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米琪儿的下场,官司

    展若皓皱了眉头,“夏小姐,我不懂你这话的意思。”

    他确实是没听懂。夏芍刚才问他为什么想亲自处理米琪儿,话里的意思带了调侃,调侃他此举很容易叫人误会他对曲冉有男女间的心思。这句话,展若皓是听懂了的。

    但他不懂的是后面那句。

    什么叫红鸾星未动,也只是此时未动?

    “夏小姐,我知道你跟曲小姐是朋友。但我希望,你不要乱点鸳鸯谱。”展若皓只能这么想。

    刚才,夏芍已说他红鸾星未动了。这些面相占卜一类的事,展若皓本身并不是很信服,尽管他知道玄门和三合会的关系,但他依旧相信要靠自己的实力。只是夏芍说他红鸾星未动这话,他是信的。

    他自己的事,他怎能不知道?

    如果不是曲冉救了他,两人之间根本不会有交集。他帮她,只是因为她救过他。

    仅此而已。

    展若皓提醒夏芍,是因为觉得夏芍刚才的话里有撮合他和曲冉的意思。他并不是觉得那个胆子奇小、关键时候又胆子奇大的女孩子不好,只是他展若皓向来不喜欢被人操控。

    夏芍回头看着展若皓,却是别有深意的一笑,“展先生,我想你弄错了。我是风水师,不是红娘。”

    夏芍还是一副高人的口吻,就是不戳破。没错,现在展若皓确实红鸾星未动。不过,她刚才好奇,就开天眼看了一下。

    呵呵,没想到,又看到一段佳缘。

    夏芍的目光落在展若皓严肃笃定的脸上,忽然笑得兴味。她在天眼里看见的展若皓的表情可不是这样的。

    别看曲冉胆小腼腆,她却是个内心坚毅的女孩子。如果说一场枪战,铺就了两人的姻缘。那么,同样是那场枪战,可让曲冉对黑帮很抵触。这妞儿连答应请她吃饭,都不愿意到三合会的场子,由此可见一斑。

    展若皓和曲冉的身份虽然差别很大,但两人的性子倒也合适。只是,这娇妻可不好追。

    有他头疼的时候。

    夏芍笑眯眯的目光看得展若皓又皱起眉头,但不等展若皓说什么,夏芍便先开了口,“米琪儿就交给展先生了,我有事,先回。今天的事,多谢你们三合会。”

    红娘?她才不当。姻缘天定各自走,与其给人当月老,她更喜欢纳凉,看戏。

    “大哥在总经理办公室等夏小姐。”展若皓起身道。

    “知道了,我会过去一趟的。”夏芍一笑,头也不回地走了。

    ……

    皇图娱乐场是夜间男女游戏的销金窟,迪厅赌场喧闹淹没在大都市的灯红酒绿里。没有人知道,皇图娱乐场顶层的一间昏暗的屋子里,一名女子跪在地上,双臂大开着被铐在墙上。女子的手腕往地上滴着血,屋子里淡淡血腥气。

    两名黑衣男人负手立于两旁,面无表情,眼神冷酷。房间里,昏黄的台灯光亮照不到的地方,一点星火的光亮闪了闪。

    展若皓倚在墙上,半张脸沉在黑暗里,指间香烟无声无息燃着。

    身旁一名帮会成员问道:“皓哥,您打算怎么处置这女人?一个过了气的模特儿,杀了她算了!”

    地上跪着的女人长发垂在地上,遮住的眉眼动了动。

    “杀了她便宜她了!黑市上这种女人不值什么钱,不过有些变态佬儿很喜欢,丢去黑市算了。”又有人提议道。

    展若皓不说话,手指轻轻一弹,做了个弹烟灰动作。烧红的了烟会不偏不倚,正落在米琪儿玫红的丝质睡衣上。

    今天上午,她正是穿着这件丝质睡衣在别墅里上网,三合会的人破门而入时她猝不及防,而帮会里的人哪会给她换衣服的机会?直接就这么给押进了车里带了来!

    烧红的烟灰落在米琪儿跪在地上的腿上,睡衣立刻被烫出一个洞,烧红了雪白的肌肤。但跪在地上的米琪儿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俨然是真的昏了过去。

    展若皓的眼里露出一抹嘲讽,不带感情地道:“弄醒她。”

    屋里的两名男人二话不说,上前去一人一脚往米琪儿跪在地上的膝盖上狠狠一跺!

    这女人特别能忍,今天把她和一个学生妹一起带来,那学生妹在挨打的时候拼命求饶,嗷嗷直叫。而眼前的这女人却一声不吭,咬碎了一口银牙都一声不吭。

    但任她再能忍,被两名孔武有力的男人在膝盖上一跺,筋骨的疼痛都是难以忍受的。米琪儿果然浑身一颤,低低哀鸣一声,在昏暗的房间里,听起来像是勾人魂魄的呻吟。

    两名男人往她的身体上看了一眼,一条薄薄的丝质睡衣将女人身体的曲线勾勒得曼妙纤柔,手腕脚踝鲜红,衬着雪白的肌肤,刺着男人的神经。

    米琪儿抬起眼来的一瞬,眸底的怨毒已敛去,她抬起脸蛋儿来,那是她给各大周刊拍摄封面时最美好的角度,她一清二楚。她望向展若皓,轻轻唤道:“皓哥……”

    “啪!”旁边站着的男人毫不怜惜地上前便是一巴掌,“皓哥也是你叫的?”

    米琪儿的脸被打得歪去一旁,唇边淌下血来,眼神在昏黄的灯光下像淬了毒,但回过头来的时候,依旧脸上带笑。

    “皓哥……”她坚持这么叫,这回气息虚弱得我见犹怜。

    旁边的男人抬起手来,猛地又要扇下,展若皓轻轻抬手,那名帮会人员便放下手,负手站去了一边。

    米琪儿垂着眼,眼底有喜色一闪,再抬起脸蛋儿时又是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她轻轻啜泣了起来,哭得梨花带雨,莫名委屈。这让在屋里打了她一天,都不见她吭一声的两名帮会男人互看一眼,暗道这女人不但能忍,还挺会等待时机!

    “皓哥,我跟夏董是有过节,可我在网上可一句夏董的话都没说……我、我只是说了两句夏董的朋友曲小姐。我跟曲小姐有些口角,被夏董撤销了封面的拍摄,这些天来连通告都取消了……我只是说了几句曲小姐,我真的没有说夏董什么!那些说夏董的话,应该是刚刚被带走的学生妹干的!皓哥,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对付夏董啊!”米琪儿轻轻啜泣,楚楚可怜。

    她说的不是假话,她身在娱乐圈,见惯了那些有钱的豪门富商的人脉和能量。这段时间她被封杀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所以,米琪儿对夏芍虽然有恨,却不敢对她不利。

    可是,这口气不出,她怎么也没办法忍!

    这段日子,业界那些曾经被她踩下去的前辈,和那些以为成功把她踩下去的后辈,都在背后嘲笑她,说她的封面被个胖妹给替了!

    这让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米琪儿订了华乐周刊的首发刊,把那封面上穿着黑色宫廷装、笑端甜点的女生撕了个粉碎!看着她在华乐网上的节目点击量与日俱增,连电视台上也开始播放这档节目,俨然新生的美食红人!这让她越看越不爽,终于在今天上午忍不住注册了华乐网的用户,在节目下方大骂曲冉。

    可是,等她打开节目网页的时候,发现在写骂评的人不止她一个。还有个人不仅骂了曲冉,还骂了夏芍。这让米琪儿心花怒放,大有出了一口气的快感!因此,她跟着那人一起,痛快地引导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每当看着有人相信了她们的话,米琪儿就觉得心情舒畅。

    可她没想到的是,她的心情仅仅舒畅了两个小时,就被几名破门而入的黑社会的人带到了皇图。

    被虐打了一天,米琪儿强忍下来,一声不吭。她在等,等她有骨气的姿态引来三合会的高层。

    终于在晚上,被她等到了!

    米琪儿太懂得怎么让男人喜欢她,她能走到今天这步,都是靠着男人一步步往上爬的。她见识过的男人多了,从恶心的老头子到富家纨绔子弟,每个人的口味不同,但她能做到的就是迎合。在刚才她唤了声“皓哥”之后,展若皓阻止了手下的打手,明显,她投其所好了。

    因此,她更加乖巧,更加楚楚可怜,哭泣道:“皓哥,我真的不敢给夏董找不快。但是我知道我错了,我让华乐网名誉受损,我愿意道歉!可是,我不懂怎么做才能让夏董消气……皓哥,你教教我?”

    米琪儿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脸,那句“你教教我”声音如游丝一般,配合着迷蒙的眼神,勾着男人原始的**。

    展若皓倚在墙上,半张英俊的脸被屋里的台灯光芒染黄。指间的烟蒂轻轻丢在地上,他问:“你很喜欢让男人教你?”

    他的声音莫名低沉,在昏暗的房间里带着致命的磁性。米琪儿迷蒙的眼神有些怔愣,但表情控制得很好。

    她含蓄的笑了笑,没回答。

    展若皓也是一笑。

    这一笑,暖黄的灯光瞬间将男人半张英俊的脸染得明亮,这明亮有一半沉在黑暗里,却让看见的人屏住呼吸,一时迷了眼。

    米琪儿就怔住,但她随即看见展若皓用锃亮的皮鞋碾了碾地上的烟蒂。

    她心里一喜,等着他向自己走来。

    却见他转身出去。

    “你们教她。”

    门关上的一瞬,房间里传来两名男人无语的声音。

    “自作聪明的女人,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傻!知道我们皓哥今天为什么亲自处置你么?就是为了曲小姐!”

    “我们皓哥是出了名的不沾女人,不过我们兄弟可是不忌荤。”

    房间里两名帮会男人声音鄙夷,下手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门外,展若皓皱皱眉头,听着那句“为了曲小姐”,怎么听怎么不太舒服。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来,他今晚确实是为了曲冉。

    因为救命之恩,帮她出口气而已。

    但展若皓还是皱着眉头,脑海中闪过夏芍临走前的话,又不知为何闪过一张兔子似受惊的女孩的脸,随即烦躁地把刚点燃的烟丢在地上踩灭。

    啧!

    展若皓去总经理办公室溜达了一圈,发现夏芍已经离开,而戚宸也走了。他便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回到关押米琪儿的房间时,事情已经结束了。

    “两个人教你,够吗?不够还有。”展若皓进去,看着米琪儿睡衣都被撕破,雪白的身体上全是青紫,眼底却丝毫没有同情。

    米琪儿抬起头来,眼里已没有装出来的迷蒙和引诱,眼神怨毒。

    然后,她突然间就发了狠,也不管手腕被铐着,便死命地往前拉,神情仇恨疯狂,“你是不是男人!不沾女人?是不行吧?怪不得看上那么个胖妹!哈哈,你眼光还真有问题!我看是你能力有问题吧?也就是那种胖妹被你这种男人看上,才会不在乎你行不行!”

    旁边的帮会人员一听,表情大怒,上去便要打。展若皓一抬手,两人停下动作看向他。

    展若皓还是一张严肃的脸,眼神没有温度。

    米琪儿却大笑了起来,“怎么?被我说对了?你们不是要把我卖去黑市吗?卖啊!卖啊!老娘伺候那些变态佬儿,都比伺候连个女人也上不了的男人好!”

    “你就是因为她长得胖?”展若皓对米琪儿的谩骂不理会,只开口问道。

    米琪儿嗤笑,眼神怨毒,“她凭什么!不就是跟夏芍那个贱人认识么!抢我封面?就凭她那又肥又丑的身材和脸,她也配?”

    展若皓轻轻点头,看起来似乎认同。随即,他道:“给她松绑。”

    两名帮会人员一愣,米琪儿也顿时愣住,她怔怔看着展若皓。

    “带她去开间套房,找医生来给她治治伤。”展若皓淡淡吩咐。

    俩帮会人员傻了眼,“皓哥?”

    米琪儿也傻了,对这突如其来的事一时反应不过来。

    “从今天开始,她就住在那间套房里,找两个人伺候她,好吃好喝。”展若皓继续吩咐。

    屋里死静,三双眼睛看着他,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专门拨个大厨给她,有什么好吃的都做给她吃。吃不下的,往里塞。”展若皓还是淡淡吩咐,但这话总算是让人听出了点什么苗头。

    米琪儿还在懵愣中,一时反应不过来。两名三合会的人已经明白了展若皓的意思,看了米琪儿一眼,这一眼就有些同情了。

    展若皓则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

    被封杀的模特儿米琪儿从家中别墅失踪,这件事根本就没在社会上引起多大关注。公众的目光都放在了华夏娱乐传媒跟港媒周刊的官司上。

    事情的起因来自在华乐网上的骂评,经查,这些骂评竟是港媒周刊收买了一名跟夏芍在学校里有过节的女生,教其将照片上传到网上的。

    华夏娱乐传媒以不正当竞争和名誉受损的理由,起诉港媒周刊!

    这件事,港媒周刊自然不承认,但当天周刊记者找到刘思菱的路段,路面监控被调出,咖啡厅里的监控也被调了出来,成为了铁证。加上刘思菱也指控港媒周刊,一时间,港媒周刊陷入了负面舆论风波。

    曲冉的名誉侵害委托也交由华夏娱乐传媒一并处理,港媒周刊将这件事推脱为记者个人行为,但压根就没人信。

    反倒是那名记者为此愤怒,供出是港媒周刊的老总齐贺,见华夏集团涉足传媒业,并见华乐网势头很好,便想要打压限制华乐网的发展,于是才让他联系的刘思菱。这名记者还透露,齐贺也已经组织了团队,在建设网络传媒,这件事只不过是想打压华乐网的声誉,好为港媒周刊日后的网站铺路而已。

    事情经多家媒体报道,一时间让港媒周刊陷入了舆论的压力中。

    最终,华夏集团胜诉,港媒周刊登报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

    但,这并不是事件的结束。短短两个月,港媒周刊的销售量骤减,势头一蹶不振。按照以往的经验,有不少人称,华夏娱乐传媒可能会对港媒周刊进行收购。

    但华夏娱乐传媒对此却没有什么动静,因为时间到了五月份,董事长夏芍迎来了高考的日子。

    这段时间,外界的风波并没有影响夏芍在校的学习,尽管她暗中动用了私人会所方面客户们的人脉,并联系了罗月娥,对港媒周刊在各方面进行了打压。

    外界只注意到港媒周刊的销售量大减,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其实大减的是周刊的发行量。港媒周刊旗下早报、晚报、娱乐、商业、民生等九份报刊、三家出版社,在发行的时候无一例外遭到了各种审查,理由不一,导致周刊从内容上被卡得很严重。

    本来就处在负面的舆论风评里,内容上再没有公众想看的报道,港媒周刊的销量自然如直线般下滑。

    这些事,夏芍只是动动手指,打了几个电话,并没有浪费她多少精神。她在学校里上课,心思除了扑在复习功课上,还在注意着黎家祖坟那座山上的情况。

    那天救了龙脉之后,夏芍便派了温烨等人,每晚到山上守着。她猜想那人在施法之后,必然会来察看龙脉情况。而且,以那人的修为和谋算,想必他不会认为世上真有人敢破他的法术。而他的法术偏偏就被她破了!天底下自视甚高的高手,大抵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输了,便一定会想弄明白输在了哪里。

    夏芍想,那人一定会来!

    她没有办法在山上天天蹲守,便把这事交给了温烨几人。只告诉他们,遇到了可疑的人不要暴露,通知她赶过去就是。

    但夏芍倒挺佩服这人,他很沉得住气。

    从破了他的法术到如今,快两个月了,他竟然都没有出现过!

    这人,实在是藏得太深。

    日子在夏芍紧张的复习功课和等待对方现身中,进入了五月中旬。

    五月中旬,香港中学会考。

    在会考前,外界倒是又传出了一件八卦新闻——关于米琪儿的。

    米琪儿被人拍到在某奢华酒店大房里,人已和她成为红模的时候形象天差地别——她胖了整整二十公斤!从脸到身上,已经叫人认不出来。

    她的照片被一些娱乐媒体争相报道,让公众大跌眼镜。

    “昔日红模变肥婆!”的硕大题目出现在娱乐周刊上,米琪儿身材大走样的照片也被转发到华乐网上,点击量火爆。

    公众对此大多一叹,都在说米琪儿定然是被封杀之后一蹶不振,才自暴自弃。

    殊不知,皇图一间豪华套房里,女人尖利的叫声传来,歇斯底里地抓挠。而她面前三尺,展若皓把刊登着她照片的周刊丢去一边,问:“你现在告诉我,你还能控制男人吗?”

    展若皓声音冷淡,表情冷淡,看在米琪儿眼里,却如恶魔一般。就是这个恶魔,让她过了两个月生不如死的生活,她被关在房间里,没有打骂,没有侮辱,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吃和睡。

    而今天,她再次看见这个男人,他手里的周刊让她羞愤欲死。

    “她有才能,而你没有。”展若皓轻轻俯身,无情的眼眸看着米琪儿,“所以,你现在一无是处。”

    他的话,米琪儿霎时就听懂了。

    他是在说,曲冉有一技之长,所以她虽然身材不如她,却是个有用之人。而她,在身材走样之后,便一无是处。

    是啊,她这些年就是靠着这副身体爬上来的。而眼前这个男人,毫不留情地毁了这一切!

    他是恶魔!

    展若皓站直身子,冷嘲一笑,“现在,你认为你还有被卖去黑市的价值么?”

    这话如利刃直戳米琪儿心口,把她戳得顿时呆木在床上,胖得走样的身子千斤重地陷在里面,再不动弹。

    “把她送走,这间屋子打扫一下。”展若皓转身离开之前吩咐。

    米琪儿被送去了哪里,后来如何,再没有人知道。

    而曲冉在看到报道之后很是讶异了一阵儿,她当真信了周刊里所说的,米琪儿自暴自弃的话,但却禁不住心情复杂。毕竟,当天如果不是两人的冲突,也就不会有今天米琪儿的结果。

    夏芍看了报道之后却是别有深意的一笑,暗道展若皓这男人可真懂得怎么打击人。

    见曲冉对此有些心情复杂,夏芍不得不安慰了她几句,让她别影响考试的心情。

    三天后,外界的风波一转。

    香港中学会考,开始了。

    ------题外话------

    六一儿童节,赶着各种商场活动出去买首饰,悲催地发现前两天晚上跑步,腿筋拉伤了==

    于是买了红花油回来,那味道难闻的……我家汪和喵都离得我远远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一章 米琪儿的下场,官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一章 米琪儿的下场,官司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