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华夏集团登场!曝光!

    华夏集团要在维多利亚港湾酒店举办舞会和记者会。

    可为什么是华夏集团?

    这个集团对香港社会来说,已经不算陌生了。前段时间因为华苑私人会所的事,着实在香港火了一把。到现在也没人弄清楚戚宸和李卿宇跟华夏集团年轻的当家人什么关系,反正鬼小学的风水之谜解开了之后,各界名流对华苑私人会所贵宾名额抢购的事,至今还有人拿出来在茶余饭后当谈资。

    只不过,这段时间瞿涛和艾达地产又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前段时间华夏集团的曝光风头已经渐渐过去了罢了。

    现在,艾米丽再度在记者会上提起华夏集团,耐人寻味。

    众媒体将艾米丽的话刊登发表之后,社会上便出现了讨论的浪潮。

    华夏集团要举办舞会的记者会,跟艾达地产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艾米丽在记者面前宣布?

    虽然知道华夏集团是艾达地产的客户,可这关系也太好了吧?没道理在这时候还替华夏集团宣传吧?

    除非,在幕后给艾达地产提供资金,助艾达地产扳倒世纪地产的,就是华夏集团?!

    这个传言愈演愈烈,这期间艾达地产针对此事却没有再做过公开回应,而是一封封邀请函陆续发给了香港的政商名流和众家媒体。

    邀请名单一经公布,立刻又掀起了一股强烈的风暴!

    政商两界名流自不必说,关键的是,唐宗伯老先生和他的亲传女弟子,外界传言神秘的那位风水大师,竟然也会在当晚到场!

    大消息!

    这位夏大师,可是从来不在媒体面前露脸的,这回竟然要到场?

    听说,到场的还有南方黑道当家人戚宸,就连在香港政界地位很高的名门罗家,竟然都同意了邀请,会在当晚出席!

    那不就是政界商界,黑道白道,各方齐聚了?

    天哪!那天晚上,场面得有多大?

    外界舆论风起云涌,而接到邀请函的各方,却是反应不一。

    嘉辉国际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男人修长的手指抚在邀请函精致的印花上,沉静如水的气氛里,说不清的心绪涌动。

    “她会来。”这不是问句,也不是肯定句。

    短短三个字,沉甸甸。

    秘书静静点头,却不说话,总觉得这样的气氛,不该被打破。总裁整日忙于公事,哪怕是工作时间这样的出神,对他来说都是奢侈的。

    “替我把那天所有的行程预约全都排开,只留晚上华夏集团的舞会。”李卿宇的目光落在邀请函的印花上,沉静地开口。

    “是。”秘书静静应了一声,便轻轻退出了办公室,只留下男人独自沉浸在思绪里,面容沉静如水,气氛如水沉静。

    同样是接到邀请函,三合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的气氛,却是令人忍俊不禁的。

    接连几声“噗嗤噗嗤”的笑声,引来戚宸在镜子前转身,沉黑的眉宇,狂妄危险的意味。

    但危险的警告却没有吓退办公室里不知死活的属下,韩飞笑得最嚣张,胳膊半搭在展若皓肩膀上,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大哥,您什么时候这么女人了?办公室里放面全身镜子,是自恋癖犯了,还是、还是……噗,女人追不到,没有自信了?”

    展若皓嫌恶地挥开他的胳膊,看着那面员工搬进来的铅笔形的全身镜,嘴角难得也有点抽搐。

    洪广憋红着脸,不说话。

    戚宸哼了一声,气宇嚣张狂妄,一挥手,便让人将抬进来的镜子又搬走了。他转身坐回椅子里,姿态大咧咧。坐了一会儿便开始摸下巴,思索,“我就空着手去?是不是应该带见面礼?”

    “不用吧?这就是商业舞会,又不是生日宴。”洪广道。

    展若皓皱着眉,不解地看着戚宸。大哥怎么跟没出席过舞会似的?

    “女人不就喜欢那些东西?可是她都有!”戚宸完全不理洪广的话,固执地思索见面礼的问题,但没想一会儿就发现自己不擅长这种事,随即皱着眉头抬眼,烦躁地看向捂着肚子笑得没了形象的韩飞,眯眼道,“太平洋上的奥兹岛基地有段时间没派护法驻守了,你想去么?”

    韩飞一愣,赶紧收敛了笑状,鞠躬,“大哥,我错了!我知道您应该送什么了!”

    戚宸沉沉挑眉,看着他。

    “夏小姐不是那些个庸脂俗粉,您有的东西,她都能买来。车子、房产、名牌、首饰珠宝那些,您就别想了。咱要送,就送最令她难忘的!”

    “说重点!”戚宸很烦躁。

    “送纸巾!”韩飞的声音几乎是与戚宸一同响起的,但他说完之后便噗嗤一声,忍不住又要笑。

    而办公室里却是静了下来。

    洪广和展若皓都看向韩飞,这小子!找死么?

    他们都听说这件事了,大哥在地产竞拍上曾递了张纸巾给夏小姐,但夏小姐没收的事。

    韩飞在帮会里平时就是负责情报收集的,他这种情报都能收集到!他们三人向来情义不错,他知道了的事,另外两人也就知道了。

    但这件事,是大哥的败绩!这时候拿出来开玩笑,这小子胆子够肥的!

    果然,戚宸笑了起来。男人笑起来仍给人一种烈阳般的耀眼感,但却叫人背后发冷,“我看你不应该去奥兹岛,应该去米尔岛上驻守一段时间。”

    “……”这下子,韩飞是真笑不出来了,“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还是去奥兹岛当野人吧。”

    米尔岛那地方都在北极圈了!终年严寒,爱斯基摩人才喜欢在那种地方住。他是南方人,去那种地方会要命的!

    戚宸却是森然一笑,接着便听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打开,一个人被丢了出去!办公室里传出戚宸的怒声:“今天就给我滚!”

    洪广摇摇头,叹气。韩飞这小子,也就他敢跟大哥嘻嘻哈哈,当然被罚得最多的也是他。不过,大哥每次把高层人员派出去,都必然是有要事要办,而韩飞是负责情报的,所以他出差的时间最多。只是这小子每次就不能乖乖被派出去,非得惹大哥不快,把他一脚给踹去?

    唉!

    韩飞被踹走,戚宸的送礼计划也泡汤,这几天,三合会里一直都是低气压。帮会成员和公司员工全都低着头轻手轻脚走路,就怕被台风尾扫到,内心更是期盼着二十号早点到。

    而这一天,也就在众人的期盼中到来了。

    舞会晚八点开始,但时钟才走过七点钟,维多利亚港湾酒店门口,便一辆辆豪车齐聚!

    酒店接待过很多舞会和名流聚会,因此一切周到。从门口远远地便铺开了红毯,俨然一场明星齐聚的盛事。只是今晚来的不是演艺圈人士,而是政商两界的名流。

    民众早就聚集而来,被酒店保安阻隔在道路外面,媒体记者则在两旁全程现场报道,闪光灯打得耀眼。

    两辆劳斯莱斯从两旁大道驶来,在酒店门口不期而遇。两名同样耀眼的男人从车里下来,一下便迷了人的眼眸,连记者的闪光灯都有一瞬间的停滞。

    两名男人身形同样挺拔,只是气质不同。

    左边车上下来的男人一身深灰西装,略带英伦复古的风格,衬着男人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名门世家的沉静悠远,一道深沉优雅的风景。

    右边车上下来的男人则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眉宇间霸气狂傲,目光扫去之处无人敢接,那是一双霸烈却无情的眸,狂野不羁的野马,无人能驯的男人。

    两名男人目光相触,点头致意,象征性地握了握手。

    媒体却抓住这一瞬,猛打闪光灯!

    嘉辉国际集团总裁李卿宇和三合集团董事长戚宸!两家一直有些交情,听说戚老爷子当年跟李伯元因唐老爷子结识,自此两家关系便一直算得上友好。虽然不见有多亲密,但至少从来没有交恶过。

    戚宸和李卿宇年纪相同,两人今年都是二十四岁,却已经是香港金融才俊里最受名门千金注意的黄金单身汉。

    两人都到了适婚的年龄,不知有多少家族想高攀,但戚宸的私生活没人敢报道,也一直比较神秘。李卿宇却是从来没传出过跟女星模特或者哪位名门淑媛的绯闻。两人与一些纨绔子弟不同,尤其是李卿宇,私生活一直很检点。正因如此,李卿宇在上流的名门千金眼里,比戚宸更加炙手可热。并非是说戚宸传出过跟女人的绯闻,而是传言他性情喜怒不定,不羁难驯,并非每个女人都有胆量触碰,驾驭不了的结果,可能是粉身碎骨。

    戚宸和李卿宇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机会不多,今晚这一幕自是难得。传言李卿宇是因为跟华夏集团有合作,当初才不顾鬼小学的传闻,公开表示成为华夏集团旗下的私人会所贵宾的。那么,戚宸又是为什么?今晚总算能有个答案了。

    而且,有些眼尖的记者已经发现了,戚宸今晚的着装很正式!他以前走到哪里都是一副狂野风,别说打领带了,衬衣扣子都扣不几颗。据说,戚宸身上那条玄黑大龙是他成年的时候纹上去的,他很喜爱,便走到哪里都不让黑龙藏身。

    但他今天却是黑西装,黑衬衣,领带打得一丝不苟!这事实在是稀奇!

    华夏集团的舞会,他竟这么重视?

    记者们又对准戚宸的着装猛打闪光灯,留下证据!虽然,关于戚宸向来没人敢随便报道,但是证据在手,说不定能对一些推测起到佐证作用。

    戚宸和李卿宇握手的时候,两人的司机已在酒店保安的指引下,将车开去停车位上停好。而就在戚宸和李卿宇要进入酒店的时候,一辆奔驰商务开了过来。车型是去年的经典限量版,车一开过来,戚宸就挑了挑眉,停下了脚步。

    这辆车,他认识。

    车停下之后,车里下来两名老人,和一名十二三岁的男孩子。而其中一名老人坐着轮椅,正是香港风水界泰斗,唐宗伯。

    “唐大师?!”

    “唐老!”

    连离得最近的记者们都忍不住惊喜地出声,虽然知道今晚唐宗伯会来,但是没想到这么早!

    “伯父。”

    “唐老。”

    戚宸和李卿宇见到唐宗伯,都转身走过去,跟老人打招呼。而记者们却是趁着车门未关,拼命地往车里打闪光灯!

    唐老来了,那不就是说……夏大师到了?

    李卿宇的目光也往车里投去,目光沉静,手却不由自主地微微捏紧。

    但,车里却没有人。车门关上后,司机便将车开走了。

    她……没来?

    李卿宇的目光随着那辆车远去,镜片遮了沉静的眸,今晚来此的意义似乎对他来说,在这一刻散去。

    记者们却在此时急切地发问了,“唐大师,请问您的爱徒呢?听说艾达地产公布的出席名单上有她,夏大师为什么没来?”

    “呵呵。”唐宗伯笑了笑,他并不像那些名流那般摆架子,在外头不轻易接受采访。老人很随和,抚了抚胡须,便一指酒店里头,说道:“那丫头啊,早我们一步来,已经在里面了。”

    咦?!

    “在里面了?”什么时候的事?

    记者们盯着酒店里面,目光懵愣。不对啊!他们一直全程跟着来酒店的人,怎么会没看见夏大师进去呢?莫不是她真人与照片上差别有些大,导致他们看漏了?

    李卿宇也霍然转身,他望去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沉静的眸底终于有所闪动,唇角浅淡地扬了扬。

    她来了!

    “哼!这女人,又搞乔装!”戚宸哼了一声,看穿夏芍的把戏一般,走过去推了唐宗伯的轮椅,与张中先、温烨和李卿宇一起走进了酒店大厅。

    夏芍确实是先一步到了,而且在时间上,她正是前脚进了酒店,戚宸和李卿宇后脚都到了的。戚宸猜得没错,她确实是又乔装成艾达地产的员工,随着艾米丽进入酒店的。

    今天并非周末,夏芍是在学校放学后才去往艾达地产公司的。她一身校服装,自是不便出现在媒体面前,便跟着艾米丽乔装成员工,先来到了酒店。

    今晚的舞会在酒店一百层的观景大厅,俯瞰维多利亚港,景致甚美。艾米丽来的时候便已经打扮好了,今晚的她一身红色晚礼长裙,一改平日里的严肃形象,竟是有些冷艳成熟的韵致。

    夏芍随着艾米丽一出现在这一层,便有不少在观景大厅门口寒暄的名流转头望了过来。当众人发现来者是艾米丽的时候,便都笑着走过来与艾米丽握手寒暄。

    “艾米丽总裁?哎呀!我们中国有句话,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总裁之貌,丝毫不输古时候四大美女啊!呵呵。”

    “艾米丽小姐这次拿下世纪地产的控股权,实在是大手笔啊!在商界来说,这堪称传奇!这些天,早已是传遍全港。艾达地产风头大出啊!”

    “日后同在香港商圈,有机会还希望多多合作啊。”

    诸多名流围绕着艾米丽夸赞寒暄,仿佛她并非香港商界的新贵,而是商业圈子里多年的女强人。

    这些人自是没有注意到夏芍,夏芍见时间略紧,艾米丽又被缠住,便打算自己回订好的行政套房里换衣服。

    房间就在同一层,夏芍抬脚便往里走。正当这时,旁侧电梯叮地一声打开,走进来一对中年夫妇和一名穿着礼服的少女。

    夏芍用余光看见这一家三口,便轻轻挑眉,暗道冤家路窄。

    上了楼来的这一家三口,正是董氏船业的董氏夫妇和他们的二女儿,董芷文。

    董氏船业在香港是除了三合集团外的船业龙头,资产颇丰。艾米丽转过身来,便礼貌地一笑,与董临握了手。

    董芷文穿着身粉色的裙子,站在父母身旁,笑容纯真甜美,一副名媛淑女的气质。但仔细看却能看出,她嘴角像是刻上去的一般,笑得有些生硬,很明显对这种商业舞会并不感兴趣。

    今晚的舞会限制不多,来的人或是带舞伴,或是带亲眷都可,没有严格约束。因此董芷文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只是她太无聊了,百无聊赖地一转眼,正好看见了夏芍。

    董芷文顿时睁大眼,“咦?你、你……你怎么……”

    夏芍今晚乔装只是换了衣服,并未化妆,因此董芷文一眼就认出了夏芍来!她惊讶地看着她这一身职场装的打扮。董夫人也被女儿的反应吸引了注意力,转头看来。当看到夏芍的时候,她也是一愣。

    “你怎么在这儿?”董夫人顿时拉下脸来,神色有些不善。她那晚回去琢磨了一番,才觉得,这女孩子那句话果然是在讽刺她!原本,她把自己女儿拐带出学校,她必是要去学校校长那里讨个说法的,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晚回去之后,夜里睡觉她就一直做恶梦!每天晚上都是被吓醒的,白天精神恍惚,晚上又心悸难眠。一旦睡着,必然恶梦惊醒!她精神不济,今晚的舞会本不来也行,但听说唐老会出席,便想着今晚来见见唐老。平时见唐老预约也不一定能见上,难得今晚他出席商业舞会,不趁着这时候见,什么时候见?她想请唐老看看,她是不是中邪了?

    但没想到唐老没见到,一上来便见到了这个那天晚上讽刺她的少女,真是晦气!

    董夫人的话让与艾米丽寒暄着的政商名流都不由一愣,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夏芍。这一看之下,不由目露惊艳。

    气质这么静好的女孩子很少见,而是看起来很年轻,怎么会穿着职业装的?

    “我说艾米丽总裁,你们艾达地产公司如今怎么说也是大公司了。我知道你们刚来香港,可能员工不够,但也用不着请这么个兼职的学生跟在身边。就算是请兼职,也不要只看学校。有的人,成绩再好,家世不好也是没教养的。”董夫人对艾米丽露出个笑容,说话怎么都透着股子尖酸刻薄。

    她是认定夏芍是家庭不好,小小年纪就出来混兼职。

    “你又乱说什么!”董临皱眉轻斥一声妻子,有些怒意。他这妻子,说话向来不分场合,也不想想,兼职的学生怎么在总裁身边?她别又得罪了人!

    董夫人却笑了笑,虽没说什么,神态却是高傲。她不觉得自己会得罪艾米丽。在她看来,艾米丽是因为幕后有人扶持才站到如今的高度的,而董氏船业论资产论资历,怎么都应该是艾米丽来攀附他们才是。

    夏芍赶着去换装,并没有时间跟董夫人计较,只是笑道:“董夫人精神倒是好。我若是每晚都做恶梦,可不敢晚上出门。”

    董夫人脸色顿时大变,还没反应过来,夏芍便笑着转身离去了。

    她转过走廊,便找到订好的套房,走了进去。

    “董事长。”房间里的员工是跟着艾米丽来港的,知道夏芍的身份,见她来了顿时恭敬且兴奋地迎上来,“化妆师已经在等您了。您的礼服也送来了。”

    夏芍点头一笑,看了这名员工一眼,笑问:“遇上什么事这么开心?”

    员工一愣,答:“那还用问?当然是您的事了!您又有大手笔了,今晚的记者会过后,消息要是传回青省,不知道会惊了多少人呢!”

    夏芍这才一笑,笑容里却多了些思乡的情绪,“是啊,快过年了。”

    她边笑边走进了房间,开始了换衣服化妆。

    而这时,观景大厅里,应邀前来的政商名流们也都陆续到场了。大厅里金碧辉煌,记者要到发布会开始的时候才会被请进来,没有记者的打扰,大厅里的名流们便相谈甚欢。尤其见戚宸和李卿宇陪着唐宗伯来了之后,众人便都围了过去跟老人照面寒暄,也趁机在戚宸和李卿宇面前露个脸。

    只是眼尖的人都发现,唐宗伯身边并没有女弟子的身影。

    李卿宇的目光在大厅里转着,他知道,他所见过的她不是她的真容。尽管他没有见过她的真容,但若她出现,他必能一眼认出!

    她的气质,并非任何女子能有。

    大厅里的名媛们见李卿宇向她们看来,一个个都露出自己最美的笑容向他点头致意。却不想,他的目光没有在任何人身上停留太久,只是看过,便沉静地转开。

    不是。

    都不是。

    她不在大厅里。

    男人的目光顿时有些不解,本以为来到大厅便会见到她的……

    正当李卿宇的目光四处搜寻的时候,大厅里进来一名工作人员,带着记者们入场了。众人一看,便知发布会要开始了!

    观景大厅很宽敞,本就是做大型舞会用的,因此今晚便在台下辟出一个记者专区,等发布会结束,记者们离去后,这里还能用作休闲区域。

    记者们进入后便赶紧入座,大厅里的名流们在酒店门口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拍过了,现在就期待今晚的正主了!

    今晚的舞会是由华夏集团主办,按说华夏集团只有一家私人会所进驻香港,不应该办这么大的舞会。之所以今夜这么多人到场,全都是为了艾达地产控股世纪地产的事,为了那个外界一直都有的幕后支持者的传言。

    记者们眼巴巴地望着台上,最先上台的毫无意外是艾达地产的总裁艾米丽。

    艾米丽一身红色礼服,利落的短发,冷艳的气质,一上台底下便都静了下来。记者区、贵宾区,所有人都看着这名年仅二十八岁的女子。

    她是艾达地产的总裁,从内地进军香港地产业的短短三个月,却将地产行业三巨头之一的世纪地产给整倒并控制在手,短短三个月书写一段商场传奇,艾达地产无疑是商界的一匹黑马!

    但传言这匹黑马背后有人扶持,而今晚,就是一切真相大白之夜。

    艾米丽扫视了一眼大厅的记者和宾客,微微点头,用流利的中文说道:“感谢今夜的来宾,无论是记者朋友,还是应邀出席舞会的贵客们。我代表艾达地产公司,感谢你们的捧场。到今天为止,艾达地产公司来到香港三月有余,我们的收获是可喜的,我们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我想诸位今夜来到这里,一定带着很多的惊奇和很多的疑问。我之所以前几天没有在媒体朋友们面前解答,是因为我没有权力解释你们的疑惑。艾达地产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我们的员工尽职地工作,也离不开一位令人敬佩的领导者的指引。我不是这位令人敬佩的领导者,她另有其人。在此,请允许我请出她来。她是我的人生中除了父母和导师之外,最令我敬佩的人。她便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芍小姐。”

    艾米丽一番发言,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直指观景大厅入口处。

    记者、宾客,齐刷刷转身!

    从台上到大厅入口铺着一条长长的金红地毯,地毯的尽头站着一名十八岁左右的少女,浅浅含笑,亭亭而立。

    少女的礼服与今夜在场的女宾客风格大相径庭。她穿着一身改良版的旗袍,黛色的底子,上面以苏绣手法绣着浅鹅黄的芍药,远远望去,像是初春里见着了初夏,令人有时光交错的恍惚和淡淡欢喜。

    旗袍是古典韵味,现代手法,不失古今结合的新意。但少女的眉眼淡然悠远,气韵如沉香宁静,总让人觉得气质古典如画。尤其她胸前挂着一串珠润的珍珠,发丝轻绾,露出的小巧耳珠上也点缀着洁白的珍珠,肌肤天然如玉,静静立在门口,大厅里顿时无声!

    她在大厅门口一笑,缓缓走来,步伐悠然沉缓。大厅里却没有声音,像是一场哑剧。哑剧里,观众只是随着她的走来而缓缓转动身子。

    注目礼。

    除了注目礼,没有其他的动作和声响。

    然而,就是这寂静里,众人心中的波澜却只有自己知道。

    好年轻!

    这名少女,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早就听说嘉辉集团在内地与华夏集团有合作,其董事长是一名年仅十八岁白手起家的少女。但因为华夏集团一直在内地,不曾来港,因此香港的商界人士不曾见过她的真容。

    今晚见面,本是为了弄清艾达地产的事,却不想一目之缘,如此惊艳。

    惊艳,并非在场所有的情绪。有一些情绪,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有一道目光,从转身开始就再没有离开过。那一刻对他来说很漫长,又好像很短暂,交织的情绪,难以言说。

    ……是她?

    是她!

    男人坐在贵宾区,拳不知何时握起,熨烫得笔挺的西装被他揪紧成一团纸皱。这辈子,他不曾做过如此不着调的事,但今夜他却一直没发现他做了。他的目光都在那走来的少女身上,他知道,他认得出。

    尽管,她的真容一瞬便刻进心里,印下此生都不曾体会过的名叫惊艳的词汇。但她的眉眼气韵,却早已在半年前印进他的记忆里。

    这记忆至今未望,明明与他相伴时,是那样一张不起眼的脸庞,午夜未眠时却总想起。他一直在等她出现,他这辈子最好的就是耐心。却不知,多少次与她相见的机会,错失在他的耐心等待上。

    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为什么他之前没发现,之前没去查?

    他从来没关注过华夏集团,尽管听祖父称赞过。但他有太多事要忙,没那么多时间去关注一个内地刚刚崛起的新星。祖父在商场打拼半生,创下嘉辉集团的偌大家业。她若想站到令他关注的高度,怎么说也得半生。就算再是商场新秀,近来也不需要关注。至少李卿宇觉得,近几年是不需要投入太多目光。

    只是他没想到,她来了。这么快就来到了香港,站上了更高更荣耀的舞台。

    初见她,她是他的私人保镖。

    再见她,她是唐老的嫡传弟子。

    今夜见她,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她到底还有几个身份?还要给世人带来多大的惊喜和不可思议?

    李卿宇不知道,他也估量不出。他已经估量错了一回,也错过太多次就在眼前的见面机会。今夜,她终于现身,他眼睁睁看着她走来,却终于有种宿命感。像是宿命里有缘,却也无缘,只是相见了,便洇开了小半生的欢喜和余味……

    他的目光是沉静的,是恍然恍惚的,而坐在旁边的戚宸,目光里也有恍惚。

    那不该是他该有的眼神,但有了也不自知。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是皱着眉头,瞪一眼旁边区域坐着的媒体,有气。

    这些记者,有没有会拍照的!以前这女人盛装出席发布会和舞会的照片简直是拍瞎了!被他们拍出来简直是大打折扣!

    所以说,有的女人看照片就好,有的女人却必须看真人。

    戚宸气哼哼的,唇边却带起笑来,为他亲眼目睹了一回。

    而同样是见到一个人,却有人这时捂住了嘴!

    罗月娥鲜少有失态的时候,她几乎伸出手指着夏芍,指尖颤抖,“我、我妹子……我、我眼花了吧?你掐我一把!快掐!”

    罗月娥推推旁边的丈夫陈达,两人早来了,而且还是第一波来的。原因在于罗月娥对夏芍也有太多疑问,且有段日子没见了,怪想的,总想见了叙叙旧。却不想来了之后就没见到她,反倒是被一群政商名流围着寒暄了半天。

    罗月娥实在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见到夏芍,但她确定她没看花眼!因为夏芍身上穿的礼服就是前段时间打电话给她,让她公司的设计师给设计的!

    可……这妮子不是说她艾达地产幕后的老板么?怎么成了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莫非?!

    陈达自然也是震惊,但他听见妻子的话之后,便苦笑了一声。他哪敢掐她啊,于是便苦笑道:“还是你掐我吧。”

    夫妻两人的声音不大,却是此时大厅里唯一的声音了。听见两人说话的声音,记者们才惊醒过来!这时,夏芍已经快走到演讲台了,记者们这才想起拍照来!

    顿时,闪光灯如炸开的星辰,噼里啪啦,闪得人眼都睁不开!

    爆闪的亮光里,确实有人怀疑自己的眼花了,董夫人就是其中之一。

    “她、她是董事长?”

    开玩笑吧?她不应该是家世普通靠着兼职打零工赚钱的女学生吗?刚才还穿着一身职场装站在艾米丽身边的!怎么转眼就成董事长了?

    董芷文也瞪大眼,捂住嘴,紧盯着夏芍的身影。学校有传言她是唐老的弟子,是名风水大师。可她怎么又成了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了?

    董事长……那不就是跟她父亲一样的人?

    好厉害!

    夏芍这条路并没有走很久,但在众人震惊的情绪里,却已是很久。只是谁也没想到,她上了演讲台后,第一句话便开起了艾米丽的玩笑。

    “我从来不知道你会逢迎拍马,平时怎么不见你多说点?”夏芍一笑,说的是艾米丽开场白的那段话。

    “我说的是肺腑之言,肺腑之言天天挂在嘴边的,那才叫逢迎拍马。”艾米丽严肃的表情不变,刻板的回答,却让台下不少人笑了出来。

    夏芍一眼给人的感觉淡然悠远,但没想到,她一开口便是调侃的话,这不由让她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一下子变得娇俏起来,整个人倒显得活泼了。

    但夏芍和艾米丽的对话也不由让人品出点别的意味来——两个人很熟啊!艾米丽在开场白里说,领导这次地产界格局之变的人不是她,难道,真是台上这么年纪轻轻的少女?

    再多的疑问,夏芍也已在眼前。

    而且,艾米丽退去一旁之后,夏芍便笑着开了口。

    “我最先要说的还是感谢,感谢今晚各位的捧场。各位一定很疑惑,华夏集团并未真正在商业上进军香港,为什么华夏集团会在香港广邀政商两界的名流。为什么要让艾达地产的总裁艾米丽小姐,来帮助华夏集团在媒体面前宣布今晚舞会和发布会的邀请?”

    夏芍说出众人心中的疑问,悠然一笑。今晚是大场面,除了记者以外,在场于政于商,都是前辈。被这么多人注视者,没有人会感动毫无压力,但夏芍却看起来气度底定,万事不惊。底下的众人为她的气度惊讶,而她却笑了笑,再度开口。

    “对各位来说,或许这是个疑问。但对我来说,这理所当然。艾达地产与华夏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与艾米丽总裁在三年前于内地结识,我们志趣相投的朋友,是合作无间的伙伴,也是上下级关系。”

    “……”上下级?!

    这个字眼令在场的气氛在怔愣过后,开始涌动。

    似乎有什么真相要浮出水面,有些人已经想到,却不可置信!

    “没错,艾达地产公司是华夏集团旗下。注册之初,出于各方面的考量,不适合对外公布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在内地也从没有公开过。但在哪里公布都是一样的,我不介意在此向世人宣布,艾达地产隶属华夏集团!世纪地产现在由华夏集团实际控股!”

    “……”

    台下一时间没有声音。

    在场的人还在消化两个信息。

    艾达地产隶属华夏集团!

    世纪地产现在由华夏集团实际控股!

    简单的两句话,带给人们的震惊却是难以言说的。这里面的信息,也足以叫人消化很长一段时间。

    此刻之前,所有人都知道艾达地产背后有资金支持,所有人都怀疑华夏集团是艾达地产的后台。可是,有谁想到过,艾达地产根本就是属于华夏集团的?!

    没人想到过,瞿涛也没想到过。当他以为艾达地产只是个资产十几亿的小公司时,他不曾将其看在眼里,因此连连被人将计就计,挖好的陷阱反埋了自己。他从不曾想过,艾达地产属于一家传闻有百亿资产的集团,从不曾想过,自己会败在一名年纪轻轻的少女手中。

    就是这个不曾想到过,成为了商业竞争中的最大秘密,也是最大的杀手锏。曾经辉煌的世纪地产被强势收购,如今名归他人。

    商场如战场,从来都是尔虞我诈,胜者为王。所有人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对于王者不应该感到稀奇,但对于这么年轻的王者,却还是感到震惊。

    这可是商战!稍有差池,便是巨大的亏损甚至集团的覆灭。侵吞与反侵吞,是眼前这名十九岁不到的少女能做到的?

    传闻,她在内地便是白手起家,打下两场堪称传奇的商战,只是不曾想,她会这么快就将传奇书写到了香港!

    这条消息传出去,会令多少人震惊?今夜之后,舆论又该是怎样的潮涌?

    ------题外话------

    二更到!求票!

    今天两更了差不多一万五,极限了。明天继续**!继续万更!

    这两天持续求票,有票票的妹纸,翻翻口袋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二章 华夏集团登场!曝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二章 华夏集团登场!曝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