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零四章 枪林弹雨,网站

    那机枪扫来的方向是冲着乃仑所在的车上的,明显这些人今晚是冲着乃仑来的,想要了他的命!

    夏芍指尖一掐,车里的机枪倏然停止扫射。戚宸手一抬,连发两次,车里爆开两道血花,枪手和司机都被一枪毙命!

    然而,就在戚宸抬手的时候,三处巷子口里接连开出六辆黑色面包车,车窗齐齐打开,枪口对准乃仑所在的车上。

    这三处巷子口各在不同方位,来得又快,这时夏芍对街口那辆车的控制刚解除,还没来得及控制这突如其来的六辆车,车上便子弹如雨般打过来!

    三合会的人立刻举枪反击,以乃仑坐着的车为遮掩,但这六辆车自巷子口停下的方向,竟有夹击之势,就连车后也不能完全躲避。

    戚宸一把将夏芍拉到身后,抬手便射死两人,但一行人中还有曲冉和展若南等人,她们身后不远就是皇图娱乐场的后门,但却被火力压制得退后的动作很慢。且此时里面的人听见了声音,也奔出来支援,反倒堵了后退的门。

    展若皓右肩中枪,此刻左手持枪,枪法竟也奇准,抬手便是毙命的架势。他回头便是一吼,“去两旁巷子!别堵后门!”

    “不行!前面条子来了!出不去!”后门出来的人一边开枪射杀来人,一边喊道。

    “那就先退回去!让她们几个先进去!”展若皓抬手射死一人,喊道。

    曲冉和刺头帮的那些女生手里没枪,聚在这里也是碍事,没了她们反倒好展开手脚,毕竟护着她们周全比开枪杀人要有难度得多。

    门内出来的那些人也明白,此刻容不得多想,一队人出来,一队人退进去,让出半扇门。展若南离门最近,展若皓二话不说,把他妹妹往里面一推!

    展若皓伤了一条胳膊,只有一只手能用,推了展若南,右手又不能执枪,整个人前心便露出一大片空门,对面一把黑洞洞的枪口在这时指向了他。

    正是一片混战,子弹如雨,夜里晃亮,迷了视线,谁都没注意那支枪指向了展若皓。

    只有一个人。

    曲冉和赌妹等刺头帮的女生趴在地上抱着头,赌妹等人最爱刺激,这枪林弹雨的,反倒觉得兴奋,她们不住抬头张望,注意力分散,反倒没看见那枪口。倒是曲冉趴在地上抱着头,惊恐发抖。今晚之前,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哪经历过枪战?可这一晚上,又是催泪瓦斯,又是枪战的,着实觉得世界危险。

    她一眼也不敢抬,闭着眼乖乖抱头,默念子弹不会打到身上。这时,听见展若皓吩咐后门让出来让她们进去,曲冉这才抬头。但她一抬头,视线前方正对那黑洞洞的枪口!

    那枪口显然不是对着她的,曲冉也知道,她没有什么被杀的价值。而她身前,正站着展若南的大哥。

    千钧一发的时候,曲冉知道要提醒。可提醒快不过对方的子弹,让她英勇地奔起来把人往旁边一推,大喊一声“危险!”,她又自认为没那本事。于是几乎是本能的,她采取了既能保护自己,又能救下展若皓的法子。

    她就这么趴在地上,只把手往前一伸!一把抓住展若皓的西装裤腿,狠狠一拉!

    曲冉庆幸自己这些年,虽然身材一直是个烦恼,但好在厨艺不错,掂勺、摔面,力气一把罩,因此她这狠狠一拉,使出了拖猪肉上案板的劲儿!

    展若皓被后脚根儿被人一拖,还当真一个不稳,“砰”地一声,擦着地面,摔了个结结实实!倒下的时候,正撞上右肩的伤,展若皓顿时脸色一白,但他倒下的时候一颗子弹擦着头顶过去,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头都没回,在倒下的一瞬果断抬枪,一枪毙了对面车上的人!

    而对面车上却立刻有人把枪接过来,对着这边地上就是一阵扫射!展若皓一把将身旁的赌妹她们往里面一推,却没时间推他后头趴着的曲冉。于是,紧急之下只好原地一滚,带着她滚了两圈,滚进皇图旁边的一条窄巷。

    从对面三条巷子里有车围杀,到后门冲出人来,再到展若南进门、展若皓带着曲冉转进窄巷,一切发生的时间很短。

    夏芍被戚宸强制按下,蹲在车后,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少说也射杀了十来个人!夏芍透过车窗玻璃,看见乃仑躺在车里躲避,他的人开了窗还击,死了两个。她只大体瞄了眼目前的状况,发现那三条巷子相隔甚远,没办法一一控制,于是便弹指往大腿外侧的带子上一扣!

    龙鳞出鞘!

    一道雪线在黑夜了照得人眼都虚了虚,匕首周身的黑气却霍然铺天盖地!夏芍霍地站起身来,戚宸回头吼道:“蹲下!”

    但他一回头间,目光却是一变!只见一道铺天大幕般的黑气漫盖了一整条巷子的夜空,惊见的三合会人员齐齐抬头,只觉耳旁有厉鬼在嚎,夜空处投下无数扭曲怨念的脸,撕咬徘徊。脚下踩着的地似在一瞬间化为尸骨如山的刑场,千刀万剐之刑,死的人无不被削成血淋淋的骨头,只剩一颗显得巨大的头颅,面孔扭曲。

    即便是常在鬼门关行走的黑道的人,看了这场面也头皮发麻。而对面三条巷子里的人见到这场景也是愣了。前一刻还枪林弹雨,这一刻便静得只能听见警笛声。警车到了皇图娱乐场前头,听见后头有枪声便赶了过来。两头被警车堵上,戚宸却下令,“一个不留!”

    随着他一声令下,三合会的人齐齐举枪,对准那六辆车里动弹不得的枪手,子弹齐发,顷刻间人死了个干净!

    警方下车来,摆开阵势对着这边喊话,戚宸看也不看,对着乃仑所在的车上一个眼神递去,车子便发动了。

    乃仑临走之前起身,深深看了夏芍一眼,这一眼可当真是有些畏惧了。在见识了夏芍手中的龙鳞匕首和刚才的景象之后,他对反悔已不做考虑。

    她手里的那把匕首看起来很可怕,难不成就是降头师所说的法器?看来,眼前这少女确实是有些什么秘法,还是不要惹的好。

    乃仑对夏芍点头致意,车子便开了出去。

    “停下来!”

    “快停下来!”

    前头警方的人避在车门后头喊话,乃仑的车却理也不理地猛冲过去。

    这时,后头开过一辆黑色林肯来,戚宸打开车门,对夏芍道:“上车!”

    夏芍收起龙鳞,目光却往旁边不远处的窄巷里一转,“我朋友……”

    话音未落,夏芍便愣了,巷子里没有人。

    去哪儿了?

    “有人会送她回去!少废话,你不想今晚在警局里过夜,就赶紧给我上车!”戚宸把夏芍的行李往车上一放,一把揪开车里的司机,自己坐去了驾驶座上。

    夏芍不理戚宸,开着天眼往前方一扫,见皇图娱乐场的前面的街上,警察已经在布置封锁线,而封锁线之外不远的一条巷子,曲冉扶着展若皓,刚刚走出去。

    “他们在那边!”夏芍一指,“派人去接应!你得保证我朋友的安全,别让警察找上她。”

    今晚的事跟金三角的大毒枭有关,扯上了这案子可不好脱身。

    “行了!哪那么多废话!”戚宸语气不是很好,“上车!”

    夏芍见洪广带人摸着一条巷子往那边去了,这才上了车。戚宸一踩油门,跟随着乃仑的车后头,撞了出去!

    两辆警车被撞开,黑色面包车和黑色林肯以两个不同的方向,扬长而去。

    后头却还是有警车跟了上来,戚宸却哼了哼,大晚上的,在闹市玩儿起了飙车。他开车跟他的人一样,横冲直撞,明目张胆地在闹市区横行。偏偏这人车技好得没话说,虽然坐着太不舒服,晃得眼晕,却没见他撞着人,反倒是后头的警察不敢追了,没一会儿,戚宸便开着车在香港霓虹繁华的路上稳稳行进了。

    他把车开到一处高架桥上,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刚才撞得太猛了,才故意停下来让夏芍休息一会儿。

    夏芍坐着后座上,一言不发。戚宸倚在驾驶座里,把窗摇下来,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烟味都随风散了出去,没留在车里。夏芍却看了戚宸一眼,开口道:“打个电话回去问问,他们找到我朋友了没?”

    曲冉没有手机,她平时都是用宿舍里的电话,夏芍一时还联系不上她,只好问戚宸。

    戚宸头也没回,只是皱眉,“我说她不会扯上这件事,你这女人怎么就是不信?她救了阿皓一命,三合会还能吃了她不成!”

    但话音刚落,戚宸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掐灭烟头,丢去桥下,接了电话,脸却沉了下来。

    戚宸一句话没说,便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开了车门下车,车门摔得砰地一声颤响。夏芍见他回身一脚踹在车门上,咣地一声,便轻轻蹙眉,下了车来。

    夏芍一下车,便往驾驶座的车门上瞥一眼,车门凹了一大块,都变了形。戚宸转身,从窗口把手伸进车里,拿出一罐啤酒来,打开便仰头喝了大半罐。

    夏芍也不说话,直到戚宸喝够了,才手搭在桥头栏杆上,转头看她。

    “你知道今晚的事,是谁干的么?”

    夏芍垂眸,“你们黑道的事,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不过,既然你这么问了,别告诉我是龚沐云。”

    她认识的黑道人物,就只有龚沐云和戚宸,这俩人是死不对头的冤家。戚宸这么恼火,又特意问她,不就是暗示是龚沐云干的?

    “哼!”戚宸哼笑一声,“还真不是他,不过跟是他干的也没什么区别。美国黑手党杰诺赛家族的二少,杰诺!他今晚是冲着乃仑来的,但乃仑一死,金三角局势要变,我的货源要暂时断一半。杰诺跟龚沐云去年开始合作,这账龚沐云要摊一半!”

    夏芍不懂戚宸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黑道上的事,她只转头调侃,“哦?今晚在乃仑面前,是谁拿枪指着他的脑袋,扬言要杀了他夺了他在缅甸的基地的?现在怎么又开始担心他死了,金三角局势要变了?”

    戚宸一哼,狂傲,“我把手伸去金三角,那是我的事。我戚宸做事,只有我想做的,没有被人逼着的道理。金三角的局势,我让它变它就得变!别人让它变,这帐就得算!”

    夏芍顿时无语,这人也太狂妄了!不过,这确实是戚宸的作风。

    今晚夏芍还真想到这事跟龚沐云有关,毕竟三合会在黑道上混,仇家也不是只有安亲会。世界黑道多着,树敌必然不少。谁知道他和乃仑的见面,扯动了谁的利益?

    不过,即便是龚沐云,夏芍也没多大感觉。他今晚必定不知自己会在皇图,不小心将她扯上了而已。而且,这事是美国黑手党那边下的手。

    夏芍不再说话,戚宸却气未消,转身朝着车门又是一脚!

    咣地一声,可怜的车门凹了两个洞,这回能打开也关不上了。

    夏芍蹙眉看了戚宸一眼,“这车惹你了?好歹是辆林肯车,又不便宜。你钱多了没处儿花了?可真败家。”

    “哼!”戚宸听了这话倒笑了,“它不是林肯我还不踹它,龚沐云最爱林肯车。”

    夏芍一愣,足足愣了半晌,嘴角略微抽搐。

    人都道戚宸大方,给属下配备的都是林肯车,难道……这里面跟大方没多大关系?

    夏芍一回忆,这才想起第一次在福瑞祥古玩行见龚沐云,他坐的就是林肯车。往后再见了他几回,也都是坐着林肯。他似乎钟爱这种车。

    而戚宸把龚沐云钟爱的车配备给他属下……

    噗嗤!

    夏芍倒摇头笑了起来,这人!怎么小孩子性子?

    桥头上空气有些湿冷,少女摇头笑着,眉眼间被桥下的霓虹映出道道明光,碎如月影烛光。戚宸看着,也跟着一笑,似乎气消了些。

    “你就这么讨厌龚沐云?”笑过之后,夏芍忍不住问。但问完她又有些后悔,这些事是他们两家的恩怨,她本不该问的。

    戚宸闻言转过头来,笑容敛起,黑如星子的眸盯着夏芍,沉默里生出力度。

    夏芍挑眉,原以为戚宸不会回答,没想到,他倒开了口。

    “他跟我有杀父之仇,你说呢?”

    “……”夏芍愣住。

    杀父之仇?

    她记得,这事师兄曾说过,龚沐云和戚宸少年时期就不和,凡是跟龚沐云走得近的人,戚宸杀了不少。难不成,是因为两人有杀父之仇?

    夏芍垂眸,戚宸却仰头把啤酒喝完,啤酒罐子一握,狠狠往地上一砸,一脚踢远,回身给夏芍开了车门。同样是给女人开车门的绅士举动,有些人就有本事把事做得霸道狂妄,“上车!”

    夏芍知道戚宸性子就这样,也不跟他争论态度问题,坐进车里后,便见戚宸关了车门,到前头生把踹变了形的车门扯开,坐进来开车走人。

    一路上,两人之间气氛沉默。夏芍回到浅水湾半山腰的宅子时,已近凌晨。她半路给师父打了个电话,让他早些休息,但到了之后发现老人还没睡。戚宸送夏芍进门,跟唐宗伯打了声招呼,简单说了下今晚的事,然后把夏芍交还,喝了口茶就回三合会了。他这也是临时出来,帮会里刚有一场乱子,自然有事需要他处理。

    戚宸走的时候,夏芍跟出来,男人回身挑眉,“送我?”

    夏芍一摊手,“乃仑的私人号码,忘了跟他要了,只能跟你要。”

    戚宸可恶地一笑,“我手里的东西,是那么容易要得出来的么?想用他的时候,来找我!我看心情。”

    夏芍郁闷,戚宸仿佛就爱看她郁闷的表情,哈哈一笑,心情大好,大步走了。

    夏芍跺着脚回屋,见唐宗伯在屋里喝茶,便笑着走过去,帮老人把腿上的毯子盖了盖,便蹲下身子伏在轮椅扶手旁,玩笑道:“师父,新年好!要红包!”

    唐宗伯正喝茶,差点一口茶喷出来,咳了两声,笑道:“你个丫头!初七都快过了!大年初一打电话的时候就要红包了,晚上一回来就又要!就不忘了你的红包!为师怎么收了你这么个财迷!”

    夏芍一笑,“张老睡了?师父在香港年过得怎么样?”

    “他这两天忙着帮你查冒名顶替那人的事,这年过得也是忙里忙外。”唐宗伯一叹,从怀里拿出金玉玲珑塔来,把大黄还给夏芍,表情严肃了下来,“没什么动静,冒名顶替那人,我前天排盘卜算了一阵儿,推演不出天机来,可见这事是冲着你的。天机不显,这么查也是大海捞针,这人要是冲着你,他还会再出现的。”

    夏芍点头,“不怕他不来,来得多了,总能看出来路。”

    “嗯。”唐宗伯抚须,随即一摆手,“晚了,快去睡吧。明早还得上学,你这也到了紧要关头了,考上了就能去京城大学。这些事你不用管,人来了,咱们整个玄门帮着你。”

    夏芍点头,暖暖一笑,年前心中的阴霾忽然间就平了。不管前路如何,有陪着自己、视自己如珍宝的人,她永不惧。

    把师父推去床边,扶着老人上床,夏芍给师父盖好被子,把茶换成杯温开水放在床头桌上,便退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夏芍回到圣耶女中,曲冉已经在宿舍里了,只是顶着黑眼圈,明显没睡好。

    曲冉一见夏芍进来,便一副九死一生的表情说道:“太惊险了,我这辈子没这么惊险过。我居然从枪下救了一个人,还到处躲警察。还好三合会的人来得快,把南姐她大哥给接走了,把我送回了家。我一晚上都提心吊胆,就怕今早一起来,报纸头条上有我的脸。我妈要是看见了,还不得吓死?还好没有!”

    曲冉一口气说完,拍拍胸口,心有余悸。

    昨晚的枪战是在闹市区,闹得太大了,不可能遮掩得住。这事以三合会的势力,想必能压下,只不过也得闹腾一阵儿。

    得知曲冉没事,夏芍也放下了心,这才问:“展若南她们呢?也没事吧?”

    这让曲冉摇起了头,脸上又露出担忧的表情,“不知道。今早没见到南姐,也没见到阿敏她们。她们不会是被带去警局了吧?”

    展若南等人就是被带去警局了。

    她们运气相比起曲冉来,就不那么好了。当时退进娱乐场之后,正遇上警察两头封堵,她们被堵在里面,因为当时在一楼,直接就被进来的警察给带回警局喝茶问话了。

    这一喝茶,就喝了一夜。

    中午吃饭的时候,展若南才带着人回来,进了食堂就往夏芍面前一坐,开始骂:“操!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审他妈!还说要关我四十八小时,当老娘是被威胁大的?最后还不是顶不住,今早就放人了?”

    曲冉一听,张了张嘴。昨晚她要是在场子里,估计也是会被带回警局。一夜不回家,母亲还不知道怎么担心呢!

    这也是夏芍不希望她被带去警局的原因之一。而且,警局里的审讯,她可是亲身经历过的。为了逼问出实情,警方经常会用一些必要手段。展若南的身份警局里的人清楚,而且展若南等人常打架,是警局的常客,对付讯问很老练。曲冉哪有这些经验?夏芍自然相信她不会出卖朋友,但却不希望她受那些讯问的苦头。

    这时,展若南看向对面坐着吃饭的曲冉,点点头,“喂!谢谢救了我大哥!”

    对于曲冉,展若南一直是因为她和夏芍走得近,才跟她说几句话的。在展若南眼里,她就是个普通女孩子,话都不敢大声说,胆子太小了!但昨晚她竟然能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救了她大哥,这令她有些刮目相看。

    曲冉却愣了愣,笑着摇头,有些不好意思,“没什么,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伸了个手而已。”

    但说起这事来,展若南却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她笑得突然,把桌上的人都笑得一愣。

    展若南却伸出手来,往曲冉的肩膀上一拍,“干得好!我哥还是第一次被人扯着裤腿拽倒!你不知道,我今早去医院看他,他膝盖都擦破了,脚还崴了,一群人围着他笑呢!他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哈哈!你干得太好了!”

    曲冉再度愣了愣,嘴角一抽,眼神古怪。不明白展若南和她大哥,感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夏芍一笑,摇摇头,思绪转去了别处。

    这天,夏芍在学校里正常上课,晚上她请假出了学校。

    校外到处是昨晚闹市区黑帮枪战的报道,却没有人知道,刚刚风靡香港的某个少女正在酝酿着更大的一场变革。

    她来到了一处商业写字楼前。

    这处商业楼很老旧了,在这里办公的都是小公司,员工拿不了多少工资,业务也少。年前几个月,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在这里租下了一间办公室,里面摆了几台电脑,整天加班加点,也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虽然楼上楼下的人都好奇,但也觉得,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腔热血,肯定是做着什么干一番大事业的美梦。谁没有过雄心壮志的年轻时期?

    用不了多长时间,现实就会将他们打磨的。

    有人闲得无聊,甚至开了赌,赌这些大学生什么时候交不起房租走人。

    这天晚上,所有人都下了班,除了八层那些每天加班到很晚的大学生,除了写字楼的保安。

    保安在大厅里连溜达都懒得溜达,坐在椅子里看电视。新闻里正播放着昨晚闹市区的黑帮枪战,这时,大门开了。

    走进来一名少女。

    少女微微低着头,扎着马尾辫儿,头上戴着棒球帽,身上穿着身白色的运动装,看起来很清爽,像是晚上出来跑步的学生。

    “找谁?”保安起身问。

    “八楼,找我哥哥。”少女声音很好听,晃了晃手里提着的东西。

    一大袋子盒饭。

    “哦。”保安这才明白过来,肯定是来给上头那群大学生送饭的。

    保安也没考虑为什么以前没见过这名少女来送饭,连证件也没跟她要。这大楼本来就是老楼,没什么正规管理。再说了,一个女孩子,能是什么危险人物?

    保安只给八楼打了个电话,问问是不是叫一名少女来送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就让夏芍上去了。

    夏芍嘴角微微翘起,提着袋子,迈着沉稳的步伐上了楼。

    楼层里的楼道很窄,长长一条,显得有些压抑,只有一间屋里开着灯。夏芍走到门前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刘板旺。

    屋里约莫也就四五十平米,放了三十多台电脑,每台电脑前都站着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男的女的,总共三十来人。这三十多人穿着很正统的职业装,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一看就是刚出大学校园的年轻人。

    此刻,这些年轻人都看着进门来的夏芍,目光惊奇、崇拜,又带着探究,好像在看外星生物。

    他们知道网站有背后老板,但今晚刘总编才告诉他们。得知背后竟是华夏集团的时候,他们都震惊了!

    对华夏集团,恐怕现在香港无人不知,年轻他们也在报纸电视上见过这名年纪轻轻白手起家的少女,还在办公室里热烈地讨论过好一阵子,想象着自己是否也能有功成名就的时候。那几天,真是干劲儿十足!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幕后老板,就是这名少女?!

    真没想到,他们有亲眼见到她的一天!

    只是……她的打扮,怎么跟电视上差好多,看起来就像个邻家少女一样?

    夏芍看着这些网络精英的目光,笑着晃了晃手中的袋子,玩笑道:“谁是我哥哥,我来送吃的。”

    一群人一愣,有的人便笑了起来。

    “您要是来送吃的的,我就是来打扫卫生的。”刘板旺笑着指了指自己身上穿着的清洁工的工作服,“来这里一趟,跟搞地下工作似的。幸亏这是老商业楼,管理不严,也没请清洁工,要各家自己请。我就每天这么进来了。”

    “那也是刘总编会找地方,找了这么处商业楼,才好利于地下工作。”说话的男生笑容爽朗,带着眼镜,很有儒雅的学生气。

    刘板旺一笑,跟夏芍介绍道:“这是陈信杰,他是编程小组的组长,平时最会带动气氛。”

    “夏董,您好。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陈信杰伸出手来,跟夏芍握了握手。

    夏芍对他点头一笑,问:“那你想到过,网站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吗?”

    陈信杰一愣,没想到夏芍这就问起了网站的事。但说起网站的事,他便严肃了下来,“夏董,你如果问我网站的未来,我要说这看你怎么运作了。但你如果问我网络的未来,我会告诉你,不出三五年,网络将无可替代!现代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传统的媒体功能已经不能满足信息的传播与交流。我对您的眼光和对未来的远见很佩服,但我想说的是,您有远见,别人或许也有。即便是远见不如您,在网站运营以后,一定也会有人看到商机。到时候,网站会一个接着一个,如雨后春笋。这是信息传媒发展的大势,没人能阻止。网站的未来掌握在您手里,就如同此时,您是先行者。如果您能永远做先行者,我们的网站谁也替代不了。”

    夏芍听着微微一笑,有些赞赏地点头,“你说对了。但有句话,你说错了。”

    陈信杰一愣。

    “网站的未来不仅掌握在我手里,同样掌握在你们研发团队手里。我是掌舵者,为你们执掌大方向,你们是我的手足。没有了我,你们会迷失方向。没有了你们,我寸步难行。这句话我对华夏集团所有的员工都说过,现在对你们说一遍。欢迎加入华夏集团!”夏芍慢悠悠笑道,气度悠然,如万事在胸般的底定,让人很难看出她是一名未满十九岁的少女。

    一句“欢迎加入华夏集团”,让屋里一群年轻人热血沸腾!

    要知道,一毕业就能进入大集团,身后有所倚仗的感觉,跟孤军奋战不知道努力会不会付诸东流的感觉,自然是不一样的。

    一群年轻的网络精英们都笑了起来,相互之间看一眼,脸上都有兴奋的神色。陈信杰笑容里却多了些深意。

    没错,眼前的少女是掌舵者,没了她,他们这群人会找不到方向,相信会有一大半的人因为没有底气而放弃。但她失去了他们,却未必寸步难行。她手中握有华夏集团,不知多少人才愿意前来。没了他们,她还可以再招别人。

    只能说,他们是幸运的。也只能说,刚才那番话,是激励他们,却并不能成为他们恃才傲物的资本。

    筹码在她手里,而她懂得如何收揽人心,也有卓识远见。

    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她名副其实。

    陈信杰笑了笑,现在他总算是了解了一点,这名年纪比他小四五岁的少女,如何能站在如今的高度了。他的目光带点佩服,当即便请夏芍来看看他们刚建设好的网站。

    夏芍却并不着急,她今晚是真的带了饭来的。虽然是盒饭,但里面的菜品都是到酒店打包的,味道十分可口,外头的外卖可是比不了的。她把饭拿出来,让这些加班了好几个月的员工好好吃了一顿,并笑道:“等我考试完,我们的网站正式运行起来,我带你们去酒店好好吃一顿!”

    一群人一愣,这才恍然想起夏芍的年纪,还在读高中。顿时,众人又是心中感慨万分,想当初,他们这时候在做什么?而眼前的少女却已是成功人士了。

    吃饱了饭,收拾了残局,夏芍这才来到电脑前,由刘板旺陪着,陈信杰领着夏芍挨个电脑走过来,为她展示网站的研发过程和成品效果。

    夏芍在决定做网站研发的时候,就已按照后世网站的运营板块对刘板旺详细解说,刘板旺转告给了陈信杰等人的研发团队,但直到此时,陈信杰等人才知道,这些意见是夏芍给的!

    网站的板块很齐全,从新闻时事到影视剧,从综艺娱乐到体育财经,从时尚科技到生活旅游类的板块,应有尽有。连时下刚刚流行的网络游戏和很少见的拍客视频板块都有,更别提用户中心等会员注册功能,和预留出来的广告招商板块,这简直就是很系统、很齐全了!

    在接到刘板旺的邀请时,陈信杰等人毕业的梦想是去外企工作,那里对他们这些新型人才毕竟重视,发展空间也大。因此在同意刘板旺的邀请前,他们也心里打鼓过。但听了他对网络传媒前景的描述后,干一番事业的热血豪情让他们选择了在这间不足五十平米的小办公室里奋战数月!也是加入之后,这些系统齐全的网站建设想法,激发了他们的兴奋和热情,今年过年他们都没回家,在办公室里奋战,赶着年初,将网站建设完毕。

    没想到,今晚才知道,激发他们走上这舞台的人,竟是眼前这名少女?

    她脑子到底怎么长的?这些东西,就连他们这些自认精英的人员都没有办法想得这么系统!

    直到此刻,一些人才算是服了!他们自认高材生,自是有些恃才傲物的,有人在这方面比他们专长,自然免不了新生佩服。

    面对手下一些新晋员工的钦佩眼神,夏芍倒显得有些受之有愧。这件事上,她确实是沾了重生的光了。自打重生回来,她时刻告诉自己,做事凭真本事,也是一直如此充实自己的。但有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沾了“未来人”的光。

    只是,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做,夏芍自然是要把事情往成熟的方向去做。前世网站发展走过的那些摸索的路子,她可谓一步跳过。而且,前世网站发展过程中,版权方面的乱象她也打算跳过。她会以华夏集团的名义,直接联系影视、音乐一类的版权,要做就做正规的!她不怕投资大,既然她走在这个行业的前列,倡导引领正风气,便是她的责任。

    如此一来,后来的效仿者也就只能遵照这个路子走,乱象会比前世少很少。而且,这样一来,能够一开始就获得各版权方的亲睐,等于一开始就会建立合作关系网,让后来者只能望华夏集团的项背!

    这些事,都在夏芍胸中。眼前的网络精英们不知道,就连刘板旺,也知道得并不全面。

    夏芍在看过网站之后,尝试了其中的功能,她熟练的操作简直就是像对网站的功能了如指掌,像是老练的用户一般,看得陈信杰为首的研发团队啧啧称奇。夏芍却在尝试过后,对操作上不太舒服的地方提出了意见,陈信杰等人表示连夜进行修改,修改完毕之后,会再跟她联系。

    夏芍当晚赶在宿舍查寝前回到了学校,并在第二天傍晚就接到了刘板旺的电话。

    于是,第二天晚上,夏芍又去了一趟工作室,这次试验之后表示满意。

    夏芍为网络传媒公司取名“华夏娱乐”,网站命名“华乐网”,取华夏娱乐的首尾两字。在三天后的周末,以华夏集团的名义,高调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传媒公司,以刘板旺为华夏娱乐总裁,即日起试运营网站!

    这次夏芍之所以不低调行事,是因为网站这东西,一旦低调试运营,免不了有远见的人发现,见其无名无背景,会起效仿的心思。一旦效仿的网站如雨后春笋,会对华乐网的试运营效果造成很大影响。

    所以,夏芍这次只悄悄进行研发,一研发完毕,立刻高调运营!以华夏集团在香港和内地的名气,为华乐网进行高调宣传。

    果然,新闻发布会当天,舆论一片新奇之声!

    以港媒周刊为首的传统媒体在新闻发布会上看到了华乐网的演示之后大惊,版权方则大喜,而商界的大佬们却纷纷眼神一亮!

    一(禁词)夜之间,舆论从黑帮枪战上又转到了这个年轻的集团上。

    ------题外话------

    明天继续万更~

    表示,今天新来的汪星人和原住民喵星人打了一架,家里汪声喵声吵得耳朵疼,最后强制分开,各关一屋,规定各自自由活动半天,这才消停。且今天发现汪星人肚子有点鼓,疑似有喜,原定明天去兽医站打疫苗,正好去给医生看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章零四章 枪林弹雨,网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章零四章 枪林弹雨,网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