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风靡全港!

    董夫人的到来让罗月娥和陈达愣了愣,侍者去通知司机了,司机还没来,两人便只好暂且坐回沙发里。

    陈达扶着罗月娥,小心翼翼,仿佛她已有八个月身孕似的。罗月娥脸上再是惊喜欲泣,见到董氏船业的人来了,也敛了敛神态小心翼翼地坐下了。

    夏芍本想笑这夫妻俩,但董夫人跟她打了招呼,她便只好抬眼看向了她。

    董夫人的笑容极度不自然,但还是跟夏芍打了招呼。她身旁,丈夫董临也笑容有些尴尬,暗暗瞪了妻子一眼。

    董夫人用眼尾瞥了瞥丈夫,便暗暗拉扯了女儿一把,把董芷文带了过来。她已经问过女儿了,那晚女儿是从学校翻墙出来的,还是夏芍救了她。既然她肯出手救自己的女儿,那就表示两人在学校还是有点交情的,那就好说话了!

    董芷文被母亲拉扯过来,显得有些局促。她看了母亲一眼,便抬眼对夏芍含蓄地一笑,微微颔首,接着便把头低下了。

    董夫人见女儿连句招呼也不知道跟夏芍打,便狠狠瞪了她一眼,接着回头看夏芍,表情尴尬。

    夏芍将这一家三口的神色看在眼里,微笑不语。她刚才从演讲台上下来的时候,董临身为董氏船业的董事长,已经跟她寒暄过了。因此这时,董家人一起过来之后,夏芍便没再与董临特别地打招呼,方才见罗月娥重新坐下,夏芍便也从旁扶了她一把,陪着她一起坐下了。

    夏芍坐着,陈达、罗月娥夫妇也坐着,身旁戚宸和李卿宇更是没站起来,除了温烨站在唐宗伯的轮椅后头,张中先也坐在沙发里,几人都没有起身的意思,唯有对面董家人站在众人面前,岂不尴尬?

    董临尴尬地笑了笑,之前跟夏芍握手寒暄的时候,周围人太多,他也没好意思提刚才在观景厅门口的事。见夏芍到了休闲区,他这才带着妻女过来。

    而且过来,也是有件事想有求于她的。

    有事求人,身价自然低三分。董氏船业再是老牌企业,商界前辈,董夫人有错在先,董临也只得忍受此刻的冷遇了。

    “呵呵,夏董。我刚刚才听小女说,你们都在圣耶女中读书。你看,这、这可真是有缘啊,呵呵。”董临见妻子碍于面子,只打了声招呼就不开口了,便只好替她解了这个冷场。

    夏芍坐在沙发里,闻言轻轻挑眉,悠然笑道:“世上缘分多种,救下董小姐算是缘分,聆听董夫人训示也是缘分。”

    平安夜那晚的事和今晚在大厅门口的事,在座的人都不知情。但听了夏芍的话,都不免抬眼看向董夫人。

    罗月娥冷下脸来,以她的家世身份,董家人在她面前也只有恭维的份儿。别看她在夏芍面前总是笑着拉家常,平时在上流圈子里,罗月娥可是出了名的高贵。看不上眼的人,她一直都是淡淡的。今晚这一冷下脸来,顿时看得董夫人心里咯噔一声!

    然而,还没等董夫人反应过来,她便觉得一道霸烈的目光瞪来。

    董夫人顺着目光望去,见戚宸坐在沙发里,气宇狂妄,目光明明如烈阳一般,却只叫人觉得冷酷。看人一眼,便觉得胸口都被一拳砸碎的感觉。

    董夫人吓得顿时连呼吸都不敢了。戚宸在上流圈子里是很特殊的存在,他是黑道三合会的当家,三合集团在船业上还压董氏一头,董氏却只能在三合集团面前毕恭毕敬。

    见把戚宸给惹了,董夫人顿时如履薄冰,她不敢与戚宸对视,只好目光往旁边转。却刚好对上李卿宇的眸。

    这个商场上作风决断的男人,此刻沉静的眸底亦有些决断,眸光比光亮的镜片更显冷沉。

    张中先干脆便哼了一声,“咱们家的丫头,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不舍得说一句,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训示了?”

    唐宗伯则抚着胡须,面色威严,看着董夫人,不发一言。

    休闲区的气氛冷沉了下来,董临夫妇却是有些懵了。

    董临本以为带着妻子过来道个歉就行了,妻子平时讲究家世身份,待人向来刻薄。但董家在上层圈子也是有头有脸的,在香港商圈资产绝对排的上前五!因此,她平时虽然嘴巴刻薄,但却没人敢跟她计较,哪知今天竟踢到了铁板?

    对方虽然是商界的新人,但却是奇才,吞了世纪地产之后,资产跟董氏已不相上下!最关键的是,她还是风水界泰斗唐老的嫡传弟子,实打实的风水大师!

    仅这身份,政商两界的大佬都不好轻易她面前甩脸色,更何况董家?

    而且,最令董氏夫妇发懵的是,这名刚踏足香港商圈的少女,竟然跟罗家人、三合会还有嘉辉集团关系很好?

    早在今晚之前,就有人不解戚宸为什么会在华苑私人会所的事情上这么积极,闹了半天,是因为跟华夏集团的当家人关系密切?而李卿宇此刻看起来,似乎也不仅仅是因为两家有合作关系啊……

    董家人尴尬懵愣地站在休闲区,而这边气氛却早已受到了大厅里众多名流的关注。

    要知道,休闲区里坐着的,可都是重量级人物!唐宗伯、戚宸、李卿宇、罗月娥,任何一人出现在宴会里,都是众人恨不得围起来的对象,如今坐在一起,怎能不引人注目?

    董家人过去之前,众人便时不时地盯着那边看了,对那边闲聊的气氛,和戚宸、李卿宇和罗月娥等人的神态也是看在眼里。几人跟夏芍闲聊越是随意,越是令舞会的气氛震惊!

    看来这几个人早就认识了!而且关系很好的样子!

    果真是风水师的人脉,令人心惊。

    大厅里音乐轻扬舒缓,董家人走过去之后,说了什么没人听见,不过气氛不太好却是众人都能感受得到的。有些人在大厅门口见到了董夫人对夏芍的训斥,虽然不解她当时为什么要穿着职业装跟着艾米丽进场,但两人之间的不愉快是一定的。

    而现在,董氏夫妇去道歉,便遭遇了冷场。

    董夫人不敢说话,董临则强笑着打破冷场,“夏董,有些事都是误会。所谓不打不相识嘛,呵呵。听说你救了小女,有机会还请让我们董家请你吃顿饭,聊表谢意!日后有机会也可以多走动走动,毕竟你跟小女是同学,这真的是太巧了,呵呵。”

    董临把话题转到夏芍救了董芷文的事上,巧妙地把大厅外面的不愉快给绕过了。

    夏芍却轻轻垂眸,还是悠然闲散的笑,慢悠悠道:“岂敢。董家乃是名门,我怎敢高攀?”

    董夫人听了,顿时脸皮子发紧。

    “我不过是普通人家的女儿,白手起家才有今天的成绩。董家富丽堂皇,只怕我不敢轻易走动,进了董家,我怕我会自惭形秽,诚惶诚恐。”夏芍端起香槟,笑着轻轻品一口。

    董临夫妻顿时脸上火辣辣!

    普通人家的女儿?她还真敢说!

    说是白手起家,可年纪轻轻白手起家就有如今堪比董家的资产,她会自惭形秽?

    到底是谁该自惭形秽!

    董临只能干笑一声,自从他在船业上打拼出如此成就,已经很多年没遭遇过如此冷遇了。换做平时,他准大怒走人,但此时,却只得在此赔笑。谁叫妻子最近整晚恶梦,请家庭医生也看不出结果来,正想着今晚请夏芍给看看呢?

    但仿佛给他们夫妻的难看还不够,罗月娥在这时笑了一声,看向夏芍,调侃道:“你是说我们罗家不够富丽堂皇?不然,上回请你去吃饭,怎么也没见你诚惶诚恐?”

    李卿宇这时也转头看向夏芍,深沉的眸里带着浅笑,“你会诚惶诚恐?在李家住了两个月,也没见你惶恐。”

    戚宸顿时眉头沉沉一拧,目光在夏芍和李卿宇脸上狠狠刮过,眯眼一笑,“哦?是么?你去的地方倒多。什么时候去戚家大宅住住?住下了就别走了。”

    李卿宇转头看向戚宸,两个男人对视,一人目光狂妄,沙场斩杀万人的霸烈气度。一人则像是沉肃内敛的宝刃,轻易不出鞘,但出鞘便是日月之辉。

    罗月娥没想到她一句调侃的话,会引来戚宸和李卿宇的反应,顿时有趣地看了两人一眼,但看向夏芍时,目光已是八卦趣味。

    夏芍瞥了两人一眼,随即把目光转开,只当没看见。

    董氏夫妇却脸色别提有多精彩!

    罗家!李家!戚家!哪一个不比董家富丽堂皇?被人打脸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而且,夏芍竟然去罗家用餐过,还在李家住了两个月?现在连戚宸话里也似有点什么意味……

    董氏夫妇都是过来人了,再看不出李卿宇和戚宸对夏芍的一些心思,那就算是白活了!

    董临顿时狠瞪了妻子一眼——都说让你教训人要擦亮眼,今天受教训了吧?你惹的麻烦,你自己解决吧!

    董夫人读懂了丈夫眼神里的意思,少见地有些慌了!

    她哪知道这丫头这么有能耐啊!而且,之前也没看出这丫头是什么董事长啊!要早知道,她会教训她吗?

    董夫人脸色涨红,但显然今夜她不道歉,求对方看看她是不是中邪了的事就不好开口。于是只得拉下脸来,看向了夏芍。

    “夏小姐,之前我是因为我这不争气的女儿逃家的事心情不好,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迁怒你了。这事是阿姨不对,阿姨给你道个歉,这事儿就揭过去吧。”董夫人说着这话,脸色也是火辣辣,她何曾给人道过歉?真是头一遭!

    “人跟人相处,哪能一点误会也没有?董夫人的心情可以理解。”夏芍一笑,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董氏夫妻顿时眼神一亮,脸色微喜。

    “但是,”夏芍却话锋一转,脸色淡了下来,抬眸看向董夫人,“董夫人,我素来知道这世上有一切只往家世上的人。观念差异,不能强求。但家世不能代表教养,你我之间若只是这点误会,一笑倒也过了。但我的教养是父母给的,我虽然家世普通,但自小父母在教导我做人之理上从来不落于人。他们费了心,我便不能被人问候我的教养。就如同别人指责你们的女儿教养不好,便是在指责你们一般。问候我的教养,就等于问候我的父母,我自然是要跟你讨个说法的。”

    夏芍神情冷淡,唐宗伯抚须颔首,戚宸、李卿宇和罗月娥则向她看来,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今晚如此不给董氏夫妻面子。

    董夫人顿时便愣了,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她确实是在大厅门口,说过一句“有的人成绩再好,家世不好也是没教养”之类的话。没想到,竟是这句话惹了夏芍!她还以为她是因为她两次找茬生气!

    “呃,这、这话就是我、我随口说的,呵呵,并没有针对夏小姐的意思。你要是气我这句,我道个歉!这、这总成了吧?呵呵。”董夫人干笑两声,颜面算是在今晚丢尽了!舞会大厅里这么多名流在,虽然他们听不见这边说什么,但是就因为听不见,有些话才传得难听,今晚过后,她怕是有段时间没脸在上层圈子里走动了。这要是被那些富家太太知道了,还不背后笑死她?

    董芷文也没想到父母会受到这般的冷遇,她虽然对母亲的一些做法也不满很久,但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董芷文这才看向夏芍,局促地小声求道:“夏小姐,对不起,真的很抱歉。都是我没跟我妈把话说清楚,让她误会你了。她说话一直是这样的,我都已经习惯了,我知道别人听不惯,要不、要不我替她给你道歉。拜托你别生气了……”

    夏芍看向董芷文,脸色缓了缓,在心里一叹。难得董家有这样的女儿,只可惜,董夫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偏要给她安排相亲宴,想爬得更高。就连此时女儿帮她说话,也不见她多感动。真怀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不过,这是董家的事,夏芍也没心思过问太多。董家已经道了歉,她这才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把此事揭过了。

    董家人这才松了口气。

    但是要提让夏芍帮忙的事,还是有些尴尬。

    董芷文将父母的尴尬看在眼里,便低着头,替他们开了口,“那个……对不起,我知道现在说这件事可能有点过分。但是还请夏小姐帮个忙,是关于我妈的。她……她从平安夜那天晚上回家,便每晚都做恶梦,一连快一个月了,医生也查不出结果来。我们一家人都怀疑是不是中邪了,我、我想能不能请夏小姐帮忙看看?”

    董芷文跟夏芍的关系实在称不上很熟,她今晚得知了夏芍的身份和成就之后,对她是很佩服的,但自己的母亲得罪了她,再佩服这时候也不好套近乎,只好规规矩矩说话了。只是这样跟人说话,她长这么大也是从来没有过的。总觉得,在夏芍面前就好像平时她面对父亲叔伯一样,毕竟她的身份是跟自己的父亲平起平坐的,而自己只是董家的女儿而已,自然是低了一等。

    董临见女儿帮忙开口,神色还是有些感动的。而董夫人则是赞许地递给女儿一个眼神。

    夏芍见了只在心中感叹,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淡淡道:“不用看了。董夫人也不知去过哪里,带了些不干净的东西在身上。”

    “不、不干净的东西?”董夫人惊呼一声,脸色大骇!但她想起夏芍曾在大厅门口跟她说过“我若是每晚都做恶梦,可不敢晚上出门”的话,当即便信了!显然,她是那时候就看出她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

    “那、那怎么办?”董临也脸色大变。

    夏芍懒得解释,只是抬眼看了董夫人一眼,便虚空用手指画了道符,抬手往董夫人身上一弹!

    董夫人就只觉得身上好像清爽了不少,但却不明白夏芍对她做了什么。

    这时,酒店的侍者走了过来,对罗月娥和陈达道:“陈署长,陈夫人,你们的车已经在酒店门口等了。”

    罗月娥和陈达点点头,夏芍却唤住侍者,让他拿来了纸笔,在茶几上快速写下一串账号和户主姓名,递给了董临。

    董临怔愣着接过,夏芍则看向他。

    “两百万,明天汇去这个账户。”

    “什么?”董夫人还没反应过来。

    夏芍道:“董夫人身上不干净的东西我已经驱除了,今晚便不会再恶梦缠身。两百万是酬劳,明天汇到。”

    董氏夫妇张着嘴,连董芷文也瞪大眼。

    驱除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刚刚那在空中随便画的两下?

    她画的那两下不过是两三秒钟的事,就要两百万?董家虽然有钱,但也觉得这实在是太贵了。

    但见夏芍挑了挑眉,脸色冷淡,一家人便没敢说什么。她到底做没做到,今晚回去不就知道了?倘若真是做到了,那这钱自然是要给的。风水大师得罪不得,他们都已经得罪过夏芍一回了,难不成还能再得罪她一回?

    “好好好,明天就汇到。呵呵,真是谢谢大师了。”董临笑道。

    夏芍却没有再跟他们家人浪费时间的意思,她看向罗月娥道:“月娥姐,我送送你。”

    “送我做什么?你是今晚的主角,离场多不好?不用你送了,我又不是重病号,自己还没长腿?”罗月娥笑道。这一会儿,她心情虽然还是如在梦中,但脸上却已看起来平静了些。

    回去之后,她可是要把家庭医生请来看看,若真是怀了身孕,从今往后,罗家便要忙起来了。

    夏芍见罗月娥眼底都是激动急切的心情,便不跟她再多言了,只嘱咐她心情以安稳为主,不可大起大落,之后便站起身来,将陈达和罗月娥夫妻送到了大厅门口,让侍者带着他们先行离开了。

    夏芍回来之后,便接收到了师父笑斥的目光,显然,她干的那点儿事,没逃过师父的法眼。夏芍笑了笑,她就是敲了董家一笔,那又怎么样?反正这钱是做善事用的。谁叫董夫人平安夜那晚在她陪师兄的时候给她找不愉快?就要让她吃点苦头!

    夏芍接下来便又端着香槟到舞池里走了一圈,与到场的贵宾们寒暄闲聊,直到舞会结束。

    这晚,舞会进行到夜里十点多才散场,这晚的风有点冷,但从酒店出来的人却并没有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一身旗袍气韵古典的少女身上,知道过了今晚,明早便是她扬名的大日子。

    果然,第二天一早,不仅各大周刊报纸,就连电视台也全程播报了昨晚的新闻发布会。

    华夏集团一(禁词)夜成名!

    夏芍也一(禁词)夜成名!

    真相震得民众瞠目结舌,谁都没有想到,原来他们这段时间关注的事件,全因一人而起。

    这名少女也不到十九岁,之前媒体报道的夏大师,只能算相貌平平,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她的真容竟如此令人惊艳!

    一(禁词)夜之间,穿着旗袍气韵悠然宁静的少女登上了商业周刊、时尚周刊等各类杂志的封面,俨然成为话题人物!

    年轻的年纪,美丽的容貌,身价数百亿,还是正经传承的风水大师!还有比这更引人关注的事么?还有比这更优秀的年轻一代?

    夏芍的名字和白手起家的经历真可谓一(禁词)夜之间家喻户晓,在继她风靡内地青省之后,如今风靡全港。

    多家媒体在请求华夏集团的专访之余,涌去圣耶女中的门口,想要近距离地围堵夏芍,再对她进行采访。

    而学校里也是沸腾了!

    圣耶女中的学生们从没有想过,从大陆转学来的大陆妹竟然有这样惊人的身份!

    原以为,她只是打架好,所以才能打服了校园霸王展若南,在学校里不受欺负地读书。

    原以为,那些她是风水大师的传言也不一定能信,但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是?

    原以为,这些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可她居然一(禁词)夜之间成了身价数百亿的集团董事长?

    这也太牛了吧!

    她还只是跟她们一个年纪的人啊!

    白手起家?大陆妹居然是这么牛的人?怪不得,她能半途转学来圣耶女中这种名校!怪不得,她可以一开学就请两个月的假!还以为她是父母在大陆有什么身份地位,闹了半天,这都是她本人的成就所致?

    震惊,崇拜,狂热!

    摆脱了媒体的包围,刚刚进入校园的夏芍,便遭到了学校同学的围观和机车党的围堵。

    展若南骑着机车带着她的刺头帮摆开阵势,气势汹汹怒瞪着穿着校服走进校园的夏芍。

    夏芍噗嗤一笑,早已猜到她这是为什么了。

    “我的基地原来是你让人买了拆的?”展若南很郁闷。昨晚的舞会她原本可以去参加的,结果她那个龟毛又独裁的大哥,非要她穿裙子戴假发,打扮得女人一点!她当然不干,据理力争的结果,就是被大哥给限制出行了。大哥昨晚也没出席,小心眼地在家里看着她,声称不允许她一副男人婆的样子跑去舞会丢人现眼。

    靠!

    独裁,专断,龟毛又小心眼,她怎么有这么个大哥!

    昨晚的事就已经更让她吐血了,今早看了报道更加吐血!夏芍这女人,艾达地产原来是她的公司!她的基地压根就是她授意拆除的。

    展若南抱持着“毁我老巢等于断我手足”的信念,今天早早地便到了学校,召集人马摆开阵势,围堵“仇家”。

    “仇家”却只是笑了笑,悠闲地绕过她的车队,往校园里走,步伐悠闲不说,还安抚小孩子似的语气摆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欠你两顿饭。”

    “靠!我的基地就值一顿饭?”展若南怒斥,但转头就骑着机车过来,问,“什么时候去?”

    夏芍抬头望了望香港一月份清早的天空,慢悠悠笑道:“寒假过后吧。”

    “寒假……”展若南嗓子被噎住一般,脸顿时黑了。

    那不要一个多月后?

    展若南这才想起来,过几天就要考试了。而考试完之后便是放寒假,夏芍家在大陆,她要回家了。

    “是啊,要回家了。”夏芍仰起头,望去的正是青省的方向。

    离家半年,虽然时常通话,但不见父母,她真的有些想家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4》,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四章 风靡全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4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四章 风靡全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