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曲冉红了!

    夏芍什么时候出现的,只有大厅里的保安和少数几名员工看见了,但是他们很团结地保持了沉默。

    闭嘴,等好戏看。

    夏芍从米琪儿羞辱曲冉的身材开始,目睹了事情的半个经过,直到曲冉被惹毛了反击,米琪儿恼羞成怒扬手的一瞬,她才眸光一冷,出了手。

    夏芍站在电梯口,离曲冉和米琪儿的位置隔了整个大厅,她速度极快,身手敏捷得让大厅里看见她的员工嘴都张了起来。只见她明明是很快的速度,步态却就是给人漫然悠闲的感觉,尤其是米琪儿扬手到打下,只那么一瞬,夏芍人已在跟前,准而又准地截住了她的手腕!

    “啪!”地一声,大厅里只这么一声脆响,米琪儿愣了,曲冉愣了,身旁的两名员工愣了,大厅里其余员工却差点拍起掌来。

    帅!

    虽然夏芍是公司的董事长,但华夏集团旗下福瑞祥古玩行、华夏拍卖公司、艾达地产、华夏娱乐传媒,家业大着。且传媒公司是新开的,员工们虽然知道夏芍就在香港,也在电视上见过她。但真正见她在公司出现,面对面地看一眼,今晚还真是第一次。公司里天天都是董事长的传奇故事,他们这些员工也对董事长好奇得不得了。但老实说,今晚见到董事长,感觉跟电视里和报刊上的,不太一样。

    看发布会的时候,还以为董事长是弱不禁风的女孩子,没想到,她竟是会功夫的?

    太帅了!

    员工们眼神放光,米琪儿却一怒,一个极厉的眼神刚要电射出去,便忽然发现眼前的少女有点眼熟……

    她穿着身白色小西装,跟在电视上喜欢穿旗袍的唯美样子不同,但脸和气质是没变的。

    米琪儿脸色倏地一变,凌厉的眼神收回,怔愣地看着夏芍。夏芍抓着她的手腕,松手间暗劲向后一震!

    力道虽轻,米琪儿却只觉整个手臂都是一麻,身子霍然向后一仰,大力往后倒去!后头的男员工本能地抓了她的胳膊一下,她这才没跌倒,但还踩着一只十公分高跟鞋的脚又跟着一崴!

    “咔”地一声,这只鞋跟也断了……

    米琪儿赤着脚站在大厅光洁的地板上,模特的身高虽然还是很高,但却霎时矮了一大截。

    “米小姐适合穿平底鞋。人太高了,眼容易看不着人。”夏芍淡淡扫了眼地上两只歪倒的断成平根的鞋子,话里的意味傻子都听得明白。

    米琪儿惊魂未定,脸色红一阵儿白一阵儿,望着夏芍,对她突然出现在公司大感意外。

    整个香港都知道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在圣耶女中读书,可谁想到她晚上会出现在公司呢?

    夏芍回身,对跟在曲冉身后的女员工道:“跟公司财务说一声,给米小姐买双新鞋子。这双鞋子值多少,买双双倍价码的赔给她。”

    “是,董事长。”女员工赶紧应下。

    “记住,平底。”夏芍补充。

    “是。”女员工低头,嘴角微抽,像是在忍笑。

    米琪儿涨红着脸挤出个笑来,装作听不出来夏芍话里的讽刺,此刻说话已是温言软语,“夏董,您太客气了。一双鞋子而已,就不用贵公司破费了。”

    “哪能?一年零花钱都买不起的鞋子,自然是贵重的。我朋友撞坏了米小姐的鞋子,既然事情出在我公司,我自然会负责赔偿。华夏集团赔米小姐一双鞋子,还是赔得起的。”夏芍慢悠悠笑道。

    这话叫人听着尴尬,米琪儿却只觉得听着平地起雷,她被雷劈了似的看向曲冉。

    身旁的两名男女员工低头,垂眸,嘴角一撇——早想提醒你,你没让我们把话说完,怪谁?

    米琪儿脸皮发僵,红唇不自然地扯了扯,险些扯落脸上涂着的厚粉,“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既然是夏董的朋友,那就不用那么客气了,一双鞋子而已。”

    夏芍却像没听见她的话,抬眸问跟着米琪儿的男员工,“封面拍了么?”

    “还没有,米小姐刚想往摄影棚走,就跟曲小姐撞上了。”男员工解释道。

    米琪儿听了这话,暗地里给了男员工一记眼刀,又扯着笑容道:“那就先拍摄吧,华乐周刊的封面重要。我的鞋子没事,反正拍摄的时候要穿摄影棚里的鞋。”

    “不用了。”夏芍淡淡道,看向那名男员工道,“送米琪儿小姐回去,今晚的酬劳照付。”

    米琪儿一愣,大厅里的员工们都愣了。

    这什么意思?

    “夏董,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米琪儿笑容有些僵硬。

    “我的意思是,米小姐还没为华乐周刊拍摄封面,那刚刚好。华乐周刊的封面确实很重要,在华乐网运营之际,我也很重视周刊的事。华乐周刊面向公众,封面代表了周刊对时尚和生活的理念。我一向提倡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显然米小姐的气质与华乐周刊的理念不合,拍出来许有违和感。”

    夏芍说话向来如此,总是悠然里带点深度,让人觉得有点绕,还偏偏能听懂她在说什么。

    米琪儿就听懂了——她这是在说自己拍不出华乐周刊要的效果来,今晚临时撤掉自己了?

    米琪儿瞪大眼,一双精心描画得像芭比的美眸在大厅的光亮里露出不可思议的光。华乐周刊是周末出刊,换掉她,当然有可能找别的模特代替,但米琪儿不理解!她是时尚界的新宠,各大周刊的封面通告接都接不完,从来就没遇到过撤换她的事。

    她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在摄影机镜头前的富有张力和表现力的天赋,自然是有的。每家周刊都在说着理念,说着向公众传达理念,其实对于做模特儿这一行的米琪儿来说,就是个屁!

    冠冕堂皇的空话!

    管你理念是什么,哪家周刊不是靠模特儿大尺度出镜、靠八卦够劲爆博公众眼球?说来说去,都是一个样!那些理念,就是拿来忽悠局外人的。

    说白了,眼前这名年前年后数度风靡香港的少女,根本就是公报私仇,护短儿给她朋友撑腰吧?

    米琪儿心里窝火,这样的事,换做其他二三线的周刊,她二话不说走人!但华乐周刊不一样,它虽然这周末是第一期跟公众见面,但华夏集团在香港的名气太大,眼前这名少女的身份又太超然,所以不必等发行,也不必看销量,业内人士早就把华乐周刊归为一线。

    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等着华乐周刊发行,这第一期的封面对她们模特儿来说,也尤为重要。这不仅对自身名气是个宣传,也是一笔资历!

    华夏集团发展势头日新月异,曾经给华夏集团旗下周刊拍摄过具有意义的第一期封面,这将是怎样鲜亮的一笔?

    私底下,她们这些模特儿早为争这个通告争得面红耳赤,今晚她来这里,不知多少人红了眼。她以理所当然的姿态来了,妆都化好了却要被撤换,这事情要是传出去,她岂不成了业内笑柄?

    “夏董,我想今晚的事是个误会。我并不知道这位曲小姐是您的朋友,而且,今晚是她撞倒我在先。我不该打人,我可以道歉。但请您相信我的资质和能力,华乐周刊的封面还请一定让我试试。”米琪儿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这么回去,于是只好说软话。

    米琪儿想着,夏芍应该只是看到了她打人的那一幕,不知今晚事情的前因后果。因此她才提醒夏芍,今晚是曲冉先撞的她,理亏的应该是曲冉。如果不是这肥妹撞倒了她,让她丢了人,她会数落她?

    她想着,夏芍知道了实情,应当会觉得理亏,这封面的事也就松口了。

    不想,夏芍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米小姐,我想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夏芍看了保安一眼,保安立刻走上前来。米琪儿脸色难看,挥开保安,做最后努力,“夏董,不是我自夸,在当今的时尚界里,我的资质和能力……”

    “或许米小姐确实有资质,但我不认为你有能力。至少,我认为你不能胜任华乐周刊封面的拍摄。”夏芍目光淡然,唇边笑意微微却决断非常,“一个内心不美的模特儿,永远怕不出美好的封面。封面再美,没有灵魂,也打动不了人。华乐周刊不需要只会在镜头前摆姿势的布偶,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模特儿。”

    夏芍一句话,连米琪儿是模特都给否认了。

    米琪儿脸色顿时僵住,却迎上夏芍微寒的眼眸。

    “还有,没有人能在华夏集团里颐指气使,呼喝我的员工。没有人能侮辱我的朋友,没有人可以在华夏集团里打人,懂么?”夏芍眼神冷寒,不再有刚才的笑意微微。

    米琪儿头脑一片空白,这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忌讳。

    而大厅里的员工们却愣了,看向他们年轻的董事长。半晌,有掌声响起。

    其实,传媒公司请模特儿来拍摄是常事,在这一行干的人都知道,有些艺人就爱耍大牌。他们也知道这一行免不了受气,但是也都习惯了。原以为今晚董事长撤了米琪儿的通告,是因为她惹了她的朋友,没想到,她这一举也是为了他们。

    大厅里的掌声有越来越热烈的趋势,米琪儿的脸却越来越涨红,保安过来,从地上捡起她的“平底鞋”,连人带鞋推了出去!

    夏芍笑着摆摆手,道:“行了,都做事去吧。去化妆间。”

    夏芍看了曲冉身旁的女员工一眼,那名原本要带米琪儿去拍摄的男员工则看向夏芍。

    米琪儿撤了,封面谁来拍?

    明天再找?

    但他还没问,夏芍就带着曲冉转过走廊,往化妆间里走去。

    男员工挠挠头,算了,反正周刊不可能开天窗,董事长这么神奇的人物,一定会有办法的。

    而走廊里,曲冉转过头,看夏芍一眼,又看一眼,最终瘪嘴,“小芍,对不起。我一来就给你惹麻烦。”

    “你哪儿给我惹麻烦了?我还得谢谢你。”夏芍转头笑看曲冉,“要不是你这一撞,我哪能知道他们找了这么个封面模特儿来?要让这么个人上了第一期封面,周刊的销量要大打折扣。”

    曲冉起先有点愣,听完了夏芍的话才觉得她定是在安慰她,“怎么会大打折扣?很多大周刊都请米琪儿拍封面,她是红人,销量怎么会少?你就别安慰我了。”

    “是真的。我得谢谢你,让我有了个好想法。”夏芍笑道。

    这话夏芍倒是说真的。她之前宣布发行华乐周刊,只是因为收购了刘板旺的周刊,他的周刊之前就是主要做娱乐新闻的。夏芍对娱乐新闻并不感兴趣,她的心思放在华乐网上,对周刊还并没有太大的想法。

    但就在刚才,她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有了个不错的定位。

    曲冉见夏芍笑容有些深意,正疑惑不解,化妆间便到了。

    夏芍陪着曲冉进去,员工们自是热诚。曲冉本就不好意思,今晚觉得给夏芍惹了麻烦,见被这样礼待,心里便更是觉得受之有愧。于是,她压下自己的腼腆,拿出十二分的配合来,很快完成了化妆的工作,连之后的换装也进行得很快。

    等曲冉出来的时候,夏芍着实愣了愣。

    她事先真没想到,造型师会让曲冉穿身欧洲宫廷风的洋装!

    洋装很挑身材,但造型师也很会挑衣服,她挑的是黑色系,半袖。下身黑色裙装,上身白色荷叶边的领子,腰身还是黑色系剪裁,显得瘦了少说两圈!且脖子上还系着漂亮的黑色蝴蝶结,笑起来的时候衬着唇边的小食痣,可爱得让人想伸手捏捏。

    曲冉的身材并不是胖得难看,她身材整体匀称,只是给人感觉肉肉的,但在服装上稍加修饰,便跟平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是不是不好看?我从来没穿过这种衣服,太夸张了。”曲冉见一屋子的人都打量着她,微微低头红着脸问。

    “怎么会不好看?”夏芍笑道,“不错。”

    造型师也跟着一笑,“这是跟着节目来的,现下女孩子都喜欢欧式点心。我们想让曲小姐先从这里入手,人气一定高!”

    夏芍听了点头,这话是没错。欧式点心且不说味道如何,外形漂亮,很讨女孩子喜欢。从点心入手比从菜品入手更容易获得人气。世上许多事,做起来都要讲究策略,夏芍也觉得从点心入手不错。而且这也要归功于曲冉从小立志做全能厨师,什么都会,所以她会有这样的机会。

    公司摄制组给曲冉量身定制了节目的风格,这并非仅仅是一款在精美的厨房教公众做点心和菜品的节目,还是一款走上街头与公众互动的节目。

    节目是这样安排的:

    华夏娱乐传媒公司会与香港街头的甜品店、咖啡店以及西式餐厅打好招呼,由摄制组带着曲冉去店里点餐品尝,之后便把品尝过的点心带回厨房,现场制作。制作完成后带去店里给顾客品尝,让顾客猜出哪盘是大厨做的,哪盘是曲冉做的。最终交由大厨点评。

    这个策划案夏芍看过,觉得既有教点心的做法,又有互动,最终还能得到大厨的指点,这对观众来说不会觉得乏味,有可看性。对曲冉来说也不仅仅是一档节目,还是一个可以学习的机会。而且,对节目播出的店铺来说,也是个很好的宣传机会。

    一举三得!

    曲冉很珍惜这次机会,虽然面对镜头很紧张,但是很努力地进行适应。要知道,她在镜头前不仅是一名厨师,还要用显浅易懂的语言教会观众怎样做一份甜点。这相当于又是厨师,又是主持人。这对性格偏内向的曲冉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这样的挑战,对于非专业人员来说,谁也不会一开始就像个老手。因此,今晚夏芍让曲冉全副武装上阵,却并非是真正的拍摄,而是给她在镜头前练习和适应的时间。

    曲冉一开始果然不顺手,让她做点心她很麻利,而且气场绝对是大厨的范儿。但一让她开口说话,她就声音发抖,舌头打结——紧张的。

    导演开导她,让她把摄影机当做喜欢她厨艺、近距离观看的观众,把摄影棚的厨房当成厨艺大赛现场,许就会放松下来了。

    曲冉点点头,夏芍在下面笑看着,看得出她很努力。再次尝试的时候,她果然比先前镇定了很多。

    从晚上七点到十点,曲冉在摄影棚的厨房站了三个小时。一次比一次熟练,解说也明显比刚开始好太多,笑容也是自然了许多。

    她三个小时,做了四道点心,最后结束的时候倒便宜了摄影棚的员工。

    众人笑称有免费的宵夜,咬下口时却都愣了愣,然后眼神一亮,接连竖起大拇指。

    “太好吃了!很专业耶!”陪着曲冉的女员工惊奇道。

    不止是她惊奇,摄制组的人都惊奇。其实,今晚以前,他们内心都觉得曲冉是凭着跟夏芍的关系才有这样的机会的,董事长明显是要捧她。他们听说曲冉做的是美食节目,这才对她有点好印象,这至少说明她有点真材实料。但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曲冉的程度应该只是美食达人,好吃、会吃、懂吃,并且会做而已。

    但没想到,她做出来,完全具有专业甜点师的水准!

    摄制组的员工把曲冉做的四道甜点抢着吃了个遍,最后得出结论——大师!你会红的!

    他们在吃这方面,跟街头的食客没什么两样。如果食客们感觉跟他们一样,那曲冉必须是要红的!她现在只是需要把主持和讲解这方面练习好就行。

    但夏芍给曲冉练习的时间可不多,她只有三晚上。

    因为三天后便是周六周末,而周六是走上街头拍摄的日子,制作连夜赶出来,周末就播放!

    因此,曲冉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去化妆间里把校服换回来,公司送夏芍和曲冉回学校的车已经停在外面了。两人一起走出公司大厦,却在外头又碰见了米琪儿。

    她竟然一直等在外面,还没有走。

    米琪儿根本就没脸回去,她被保安架出来之后就一直坐在车里等,直到见夏芍和曲冉出来,才又走了过去。

    这时的她脸上还化着拍摄封面的浓妆,在深夜的公司外头有些凄艳,“曲小姐,你拍摄得可真久。真没想到,厨师这职业也不是这么好当的。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请夏董和曲小姐吃顿宵夜?”

    吃宵夜?

    送夏芍和曲冉出来的员工撇了撇嘴,米琪儿是当红模特儿,这一职业的人最是注重身材,正餐都不肯多吃一口,何况宵夜?米琪儿想必是听说曲小姐是美食达人,投其所好地道歉吧?

    吃顿宵夜对平常人来说没什么,对米琪儿来说,可真是难得了。而且,她这么低姿态地跟人说话,真是足够上圈内新闻了。

    米琪儿出道时间有两年了,势头儿一直很猛,只不过耍大牌、脾气刁蛮,在业内也是出了名的。如果她不是很能为杂志周刊赚人眼球,没人愿意请这么个大小姐回来伺候。

    曲冉愣了愣,看向夏芍。

    夏芍淡道:“谢谢米小姐的盛情,不过我们要赶时间回学校,抱歉。”

    “夏董,关于封面的事……”

    “封面我已经有人选了,米小姐还是把心思放到别处吧。”夏芍打断米琪儿,也算断了她的念头。

    米琪儿果然愣了,接着眼神一怒!她心想,定是华夏娱乐传媒撤了她之后,在这几个小时里就速战速决地把通告给了其他模特儿!那她被撤换的事,现在不就是圈内人都知道了?

    想想自己在门口等了三个多小时都白等了,米琪儿一肚子火,当即便皱起了眉头,“夏董,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可你也不用这样吧?我们这一行,争的就是个脸面,你这么快就换了别人,让我的脸往哪儿搁?”

    夏芍轻轻挑眉,眼神冷淡了下来,“米小姐,鞭子抽在自己身上才知道疼。这世上不是只有你米琪儿有脸面的,你在我的公司里呼喝训斥我的员工,他们也是人,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你让他们在同事面前脸往哪儿搁?你戳着我朋友的痛处不放,言语羞辱,你让她的脸往哪儿搁?这世上不是只有你的自尊心最娇贵,别人也一样。”

    米琪儿被说得脸上一红,她心里火烧火燎,压根就听不进去。听了这话,反倒是一笑,“夏董,听说你是白手起家,你过过普通人家的日子,你应该知道这社会处处讲究身份啊。像这样的事,在圈里随处可见,也不是只有我米琪儿一个人这样。我不就是得罪了你的朋友吗?”

    换言之,夏芍还是在公报私仇。

    夏芍摇了摇头,觉得这女人没救了,她跟她实在不能沟通,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懒得再浪费时间,夏芍开了车门便要上车。

    米琪儿却在后头道:“夏董,事情最好不要做绝!你的身份,我比不了,可我米琪儿也不是没有后台的。”

    “哦?”夏芍听了回身,反倒是笑了,“让你的后台来找我,我对他很感兴趣。我对于威胁我的人,一向喜欢连根拔起。”

    米琪儿却是脸色一白,咬着唇。

    夏芍则开了车门,和曲冉一起上了车,车子发动扬长而去,只留下米琪儿站在原地吃汽车尾气。

    但在车里,曲冉却是一脸担忧地看向夏芍,“小芍,我听说很多当红模特或者明星,都是、都是给人包养的,确实有后台。今晚是我先撞倒她的,你千万别为了我得罪她的后台。要是给你的公司带来什么麻烦,那怎么办?”

    夏芍听了噗嗤一笑,“你也说她是被包养的。你觉得包养她的那个人,会为了一个二奶跟华夏集团撕破脸吗?得不偿失,傻子才会做。”

    而且,全香港都知道她是风水大师,谁会来得罪她?

    米琪儿这女人也是个没多少脑子的,这样的话都敢说。看她的面相就不是个福厚的,福比纸薄,借出卖身体上位,偏偏又不是个聪明的,这点看她平时飞扬跋扈不会做人的做派就能看出来。

    她红不了多久,连让她动手封杀都不值得。

    果然,第二天米琪儿被华夏娱乐传媒公司撤换的消息就上了娱乐周刊的八卦,米琪儿在圈内丢尽了脸。同行业的人一看米琪儿得罪了华夏集团,想到夏芍风水大师的身份、想到老风水堂的人脉,想到她和三合会当家戚宸,以及嘉辉集团总裁李卿宇令人猜测的关系,业内的风向便开始变了。

    米琪儿的通告向来多,有时一天赶好几场,这天早晨她被华夏娱乐传媒公司撤换的消息一传出来,便接连被取消了好几场通告。

    一些二三线的周刊原本是抢破了头都想请到米琪儿,现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人都有随大流的意识,看见许多一线周刊把通告取消了,底下的小周刊也不敢用她了。

    于是,夏芍连句话都没说,米琪儿就被封杀了……

    至始至终,她口中所谓的后台别说露脸,连句话也没有。

    而夏芍和曲冉,依旧白天在学校为功课奋战,下午放了学来到摄影棚练习。

    三天晚上的时间,曲冉是越来越熟练,但华乐周刊的封面模特儿却一直没有到公司来。这件事让公司的一些员工很着急,周末就要出刊了,再不来,这是要开天窗?

    然而,夏芍却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三天都陪着曲冉来公司。在周五这天晚上练习完后,公司派车送曲冉回家。

    到了曲冉家门口,夏芍也跟着下了车。

    “明天就是正式拍摄了,紧张吗?”夏芍笑问。

    曲冉深吸一口夜里的凉风,拍拍脸颊,有点不好意思,“说实话,我的脸都是热的。感觉心跳老是静不下来,这几天我总觉得像做梦一样。”

    “做梦好啊,人就怕没有梦做。”夏芍一笑,看了看夜空,“有梦做,才有实现的动力,不是么?”

    曲冉笑了笑,点头。

    夏芍看向她,目光平静,“别紧张。想想你为了这一天努力了多久,你会觉得明天是理所当然的。我也曾等待过,我还没白手起家的时候,曾经每个周末都去古玩市场捡漏儿。那时候我也年纪不大,买回来的物件怕被父母发现,还找地方偷偷藏着。我一直等,等了五年,才等来了时机。你等待的时间应该比我长,我成功了,你也会的。”

    曲冉呐呐看着夏芍,她还是第一次说起她白手起家的事。虽然这些事,早就被媒体报道了一遍又一遍,但是经过媒体报道的事,时间长了总会带些传奇色彩。在曲冉眼里,夏芍就是个传奇的人。可是她的经历,通过她自己的口中说出来,一下子平凡了很多。短短几句话,她已能听出家庭普通的少女,在年纪还小的时候,去古玩市场捡漏儿的快乐,和偷偷藏东西保守秘密的小心翼翼。

    就像她小时候,踩着板凳在厨房里揉面点的乐趣,和期待梦想中有朝一日的那种雀跃。

    曲冉笑了笑,一下子觉得夏芍的形象在她眼里拉近了许多。

    夏芍笑道:“能够等待并且努力的人,上天都会给他梦想成真的机会。明天没什么可惧怕的,明天只是个开始而已。”

    明天只是个开始……

    曲冉愣住,似有所感。

    夏芍转身上了车,“明早八点见。”

    直到车子开远,曲冉还站在家门口,夜里的凉风吹来,心情竟然平静了。

    第二天正是周六,早晨八点,曲冉来到了华夏娱乐传媒公司,身上穿着的是圣耶女中的校服。这是夏芍的意思,让她去街头甜点店里拍摄的时候,就穿最普通的衣服。

    但因为要上镜,曲冉还是先在公司了化了妆。妆容并不浓,却让她的眉眼明亮了许多。

    二月最后一个周末,天气晴好,气温还是有点凉,但参加摄制的每个人都有些热血沸腾。今天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很特别的日子。

    对华乐网来说,这是第一档拍摄的美食节目。对摄制组和曲冉来说,前几天的忙碌,今天要见成果了。

    夏芍虽然跟曲冉是朋友,但节目上她并不出现,因此她坐在车里,没有进甜品店。她只坐在摄制组的车里等。约莫一个小时后,曲冉和摄制组的人从里面出来,上车的时候,曲冉拍着胸口,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脸上却带着笑。

    摄制组的摄像和导演都对夏芍点点头,比出个拇指来。原本今天组里的人都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仅仅三个晚上,曲冉的进步和努力虽然有目共睹,但她毕竟只是在摄影棚的厨房里练习,没有到过街头。他们真担心她今天会紧张到表情和声音不自然,没想到,一切出奇地顺利。在店里的时候,很多顾客好奇地对曲冉投以目光,她居然还现场发挥了一下,把点的点心招呼几名女孩子尝了尝,并告诉人家下午再来,她回去做一份一样的,带来给她们尝尝。

    那几名女孩子明显很惊讶,也很有兴趣。这算是拍摄时候的小插曲,但是却让很多人对曲冉的表现极为意外。

    曲冉拍着胸口,“我其实很紧张,但是我想着不能对不起大家这几天的辛苦。所以……我没搞砸吧?”

    “没搞砸!你表现得超好!”摄像小哥笑了笑,鼓励曲冉。

    曲冉却看向夏芍,这都是她昨天晚上对她说的那番话起的作用。

    接下来,车子发动,回了公司。大家先去吃了午饭,之后曲冉换了衣服去摄影棚里制作了点心。这一段她比较熟练了,上午很顺利,这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因此拍摄很顺利。甜品一做好,摄制组就带着新鲜出炉的点心赶紧上了车,到达甜品店的时候,正是下午茶时间。

    夏芍还是坐在车里等,这次等了两个小时。在车里,她只从车窗处看到店里许多女生围着曲冉,而街上路过的人发现店里似乎有摄制组之后,便也好奇地越聚越多。

    夏芍一笑,至少给这家店的宣传效果是达到了。

    两个多小时后,摄制组陪着曲冉出来,一进入车里,组里人就欢呼了起来!

    “太成功了!要庆功!必须庆功!”

    “不少人都觉得,曲小姐做的点心比大厨还好吃!”

    “那是因为新鲜出炉,味道肯定美一些。”曲冉有些不好意思。

    “店里的大厨也赞不绝口呢。”

    “我觉得今天庆功早了点吧?不知道明天放到网站的效果怎么样……”曲冉心里打鼓。

    夏芍笑道:“你先别管网站上的点击率,你今天还不能收工。你得再回摄影棚,拍张照给华乐周刊当封面。”

    “啊?”一摄制组的人都愣了。

    这便是夏芍那晚灵光一闪,为华乐周刊安排的新定位。

    日后是全民网络时代,任何人拍摄的视频都可以上传到网上,也就是说,任何人都有被关注的可能。而现如今的周刊,除了生活旅游和实事新闻一类的,无论是商刊还是娱乐刊,大都以名人为主。

    夏芍对华乐周刊的定位是走进民众,让普通人也有成为主角的机会。比如说曲冉,夏芍让她穿着校服去甜品店里拍摄,就是为了透露给公众一个信息,她如今还在校读书,普普通通的高中女生,跟大多数人一样。任何人,只要跟曲冉一样,有一技之长,都可以成为主角。

    这个定位立刻得到了刘板旺的强烈认同!他对夏芍算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对啊!这种定位,以前怎么没想到过?总觉得名人的关注度高,但其实普通人更容易引起公众的共鸣!”

    刘板旺这句话算是预料对了。

    周末,是华乐周刊首次发行的日子,业界很多人在等着看。

    众人以为华乐周刊会走刘板旺周刊以前的老路子,但出乎意料的是,封面竟是一名穿着黑色宫廷装的少女。少女圆圆的脸蛋儿,嘴角一颗小食痣,笑起来左脸颊上还有个小酒窝,看起来有点微胖,但竟有点可爱。而她手中端着精致盘子里,放着块诱人的甜点,色泽漂亮得像画出来的,这让一大早在报刊亭里挑选刊物的人肚子都咕咕叫。

    再一看周刊的名字,竟是华乐周刊!

    这不就是半个月前华夏集团发表成立的那家传媒公司旗下的周刊?

    这让不少人都来了兴趣。人家周刊上都是明星的八卦,要么是亮眼火辣的模特,要么是商界俊才,这倒好!这封面上的少女虽说不丑,看着却有点微胖。

    这少女是什么人?能上华乐周刊首期的封面?

    好奇的驱使,让不少人买来猎奇。

    这一看不要紧,里面是对曲冉家庭、以及经历的报道,并附有昨天去商业繁华区某家甜品店的节目报道,更重要的是,还说有视频在华乐网上播出?

    正逢周末,很多人都有时间。尤其是年轻人,上网去一瞧,好评如潮!

    在网络时代到来之初,网上的这类节目还很少,这让很多人耳目一新,尤其是这节目有互动,还顺道介绍美食的做法,介绍又是女生钟爱的甜品。

    很快的,这档美食节目火爆了!

    周末,华乐周刊首期发行,发行量超许多一线大周刊!有许多市民对华夏娱乐传媒打来热线电话,称自己也有一技之长,也想上节目。

    还是周末这天,华乐网上视频的点击量呈现喜人势头!

    周一,许多报纸对华乐网上的美食节目进行报道,网上视频的点击量更是暴增!曲冉当天在圣耶女中里就出了名!

    周二,便有电视台与华夏娱乐传媒公司联系,希望购买这档美食节目的版权,在电视台里进行播放,日后就跟随网站的播放日期,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对此,华夏娱乐传媒公司自然是欣然同意,很快签署了版权协议。

    周五,当曲冉在准备着明天再次拍摄的节目时,上周的美食节目在电视台上播出了。收视率很不错!

    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多人都通过网上和电视上,认识了这名在父亲的熏陶下立志成为厨师、并努力多年的女孩儿。

    节目打动了很多人,曲冉的经历也打动了很多人。

    毫无疑问的,曲冉红了。

    而夏芍在曲冉拍摄过一期节目后,便没有再跟着她。她习惯了之后,总要一个人去完成这些工作。而这些工作,自然也是有酬劳的。且不说别的,曲冉为华乐周刊拍摄封面,以及电视台购买版权的钱里,就有曲冉的一份。

    曲冉对此受宠若惊,在她看来,她完全是受益者,没有再拿钱的道理。

    夏芍却笑道:“拿着吧,这也是劳动所得。这钱你可好好收着,留着完成你日后的梦想。”

    曲冉拿着厚厚的信封,一瘪嘴,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小芍,我不知道改怎么谢你。”

    “别谢我,相识都是缘分。谢谢你母亲吧,这些年来培养你不容易。”夏芍笑道。

    “嗯!”曲冉重重点头。

    “不过,你要非得谢我,请我吃饭也不是不可以。还记得我说过你高中毕业前一定会出名吗?我算准了,你得付我酬劳。”夏芍打趣道。

    曲冉一愣,破涕为笑。她自然是点头的,但是点着点着,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不去三合会的场子?太危险。”

    “……”这次换夏芍愣了,半晌,她噗嗤一笑。

    这些事就暂时这么定了下来,夏芍的心思再度扑到功课上,时间转入三月份。

    三月份对夏芍来说,是重要的月份。第一,当初在鬼小学地段建设的华苑私人会所完工。第二,去年底夏芍答应了校长黎博书一件事,他的叔叔——华尔街著名资本大亨黎良骏老先生来港,请张中先去给他在香港某处山脉上的黎家祖坟堪舆风水,修修祖坟。

    这件事其实并不难办,但张中先回来之后,脸色却很难看。

    ------题外话------

    我觉得我爆发了,求票不解释!

    话说,今天我在群里说过了,早晨喵星人上厕所,遭到了汪星人的围观,然后喵星人便秘了……OTZ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六章 曲冉红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六章 曲冉红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