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录取!(未完)

    夏芍晚上七点回到的东市,依旧是晚上,但七月中旬的夏天,天还不算黑。机场大厅里,这次来接她的不止她的父母,还有老夏家一大家子。

    夏芍的父母、大姑夏志梅、小姑夏志琴还有小叔夏志涛一家全都到了,连爷爷夏国喜和奶奶江淑惠都一起来了机场。

    那架势,恨不得拉条红幅,上面写上欢迎状元回家!

    即便是华夏集团再荣光,夏芍都觉得没有今天的待遇隆重。可见普通百姓家庭,对孩子成绩的重视,可见家中出了名高考状元,对整个家庭来说是件多么荣光的事。

    爷爷奶奶站在最前头,看见夏芍进了机场大厅,奶奶便颤巍巍走过来,拉着夏芍的手,也不知该说什么,只一个劲儿地道:“考得好!考得好!”

    夏国喜看着孙女,他至今觉得以前对不住孙女,因此也不腆着老脸跟以前一样训话,只是赞许地点点头作罢。

    夏家的亲戚们却是沸腾不已,夏志元夫妻脸上又是骄傲又是心疼的表情怎么也压不下,女儿的高考成绩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早知她想报考京城大学,京城大学是京城第一学府,对成绩的要求自然是高。他们原想着,女儿以此为目标,成绩必然不能差了。但谁成想,她能捧个状元的成绩单回家呢?

    在女儿还没有展露出经商的天赋时,夏志元夫妻的想法很朴实,孩子学习成绩不错,能考上一所好大学,将来找个好工作就行了。后来华夏集团发展成省内龙头企业,女儿的成绩似乎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但是李娟心里还是有这么个最朴实的想法,但她也知道女儿管理着这么大的公司,费神劳力,成绩方面过得去就行了。

    她哪里能想到,女儿这么争气呢?

    心里头最大的愿望实现了,李娟怎能不高兴?

    “在香港累了吧?回来先休息两天。我跟你爸说了,这回要宴请家里亲戚朋友,办得隆重点!能请的都请!”李娟向来勤俭持家,她说出一句办得隆重点,可不容易。

    夏芍的行李被父亲接过去,跟母亲拉着手笑道:“行。请请家里的亲戚朋友,陈总孙总和马总他们请一请,一些不太认识的人,就不用请了。”

    “那怎么行?咱们小芍这么优秀,成绩又这么好,那当然是要风风光光大办!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给小芍祝贺呢!”夏志涛在一旁说道。

    只是他一开口,婶婶蒋秋琳就扯了丈夫的衣角一下,暗地里瞪了他一眼——忘形!小芍的事,你也敢做主!

    夏志涛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抬眼间见夏芍淡淡看来,便赶紧笑着摆手,“我、我这不是高兴得么?行行,我不说了,小芍说了算!”

    夏芍把目光收回来,“也不用急。或许等录取通知书到了,再请酒席也行。”

    夏家人都知道夏芍报了京城大学,夏志涛当即就笑道:“我们小芍,还能考不上?”

    “就是!我们小芍是网络传媒的先驱,国家的人才!京城大学还能不收这样的学生?”姑父刘春晖也笑道。

    夏芍看了两人一眼,淡淡笑道:“事情还是不要说得太把握得好。国家有招生政策,大学又不是我开的,不是我说想去就一定能去的。现在录取的消息还没下来,机场人多,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满。传出去,人家当我夏芍是怎样张狂?”

    夏志涛和刘春晖看夏芍脸色浅淡,顿时有些讪讪的。夏志梅和蒋秋琳都暗地里瞪了自己老公一眼,最终由夏志元张罗着去酒店吃了顿饭。

    吃饭的时候,两家人再不敢像上回那样惹夏芍不快,就连恭维奉承的话都陪着小心,观察着夏芍的脸色。他们也发现了,夏芍不爱听这些。她的心性跟一般孩子不一样,谁家的孩子若是一举高中,哪个在席间不是喜滋滋的,挺直了腰板儿接受长辈的夸赞?可是她不一样,她不太爱听那些话,但凡说起这些,她必脸色很淡,然后垂眸夹菜吃东西,仿佛说的不是她。

    夏志涛和刘春晖一看,只好半途把话题一转,转去了一些跟夏芍无关的话题上。夏志元跟他们聊了两句,这才让席间气氛不那么尴尬了。

    夏芍这次回来就是在家里陪父母的。福瑞祥古玩行和华夏拍卖公司的事,由陈满贯和孙长德主持着,这几年早已经运作成熟。夏芍在香港忙于地产和网络传媒的时候,对内地公司的事也是过问的。每周孙长德和陈满贯都会给她打电话汇报公司情况,有重要合同也会请示夏芍。

    夏芍曾让孙长德将华夏拍卖公司在其他周边省市落户,如今公司早已开了起来。虽然有和同行之间的竞争,但因为华夏拍卖公司在拍卖行业里面起步早,业界声誉高,因此一落户其他省市,便立刻成为龙头企业。

    夏芍对此成绩还算满意,待去了京城,旗下产业便会全面向全国扩张,进而扬名国际。

    扬帆起航的时机已经到了!

    夏芍对集团的发展总是有循序渐进的计划的,在杨帆起航之后,这个进程无疑会加快。因为企业的资产,会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她这几年为企业的版图打下的基础,将会在接下来展翅高飞。

    公司的事暂时没有让夏芍特别操心的,因此她真正在家里过起了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日子。期间无非就是陪着母亲出去逛逛商场,买买菜,回到家里下下厨之类的。夏芍把她在香港跟曲冉学的手艺拿出来,哄得长辈乐呵呵。

    这样的日子才过了三天,夏芍便觉得清闲过了头。于是她便跟母亲说了一声,打算开车回老家十里村。

    夏芍回十里村,不是为了接爷爷奶奶去家里住的,两位老人自从她回来就没再回村子,一直都是住在桃源区的宅子里。夏芍今天回来,是打算去后山上,师父曾经住过的宅子里看看,打扫打扫。

    说这话的时候正是早晨,一家人围坐一桌吃早餐。夏国喜一听孙女要回老家竟是为了去后山的宅子,不由愣了愣,咕哝了一声,“那宅子里的老家伙不是早搬走了吗?”

    夏国喜至今不知夏芍跟唐宗伯拜师的事,这件事只在内地上层圈子里广为人知,人人都知道夏芍是唐宗伯的亲传弟子,但内地对这样的事,却是没有报道过的。

    莫说是夏国喜,就连夏芍的姑姑叔叔对这件事也不是很了解。夏芍在风水上的客户都是社会各界的名流,而夏芍的姑姑叔叔虽说沾了些光,但还够不到这个圈子。

    夏志元夫妻听了,互看一眼。暗道唐老先生是从十里村的后山上搬走了,但他却是搬来了桃源区。女儿在旁边给唐老置了坐宅院,几年前就花了六百多万。这事儿如果让夏国喜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想。

    事到如今,夏志元夫妻已经并不怕说出来,但这事他们却是不能替女儿做主。说不说在于她。

    “那位老先生姓唐,不是您想的那样。他是华人界的玄学泰斗,德高望重。早些年因为身体不好,觉得村子里风水好,才留在那里休养。没有唐老先生,就没有今天的我。他老人是我师父,现如今已经回到香港。”夏芍放下手中的碗筷,对爷爷道。

    当初隐瞒这些事,是因为家事未定,而夏芍年纪又小,说出来老人接受不了,必有家庭大战。而如今,诸事已定,也该给师父正正名了。

    但这话却如平地惊雷,把夏国喜跟震了个不轻!

    老人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总觉得这番话里信息量太大,什么玄学泰斗?什么师父?

    “我自小在山上跟师父学习玄学易理,习天机捭阖、阴阳术数、风水命理之术。师父教我为人处世之道,待我如亲孙,我今天的成就离不开他老人家的教导。”夏芍接着说道。

    一旁的两位老人却都愣了。

    天机捭阖、阴阳术数是什么夏国喜听不懂,但风水命理他听懂了!那不就是风水先生、算命先生一类的人?

    山上那老头子是个老神棍?

    夏国喜听了夏芍这话,最先的反应是惊讶,他一直以为山上那老头是有什么背景的大官,不然市里当初不会为了他亲自下一份文件。也正因此,他看那老头一直不顺眼,他一生最恨那些有权谋私的人和那些特权阶级,山上那老头被他骂了好多年,今天乍一得知离他想象的相差甚远,不由反应不过来。

    但回过神来的时候,夏国喜心头最先便是一怒!当年市政府就为了这么个老神棍占用了村里的地建了宅子?夏国喜根本就没考虑村里后山一直没有田地,且建了那座宅子之后,年年村里人都有一笔丰厚的补偿款,至今未断。如今村里不少人过年的时候都还盼着那笔丰厚的收入。但他现在不考虑这些,他只是愤怒——那个老神棍,骗了市政府的人不说,还把他孙女骗上山学这些牛鬼蛇神的东西?

    按照夏国喜以往的脾气,他今天是必须要发一通火的。但这火他却没发出来,因为他听见孙女的话里有一句“待我如亲孙”的话。这话堵得他一句火也发不出来,他有重男轻女的老思想,这孙女是夏家孙辈里的第一个孩子,他原本期望很重,期盼她会是个男孩,继承夏家香火。但因为她是女孩儿,他对她对大儿媳妇多年都不待见。说重话的时候常有,即便是老伴喜欢孙女,让她在家里常住,上小学那几年还让她在村子里跟着周教授读书。但摸着良心说,夏国喜没怎么关注过孙女。

    在他的思想里,那是将来要嫁出去的,终究不是夏家的人。直到这几年,看见孙女的成就连儿孙辈也难有,再加上唯一的孙子夏良为恶难恕在青市被判了刑,巨大的反差和事实摆在眼前,让他很是低落了一段时间。

    正是这段时间让他想了很多,对自己的老观念老思想有了些看法和改变。

    但那又如何?以前的事,早已铸成。

    或许,在孙女心里,山上那老神棍,才更像是她的爷爷?

    这想法也不知怎的,让夏国喜心里头有些苍凉。正是这苍凉,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管山上那人教了她什么,或许他比自己这个正牌的爷爷,更疼爱自己的孙女?

    夏芍将爷爷的神情看在眼里,却并没有多言。她真正难以释怀的时候爷爷从前对母亲的挑剔,因为生的是女儿,不管如何孝敬老人都无法得到好脸色,年年过年回家见的都是冷脸听的都是训斥。

    对爷爷,夏芍知道她并没有多少感情。所以他对自己的忽略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伤害,因为亲情淡薄,所以不觉得难过。她自认为这些年对老人尽到了身为晚辈该尽的孝道,她可以说一句以前的事既往不咎,但却无权替母亲原谅。

    因此,夏芍见夏国喜神情有些苍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道:“世上以风水命理的由头骗人之辈确实有很多,但不代表风水命理之术就是神棍之学。纵横经纬阴阳捭阖之术,向来都是帝王之学,政治家军事家必修之术。古有周文王、孙膑、孔明,现在也有不世出的高人。只不过,这些高人可不是寻常摆摊算命之处能见得到的。我师父从不敢跟古之阴阳大家相比,但也是如今难得一见的高人了。在华人圈子里,他老人家敢称泰斗!爷爷还记得京城大学的周老教授?这些年老教授就致力于易经的研究,国内外不少学者对此已开始重视。所以,以玄学易理之术骗人的人,是该打击痛恨,却不能因此误解玄学易理本身,这是不理智的。”

    夏芍也没想过一下子让夏国喜把观念改过来,她这么说,只是给师父正名而已。说完这些,她迅速把粥喝完,对爷爷奶奶和父母道了声自己吃饱了,然后便出门去开车。只留下夏国喜脸色复杂地看着孙女离去,也不知是在想风水命理之术是不是神棍之学,还是在想其他的。

    夏芍独自开着车往十里村去,村子里的人对夏家的车都认识,见车子开进村子,都不由探头探脑。有的人兴奋地跟在后头,往夏家走,但却发现车子在家门口没停下,而是一路往后山去了。

    车子停在半山腰,夏芍下车进了宅子。

    一开门,院子里花草的清香扑面,夏芍禁不住微笑,目光柔和。她走进门,一路穿堂过院,去了主屋。书房里一切摆设如旧,桌椅上只有浅浅灰尘,一看就是前不久刚打扫过。

    唐宗伯下山去的时候,夏芍将钥匙交给了村长老王叔一串儿,雇他定期来洒扫洒扫。夏芍的父母那里也有钥匙,夫妻两人回来看望老人的时候,也会去山上打扫。

    眼下正值盛夏,院子里头七棵石榴树上红花似火,分外惹眼。夏芍笑了笑,走去石榴树下盘膝而坐,望着院子里熟悉的景致。

    对面树下一张石桌,是跟师父研究占卜之道的地方。而这棵树下是她常打坐的地方,当年师兄第一次上山,晨起也是坐在这里,还被她赶去了别处。

    想起徐天胤来,夏芍不由笑容又柔了柔。这次她回来,他没能过来,因为有点不巧的,军区正有军演。

    这次的军演是大军区多兵种演练,徐天胤也脱不开身。他来不了,夏芍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以往只要她一回来,他必到的。这一回见不到,反而不习惯了。

    夏芍抬头看看头顶开得正美的石榴花,想着往年石榴都是八月底就可以摘来吃了。师父这里布着风水局,地气比其他地方要好,院子里的树开花结果都要早些。去京城之前,这些树上的石榴当可摘了。师兄在她上大学之前,必定会来一趟,到时候摘了给他尝尝。师父院子里长的东西,他必然喜欢。

    这样想着,夏芍便期盼起下个月军演结束两人的见面来。她一低头,正见地上长出了些杂草,这便起身将杂草锄了锄,然后给石榴树和院子里的花草都浇了些水,又进去将各屋都洒扫了一遍,这才有些留恋地看了看院子,转身出去。

    但还没走到门口,夏芍便是一愣。

    她如今耳力很敏锐,尚未到明堂,便知门口有人,很多人。

    一群人叽叽喳喳,一听就是村里的人。

    夏芍一笑,走出门去,果见村里很多人来了山上,就站在宅子门口。老老少少的一见夏芍出来,便顿时沸腾了!

    “小芍子回来了!真是小芍子啊!俺们看着车往山上开,还以为是你爸妈回来了呢。”

    “我就说我从前头看见是小芍子开的车,你不信!”

    “小芍子,成绩考得好啊!听说你和周旺家的小子都报了京城大学?录取了别忘了说一声,大娘大爷们给你发红包!”

    夏芍高考状元的事早就传遍了村子里,现在村子里老人们教育孩子,可都以夏芍为榜样。听着村里老少的话,夏芍笑得温暖,说道:“哪能让大爷大娘们给我发红包?等我录取了,请爷爷奶奶叔伯婶子们吃饭!”

    “哟!可真会说话,到底是出息了。”村里老少笑得闹哄哄。

    夏芍一笑,这可不是说假的。村子里的老少大多淳朴,里面有不少老人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倒觉得办酒宴那些没什么关系的名流可以不请,村里的老少却是要请请的。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夏芍回到家里。在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时间里去了趟青市,在华夏拍卖公司里见了见其他省市的经理和主管,听汇报,批复文件,忙了几日之后,在青市请了请青市一中的校长和当初的班主任鲁莉。

    校长卢博文现在混得挺好,夏芍尽管转学到了香港,但可是从青市一中出去的学生,如今成就斐然,也算是为学校打了好大的广告。当初的教导处主任钱海强如今已经升为副校长,算是春风得意。让夏芍有些意外的是,班主任鲁莉来的时候能看出小腹微微隆起,竟是有喜了。

    鲁莉结了婚,丈夫并非当初的男友。经鲁莉说,她当初听了夏芍的话之后,觉得爱上的人未必真就那么爱她,虽然痛苦,但也忍痛分了手。但分手之后不久,就遇到了如今的真命天子。她嫁的男人是一家公司的经理,待她很好,如今刚结婚半年,生活很甜蜜。

    夏芍听了之后笑着祝福,校长卢博文本希望夏芍能到学校再做一次演讲,但算算青市一中和大学报到的时间,大抵是没时间了,这才遗憾着作罢。

    次日,夏芍回东市,又在福瑞祥古玩行里坐镇了几天,一直到八月初的一天,录取通知书到了!

    大红色的录取通知书,上面赫然印着“京城大学”!

    接到录取通知书的这天,夏芍自己都没看几眼,一整天都被李娟拿在手里,翻过来覆过去地看,连中午做菜都多放了几把盐,吃得一家人脸色发苦。

    连夏志元都无奈地笑,“瞧把你给乐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考上了呢。”

    “我这不是高兴么!从小芍上学开始,见她成绩好,我就想着她将来能上什么学校。现在总算是看见了,我高兴还不成么……”李娟说着,眼圈都红了。但她随即又笑着起身,“快快快!找个好日子,这酒席一定得请!闺女说要请村里老少,你说咱们是回村里办呢?还是请去酒店?”

    夏芍这时开了口,“上回周教授回京城,在村里办了一回酒席,周旺叔家里忙得脚不沾地。事后收拾打扫,实在太累。我看还是去酒店吧。”

    虽然这样排场有点大,但夏芍却宁可如此也不想累着父母。夏志元夫妻怎能不知女儿想法?他们当即舒心一笑,想想除了女儿成人礼那天,夫妻两人还真没再主持过这么大的酒席了。

    但既然女儿发了话,这事儿就按着她的意思办了。

    三天后,一场令东市瞩目的酒宴在五星级酒店办下,宴请的却不是社会各界的名流,而是十里村的老老少少。

    这天,夏志元夫妻自是盛装出席。李娟穿着身浅咖啡色的夏裙,不露肩也不露背,只是浅浅的V领,带着串珍珠项链,化了淡妆,很是得体。她挽着丈夫的胳膊进入宴会厅,和西装笔挺的丈夫一起走进来,夫妻俩的打扮却还是让全村老少差点没认出来!

    村里的女人们都露出羡慕的神情,都知道夏家发达了,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象得到发达成这样呢?简直就认不出来了。看看这桌上的饭菜,再看看夫妻两人的打扮,想想以前过年的时候李娟回老家时的样子,哪还是一个人?

    那气质,简直天差地别!

    好在夏志元夫妻性情未变,对村子里的人招待得很热情。而夏芍自然是今天的主角。

    只不过,今天席上除了夏芍,还有一人也很惹眼,那便是胖墩周铭旭!

    在夏芍接到京城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同一天,周铭旭也接到了这张红色的通知书。这下子,可把全村老少给高兴坏了。

    “以前村里不常出什么大学生,不成想这几年倒是多了起来!杜平去了京城,翠翠到了南方。现在可倒好,村里还出了京城大学的大学生了!而且一出就是俩!这是咱们村里风水变好了吧?”

    周铭旭听了挠挠头,笑道:“我比不上小芍,我的成绩好不容易考上的,算是赶上末班车了。”

    “考上了就是考上了,别谦虚。我过两天可还等着吃你的庆功宴!”夏芍陪着父母端着香槟过来笑道。

    周旺夫妻立马笑了起来,只是有些腼腆,“这是当然的!肯定要请!只不过,我们是在村子里办,比不上这大酒店,到时候可不许嫌弃。”

    “婶子,我小时候没少在您家里吃饭。这么多年没吃了,可还想着呢。”夏芍笑道。

    “就是就是!小芍她不是那种不知看不起咱们的孩子,俗话说,三岁看老!咱们都是看着她长大的,还能看走眼了?”村里人笑道。

    周旺夫妻这才安心下来。

    这天刘翠翠也回来了。她本是要留在大学所在城市打工,顺道参加模特培训的。但是夏芍要上大学了,她还是回来了。

    只不过,刘翠翠的回来,让她爸有些不太待见。在夏芍和父母挨桌敬酒的时候,刘父撇了撇嘴,一边喝着茅台,一边砸吧着嘴,“你就是不争气!这样的事,你爹妈过来参加还不行?看看人家的闺女,又是开公司又是念京城大学的!生了你这么个赔钱货,人家杜平还知道在外头打工,你呢?”

    孟婶儿顿时拉拉丈夫,“少说两句!今天什么场合?丢人现眼回家去丢!”

    刘父趁着酒劲儿呼喝妻子,“我看你是皮痒了!找抽是不是!”

    刘翠翠站起身来,护着母亲,“爸!今天可是小芍家里请客,华夏集团董事长的宴席,你要是在这里打人,立刻给你送局子里去!”

    刘父大怒,刚想骂女儿,一抬眼见夏芍走了过来,顿时便闭了嘴。夏芍垂了垂眸,只当没看见,笑着敬了酒,然后便说去趟洗手间,顺道把刘翠翠叫了出去。

    “翠翠姐,想必你也知道华乐网的事了,华夏娱乐传媒在香港,我在那边有人脉。可以帮你安排模特的专业培训,你如果喜欢这个行业,寒暑假可以去香港。”华乐网运营起来之后,在内地的反响也很大,现在大学生基本都知道。

    刘翠翠愣住,“去香港?妈呀,小芍,你可太看得起姐了!业余姐都是刚学,还专业?”

    “你的条件挺好,关键看你想不想入这一行。别跟我客气,你要将来真成了名模,咱们还有合作的机会。”刘翠翠对夏芍有救命的恩情,帮她是必然的。这一行潜规则太多,夏芍的真实想法是想护着她,有华夏集团在背后,很多人会顾忌。只不过,这些话夏芍没有明着跟刘翠翠说。刘翠翠的性子泼辣,内心却是个挺自尊自强的女孩子,她若是知道夏芍有这些打算,必然不会接受。

    但刘翠翠正因性子泼辣,内心有那么股狠劲儿,夏芍觉得,她不是没有可能答应。

    “小芍,你对姐好,姐知道。可是这有点突然,你能让姐考虑考虑不?”刘翠翠问。她其实还是觉得有些突然。她现在还很业余,对模特这一行儿接触还少,如今来讲还是挺喜欢的。而且收入丰厚,路走好了能供她弟弟读书,也能早日改善母亲的生活。但刘翠翠原来的想法很简单,她想着能有大学学姐那样的成就,做个业余模特,拍拍封面赚点外快就不错了。但没想到,还有更好的路子。

    她有机会成为一名专业模特儿?可是要去香港,这让她有点犯嘀咕。老实说,她是有农村女孩子那种泼辣肯吃苦的干劲儿,可是内心里也有那么点儿的自卑。

    “好。你考虑,考虑好了打电话给我。”夏芍笑道。上回回来刚给刘翠翠买了手机,她手机里有她的号码。

    刘翠翠答应下来,两人又一起回了宴会厅。

    这天的酒席进行到很晚才散,第二天夏芍准备再请请陈满贯、孙长德和公司里的高管。但当天晚上,夏芍就接到了刘翠翠的电话。

    “小芍,你说的事,我决定了!就由你安排吧。”电话那头,刘翠翠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夏芍听出不对劲来,问:“怎么了?”

    “那个人,他根本就是泼赖疯子!就因为今天酒席上我妈说了他两句,他回来就把我妈给打了!我弟弟去劝,他差点打死我弟!我不能让我妈和我弟跟着他了,我得把他们早点接出来。”刘翠翠鼻音里带着绝决。

    夏芍听了一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这对刘翠翠来说,未必不是好事。她的这个决定,或许会改变她母亲和弟弟的生活。

    “好,我安排。”夏芍安慰了刘翠翠几句,然后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夏芍依计划请了公司的人,然后便订了机票,准备回香港。

    在香港等待着她的是艾达地产总部的落成仪式,和华夏娱乐传媒收购了港媒周刊之后整合完毕开始运营的发布会。

    这两件事夏芍打算举办在一场仪式里就好。

    夏芍回香港的那天,已是八月中旬,而徐天胤还是没有消息。军演期间,他的手机打不通,夏芍也不愿去打扰他,尽管心里想念,但却告诉自己等她从香港回来的时候,就能见到他了。

    带着这个念头,夏芍很快理明了心绪,坐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

    到了香港的那天,夏芍最先接到的是罗月娥的邀请——她两天前剖腹产,生下了一对儿龙凤胎。

    夏芍一下飞机,把行李交给来接机的展若南和曲冉,便驱车赶往医院。

    私立医院的豪华单人病房里,罗月娥正躺在床上,护士抱着两个孩子来给她看。夏芍进门的时候,正见罗家一家子人在屋子里欢喜得团团转。陈达站在妻子身边,夫妻两人一人抱着一个,脸上都是慈爱的笑容。

    这一幕让进门的夏芍都不忍心打扰,她知道这对罗月娥和陈达来说,这一天有多不容易。

    但夏芍站在门口再安静,罗家人也还是看见了她。

    ------题外话------

    艾玛,居然没写完,明天早上八点补全!明天开晚上京城卷!

    明天是高考的日子,祝考试的妹纸们和汉纸们,金榜题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六章 录取!(未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百一十六章 录取!(未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