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回家与家宴

    一月末的天气,北方还很冷。东市前几天下过一场雪,飞机降落在跑道上的时候,天色已黑。下飞机的人们全都裹上了厚实的羽绒外套,行色匆匆。

    一名穿着白色小羽绒外套,搭着浅色牛仔裤的少女拖着小行李箱,走在人群中。她步态虽悠闲,但目视前方大厅,步子迈得也有点快。

    大厅里灯光亮堂,晚上七点多了,仍有不少人在等着接人。有的人举着牌子,有的人踮着脚张望。一对中年夫妻在人群里来回地走着,边走边张望。进来的人不少,却在少女进入大厅的一瞬,夫妻两人就看见了她!

    女人顿时眼圈红了,不停地朝少女招手,“小芍,妈在这里!”

    少女抬眸望来,一看见女人,眉眼间悠然的气度也顿时变成了惊喜,拖着行李箱就跑了过去,“妈!”

    夏芍人还没到跟前儿,李娟就迎了上去,母女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夏志元接过了女儿手中的行李箱,站在一旁,只是看着笑。

    李娟抱着女儿,眼泪儿都掉了下来。夏芍任由母亲抱着,眼圈也有些微红,但唇角却扬起笑,“妈,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在家里等我就行了么?”

    李娟擦擦眼泪放开女儿,一眼看见她的穿着便瞪她,“不来接你,怎么知道你穿这么少?幸亏妈来的时候,给你带了件厚衣服!”

    夏芍顿时苦笑,她穿得少么?她穿了件羽绒外套好不好!虽然,她里面只穿了件粉色的薄毛衣,但她围了围巾,一点也不冷。

    苦笑的时候,李娟已转头对丈夫道:“快快,把小芍的外套拿给我。”

    夏芍这才转头看向父亲,发现他左手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右手提着只袋子,里面装着件羽绒大衣。见母亲李娟把衣服拿去了手上,夏芍这才对着父亲一笑,也伸出手,拥抱了父亲,“爸。”

    夏志元一愣,显然女儿长大以后从来没跟他这么拥抱过,他顿时脸上有好一会儿的怔愣,机场大厅的灯光打在男人的脸上,慢慢染上了温暖。

    夏志元脸色感慨,手不由自主有些抖,轻轻拍拍女儿的后背,连连道:“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李娟站在一旁拿着衣服笑看着,直到父女两人分开,才把外套展开,对女儿道:“快把你那件脱了,拿回去妈给你洗洗。”

    “那衣服是羽绒的,水洗不好。外头不是有干洗店么?”夏志元在旁边一笑,却没想到,一下子便遭到了妻子的反驳。

    “你现在是有钱了,不在乎去干洗店了是不是?都是女儿辛苦赚的钱,给她省点不成么?”李娟的性情向来温婉,很少反驳丈夫。但今晚却是瞪了他一眼,瞪他不识趣儿,不知她这个当妈的心——她就是想给女儿亲手洗洗衣服,送什么干洗店!

    夏志元顿时苦笑着摇头,闭嘴。

    夏芍笑看父母亲斗嘴,眼神温暖。其实,这几年,父亲打理慈善基金,帮她分了很多的心。不然,她自己又要管理公司,又要管理基金,还要兼顾学业,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父亲夏志元原本是很老实憨厚的人,不太适合经商,但这些年也是努力在跟着经理人学习,现在也算有模有样了。

    “试试这件,妈知道你要回来,新给你买的!”

    夏芍脱了小羽绒外套,便听见母亲说道。她往那件衣服上一瞧,顿时笑了。这衣服她没见过,必然是新买的。可问题是,这与自己身上穿的外套一样,都是羽绒的。只不过是长身的罢了。

    李娟知道夏芍喜欢白色,给她买的外套也是白的。她亲手给女儿穿上,蹲下身子为她拉拉链,边整理衣角边唠叨,“妈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冬天最要紧保护的是小腹和膝盖。膝盖年轻的时候不注意受了凉,老了就会疼!还有这小腹,妈不说你也明白。女孩子千万不能图苗条时尚,大冬天的穿外套连扣子都不扣!你以为脖子上系条长围巾挡挡就成了?这么薄,能挡得住冷风?”

    李娟说着,伸手就往夏芍的小腹处拍了拍。夏芍本听着母亲的唠叨,眉眼间笑意温暖,见母亲伸手摸来,她顿时笑着往后一退,怕痒。

    李娟则叹了口气,“早知道当初就不放你去香港读书了。你这孩子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妈就知道你一去准瘦!腰身上一点肉也没有,下巴也尖了。”

    “难不成,妈还希望一下飞机,我胖得您都认不出来了才好?”夏芍顿时笑着打趣。其实,她自小习武,如今修为又已炼神还虚,体质上早已不怕冷。她虽不说能像师兄一样冬天穿那么少,但至少不穿羽绒服没什么问题。套件羽绒外套回来已经是怕母亲唠叨了,没想到,还是被唠叨了。

    “你知道什么?女孩子,还是腰身上有点肉好。”李娟站起身来,将女儿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去了趟香港,人没胖,皮肤倒是比以前还好。也是!她正值好年华,皮肤一掐便能掐出水儿来的嫩,穿着白色的长羽绒服站在机场亮堂的大厅里,玉娃娃一般。只是衬得一张脸蛋儿有点小,听说这次寒假回来只有两周不到的时间,元宵节都不能在家里过。李娟顿时下定决心,就凭着这几天也要在家里给女儿好好补补!

    “好了。换好了衣服就赶紧走吧。家里的车在外头等着,今晚出去吃。你爷爷奶奶,姑姑叔叔,听说你今晚回来,在市中心丽华酒店订了酒席,说是要给你接风洗尘。”夏志元道。

    夏芍原本还以为今晚回去能吃到母亲的手艺,一听说那帮子亲戚订了酒席,顿时便垂了垂眸。

    她的心绪表露得并不明显,但为人父母的,怎能看不出女儿不太乐意?

    夏志元叹了口气,自从分家以后,兄弟姐妹之间除了过年过节,平时便不怎么来往了。其实,他和妻子也挺喜欢这种平静的无人打扰的生活的。可再怎么生疏,两位老人毕竟还在世,总不好闹得像断绝关系似的。

    今晚,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听说夏芍回来,先做主去十里村把两位老人给接了过来,订了酒席,来了个先斩后奏。老人都已经在酒店里等着了,身为子女,夏志元和李娟也不好摆姿态不到场。想着夏芍跟奶奶还是有感情的,半年不见,许也想念。夏志元夫妻这才放下了家中为女儿准备的晚餐,开车出来接她去酒店。

    上了车之后,夏志元在前面开车,夏芍和母亲坐在后座,这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夏芍摇头哼笑一声,这事一定是小叔夏志涛的主意,就他歪点子多,拿老人来当挡箭牌。

    “小叔还做建材生意?”夏芍开口,漫不经心地问。

    夏志元在前头开车,听了女儿的问话先是愣了愣,接着答道:“还做着建材呢。一开始生意不好不坏,也就是维持着。现在倒听说能好点了。”

    夏芍点点头,夏志涛的店铺风水虽被她改动过,可后来他换了店面。那店面风水如何,夏芍没去看过,不过看他做生意不像之前发达那么快,店铺风水必然只能算是一般的。但夏志涛是个痞子性情,做事有一种混不吝的冲劲儿,咬着谁算谁。市场上有些人不敢跟他硬争,加上夏芍的名气在省内颇大,很多人更不敢跟他争了,他这两年赚了些也是应当的。

    这些事无关于夏芍愿不愿意,她总不能告诉东市所有人夏家分了家,让人都不用给夏志涛面子。亲戚沾光是必不可免的,夏芍抱持着只要他们不打着自己的旗号,给自己惹祸,便各过各的心态。

    “那大姑家里呢?贷款还得怎么样?”

    “还在还着呢!你也知道,去年你表哥考大学没发挥好,你大姑和姑父到处托关系花钱,给你表哥捐了个省内二本,学经济管理的。男生在外头读书,花销总是大些。现在你大姑家里还是做着油料方面的生意,供着你表哥读书,还着银行的贷款,还得补外头的欠债,日子过得还真不如你小叔家。”

    夏志元为女儿说着这些事,李娟则在一旁默默地听。

    夏芍没再说话,转头看着窗外家乡的夜景。东市这两年的发展日新月异,以往只是个三线小城市,如今连机场都建起来了,市中心更是大厦林立,俨然新兴城市。

    听到表哥刘宇光上大学的事,夏芍才想起自己从小的玩伴刘翠翠和杜平也上大学了。两人在去年自己去香港之后,便踏上了去大学读书的旅途。刘翠翠上一世高考失利,去年却是凭着勤奋考上了南方的一所二类本科院校,读的是新闻类的专业。而杜平却是令夏芍颇为惊讶,他前世虽然考上了大学,但学校并不理想,于是便放弃了读大学,跑去参了军。而去年却是一鸣惊人,考上了京城的一本院校!

    虽然并非京城大学,但也很有名气了!杜平的分数线算是搭上了末班车,但也是考上去了,且读的是金融专业。

    这让胖墩周铭旭嗷嗷叫了好一阵儿,发誓拼了命也要考去京城见他二爷爷。夏芍对此虽然颇感惊讶,但朋友们出路好,她也跟着开心。今年春节假期虽然短,但想必也能与儿时的玩伴们见上一面。

    丽华酒店是东市新建起来的五星级酒店,配合着东市陶瓷民窑方面的旅游业和兴旺的古玩业,酒店建得颇为古香古色。在大厦林立一派新城气象的市中心,倒是一道别致的风景。

    夏芍下车的时候,打量了一眼酒店,对这家酒店老板的别致心思倒颇为赞赏。

    李娟怕外头风冷,下车前便把羽绒服后面的帽子给夏芍戴上,惹得她一笑。就这么几步路,母亲也太紧张了。

    进了酒店之后,迎面便走来一名酒店前台,询问是否有预约。夏志元报了房间,服务生便带着三人去了订好的贵宾间。

    贵宾间里布置颇为中式,红色雕花的大灯,墙面富贵花开的壁画,角落里摆放着竹子和阔叶植物,屋里倒是雅致。

    夏志元走在前头,夏芍和母亲在后头挽着胳膊低声谈话,一进到贵宾间里,一家子的人的目光便齐刷刷向夏芍看来,且都站了起来,脸上含笑,十分热情。这架势,跟迎接领导也差不了多少了。

    夏芍的爷爷夏国喜向来是个重视礼教的人,以前在家里都是一家之主,年轻一辈的人进来,他是万万不会起来相迎的。今晚倒是垂着眼,拄着手杖站了起来。

    奶奶江淑惠可不管这些,她站起来就离了席,“小芍子,来来,到奶奶这儿来。”

    “奶奶,我回来了。”夏芍笑着过去,跟老人拉起手来。

    老人慈爱地打量她,但一看之下便心疼地道:“怎么瘦了?天天想那些赚不完的钱,都没好好吃饭是不是?”

    “妈,您这话说的!钱是赚不完,可有人想赚钱还赚不来。咱们小芍能把事业发展得这么大,那是她的本事!”这时,夏志涛笑着插了一句嘴。

    显然,夏芍在香港的作为已经传回了青省。

    夏芍只是看了叔叔姑姑一眼,两家人便赶紧笑容满面地对她点头。夏芍见两位老人还站着,便礼貌地跟爷爷打了声招呼,然后便扶着两位老人坐下了。只是坐下的时候,夏芍仍不忘打趣奶奶道:“学校的饭菜肯定是比不了家里的。不过,我看您老倒是精神挺好,年轻了不少。”

    她这一打趣,倒把老人给逗笑了,“你这孩子,还跟小时候一样!就是嘴甜!”

    “要不奶奶能这么疼我?”夏芍笑着逗老人,转身请父母入座,之后才跟席间的大姑夏志梅、姑父刘春晖,小叔夏志涛和婶婶蒋秋琳打了招呼。最后,她才对表哥刘宇光点头致意。

    刘宇光所在的大学也放了寒假,他刚回来没几天,今晚就被带来出席表妹的接风宴了。不过,他看着夏芍的目光却很是复杂。

    “姐姐。”堂妹夏蓉雪这时怯懦地喊了夏芍一声。

    夏芍笑着朝着妹妹招招她,这妹妹前世胆子就小,但却是个善良的好孩子。这一世,因为夏芍曾在分家前的家庭宴会上暗示过小叔夏志涛有外遇,之后夏志涛生意手损,小三提出了分手。如今,夏志涛和蒋秋琳好好的没离婚,堂妹也才有个完整的家庭。

    夏蓉雪今年都初二了,一转眼,夏芍重生的这一世已有十年。

    看着堂妹都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夏芍顿时有些感慨。

    一家人热情地招呼夏芍坐下,看她的目光却是灼灼。

    夏芍坐下之后才问道:“小姑没来?”

    “你姑父不是复员在青市公安局工作么?你表妹也在青市一中读书,你姑姑就干脆辞了工作去青市了。现在他们一家团聚,就在那边住了,等过年回来拜年的时候就能见到了。上个月你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李娟这才转头笑看女儿。

    夏芍顿时恍然,暗地里冲母亲吐了吐舌头,“真忘了。”

    上个月正是跟世纪地产争斗得最激烈的时候,这事夏芍还真是听过就忘去脑后了。

    “哈哈!咱们小芍现在是日理万机啊!家里的这点芝麻绿豆的小事,哪比得上公司的事重要?小芍现在做的可是大事业!”夏志涛见缝插针地便开始夸起了夏芍。

    “是啊,我前几天出差去了趟青市。听说咱们小芍在香港地产行业大出风头,把资产三五百亿的大地产公司都给收购控股了!我差点以为耳朵出了问题!太了不起了!”大姑父刘春晖赞叹道。

    香港那边的周刊在内地看不到,但因为华夏集团的总部在青市,艾达地产的总公司也在青市,事情出了之后,省内也进行了报道,浪潮丝毫不逊于香港!

    东市是夏芍的家乡,也是她白手起家传奇开始的地方,因此东市的震动可想而知。在东市商圈的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打拼到香港,创下如此基业的人。今年的企业家年会,东市市长刘景泉早就跟陈满贯打过招呼,将夏芍作为嘉宾邀请去发言,给市里的企业家们指点指点经验路子。

    这时候省里的企业家年会已经过了,但听说省委书记元明廷在大会上还称赞过华夏集团,年度最优秀企业家的奖杯已经发给了夏芍,让华夏拍卖公司的总裁孙长德给带回去了。

    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都看着夏芍,到现在他们想想这段时间省里的震动都还觉得心有余悸,自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能干的孩子?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

    连夏国喜都用看不明白的眼神看向孙女,那可是几百亿的大公司啊!这从小不被他重视的孙女,怎么就能把这么家大公司给收到手?

    这几百亿的数字对普通百姓人家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别说几百亿了,家里有个一百万的,都觉得是富裕人家了。像夏志梅一家之前有个千万家产,在家里人眼中就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在外头就更是有头有脸的家庭了。

    但如果千万家产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那夏志元一家如今几百亿的资产,又算是什么样的家庭?

    只怕连嫉妒都嫉妒不来,只能是仰望了。

    而带给家里这么大改变的孙女,她还没过十九岁的生日,还在读书的年纪。这样孩子,为什么小时候就没看出来?

    夏芍在席间坐着,面对着亲戚们的目光,低头给奶奶夹菜。老人心疼她在学校没办法吃到家乡菜,便把些鱼肉鸡肉的全往她面前的碗盘里堆,瞧得李娟想给女儿夹菜都没法下筷子,只好在一旁笑。

    夏芍笑着跟奶奶和父母谈笑,对席间夸赞她的话充耳不闻,明显不想在家宴上提这些事。

    但两家人总能找到话题,大姑夏志梅在在高中教书,开口便是学习上的话题,问夏蓉雪道:“蓉雪明年就考高中了,成绩可得往上提提,放假了多去参加补习。”

    夏蓉雪成绩只能说一般,听了训示便低头局促地应了一声。

    蒋秋琳对夏志梅训斥自己女儿的姿态有些反感,目光一厉,接着便笑了起来,看向了已经上了大学的刘宇光,“是啊,宇光都上大学半年了。听说青省理工也是不错的院校,去了之后成绩上能跟得上吧?”

    她这是含沙射影在刘宇光花钱上大学的事,暗指他读了好学校,成绩也未必跟得上。夏志梅一家岂能听不出?顿时便脸色沉下来。

    蒋秋琳从来不在嘴上吃亏,转头便瞪了自己女儿一眼,“我告诉你,我们家可没那么多钱,你要是将来考不上大学,家里可没钱让你去念!”

    这话听着是训斥女儿,却连带着把夏志梅一家又给数落了一遍。

    夏芍听着这些,不着痕迹的蹙眉。她并不喜欢听这些话,巴不得宴会早早结束,回家陪父母,一家人其乐融融。

    但抬眼间见堂妹夏蓉雪局促地坐在,筷子都不敢动,夏芍这才开了口,“成绩不代表能力。”

    她一开口,席间便霎时静悄悄的,两家人都看向她,仿佛聆听训示一般。

    夏芍神色浅淡,看向堂妹时却露出些笑容,“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每个人都在读书,但很多人都不知道未来在哪里。老师教我们,读书改变命运。这句话没错,但是被很多人理解错了。读书改变命运,而不是成绩改变命运。读书提高的是自身涵养,成绩提高的只是分数。在社会上工作,不看分数,看得是个人素养。”

    夏蓉雪静静地听着,她还有些听不懂,但却很认真地在听,每一字每一句。

    “很多人在学校里成绩不好,但这不代表他们是失败的,只能代表他们不擅长考试。不要拿自己不擅长的,去和别人擅长的做比较。你要做的不是发现自己的短处,而是发现自己的长处。世界上只有一个你,别人再好也只是别人。把看别人的目光收回来,放到自己身上,多发现自己。你喜欢的事,你擅长的事,都有可能为你的将来铺就一条独一无二的路。”

    夏蓉雪呆愣地坐着,明显深受震动。她成绩不好,父母她小的时候就一直吵架,为了鸡毛蒜皮的事、为了钱,每天都在争吵。她知道自己是女孩子,不受爷爷的喜欢,让母亲受了爷爷的冷落,所以她便要接受母亲的挑剔。母亲对她的教育很严格,总希望她能事事争出头,事事比人强,好为她把看不起她的人都踩下去。可事实是,她恨不得躲起来,不想插手大人间这些复杂的事。

    堂姐的华夏集团风生水起之时,她年纪还小,母亲便天天在她面前念叨,希望她能像堂姐那样,让家里扬眉吐气。可是她做不到,成绩不好,性格内向。

    对堂姐,她是带着崇拜又复杂的心情,想跟她学学,可是知道自己学不来。她甚至不太敢跟堂姐说话,虽然她一直对自己很善意。

    从来没想到今晚堂姐会出口为自己解围,也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段话。虽然还有些听不太懂,但夏蓉雪却有种开心的感觉,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总算获得了承认。觉得多年来在心里的压力好像一下子轻了不少,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

    她抬起头来,十四岁的少女脸蛋儿还带着稚气,却对夏芍点头笑了出来,“嗯!知道了。谢谢姐姐。”

    表哥刘宇光这时也收起复杂的神色,低头沉浸在思索里,显然也有些感悟。

    夏志元和李娟夫妻转头看着女儿,又是惊讶又是自豪。真的没想到,女儿能说出这么番大道理来。

    但他们哪里知道,夏芍这话虽是说给堂妹听的,却也是说给在座的两家人听的,希望他们能听得进去。

    但可惜,在一阵沉默之后,夏志涛感慨道:“说得好啊!人这辈子,就应该走一条路出来!小芍啊,叔叔这里有件事,你帮着出出主意呗?”

    夏芍一听,便垂眸一叹——白费!

    她今晚刚下飞机,要给她接风洗尘,明天也可以。家里的姑姑叔叔却劳师动众的,不惜这大冷的天儿把老人接来,让夏志元夫妻不好拒绝,只得带着夏芍来赴宴。夏芍便知,一定有什么事。

    她之前说那段话,就是希望两家人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凭着自己打拼。但他们很明显没有听到重点上。

    夏志涛话都说出口了,也不等夏芍应一声,便笑着说道:“我这两年做建材生意,也算是有些经验了。现在国家扶持地产行业,咱们东市你看看就知道了,两三年前哪有这气象?现在到处都在盖楼!我在做建材生意的时候,认识了几个包工程的朋友,他们说现在包工程很赚钱,想拉着我一起搞。但是我还拿不定主意,这不今晚知道你回来么?呵呵,你都是做大买卖的人了,能不能给你叔支个招儿?这事敢干还是不敢干?”

    夏芍听了这话,抬起眼来,见两家人都陪着笑看着她。夏芍却把目光放在夏志涛身上,淡淡问:“这事是叔叔的朋友想拉你入伙,还是你想入伙?”

    “呃……这、这有什么区别么?”夏志涛一愣,眼底有光芒闪过,尴尬地笑了笑,“我就想问问你的意见,你觉得这事成不成?”

    “不成。”夏芍也不含糊其词,直截了当道。

    两家人顿时就愣了,显然没想到夏芍会说不成。

    夏芍一看他们这胸有成竹的反应,就知道他们哪里是拿不定主意?分明是就想入这行!

    她不可能会同意!现在华夏集团涉及地产行业,在香港打下了基业之后,省内艾达地产名气鹊起,版图不日便会铺开。夏芍心中自有事业发展的蓝图,华夏集团在地产行业要做到国内龙头!

    现在,以集团的实力,相信等她上大学的时候,就可以在全国铺展事业,全面起航了。

    而青省如今的地产行业,会最先被华夏集团拿下!以华夏集团在地产行业的名气,夏志涛想沾的自然是这个光。

    夏芍太了解自己的叔叔了,他被教训了之后,这两年还是沾了点光,便心又开始大起来了。或许,是他认识的那些朋友,知道他是自己的叔叔,便想拉着他一起包工程,到时候不少人都会给华夏集团个面子。他们的业务还不节节高?

    夏志涛确实是这么想的,如今不是华夏集团刚刚成立的时候,夏志涛还天真的以为能进入集团内部,帮忙管理。他自从被侄女教训了之后,知道她的能量有多大。而且这次得知她又在香港闯出一番大事业来,也是自叹不如,有些佩服了。

    但他这两年生意有点起色,攒了些钱,看着大哥一家越过越好,他自然也想往高处爬。包工程的事是一些朋友来找他,他觉得很有赚头,这才动了心思。

    只不过,他知道自己这侄女,哪怕是沾她的光,他都有点不敢自作主张,只好先问问她。这事夏志梅一家也知道,他们之前合计着,如果夏芍答应,那夏志梅一家就不做油料生意了,把生意关了,钱撤出来也投到包工程上,两家人一起干。

    他们以为夏芍会答应的,但谁想到她竟一口回绝?

    “为什么不成?”夏志涛有点急切,夏志梅在旁边拉了他一把,怕他因为太急跟夏芍起冲突。但两家人却是眼巴巴地盯着夏芍,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同意。

    “我说过,华夏集团不可以是家族企业。”夏芍淡然道。

    夏志涛一听便笑了,“小芍,你这就误会了。华夏集团的工程我们不碰,你们都是大工程,给我我也包不起。我和那几个朋友就只是想借着华夏集团在地产行业的名气,多拉些活做而已,这也不行?”

    “既然叔叔也承认是想借着华夏集团在地产行业里的名气拉活做,那我就当这是公事来谈。”夏芍一挑眉,放下了碗筷,双手交叠在小腹上往椅子里倚了倚,气度与家宴的时候截然不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六章 回家与家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六章 回家与家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