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处理渣滓

    展若皓来处理这件事,夏芍并不意外。展若南虽然经常骂她大哥龟毛**,但就凭展若皓从小如父如兄的把他妹妹带大,就证明这男人是个重情义的人。曲冉救过他一命,他在这时候出手帮她,意料之中。

    只能说,那黑曲冉的黑手不长眼,三合会一插手,断没有好收场的说法。

    夏芍垂眸,眸底寒光凛冽,这人还顺带攻击了她,看这语气,应是圣耶女中的学生。而这学生……她想,她应该有眉目。

    年前在艾达地产和世纪地产斗争最激烈的时候,就有人曝出夏芍在圣耶女中读书的事,用意恶毒。这件事当天夏芍便让刘板旺去查了,但是当时刘板旺自身受人排挤,很多媒体周刊对他都不肯说实话。反倒是年后她回来,成立了华夏娱乐传媒公司之后,刘板旺一朝身价暴涨,返回一线,很多人便变了嘴脸,想交好攀附。

    刘板旺倒是借此机会查到了些眉目。有几家媒体的人称,当初的爆料人是直接找上的港媒周刊,他们只是跟着报道,因此对这人的身份并不是很清楚。有家周刊的主编见刘板旺对此事很上心,便寻了朋友,约了港媒周刊的一名记者出来,私下里贿赂了一番,这才得知,当初的爆料人是名女孩子,确实是圣耶女中的学生。只是她也没透露自己的身份,为了取信港媒周刊,她便说自己是夏芍的同班。她爆料了这件事当天,港媒周刊还给了她一笔不小的线人费。

    刘板旺将这件事告知夏芍,夏芍当时只了然一笑。

    她的同班?她在班里向来很少跟同学交流,不过就是点头之交,不曾跟谁交恶过。若是是有,也只有一人。

    那便是她的同班兼好室友,刘思菱。

    夏芍对于处心积虑要害自己的人,向来是不姑息的。但这段时间她实在是太忙了,又是网络传媒公司开业,又是参与了曲冉录制的美食节目,黎氏祖坟的龙脉又出了事。这些事有够她忙的,学业还不能落下。因此,刘思菱这种小人物,夏芍便打算先放一放,等她高考完了之后,再找时间请她喝杯茶。

    夏芍料想,刘思菱年前向媒体爆料,没能伤着她。之后她应该会聪明地消停一阵儿,看来她真是高估她的智商了。

    网站下方的评论,明显显示出黑手是圣耶女中的学生。虽然骂人的评论并不是一个用户,但其中必有跟她同一学校的学生。

    除了刘思菱和因为背叛展若南再没来圣耶女中上学的阿丽,夏芍在学校还真再没得罪什么人。

    夏芍见展若皓打了个电话,便坐到赌妹让开的位子上,在放着曲冉照片的网页上浏览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指着其中一张照片问夏芍:“夏小姐,她家住这里?”

    夏芍望向那张照片,见拍的是曲冉从她家小区里出来时的照片。衣着正是如今的季节,而且小区正是艾达地产给曲冉家里赔付的新小区地址,这里夏芍还去过。

    夏芍点头,眸底却有光芒闪了闪,唇边笑意颇深。她也看出来了,这张照片明显是最近拍的,角度很清晰,照片拍摄的水准看起来,有点专业。

    专业?

    呵……

    看来这件事还没想想中的简单。

    展若皓明显也发现了,他抿着唇,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这时,夏芍的手机响了起来。

    夏芍一愣,拿出手机一看,她原本微凉的眸光忽然变得柔和了起来。戚宸和李卿宇的目光落在她脸色,两人都挑了挑眉。

    夏芍这时已把电话接起来,走去远处,凭栏远望,笑道:“师兄?”

    她声音不大,但也不避着人。戚宸听见蹙了蹙眉,目光盯着夏芍含笑的侧脸,李卿宇则轻轻垂眸,眸底神色看不清晰。

    夏芍对徐天胤这时打电话来有点意外。两人习惯晚上睡前通电话,他白天倒是少有给她打电话的时候。

    “是不是想我了?”夏芍这话问得甜,让听见的人滋味难言。可是天知道,她实际上是心虚。

    前两天救龙脉的事,夏芍提前没告诉徐天胤。只在动手前发了个短信给他,说是要作法,让他别打电话,然后便关机了一夜。事后一开机,徐天胤便打了电话来,夏芍只好把事一五一十说了。

    结果不用说,这两天男人打电话时,声音都冷得掉渣。

    夏芍便只好乖巧些,这些天一直装乖宝宝。今天见徐天胤白天打电话来,心想应是会所开业,他电话来问候一声,于是便先开口逗他。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声音并不冷,却低沉得压抑。压抑着的不知是思念还是别的,“嗯。”

    徐天胤只有一个字,夏芍听了却唇边绽开柔和的微笑,眼神轻柔。但她还没再开口继续逗他,徐天胤便又开了口。

    “网站的事。”他道。

    夏芍一愣,“师兄知道了?”

    “嗯。”徐天胤这时声音才听起来冷了下来,“攻击用户频率来自两个终端。尖沙咀豪门网吧,大埔区别墅海景园A3号。网站上的照片出自港媒周刊。”

    夏芍挑眉,没想到徐天胤这么快就查出来了,她随即一笑,也不问徐天胤怎么知道照片是港媒周刊拍的。他的黑客技术,她又不是没见识过。这些照片必然是存在港媒周刊的一些人电脑里,徐天胤能进去看见,并不难理解。

    “我知道了,谢谢师兄。”夏芍笑道。

    “不准说谢!”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又冷得掉渣。

    夏芍怔愣住,噗嗤一笑。她的笑声传去电话那头,顿时融化了冰霜,让男人是声音听起来暖了些。

    “不准涉险。”但他还是命令道。

    “嗯,知道了。”夏芍笑着应下,然后简单地聊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转身回来的时候,戚宸和李卿宇目光正落在她身上,夏芍坦然挑了挑眉,然后对展若皓说道:“幕后终端找到了,尖沙咀豪门网吧,大埔区别墅海景园A3号。”

    夏芍没把港媒周刊说出来,这是商业上的争端,她会自己解决。而曲冉的事,既然展若皓要插手,不妨告诉他,让他那边的人不用查了,直接去把人请来就行。

    “把人找着,带去皇图。”戚宸道。

    李卿宇问:“照片的事呢?像是专业设备拍的,华夏集团跟港媒周刊的利益冲突从地产之争时就开始了,有没有想过是他们做的?”

    “这件事我会查出来,自己处理。”夏芍笑道。

    李卿宇看向夏芍,见她立在翠绿的山水里,气韵柔美得像山间绽放的白芍,眸光却微凉,气度绝不是一朵可供人赏评的柔美小花。她总是这样,从认识她开始,无论她是什么样子的,有一点一直没变。什么事情她都自己解决,像是没什么人能帮助她。

    李卿宇垂下眸,静笑。展若皓则起身,打电话吩咐三合会的人去这两处地点看看。

    夏芍微笑,别有深意,“网吧那里只需查查有没有个叫刘思菱的在就好。别墅那边我倒是大抵能猜出是谁,不过不管是不是,把人带来就好。我晚上再去跟这两人聊聊。”

    ……

    夏芍这一天都在会所里待着,她只给刘板旺打了个电话,让他控制网上的言论,然后便在会所里给被几名客人单独请去房间,为他们占算运程上的事。

    戚宸和李卿宇上午就走了,夏芍直到傍晚才离开了私人会所,到了华夏娱乐传媒公司。

    公司里,这天美食节目的拍摄已经结束,曲冉在摄影棚里坐着,摄制组的人围着她安慰。夏芍虽然没再陪着曲冉拍摄节目,但对她工作上的事还是很关注的。

    曲冉跟摄制组的人相处得很好,她是夏芍的朋友,公司的员工平时见到她都很礼貌。而曲冉的性子并不仗势欺人,即便是在网上红了,每周来摄制组拍摄的时候,做点心总会多做一份,留出来给摄制组的员工吃,因此人缘很不错。

    网站上的事,曲冉自然也很关心,好在她今天是拍摄完后才知道的网上言论的事的,因此并没影响拍摄情绪。只是摄制组的人怕她难过,回到公司后便一个个来安慰她。

    这时,夏芍走了进来。

    “董事长。”员工们一见夏芍,就安静了下来。

    曲冉也抬起头来,见夏芍走过来便站了起来,但不等夏芍开口,她便笑了笑,“我没事的,小芍你不用安慰我。”

    夏芍挑眉一笑,“我不是来安慰你的,我只是来告诉你,公众人物就是这样。你看到的不会只是赞美,挑剔、批评,甚至是辱骂,平常心对待,是你要学习的一课。”

    “我知道!”曲冉点头,她刚回来,脸上的妆卸去,露出一张素白的脸蛋儿,唇角的笑容透着坚强,“我爸曾经跟我说过,世界顶级的大厨,也会有人批评他做的菜不好吃。假如有一天有人批评我,我也一定要微笑着去做下一道菜。如果我的菜品受到了心情的影响,真的变得不好吃了,那么批评我的人就真的打败我了。我一直记着这句话,虽然我现在还没练到火候,但是如果别人批评我的菜我都可以忍受,那么其他的事就没什么不能忍受的。”

    曲冉吐了吐舌头,苦笑,“况且,那些说我的话除了骂人的不算,其实说的也算是事实。我就是比较生气那些人把你也扯进来了。”

    “把我扯进来的人,我会找她好好聊聊的。”夏芍笑着打趣道,“你没事就好。不过,我并不认为那些人说的是事实。你那天跟米琪儿辩驳的气势上哪儿去了?是谁说身材是可以改变的?怎么这么快就认为别人说的是事实了?”

    曲冉一缩脖子,不好意思道:“你就别打趣我了。”

    夏芍笑了起来,曲冉却抬眼看向她。

    “你觉得我是不是该减肥?我总觉得这副形象好像对你的网站形象有损。”曲冉眼神认真。

    “这件事是在你,我并不在意。”夏芍道。她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厨师优秀与否在于菜品,外貌只是加分项。曲冉想不想加分,看她自己。

    但曲冉却似乎认定自己给华乐网的形象造成了不太好的影响,于是脸上便露出坚定的表情。

    夏芍顿时一笑,拍拍她的肩膀,“你要真有这打算,也等会考后吧。现在够忙的了,不是分心的时候。”

    “嗯!”曲冉重重点头。

    这天晚上,夏芍让公司的车送曲冉回家。网络上的谩骂势头已经被公司控制住,但还是引起了一些媒体的注意。只不过,现如今华夏集团身在网络传媒这个行业,公司门口倒没有同行围过来拍照采访。但车子开到曲冉家门口,却见有一堆记者正围在那里,对着门里直拍。曲冉在车里看见,当即就急切地从车里下来,司机想拦都没来得及。

    “请你们不要来这里骚扰我妈,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问我”曲冉下车道。

    记者们见曲冉现身,便一窝蜂地围了上来,闪光灯猛打,对骚扰曲冉母亲的事只字不提,却一个劲儿地只顾提问。

    “曲小姐,网上的言论你看见了吗?请问你有什么感想?”

    “网上说因为你跟夏董是朋友,才有这次出名的机会,其实你在厨艺方面水准平平,请问你怎么说?”

    “那些甜品店里顾客是托吗?”

    “曲小姐,请问你有减肥的打算吗?”

    “有网友说你又胖又丑,请问你有什么话对这位网友说吗?”

    这些记者的问题简直如刀剑一般,曲冉在闪光灯下脸色发白。她也是十九岁的女孩子,正值青春年华,自然不是不爱美,任何女孩子都受不了被人围着这样质问。

    曲冉眼里有眼泪儿打转,却强忍着没流下来,只目光坚毅地看向面前记者,开了口道:“如果有人怀疑我的厨艺,我不介意当众制作菜品,给大家品评!但是请不要捕风捉影,胡乱猜测夏董!我跟夏董是朋友,但请相信在工作问题上,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而我是一名烹饪师和营养师!请相信我们的职业素养。至于其他的问题,那是我的事,我不想回答。”

    “不想回答,说明你是在逃避吗?”一名港媒周刊的女记者递来话筒,问题犀利。

    曲冉被堵得脸色涨红,脸上却带着倔强,“这是我的问题,我不想回答。还有,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妈。”

    这时,曲冉的母亲走了出来,满面心疼焦急地跑过来,拨开记者,把女儿护在了怀里。记者们见曲母现身,便闪光灯又是一阵儿爆闪,对着母女两人,又是一番询问。

    小区门口乱糟糟一团,谁也没注意马路对面的路灯下停着辆黑色宾利车。西装笔挺的男人摇下车窗,路灯照亮一张严肃英俊的脸,男人的目光落在将母亲护在身后,脸色倔强坚毅地应对记者的少女脸上,掐灭了手中的烟,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这时,曲母被女儿护在身后,面对记者的围堵,已是失声哭了出来,“请你们不要再为难我女儿了,求求你们了!她是个好孩子,我这个当妈的没本事,这些年都是靠着她自己争气。她在厨艺上吃的苦你们都没看见,就求求你们别难为她了。还有,夏小姐是好人,如果不是遇到她,我们母女现在还不知什么样子。为什么你们不去找那个在网上骂人的人,反而要来找我们母女?”

    那名港媒周刊的女记者却道:“曲夫人,曲小姐,公众有知道真相的权利。我们只是想让公众知道真相。”

    “我说的就是真相!”曲冉道。

    “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相,明天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在报纸上见到。”这时,一名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记者们一愣,齐刷刷转头,待看清来人,顿时瞪大了眼,四周死寂。

    曲冉和曲母也抬起头望去,见一名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人群后,五官英俊,眉峰鼻梁皆如刀刻,晚上路灯昏黄的光打在他脸上,那线条也是硬的。

    “展先生?”曲冉愣住,没想到在自家门口会碰到展若皓。

    曲母也跟着一愣,她先看向女儿,又看向展若皓。

    展若皓对曲冉一点头,没说话,便目光转向那些拿着相机不敢动的记者,对身后的人淡道:“把相机里的东西都取出来。”

    记者们一惊,还没开始慌乱,便见展若皓身后过来三人,将记者相机里的底片都取了出来,那些记者没有一个敢动的。而且,这三人还取走了他们身上的记者证!

    记者证交到了展若皓手上,展若皓看了一眼,随手递给旁边是帮会人员,低头点了根烟,“明天。我如果看到任何有关今天事情的报道,今晚在这儿的人,全部从香港消失。”

    记者们大惊,眼神惊恐地盯着展若皓,谁也不敢开口问“消失”是什么意思。

    展若皓看向那名港媒周刊的女记者,女记者倏地一惊,背后冷汗都起来了,腿却不敢动。展若皓只对女记者点了下头,道:“告诉你们齐总,最近小心。”

    小、小心?

    女记者大气不敢喘一口,目光往曲冉身上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来采访曲冉母女,三合会的高层会出现在现场?

    难、难不成,三合会的右护法,三合国际集团亚洲区的总裁,会、会看上这胖妞儿不成?

    记者们心里别提有多疑惑和惊恐,展若皓却低头抽了口烟,淡道:“滚吧。”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展若皓身后的三合会成员含着杀气的目光钉过来,一群记者顿时转身,上车,加足马力地走了。

    小区门口很快被清理了出来,只剩曲冉母女。

    曲母不知展若皓是什么人,但女儿显然认识他。她疑惑地看向女儿,曲冉却也是怔愣在当场。她怎么也想不出,展若皓为什么会在这里,因此一时怔在那里,不知怎么反应。直到展若皓抬眼望来,曲冉才回过神来!

    “展先生,谢谢你。”曲冉鞠躬道谢。

    “不客气。”展若皓道,“回去吧。”

    曲冉点点头,却有点犹豫。她目光往展若皓受伤的右肩看了眼,两人自从那晚枪战后还是第一次见。本该问问展若皓伤好点没,但曲冉却没敢开口。她那天晚上救人的法子太糗了,听说展若皓膝盖都破了,还听说他在医院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那她还是珍惜生命,不要问了的好。

    曲冉也没问展若皓为什么今晚会在这里,她自然不会认为他是特意来的,肯定是恰巧路过。

    展若皓也说她可以走了,但是,她真的可以就这么走吗?是不是要再三道谢才显得有诚意些?毕竟他刚才给自己和母亲解了围……

    这些事,换做以前,曲冉是不纠结的。但是自从她拍摄了节目之后,才发现自己以前埋头在厨房里,对交际方面的事真的是很欠缺。

    曲冉在心里嘀嘀咕咕,看在展若皓眼里,她不过是在低着头发呆而已。

    男人的眼里少见地现出疑惑的神色,在他看来,这女孩子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胆子似乎还有点小。实在想不通,那天她怎么会有勇气在枪林弹雨里拉他一把。

    “你可以回去了。”展若皓皱皱眉头,他耐心不是很好,但面对救过自己一命的人,他今晚的耐性称得上很好。

    但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话,却把正低头思考的曲冉给吓了一跳!

    她突然抬头,眼圈儿还有些红,路灯昏沉的光照得有些水光的眼眸发着亮,直撞入展若皓的眼里,让他一时怔了怔。在他看起来,眼前的女孩子就像只受了惊的兔子。

    展若皓皱起眉头,曲冉一见他皱眉,以为他不快,顿时连鞠了两个躬,又道了两声谢。曲母摸不着头脑,但也笑着跟展若皓道了谢,却被女儿拉着逃也似的进了小区。

    直到母女两人的身影消失,展若皓的眉头却还皱成川字。

    他看起来很吓人么?

    后头的三名帮会成员憋笑已经憋得不成了,见展若皓回身,赶紧敛起笑容。展若皓看了三人一眼,回来马路对面的车上,神情恢复平时的严肃,“回去,等夏小姐来。”

    ……

    夏芍晚上八点才来到皇图娱乐场。

    香港三月份的天气已经很舒爽,夏芍穿着身白色连衣裙,由侍者恭敬地引到了顶楼的一间房间里。

    上回枪战的事对皇图娱乐场似乎没造成什么影响,夏芍来的时候,这里依旧热闹奢靡,夜间男女们游戏和销金的天堂。

    奢华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夏芍进来,面带微笑,慢慢悠悠往沙发里一坐,问:“人呢?”

    侍者躬身,“人在里面那间房,您是要一起见,还是一个一个见?”

    说话间,侍者拿起遥控器,夏芍面前墙上的屏幕打开。屏幕里是漆黑的一间屋子,一盏台灯打着,照着地上手脚绑缚起来的两名女子。

    刘思菱和米琪儿。

    两人上午就被三合会的人找到带了来,当时刘思菱正是在网吧里,而米琪儿在别墅的家里上网,两人怎么也没想到,她们只是想在网上骂两句出气,竟然仅仅两个小时就被抓了现行!

    两人知道她们是得罪了黑帮,因为三合会带人走的时候压根连头套都给她们带,直接绑了就塞进了车里!

    她们被从皇图娱乐场的后门带进顶楼的一间黑屋,不知在其中被关了多久,只觉浑身疼痛,生不如死。

    夏芍看着屏幕,见两人的手脚被牛皮筋绑着,手腕脚踝已勒出了血。两人脸上没有伤,身上衣服也完好,但露出的皮肤上却能看见片片青紫,没有一块完好。

    夏芍微微一笑,眸中并无暖意,只道:“先见见我的好室友吧。”

    侍者轻轻躬身,把屏幕关了,便往外走,却听夏芍的声音又从后头传来。

    “劳烦,一壶碧螺春。别泡了,我自己来。”

    侍者回身应是,然后便走出了房间。

    刘思菱被两名三合会的人毫不怜惜地拖进来的时候,侍者刚端了上好的碧螺春和茶具进来。他经过刘思菱的时候绕了个大圈子,故意避开,像是怕她被血污了的手脚碰脏他洁净的裤脚。

    侍者把茶具放在茶几上,恭敬地道:“夏小姐,您点的碧螺春。”

    夏芍垂眸去看茶,夹起一叶嫩尖儿来瞧了瞧,轻轻在指尖儿一捏,嫩尖儿顷刻成粉,茶香淡雅,“还以为你们当家的是粗人,茶倒没选错。”

    侍者浅笑,躬身,“夏小姐是行家。您是三合会的贵宾,您要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夏芍一笑,侍者则轻轻退到了夏芍身后,垂眸,看地。

    这边两人说话听起来悠哉慢雅,那边刘思菱被一名三合会的人提着,手脚勒出血痕,浑身青紫,看见夏芍,狼狈惊恐。

    夏芍这时才似想起刘思菱来,看见她被牛皮筋绑得血肉模糊的手脚,轻轻蹙眉,随即抬眼对三合会的人道:“这是我的同学。我想请她喝杯茶,松绑吧。”

    三合会的两人表情严肃,自不怕松了绑刘思菱会跑,当即便身上带着的刀子,两刀便化开了带血的牛皮筋。绳子带着血被甩去地上,刘思菱被粗鲁地推到夏芍对面的沙发处,由一名帮会成员在她肩膀上一按,啪地一声,她便一屁股跌坐进沙发里。

    刘思菱眼神惊恐地盯着夏芍,自从进来看见她的那一刻起,就头脑一片空白!

    她开始发懵,脑中的思路还连接不起来,心里却似乎明白,今天她为什么会被三合会的人绑来了这里。

    是、是她要黑帮绑架的她?

    刘思菱不是不知道夏芍跟三合会好像有点关系,那天在校门口,她当众把三合会的当家戚宸给训斥了一顿扬长而去,她就知道她应该是跟三合会有点关系。但刘思菱没想到,她在网吧里泄愤地发了几条言论,竟然就被三合会绑来了!

    她实在想象不出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但假如这一切是夏芍授意的。那、那她会怎么处置自己?

    刘思菱见识过三合会当众杀人的残忍,那件事到现在都没有媒体报道。假如她今晚被杀,那可能连尸骨都找不到。就像死了一只猫狗,无声无息……

    想到这里,刘思菱开始忍不住地发抖。

    而坐在她对面的夏芍,却是悠哉闲适。她唇角噙着微笑,慢悠悠净烫杯盏、挑拣赏茶、悠然斟水,看白云翻滚,翠嫩翻飞,碧螺春十二道茶艺,她做起来悠闲散漫,竟真像是待客一般。等玻璃杯中春染碧水,色泽明翠之后,她才一笑,将茶请去了刘思菱面前。

    刘思菱看看茶,再看看夏芍,懵愣。

    夏芍又给自己斟了杯茶,这才抬起眼来,见刘思菱浑身发抖,眼神惊恐,不由笑道:“别怕,我就是请你喝杯茶,聊聊……人生理想。”

    刘思菱看着夏芍的笑容,后背发毛,眼神惊恐。在她眼里,觉得夏芍根本就不正常!

    现如今的两人,一人白色长裙宁静雅致,一人浑身青紫狼狈不堪,这是喝茶聊天的场面?

    “说说吧。”夏芍端起茶来,轻嗅,浅啜,享受地闭了闭眼,然后便放下了杯子,笑看刘思菱,“我想听听,你的人生理想。”

    什、什么人生理想?

    刘思菱瞪大眼,看神经病一样地看着夏芍,觉得她根本就是个疯子!

    见刘思菱不说话,夏芍一点也不尴尬,淡淡看向她,“我原以为你该是个聪明人。虚荣、渴望高人一等的人,无论男人女人,大多都懂得审时度势。再不济,也会趋炎附势。你趁着艾达地产和世纪地产争斗处于下风的时候,咬我一口,可以算得上是看准时机落井下石的聪明人。但华夏集团在香港崛起,我风头正盛,我以为聪明人该懂得避着这股锋头。没想到,你竟傻乎乎的往上撞。我本想让你再逍遥段日子,可是我想着,你要是再逍遥下去,指不定今晚就在背后痛苦地骂我傻。我不喜欢被人骂,所以只好把骂我的人请来。你明白么?”

    刘思菱在夏芍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瞪大眼!她她她、她怎么知道……那件事是她做的?

    她知道多久了?

    听这话里的意思,她早就知道是自己做的,只是懒得计较,这次是她自己把自己害了?

    “你不聪明。你聪明的话,就应该看过媒体的报道,知道我有多重视华乐网,多重视曲冉的节目。你就不会在这件事上往我眼里揉沙子。”夏芍目光冷淡下来,往沙发里一融,淡淡看着刘思菱,“说吧,说说你以后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刘思菱目光发愣,身体却发抖,她总算听出来了!从夏芍的话里,听出了威胁。

    “说话。嗓子发干,就喝杯茶。我伺候着刘大小姐,有的是时间。”夏芍微笑,但任谁都听得出来,这句伺候的深意。

    “喝茶!”刘思菱身后,三合会的人负手而立,大喝一声,杀气腾腾。

    刘思菱吓得“啊”一声叫起来,刚发出声音,一天没喝水的嗓子便扯得生疼,不停地咳嗽了起来。屋里死静一片,夏芍淡淡看她,三合会的人杀气腾腾地瞪她,刘思菱咳也不敢咳几声,很快便吓得生生忍住。

    随后,她在身后两道杀人般的目光胁迫下,抖着手捧起了茶杯。但刘思菱的手已经被绑了一天了,磨得血肉模糊不说,双手被绑得时间太久,早就没了知觉,哪还有半点力气?她这一捧茶杯,杯子瞬间脱了手,滚烫的茶水霎时洒在刘思菱穿着超短群的腿上。她惊叫一声,疼得眼泪儿都滚了出来,杯子啪地一声碎在地上。刘思菱顿时惊恐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但她的脚也麻了,一起身便身子一歪,朝着夏芍就扑倒了去!

    夏芍坐在沙发里,目光冷淡,连动都没动。

    刘思菱的衣领顷刻被站在她后头的三合会的人扯住,把她往地上一甩!刚巧甩在那只碎了的玻璃杯上!

    玻璃碴子扎入刘思菱的胳膊和大腿,顿时鲜血淋漓!

    刘思菱惊恐地惨叫,吓得哭了出来,浑身发着抖,玻璃碴子也不敢取,只是坐在地上,不住对夏芍做着像是磕头的动作,“夏董!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你、你饶了我吧!我求你别杀我!我、我就是一时鬼迷心窍,我、我道歉!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只要能挽回你的损失!”

    刘思菱咬着唇,她错了,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跟夏芍作对!她以为她是大陆妹,家庭条件不如她,后来得知她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她便心生嫉妒。所以才做出这些事来!她以为上回没能扳倒她,这回一定能叫她名誉扫地。

    她实在是太傻了!为什么当初她会选择跟个这么狠的人作对?

    刘思菱瞄一眼自己满身的血,她是真的见识到了。上回三合会当街杀人,子弹没打在她身上,她只知道怕,却不知道疼。今天,她是真的知道疼了。

    刘思菱哭得抽抽搭搭,身子哆嗦着,每哆嗦一下,那些玻璃碴子就往肉里扎,她浑身冒冷汗,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发抖。

    现在,她只希望,她不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夏芍融在沙发里,眸光冷淡,看不出打算来。她沉默的时间里,刘思菱只觉得时间漫长得仿佛好几个世纪。

    等到好不容易听到了夏芍的声音,却听她道:“哦?你能挽回我的损失?就凭你?”

    刘思菱听出夏芍轻嘲的语气,看出她在她眼里似乎没什么用处,便赶紧道:“我我我、我能!我能!我可以向媒体说明事情真相,我可以说是我嫉妒、我不平,我故意抹黑夏董和曲冉的!”

    “哦?”夏芍淡淡垂眸,“只是你故意抹黑我和曲冉么?”

    刘思菱一愣,见夏芍敛眸,神似不快。

    “看来,你诚意不够。”

    “我我我、我够的!够的!可是我、我不懂夏董的意思是……”刘思菱眼泪往外涌,目光急切,就像是要抓住一线生机。

    “曲冉的照片是你传上网的吧?你从哪里来的?别告诉我,你有专业狗仔才用的相机。”夏芍抬眸,看向刘思菱。

    刘思菱一惊,目光有那么一瞬间不可思议!

    她、她是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什么都知道?

    刘思菱用惧怕的眼神看向夏芍,却没敢愣太久,赶紧说道:“我、我知道照片的来历!我、我刚才只是忘了。”

    这话她倒没说谎,刚才惊慌之中,她真的忘了这回事,现在夏芍问起来,她才想了起来。

    “那、那些照片是港媒周刊的一名记者拍的,我当初向媒体爆料夏董就在圣耶读书的时候,找的就是港媒周刊的那名记者。我、我得了不少线人费,我想着说不定以后还能有这种好处,就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了那个记者。前天他找我,传给我几张照片,说让我发到网上去。给了我一笔钱,我、我就同意了……”那个时候,刘思菱正心里很不是滋味。夏芍也倒罢了,连曲冉那种不如她的胖妹都红了,这让她怎么接受得了?

    她原本就想黑夏芍和曲冉,对方给她照片,还给她钱,傻子才不同意!

    现在刘思菱才觉得,她前头同意,真的是太傻了……

    夏芍听了则冷笑一声!港媒周刊的记者倒是好手段!这次在网上黑她和曲冉的人,不只有刘思菱,还有米琪儿,而港媒周刊的记者却偏偏选择了刘思菱。刘思菱是学生身份,普通家庭,没什么背景,社会经验上没米琪儿那么难缠,找她倘若出了什么事,港媒周刊也能推得一干二净。

    好盘算!

    不过,她不会让港媒周刊的齐贺再这么给她找事儿!

    “是么?那这么说,你不是主谋?”夏芍声调微扬。

    “我、我不是!都是、都是港媒周刊的人指使我的!”刘思菱把握住一线生机道。她看着夏芍,不时注意她的脸色。

    夏芍微微一笑,慢悠悠道:“我向来恩怨分明。既然你不是主谋,我自然会向主谋讨个说法。这件事对我、对华夏集团的名誉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会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只是,这件事缺个证人。到时,你可愿意出庭作证?”

    夏芍微笑着看刘思菱,她的神态看起来在港媒周刊这件事上并不意外。想起刚才她主动提起照片的事,刘思菱不得不惊骇地瞪大眼!

    难不成,她是早就知道幕后黑手是港媒周刊,把她绑来这里,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港媒周刊?

    关乎自己的生死,刘思菱在这一刻竟前所未有的通透。她心里除了惊惧还是惊惧,只觉得眼前坐着的这名跟自己同年纪的少女,实在是太可怕了……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刘思菱还能说不同意?不同意,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愿意!愿意!夏董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刘思菱点头如捣蒜。

    夏芍却一垂眸,“不是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而是你良知未泯,良心发现,才出来指证港媒周刊的。”

    刘思菱继续点头,“我、我懂了!懂了!”

    夏芍这才笑了起来,她目光往刘思菱淌血不止的手臂和腿上掠过,这才好像发现她受了伤,抬眼对三合会的人笑道:“你们下手也太重了些,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带下去治治吧,好好治,医药费我出。”

    三合会的人面无表情。但同样是顶层,一间总经理办公室里,却有人望着屏幕,嘴角微抽。

    戚宸仰头大笑,笑罢骂一声,“无耻!”

    这女人!她根本是早就算计到刘思菱的手拿不住茶杯,要不然,她会好心给人倒茶?哼!那茶水洒在她腿上,茶杯打去地上,她定然是一早就知道的。这不明摆着是让他的手下把人往玻璃碴子上摔?

    现在又怪起他手下来了!

    戚宸摸着下巴,这女人,把他的人当自己人使唤,他是不是考虑要跟她收点利息?

    展若皓站在戚宸身旁,也看着屏幕,这时才道:“大哥,我想去见见夏小姐。”

    戚宸一愣,转头看来。

    而这时,三合会的人已经把刘思菱从地上提了起来,手劲儿也不见得轻多少,提了她就往外走。

    “刘思菱。”夏芍慢悠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三合会的人停下,带着刘思菱转身,刘思菱本是浑身一松,一听夏芍叫她,顿时吓得又哆嗦了起来。她回身的时候,看见夏芍捧起了茶杯,笑着啜了口,抬眸望她,“这回,我希望你是聪明人。别耍花招,你的家人,我会关照的。”

    刘思菱一惊,眼里顿时露出惊恐,“我知道了!知道了!”

    夏芍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一摆手,让人把刘思菱带走了。

    一直站在她身后的侍者过来,便要把地上的茶水、血水和玻璃碴子给收拾掉。

    夏芍一笑,“收拾什么?留着吧,还有一个呢。”

    侍者瞅瞅地上看起来触目惊心的那一滩,心想下一位估计进来见到这活像经历过一场大刑似的场面,就得吓得腿发软。不过,眼前的少女气度、狠辣、谋算,都是少见。怪不得大哥会看得上!要是帮会里的传言是真的,她真能成为三合会的主母,倒也真是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这少女走的是明道儿,可她若是走黑道儿,成就也必定不会小。

    侍者一笑,恭敬地退到后面去,不说什么了。只等着米琪儿被带进来。

    但夏芍坐在沙发里喝茶,没等来米琪儿,却等来了展若皓。

    “夏小姐,米琪儿请交给我处理。”展若皓进门便开门见山道。

    夏芍一愣。

    展若皓道:“这两人我下午事先审过了。你要动港媒周刊,只有刘思菱对你有用。米琪儿完全是因为私愿,既然她对你没什么用处,不如就交给我处理吧。”

    夏芍放下茶杯,往沙发里融了融,笑看展若皓,而后一指沙发,“展先生,请坐。”

    展若皓看了眼沙发,走过去便坐下了。

    “展先生,米琪儿跟曲冉前段时间在华夏娱乐传媒公司里面,有点小摩擦。我因此撤了她拍摄华乐周刊首期封面的事,她这段时间被封杀,心怀怨恨,在网上发表了些攻击曲冉和我的言论。我认为,这件事跟我还是有关系的。毕竟,她发表的言论对华乐网和我的声誉造成了影响。所以,我觉得我过问这件事在情理之中。如果你让我把米琪儿交给你处理,我想我有权过问原因。”夏芍悠然含笑地望着展若皓。

    展若皓万年不变的严肃表情,“夏小姐知道,曲冉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件事对她本身的声誉也有影响,我想我帮她处理这件事也是理所应当。当然,夏小姐对我也有恩,倘若哪天有用得着我展若皓的地方,请一定开口。”

    展若皓眼神严肃,表情严肃,说话也一丝不苟,没有半点作假的意思。

    夏芍看着他,半晌却噗嗤一声笑了,“如果不是我会看面相,尚未从展先生身上看出红鸾星动的迹象,我还以为,你对我们小冉有什么呢。”

    展若皓一愣,万年严肃的脸竟然怔了怔。

    夏芍垂眸低笑,“好。既然是正当理由,那米琪儿的事,我就不过问了。全权交给展先生吧。”

    夏芍站起身来,作势往外走,却忽然笑着回过头来,“不过,红鸾星未动,也只是此时未动。我倒希望,展先生早日红鸾星动。”

    ------题外话------

    答应今天爆发,我爆发了~

    明天是妹纸们的节日,祝大家节日快乐!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章 处理渣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章 处理渣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