍遥一阵,妈的!他倒是几百亿的资产赚着,够逍遥几辈子的!我看他最近麻烦缠身,又惹了风水师,不一定有好下场。不如趁他还有钱的时候敲他一笔!捞够了钱去国外。这次机会刚刚好!咱们手里有筹码,你们就等着收一笔巨款,跟老子去国外逍遥下半生吧!”

    车上的人听了之后,一个个全都眼神发亮,顿时佩服道:“还是龙哥想得长远!”

    独眼男人哼笑一声,车子便开得远了。

    直到他们的车子开得没影儿了,楼顶的记者们才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来。但是没用,打电话的时候,港媒周刊的那名人高马大的摄影师已经死了。

    那些村民跑出去便报了警,警车也很快来了,一群人被带去警局录口供,直到傍晚才从警局出来。

    刘板旺和六子一出来,就给夏芍打了电话。这天刚好是周六,夏芍在师父那里复习功课,出事的时候,趁着警察没来,刘板旺就给夏芍打电话简短说了事情经过了。夏芍也没想到他们今天会遇到这样的事,有段时间没见刘板旺了,她还真没看出他们今天有这一险来。

    夏芍一接了刘板旺的电话便约了他们去了一家茶厅里见面。地点离着浅水湾很近,夏芍和徐天胤先到了,刘板旺之后才到。他并没有带六子来,尽管这小子跟了他很多年,算是他一手带起来的,但夏芍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因此,六子现在还不知道。

    夏芍见了刘板旺便问道:“你和你的人都没事吧?”

    刘板旺坐下来,也不嫌茶烫,狠狠喝了一杯,才摇头道:“没事,六子额头被撞了一下,去医院检查了一下,轻微脑震荡,出了点血包扎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我也没事,就是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种场面。”

    刘板旺也不怕说出来丢人,他到现在都还有些腿发软。这些年,做三流周刊,派狗仔出去拍八卦是每天都有的事。手底下的人也有遇到挨打的时候,但是那些明星的保镖打人再狠也会顾及着主家的名声,不愿意闹出人命。所以,挨两下打倒也没有很严重的时候。

    像这种亲眼目睹砍人的事情,刘板旺还真是第一次亲身经历!

    以前报道过,但都是听说了新闻出现场,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

    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六子那小子真是个机灵的,那么多人的摄影器材都被砍砸了,就咱们的保下来了!我当时真替他捏了一把汗,要是被发现了,今天您就见不着我们俩了。”当时头脑都有点懵了,反应不过来那么多,现在回头想想,刘板旺才觉得这小子大胆。

    “人没事就好。”夏芍说道,“让他好好休息,最好留院观察两天,费用都记在公司账上。”

    刘板旺笑着摆摆手,这点钱,说实在的,他这些年为手下人付的医药费,哪次也比这次多。六子真的伤得不重。

    夏芍却道:“日后若再遇着这种事,保命要紧。一架摄影机,里面的东西丢了也就丢了,什么东西都没有性命重要。以后切不可让他犯这种机灵了。”

    这话夏芍自是认真说的,但心里对六子倒有些赞赏。虽然他做的事,她不赞成,但却免不了赞赏。

    日后她身份公开,倒要见见这人。

    刘板旺点头,“我也是这么说他的,这小子却还跟我叨念着,咱们那架摄影机里没拍到那张写着瞿涛名字的黄纸。”说到这里,刘板旺也是皱了眉头,脸色严肃凝重,“董事长,这次咱们是按计划进行了,但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些暴徒把众家媒体的摄影机相机都给砸了,拍到的东西怕都曝不了光了。这对您的计划会不会……”

    “没事。稍有意外而已,世上若是什么事都在意料之中,反倒无趣了。”夏芍笑了笑,随即便敛了眸。

    这些人,拿走了写着瞿涛名字和八字的黄纸,明显是瞿涛派来的。

    夏芍倒没想到,他会派这么一群暴徒来。瞿涛是个谨慎的人,今天的报道定然会让他坐立不安。之前夏芍的料想是,瞿涛应该会派一个眼生的员工,或者委托港媒周刊的人去看看,如果发现他的东西,便趁人不注意收回,倒没想到他会派一群暴徒。

    这不太像瞿涛的做派啊……

    夏芍垂眸沉吟,随即一笑。

    或者说,正因为瞿涛谨慎,他可能有他的衡量。只不过,这群暴徒杀了人,应该在他的意料之外。

    夏芍转头望向窗外,开了天眼便向世纪地产的方向看去。

    她今天上午收到刘板旺的消息之后,便用天眼监视了世纪地产里面的情况。那些人已经找过瞿涛了。

    独眼男人从面相上看便是亡命之徒,不得不说,他胆子大得很。杀了人,竟然不躲起来,而是算准了警方的速度一般,在警方找上瞿涛之前,便与瞿涛见了面。谈话并不愉快,瞿涛看起来很恼火。而那名男人拿出写着瞿涛八字和姓名的黄纸来,表情嘲弄,意图威胁。

    瞿涛最后答应了男人什么,便让他赶紧走了。之后,办公室里就只有瞿涛一个人。

    此时也是一样,傍晚公司已经下班,瞿涛还在办公室里。

    夏芍收回天眼,便对刘板旺笑了笑,“没事。事情只不过是绕了个弯儿,看起来复杂了一点而已。实际上,事态还在正轨上,只不过对瞿涛越来越不利。”

    刘板旺听了,点了点头,“先不说那些人杀的是港媒周刊的人,今天这事这么多记者都在场,摄影器材毁了就够惹众怒的了,现在众家媒体的记者还受了惊吓。这件事村民也在场,而且报了警,瞒是瞒不住了。明早一见报,必定是众家媒体联合报道这件事。即便是没有当时的影像,这么多媒体一起报道,也会很有舆论影响力了。只不过,没有证据证明那些暴徒是瞿涛派去的。”

    “是不是瞿涛派去的,有警方会查,跟我们没关系。”夏芍捧起茶杯,垂眸,“别被这件事吸引了视线。我们要做的事跟原来一样,明天该怎么发布消息,还是怎么发布。”

    “好。”刘板旺点头,眼前这名少女总有她的谋略,他刚刚才开始跟着她,但却已经感觉到跟不上她的思维了。

    但,这才是掌舵者。她掌握方向,永远不被意外所迷失,永远目光清明地看着前路。而他们,只需要跟着她走。

    今天刘板旺也算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夏芍吩咐完事情,便让他早些回去休息,只是在刘板旺起身告辞的时候,笑着说道:“本想给你压压惊,但人不齐就先算了。日后,我总会请你们吃桌好的。这一天,就在眼前了。”

    刘板旺望着夏芍万事不惊的悠闲气度,有些感慨,但也有些期待,“好,我也有点等不及了,呵呵。”

    夏芍一笑,刘板旺便告辞了。

    但刘板旺走后,徐天胤却转头看向了夏芍。夏芍感觉到他的目光,转过头来看向他,微微挑眉。

    男人还是那一张冷峻的脸,却是握上她的手,说道:“亡命徒,要小心。”

    夏芍顿时便笑了起来,可不是亡命徒么?这些人是瞿涛派去的,杀了人不说,还把事情闹这么大,想不被抓着,就得出去躲一躲。而明天开始,她的部署将会对世纪地产造成前所未有的打击,到时候瞿涛说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师兄担心什么?那些人还伤不了我。倒是艾米丽,该提醒她小心些。”夏芍笑道。

    徐天胤却坚持望着她,摇头,“他们身上要有枪,离得远,对你就是威胁。”

    夏芍一愣,而徐天胤已握紧她的手,拿起来贴近胸膛,望着她道:“我处理。”

    他的胸膛温度烫人,手心压在上面,能感觉到精实的肌肉和心脏沉沉的跳动。夏芍心里感动,却是摇了摇头,“不行。非到万不得已,别再为了我杀人。这件事我会斟酌的,师兄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

    她舍不得自己重活这一世的性命,也舍不得眼前这个男人。

    夏芍当即垂眸,只坐了一会儿,便和徐天胤回去了。

    这天晚上,她一夜没睡,时不时便会用天眼监视着世纪地产里的动静。但事情果然已经闹大了,警方派了人去世纪地产的公司大厦附近布控,等着抓人。而那些人已经去找过瞿涛了,怎么会再去?至少今夜,他们是不会出现的。

    一夜无事,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这起暴力案件果然在众家媒体的联合报道下,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而就在媒体们都在报道这件事的时候,刘板旺的周刊却独树一帜,发表了一篇令人轰动的报道。

    ------题外话------

    今天alfdpj妹纸生日,虽然没多更几章出来,但是字数算是这两天来最多的了。妹纸生日快乐!mua~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七章 暴力事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十七章 暴力事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