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零二章 回港,四字非不吉

    章节名:第一百章零二章 回港,四字非不吉

    夏芍订了初七回港的机票,在回港前,她抽出时间与儿时的玩伴们聚了聚。舒殢殩獍

    让夏芍有些意外的是,她只见到了刘翠翠和胖墩周铭旭,却没见到杜平。

    “杜平那小子考去京城了,过年都没回来。说是勤工俭学!”茶座里,刘翠翠说道,“这小子当初成绩出来,可是把我们给吓着了。没想到他成绩能这么好,现在连过年都不回来,实在是太拼了!”

    夏芍听了也有点意外。勤工俭学是好事,不过杜平是家里的独子,这年头过年都不回家的很少,估计村子里闲话不少吧?

    “今年村里人串门子,都在问杜平哥怎么没回来。杜婶都逢人就得解释,我也觉得杜平哥太拼了,有必要过年都不回来么?这么拼为了什么啊?”胖墩周铭旭不解地咕哝。

    “还用问么?被小芍子刺激到了呗!”刘翠翠翻了个白眼,笑看夏芍一眼。杜平早就对小芍子有那心思了,可是得知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之后,就跟受了刺激似的,大抵是觉得配不上她,才这么拼的吧?

    夏芍闻言垂眸,杜平的心思她早就看出来了。不过当时以为是少年心思,一时迷恋,随着年纪和阅历的增长,上了大学之后,生活精彩,许也就放下了。只是没想到,他能这么拼。不过,杜平也不一定就是为了她,男生打拼也是为了将来,或许他是在京城见识了很多差距之后愤起拼搏也不一定。

    周铭旭吐了吐舌头,“芍子是刺激人!我在学校都被她刺激到了。”

    夏芍知道他说的是香港地产行业的事,因此只是一笑,并不谈这些,而是看向了刘翠翠。

    刘翠翠考在南方城市一所二类本科院校,这趟回来倒是时髦了不少。穿着大衣和长靴,衬出她那傲人的身高和窈窕的身段,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十里村走出的女孩子了。

    “果然是上了大学的人了,都会打扮了。”夏芍笑着打趣道。

    刘翠翠顿时便笑着啐夏芍一口,“会打扮什么?你没见总有些人,正眼都不瞧姐这种农村娃子!姐都不好意思告诉她,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跟姐一个村里长大,让那些货眼珠子掉一地去!”

    夏芍一笑,刘翠翠的性子还是那样,泼辣直爽。见她还是这样,夏芍便也放心了。

    “嗨!说这些人干什么?不说了,扫我们的兴致,倒对不起自己了!”刘翠翠说话间起身,对夏芍和周铭旭摆出一个POSS来,神秘兮兮地笑问,“你们看!看出什么来没有?”

    夏芍挑眉,周铭旭则咧嘴憨憨地一笑,“翠翠姐你……又长高了?”

    “去你的!”刘翠翠笑骂一声。

    夏芍噗嗤一笑,刘翠翠身高在同龄人里属于很高的了,她178公分的个头儿,今天又穿着高跟鞋,显得更高,一米八以上了。

    夏芍看着刘翠翠修长的美腿,笑道:“还能看出什么来?就看出翠翠姐这条件,不当模特可惜了。”

    刘翠翠顿时眼神一亮,看向周铭旭,“看吧?还是小芍子聪明!要不怎么能管这么大的公司呢?你小子,脑子都长肥肉上了,学着点吧!”

    周铭旭却是一愣,“啥意思?”

    夏芍一挑眉,她倒是看出刘翠翠印堂隐有光泽,有机遇在身的面相。倒没想到真是模特。

    刘翠翠笑着眨眨眼,坐了下来,看起来很是兴奋,“我也没想到,原本我报的是新闻类的专业,想着就我这身高,以后出去跑个新闻,天然优势啊!哪知道到了大学之后,我们学校有个业余的模特团体,我就被拉进去了。进去以后才知道,我们学校有学长接杂志封面的工作,一个月能赚不少呢!我想着也走走这条路子,我弟学费就有着落了!”

    刘翠翠家里务农,她还有个弟弟,家中条件不是很好。她上大学对她家里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当初她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那酒鬼老爸还不允许她读大学,说叫她出去工作,供她弟弟读书。倒是刘俊俊懂事,心疼他姐姐,帮着一起劝,才劝听了他爸,允许刘翠翠上了大学。要不刘翠翠也不会对她弟弟这么好,一上大学就想着为她弟弟赚学费的事了。

    “这事可行。不过,这行业水可有些深,翠翠姐要注意些。你知道我的手机号码,有难事别自己撑着,可是打电话给我。”夏芍道。但随即一想,刘翠翠没有手机,平时都是在学校的电话亭打电话,万一有事联系起来也不方便,于是便干脆结了帐,出去给刘翠翠买了部手机。

    刘翠翠受宠若惊,原以为是夏芍要买手机,哪想到是给她的?

    “这不能收!这太贵重了!”这年头,手机不是每个学生都能有的,这玩意儿虽不像前几年那么奢侈,可也不便宜。而且,夏芍曾经送给刘翠翠一只上好的玉镯子,也是贵重物件,刘翠翠怎么也不能收这部手机。

    夏芍笑看她一眼,“再推就矫情了!我们是什么交情,还在乎这些?”

    夏芍送刘翠翠手机,一来是让她带在身上,有什么事好打电话给她。二来是听说她想入模特这一行之后,心里又冒出个念头来——网站建好了,正是试运营的时候。无论是饮食还是娱乐,都是必不可少的版块,不如让两个朋友去打拼,一来对她们有助益,二来也算帮她测试网站。

    只是这话夏芍先没说,打算等着回了香港,看看网站的情况再打电话联系刘翠翠。

    刘翠翠被夏芍一激将,顿时白了她一眼,“姐什么时候矫情过?还不是觉得用不上?你这丫头有钱也不能花在没用的地方啊!”

    但见夏芍不肯收回,刘翠翠这才叹了口气,接了过来。手机接到手,刘翠翠其实也是喜欢的,但翻来覆去看了看,最终还是叹气。

    有手机在手,她回大学之后,也还是会去电话亭打电话的。毕竟现在手机漫游费那么贵,她平时省吃俭用的,也舍不得。

    夏芍知道刘翠翠的想法,只是一笑。这手机,总有能用到的时候。

    周铭旭在一旁看着刘翠翠的手机眼馋,叹道:“我什么时候能有部手机拿着?那才帅!”

    “把你这身肥肉减减,你就帅了。”刘翠翠回头笑道。

    夏芍也笑着看向周铭旭,“给你买了你放哪儿?手机拿去学校,当心被没收。”

    她那时候读书,是因为身份学校知道,所以才允许她带手机的。事实上,这年头学校管理严格,高中生在学校里是不允许带手机的。

    周铭旭顿时瞪眼,“谁让你给我买了?我大老爷们的,想要也得以后有钱了,自己买!”

    “噗!大老爷们?”刘翠翠被这话逗乐了,但却点点头,“行!你这志气倒是个大老爷们!还有半年就高考了,可得用心点,考上京城你也跟杜平学学,勤工俭学,多磨练磨练!”

    夏芍笑着看两人斗嘴,一上午的时光匆逝,中午三人在外头吃了顿饭,下午便回了家。

    回到家中,夏芍毫不意外看见了院子里停了辆军用路虎。

    每年初六,徐天胤都会来拜年,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夏芍今天上午去见朋友,徐天胤定然是中午前就来了,在家里和父母一起吃的饭。

    夏芍笑着走进屋里,果见徐天胤正坐在沙发里,跟夏志元和李娟一起喝茶看电视。

    徐天胤远远便看见了夏芍,抬眼定凝着她,直到她进屋才问:“要走了?”

    “嗯,明天下午四点的飞机。”夏芍坐去他身旁,伸手就去拿茶壶。

    “烫。”徐天胤先她一步拿了过来,帮她倒了杯热茶,轻轻推了过去。

    夏芍表情自然,但抬眼看了眼父母,果见父母相互之间看了一眼,眼神古怪。

    徐天胤对夏芍细心入微,这点夏志元夫妻都是看在眼里的。上下车连车门都不用她开,这幸亏是倒的热茶,若是热水,非得放得温一些才会递给她!若不是见过他照顾唐老也是如此细致入微,夏志元夫妻还真以为他对自己女儿有什么呢!

    李娟笑道:“小徐,让她自己倒茶!都快十九岁的大姑娘了,连杯茶都不会自己倒?你这也太宠她了!你还真把她当成小师妹了?她不小了!”

    话虽这么说,李娟还是仔细看了徐天胤一眼。自打年前知道了他是徐老首长的嫡孙,她便有些想不通。这家世,怎么会跟唐老学风水的?

    “怎么不小?比小徐小十岁呢!”夏志元笑道。

    李娟这才想起来,徐天胤说过他有女朋友了,估计也快结婚了吧?这她就放心了。不是说她不喜欢徐天胤,相反,她倒觉得这孩子家世好,有孝心,待人也心细。不像那些有权有势人家的公子,高傲纨绔,正眼儿不看人。这孩子就是性子冷些,待人却还真诚。李娟只是觉得,自家女儿比他小十岁,年纪差得太大了些。而且,女儿这年纪还小,大学都没上的,谈感情太早了点。

    两人之间没什么,那是再好不过的!

    再说了,小徐的家世,自家女儿再能干,只怕人家的家庭也不一定看得上。而女儿要是嫁去别人家,那一定是风风光光的,当宝贝一样宠着!何必凭着好日子不过,去攀那高门家庭受气呢?

    夏芍不知父母这一会儿的时间,心里已经转了几个来回。她只把话题一转,说起了明天回香港的事。

    听见这件事,李娟便叹气,“这香港的学校,春节假期也太短了!回来才几天?又要回去了。”

    “那边考试早,五月份。比内地早两个月呢!考完了我就回来陪爸妈。”夏芍笑道。香港没有所谓的高考,中学会考安排在四五月份,成绩八月份公布。而这个年头,内地高考还在七月份,确实是差了两个月。如今已是二月份,夏芍这次回香港,再有三个月便能回家。

    李娟笑嗔女儿道:“就你嘴甜,会哄你爸妈!什么是早去早回?你就是回来了,也是到处跑,待在家里的日子没几天。”

    李娟自是不怪女儿,她知道华夏集团越来越庞大,女儿只会越来越忙。只是当母亲的,希望能与女儿多些时间相聚,也为她的忙碌感到心疼罢了。

    夏芍也知道,自己这辈子虽然让父母过上了好日子,但陪伴他们的时间却少了。这大抵就是所谓的有得必有失吧。因此,她推了下午和一些人的见面,在家里陪了父母一天。第二天下午,徐天胤和夏志元夫妻开车送夏芍去了机场,夏芍与父母和师兄挥手作别,约好高考后再见。

    飞机起飞之后,夏志元夫妻开车回家,徐天胤回青市军区。而夏芍则在三个小时之后,到达了香港国际机场。

    下飞机的时候,天色也是有些黑了,但机场大厅里,今天却有些静。

    夏芍抬眼望进亮堂的大厅里,见展若南顶着刺头正等在那里。曲冉站在她旁边,是最先看见夏芍的。

    “小芍!”曲冉笑着冲夏芍挥手。

    夏芍也很意外,她们居然会来接机。她一进来,曲冉便跑过来去接行李箱。

    “芍姐。”赌妹等人过来,笑着打招呼。

    展若南皱着眉头,好像等久了似的,说道:“走,去吃饭!你欠我两顿,先还一顿!”

    夏芍噗嗤一笑,“我头一次见到来接机的人,要客人付饭钱的。”

    “我骑着机车来的,我这么多人来接机,油费不要自付啊!够义气了,顶多给你打个车票!走!”展若南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夏芍挑眉,点头,“但愿你们去吃饭的时候,不要多点些酒菜,把油费的钱也吃回来。”

    展若南都走出去了几步,听见这话回头,“好主意!”

    夏芍无语,从曲冉那里把小行李箱接过来,给师父打了个电话说明晚点回去,这才出了机场,搭上辆计程车,往展若南指定的一家位于铜锣湾的娱乐场行进。

    铜锣湾是香港的主要商业及娱乐场所的集中地,许多大型的商场都在这里。计程车停在一家皇图娱乐场门口,下车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街道两旁灯红酒绿,喧嚣热闹,夏芍起初听这娱乐城的名字,还以为会是金碧辉煌的设计,没想到下了车一看,倒是特别现代的设计。整座娱乐场所少说高达两百米,占地上万平方!

    铜锣湾这地方,地皮之昂贵,堪称世界第二!在这地方建这么座娱乐场,可谓大手笔!

    展若南从机车上下来,说道:“宸哥的场子。”

    夏芍一笑,并不意外,只是笑道:“你可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知道我请客,把我拉到戚宸的场子来消费。”

    “不是我吹,在香港,你想找娱乐场子玩,还真没有好过这里的!进来就知道了,走!”展若南转身,大摇大摆带着夏芍往场子里走。

    场子门口的侍者显然认识展若南,恭敬地道:“南姐来了?里面请!南姐今天带了几位朋友?”

    展若南不说话,拿手往后一指,侍者便随着她的手往后一看,顿时愣了愣。

    只见后头一名穿着身白色小西装的少女,提着只不大的行李箱,笑吟吟走上来。来娱乐场子玩的人,带着行李箱的还真少见。侍者愣了愣,但目光落在少女脸上的时候,忽然瞪大眼。

    好眼熟!

    哪里见过!

    “夏小姐?”侍者瞪大眼,用了三秒钟反应了过来!

    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唐老的亲传弟子,那位风靡香港的风水大师!前段日子都是在报纸和电视上看见的,没想到今天见到本人了!

    侍者赶紧笑着走过来,恭敬地接过行李箱,帮夏芍提了进去。

    一走进去,里面豁然敞亮。

    皇图娱乐场里的主色调也是黑色鎏金,沉肃气派里带着尊贵。侍者听说夏芍没来过,便笑着滔滔不绝地当起了导游,称皇图娱乐场耗资五十亿港币,历时三年兴建,一层是接待厅,二层是迪厅,仅迪厅便有六层,赌场六层,洗浴、套房、宴会厅应有尽有。三十层以上是贵宾间,每天来此销金的无数,可谓最气派的娱乐场子了。

    一行人乘天电梯上了三十层,侍者开了间贵宾间,恭敬地请夏芍和展若南等人进去,“请进。服务人员立刻就到,有什么需要,我们随传随到。”

    夏芍笑着点头,刚要进,便见走廊那边一间贵宾间门前,有人骂咧咧地嚷了一句:“妈的!老子来这里,你给我开这么间房?戚老大的地盘上,手底下人都是这么办事的?”

    这人说话发音并不标准,带着口外国腔。夏芍转头看过去,见这人身量中等,穿着身花里胡哨的西装,二月的晚上还不算热,这人衣襟竟然敞着,脖子上戴着条粗重的金链子,一身的粗俗痞气。

    展若南显然认识这人,顿时皱眉骂了一句,“操!乃仑!来了宸哥的地盘上还这么张狂!”

    夏芍转头看向展若南,展若南道:“缅甸那边的大毒枭,金三角那边很大的份额都是他的,宸哥跟他合作几年了。这人又爱摆阔又粗俗,每次来都找茬!操!”

    “可是听他的名字,不像是缅甸人。”夏芍道。

    她倒是知道,泰国那边的男人,无论婚否“乃”字开头,也就是先生的意思。通密的全名也不叫通密,而是叫乃帕西·通密。乃仑这名字,听起来倒像是泰国人。

    展若南转头道:“听说他是泰国人,不过一直在缅甸混。这人是个狠角色,就是太难搞定了,每次都被他闹得头大!”

    夏芍垂眸,展若南则大步走了过去,“我去摆平他!”

    夏芍没来得及拉住展若南,她便已经朝那边走了过去,赌妹等人也跟了过去,剩下曲冉站在原地看夏芍。她没接触过这些黑道的人,怎么看都不是好招惹的。

    “小芍,怎么办?”曲冉咬着唇问,“那人看起来挺凶的,南姐不会吃亏吧?”

    这时,展若南已经走了过去,乃仑显然认识展若南,见她过来顿时便笑了。

    乃仑五官不是很帅气,但却很有力度,一股子刚烈气度,看起来倒很男人。只是语出不敬,很是轻浮,“这不是展护法的妹子么?怎么?戚老大让你来陪酒?”

    “我陪你妈!”展若南张口就骂,“乃仑,你不是第一次跟宸哥合作了,每次搞这么多事有意思么?宸哥给你安排的房间,我就他妈不信你不进!”

    乃仑脸上带着笑,手却插在兜里,“展小姐,你说这是戚老大给我安排的房间?那我还就真不进了!戚老大是什么意思?这个房间号带四,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么?四就是死,不吉利!”

    “操!你一个缅甸人,忌讳这个?我看你就是找茬!”展若南骂道。

    “我是泰国人,不是缅甸人。我们泰国人也讲究吉利的。就好像你们有风水师,我们有降头师一样。这房间不吉利,给我换个!不然今晚的生意就不用谈了。”乃仑道。

    展若南无语,娱乐场的侍者们都看向她,用眼神询问是不是要给戚宸打电话。

    这时,一道慢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哦?不吉利?这是泰国降头师的说法?我倒觉得这房间再吉利不过。”

    一群人都跟着一愣,乃仑身后的人全数警戒地望过去,即便是见到来的人是名少女也没有丝毫的松懈。这人没见过,连见过的人都不能掉以轻心,何况没见过的人?

    但那少女却是步态悠闲,散步似的走了过来,在离乃仑三步远的地方站定。

    乃仑目露惊艳,但警戒却未除,语气轻浮,“戚老大今晚大方啊!找这么个美女来陪酒。”

    “操!”展若南张口就骂,被夏芍轻轻按住手腕。

    “民间视四为不详,是乃仑老大从哪里听来的?该不会是你们的降头师这么认为的吧?”夏芍挑眉,慢悠悠问。她眉眼给人的感觉是含笑的,但其实笑意很淡,且有些凉薄。

    乃仑也挑了挑眉,眼里带起些兴味,“有意思!这位美女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讨论这个问题?四不吉利,这不是你们中国文化吗?”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乃仑老大道听途说之言,可不能当成正统。不然,说出去只会令人笑话。”夏芍哼笑一声。

    “哦?这么说,这位小姐深知中国文化的正统?那我倒是想洗耳恭听。”乃仑挑眉笑问。

    夏芍一哼,抬眼看向他,“四被视为不吉,不过是因为其与死谐音。不过,那都是民间误传。在我们中国的《易经》里,先天八卦中的‘四’与震卦对应,蕴含着积极向上、奋进、茂盛等意象;后天八卦中‘四’与巽卦对应,蕴含着自由、活泼、昌盛等意象。哪来的不吉之意?再如我们中国的住宅建筑极讲究风水,四合院这种建筑从没有任何风水大师认为其不吉,就连紫禁皇城也是这种格局。今晚戚老大招待贵客,想必有道四喜丸子的菜,这其中也带四,却是已盛行千年的名菜。中国人讲究好事成双,成双成对便是四。以四寓博大,四喜临门、四海升平、四方辐辏,隆通四海,哪一个不带四?哪位易学大师说过不祥?即便是在国外,四也是吉数,情人节是二月十四,平安夜是十二月二十四。依我看,四倒是极好的数。乃仑老大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日后还是不要妄谈中国文化的好。”

    夏芍也不管乃仑的中文好没好到听得懂她这一大段话,她只是慢悠悠地说,意态散漫。乃仑眼都睁得有点大,显然他是听得懂的。

    这时,后头传来掌声。一群人抬头望去,见戚宸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就在后头站着。

    他今晚又是大咧咧的打扮,黑色衣襟敞着,露出玄黑的大龙,狂妄霸气。戚宸目光落在夏芍身上,笑起来牙齿洁白,很是耀眼,“你回来了?”

    夏芍挑眉,耸耸肩。意思是,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难得你来我这里,蓬荜生辉。”戚宸接着笑道,回身对夏芍身后的侍者说道,“以后她来,费用免了。”

    “别。”夏芍看向展若南,“我来就是花钱的。不花钱我欠她的饭局算是还不完了,难得有人想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就成全一下吧。”

    戚宸身后的展若皓看向他妹妹,展若南却完全不理她哥。

    戚宸倒是豪爽一笑,两人都不是差这点钱的人,因此他点头应允,“好!等你还完阿南的,我再请你!”

    两人的话听在乃仑耳朵里,自然看出夏芍和戚宸是认识的,他顿时一笑,“戚老大,这位美女是你的人?”

    这话说得夏芍和戚宸都是一愣,夏芍轻轻蹙眉,戚宸看向她,见她神色不快,便脸色黑了黑,很有力度地瞪了她一眼,然后看向乃仑,语气危险,“这不关你的事。知道得太多的人,死得早。”

    “哈哈!”乃仑仰头大笑,“这怎么不关我的事?戚老大,你找这么个房间给我就算了,还让这位美女把我教训了一顿,她要是你的女人,我就得找你给我个说法。要是不是……叫她今晚陪我喝酒!陪到我痛快了,这事儿就了了!”

    “你找死!”戚宸微微眯着眼,没看见他怎么动作,手里便多了把黑色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乃仑眉心!

    乃仑身后跟着人的大惊,呼喝着拔枪,展若皓等人动作却比他们快,早就把枪拔出来把人围上了。

    乃仑的脸冷了下来,看着戚宸,“戚老大,今晚的生意你是不想谈了?”

    “不谈就不谈。我戚宸不缺那点钱。”戚宸狂傲一笑,杀气却叫人背后发冷。

    乃仑却大笑起来,“戚老大,我以为你是聪明人,没想到你也爱说大话。没有我的供应,你的货会少一半!有多少损失,不用我说。”

    戚宸却笑得比他更狂妄,“我以为你是聪明人,没想到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天下毒枭,你不做,我做!宰了你,端了你的基地,金三角是我的!”

    “戚老大,你可真天真,真有这么容易取代我乃仑,我还能活到今天?你知道这么做不容易,你也知道这么做会死多少人。”乃仑不惧。

    “天真的是你,这时候还为我考虑。你安居金三角这些年,再无进取就是因为你考虑得太多!我戚宸做事,从来不考虑会死多少人。你死后,洪水滔天你也得死!”

    乃仑与戚宸对视着,却眯起眼来,不说话了。因为戚宸说的是事实。

    他这人比较谨慎,正因为如此,很多事他都要反复考虑,这些年才选择保守,在金三角维持势力,没有大肆扩充地盘。而戚宸这人就是个疯子,他的疯狂是黑道里混的人都知道的。他少年时期,还没接掌三合会的时候,就在美国看黑手党科洛博家族的三少不顺眼,带人把他和手底下的人都给宰了,惹得科洛博家族震怒不已,倾巢出动在美国围杀戚宸。这疯子半个月内大战小战无数次,被人围杀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还能联系上同为黑手党的甘比诺家族的人,联手杀了科洛博家族一个措手不及,到现在布亚诺、甘比诺、杰诺维三个黑手党家族鼎立,科洛博家族却一蹶不振。

    这件事让戚宸一战成名,他没动用三合会的势力,没让戚老爷子出手,却事后安然无恙在美国继续读书。从此,他就得了个疯子的名号,没人敢招惹他。

    乃仑跟戚宸合作几年,知道他的脾气。他此刻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杀气是真的,话也不是威胁,所以他不敢说一句“有种你就开枪!”。

    他真的会开枪。

    乃仑目光一转,看向夏芍,笑了,“这位小姐,你真厉害。如果你还不是戚老大的女人,我劝你跟了他,他会对你很好的。”

    “这不关你的事。”夏芍神色浅淡,“戚当家说的话真对,你可真会为别人考虑。不过,为别人考虑得太多,劳心太重,人容易早死。”

    乃仑却哈哈大笑一声,“这位小姐,你可真有趣!我能问问你尊姓大名么?能训示我乃仑的人,能让戚当家拿枪指着我脑袋的人,我怎么也得记住!今天晚上这事,我总得弄明白。”

    “夏芍。”

    “这位是华人界玄学泰斗唐老先生的嫡传女弟子,夏大师。”

    夏芍只是简单地报出名姓,侍者则补了一句。

    乃仑顿时瞪大眼,他是泰国人,敬畏降头大师,就自然敬畏风水大师。他脸色连变,顷刻间便收敛了脸色的笑容,变得十分严肃,接着便想伸出手。

    但伸手之前,乃仑看了眼指在自己眉心的枪口。戚宸哼了一声,把枪收了起来,但目光却依旧警戒危险。

    乃仑向夏芍伸出手,“原来是大师,失敬失敬!刚才不知大师身份,说了些得罪的话,还请大师别介意。”

    夏芍并没伸出手,只是看着乃仑,目光在他印堂处落下一眼,“乃仑先生,这个世上能让我陪酒的人,通常都再难喝到酒。”

    乃仑一愣,不明白夏芍这话什么意思。但他随即便反应过来,定是他得罪了她,她出言警告而已。因此乃仑笑了笑,“那是,我怎么会让大师陪酒呢?借我个胆子也不敢。”

    降头师在泰国都是受人畏惧的存在,得罪了降头师,通常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死状其残。这不像黑道上打打杀杀,很多时候,你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中了招,死前会受什么折磨。听说风水师一般不会这么害人,但也有法术一类说不清的事,也挺厉害。

    乃仑可不想得罪这种人。

    “戚老大,今晚就算我得罪了!生意好谈,里面请吧?”乃仑知道戚宸和夏芍认识,这也算是向两人示好了。

    戚宸走进去之前却看了夏芍一眼,刚才身上的杀气已经收敛,笑起来阳光灿烂,“等一会儿我去你那里蹭点饭吃,别吃完了,给我留点。”

    夏芍但笑不语。蹭饭?今晚这顿饭,可不会消停。

    她看出乃仑印堂发暗,虽不至于有性命之忧,却有血光之灾。戚宸看起来倒是没事,但今晚他们谈事情,必定会出些事!

    夏芍也不提醒,他们做毒品生意,本就是害人的。黑道上的事,打打杀杀是常事,夏芍不想把自己卷进去,更不想介入这种因果。

    夏芍转身回去,走进刚才开好的贵宾间里。坐下之后,展若南和曲冉等人才回来。几人对刚才的事反应倒没夏芍这么淡定。

    曲冉拍着胸口,“吓死我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人拿枪指着对方,我还以为今晚会打起来呢。”

    展若南则看了夏芍一眼,咕哝,“懂得真多!听得头都晕了,点菜!”

    侍者跟着进来,敬佩地看向夏芍,恭敬地将菜单递给夏芍。夏芍转手就给展若南,展若南丢给赌妹等人,道:“点!使劲点!芍姐发话了,让你们把机油费也吃回来,不用替她省!”

    菜单上那些菜品的名字全是华丽难懂的,意头倒是好听,就是叫人看不懂。赌妹等人来吃饭的次数也不少,但至今两眼一抹黑,蒙着点了几道。反倒是曲冉对这些很熟,一看名字就能猜出大概是什么菜来,跟侍者聊了两句,竟真被她猜得差不多,这让侍者都有点惊奇。似乎看曲冉穿着打扮并不贵气,普通人家的女孩子,长得也普通,而且还有点胖。按理说,这种女孩子来皇图娱乐场本该跟进了大观园似的才对,没想到她竟能闹得明白一些熟客都搞不懂的菜名?

    曲冉对菜懂是懂,但她腼腆,不敢放开了点。总是看看夏芍,才敢去点。夏芍笑着叫她随意,她这才不好意思地道:“那我点几道我没吃过的吧?”

    夏芍笑着打趣她,“点你没吃过的不要紧,点好了吃过了,你得能做出来才行。”

    “那没问题!我回去试试就能做出来了!”曲冉拍胸脯保证。

    侍者在一旁听了却撇撇嘴,一副曲冉吹牛的样子。

    这都是顶级名厨做的菜肴,她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能做得出来?吹吧!

    曲冉却不管别人怎么想,点了三道她没吃过的。最后展若南嚷嚷着几人太手下留情,点得不够多,便又点了几道大菜,叫了几瓶好酒,这才把菜单递还给侍者。

    夏芍只让侍者上壶碧螺春来,便吩咐他菜品快点上。她刚才虽开了天眼看了看,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间那边出事,所以还是抓紧时间,吃完了走人。

    菜品果然上得很快,吃饭的气氛很是闹腾。

    皇图娱乐场的大厨果然是名厨,菜做得夏芍都眼神一亮,曲冉也连连点头。

    “佛跳墙的油是葱油,真正宗!”

    “这卤水鹅的汁真不错!大厨秘制的,少说二十几味酱料。我尝着……五香粉、葱粉、蒜粉、红椒油,沙姜粉、桂皮粉、苏子粉、浓缩的鲜香粉……”

    “嗯?这面点应该是咸口的,怎么有点回甜?”曲冉咬了一口面前精致的点心,细细品了品,忽然眼神一亮,“南瓜!绝对是!不过看这颜色,放的量很少,颜色上都看不出来!不过这味道属于创新了,没想到回味真不错!”

    侍者在后头听着,眼都直了,惊讶地看向曲冉。搞不明白她的舌头是怎么长的,这么多调料居然能吃出来!而且,这点心放了南瓜?他在皇图这么久,他都不知道!

    夏芍在一旁笑着,坚定了明天看看网站,让曲冉试试的决心。

    而展若南等人吃饭却闹腾得不得了,非得让夏芍喝酒,夏芍拿出她挡酒的本事来,自己没喝两口,展若南却灌了不少。不过,她酒量真是好,两瓶好酒下肚,竟然醉意都没。

    眼看着吃得差不多了,夏芍才提出今晚就到这里,她得回去,免得晚了师父担心。

    展若南道:“走什么走?场子里面好玩着呢!下面赌场走一圈?”

    “太闹了,我不太喜欢人多闹腾的地方。”夏芍坐着笑道。

    “那也太没劲了!今晚特地去接你,好不容易拉你吃了顿饭,吃完就走?”展若南郁闷道。

    “那一起出去兜兜风也行。总比在这闹腾的地方强。”夏芍只是想早点离开罢了。

    展若南一听,眼神亮了亮。难得夏芍提出出去兜风,那也好过她立马就回去!于是,展若南当即就点了头,大手一挥,一群人呼啸着跟着下楼。到了楼下,夏芍结了帐,无奈之下把行李先寄存在场子里,然后便往外走。

    然而,正在这时,大厅里的灯闪了两闪,灭了。

    ------题外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章零二章 回港,四字非不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章零二章 回港,四字非不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