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我帮你解决

    夏芍气度上的变化,让夏志梅与夏志涛两家人惊得一愣,直勾勾看着她。只觉得坐在他们面前的,不再是自家侄女,而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一家数百亿资产的集团当家人。

    “隔行如隔山,包工程里的暗道敢问夏先生知道多少?仅仅是建材一项,有多少的水头你知道?华夏集团在招标建造商的时候,对其工程质量是最看重的一环,对掺假的豆腐渣工程向来是杜绝为上。我们宁肯多些成本也要保证质量,费尽心思保住的就是集团的信誉。我们能做到,夏先生在包工程的时候是不是也能保证做到?保证你那几个包工头朋友和手底下的人不把手伸到工程质量上?你们要能做到那最好,要是做不到,沾了华夏集团的光,出了事把自己赔进去不说,连带着把华夏集团在业界苦心建立起来的信誉赔进去,你要怎么跟我交代?”

    夏芍扫视一眼两家人,两家人却是愣了。

    显然,他们没有考虑过这一点。

    “这、这不能吧?”夏志涛不自然地笑了笑。

    “你拿什么保证?”夏芍神色丝毫不松动。

    她太了解自己这叔叔了,她要是点了这个头,他绝对能把自己这话当免罪金牌用。到时候到处张扬是她让他入建筑商这一行的,业界的人还不都得给他让道儿?他那几个朋友找他入行,看中的必定不是夏志涛的本事,而是他跟自己的这层叔侄关系。夏志涛的朋友,夏芍猜也能猜到是些什么人。到时候这群人在业界里横行霸道,搅得同行不安宁,却平白让华夏集团背这个骂名!

    夏芍犯傻才会同意!

    夏志元看了女儿一眼,今晚老二老四两家搞这家宴他就猜出会有什么事,没想到是想沾自家女儿的光。这让夏志元皱了皱眉头,他已经不是三年前的他了,这些年他管理慈善基金,知道管理一家公司有多辛苦,也就更能理解女儿将集团发展至今的不易。

    自己家里并不是发达了就看不起亲戚的人,现在兄弟姐妹间生疏的关系全都是因为当初两家太过分。而这几年,虽说是分了家,只有过年过节才走动,但其实老二老四家里也没少沾光。夏志梅在东市一中教学,校方在三年里提了她好几回,现在已经是教导处的主任。刘春晖银行的贷款还是看着夏芍的面子才办出来的。夏志涛在建材行业也是一样,不少人去买他的建材都是冲着攀关系去的。

    夏志元觉得,自家没有对不起这些亲戚,再有过不愉快,他们也得了些利益去。现在想明摆着让女儿同意让他们沾点光,那是不行的!谁知道他们在外头大摆身份,能闹出什么事来?

    “志涛,这事大哥也不同意。大哥说句话,你别嫌难听,你没忘咱家老大的儿子是怎么进去的吧?”夏志元虽性情还是憨厚老实的,但说话现在已有些威严的派头。

    全家人听了这话都是一愣。

    夏志伟的儿子夏良,当初以为跟着曹立当打手,犯下不少人命案子,判了死刑……

    夏国喜一生希望有个孙子,结果唯一的孙子是这样的下场,这件事在夏家几乎是不能提的。老人把他当成耻辱,也为孙子伤心。

    都是工程上的事,夏志元在此时提起来,如同当头一棒,砸得夏志涛有点懵。

    “这、这不能吧……”

    “你怎么知道不能!”一声怒喝,并非夏芍和夏志元,而是出自爷爷夏国喜。

    全家人都转头看向老爷子,老爷子气得脸色涨红,浑身发抖,怒瞪着自己的小儿子,“你怎么知道不能!侥幸心理!出了事谁给你收拾烂摊子?我孙子没了,还得再少个儿子吗!”

    夏志涛没想到老爷子能发火,顿时愣了。

    奶奶江淑惠在一旁帮老伴顺气,抬眼看了眼自己不消停的小儿子,说道:“才消停了几年,怎么又开始不安分了?你大哥一家没少叫你们沾光,别不知足!”

    “还不是因为大哥一家发达了,您才这么说。”夏志涛小声咕哝。

    “老幺,你说什么?”江淑惠年纪虽然大了,耳不聋眼不花,听得很清楚,顿时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因为他最小,在家里谁不是疼着他让着他?结果把他养成这么个性子。

    蒋秋琳见夏芍去扶住老人,且脸色变得有点冷,顿时便在底下偷偷拉了丈夫一把,陪着笑脸解释道:“妈,您别生气。你还不知道志涛?他心眼儿不坏,就这张嘴!有时候心里头服了,嘴上还得争两句,您老别生他的气。其实志涛也是看着小芍如今这么能干,把公司做得有声有色,他身为叔叔的有些汗颜,就想着也闯一闯。他出发点是好的,只是可能找错了项目,既然大哥和小芍都不同意,那不行我们就再看看。”

    蒋秋琳向来能说会道,老人家的气这才压下去了。

    江淑惠说道:“想闯一闯,就凭自己的本事。有多大的本事,吃多大碗饭,老一辈就有这么个说法。沾着小芍子的光,你们再发达,也是靠小芍子。靠自己,将来说出去才腰板儿才硬气!”

    蒋秋琳扯出个笑来,手在暗地里掐了丈夫一把。旁边的夏志梅和刘春晖一直不出声,夏志涛被掐得呲牙咧嘴,在一看二姐一家一句话不说,顿时有些生气。之前两家都有想法包工程,今晚却只叫他一个人在这里说,简直就是把他当炮灰!坏人都叫他一个人来当!

    “行!不干就不干!”夏志涛一拍桌子,对夏志元道,“大哥,这回我可是听你的。你说不干就不干,不过我是不干了,二姐一家想不想干我就不知道了。”

    夏志涛也不是个善茬,他虽然没什么心眼,总被人当枪使,可也从来不轻易吃亏,当即便咬了夏志梅一口。

    夏志梅一家眼皮子一跳!两位老人这才看向他们一家,显然没想到这事他们也掺和上了。如果不是夏志涛说出来,他们还以为今晚这事只是小儿子一个人的主意。

    刘春晖尴尬地笑了笑,夏志梅则皱了皱眉头。

    “小芍,你担心你叔叔交往的那些人不可靠,保证不了工程质量,那就不用他们。咱们自家人做,这总能信得过了吧?”刘春晖这时开了口,显然,他还不想放弃。

    夏芍面容冷淡,叫人看不出心思来,她只是看了一眼姑父,不紧不慢道:“隔行如隔山,没有行内人领着,姑父有经验?”

    “这……”

    夏志梅在这时便笑了笑,“小芍是古董行业起家,后来干的是拍卖,跟地产行业也不搭边。不也干起来了么?”

    夏志梅如今在夏芍面前可不敢冷着脸,也不敢端出一副教育人的姿态来,说话的时候眉头已经舒展开,语气温和带笑,只是这话怎么听都有将她一军的意思。

    “我有职业经理人,你们有吗?”夏芍冷淡地反将回去。

    夏志梅顿时语塞。过了半晌,她才叹了口气,“好吧。其实这几年也是因为你哥哥上学的事,家里过得有点苦。我跟你姑父这才想着转行,既然你觉得不合适,那就不做了。只不过,那些人找上你叔叔,看得肯定是咱们这层亲戚关系。你叔叔都答应来问问你了,现在觉得做这行不妥,不知道你叔叔怎么回去跟人家说。”

    夏志梅看了夏志涛一眼,夏志涛顿时便一愣。

    夏芍心里冷哼一声!她这叔叔虽然经常犯浑,可却是个赖皮耍横的性子,心里头没什么心眼。而她这大姑,看起来闷声不响的,说句话却总能把夏志涛给点着,心甘情愿给她当枪使。

    夏志涛最是爱面子,果然皱起眉头为难了起来,“大哥,这怎么办?一开始我以为小芍肯定不会计较的,我这都答应人家了!人在外头混不就混张脸,咱们老夏家在东市、在青省,也算是有身份的人家了吧?我要是跟那几个兄弟说小芍不同意,叫人家怎么看咱们?说不定在外头说小芍发达了,连这口饭都不肯给亲戚吃呢!”

    夏志涛是有什么说什么,夏志元却顿时一眼瞪向弟弟,恨铁不成钢!

    “我不管!你答应人家的,别往小芍身上扯!你怎么答应人家的,就怎么回绝!别来问我!”夏志元怒道。

    “管。为什么不管?”这时候,席间一道少女慢悠悠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正是夏芍。

    全家人都愣了。

    夏志元和李娟夫妻都不解地看向女儿,两位老人也望了过来,却见夏芍之前冷淡的脸上此刻已是笑吟吟。

    “小叔说的对,一家人。既然你惹了麻烦,没脸面解决,我就帮你解决。”夏芍笑道。

    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却愣了,自己这侄女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两人本该欣喜,但也听出夏芍话里似乎有其他的意思,因此都不确定地看着她。

    夏芍却不解释,只从衣服里拿出手机来,拨打了个号码,“喂?高老大么?”

    全家人都是一惊!两位老人不知道,但夏志涛刘春晖却是眉头一跳!当初他们可是都吃过这个人的苦头!

    而夏志元也震惊地看向女儿——姓高,又能被称为高老大的,在东市地面上不就是……安亲会堂口的堂主高义涛?

    那可是黑社会呀!女儿怎么认识这样的人?她成年礼的时候,安亲集团的龚当家来祝贺,可以说是两人在商场上有过接触,可高义涛是怎么跟女儿认识的?

    夏芍对周围的目光恍若不觉,此时已笑着跟高义涛闲聊了起来,“嗯,是啊。我今晚刚从香港回来,七点钟下的飞机。许久不见,本该是我请高老大出来吃顿饭,可是实在不好意思,一给你打电话就一定是有事。”

    电话那头在说什么,一家人都听不清,只能听到那边高义涛在笑,态度很是客气的样子。

    “我叔叔有几个包工程的朋友,撺掇着他一起入行。我想知道这几个人是谁,把他们找出来,把人给我带过来。我在丽华酒店倚兰厅。”

    全家人直愣愣看着夏芍,看着她挂了电话,又拨打了个号码。

    “喂?刘市长么?对,我回来了。我刚下飞机,和家人在丽华酒店倚兰厅吃饭,发现几名在建筑工程上有偷工减料嫌疑的包工头,他们一会儿到我这儿来,市局对这件事要跟进下么?好的,谢谢刘市长。”

    夏芍挂了电话,席间却是鸦雀无声。

    两位老人都瞪直了眼,是不是他们年纪大了听错了?自家孙女给市长打电话?

    而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已经懵愣得不知该如何反应了!他们听得出来,自家侄女跟高义涛说话虽然客气,但姿态却一点也不低!而且,她这时间给刘市长打电话,说明她打的是刘市长的私人号码?

    这、这……

    夏志涛咕咚咽了口唾沫,小芍说让高义涛把人找出来带过来是什么意思?她根本就不知道是哪几个朋友撺掇他的,能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出来?而且,她给刘市长打电话,是、是想把他这几个朋友弄到局里去?

    虽然夏芍没明说,但她两通电话已表明了这么个意思。席间气氛暗涌起来,谁还有心思吃饭?

    但夏芍却看起来很悠闲,只有她一人转着桌上的菜品,给老人和父母夹着菜,偶尔尝着哪道菜好吃,转去堂妹夏蓉雪那里,淡淡笑道:“蓉雪尝尝这道,味道不错。”

    夏蓉雪哪有心思吃饭?她瞪大眼盯着堂姐,第一次发现堂姐这么有派头!

    刘宇光却是复杂地看着夏芍,又看一眼自己的父母,觉得脸丢得差不多了,恨不得拉着父母离席赶紧回家!

    但就在这时,一帮人夹着公文包进了大厅来。

    刘春晖一看见眼就直了,他好歹也风光过,对这些人都是认识的。来人是东市刑侦大队的李队长。

    “李队长?”刘春晖站起来笑着打招呼。

    李队长却看也没看他,而是低头对坐在门口位置的夏芍伸出了手,“请问,是夏董么?我是市刑侦大队的队长,我姓李。听说您举报有人在工程建筑上偷工减料,我们是来调查这件事情的。请问,人在哪里?”

    夏芍抬眼一笑,“刑警队办事就是有效率,李队长来得可真快。可惜人还没到,我跟家人正在用餐,还有位子,要不大家一起坐了用些?”

    李队长一愣,看着眼前这名少女。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位省内龙头企业的当家人,外头传得神乎其神,见了才发现实在是太年轻了!只是气度看起来沉稳里带着悠闲,并不像这个年纪的年轻人。

    今晚是局长亲自下的命令,他们来得能不快么?

    虽然来得早了,李队长却自然不会跟夏家人坐在一起用餐。他是一名刑警,有他的职业操守,夏芍举报工程上的事也是为民除害,只是她是报案人,他们当然不适合坐在一起吃饭。

    “不了,谢谢夏董。既然我们来早了,就先到外面等着了。”说完,李队长带着人就到了外头,酒店服务员过来给开了个厅,请他们坐到对面的厅里等着了。

    夏芍继续慢悠悠吃饭,夹了筷子笋丝入口,对母亲李娟笑道:“我还是喜欢妈做的笋丝。”

    李娟也被今晚这情况给闹得懵了,但听见女儿说想吃自己做的菜,顿时便慈爱地看她一眼,笑道:“知道你爱吃,家里都准备下了,明天就做给你吃!”

    “我在香港有名同学,父亲曾是星级酒店的行政总厨,从小就教她做菜。我周末去过她家里,跟她学了一手,回去也让我做两道菜给你和爸尝尝。”

    夏芍今晚刚回来,学校里的事还是头一回当面跟李娟说,当妈的当然开心,当即就应下了。

    夏芍转头又对奶奶道:“奶奶去住几天吧,您老也尝尝我的手艺。”

    “好!好!”奶奶连连点头,欣慰地笑着拍拍孙女的手。她也看出今晚事情的苗头来,但她并不懂这些,觉得孙女这么做很对!那些人要真是工程质量上偷工减料,就该举报!

    其余人则表情怪异地看着这边,总觉得一家人用餐,气氛怪异到好像两重天。一边坐立不安,一边其乐融融。

    就在这时,走廊上传来呼喝声,对面厅里坐着等候的李队长等人站起来往外一看,见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在前头,身后跟着几名同样黑色西装面容冷酷的人,这些人手里提着三名吓傻了的男人,一路直直过来,进了夏芍所在的厅内。

    为首的男人正是北方黑道安亲会东市堂口的堂主,高义涛。

    高义涛面带笑容,但仍掩不了在黑道常年拼杀带来的那一身的杀霸之气。他一进来就对夏芍伸出手,后头的帮会人员却呼喝着一脚一个把三名包工头给踢着跪在地上。夏家人顿时都惊骇地站了起来,夏芍一手按住母亲和奶奶,安抚两人,这才淡淡一笑,起身跟高义涛握了手。

    “夏小姐,半年不见你,又干了件大事啊!哈哈!”

    “还好。本以为是荣归故里,今晚一回来就遇见件闹心的事,实在是有些扫兴。大晚上的还麻烦高老大,颇有劳烦,改日一定请你和兄弟们吃饭。”

    “夏小姐这就跟我客气了,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怎么也有点私交了。我高义涛对朋友从来不讲究这些,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才高兴。”高义涛笑道,听见身后三人惊恐的声音和帮会人员的呼喝,顿时转头,威严地道,“小点声,这里有老人。别惊着老人家。”

    后头顿时声音小了下来。

    夏芍对高义涛笑了笑,慢悠悠坐了下来。她坐下来时先看了眼夏志涛,见他目光震惊,死死盯着地上三人,便知人抓对了。

    高义涛一挥手,三人便被提去夏芍脚旁。

    外头李队长等人过来,问道:“你们干什么!”

    “李队长,好久不见。”高义涛笑着走到门口,看着是打招呼,却把门给堵了。

    “高总,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是犯法的!”李队长义愤填膺。

    高义涛笑了,“李队长说话可真有意思,我要非法拘禁,还会在你们刑警队面前?这是公共场合,门也敞开着,我只是把这几个人带来给朋友问问话而已。问完就交给你们。”

    李队长气得拳头握紧,青筋都暴了出来。对!门是敞着,这里也是公共场合!可在公共场合做这些事,才更嚣张可恨吧?!

    李队长带着的人顿时上前,高义涛后头的帮会人员也冷着脸上前,两帮人对峙了起来,气氛剑拔弩张!

    这样的场面,夏家人何尝见到过?一家子人慌忙站起来,夏蓉雪吓得往父母身后躲,夏志元则起身安抚妻子和两位老人,一家子人都看向夏芍。

    夏芍稳稳地坐在椅子里,对这场面视若无睹,她对着地上跪着的三人笑,“就是你们三个撺掇着我叔叔要入包工程这行?”

    “没、没……”三人声音发抖,拼命摇头。

    “嗯?”夏芍垂眸,懒散地歪着头。

    “有有有、有!”三人咽了口唾沫,点头如捣蒜。

    夏芍一笑,漫不经心,“想沾华夏集团的光?”

    她越是漫不经心,三人就越是心惊。怎么也不敢想象,眼前是传闻中只有十九岁的少女。他们三个人是听说华夏集团进军地产行业以后,便动了歪心思。找上了夏志涛,一通夸捧,便让他答应入行。寻思着等他入行以后,有他这个华夏集团董事长的叔叔开路,几人能在建筑商业界霸出一条牛市来。到时候油水绝对不是现在靠着偷工减料捞到的可比!

    但三人哪里知道,夏志涛领教过侄女的厉害,不敢闷声不响就真的入了行。他回来后考虑了一下,决定问问夏芍。然后才惹出了今晚的麻烦。

    当安亲会的人找到了三人的时候,三人才知道,事情没有他们想得那么容易。

    似乎,他们得罪了人。

    但万万没想到,他们得罪的竟是眼前这名少女。

    老实说,眼前这名少女的发家史,外界都传得神乎其神,他们耳朵都听烂了!但却有点不以为然。这世上永远不缺幸运儿,一步走对了,步步高升走到今天的人也不是没有。这女孩子不就是因为捡漏捡了只元青花发的家?运气好而已!她叔叔夏志涛是个这么好忽悠的人,她还能难对付到哪儿去?

    说到底,十九岁的女孩子,能有多少社会经验?

    三人怎么也没想到,正是这名十九岁的女孩子,惊动了安亲会的高义涛,她竟敢让黑道光明正大地绑了他们来!

    她、她想干什么?

    不管她想干什么,三人在路上已经被安亲会给问候过了,是不敢说谎的。

    于是,三人只得点头,“是、是……”

    “哦?”夏芍笑了,坐在椅子里缓缓俯下身,“那你们告诉我,华夏集团的光,好沾吗?”

    三人头都不敢抬起来,拼命地摇,“不、不好沾!不好沾!”

    跪在最前头的那人这时却只见一只手伸进了视线,那手纤长如玉,女孩子特有的柔美,但掐上下颌骨的力度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女孩子能有!

    “抬起头来,看着我答。”

    前头的人一惊,眼神惊骇地被迫抬头,却望进一双含笑的眉眼,只是眼里笑意冷淡,并无温度。

    “华夏集团的光,好沾吗?”夏芍笑着问。

    “不、不好沾!”为首的人眼神惊骇,想摇头下颌却被夏芍掐住摇不动,后头的两人也惊骇地抬头看向她。

    却见少女悠然地点头,意态散漫,“那再请你们看看我叔叔。”

    夏芍未转身,只是向后抬手,一指夏志涛所在的位置。三人抬眼看向夏志涛,夏志涛却早已被这场面给惊懵了,直愣着眼,一语难发。

    夏芍却还笑,慢悠悠问:“我叔叔说,人活混张脸,我们夏家也算是有身份的人家。他答应了你们,反悔的话,你们会对夏家有看法。来,告诉我,现在他要反悔,你们对夏家有看法吗?”

    “没有!没有!”

    “我们不敢有!”

    三人赶忙澄清。

    “那你们会觉得,我夏芍发达了,连这口饭都不给亲戚吃么?”

    “不、不会!不会!”

    “很好。”夏芍这才慢慢扬起满意的笑来,松了手,拿起餐桌上的湿巾擦了擦,眼也不抬,“我怀疑你们在工程质量上偷工减料,现在刑警队的人来了,你们进去好好跟他们聊吧。”

    三人大惊,面如土色。

    夏芍把湿巾放下,抬眼笑道:“李队长,人你可以带走了。我只是问了几句话,耽误你的时间了,抱歉。”

    李队长正跟高义涛对峙得脸红脖子粗,听见夏芍这句话才看向他。其实他一直注意着里面的情况,发现确实没有发生殴打的事情本该叫他安心的,但这少女的做派却让他大为吃惊!李队长目光复杂地看着夏芍,这才发现这名青省家喻户晓的女孩子,跟他想象中的大不一样。

    这时,高义涛的人已经让开出了大门,李队长一个手势,后面的人迅速进来,把三名嫌疑人铐上带了出去。直到临走时,李队长还看了夏芍一眼,对今晚所见心情复杂。

    人被带走了之后,夏芍才笑着看向高义涛,“让高老大看笑话了。”

    高义涛顿时大笑,“我可是觉得很精彩!或许正是因为夏小姐每次找我,都让高某有好戏看,所以高某才这么乐此不疲。”

    “改天约高老大吃饭,到时候还请赏光。”夏芍一笑。

    “好!那我就等夏小姐的电话了。”高义涛爽快地应了,跟两位老人和夏芍的父母点头致意了一下,便带着人离开了。

    两拨人来了又走,厅里顿时又宽敞了起来。但气氛却是死一般寂静。

    夏芍慢悠悠转过身来,坐在椅子里,抬眸看向站在斜对面的夏志涛,道:“事情解决了。叔叔还有别的疑虑么?说出来,我可以一起帮你解决。”

    夏志涛一双眼睛睁得溜圆,一句话说不出!他还敢让这侄女帮忙解决问题么?

    夏芍看了夏志涛一会儿,又抬眸去看夏志梅,“姑姑觉得,夏家的脸面受影响了么?”

    夏志梅脸色涨红!原来,这侄女早就看出她把夏志涛当枪使。这事是做给夏志涛看的,倒不如说是做给她看的。

    “脸面?夏家的脸面是我一步一步挣回来的。在我面前,你们倒是把它看得比我还重。”夏芍一笑,颇有嘲讽的意味。

    两家人顿时如被人打了一巴掌,却谁也说不出话来。

    是啊,在自家这晚辈面前,谁比她更有资格提身份和面子?

    只是一家人谁也没想到,夏芍会有这等面子和人脉!两个电话而已,东市黑白两道最有话语权的人就都出了面!半个小时,事情就解决得彻彻底底!

    或许,不是他们想不到。华夏集团发展到如今的程度,数百亿资产,省内实打实的龙头!难道能连这点面子和人脉都没有?只是,夏家人并没有亲眼见识过。几年前家里分家闹得事再大,他们也只是坐在侄女面前道歉认了个错。并不曾亲眼直观到她的能量。

    今晚亲见,心中波动一言难尽!

    夏志元和李娟夫妻对今晚女儿的做派也是第一次见,都觉得实在不像平时在家里乖巧的女儿。但越是见她如此,夫妻两人心里越是心疼难受。

    这人脉,这地位,这做派,这手段!她一个十九岁生日还没过的女孩子,走到今天这一步,得费了多少心思,吃了多少苦头?如果不是锻炼出来了,她能有今晚这样的处置手腕?

    “脸面,并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回来的。我赞成叔叔和姑父创业,到不赞成任何跟我的集团有利益接壤的事。今晚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如果再发生,解决的结果就不止是这样。”夏芍脸色冷淡,下了通告一般。

    明知这是警告,两家人却不敢说一句话。今晚侄女的手腕他们是见识了,这孩子超出他们的想象,绝不再是小时候那个性格内向无争的孩子。她成长了,无关乎年纪,比他们任何的人都有魄力和手段。她对待她的集团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谁敢动,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候的两家人并不知道,那三名包工头被带去警局之后,所包的工程被突击检查,建筑材料被送检鉴定,果然有很大的偷工减料的成分。市长刘景泉震怒,借此事情在东市展开了维护建筑安全的转向治理活动,借由华夏集团进军地产行业的重大新闻之机,在市里也配合着重视起建筑安全。治理成绩斐然,政绩斐然。

    夏芍一回到东市,当天晚上就给业界来了个下马威,威严震慑业界工程质量,此事业界一些靠着偷工减料捞油水的人虽然是恨极,但无奈华夏集团如今资产在省里已是龙头,谁也惹不起。惹不起的结果,要么躲着,要么服从。一时间还真是没人敢顶风作案。

    而此事更赢得百姓称赞,华夏集团非但没声誉受损,反倒声誉极好。夏家在东市则更是受人称赞,压根就没发生什么脸面受损的事。

    见这情况,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对自己侄女这手段,算是又怕又服了。从此之后,再不敢有闹腾的事。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当天晚上,夏芍因天冷且时间很晚了,提出让两位老人跟着回家里去过夜,顺道在家里住几天。江淑惠自是同意,她现在身体还好,还想着给孙女亲手炖些汤来补补身子。而夏国喜见老婆子跟着去,自己也只得跟着了。

    只是临走前,酒店的经理急急忙忙赶了上来,来到贵宾间里见到夏芍,便是一番热情寒暄,“夏小姐,不知您光临酒店,实在是失职啊,呵呵。您在商场的传奇事迹鄙人仰慕已久,今晚这桌请一定让我请!”

    酒店经理知道夏芍来了自然是因为高义涛和李队长两拨人,警察和黑社会都到了,酒店员工自然告知了他。他赶来的时候事情都处理完了,高义涛临走时本想给夏芍把这桌的账结了,酒店经理一听,便赶忙说他请了!而后,他这才上来跟夏芍见个面露个脸。

    夏芍一笑,跟经理握了握手,却转头看了眼姑姑叔叔两家人,笑道:“于经理,你的盛情我心领了。不过今晚是我姑姑和叔叔为我设宴接风洗尘,长辈的一番心思,岂有让他们白费的道理?改日我还得请朋友,酒店大厨的菜做得很可口,我还会再来的。至于今晚这桌,请一定成全我家长辈的心意。”

    于经理一听,自然笑着点头。

    里头夏志梅和夏志涛两家人,脸色跟吃了苍蝇似的难看。

    夏芍却扶着奶奶,跟着父母亲,由于经理殷勤地送出了酒店。

    回家的路上天又下起了小雪,夏芍坐在母亲和奶奶中间,望着窗外的雪,想象着家里的样子,归心似箭。

    车子开回桃园区用了二十多分钟,进了小区的时候地上都已经白了。

    夏芍看着小区里的景致,却是笑了一声,“总算是回家了。”

    这时,却听前头父亲说了句,“咦?谁在咱家门口?”

    这么一说,李娟赶紧探出头去看,夏芍也直起身子望向前方。

    只见自家的车灯打出两道长长的光影,光线里雪花纷飞染成微黄。光影尽头,照见一名穿着西装的男人,男人身形欣长,倚在一辆霸气的路虎车前,面对着紧闭的宅院大门。发现有车从远处开过来,他这才转过头来。

    而夏芍却早在他转头之前,就从身形上判断出来男人的身份!

    “师兄?!”

    ------题外话------

    啦啦啦~差点就万更了~师兄驾到,不要太激动,哈哈~

    摊爪,求个票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9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七章 我帮你解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9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九十七章 我帮你解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