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赴京城

    九月初。

    东市桃源区荷香遍地,明柳曲桥,景致宜人。正值午憩,茶楼里琴声都歇了,小区里处处蝉鸣,却衬得更静。

    转过曲桥,一块木牌没入修剪平整的草坪,上面书着四个字——曲兰汀照。

    再一抬头,现出一座三进宅院来。

    宅院里也是安静的,明堂过后,主屋的门敞着,地上大包小包,还有些东西放在地上,欲待收拾。而张罗收拾东西的夫妻两人已经午睡去了,后院枣树下却坐在名少女。

    花坛里丛丛芍药花娇艳地开着,少女坐在芍药前、枣树下,面前一张桌子,桌上盘子里,两只新摘的石榴静静躺着。

    夏芍的目光落在上头,静而忧愁。

    师兄没来。

    在香港出席了艾达地产的落成仪式之后,回来之前,夏芍陪了师父陪了朋友。又到分别的时候,虽然有些不舍,但是看着朋友都有自己的生活,也是一种欢愉。

    展若南死活不肯去国外读书,她的性子去了国外若不收敛也是闯祸,考虑到这点,展若皓便同意她在香港随便报了所大学念。而曲冉从马来西亚带回的新菜式经过改良,在往事餐厅里大受好评。读书、做节目、经营餐厅,虽然还有家事未决,但这小妞儿的生活已开始风生水起。

    展若皓就有些头疼了,他有些红鸾星动的迹象,奈何红线的那一头,见了他就躲,一点也不来电。

    对此夏芍只是一笑,每个人感情的路都是不一样的,这也正是有趣的地方。身为朋友,她除了祝福和期待好结果,别无其他。

    师父在香港,华夏集团旗下的地产公司和网络传媒总部都在香港,夏芍必然会常来香港。因此,这一次的分别或许不会许久不见,也没有太多感伤。有的只是期待,期待京城,期待离家之前,能见师兄一面。

    但这一面却没见上。

    夏芍在回到东市的当天晚上,一下飞机就接到了徐天胤的电话。她以为他要来,欢喜地接起来,却听见电话那头男人冷沉压抑的声音,“有任务,我要走了。”

    夏芍愣住,连同走向机场大厅的脚步都停住。

    但这回电话那头没沉默太久,隔着电话,远隔数百里,都能听出紧张的气氛来。徐天胤像是在收拾东西,很迅速,“我走了,别担心。”

    他只有短短的六个字,声音却能听得出沉闷的压抑来。夏芍的情绪全被前面三个字给带走了,她感受得到紧张的气氛,赶在他挂电话前压下心中各种情绪,嘱咐,“师兄,照顾好自己!”

    “嗯。”这次徐天胤很快就应下,但他却又顿了顿,两个字似有千斤重,“等我。”

    “嗯。”夏芍应下的一瞬,电话那头便挂了。

    夏芍拿着手机,半天没动,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人已经走光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立在机场大厅门口,里面亮堂的灯光下,父母面露怪异神色,以为她有什么事,正忧心地朝她招手。

    夏芍愣了愣,随即笑着走进大厅,轻描淡写说是朋友来的电话,然后便说起去京城大学报到的事,把话题给转了开。

    夏芍不知道徐天胤为什么还要对外执行危险的任务。他是军人,理应为国,但他如今已是青省军区司令,究竟是什么样的任务要他亲自出手?

    见不到面的失落抵不过忧心,两人虽然见面机会不多,但每晚通电话已成习惯。徐天胤出任务时,手机自然打不通。夏芍也不会去打,但她担心,于是在收拾行李准备去京城大学报到的这几天,夏芍一闲下来便心静不下来。

    上大学前,见不到师兄一面,夏芍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但日子依旧在一天天过,李娟忙着给女儿收拾上大学的行李。夏芍告诉她不用带太多东西,到了地方再买就行。李娟嘴上答应着,转身就忙忙活活地又收拾来一堆东西。夏芍无奈之下只好时常去翻翻,觉得用不着的就拿出来。

    于是这两天她的行李一会儿鼓起来,一会儿又瘪下去。

    夏志元在一旁乐呵呵笑,由妻子和女儿折腾。

    夏芍从家里出发这天是四号,天气晴好。

    离开家的时候,她目光往青省军区的方向望了望,尽管她知道师兄不在军区,也不知他此刻在哪里,但她还是往那里望了一眼,静静道了声:“我出发了,等你回来。”

    ……

    东市到京城,驱车需十个小时。一大早出发,晚上才能到。夏芍坐着华夏集团的商务车往京城去,原因是父母要送她去京城大学报到。

    夏芍向来独立,去京城本不需父母陪同,但有一晚她起夜,听见父母在房中说话。

    “女儿当初去青市读书,我们就没去送她。去香港的时候,也没去送她。如今她读大学了,还让她一个人走?别的孩子读大学,家长都去送……”

    母亲这话带着失落,夏芍这才惊觉她太独立了,以至于父母的一些情感。他们或许想尽一尽父母的责任,送她去大学报到,看看京城大学,看看她将来学习生活的地方。

    夏芍笑着默默回屋,次日一早起来便打了个电话给公司,让公司开辆七座的商务车来。

    之所以要这么多的座位,是因为一起结伴去京城大学报道的,还有元泽和周铭旭。

    车子停在车站路口,远远的便见一名少年站在那里。

    清早的阳光下,少年背着单肩包,白色休闲T恤浅色牛仔裤,阳光打在少年白皙的脸上,阳光,干净,清爽。

    元泽。

    十九岁的少年比之当年初见,已长成。他立在路边,行李只有肩上的背包,清爽得就像让街上的风景都亮了亮。来来往往的女孩子不少都看向他,他只笑着看向停在面前的车。车门一打开,便先跟夏志元和李娟打了招呼。

    “伯父,伯母,搭个顺风车,辛苦你们了。”少年嗓音也干净,笑容已颇绅士。

    夏志元夫妻见过元泽,在夏芍去青市一中读书那年,元泽和夏芍是东市中考状元。很巧的,元泽今年也是青省的高考状元。

    夏志元笑道:“省委书记的公子搭顺风车,有什么好辛苦的?”

    李娟知道元泽是青省省委书记元明廷的公子,便只是笑着点点头。对于官家的公子,她还有些不太懂得怎么招待,不过三年前见到元泽的时候,他看起来就不像是官家公子,看着虽然贵气,却很好相处。

    夏芍若是知道母亲的想法,八成要笑。元泽好相处?他在官门家庭里长大,出身、家教、涵养,均高人一等,内心也是个骄傲的人。只不过,他年纪轻轻已懂得处世之道而已。

    夏芍在车里没下来,只笑道:“爸,省委书记家的公子不缺钱,搭顺风车要收他点油费。”

    元泽目光望进车里,落在夏芍那熟悉的含笑的眉眼上,少年也露出温暖的调侃的微笑,“一年不见你,越来越抠门。听说华夏集团的资产翻了一倍,你这个董事长倒连油费都跟老同学要。”

    夏芍瞥着元泽,笑,“不给的话,我就跟元书记告状,说他想历练历练儿子,让他一个人去京城大学报到。结果他回头就来搭我的顺风车了!这是投机取巧的行为,应该好好教育。”

    “我觉得你不是想要油费,是想要封口费?”元泽笑了起来,阳光下一副大男孩的温煦笑容。

    夏芍挑眉,噗嗤一笑。

    元泽把单肩包往车里一扔,动作敏捷地上了车。夏芍往里面一让,元泽坐在了她身旁。

    两人相视,都是一笑。

    一年没见了,彼此都有些变化,但感情却没变。这是最叫人暖心的地方。

    元泽的家虽然在东市,但他父亲在青市工作,他又在青市读书,高三这一年基本不回家,连过年都在青市。夏芍过年的时候就回来了两个星期,行程很紧,两人便没见上面。高考完后,元泽身为省委书记的公子,高考得中,以状元的高分考入京城大学,他的应酬自然也多。因此,直到临近到大学报到的日子,两人才联系上。

    但当夏芍得知,元明廷有心历练儿子,让他自己去京城大学报到,他答应得挺好,回头就打电话来搭顺风车的时候,不由失笑。

    这小子,看着无害,其实狡猾着。

    元泽上了车之后,等了一会儿,周铭旭和他父亲周旺才到。两人因为搭顺风车,也没好意思带太多东西,但是却拿了两箱东市特产的香梨,说是去了京城送给周教授。

    元泽和周铭旭认识,在初中的时候,两人跟夏芍都是同班,也算老同学了。老同学见面,自然笑看对方这几年的变化。只不过,周铭旭如果不是和夏芍是发小,只怕跟元泽也说不上话。虽说两人都考上了京城大学,成绩却是差得不少。

    周旺一听说元泽竟是省委书记家的公子,脸色立马震惊了,接着便在车上显得有些局促。他怎么也没想到,送儿子去大学报到,竟能跟省委书记家的公子同行。好在周旺父子坐在后头的座位,没跟元泽一起,因此当车子发动起来,车里闲聊了起来,气氛便渐渐放松了下来。

    “柳仙仙前两天就出发去京城了,她说先去旅游一圈儿。”车上,元泽说道。

    夏芍一笑,这些她知道。柳仙仙的成绩要考上京城大学是不可能的,但她在舞蹈方面有专长,这三年,年年都拿省内舞蹈一等奖,她是被保送的。

    最让夏芍感到欣喜的是,原本成绩平平的苗妍,竟也赶上了末班车。她高考的成绩比周铭旭还低,但苗妍户口所在地在中缅边境,分数线低些,因此竟也顺利被京城大学录取了。

    胡嘉怡去了英国留学寻梦,但谁事先也没想到,她去的是一家魔法学校!

    这说起来其实并不算什么新闻,夏芍记得,前世时美国加州确实注册了一所官方认证的魔法学校——格雷魔法学校。

    这是世界上第一所注册的巫师学校,并已被美国官方正式认证为学术机构,只要完成规定的学业,还有学位证书颁发。而且,学校非常严格,学生需要学习七年,才能拿到魔法熟练证书。

    校长奥伯伦将一生的精力都花费在学习黑魔法上,学校有十六个系,包括炼金术、驯兽术、马语、魔杖制作和咒语。学校还教授高级魔法数学、量子论、宇宙学和玄学,并教授草药学以及所有古老科学。进入魔法学校的学生被分住在四座古代建筑里——风、水女神、侏儒和火蜥蜴。

    只不过,学校在注册的时候,城堡仍处于建设中,因此学生暂时网络授课。但无论怎么说,这所学校都是官方认证的。

    但前世的时候,这所学校是二零一一年才注册的,并且声称是世界上唯一一所魔法学校,且这所学校在美国加州。而胡嘉怡去的学校在英国。

    夏芍知道,英国是奥比克里斯巫师家族的大本营,她无法知道胡嘉怡去了之后,是否会跟这个家族的人有接触,但这所学校很神秘。胡嘉怡在电话里的时候也不肯多透露,显然,这所魔法学校来历不简单。

    胡嘉怡去英国追寻她的梦想,剩下的朋友按照一年前的约定,将在京城大学聚首!

    一行人早晨八点从东市出发,到达京城的时候,已是晚上七点。

    酒店早就订好了,车子直接开去酒店。从进入京城开始,周旺父子俩就从车窗望着京城夜晚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繁华。别说他们父子俩了,李娟也是第一次来京城,眼神惊叹。

    “京城就是漂亮!”李娟叹道。

    夏芍一笑,调侃道:“您想看有的是时间看,从现在开始您就可以看,到酒店少说要两个小时,够您看了。”

    李娟一愣,没反应过来,“酒店还离得很远吗?”

    元泽倒是听出夏芍的话外音来,笑着问:“你确定两个小时可以?”

    夏志元呵呵一笑,替妻子解惑,“他们说的是堵车。京城这地方,什么都有什么都多,车也很多。”

    夏志元这几年管理慈善基金,来京城出差考察了好几次。他熟悉路,自然也体会过堵车。

    李娟起初还不信,但还真让夏芍和元泽说中了,车子一路上走走停停,等到了酒店门口的时候,起先还很兴奋的周旺父子和李娟已经倚在座椅里快睡着了。等车子停稳,夏志元喊一声下车,三人醒过来,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十点了!

    元泽下了车来,笑道:“怎么样?我赢了。我说两个小时到不了的。”

    夏芍看元泽一眼,“你的意思是,搭了我的顺风车,还得让我再搭顿饭呗?”

    “你说的,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元泽笑道。

    夏芍倒没发现这小子还厚脸皮,夏志元由酒店服务生引着把车停好,一行人便进了酒店。坐了一天的车,一行人都累了,在酒店吃了顿晚饭,之后便去房间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是京城大学新生报到的日子。

    夏志元开着车往京城大学走,白天与晚上不同,京城的恢宏气势和繁华更容易入眼。一路上,李娟又来了精神,周铭旭也从车窗往外看。他对周教授多有崇敬,走到今天也是因为对这位本家二爷爷的崇拜,想要来他生活执教的城市和学校,今天真正到了京城,他怎能不激动?

    夏芍则显得淡定的多,元泽却不放过她。

    “夏大师,听说京城风水不错,讲解讲解?”元泽语气调侃。

    周旺不明白元泽为什么这样称呼夏芍,他只以为是开玩笑,但周铭旭却是知道夏芍在玄学上的本事,不由好奇地抬起眼来。

    夏芍一看这情况便笑了笑,眸中却有娇俏的笑意闪过,笑道:“即便是说了,如今高楼大厦,也不容易看得出来。不过,大体也能说说。只是说起京城风水不得不提起龙脉,两位京城大学的高材生,有奖问答时间,历史上总共有多少个王朝?”

    “二十四!”元泽和周铭旭异口同声。

    夏芍看了两人一眼,满意点头,“风水上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说中国共有二十四条龙脉。古之帝王,王朝兴建之后,必寻一条龙脉葬先祖,发后人。但龙脉亦有气数,气数尽时便是王朝覆灭之时。从黄帝起,至清朝终,二十四条龙脉皆尽,因此再无封建专政王朝。”

    “但其实,天下龙脉发于昆仑,中国只有三支主龙脉,黄河、长江将中华大地分成北、中、南三大部分,古代堪舆学称之为三大行龙!而京城便坐落在三大行龙的北龙之上。京城不仅在北龙流域内,还在北龙生气的聚集之处!京城以西山和军都山为屏障,面向东南,近处以海河冲击平原为小明堂,天津为案山,远处以渤海为大明堂,以山东半岛为案山,且四面八方之水汇于京畿之南!其堂局之大,风水之佳,乃是任何城市都不具备的。因此,京城为多朝帝都而不改是有一定道理的。”

    元泽和周铭旭听得入神,不仅两人如此,李娟都听入了迷。周旺则不可思议,不知道为什么夏芍懂这么多。不过她那年曾在村子里为村民指点过庭院风水,这些东西当时以为她是跟着周教授学的,现在想想,真是跟着周教授学的?

    一路上说着话,时间过得也快。直到夏志元把车停下,众人才一愣。

    转头往窗外一看——京城大学到了!

    ------题外话------

    别嫌我更得少,开卷的思路要理一理,略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章 赴京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一章 赴京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