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全面曝光!

    大厅里气氛暗涌,一时无人说话。

    闪光灯如星屑般耀眼,站在演讲台上的少女微笑接受贵宾和记者们的目光。

    但仿佛嫌给人的震惊还不够,她继续含笑道:“我们既然已经将世纪地产控股,公司的运营将会很快步上正轨。接下来,我们将会通过法律手段,收购世纪地产前任董事长瞿涛手中的股份,预计明年六月前将世纪地产更名,归于华夏集团旗下!”

    虽然如今世纪地产股价大不如前,但收购其股权还是耗费了华夏集团不少资产。今晚之后,股价必然会开始回升,与之前收购盛兴集团时一样,等股价回升,资产回升,夏芍再考虑收购瞿涛手中的那部分。不过,瞿涛必然不会那么容易转让股权,这部分就只有走法律途径了。

    在座的除了记者和政界人士,都是商界精英,怎能不明白夏芍的打算?但她的胃口还是震惊了在场的人!

    华夏集团控股世纪地产还不算,竟打算将世纪地产更名,整个收购吞并?

    这女孩子,年纪不大,胃口倒是海量!

    胃口大也就算了,换成在座任何一个人,做到今天这一步,也不会放弃瞿涛手中的股权。但这女孩子竟在媒体面前声称要明年六月份之前完成收购?

    她哪里来的信心一定会完成收购?瞿涛手中的股权大约有百分之三十,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她的资金从哪里来?

    这段时间,当外界都在盛传华夏集团是艾达地产的幕后支持者时,就有商界人士将华夏集团的资料找出来,分析了其资产。

    外界传言华夏集团有百亿资产,但其实算来远远不止。这家集团这两年没什么大的投资,但前景却一直被看好,股价在持续上升,资产可谓步步高升。有人做了预测统计,发现这两年这家年轻的集团资产也如滚雪球一般,资产只怕已近三百亿!

    世纪地产的资产市值最高的时候有人估计有五百亿,但是股价连续跌停之后,资产已大幅度缩水。华夏集团收购其百分之五十七的资产实行控股,是完全有这个资金实力的!

    但华夏集团本身还有古玩行和拍卖公司要运营,这些都限制了其资金。如今控股世纪地产,只怕已经耗费了华夏集团能拿出来的资金的极限了。

    但她只给自己半年的时间,就声称要吞了世纪地产,这是不是在开玩笑?

    在场的商界名流都纠结着一张脸看着夏芍,老实说,她已经做得很好了,真的令在座在商场打拼了半生的老将都震惊了一把。她做到了在场许多人大半生都没有做到过的事,这已经堪称传奇了,而她现在竟然要将这个传奇再提升一把?

    许多人撇撇嘴,不太信。

    贵宾席上却有一人,低头,微笑。

    男人微笑起来也依旧有沉静的味道,他修长的手指落在刚才被握得发皱的西装衣角,轻轻的抚。不知抚平的是衣皱,还是沉淀在心的心绪。

    她能做到。

    这一次,他没有怀疑。

    他是商界巨子,在他手中完成的收购案无数,商场之争,资金固然重要,关键却在于洞察力。小小的细节,会毁掉整个收购案,也会另公司陷入对方彀中遭受重创。

    在场的人,便是没注意到其中一个细节的。

    她还有件事没公布。

    李卿宇低着头,微笑,气质如岁月般沉静。

    而相比他的沉静,旁边大咧咧坐着的男人却是哼了一声。他狂妄地挑着眉眼扫了一眼在座的商界人士,正眼都没给——看不上!

    这女人不过是公布了个身份,就把他们给震惊到这份儿上,连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都忘了。今晚来之前,多少人心心念念这件事,现在才一个真相便被冲击得忘了还有件事,难怪这些人一辈子的高度就只有这样了。

    智商不够!

    戚宸的评价未免犀利。其实,倒不是智商问题。今晚到场的商界名流都在香港商圈有头有脸,若只是商业上的事,他们比谁都老道,转眼便能将利益得失看透。只是今晚夏芍公布的事太过令人震惊,震惊之下,难免有些事会暂且抛到脑后。

    这是人之常情。

    戚宸和李卿宇若是事先不知情,此刻怕是也能想到其中关键。但并非每个人都有两人从小到大的精英培养和处事决断的高度的。

    夏芍并不在意台下众人不信的表情,她只是微笑,宠辱不惊的气度令很多人不解。

    只是正当夏芍要继续发言的时候,记者区里一名记者举手站了起来。

    这名记者不是港媒周刊的,自从瞿涛被捕之后,港媒周刊受了不是舆论指责和压力,最近低调了很多。

    那名记者是一线媒体都市商报的人,他先对夏芍点头致意,表示对打断她的发言很抱歉,但却坚持问道:“夏董,很抱歉打断您。但我想在座的人都有这样一个疑问,请允许我提问。”

    这名记者很礼貌客气,夏芍当即便笑着颔首,等待他问。

    “谢谢夏董。我想问的是,您今晚在媒体和众多人面前声称,以明年六月为期,将世纪地产完全收购至华夏集团名下,这算不算是宣告?您有什么依据保证一定会完成此计划?有没有考虑过六月份之前完不成?”

    这记者之前很客气,但问出的问题还是很犀利的。这是明摆着在说夏芍夸下海口,有可能会食言了。

    夏芍并不与其计较,依旧淡定微笑,只是她的回答听起来并不是在解释记者的提问,“我相信,华夏集团的进入将会为世纪地产注入新的生机。众所周知,世纪地产深陷风水丑闻,而我们在接手世纪地产的运营之后,首先要解决的便是民众的信任危机。华夏集团虽然是年轻的集团,但在内地商圈向来有着良好的口碑。我们是古董行业起家,不作伪不造假,诚信经营一直是集团发展的理念。虽然我们是地产行业的新人,但我们会一直坚持诚信的理念。在此我们也可以向社会做出宣告,日后凡是华夏集团开发的地标,绝不会出现世纪地产压低价码、寻衅扰民之举。我们对任何地段的开发,都将遵照行业标准,誓将诚信经营进行到底!同时,在人们越来越重视生活环境和质量的今天,我们开发的地标工程日后都将从地段、建筑形态和布局上,遵照最基本的风水原理,为广大市民提供舒适放心的居住环境。”

    夏芍全程含笑,不紧不慢,这一段话说完之后,在她身后不远处站着的艾米丽,却是忍不住带头鼓起了掌!

    她早就听她的大学同学、也就是如今华夏拍卖公司的总裁孙长德说过,董事长在演讲方面很有天赋!以前因为艾达地产暂未对外公布与华夏集团的关系,不能出席集团的一些活动,她一直无缘现场得见董事长演讲。

    今晚一见,果然不负盛名!

    现场演讲很考验领导者的感染力和号召力,董事长简直就是天生的领导者!

    艾米丽的掌声响起,在场的记者和贵宾也只好跟着她一起鼓掌。但掌声雷动,却没有众人瞪大的双眼看起来有震撼力。

    夏芍没有直接回答记者的提问,但却很好地解释了他的疑问。

    风水!

    他们怎么都把这件事给忘了!

    那名站起来问问题的记者张着嘴,怔愣在当场。他以为对方会解释他的问题,哪里想得到,她竟是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而这番话,也无疑给了众人一个提醒!

    艾达地产是聘请了唐老的嫡传弟子夏大师为风水顾问的!如今,曝出艾达地产是华夏集团旗下,也就等于是华夏集团聘请了夏大师作为风水顾问!

    香港是个重视传统风水的社会,民众重视家丁兴旺、平安昌顺,生意人选购商铺重视财聚八方、日金斗升。以风水作为卖点和宣传,无论是居民楼盘还是商业旺铺,都会是地产行业吸收利益的一大利器!以老风水堂在香港的名气,夏大师亲自担纲风水顾问,华夏集团的工程还怕售不出去?今晚的报道一出,还怕世纪地产的股价不回升?

    这些不都是资金来源么?

    刚才他们居然还不信明年六月之前华夏集团能将世纪地产完全纳入版图,现在想想,都觉得这个时间是保守估计了!

    如今想来,她还是谦虚了!

    “夏董,请允许我再问个问题。您说华夏集团日后将以为广大市民提供舒适放心的居住环境为理念,在开发工程上遵照风水原理。那么我想请问,这件事夏大师同意么?她将会长期担任华夏集团的风水顾问,确保每处地标在购买时和购买后的建筑设计以及布局上,都提供风水意见么?”那名站在的记者在震惊过后,索性又继续提问。

    他的问题还是很犀利。华夏集团打算长期在地产行业发展,那风水顾问也是长期的么?如果今年是,明年又不是了,那么所谓的日后在开发工程上遵照风水原理的承诺,不就是空话?所谓的诚信经营,不就是打脸?

    但夏芍还没回答这个问题,这名提问的记者就被身旁另一家周刊的记者给拽了一下,硬把他给挤得跌坐了回去!

    那名新站起来的女记者横了刚才的男记者一眼,脸色不善——会不会提问?问问题也不知道问重点!丢人现眼!

    “之前说好的每家媒体一次提问机会。”那名女记者对着都市商报的男记者道,提醒他他的提问机会已经用过了,应该轮到别人了。那名男记者本对对方粗鲁的拉扯感到愤怒,但一听这话,顿时哑口无言。

    女记者则抬起头来,甜甜地对夏芍一笑,“夏董,您好。我想请问,之前外界都传言今晚夏大师会出席舞会,但是到现在都没见到她,请问,夏大师来了没有?如果来了,不如请她出来跟大家见个面吧。”

    这个问题才是问到了点子上!

    当即在场的媒体全都目光灼灼,贵宾们也都望向夏芍。这也是今晚他们出席的目的之一!

    老实说,艾达地产能在香港这么快地受到关注,夏大师功不可没!今晚这个功臣在哪里?

    在场的人眼巴巴看着夏芍,夏芍却站在台上悠然地笑,“不是已经跟大家见面了么?”

    不是已经跟大家见面了么?

    “……”一群人没声音,都还维持着眼巴巴的表情,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这话什么意思。

    过了片刻,大厅里的记者和贵宾全都齐刷刷地转头!

    众人看向的是大厅的入口处。

    记得艾米丽介绍夏芍入场的时候,夏芍便是从大厅入口处现身,与众人见面的。在场的记者和宾客本能的将夏芍刚才的话理解为——人已经到了,已经在观景厅门口了。

    可是——

    人呢?

    大厅门口空无一人。

    众人齐刷刷地转头看向后头,见没人之后,又莫名其妙地转回来,神情颇为滑稽。

    那名提问的女记者以为是她问得不够清楚,夏芍没听明白,于是便又解释道:“不好意思,夏董。我的意思是,既然夏大师是你们华夏集团的风水顾问,那么她会不会一直担任华夏集团的顾问,还是由她本人来回答比较好。能请她本人出来接受采访么?”

    众人点头,看着夏芍。

    就是这个意思!

    夏芍却只看着那名女记者,眉眼间皆是好笑的意味,“不是已经在接受采访了吗?”

    不是已经在接受采访了吗……

    大厅里这回是真沉默了。

    真的是半晌没人说话,但气氛却是越来越暗涌!

    若说之前夏芍的话令人误会,这句却是谁都听明白了!

    可是、可是……

    在场的记者和宾客一个个看着夏芍,表情纠结得不能再纠结,五官都快挤成一团了,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内心的猜测。

    反倒是这时,大厅里传来一声女子忍俊不住的笑声。

    众人纠结着脸转头,见笑着的正是罗家千金,罗月娥。

    罗月娥是早就知道了夏芍风水师的身份的,只是她不知她竟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因此刚才确实是震惊了一把,现在看着别人震惊,她反倒觉得有趣了。不仅有趣,她还觉得有点无奈。这妮子,怎么这时候玩儿上了?

    “华夏集团的当家姓夏,夏大师也姓夏,这不明摆着的事么?”罗月娥忍俊不禁地笑看向演讲台上的夏芍,夏芍与她相视一笑。

    大厅里的人却一下子炸开了锅!连带着久经战阵的一众名流都不淡定了!

    华夏集团的当家姓夏!夏大师也姓夏!这确实是明摆着的问题,可是这太不可思议了!

    “夏董,您的意思是,您就是唐老的亲传弟子?您、您没开玩笑吧?”继都市商报的男记者之后,那名站着的女记者也愣了。

    夏芍闻言轻笑一声,抬眸将目光落向贵宾专区最前排,坐着轮椅的老人身上,笑道:“唐老今晚就在场,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当着他老人家的面,冒充他的嫡传弟子?”

    众人这才想到唐宗伯也在场!这才齐刷刷地转头去看唐宗伯,目光求证。

    唐宗伯满面红光,笑着抚须,却对着演讲台上的少女吹胡子瞪眼,轻斥道:“你这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我是你师父,你叫我唐老?”

    我是你师父!

    一句话,千斤重!

    落锤之音却砸得在场的人头脑一片空白!

    原以为,艾达地产隶属华夏集团旗下,便是今晚最大的曝光点。难道,他们都错了?

    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是香港风水界泰斗唐老的嫡传弟子!一代风水大师!这才是今晚最大的爆料?

    “可是、可是……”记者们都坐不住了,谁也不管之前为了那每家媒体只有一次提问机会的规矩而准备了什么样的问题,当即便有人起身急切问道,“可是,夏大师的面容之前有人拍到过,似乎跟夏董您……不是一个人!”

    “我师父在内地休养的这些年,香港到处都是余九志的人。我之前孤身前来,势单力薄。为了安全着想,我才不得已改装行事。”夏芍笑着为众人解开了疑惑。

    三言两语,理由充分,但还是令人震惊的。

    当即又有名记者迫不及待地起身,问道:“那之前有人爆料您目前在香港名校圣耶女子中学读书,这件事情,也是真的?”

    这件事,校方曾说会调查之后给媒体一个满意的答复。但答复却是石沉大海,至今不知那爆料是真是假。

    夏芍闻言轻轻挑眉,这件事是有人在背后害她,而这个人她已经让刘板旺去查了。相信早晚有结果。

    夏芍只是一笑,脸上并未表露什么,只点头笑道:“没错。因为就读的是毕业班,课业比较重,我不希望有人打扰,便对外界隐瞒了这件事。”

    一切的疑问都解开了,但记者们却是瞪大眼,有的人这才想起来!前段时间爆料夏大师在圣耶女中读书的人,把信息爆料得很详细,说她是大陆转学来的,就读3A班,名字叫夏芍。

    夏芍!

    刚才艾达地产的总裁艾米丽在介绍华夏集团董事长入场的时候,也说了句“她便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芍小姐”之类的话!

    为什么那时候没人反应过来?

    有的记者直拍脑门,都是那时候震惊与惊艳交织,一时间头脑没反应过来!现在想想,可不是么?

    人家一开始就亮明身份了,是他们没想到而已!

    如今真相大白,有的人却仍然觉得脑子不够用,险些就扒拉着手指头数。

    艾达地产是华夏集团旗下,华夏集团的当家人就是唐老的弟子夏大师,夏大师是艾达地产的风水顾问……

    这都什么跟什么?

    现在总算是有人明白过来了,所谓的风水顾问,根本就是事情还没公开的时候,艾达地产为了跟世纪地产打这一场商战,而抛出的烟雾弹而已!

    瞿涛并不知道夏大师便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是艾达地产的幕后东家,他还傻咧咧地想用百分之一的股权和两套别墅来贿赂夏大师,请其帮自己对付艾达地产?

    这时在场的众人,想起堪称世纪地产全面溃败导火索的光碟事件,才慢慢心惊!瞿涛固然老谋深算,将监控录像截图刊登,断章取义想用舆论击垮艾达地产,却不想被人家一张完整的光碟将计就计用舆论击垮了自己!

    这件事到现在还有人不知其中细节,匪夷所思艾达地产是怎么得到当天的录像光碟的。有人认为是趁着瞿涛不注意,从他那里偷来的。但现在想想,真的是偷来的么?

    眼前这名少女,她孤身一人来到香港,在势单力薄的时候,都能把余曲王冷四大风水家族给整跨,在香港掀起一场风水界风暴!她隐瞒了艾达地产是华夏集团旗下这件事,让艾达地产以一家小公司的姿态在香港又掀起一场地产界风暴!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乖乖等到被人算计之后,再手忙脚乱地去偷光碟?

    就凭她隐瞒了自己是瞿涛竞争对手的身份,以众人所熟知的“夏大师”的那张脸去世纪地产见瞿涛,就可以知道,这件事是谁算计谁,还真不好说!

    搞不好是瞿涛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瞿涛精于算计,这些年商场作风狠辣,被他算计到破产倒闭的公司不计其数,商场上不知道有多人对他恨得牙痒痒,也曾有不少人想联合起来整倒瞿涛,但都没成功。

    可是,现在成功了。

    成功办到这件事的人,是一名不足十九岁的少女!

    她是香港风水界泰斗唐大师的弟子,未来华人世界多少政商大佬求之不得的风水大师!就凭这个身份,对她的年纪有所轻视、对她的集团有所觊觎的人,只怕也不敢再动。

    唐老有多少人脉令人畏惧,将来她就有多少人脉令人仰望。

    而她以老风水堂正经传承的风水大师身份,进入地产行业。日后,在地产行业里,还会有人是她的对手么?

    这个问题没有人问出来,但所有人在心底似乎已有了答案。

    未来的辉煌,已经预见。

    接下来,记者们纷纷起身,对夏芍进行了提问采访。在得知了她全部的身份之后,提问时同行之间争抢,难免激烈。但夏芍都站在演讲台上,对问题一一做了回答。

    整场发布会前后竟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当提问都结束了之后,夏芍才笑道:“感谢今晚媒体朋友们的到场,待会儿还有舞会,如果大家还有什么问题,之后我们会再安排采访。谢谢大家。”

    她这已经算是在做结束陈词了,媒体们自然是不想走,但今晚的爆料实在是冲击太强烈了,今晚估计回去之后就都要熬通宵出报道了。因此,众家媒体记者这才纷纷起身,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依序走出了大厅。

    记者们离开之后,观景大厅里便奏起了轻缓的音乐,端着香槟和葡萄酒的侍者也陆续入场,自助餐点也都布置进来,舞会开始了。

    夏芍一从演讲台上下来,自然是围过了一群人来,寒暄、赞叹,刚才在大厅门口用在艾米丽身上的话,现在又用到了夏芍身上。只是,名流们对夏芍的态度却是恭敬多了。毕竟,她有一层超然的身份在。

    夏芍端着香槟,又发挥起她挡酒的功力来,笑谈娴熟,四周笑声不断,酒却几乎没动。

    在人群里走了一圈儿,许多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跟夏芍攀谈,夏芍也都一一打过招呼,这才望向了休闲区的方向。

    那里,不仅唐宗伯、张中先和温烨坐在休闲区里,身为政商两界宠儿的戚宸、李卿宇也坐在那里,罗月娥和陈达也陪坐在一起。

    一群人目光都聚在夏芍身上。

    等她。

    夏芍一笑,跟身边的人说了声抱歉,便笑着走了过去。

    一走过来,便听见温烨小声咕哝了一句,“满身珠光宝气的,奢侈!”

    夏芍耳力好,当即便听了个正着,笑着歪头看向男孩,“上回说让你穿着道袍去风水堂门口当道童你不干,今晚是想来酒店当酒童?”

    温烨今晚当真算是盛装打扮,竟然穿着身黑色小燕尾服,衬衣领口处还打着个小蝴蝶结,乍一看还真是个小绅士。但到了夏芍嘴里,就变成了酒童了。

    酒童顿时脸色发黑,郁闷!不知道为什么,总说不过这女人!

    唐宗伯笑道:“行了,你们两个。什么场合也能斗两句嘴!”老人边说边摇头,对周围的几人道,“这丫头,都师叔祖了,还老跟门派里年纪最小的弟子过不去。都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了,还老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老人的话虽是数落,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眼里对夏芍的喜爱和无奈。

    罗月娥一笑,“再是董事长,年纪也在那里,总也逃脱不了孩子心性。”

    戚宸也哈哈一笑,往沙发上一倚,姿势大咧咧,抬头看向夏芍,目光欣赏。

    李卿宇也看着夏芍,唇边笑意淡淡沉静。他从今夜见到她出现的那一刻起,目光就没再离开过她。她在演讲台上具有感染力地演讲时的模样、她端着香槟周旋于名流之间应对自如的模样、她走过来打趣同门的娇俏模样,他都看在眼里。

    留待日后,回忆,品读。

    夏芍感觉到李卿宇的目光,抬眸看向了他。男人见她望来,镜片后深沉的眸有一瞬间的凝滞,却见夏芍同样娇俏一笑,打趣,“李先生,你今晚是给我带报酬来的么?”

    李卿宇听闻那句“李先生”唇边笑容轻轻一顿,但听见后半句,便把头转过去,笑道:“你果然财迷。”

    夏芍笑着走过来,罗月娥朝夏芍招招手,让她坐来她身旁。

    夏芍坐下之后,便又转头看向李卿宇,“我不是财迷就没有今天的华夏集团。所以,财迷的钱别想吞,老早上交。”

    李卿宇又把头转过来,浅笑,“我没带。你有时间,去我那里拿。”

    “连同我的奖金?”夏芍笑问,李卿宇当时答应要给她加薪的。

    男人的笑容顿时深了深,又把头微微转过去,“你来了,就有。”

    两人之间的谈话落入众人耳里,除了唐宗伯,自是谁也听不懂。戚宸摸着下巴思索,目光在夏芍和李卿宇之间看过,眯了眯眼。

    这女人!

    “咳!”戚宸咳了一声,手里握着的啤酒罐子咔咔响。

    夏芍抬眸望过来,戚宸便把身子微微转了转,刚好露出他今晚盛装的衬衣领带。

    夏芍却仿佛没看到,挑眉问:“戚当家嗓子不好?不好就少喝酒。”

    戚宸皱眉,听见前半句脸色便黑了黑,但听见后半句便果断阴转晴,转头看向夏芍,大咧咧地笑。

    夏芍却又补了一句,“免得喝得不舒服了,要怪我的舞会让你喝坏了嗓子。”

    戚宸顿时脸色又晴转阴,且有雷鸣闪电之势。

    夏芍一笑,便转头招呼罗月娥和陈达去了。

    “你这妮子!这么大的事,也不提前知会我一声,让我也跟着吓了一跳!”罗月娥拉着夏芍的手,笑嗔她。

    两人姐妹似的十分亲密,戚宸是知道怎么回事的,这回却换李卿宇愣了愣。

    “我看看,这身旗袍适合你!”罗月娥打量着夏芍,赞道,“我在服装行业这么久,什么时尚大师没见过?还是头一次见有人能把传统旗袍穿得这么有韵味!这珍珠配得也好!你的气质很衬。以后呀,你的礼服就交给姐,姐给你包了!”

    夏芍一笑,她这身礼服确实是周末的时候去了趟罗月娥的公司,请她公司的时尚设计师量身设计的。至于今晚她佩戴的珍珠项链和耳饰,都是成年礼那晚,师兄送给她的。

    想起徐天胤,夏芍便垂下眸。师兄已经回到青省军区了,虽然两人每晚都会通个电话,但见不到面,确实想念。尤其是周末的时候,现在到了周五傍晚,夏芍都是打车回师父的宅子,她依旧住在师兄的屋子里,时不时地便会想起两人相伴的时光。

    “今晚妹子大出风头,我敢保证你明早便风靡全港!我妹子年少有成,有财有貌,还是风水大师!一定会有一大堆的富家公子追着你不放的。”罗月娥开起了玩笑,随即便从桌上端起了杯香槟,“我得敬妹子一杯,今晚太完美了!”

    她这么一说,戚宸和李卿宇也拿过酒杯来,众人一起举杯。

    夏芍端着酒杯道谢,但却没喝,而是看向了罗月娥,“别人敬我,我一定喝。月娥姐敬我,我可不敢喝。”

    这话却让陈达、戚宸和李卿宇都愣了愣,唯有唐宗伯和张中先呵呵笑了笑,温烨耸了耸肩,看了罗月娥一眼。

    罗月娥却愣了,“这话怎么说?我敬的酒怎么就不敢喝?”

    夏芍笑道:“孕妇为大,我哪敢让月娥姐敬酒?再者,你现在也不宜喝酒,香槟也最好别碰。”

    “什、什么?”罗月娥却是一愣,表情有点懵。

    戚宸也挑挑眉,看向夏芍。

    罗月娥虽然保养得好,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但实际年纪都四十八了。

    她怀孕?

    “夏大师,你这话是……是什么意思?”罗月娥还在发懵,陈达却是先反应过来,目光灼灼,语气激动。

    夏芍一看夫妻俩这反应,就知道他们还不知道。于是便摇头笑道:“你们可真粗心,也不知去医院看看。月娥姐面如桃花,气血却虚浮,眼尾意态懒散,明显是孕期之相。”

    不过,夏芍也理解两人没发现的原因。罗月娥这年纪,只怕两人都认为已过了育龄,不会再有孩子了。但育龄只是针对大部分人来说,医学上不乏高龄生育的例子。

    “孕期?大师,你的意思是,月娥她有了?”陈达语气激动,话是这么问,但他明显是信了夏芍的话。

    罗月娥却还是一副发懵的表情,不可置信。

    夏芍笑道:“月娥姐,你的身体自己应该清楚,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真、真的?”罗月娥捂住嘴,脸上又是惊喜又是不可置信,眼里刹那含泪,“我、我还以为……”

    她还以为,这辈子不会有孩子。她跟丈夫这些年的婚姻,因为两人谁也不坦诚,争吵的时候很多,房事却很少。如今虽然是两人的感情日日渐浓,房事自然也多了。但孩子的事两人却是都不想了。她年纪已经快五十了,怎么可能还会怀孕?

    这辈子,活到这个年纪,能不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争吵,能学会坦诚、理解,她便已经觉得日子轻松多了。以前不是没想过用孩子拴住心爱的男人,但孩子就是求不来。如今他们夫妻都不想了,谁想他竟来了?

    这、这真是天大的喜事!

    “别激动!别激动!”陈达手忙脚乱,脸上都不知该摆出惊喜的表情还是别的表情了,他只是赶紧把妻子手里的香槟拿开,不准她喝了。

    “是别太激动。现在激动,也还太早了点。”夏芍笑看着这对手忙脚乱的夫妻,重磅炸弹还没丢完,“月娥姐子女宫气色红润,有子之相。但卧蚕却气色黄明,有女之相。这一胎只怕是儿女双全。是与不是,现在可还检查不出来,只好看日后的情况了。”

    面相的事,有几率性。并非一定作准,但对罗月娥和陈达来说却是准的。因为夏芍方才已开天眼观了一下,一对漂亮的龙凤胎。

    只是,罗月娥印堂略暗,可见这一胎并不会太顺利分娩。毕竟,她年纪在在这儿。

    “儿女与父母也是前世注定的缘分,你们夫妻之前争吵不断,孩子没来。如今他们来了,也是与你们的缘分到了。”夏芍微笑着看向两人,提醒道,“不过,月娥姐的年纪,只怕要吃些苦头。我建议你还是早早去医院住下,费些心思看护。”

    罗月娥和陈达却是被这重磅炸弹给炸懵了!

    夫妻两人面面相觑,都不可置信。

    儿女双全,他们以前从来没想到过。

    总以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从没想过可以有这么幸福的一天。

    陈达比罗月娥反应得快,额头上激动得汗都冒出来了,连连点头,握住妻子的手,“那、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那、我我我……”罗月娥说话也结巴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丈夫,这与她平时女强人的姿态可是大相径庭。

    “今晚回去就把刘医生请来看看!”陈达道。

    “不用等舞会结束了。舞会还有段时间,这里环境吵,月娥姐还是适合早些休息。”夏芍提早放人,“我送送你们,早些回去歇着吧。”

    说完,夏芍便起身,唤来大厅的侍者,让其下楼去通知罗家的司机,开车到酒店门口等着。

    陈达扶着罗月娥起来,夫妻两人还是有些发懵。

    但两人刚站起来,远远地便看见董氏船业的董事长董临带着妻女走了过来。

    董夫人脸色尴尬,但却扯出个笑容来对夏芍道:“夏小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三章 全面曝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三章 全面曝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