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英雄救美,玉女守门

    曲老太向后仰倒的时候,尹莹捂着嘴,惊愣之下根本就忘了扶老人。后头曲朋达的妻子和儿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没反应过来,他们也忘了扶,但老太太却直接撞到他们身上,把母子两人撞去楼梯转角处的墙上。

    “噗通!”一声,曲朋达的儿子头磕到墙上,撞得有点猛,他顿时翻着白眼,眼冒金星。他母亲磕得轻些,一看儿子撞了头,哪管前头摔了个仰面朝天的老太太?顿时便宝贝似的去看自己的儿子。

    曲老太摔在地上,仰面朝天没人扶,因为曲家还站着的人此刻都愣了。

    曲朋达和曲霞一家子都抬头,看向楼梯上。楼梯上,一名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面色发冷,站在曲冉身旁。

    曲冉还维持着抱住母亲的姿势,懵愣地抬起头来,脸上泪痕未干,眼圈红得兔子似的。

    展若皓目光更冷,任谁都看得出他的怒气来,曲冉往母亲身旁缩了缩,刚才还勇敢地扑出来救母和跟人理论,现在又吓回去了。

    “总、总裁?”这时,一道不大的声音传来,带着不可思议。

    但这道声音却把曲家人给震醒了。

    且不说展若皓三合会高层的身份,仅凭他三合集团亚洲区总裁的身份,在香港便是金融才俊,商业周刊的常见人物,没人不认识!

    曲霞的丈夫尹明新就在三合集团工作,虽然他是市场部经理,但在展若皓面前,他都不配说是他的下属。

    所以,尹明新对在这里见到展若皓才觉得不可思议。而且,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为曲冉挡了老太太的一棍子,现在还看起来有点怒气……

    尹明新这句“总裁”喊出来的时候,曲老太在地上还没爬起来。她跌了个七荤八素,心中大怒,只觉得曲冉是被她母亲教得一点教养也没有,竟敢找人对她这个老人家动手?当香港法律是摆设?她定要找律师,告这人一个伤害罪!

    但当听到这句“总裁”之后,曲老太懵了。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是黑道的人,还因为对方是女婿的顶头上司。她这时才由大儿媳和孙子扶起来,一家子人望向展若皓,气氛死静。

    而这气氛里,偏偏有不长眼的。

    尹莹捂着嘴,看见展若皓的一瞬便眼神发亮,道:“总裁?爸,这位就是展先生?”

    展若皓谁不认识?尹莹从商业周刊上也必然是见过的。她这时声音不大,选的时机却好,正是气氛死静的时候,展若皓耳朵再不好使,也能听见她的话。

    “可不是?这位就是你爸常在家中提起崇敬的展先生。”曲霞看了女儿一眼,也笑了,语气里多少有些借机炫耀之意。炫耀她的丈夫在三合集团工作,今日还能和总裁搭上话。

    尹莹笑了笑,露出淑女的微笑看向展若皓,等着他向她望来。

    展若皓却吝啬给她们母女哪怕一个短暂的目光,他只看向尹明新,问:“你是三合集团的人?”

    “是!是!”尹明新搓着手,笑容逢迎,“我是市场部的经理,叫尹明新。总裁日理万机,可能没听说过我。”

    “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展若皓无情地道。

    一句话,让尹明新讨好的笑容僵住,曲霞母女也一瞬间脸色煞白。曲霞脸上没了炫耀,尹莹脸上也没了娇笑,母女两人只是震惊且呆木地望着展若皓,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总裁,您、您开玩笑吧?”尹明新笑容僵硬。

    “我在开玩笑。”展若皓点头,尹明新顿时一愣,站在他后头的妻女也跟着一愣。但一家人还没露出释然的笑容,展若皓便转头看向了曲冉,然后再对尹明新道,“明天你不仅用来上班了,还得把她父亲的赔偿款还给她。”

    尹明新身子晃了晃,后头妻女扶住他,却也觉得要跟着他一起跌倒。他们直到这个时候,才好像发现展若皓心情不太好。

    其实,展若皓看起来有些怒气,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但曲家人选择了忽略,他们觉得,他或许是因为碰巧在餐厅吃饭,然后因为曲冉哭喊的声音太大吵着他了,所以才出来的。他是黑道的人,不会有什么善心,他出手最大的可能就是觉得吵。而吵他的人是曲冉,他生气也应该对着曲冉生气才对。

    可是现如今看来……他生气,确实是因为曲冉。

    只不过,理由跟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

    “总、总裁……”尹明新还想说什么。

    展若皓却对他还有话说的样子挑了挑眉,随即露出残酷的笑意,转头看向曲冉,“你父亲去世多久了?”

    曲冉脸上泪痕未干,只呆呆看着展若皓,不说话。

    “多久了?”展若皓皱眉头,耐着性子。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耐心不太好。

    曲冉被吓到,往母亲怀里一挪,声音不大,带着浓浓的鼻音,“六年。”

    “六分利。”展若皓冷淡道。

    尹明新却只觉得心跳要停止,他张了张嘴,曲家一家人眼都瞪大了!

    六分利?这不是高利贷么?!

    尹明新脸色发白,他在三合集团工作,当然对黑道那些高利贷有些了解。高利贷的利息从来都不是指年利息,而是月利!车祸当年,曲朋远是国际名厨,高收入,另外有个女儿未成年,因此法院在判赔偿金的时候判了近两百万!六分利,一个月的利息就要十万!一年就是一百万,而他们欠了曲冉母女六年……

    六百多万的利息!

    这还只是利息,加上本金,那不得还到八百多万去?

    曲家哪有那么多钱?把一家老小都卖了,也不值这么多!

    曲朋达慢慢往后挪,他虽身在政府部门,但对高利贷的事也知道。那笔赔偿金他们两家都有动用过,他粗略一算便知是笔巨额数字,顿时悄悄往后挪动。

    尹莹却转着头看着父母煞白的脸,她不明白六分利是多少,听着好像不是很多。她只在乎父亲的工作!这是把她父亲解雇了吗?

    为什么?她不要!

    尹莹看向曲冉——是为了她?

    没有人回答她,曲老太在这时尖声叫了起来,“六分利?凭什么!那是我儿子的赔偿金!有我一份!我是他妈!我不能处置?”

    曲家人顿时吓得恨不得去捂老太太的嘴——这老太太怎么什么人都敢叫板?对方是黑道的人啊!

    而曲家人这时其实更恨不得的是去捂住展若皓的耳朵,希望他没听见老太太的话。但展若皓耳力没出问题,他不仅听见了,还笑了。

    笑容残酷。

    “老太太,您听错了。我说的是十分利。”

    十分利!

    曲老太一懵,曲朋达和曲霞两家人却眼前一黑!

    尹明新粗略一算,刚才还欠八百多万,如今已欠最少一千五百万!这对曲家人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

    “明天还。还不清的,十分利。还清为止。”展若皓一句话,如同给曲家判了死刑。

    “总裁!总裁!”尹明新差点跪下去抓展若皓的裤脚,“我们没动小冉他爸的赔偿金啊!那些钱、那些钱都是老太太保管着的!跟我们没关系啊!”

    尹明新一指曲老太,曲老太不可思议地看着女婿,气得血压直线升高。

    “哦?这么说倒是我冤枉你们了。”展若皓挑了眉,目光冷淡,但看起来很通情达理。

    曲朋达和曲霞两家人一个劲儿地点头,眼底复苏起一线生机。

    “那我派人去查。查出来你们有动,你们两家人就给我横尸街头,怎么样?”展若皓目光冷淡,语气商量。

    “咕咚”一声,不知是谁喉咙口的声音,两家人脸色煞白,没人敢说话。三合会是世界级黑帮,明白黑道心狠手辣的人,是不会认为展若皓在威胁他们的。

    他们不值得他威胁。他所说的话,就是判官手中的笔,一笔定生死。

    尹明新崩溃了,他跪下来,却不敢去抓展若皓的裤腿,“总、总裁,十分利我们、我们还不起啊!一个月二十万的利息,我们两家加起来的薪水也没这么多啊!我们就是上街乞讨,也讨不来这么多钱啊!”

    况且,他的工作还在刚才丢了……

    父亲给人下跪,尹莹已是看得懵住,听见父亲的话,她更是捂住嘴,瞪大眼。

    一个月二十万?光利息?

    骗人!

    展若皓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像是骗人,有的只是残酷,“怎么还是你们的事,我只要她看到钱就好。”

    展若皓下巴一点旁边那个眼圈通红的小女人,“还不完就一直还,还到死为止。”

    曲家人看向曲冉,沉默如死。

    “把人清出去。”展若皓对聚集过来的餐厅侍者吩咐,“动静小点,别惊了顾客。”

    这后半段话与其说是对侍者说的,倒不如说是说给曲家人听的。餐厅有后门,曲家人直接被侍者带着从后门出去。曲老太直到走的时候还发着懵,不明白自家为什么要还儿媳妇和孙女一笔巨款。

    但展若皓发的话,曲家这样的家庭,又岂敢不从?

    楼梯上的闹剧时间不短,早就聚集了不少人。楼下的顾客探着头往上看,楼上的则往下看。只不过当看见展若皓扫视的目光时,一群人便呼啦一声散了。

    接着,就好像一切没发生一般,食客们吃饭的吃饭,点菜的点菜。

    曲冉和母亲怔愣地站着,对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也有点懵。展若皓看曲冉一眼,皱眉,“胆子小就别跟人起争执!刚才那盘龙凤卷,再来一盘!五分钟之内上来!”

    曲冉一听,擦擦眼泪,先不管别的,去了趟洗手间洗了把脸,便往厨房忙活去。而曲母也赶忙去帮忙,两人都不知该对展若皓说什么。而展若皓也没给她们说话的机会,转头便又上了楼去。

    走到拐角处,却听见掌声传来。

    夏芍站在楼道拐角处,刚挂了电话,笑着拍掌不语。她也是在包间里听见了吵架的声音才出来的,不过,既然有人英雄救美,她便避在墙角,没出来出这风头。

    但她却给罗月娥打了个电话。

    罗月娥如今已是七个多月的身子,早早就住进了医院养胎。她这一胎经查还真是双胞胎!对此,罗月娥早在查出来的那天就喜出望外地打了电话给夏芍,称她真是神了。

    夏芍猜测罗月娥早就过了合适的孕龄,且怀的又是双胎,足月生产的几率只怕不大。果然,刚才打电话的时候,罗月娥称,已经定了下个月剖腹产。

    但夏芍打电话可不全为了这件事,她也是为了曲家的事。曲冉的大伯曲朋达是政府的公务员,但听曲冉刚才的话,他当年升职只怕也是花了些钱的。夏芍只把这件事隐晦地透露给罗月娥知道,罗月娥是怎样的七窍玲珑心思?当即就明白了夏芍的意思。

    “妹子放心吧,这样的事好办。”罗月娥在电话那头下了保证,然后便话锋一转,欢喜地让夏芍下个月一定要在香港,等孩子出世了,要她给孩子祈祈福。

    夏芍算了算时间,她虽说是要回家了,但下个月底艾达地产总部落成,港媒周刊的收购也将完成,她势必还是得回来一趟,于是便答应下来。

    罗月娥的保证来的很快,往事餐厅开业仅仅三天后,曲朋达就因为行贿罪被廉政公署审查,停职接受调查。

    曲老太信重的大儿子和三女婿都丢了工作,这打击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曲家一下子天都塌了!这些年,当年的赔偿金早就用在了儿子和女婿的升职上,家里哪有多少积蓄?莫说是一千多万的利息,就是那两百万的本金,他们也是还不出来的。

    有工作的时候,都还不出来。何况没工作?

    别说曲朋达和尹明新的工作丢了,就连两人的妻子都不敢出门上班。每天出门,总觉得身后有疑似黑帮的人跟着。两人不敢跟学校里实话实说,就只说家里有些事,然后请了假。

    曲朋达和曲霞两家人窝在家里,孩子哭闹,大人吵嚷,吵谁当初用那笔赔偿金用得多。可是再吵,钱也是要还的。而且越是拖拉,要还的钱就越多。一个月二十万利息,这不要人命么?

    想来想去,病倒了的老太太做主,让两家人去找曲冉。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只有求助曲冉和她母亲。

    曲冉家原先住的永嘉小区现在正由艾达地产主持开发建设,曲家人知道曲冉和她母亲早就搬了家,但却不知道搬去哪里了。两家人只得偷偷摸摸来到往事餐厅后巷,这里是曲冉的餐厅,她每天都得来掌厨。在这里,总能遇见她。

    但没想到的是,两家人在这里没见到曲冉。餐厅的侍者告诉他们,曲冉和她母亲去国外散心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不告诉!不知道!

    这话侍者可真没骗人,曲母知道家里那些亲戚还不了这些钱,他们一定还会上门。曲冉自那天被他们一闹,心情有些低落。曲母想方设法让女儿开心,想起她游历世界学习美食的梦想,就想着家里也算有点积蓄了,不如带母女两人出去走走。

    曲冉临走前跟夏芍请了假,说是一周就回,不会耽误下周节目的拍摄。

    夏芍听了,倒是有日后让摄制组跟着她去走遍世界拍美食节目的想法。但这一次,她没提这件事,只点头答应,告诉她好好出去散心,节目空一期没事。

    曲冉哪里会真的让华乐网的节目空期?这是她的节目,她也有责任。于是便笑道:“我会按时回来的!等我淘到美食,介绍去节目里,正好也给餐厅增加点新的特色菜!”

    夏芍见她眼中有兴奋的光,不像是为了开业那天的事劳神太重,便放心让她去了。

    “不过,等我回来的时候,小芍是不是就不在香港了?”这点让曲冉有些舍不得。

    夏芍顿时笑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我只是回家一趟,陪陪父母。八月底地产公司落成,我还会回来一趟的。在我去大学前,咱们怎么着也能聚一聚。”

    这话总算让曲冉安心下来,高兴地跟着她母亲办了旅游签证,出国玩去了。

    而夏芍则在订好了回家的机票后,离开之前,又与朋友们聚了一次。

    这次聚会的地点在华苑私人会所,还在开业时风景甚美的阳台。

    这次还是那些人,戚宸、展若皓、展若南和她的刺头帮。李卿宇去德国出席展销会,今天缺席,但他表示艾达地产总部大厦落成的时候,他一定出席。

    聚会无非是吃吃喝喝,闲聊几句。只是闲聊的时候,夏芍时不时看向展若皓,直到展若皓看向她时,她才笑了。

    “展先生法令纹有些深,近来要出差?”

    展若皓一愣,也不问夏芍怎么知道的,她的职业人尽皆知。

    只是夏芍这么一问,戚宸和展若南都感兴趣地看向夏芍,不知她要说什么。

    夏芍只问:“什么时候走?去哪里公干?”

    “明天中午,泰国。”展若皓答道。

    “哦?”夏芍一笑,掐指点算。

    展若南目光惊奇,咕哝,“真跟江湖神棍似的!”

    戚宸却对此有些了解,毕竟他爷爷跟唐宗伯是拜把子的兄弟,对玄学里的一些道理,他还是听过的。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这女人要搞什么。

    夏芍在算的是香港当地时间的真太阳时,掐指过后,她便一笑,“明天出行没有太好的局象,但你中午出行,却有一个玉女守门格局。你什么时候回来?”

    玉女守门格局是什么,三人都听不懂。但似乎跟女人有关?

    展若南和戚宸眼神都亮了亮,戚宸也听说了往事餐厅展若皓英雄救美的事了,而展若南更是现场观摩者。因此这两天她总是观望着她大哥的一举一动,但是他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举动。这把她急得团团转。

    她为什么急?她巴不得这龟毛**的大哥找个女人,换个人管管。而那个人如果是曲冉的话,她倒还能接受。

    可是他没动静!但今天一听夏芍的话,展若南立马来了精神,“什么玉女守门?跟女人有关是不是?是不是跟女人有关?”

    夏芍没回答她,只是看着展若皓。

    展若皓皱着眉头,“后天就回。”

    夏芍听了一挑眉,却别有深意地笑了,摇头,“后天你回不来。”

    “回不来什么意思?”戚宸看向夏芍,问。

    “回不来的意思就是这个玉女守门格跟泰国的太阳时对应在三天之后。你在泰国最少逗留三天,回来的时候,会在飞机上遇到一名女孩子。”夏芍笑道。

    “女孩子?!”展若南反应对大,先是惊喜,后又皱起了眉头——她记得阿冉出国旅游去了,哪个国家忘了,但似乎不是泰国。而他大哥是去泰国,回来的时候会遇到一名女孩子,那就是说,大哥跟阿冉不会有什么了?

    展若南皱眉,靠!怎么会这样?别是什么狐媚子!她最讨厌浑身擦香水一身名牌浓妆艳抹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展若南已经为这个女人打上了标签,反正就是不喜欢!

    展若皓也眉头深皱起来,不知为什么,脑海里闪过一张脸色浮现出笑容的圆润脸蛋儿,接着又想起一张泪痕未干的委屈的脸庞。

    他有些烦躁地眉头深皱,“夏小姐,我已经订了返程的机票。后天我一定会回来,你算得不一定会准。”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那个玉女守门格局会遇到的女人,也生出些反感。因此,言语间便有希望夏芍卜算不准的抵触味道。

    夏芍也不辩驳,只颇有深意地笑:“那就且看。”

    于是,便就且看着了。

    夏芍订的回家的机票也在三天后,她之所以还要在香港待这几天,是想跟师父说说往京城去的事。

    虽然现在录取通知书还没下来,但是夏芍已对录取心里有数。但眼下有一敌人身在暗处,玄门还有泰国降头大师通密和奥比克里斯家族的人没解决,外患太多。让师父在香港待着,夏芍有些不放心。

    但是玄门扎根在香港,老风水堂还有好些弟子,不是说关门就关门的。唐宗伯身为掌门祖师,他不能离开这里,也担忧他走后这里会遭人破坏。无论如何,玄门费尽心思清理门户,如今留下的这些好根子不能出事。

    “门派的传承还得靠后人,我们这些老骨头的责任就是看护下一代。”唐宗伯如此说,是下定决心要留在香港了,“你日后到京城也要小心。如果遇到什么事,门派可以去往京城,全力帮你。如果是香港遇到了事,你在大学空余时间多,也可以回来。”

    这个提议看起来让夏芍没有拒绝的余地,但她垂眸思索时,却没看到老人微微叹气的神色。

    唐宗伯看着夏芍,她虽是他的弟子,但自小在山中陪伴他,在他眼里,她早已如自己孙女一般。看着她天赋奇高,又有天眼通的异禀,心智、谋算乃至在门派的人缘和威严,都是适合传承玄门衣钵,继任掌门祖师的人选。

    因此,他更不愿让她出事。

    现在,他老了。身体虽还行,腿脚却早已不便。本想着清理了门户,就发帖子告知江湖门派,把玄门的衣钵传给这丫头。但思来想去,唐宗伯还是决定再等等,等到仇家除去,大势已定的时候,再把一个没有内忧外患的门派交给她。

    玄门是有传承的古老门派,接掌门衣钵传承大礼自然要办得风风光光,让江湖得知。但唐宗伯就怕一旦夏芍身上担了玄门掌门祖师的名号,到时候那些仇家要找的就不是他,而是冲着她去了。

    所以,如今他还是玄门的掌门,不管通密还是克里斯家族,抑或那个身处暗中的人,他宁愿让这些仇家冲着他这把老骨头来,也不能让他们伤了他的爱徒。

    夏芍哪只师父心中竟有这么多打算?她见师父主意已定,便只好又把金玉玲珑塔拿出来,要把金蟒留给师父。

    唐宗伯却笑斥她,“你这丫头!真当师父这里没有好东西?玄门传承上千年,能连件像样的法器都没有?师父的罗盘和玄龟甲,历代祖师的元气加持,可是上千年的,不比你这刚化蛟的阴灵差!这两样法器要是拿出来,你这金蟒都要怕三分的。”

    夏芍知道师父这不是吹嘘,金蟒是阴煞修炼而成,而罗盘和玄龟甲却是历代祖师金吉元气加持炼成,说白了就是相克。专克世间邪气!那晚救龙脉,师父没把两样法器拿出来,是因为吸取阴煞,这两件法器不对路子。

    而降头术多为阴邪之法,克里斯家族伤师父的人也是黑巫一派,玄门掌门祖师的两件法器确实克制这些。夏芍想到这里,这才安心了些。

    她收起金玉玲珑塔,好好地陪伴了师父三天。

    第四天,她收拾行李,去往机场,准备回家。

    就在夏芍踏上香港国际机场的时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也有一架飞往香港的航班,临近起飞。

    经济舱里,一名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倚在座位里,闭目养神。他眉头皱成川字,来来往往的乘客似乎让他觉得吵。

    男人身上有种尊贵的气度,英俊的脸庞让来往的乘客都不由多看他一眼,但却没人敢搭讪——他看起来并不好相处,而且,那一身名贵的西装,让不少人都觉得,他是不是坐错了舱位?

    这男人,看起来应该坐头等舱。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展若皓。

    他为什么在马来西亚?为什么坐经济舱?

    说来话长。

    华苑私人会所的聚会之后,第二天中午,展若皓按行程到了泰国。公事办得很顺利,但事情一办完,他就开始倒霉。

    先是泰国的天气突变,接着机场紧急发布了航班停飞的消息。展若皓让秘书取消了次日的返程,但郁闷的是,泰国机场方面竟告知,有暴雨要来,航班什么时候恢复,时间未定!

    三合集团在三天后有场很重要的会议要开,展若皓必须出席。他郁闷不已,但没用,老天像是跟他作对,暴雨不紧不慢,下了两天。

    到了第三天早晨,雨停了,但飞往香港的航班却还是没有恢复。秘书跟机场方面联系,仅被告知早晨恢复了一班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航班。

    展若皓无奈之下,只得转道。到了马来西亚之后,再转香港的航班。

    但吉隆坡飞往香港的航班,最近的那一班头等舱已售空。展若皓并不是很在乎坐头等舱还是经济舱,只要能尽快回到香港就好。

    因此,他坐上了这一班的飞机,但他的心情很不好。

    从到了泰国开始,一直到今天,所遇的种种事情表明,夏芍算得毫无遗漏。

    也就是说,今天在飞机上,他会遇到个女人?

    “女人”这两个字,莫名令展若皓烦躁,心情不好。

    正当这时,一道女孩子腼腆试探的声音传来,“这位先生,请你让让……”

    啧!

    烦什么,来什么!

    展若皓睁眼,目光冷锐地抬眼一扫!

    他的目光是多年黑道和商场的腥风血雨里历练出来的,黑道上少有人受得住,更别提区区女人了。

    这女人识相的就给他滚!

    而女人去没滚——她抱着小小行李,眼神惊吓,不敢动,连声音都吓回去了。

    与其说这是女人,倒不如说,这是名女孩子。她咬着唇,唇边一颗可爱的小食痣,让目光冷锐的男人顿时一窒,随即看见一张圆润煞白的脸蛋儿。

    曲冉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展若皓,她的脑袋根本在这一刻思考不了太多东西,她只有惊吓的念头。

    为什么展若南的大哥脾气这么坏?黑道的男人,果然都好可怕。

    这时,曲冉听见了母亲在身后的声音,“小冉,怎么还不去坐下?咦?展先生?”

    “伯母。”展若皓以奇快的速度收起冷锐的目光,眉头皱纹抚平,浅笑着起身。

    曲母顿时受宠若惊,“快别起来!那天餐厅的事,我们母女都还没谢谢你呢。咦?你坐这里?真巧。小冉的座位在你里面,我在她前头。”

    “妈……”曲冉不看展若皓,小声拉母亲,“我们换换票……”

    “是么?那是挺巧。”展若皓看了曲冉一眼,像是没听见她的话,对她道,“进去坐。”

    这话带着半分客气半分不容拒绝的**,曲冉脸都皱成一团,苦兮兮的表情。曲母倒没感觉到什么,客气地跟展若皓说了几句话,让女儿去坐好,自己则坐去了前头。

    展若皓重新坐下来,目光往身旁看了眼,见曲冉缩去一旁,努力跟他之间拉开距离,便轻轻皱眉。但随即,男人英俊的脸上浮现起淡淡笑意,先前的郁闷竟一扫而空。

    外头阳光明媚,夕阳大好。

    而在这夕阳大好的天气里,香港国际机场的航班起飞,向着青省东市。

    晚上七点,夏芍下了飞机。

    回家。

    ------题外话------

    明天还有一章,这卷就结束了。

    我想说的是,妹纸们把票准备好,京城卷马上有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五章 英雄救美,玉女守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五章 英雄救美,玉女守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