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温馨平安夜,徐天胤离港

    夏芍从树后转出去的时候,徐天胤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显然,董家的保镖没看见夏芍从学校里翻墙出来,但徐天胤却眼力很好地发现了她。

    夏芍一点也不意外,笑着便坐进了副驾驶座。徐天胤帮她系上安全带,车子便发动了。

    董芷文还躲在树后,看起来正在纠结是跟着保镖回去,还是去逛街的事。

    夏芍只从窗口看了她一眼,董芷文是天真了些,但希望她不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因果,夏芍不是每个人的都愿意介入。她今晚救了董芷文一次,又提醒过她了,算是仁至义尽了。

    今夜是平安夜,对她来说,任何事也没有身旁的人重要。

    车渐渐驶离了学校,夜色渐渐繁华。华灯初上,香港的夜景是繁荣美丽的。车里光线昏暗,被街道上绚烂的灯光映得恍若放映机的胶片,时光静静流转的美妙。

    街上到处都是圣诞节的气氛,商场橱窗里随处可见装点得美丽的圣诞树,音乐欢快,人声熙攘。街上的热闹与车里的安静恍若两个世界,夏芍却唇边带着笑,仰头舒服地往座椅里融了融。自从来了香港,她就没休息过,清理了门户之后,便整日复习功课和掌握着公司的事,像今夜的休息时光,真是很难得的。

    夏芍笑着闭目养神了一会儿,直到感觉到身旁凝视的目光,她才睁开眼。

    夏芍转过头去,见男人目光深邃,昏暗的车里眸被窗外霓虹染得柔和。他问:“睡会儿?”

    “睡什么,难得的平安夜,用来睡觉多可惜?”夏芍一笑,“师兄,我还不饿。我们先找地方玩儿好么?”

    “好。”徐天胤点头,“你想去哪里?”

    “听说海洋公园有摩天轮,我想去看看。”夏芍笑道。以往跟徐天胤出来,不是酒店就是各国风情的餐厅,今晚平安夜,她想换个地方。不过,海洋公园离这里有点远,开车要一段时间。

    “好。”徐天胤握着方向盘的手似乎顿了顿,但随即便点头。但他点头之后却将车靠路边停下,从车后座拿来件外套,倾身过来为夏芍盖上,道,“睡会儿。”

    夏芍柔柔一笑,也好,休息一会儿,到了地方好陪他好好玩。她笑着闭上眼,舒服地往座椅里融着,感觉车子缓缓地发动了开。

    徐天胤开车很稳,车内光影柔和,夏芍闭着眼,竟然真的慢慢睡了过去。她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车里就算是睡着,睡得也不沉,直到睡梦中感觉到身旁有道柔和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夏芍这才转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便发现车子已经停妥,车窗外是绚烂的霓虹,人声鼎沸,在车里就能听见欢闹声。

    “到了?”夏芍一下子来了精神,坐直了身子。

    “刚醒,会感冒。”徐天胤按住夏芍的手,不允许她立刻下车,只是把她身上盖着的外套拿了开。

    车里开着空调,外套拿开也不冷。夏芍却是知道,徐天胤这是让她适应温度,免得下了车感冒。

    她笑了笑,“我哪有那么娇弱?师兄以为,我的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小时候啊,师父可严厉了。他总说我练武晚了几年,每天练功早晚都要我泡药澡。大冬天的,梅花桩上泼上水上了冰在上面走,身子骨儿都是摔摔打打练出来的。就这天气,哪能让我感冒?”

    话虽这么说,夏芍却是乖乖坐在车里没下车。她语气神态皆是在趁机告师父的状一般,远在浅水湾宅子里跟张中先下棋的唐宗伯,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徐天胤看着她告状的模样,目光柔和,手伸过来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轻轻摩挲。

    夏芍一笑,练武的人,在习武之初吃的苦头都是一样的。听说师兄小时候被张老教导练习基本功,也是天天被摔来摔去。夏芍看向徐天胤,想象着眼前这个男人三岁的时候,还是个孩子,短手短脚的在梅花桩上走来走去的样子……

    “噗嗤!”夏芍忍不住笑了起来。男人看着她,目光漆黑而疑惑,一副不懂她为什么笑的样子。

    夏芍却忽然一愣。谈起习武的事,她这才想起徐天胤撒豆成兵的术法。这件事她一度没时间问,此时想起来,这才转头问道:“对了,上回撒豆成兵的术法,师兄是从哪里学来的?我记得,咱们门派此术法传承不全,师父都不会。”

    “残卷。”徐天胤简短答道。

    “残卷?”夏芍却是愣了愣,门派关于撒豆成兵术法的残卷?可是残卷不全啊!

    “研究。”看她的表情,徐天胤便知她的想法,便又简洁地解释。

    夏芍咬唇,“对着残卷,师兄自己研究出来的?”

    “嗯。”徐天胤点头,目光落在她的唇上,伸手过来抚住,“别咬。”

    夏芍却看着徐天胤,目光惊奇。自己研究出来的?那不就是无师自通?玄学易理深奥难解,有此天赋的人极少。能学精便已是不易,更何况无师自通?那些失去了传承的术法,再重现于世的几率很低微,而在她眼前的男人,竟是这种奇才?

    师父没少在她面前赞不绝口师兄的天赋,夏芍倒是见识的机会很少。她只在对付余九志的时候,见识过他对阵法敏锐的感觉。因为他对危险的感知,攻击性阵法几乎在他面前形同虚设。但那是因为他儿时的经历早就的,这种天赋其实夏芍倒觉得他没有会幸福些。

    而他在术法上竟能无师自通这件事,才是真的惊人。

    这种天赋,夏芍都不敢说她有。她读过撒豆成兵的残卷,不知道遗失的部分有多少,也不知道是什么关键的地方丢了,要想研究出来,只怕比方程式还难,有无数种尝试和可能性。不是只拼上精力就能研究得出来的。

    况且,夏芍觉得自己缺的就是精力。公司,学业,她有太多的事要做,还真的没拿出过时间来钻研过术法传承方面的事。想起来实在汗颜。

    “想学?”徐天胤问。

    夏芍一笑,“怕是想学也学不来。元阳聚成阳煞的术法,女子大概学不成。”

    “唔。”徐天胤望着夏芍,看起来竟是认真在想有没有办法可以教她,最后摇摇头。这术法是他研究出来的,确实只有男人才能用。

    夏芍笑了笑,她身上有龙鳞和大黄护身呢,足够应付险难了,“好了,现在可以下车了吧?”

    两人聊天的时候,徐天胤关了车里的空调,温度渐渐降下来,夏芍也慢慢适应了,这才提出下车来。

    “嗯。”这回徐天胤没阻止她,给她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两人便下了车。

    今晚是平安夜,入眼的是梦幻的圣诞主题,一下车便闻见了海风的味道。天气有些冷,夏芍却兴致极好。她牵了徐天胤的手,两人买了票,便入了园。

    香港海洋公园是亚洲最大海洋公园,夏芍前世的时候就想来,只是那时候的她毕业之后就参加工作,假期便回家中陪父母,还真的没时间来过。没想到,如今的她比前世要忙得多,却有机会来逛逛。

    公园里今晚很是热闹,到处都是年轻的情侣亦或者一家人来游玩,到处都是小孩子的欢闹声。公园里有海洋天地、水上乐园和儿童王国等区域,夏芍对太刺激动感的娱乐不太感兴趣,她和徐天胤都不是喜欢吵闹的人,虽然夏芍选择了到这里来玩,但她却想和师兄过一个温馨些的平安夜。

    因此,夏芍果断拉着徐天胤直奔摩天轮。

    巨大的摩天轮在眼前放着绚烂的光,排队的人还真不少。站在夏芍和徐天胤前面的是一家三口,年轻的父母亲牵着一名三岁小男孩的手。男孩仰着头,想看摩天轮的最高处,头头的下巴和肥嫩的小脸儿怎么看怎么可爱。但他年纪太小,短手短脚小矮墩儿似的,别说看不到最高处,就连站都站不稳。男孩越是仰头,身子便越往后仰,最终往后一退,噗通一声便要摔倒。

    夏芍在后面轻笑一声,眼看着他要倒,伸手便扶去男孩后背。但她的手落下那一刻,却是愣了愣。

    她的手没碰到男孩的后背,而是落在了男人大而有力的手背上。

    夏芍一愣,见徐天胤出手竟比她还快,先一步扶住了男孩。男孩没摔倒,转过头来,一双天真懵懂的大眼睛看着两人。男孩的父母也转过身来,两人先是一愣,接着便笑了起来,向夏芍和徐天胤道谢。

    那名年轻的女子转头就去说丈夫,语气娇嗔,“都是你!带儿子出来过平安夜,就只顾着自己观光了。你是欺负他还小,不会抱怨是吧?”

    男人憨憨一笑,挠挠头,蹲下身子把儿子抱起来骑在他脖颈上,然后站了起来,“这样行了吧?”

    “太高了!你小心摔着他,别让他仰下去!”女子惊呼一声,伸手便去护着孩子的后背。

    “没事,我有数!”男人咧嘴笑了笑,说道,“到我们了,快走。”

    男人边说边往里走,仰头对男孩说道:“走,我们跟妈咪比比谁先进好不好?”

    女子在后头小跑着跟上,笑骂:“都是有儿子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我看你比你儿子还贪玩。”

    一家三口欢笑着进了去,后面就轮到夏芍和徐天胤了。

    徐天胤却站着原地没动。

    夏芍转头看向他,见他的目光落在刚进去的一家人上,霓虹暖暖的光映上他孤冷凌厉的面容,看着有些恍惚。

    夏芍脸上的笑容顿时一窒,心中微痛。那男孩看起来也就三岁,师兄失去他父母亲的时候,也就只有那么大吧?三岁,那男孩看起来好小……

    回想男孩刚才转头时天真的大眼睛,夏芍原本还被萌住了,此刻却只觉得心疼。在父母亲出事之前,师兄应该也是这样天真的孩子。

    可是,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从此,世上少了一个天真的孩子,多了一个孤狼般的男人。

    后面已经有人在催促,夏芍没理会,只是轻轻捏捏徐天胤的手,笑容柔软,“师兄,以前坐过摩天轮么?”

    她的声音果然换回了男人的思绪,他转过头来,摇头。

    “既然这样,我陪你。”夏芍没说自己也没坐过,只是装作很熟练的样子,拉着徐天胤就走了进去。

    摩天轮上风光无限,当巨大的摩天轮慢慢转动起来的时候,脚下的一切都在旋转,缩小。海洋公园三面环海,听说,到了最顶点的时候,会俯瞰海景,一览公园风光和香港夜景。

    随着摩天轮慢慢上升,地面上的喧嚣渐渐远去,世界仿佛一下子只剩两个人。夏芍笑着,原本是想要看景致,此刻所有的心思却都在身旁的男人身上。他抬眸望着远处渐渐露出的海平线,出神。

    夏芍指腹在他手心里轻抚,站在他身边,微笑,静好。

    徐天胤却突然之间开了口,“原本要来的,他们说过。但是,后来出了事。”

    夏芍一愣,这是徐天胤第一次主动说起他父母的事。虽然只有这短短两句,但她却听懂了。徐天胤出生的年代应该国内还没有这样美的主题公园,他的父母带着他去国外玩。那年,他三岁,他们答应他要带他去公园坐摩天轮,结果却在前一晚遇害了。

    一个再也无法兑现的承诺,就这样烙在了他心里。

    怪不得,刚才她在车里说要坐摩天轮的时候,会感觉他愣了愣。

    夏芍牵着徐天胤的手紧了紧,“你还想要去哪里?不等以后,就今晚。”

    夏芍抬着头,目光专注,笑容柔美。高空中霓虹渐浅,摩天轮里光线昏黄里染着粉红,这粉红的颜色将少女的脸颊也染成粉瓷,她立在这不大的空间里,仿佛世间唯一的美好。

    男人伸开手臂拥住了她,她的香甜气息让他留恋,他把脸埋进她发间,声音闷在里面,却当真开了口,“结婚?”

    “……”夏芍一愣,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你真会接话茬!”

    她是说不等以后,今晚就陪他做他想做的事。可结婚这么有难度的事能算吗?她都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怎么跟这男人去结婚?

    夏芍在徐天胤腰间掐了一把,他好不容易消停了几天,又想起这事来了。但这一掐夏芍可没忍心掐得太重,她很快就抱住了他的腰身,轻笑道:“我陪着你,以后都陪着你。”

    这算是暗示了,只是不知道这男人听不听得懂。

    徐天胤没说话,只是将夏芍抱得紧了紧。眼前的风景越来越开阔,夏芍从徐天胤的臂弯里转头看向外头,发现竟是要到顶端的最高处了。

    她忽然想起以前听说过的一句话,即是当摩天轮转到最高点的时候亲吻,相恋的人便会得到幸福。

    夏芍在徐天胤胸膛前依偎着,轻轻地笑,终是没好意思开口。幸福与否不在于此,她又不是小女生了。两个人就这么相拥着走过顶点,在天空与大地之间静静走过一个轮回也不错。

    夏芍这样想着,抬起头看向徐天胤,希望能看到他这一刻柔和的眸。但头一抬起来,夏芍却是一愣。

    徐天胤的目光望去下方,目光专注地盯着什么。

    夏芍顺着他的目光望下去,却是忽然张了张嘴。他看去的地方是下方的摩天轮,那里面光线虽暗,霓虹映照下却还是能看清楚。里面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在拥吻,场面热烈。

    夏芍眉头一跳,果然见徐天胤低头看向她,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低头,覆上了她的唇。

    夏芍忍不住轻笑,她没好意思开口,结果却终究一样。她的笑声很快被吞没,摩天轮渐渐转过顶点,一轮明月照见相拥亲吻的恋人,平安夜如此美妙。

    徐天胤吻起来就没完,直到快要落地了,夏芍掐了他一把才让他停下。但饶是如此,她的唇也红肿滋润,异常吸引人。徐天胤盯着看,目光专注,夏芍红着脸拉着他出了摩天轮。

    “饿了么?”徐天胤问。

    夏芍并不太饿,但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两人还没吃晚饭。公园里很热闹,好玩的地方虽多,但坐过了摩天轮,夏芍对其他地方兴趣缺缺,这便点头道:“好啊,去吃东西吧。”

    徐天胤点头,两人牵着手从公园里走了出去,打算上车找家餐厅用晚餐。

    但两人刚出来,便见一名少女低着头在人群里挤,看起来很急切地想要往入口去。

    夏芍眼力好,一眼便看出这名少女穿着圣耶女中的校服,而那低着头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董芷文!

    这可真是不知该说巧还是不巧,一晚上竟能遇见她两次。

    董芷文没看见夏芍,只是急切惊慌地买票,看起来逃命似的往公园里进。这让夏芍轻轻蹙眉,她今晚是看出董芷文有遇劫一事的,曾经告诉她别去逛商场,没想到她却来了海洋公园。

    无论是商场还是海洋公园,都是人多的地方。夏芍之前在天眼里看到董芷文因独身逛商场,被三名混混盯上,劫财事小,劫色事大。虽然最后她会被路过的人救下,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但受惊却是不小。

    夏芍蹙眉,虽然她不太愿意管闲事,但是一晚上遇到董芷文两回,看来也算是有点缘分。公园里有山有水的,虽然人多,偏僻的地方也不少。同为女生,夏芍总不希望她遇到劫色的事,于是这才走过去,一把拉住董芷文的胳膊,问:“你遇到什么事了?是不是去了商场,遇到打劫的了?后头有人追你?”

    董芷文吓了一跳,转头看见是夏芍的时候也是很意外,“你怎么也在这里?”

    夏芍看她有点惊喜,这时候还能笑出来,就知道她没遇上什么危险的事,这么急切必然是另有原因。

    果然,董芷文说道:“我躲我家保镖呢!我被发现了。这里面人多,我进去了他们就不好找我了。”

    夏芍挑眉,被保镖发现了?董家的保镖,爬墙的时候看不见人,在人流这么多的大街上,倒是有本事把人找着?

    “我倒霉嘛!你说不让我去商场嘛,我就没敢去。本来我是打算去买套新衣服,把我这身校服换了的。可是我不敢去,就想着去别的地方玩。结果我这身衣服太显眼,倒霉居然被他们到处乱找都能撞见……我、我不跟你说了,我要赶快买票进去!”董芷文边说边在远处人群里瞄。

    不巧的是,这时候三名穿着西装革履的保镖急匆匆出现在人群里,四处张望着搜索。他们搜索的重点位置就在买票口,正好一眼便发现了董芷文。

    “啊!”董芷文惊呼一声,转头竟想插队买票往公园里挤。

    三名保镖这时候已经跑了过来,“小姐,请跟我们回去!”

    夏芍往旁边一让,并不插手。在她看来,董芷文在外面不安全,还是回家得好。

    “放开!你们放开我!”董芷文被保镖逮住,痛呼着让保镖放开她,顿时惹来周围人群的侧目。

    正当这时,一辆保时捷从远处开了过来,车子停下来之后,从车里走出一名身材姣好的中年女子。

    女人下巴尖细,颧骨略高,美则美矣,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刻薄的感觉。

    这人夏芍曾在校长室门口见过,正是董芷文的母亲,董氏集团的主母,董夫人。

    “……妈?”董芷文没想到母亲会来,顿时愣住忘了挣扎。

    “你太胡闹了!太让我失望了!”董夫人一身高贵的礼服,头发高高绾起,一看便是出席宴会的打扮。她妆容精致,看女儿眼里却像要喷出火来,“你知道今晚多少世伯公子到场给你庆贺生日吗?你竟然给我和你爸丢脸!太让我失望了!”

    董夫人扬起手,便想要打女儿一巴掌的架势。但手扬起来,看见女儿姣好的脸蛋儿,便脸色难看地忍了忍,把手狠狠放下,

    董芷文却抬起眼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母亲,似乎不相信刚才母亲竟然想打她。她从小到大似都没受过这种对待,当即眼里委屈地盛满泪水,“什么世伯公子?别以为我不知道,说是给我开生日宴会,实际上就是变相的相亲宴!妈,姐姐因为你们给安排相亲宴的事,得了抑郁症,前段日子险些自杀。你们非得要这么逼我么?”

    “闭嘴!”董夫人脸上一阵难看,她一眼扫向周围,见市民都围了过来,竖直了耳朵听着,好像一场免费的豪门家庭剧。

    “把她给我带回去!”董夫人抖着指尖儿指挥保镖。

    保镖立刻开了车门,架着董芷文便往车上去。董夫人怒气冲冲地跟着上车,却在上车之前一眼看见了夏芍。

    她跟夏芍在校长室门口曾有一面之缘,但她并没有记住夏芍。她看向夏芍是因为发现她跟自己的女儿穿着一所学校的校服。

    圣耶女中今天并没有放假,能出来的要么是请假,要么是偷跑。而怎么就这么巧,两个同一所学校的人遇到一起了?

    董夫人顿时脸上罩上一层寒霜,“我说我们芷文从小就是名门淑女,今晚的事不像是她能做出来的。原来是有人教唆她!”

    夏芍没想到自己闪去一边,不搀和也能惹上事,顿时轻轻蹙眉,面色冷淡了下来。

    董芷文在车里听见,探出头来解释:“妈,你别乱想!是我受不了了,我想出来而已!”

    “你给我闭嘴!你有多少胆子,我这个当妈的还能不知道?”董夫人脸色难看地斥责女儿,目光如钉般盯向夏芍,“圣耶女中这种学校真是不能读!什么没家世没教养的学生都收,没得带坏了别人!明天……!”

    董夫人话没说完,便倏地一惊,抬眸便惊恐地看向夏芍身旁。

    夏芍却是笑着按着徐天胤的手,转头看向他,聊天般道:“别动手。今晚平安夜,打架彩头不好。”

    徐天胤看向她,气息依旧冷冽,但却果然没动。

    这场面,一方尖酸刻薄,一方意态悠闲,怎么看都有些别样的味道。

    夏芍看起来真的不生气,她只是眉眼含笑地望向董夫人,慢悠悠道:“我倒是觉得,以您的家世教养,能将女儿教养成这样,真是个奇迹。”

    董夫人一愣,一时听不出这话是褒是贬。她呆愣在原地,只觉这少女气度与普通家世的女孩子不太一样,却没看见夏芍说话间手指轻轻虚空画了道什么,弹指往她身上一震,然后便笑着拉着徐天胤离开了。

    夏芍上了车,车子发动起来缓缓离开了公园门口,将一切抛诸身后。

    徐天胤看见夏芍虚空画的符,但他自然不说什么。两人开车走了一段时间,最后在商业繁华地段的一处法国餐厅外停了下来。

    餐厅里还有位子,里面光线昏暗,竟是布置成了圣诞主题的烛光晚餐。就餐的都是年轻情侣,夏芍和徐天胤选了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法国菜味道还不错,口感细腻、酱料美味,餐盘摆设也华美,但不是每样夏芍都吃得来。两人点了色拉、奶酪浓汤、鹅肝、通心面、烧烤龙虾等,叫了白葡萄酒,却没点牛排。夏芍不太吃得来牛排。

    餐点没一会儿就上来了,这个时间才吃晚餐,夏芍虽然不太饿,胃口却也不错。跟董夫人的不愉快她立刻便抛到了脑后,因为她知道她已小施薄惩,董夫人的圣诞节大概会过得比较精彩。

    夏芍笑了笑,便拿起刀叉,准备开动。

    却在这时,餐厅的女侍者走了过来。夏芍一愣,抬头看向侍者,发现走过来的女侍者穿着一身兔女郎的装备,头顶却戴着圣诞鹿的发箍,脖子上戴着只金铃铛,打扮逗趣可爱。

    “先生,小姐,很荣幸餐厅能与二位共度平安夜。这里是我们餐厅送给今夜每一位客人的礼物,请您挑选出您想要的礼物。”女侍者手中端着只托盘,里面放着五件赠品。有餐厅的打折券、贵宾卡,还有一些餐点等赠品。

    东西不多,也不值什么钱,只不过是餐厅在平安夜讨顾客喜欢的小经营策略罢了。

    夏芍一笑,目光在女侍者端着的盘子上略过,觉得也没什么特别喜欢的。本想随便挑一样,却在抬眼间瞥见女侍者头上戴着的圣诞鹿发箍。那发箍做得倒是精美,毛绒绒的圣诞红色鹿角,十分可爱。

    这种小玩意儿对女孩子的杀伤力往往意外地强大,夏芍见了顿时便喜欢上了,笑道:“你头上的发箍,可以送给我么?”

    女侍者一愣,这样发箍并不在餐厅赠送的范围内。况且,其实说起来发箍还没托盘里的赠品值钱,今晚遇到这种要求的顾客还是第一位。

    女侍者念头一转,这种事本该问问餐厅领班的,但她又怕不马上答应得罪了夏芍,这便笑道:“既然您喜欢,那发箍就送给您吧。”

    说罢,她便把头上的圣诞鹿发箍摘下来,替夏芍戴到了头上,并且赞美道:“小姐,您很可爱。”

    夏芍一笑。女侍者又端着托盘来到了徐天胤面前,问:“先生,您需要什么赠品?”

    徐天胤抬起眼来,看向女侍者。他气质孤冷,眸更是漆黑深邃,五官冷峻非凡,一抬眼女侍者便是目露惊艳,但却不敢多看。

    这男人,气质太冷了。

    女侍者低下头,只等着徐天胤挑赠品。但他的手却总不见伸到托盘上来,女侍者就只觉得男人冷寒的目光盯着她的脖颈看。

    缩了缩脖子,女侍者有些心惊,又有些心悸,唯唯诺诺地抬眼,小心地看向徐天胤。

    徐天胤却还是看着她的脖子,道:“铃铛。”

    他声音冷得没有温度没有起伏,女侍者嘴角抽了抽,但却不敢多什么,马上扯出个笑来把铃铛摘了下来,放到了桌上,之后便快速退走了。

    直到走出去老远,女侍者才回头看向夏芍和徐天胤那一桌,却看见徐天胤站起身来,把铃铛给夏芍戴去了脖子上。

    夏芍的嘴角也抽了抽,突然之间发现,她今晚要这只圣诞鹿的发箍,或许是个错误的决定……

    ------题外话------

    未完!明早八点,把这章补完,明晚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章 温馨平安夜,徐天胤离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章 温馨平安夜,徐天胤离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