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私人会所开业,网络黑手

    确实是成了。舒殢殩獍

    不成夏芍也不会收回术法。动龙脉关乎她的命数和家人命运,她怎可儿戏?

    弟子们也都明白这点,所以都瞪圆了眼,紧紧盯着夏芍。

    成功了!居然成功了!昨晚,他们可都是认为师叔祖太有牺牲精神了,不少人还为她惋惜,险些叹红颜薄命。

    夏芍将弟子们的神色看在眼里,不由一笑。她抬起眼来去看金蟒,海平面上日出金辉,照得蟒金色的鳞片染上光泽。那光泽照进少女眸底,也发着淡淡金辉。

    少女身后,一条百里龙脉得以复苏重生。一人一蟒在这条蜿蜒的大龙前相视微笑,画面叫人屏息。

    稍时,不知是谁发出一声欢呼,弟子们呼啦一声围上前来,想动手把夏芍抛起来却又不敢,只能傻呵呵地围着,乱哄哄地叫:“师叔祖!太厉害了!我们还以为没人能破解这法术呢!”

    “是啊!龙脉居然救活了!太厉害了!”

    “岂止是厉害,简直就是功德无量啊!”

    “是啊!师叔祖的元气是怎么回事?简直是神人!”

    “四象聚灵阵对师叔祖有护持作用么?”

    “不用四象聚灵阵,师叔祖是不是也能有把握破了对方法术?”

    弟子们围着夏芍,七嘴八舌,温烨在后头咕哝一声,扭头,“神人?我看是怪胎吧?”

    这时,却听一阵“簌簌”的响声。弟子们对这响声已经不陌生了,众人纷纷抬眼,只见半空盘着的金色巨蟒抖动着它身上的鳞片,光泽照得人眼都发疼。

    金蟒睥睨着地上的弟子们,高高昂着头,很神奇地,弟子们读懂了它的意思——我也居功甚伟!

    弟子们愣了愣,可不是么?昨晚到今早,整整一夜的时间,夏芍操纵着龙鳞吸取地脉里的阴煞,可那些吸取出来的阴煞都是被金蟒给吞食掉的。军功章可不是有它的一半?

    金蟒睥睨着众弟子,蟒头一昂,头顶刚生出来的小角日出金辉里发着润亮的光泽,似乎在说:老子不是金蟒了,日后请叫老子金蛟!

    “大黄,进来。”身旁少女清澈含笑的声音传来,于金蟒来说,却犹如晴天霹雳。

    金蟒一转头,金色的眼眸怒瞪无良主人,看起来想咬死她。夏芍却是一笑,掌心里拖着只金玉玲珑塔,不由分说将金蟒给收了进去!

    弟子们看着这条世间珍稀的灵物,纷纷给予同情的眼神。

    这时,才听见了唐宗伯的声音。老人一叹,像是长舒了口气,“好啊,破了就好。”

    功德且不说,没事就好……

    夏芍这才向师父走过去,“昨晚风凉,师父是山上待了一夜,咱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嗯。”张中先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人算计再深,估计也没想到小芍子是这么个怪胎。”

    夏芍却淡定一笑,“对方算计得这么深,玄门没事,我也没事,该不该着急呢?”

    夏芍笑意有些深,当下却没说什么,只招呼弟子们先回老风水堂议事。临行前,所有人转身,望了那条死里逃生的龙脉一眼,风水师对天下山川大多怀有别样的敬畏,眼前的这条龙脉虽然死里逃生,但是受创太重,没有百年,只怕恢复不过来。

    黎氏的祖坟还是要迁的。

    但众人下山时,却在山路上遇到了上山察看祖坟的黎老和黎氏族人。

    黎氏这一族的人,祖坟修在富贵之地,族中富商、学者都不缺,日子过得再不济的也是家底富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算得上中产阶级。

    族人们都知道自家祖坟风水好,昨日骤然听说祖坟被人下了钉子,顿觉晴天霹雳,哪还睡得着?昨天一族的人在宗祠开会,晚上本想一齐请唐宗伯吃顿饭,求他看看这事该怎么办,但没想到,昨晚唐宗伯拒绝了黎家的宴请。这让黎家人一晚上没睡好,寻思着是不是自家祖坟风水的事不好办?

    于是一大早的,一大家子就都早早起来聚在一起,打算上山来看看,好像不看就不安心似的。没想到,就在山路上遇到了从山上下来的玄门弟子,人数居然还不少!

    夏芍一眼就认出了黎博书,黎博书走在两名中年男女旁边。而两名男女则搀扶着一名七十来岁的老人,老人走路腿脚还算利索,身形微胖,上山由两名晚辈扶着,却有些微喘。老人脸上已有些老人斑,脸色却是颇为威严。

    别看老人年纪大了,穿戴却是齐整,黑色的中山装,一个褶子都看不见,满头鹤发更是梳得不落一丝在脸旁。身后一干黎氏族人,男男女女皆被老人的气度给压过。老人背对着晨阳而来,眯着的眼里都能看见犀利的光。

    不愧是华尔街有名的资本家!

    “夏董?”黎博书在山上看见夏芍,先是一愣。

    “唐老?”老人却是望向夏芍推着的轮椅上坐着的唐宗伯,惊讶道。他一见到唐宗伯,脸上的威严便全数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敬重里带着讶然的神情。

    唐宗伯笑道:“老黎啊,你怎么一大早来了?这祖坟上的事,你着急也解决不了。上山还不如找我。”

    “您老不是昨晚有事么?我这是一晚上没睡得着,今早就过来看看。唐老,这些都是老风水堂的大师?怎么……怎么这么多了人?”黎良骏边问边将跟下来的弟子都扫了一遍,目光着重在唐宗伯身后的夏芍身上落了落。

    这少女,自从他来了香港,就满眼都是她的报道。回到黎家,远房在圣耶女中任校长的侄子也对其赞不绝口。

    夏芍迎上黎老的目光,冲他微微一笑,颔首致意。但还没说话,唐宗伯就抚须笑了起来。

    “昨晚忙了一宿,黎家祖坟后头的龙脉,总算是救活了。”唐宗伯感慨。

    这话听在黎家人耳朵里却如平地起雷,又惊又喜,“什么?!”

    “龙脉活了?”黎良骏比黎氏族人反应得快得多,他年轻时代在华尔街闯荡的时候,就受过唐宗伯的指点帮助,知道他的本事。只是没想到,他竟这么快就把黎家祖坟后的龙脉给救活了!而且,他如今腿脚不便,听他话里的意思,昨晚是在山上一夜?

    “哎呀!唐老,你、你这叫我怎么谢你好啊……”黎良骏神色感动,颤巍巍走上前去,紧紧握住唐宗伯的手,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自古有事求人,多得低声下气,三请五请,把礼数做足。请风水师就更甚,端出大师姿态,摆几天架子的不少。那些在华尔街混的大师,没有唐宗伯的名气都是这样,何况唐宗伯这样的玄学泰斗?昨晚请唐宗伯的饭局被他拒绝,黎良骏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心想今天再请就好。哪知对方昨晚不承请,是因为来了山上帮自家救龙脉来了?

    黎良骏顿时有些老脸发红,觉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哪知唐宗伯一摆手,笑着摇头,“老黎啊,别谢我。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就算想给你救龙脉也是有心无力。你要谢就谢谢芍丫头吧,这次你们黎家祖坟的龙脉,可是这丫头忙活了一夜给救活的,冒了不少的风险。”

    “什么?”这下子,黎家人都愣了。

    黎良骏更是将目光再次落在夏芍身上,他打量人时连黎家的晚辈都会在一旁大气不敢出,夏芍却微笑着任由老人打量,最终先开口道:“黎伯父,您好。师父跟我提起过您老。”

    老人眼底有亮光一闪,随即笑道:“哎呀!唐老的得意弟子,我可不敢当你一声伯父。”

    夏芍笑道:“怎当不得?听师父说,当初在华尔街,他跟您老也是有交情的。既是师父的故友,我称一声伯父理所应当。再者,从商道上来讲,您也是我的前辈。”

    黎良骏眼神又是一亮,随即哈哈大笑一声,“唐老,您老这弟子不得了哇,嘴够甜的。”

    “这丫头从小嘴就跟抹了蜜似的,就爱哄我们这些老家伙开心。”唐宗伯抚须笑道。

    “好,好!”黎良骏直点头,又将夏芍打量了一眼。看得出来,老人的眼底满是不可思议,对夏芍救活龙脉的事很是不敢相信。毕竟,她也太年轻了!

    但唐宗伯的性子向来是光明磊落的,且当着门派这么多弟子的面儿说出来,想来也没有假。因此,黎良骏越看越是心惊——这丫头是个商界奇才,在风水术上如此青出于蓝的话,可当真是前途无量了!

    “这件事真是不知该怎么谢世侄女的好!这样吧,中午去酒店,伯父好好谢谢你!”黎良骏道,他一句话称夏芍世侄女,自是也有套近乎的意思。

    夏芍自然明白,笑道:“那玄门这些弟子可得都去,昨晚不是我一人的功劳,大家都出了力的。”

    弟子们一听,顿时汗颜。他们是出了力了,可是到头来发现,不出力也是可以的……

    “哈哈!你这丫头。伯父还能缺这点钱不成?去去去!都去!我黎良骏在此替黎家族人,谢谢诸位大师!”黎良骏拱手相谢。

    张中先在旁边哼笑一声,“哼!今天真是铁公鸡拔毛了。”

    “既然都拔了,也不妨多拔几根。”黎良骏对张中先的挤兑哈哈一笑,倒是很坦然。

    “既然这么说,那今天中午都别手软!资本家都是喝人血的,今天中午也喝喝这老小子的血。”张中先道,惹得唐宗伯看他一眼,意思是让他差不多就行了。

    张中先咳了一声,不说话了。黎家人热情地招呼玄门的弟子们下山去,夏芍推着师父被众人簇拥着,脸上含笑,心思却转到了别处。

    在临下山前,她回过头,又看了黎家祖坟一眼。

    饭局是在中午,夏芍早晨回去之后,便将温烨和周齐几名义字辈里天赋较高的弟子唤来,一番吩咐,便让他们去了。

    中午黎家的饭局上,黎良骏老人对夏芍一番重谢,笑道:“世侄女年纪轻轻,成就不小,我老头子这个年纪的时候还给人当长工呢!唉!老喽,比不上了。眼看着,这时代就是年轻人的时代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退休之后,也没什么事,提携提携年轻人倒是还可以的。世侄女的公司还很年轻,日后发展起来如果遇到资金问题,可以找伯父。伯父一定帮忙!”

    黎良骏是华尔街著名的银行家,当即便把名片递给了夏芍。

    夏芍笑着起身接过,谢过老人,见名片上面还放着张纸。打开一看,竟是张五千万美金的支票。

    黎家一干族人显然是上午就知道了这事的,但看见夏芍接过,还是有点眼巴巴。毕竟就连他们本家族人,也没有这么多的家产。不少人顿时直道风水师这职业,就是好赚钱!

    夏芍笑着淡定地将支票收起,并未推脱。拯救龙脉,根本不是钱能衡量的。莫说是五千万美金,就是五亿,她也敢接!只不过,黎家祖坟的事,确实是受牵连了,因此为黎姓一族再寻龙点穴的事,夏芍就不打算再收报酬。

    今天入手的钱,一部分她要分给昨晚出了力的玄门弟子,剩下的汇去华夏慈善基金的账上。

    黎博书见夏芍如此淡定地把支票收下,顿时感慨一叹。对别人来说,五千万美金或许是大数目,但对于华夏集团的掌舵者来说,确实也不算什么。

    夏芍在席间告知黎家人,祖坟还是要迁的,龙脉虽然救活,但伤了元气,若想祖坟风水还是富贵宝地,那便是必然要迁的。

    黎良骏老人一听,当即便拍板决定迁坟!他回来本就是办这件事的,如今出了事,自然是要解决。等祖坟的事弄好了之后,他才会回美国。

    唐宗伯原本是腿脚不便,上山很不方便,但他对玄门的事牵连黎氏一族也有些愧疚。虽然这件事不能跟黎家人明说,但他还是在宴席上表示,祖坟风水的事,他会亲自上山去点。这让黎氏族人很是惊喜,虽然听说昨晚是夏芍救的龙脉,但他们毕竟没有亲眼所见。就传统思想而言,姜应当还是老的辣。

    夏芍对此一笑置之,眼看着如今已是三月份,五月份就是高考了,她也确实是很忙,没有时间顾及这些事。于是在宴席散了之后,回去便将支票交给了师父,让师父看着分配,即便是不给她,她也没有什么意见。

    昨晚的事,实是因祸得福,龙脉得救,金蟒化蛟,她也算功德无量。

    夏芍的注意力依旧放在了黎氏祖坟后的那条龙脉上。她站在宅子里,目光望向那个方向,缓缓一笑。

    等。

    ……

    在等待的日子里,夏芍在学校上课,一心放在了功课上。

    这天周末,是香港华苑私人会所开业剪彩的日子。

    华苑私人会所建在闻名香港的鬼小学旧址,当初因为闹鬼传言,还受过一段时间的关注。后来,夏芍在刘板旺的杂志上破谣,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如今会所兴建完工,坐落在山美水美的风水宝地,贵宾名额也早就预订一空,在开业当天,各界名流齐聚,又是一场盛事。

    但这场盛事却将记者拒之门外,没有允许拍摄。因为私人会所,对隐私的注重度很高,除了外界都知道的戚宸和李卿宇外,其余的那些贵宾是谁,没有一个确切的名单。

    来会所的人,除了休养身体,还有就是预约占算问卜一类的事,比去老风水堂要容易预约得多。毕竟私人会所的老板就是风水大师。

    香港的私人会所跟青市的不同,青市的是在市区黄金地段,对面有天斩镰刀大煞,夏芍不仅要布阵化煞,还在会所里布下了七星聚灵阵。而香港的私人会所建在郊区偏乡下的地方,本身有在玉池莲花的风水宝地,灵气比市区充裕许多,因此夏芍不需以法器布阵,只靠着会所的格局和其中摆设,布下了太极聚气阵,聚生气,让会所的宾客身在其中能调养身体便好。

    其实,当初在青市黄金地段兴建会所,夏芍不过是看着其便宜,又借机开办了艾达地产而已。从那以后,在东市和其他省市所兴办的会所,无一例外在郊区风水不错的地方。不然,去哪里弄那么多法器来?

    会所里除了私人的房间之外,有茶室、棋室、养疗等养生之所。今日,夏芍便在茶室小小举行了一个聚会,百来位香港各界名流齐聚,算是庆祝华苑私人会所开业了。

    说是庆祝会所开业,其实对众人来说,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联络人脉相互寒暄,并有事没事跟夏芍套个近乎,请她看看面相,占算问卜一些事才是主要的。

    但能在明面儿上问出来的,大多都不是什么大事。事关公司投资、官位前程的事,谁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问,毕竟涉及隐私。

    这些事,夏芍心知肚明。因此,她在人群里转了一圈儿,看见不太要紧的事,便随口提点了几句。

    “黄总,近来心脏不太舒服吧?有时间去医院看看。”夏芍端着酒杯在人群里走,对一名膀大腰圆身形肥胖的老总笑道。

    旁边立刻有人投来关注的目光,那姓黄的老总一愣,问:“大师怎么看出来的?”

    “您眉心生痘,乃是心脉有火,我料定你心脏不太舒服。你房间里我抽空另布个五行调整阵,帮你调理下吧。周末和假期,有时间就来住住,对身体有好处。”夏芍笑道。

    那姓黄的老总却是一脸惊喜神色,连连道谢,“哎呀!那、那真是谢谢大师了!”

    其他跟着眼神一亮,恨不得自己脸上也生出个痘来,好让夏芍在自己房间也单独布阵!

    夏芍只笑着看向周围的另一人,道:“王总眉尾散乱,眼神微散,近来运势不佳。下月会破一笔小财,若是克制急躁冲动的性子,可避免。”

    那姓王的老总赶紧点头,却欲言又止,看起来还有事想问。

    夏芍只深深看他一眼,道:“王总如今运势正是低迷时期,想遇转机必须等。至于何时有转机,你可以把生辰八字给我,我看过之后,会通知你的。”

    其实夏芍开天眼便知,但这事总不能做得太玄,总要走走一些过场。那王总立刻感谢着点头,转身就回房间去写自己的生辰八字了。

    夏芍在人群里走了一圈儿,指点了几句,见差不多了,便暂时告辞,转身往窗边的茶座走去。

    窗边有处阳台,铺着实木的地板,古朴雅致,正好在外头看远处山水美景。阳台上置着两张桌子,戚宸和李卿宇一桌,展若皓带人在一旁站着,目光警戒。旁边一桌坐着展若南和她的刺头帮成员。

    两桌人见夏芍到了阳台,都转头看了过来。

    展若南先开了口,“你的贵宾卡当初不是给了阿冉一张么?怎么她今天没来?”

    自从曲冉救了展若皓一命,展若南便不再叫她肥妹了。

    夏芍笑着走去戚宸那一桌坐下,转头笑道:“忘了今儿是周六了?正是她忙的时候。”

    展若南闻言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操!忘了她现在是名人了。”

    曲冉确实是名人了,这段日子美食风在年轻人中间刮得可厉害,华乐网上视频的点击量势头很是惊人。现在周五晚上,曲冉会去华夏娱乐传媒公司里彩排拍摄,周六去街头的咖啡馆、酒店或者甜品屋里现场拍摄。

    与第一期不同,现在周六去拍摄的时候,很多碰到的年轻人都会问下周在哪家店。一到了周六,那家店便早早满员了。可见这节目红火的程度!

    现在,夏芍已不陪着曲冉,完全让她一人应对。她是个坚强坚韧的女孩子,腼腆内向的性子在工作的时候如何克服,是她自己要摸索学习的。

    今天是周六,拍摄地点夏芍知道,是在一家很有名的西点屋。所以,私人会所开业,曲冉是来不了了。

    夏芍笑着看一眼展若南,这时,却听见展若皓的声音传来。

    他是看向他妹妹的,“展若南,再听见你粗口,我就把你从阳台丢出去!”

    展若南一听就拧起眉来,“靠!展若皓,你别这么龟毛好不好!有本事你丢我!你肩膀的枪伤好了吧?”

    展若皓薄唇一抿。

    展若南挑眉,摸着下巴就笑了,“哦,我记错了。你枪伤没好利索,膝盖上的伤倒是好了。赌妹!阿芳!去我大哥后面看着他!他要是敢丢我,拉他的裤腿!”

    阿芳面无表情点头,赌妹则嘴角一抽。

    展若皓眯眼,气息明显有压抑的怒气。

    夏芍是听出这话里的意思了,不由垂眸忍着笑,然后看向戚宸,“有你这么当大哥的么?手下兄弟伤都没好,就带伤工作?”

    “三合会的人,这么点伤,死不了!”戚宸傲然一哼,盯向夏芍,“你不了解男人,在医院待久了,烦!又不是个废人,出来走走,好得快!”

    “歪理。”夏芍无语。

    展若皓转头看来,目光严肃,语气严肃,“是我要求出院的,不是大哥要求的。”

    戚宸耸肩,夏芍更无语。

    好吧,算她多管闲事。

    于是,夏芍转过头去,不理戚宸了,她看向李卿宇。自从她进来阳台,男人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她。他的目光还是那么如岁月般淡淡的沉静,那么淡,那么如水,却还是给人强烈的存在感,就是不能忽视。

    夏芍转头看向李卿宇,见他镜片之下一双深邃沉静的眸凝着她,目光落在她肩头披着的披肩上,又落在她半截袖子露出来的纤白手臂,道:“你也不嫌冷。”

    “又不是早晚,今天天气这么好,冷什么?”夏芍一笑,见戚宸望来。目光在她和李卿宇身上看过,沉得极有力度。

    “李总裁倒是会怜香惜玉,相亲宴办多了,练出来的吧?”戚宸挑着浓黑的眉,眉宇间挑衅意味明显,暗示意味也很明显。

    李卿宇一愣,最先看向夏芍。夏芍只笑不语,并不讶异。李老爷子当初想着给李卿宇办相亲宴,是正逢李家继承人之争的时候。这么早给他订婚事,也是含着给他找盟友的心思,毕竟那时候他父母帮不了他什么忙,而他的势力没办法跟他大伯二伯比。

    但如今李卿宇已是李氏集团总裁,老爷子只怕一个心思了了,又想抱重孙子了。给李卿宇安排相亲宴,这在豪门来说,并不少见。

    李卿宇是个现实的男人,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曾说过,他只想找一个性情温柔的妻子,信任他,不会和他在孩子面前吵架的女人。如今他已是李氏集团的总裁,李家不再有继承人之争,他挑选妻子可以不必那么急切。想必这样的愿望,很好实现。

    “戚先生说笑了。李某如今刚接手家族企业,一切还想以事业为主,婚姻之事不想考虑太早。”李卿宇从夏芍那里收回目光,垂眸笑道。镜片的反光遮了他的眼,看不出心思来。

    夏芍却是一愣。

    李卿宇却转头看向戚宸,“听说戚老爷子对抱重孙也挺期盼,老人家的心思大抵都一个样。反正李某对婚姻之事也不急,不如下回家中再给举办相亲宴的时候,邀戚先生一起看看?说不定,戚先生能有看中的人,让戚老爷子高兴高兴?”

    李卿宇还是沉静的笑,但话里的意味却让戚宸眯了眼。

    随即,戚宸狂妄一笑,看向夏芍,“好啊!下回相亲宴里有她的话,我就去!我就要她!”

    一句话,让阳台上的空气都凝了凝。

    展若皓看来,展若南则张了张嘴,好像第一次发现戚宸对夏芍的心思一般。

    李卿宇则抿起唇,镜片的光芒有些寒凉。

    戚宸哼笑一声,眉宇间尽是狂妄的挑衅。

    夏芍却蹙了眉,看向戚宸,“你什么意思?我是那些豪门相亲宴上供男人挑选的金丝雀?”

    戚宸愣住,转头看来。见夏芍眼神微凉,看起来是生气了,不像是装的。男人顿时郁闷,皱起眉头看瞪夏芍,他的重点在后面那句,为什么女人听男人说话总听不到重点?

    夏芍却懒得理他,起身离开。

    李卿宇望向夏芍,目光随着她离开阳台,走进会所的茶座里,看一群名流围上来和她继续寒暄。

    夏芍再回来的时候,戚宸的脸还是黑的。夏芍却没再坐过去,而是去展若南那桌坐了下来。

    展若南看夏芍,推荐,“宸哥挺好的。”

    夏芍一眼扫向她,展若南摸摸新长出来的刺头,也不知咕哝了句什么,不说话了。

    夏芍把目光看去旁边,赌妹和阿敏正凑在一起玩电脑。她们拿着的是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在这个年代,笔记本电脑还是很贵的,而且拿着笔记本电脑上网的,都是有家底的家庭。但对展若南等人来说,这些东西不过就是玩物,要多少有多少。

    赌妹和阿敏上的正是华乐网,看的是娱乐新闻。夏芍看过来的时候,两人正关了娱乐八卦的页面,从首页往下拉。

    美食旅游的板块在网页下方,曲冉录制的美食节目放在第一位,点击量也是最多了。两名女孩子数了数这点击量,眼都直了。当即便点了进去,边看边品评。

    “靠!真没想到,肥妹居然都红了。什么时候轮到姐红一把?”

    展若南在旁边一巴掌拍过去,“什么肥妹!你们叫冉姐!”

    赌妹嘴角一抽,阿敏笑了笑,夏芍无语。

    接着便听两人改口,继续讨论,“冉姐穿这身洋装还真不显胖唉!”

    “化妆师水平真好,人一化妆起来,看着跟平时真不一样!”

    展若南一巴掌又呼过去,“会不会说话!本来就不丑!就是胖了点。”

    赌妹笑容发苦,眼神也发苦,意味很明显——南姐,为什么你说胖就行,我们说就不行?

    两人干脆闭嘴,不说话总不会惹事儿了吧?于是,两名女孩子凑在一起,静悄悄地看节目,捎带着看看下面的用户评论。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两人皱了眉。

    “咦?这他妈……什么情况?”

    “怎么了?”展若南凑过头来,夏芍也望了过来。

    “操!这谁他妈骂阿冉!”展若南一看,顿时爆出一句粗口。

    展若皓目光往他妹妹身上狠狠一落,但听见后半句,便眉头轻轻一皱,走了过来。

    夏芍这时的目光已在节目下方的评论上,赌妹操控着鼠标往下拉着评论,只见一些赞着点心诱人、节目好看,和评价着回去试做之后成果的评论中,夹杂着几条不堪入目的骂言。

    “曲冉?不就是圣耶女中的肥妹?人长得丑,身材猪似的,这种人也能出名?”

    “她跟华夏集团董事长是舍友,走后门呗!”

    “那个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在学校跟校霸似的,去学校第一天就打架,跟她在电视报纸上的形象差别太大!很多人都被她骗了!”

    这些评论夹杂在众多评论之中,还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有不少人回问是怎么回事,还有不明就里的人跟着道:“这年头,什么不走后门?唉!什么时候也来个人看上姐,让姐红一红。”

    “真的假的?夏董看起来很漂亮啊。打架?太夸张了吧?”

    “我跟她一个学校的,打架的事是真的。骗你们干嘛?随便去圣耶女中找个人打听去!”

    “那个曲冉就是个又肥又丑的女人,运气好才红了而已。看她的身材就想吐!”

    “她的照片我放在一个相册里,你们可以去看看,真的很丑。看了保准吃不下东西。”

    这条评论底下覆上了一个网址,赌妹等人怒着脸登陆进去,过见里面是一些曲冉穿校服的素颜照,还有些是她从家里出来时,平常装扮的照片。

    其实,曲冉的眉眼很清秀,但偏偏底下评论里一直有人对她的相貌身材进行攻击,有的人便也说了几句“华夏集团请的化妆师不错”之类的话。夏芍发现,有些说公道话的评论,没一会儿就被刷了下去,页面上一眼能见到的,全是攻击评论。

    “这他妈是谁干的!我们学校的?操!别叫我知道是谁!”展若南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夏芍脸色也发寒,这很明显是有人故意攻击。

    谁?米琪儿?

    戚宸和李卿宇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李卿宇在夏芍身后道:“这事好办,我们公司很多技术人员,我回去让他们查查地址。”

    “这事我来办。”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夏芍回头,见展若皓站在后面,目光盯着屏幕,抿着唇,表情严肃眼神发寒。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0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九章 私人会所开业,网络黑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0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零九章 私人会所开业,网络黑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