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罗家赴宴,偶然发现

    自从夏芍身份曝光,学校里的气氛就变得很狂热。夏芍走到哪里都会收到看稀奇物种的目光,学生们像是不敢相信身边竟有这样的人跟她们一起读书,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艳羡的目光、崇拜的目光、好奇的目光,几乎将夏芍包围。连上课的时候,任课老师都换了一种赞叹的目光看她。教导处的林主任自从夏芍到学校报道起就对她有成见,身份曝光之后,在走廊里遇见她,总能看见这名严肃女子的复杂的目光。

    一直以来都认为是破坏校规、靠家世走关系进入学校的大陆生,摇身一变竟成了圣耶女中建校历史上堪称最优秀的学生,这滋味,可想而知。

    夏芍虽然跟林主任有过不愉快,但跟她并没什么仇怨。这女人只不过是凡事都以学校为先,死板些罢了。

    夏芍依旧是宠辱不惊,不为周围的追捧和狂热所影响,但曲冉却发现夏芍近几天的心情特别好,走路都带着几分轻快。原本还以为她是为华夏集团在香港的风靡和欢喜,但问过之后才知道,她的欢喜是因为快放年假回家了。

    曲冉得知夏芍的父母感情很好,便目光有些羡慕。她的父母感情也很好,只可惜,父亲去世得太早,扔下她和母亲。

    夏芍看出曲冉的心思来,笑道:“我来香港读书,半年都不能见父母。虽然你父亲不在世了,至少你每周都可以回去陪母亲。”

    曲冉听了笑着点头,“也对。以前我爸就说,完美的人生就像完美的食材一样,很难找。”

    虽然在曲冉看起来,夏芍的人生就很完美。但她大概也有她烦恼和头疼的问题,只不过她不知道罢了。

    夏芍听见曲冉说起食材,便垂眸一笑。刘板旺预计过了年回来,网站的建设便可以试行,到时候她可以考虑让曲冉去网站上试试。这或许对改善她和她母亲的生活有所帮助。

    “切!你们两个,少来了。”这时候,展若南大力嚼着块牛筋肉对着夏芍和曲冉翻白眼,“你们还能见到父母,我爸妈早在生下我之后就被人打死了。”

    夏芍和曲冉听了这话都是一愣,展若南还是头一次说她自己的事。

    “我是被我大哥养大的,小时候他还没进三合会的时候,带着我在贫民窟一样的地方生活,他每天出去打架抢便当回来给我吃,我还想着以后长大了,要跟他一起出去打架帮他的忙。结果他进了三合会。”展若南耸耸肩,吊儿郎当的表情,完全看不出那段经历让她有多难以回首。但是简短的话语,却能令人想象出展若南童年时期的经历。她如今这么喜欢打架,一副小太妹的做派,不是没有原因的。

    曲冉不能想象那样的生活,她以为自己和母亲被亲戚赶出家门,已经很不幸了。没想到,展若南的经历更加糟糕。

    气氛有些沉闷,展若南却很讨厌沉闷的气氛,顿时抬眼看向夏芍,嚼着牛筋肉换话题,“过两天就放假了。你一放假就离开香港?放假那天晚上出去玩玩呗?”

    “如果我没事,我会出去的。但可惜的是,你晚了一步,那天我有事。”夏芍歉意地笑道。

    华夏集团的发布会和舞会第二天,夏芍就接到了罗月娥的来电。她在电话里惊喜地声称,夏芍并没有看错,她是真的怀孕了!如今,整个罗家都被这好消息给惊喜到了,在外度假的罗月娥的父母也连忙坐飞机赶回来,连她两名在国外经商的哥哥也回到了香港。一家人齐聚,听说了夏芍的事,便都想见见她。

    夏芍临近考试,这事便一直往后推。但罗月娥表示,无论如何在夏芍回家过年前要到罗家赴宴一回。盛情难却,夏芍便只好答应。

    虽然香港学校的教学制度与内地有很大差别,但夏芍来到学校几个月,也已经习惯了。期末考试对她来说并不困难,这归功于她在学校时的勤奋苦读。

    考试结束这天刚好是周五,香港的学校没有所谓的寒假,大都是春节假期,而且时间并不长,只有十天。加上前后两个周末,夏芍只有半个月的假期。

    考试结束当天的傍晚,夏芍单肩背着包往校门口走,边走边笑着跟曲冉和展若南告别。

    曲冉有些不舍得,说道:“你明天就走?我去机场送你吧。”

    展若南最看不得这种分别前哭哭啼啼的场面,顿时烦躁地摆手,“不就是回家过年么!你们当拍电影呢!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赶紧走!走了赶紧回来,你欠老娘两顿饭!”

    “你就记得那两顿饭。”夏芍笑看她一眼。

    这时,三人已走到校门口。一到校门口,便有一堆记者围了上来!

    夏芍对这情况一点也不意外,出校门的学生和来接学生的家长却都齐刷刷看着夏芍。夏芍无奈之下只得回答了几个问题,然后便远远地看见一辆兰博基尼开了过来。

    车子停下,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下来,来到夏芍跟前道:“夏小姐,您好。我是罗家的人,我们夫人让我来接您。化妆师和您的礼服已经在工作室,我带您过去。”

    夏芍有些意外,她本想着打车去商场买件礼服,像上次那样装扮妥当再去罗家。没想到,罗月娥竟已给她准备好了。

    周围的记者一听是罗家,便目光一闪,对准夏芍和罗家来人直打闪光灯,夏芍在校门口众人瞩目之下,跟展若南和曲冉道了别,然后坐进了罗家的车子。

    一个小时后,夏芍进入罗家大宅,一进门,陈达和迎上来的两名中年男人便眼神亮了亮。

    夏芍今晚一袭浅紫的晚礼裙,款式简洁别致,单肩处一朵淡淡的芍药花是唯一的点缀,却让她整个人显得高雅雍容。

    “夏董,一回来香港,可全都是你的报道啊!害得我一下飞机,还以为香港出什么大事了,哈哈!”出声招呼夏芍进屋的男人笑起来很爽朗,眉眼与罗月娥有几分相像,一看便是罗月娥的哥哥。

    夏芍一笑,与男人握了握手,“今晚月娥姐可跟我说是家宴,既然是家宴,朋友相称便好。”

    但她的目光却在男人旁边的人脸上一看,轻轻挑眉。这两人竟是双胞兄弟!怪不得她会从罗月娥面相上看出双生的迹象,原来,罗家有这家族史。

    “爽快!怪不得我妹子都夏小姐赞不绝口,看来你们的性情当真投缘。”男人顿时仰头大笑,热情地将夏芍请了进去。

    罗家今晚可谓是家族成员齐聚!

    客厅沙发里,坐着两名老人,老者脸上含笑,目光慈祥。老妇则是一名外国相貌的女子,虽已年老,但气质雍容高贵,端坐在沙发里,让人一眼便以为见到了真正的贵族。

    夏芍知道,罗月娥的父亲经商,母亲是曾经的香港总督的千金,子爵的女儿,自然礼仪教养极好。

    虽知罗家人对自己心存感激,但对方毕竟是老人,夏芍可没打算让两位老人先起身迎她。于是便先笑着走过去跟两位老人打了招呼。而沙发上还坐着两名年长男人,相貌威严,从面相上看,天苍高阔亮泽,乃是为官之相。夏芍一眼便断定两人是罗月娥在政务司和律政司任司长的大伯和叔叔了。

    罗老笑呵呵站起来,“可不敢当大师的礼。唐老的弟子果然是名不虚传。小女和女婿的事,我已经听说了,真是要谢谢大师了。”

    罗夫人对夏芍含笑点头,但刚要说话,罗月娥便从楼上由佣人扶着走了下来。一家人都站了起来,目光关切,俨然罗月娥此时便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

    这让罗月娥都有点不太好意思了,下来之后便拉着夏芍的手笑道:“妹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你真是我的福星!自打遇见你,好像什么事都变好了。”

    “可不是么?他们夫妻两个吵了十来年了,我还以为到死都得看他们这么折腾呢。”罗父笑道。

    “那还不是因为月娥眼光不好,挑来挑去,给自己找苦头吃!当初我就说了……”

    “大哥!都多少年的事了,你还说他做什么?”罗月娥打断大哥罗禀扬的话,狠狠瞪了他一眼,瞪得后者马上闭嘴。

    陈达在一旁笑了笑,看起来已不在意罗家人对自己的一些看法。他扶着妻子刚要坐下,佣人便道晚宴准备好了。

    一家人在罗母的住持下,热情地请夏芍到了餐厅就坐。

    今晚是西餐,港督千金出身的罗母亲自下厨做了浓汤,烤了面包和甜点,将家里请的英国大厨都请了出来,亲自为夏芍介绍菜品,俨然奉她若贵宾。

    尽管这样,罗月娥还是隆重地向家人介绍了夏芍,“这位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夏芍小姐。我们之前见到的时候,她只称她是唐老的弟子,可没告诉我她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发布会那晚可真把我吓了一跳!但不管怎么说,我跟她一见如故,现如今已是我妹子了。既是我妹子,就是自家人。”

    罗月娥说着,竟拉着夏芍介绍自己的家人道:“妹子,这是爸妈!这位是大伯,香港政务司的司长,别看他明年就退休了,人脉可不少。以后有什么事就找他!这位是三叔,律政司司长,离退休还有几年。你公司不是要跟瞿涛用法律手段收购股权么?甭客气,交给他了!这两位是大哥二哥,在英国经营珠宝和出口贸易,日后去欧洲,让他们招待你!”

    夏芍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但罗家人显然对她直爽的性子见得惯了,一家人呵呵笑起来,却都是看向夏芍。

    虽然已经在商业周刊和电视上得知了夏芍白手起家的经历和在香港的作为,但亲眼见到她却还是感到惊叹。这女孩子笑容甜美宁静,一点也不像是商场上连连创造传奇的人物。但她确实是!

    夏芍心知罗月娥这样把自己介绍给她的家人,也是为了帮自己建立些人脉,于是便大方地笑着颔首,跟罗家人再次打过招呼。

    这次罗家人倒是眼神一亮,要知道,他们家的人,无论政界还是商场,都是响当当人物。尤其是罗母,英国子爵的千金,真正的贵族。多少人在罗母面前都拘谨着不敢多言,夏芍初出茅庐,倒是悠然淡定。这分气度,确实是难得。这不由让罗家人对夏芍又多了分好感。

    晚宴继续进行,席间气氛融洽。罗月娥的大哥罗禀扬性子爽朗活跃,话最多,聊着聊着,便聊到了罗月娥的身孕上。

    “夏小姐,我妹子虽然是怀孕了,可是才月余。医院也查不出是不是双胞,你真的能确定?”

    医院都还查不出是不是双胞胎,她就已经认定是龙凤胎了,这、这靠谱么?

    要是准了,也太神奇了!

    但夏芍还没回答,罗母便开了口。

    她很少开口说话,气质雍容高贵,但并不高傲,说话语速不快,吐字清晰,是正宗的中文,“确定是龙凤胎。”

    罗家人一愣,夏芍也微怔,看向了罗母。

    罗母笑道:“我在回来之前,已经请奥比克里斯大师占卜过了。跟夏小姐的预言一致。”

    “奥比克里斯大师?”罗禀扬顿时变了变脸,接着便拍掌笑了,“那就没错了!看来小妹这次不仅是晚年得子,还一下子儿女双全了!”

    罗家人显然对此人很信服,夏芍却是目光突然一变!她当即垂下眸,掩了眸底神色。

    罗月娥见夏芍没反应,以为她没听说过奥比克里斯大师,便笑着对她解释道:“奥比克里斯是欧洲很古老的巫师家族。他们分白巫和黑巫两派,家族人员多住在英国,是皇室很尊敬的大师。皇室一直沿袭古老的中世纪传统,很多事会请巫师占卜,只是这些事外界不知道而已。我外祖父是子爵,也是英国贵族,我母亲在英国的时候,常能见到奥比克里斯家族的大师。他们的塔罗牌占卜很准,跟咱们东方的卜卦有异曲同工之妙!现在,你跟奥比克里斯大师都说我这胎是龙凤,那就一定没错了!”

    “是啊,说起来还真神奇!东方和西方明明两种文明,在神秘学上却有很多想通的地方。”罗禀扬赞叹道。

    罗月娥又继续对夏芍道:“我对这些不是很了解,不过你们都是神秘学方面的大师,应该会有兴趣见一下吧?以后要是想见,我陪你去英国,帮你引荐。”

    夏芍闻言,微微一笑,神色不露,笑意却有些深。她喝了口香槟,慢悠悠笑道:“好啊,会有这一天的。”

    今晚来罗家吃饭,夏芍本以为见见罗家人,结识些人脉而已。她自己也没想到竟能听到奥比克里斯家族的消息!

    这家族是欧洲的巫师家族,也就是所谓的魔法师。他们的老巢确实是在英国,只不过,夏芍倒忘了罗月娥的母亲是贵族千金出身,有可能会认识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了。

    这世上,总有些人有些事,会通过千丝万缕的联系牵扯到一起。

    夏芍端起酒杯,笑了笑。她现在所走的每一步路,看似和未来没有联系,但其实谁知冥冥之中,是不是已经铺好了呢?

    这一顿饭吃得很愉快,只除了夏芍心里一直在盘算一些事。用餐过后,她与罗家人聊了一会儿,见时间不早了,才提出告辞。

    罗家的车将夏芍送了回去。这一晚,夏芍收拾了回家的行李,她订的机票是明天傍晚四点钟。因此,她明天白天还有点时间,早起之后便来到了嘉辉国际集团的大厦。

    这座大厦夏芍很熟悉了,给李卿宇当保镖的那段日子,天天陪着他来公司上班。只不过,今天是她独自前来,而且没有易容。

    夏芍并没有预约,但她一走进嘉辉集团的大厦,便引起了保安和服务台员工的注意。

    几名员工盯着夏芍,眼也不眨。半晌,越瞪越大,表情不可置信!这不就是周刊电视台上天天见的那位?

    保安几乎是兴奋地跑过来的,问:“您好,请问您是华夏集团的夏董么?”

    夏芍笑着颔首:“是。我想找你们总裁。他今天有空吗?”

    “总裁交代了,说您要是来的话,他就有空。不过,他现在正在开会,您请会客室里稍后片刻。”服务台的女员工笑容甜美,却是将夏芍近距离打量了一番。

    唉!早就知道,她们这些人是没有机会麻雀变凤凰的。那些人天天浓妆艳抹搔首弄姿地来上班,算是白费心思了。

    夏芍被女员工带着乘电梯到了会客室,她在里面坐着喝茶看报纸,一坐竟是一个多小时。会客室的门被打开的时候,夏芍抬起头来,明显感觉到李卿宇进来的那一刻有些急切。但是见到她之后,男人又恢复惯有的深沉不露。

    他微笑着走过来,目光定凝在她身上,走到对面的沙发处坐下,“久等了?我知道你今天会来,但没想到是一大早。”

    “你知道我今天会来?”夏芍放下周刊,挑眉笑着调侃道,“什么时候李大总裁也改行算卦了?”

    李卿宇浅淡一笑,笑容沉静里总带着些缱绻的意味。她给他当保镖的时候,总是穿着一身黑裙子,现在他才知道,她喜欢白色。今早便是穿着件薄薄的小西装外套,脂粉未施的脸蛋儿粉玉一般,让人一眼看见,便舍不得移开目光。

    “我知道你要放假了,你这么财迷,回家怎么会不带点钱?”李卿宇轻轻一笑,竟难得地也开起了玩笑。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如果说我是来看老朋友的,是不是显得太虚伪了?那就拿来吧。”夏芍一笑,干脆摊出掌心。

    李卿宇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的掌心上,停顿。直到看得夏芍有些尴尬,欲收回手,他才从身上拿出一张支票,轻轻放去了她掌心。

    那张支票放去她掌心的时候,薄薄的纸张,隔着男人修长的手指和少女温暖的掌心,他似能感受到她掌心的温度,想稍稍停留一会儿,但却最终没有越矩,只顿了顿便把手收了回来。一切快得就像是他没有停留过。

    夏芍果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她把支票打开,然后轻轻挑眉。

    一亿!

    关于帮李卿宇渡劫的事,夏芍一直没有跟李伯元谈具体的酬劳。这酬劳实在是不太好算,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收多少,于是便干脆把这事交给李家人去考虑。他们觉得多少合适,便是多少吧。

    但夏芍没想到,李卿宇出手竟如此大方!

    心中有些惊讶,夏芍脸上却笑了起来,抬眸打趣道:“哦?这是你给你自己定的价码?”

    她的言下之意是,李卿宇觉得自己的命就只值一亿。

    李卿宇如何听不出她的调侃?当即便点头道:“我刚接手嘉辉集团,依目前来看,我确实就值一亿。不过,也许再过几年,我有升值的空间。”

    “……”夏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升值空间?他以为他是投资品么?

    还以为李卿宇这种现实的男人很死板,没想到他还会开玩笑?

    夏芍笑起来眼眸微弯作月牙儿,笑颜娇俏可人,李卿宇望着她,沉静的笑。

    “嗯。按照我六十岁退休能为李氏集团创造出的财富来算,我的升值空间很大。这一亿算做本金,利息按月结算,节假日和年底有分红。你来取么?”

    男人是双手自然交叠在小腹上,说出的话像是在进行一场商业谈判。

    夏芍忍不住又轻笑出声,“你倒是比以前风趣了,看来这段时间过得不错。”

    “还好。”李卿宇看着夏芍,目光总有些沉淀的味道,语气耐人寻味,“你呢?过得好不好?”

    “我?忙得不可开交。忙着上课和公司的事,偶尔还得去老风水堂转转。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夏芍实话实说。

    却没发现李卿宇的笑意微微一顿,“工作永远做不完,别这么累。觉得累的话,我办公室旁边有休息室,你可以去休息一下。中午我请你吃饭。”

    “现在离中午可还有两个小时。”

    “休息两个小时不算多。”

    “可是李大总裁这么卖力工作,我却用来睡觉的话,我会觉得对不起我的员工。”夏芍笑着站起身来,她自然是不会在李卿宇的公司里休息的,“正好我也打算去公司看看,我就先回去了。”

    李卿宇似乎不意外,但却坚持问道:“附近新开了家德国餐厅,听说餐点风味不错。我叫人订了位子,中午肯赏脸么?”

    夏芍一想,再推脱便有些矫情了,这才应下。她先去了趟公司,安排了一些事务。世纪地产刚刚由华夏集团控股,股价如今已经回升,但公司内部却还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要好好整顿。因此这期间虽然公司也放假,但艾米丽今年却是要在香港过了。只是年前她会回青市一趟,今年的公司年终舞会,她可是必须要出席了。

    夏芍将事情安排完,中午去跟李卿宇用过一顿午餐,接着便回到了师父的宅子。

    唐宗伯今年留在香港过春节,他多年没回来了,张氏一脉的弟子也都在香港,张中先嚷嚷着今年要跟唐宗伯好好过个年。夏芍虽想把师父接回去,但想着自家过年的时候,亲戚聚做一团,师父以往就不出席,与其让他回东市过年的时候冷冷清清,不如留在香港热闹。

    只不过,夏芍有些不放心。毕竟现在玄门虽然清理了门户,泰国和欧洲方面谁知道会不会找上门来?

    临走之前,夏芍征求了师父的意见,开天眼预测了一下过年期间的事,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但夏芍素来知道,跟她有关的事,天眼并不显示。师父跟她关系向来近,天眼预测有多少准确性,她不敢保证。

    于是,临走之前,夏芍将金玉玲珑塔留给了唐宗伯。她把金蟒唤出来,吩咐它这段期间要听从师父召唤,虽然这家伙很不乐意,但夏芍还是就这么决定了。

    反正,回家她也只是陪陪父母,出席一下公司年终舞会,并没有特别需要用到帮手的事。身上带着龙鳞足矣。

    一切安排妥当,当天下午四点,夏芍拖着小行李箱,来到了机场。

    时隔半年,她踏上了回家的路。

    ------题外话------

    过渡章,明天回家了~好久不见芍爸芍妈了~

    香港卷过去四分之三了,年后传媒的事很快就解决,芍姐的事业版图在这卷全部铺开,下卷开始就是新内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五章 罗家赴宴,偶然发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五章 罗家赴宴,偶然发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