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好友聚首

    一句慢悠悠的话传来,在静寂的气氛里却如平地一道炸雷,惊得所有人都齐刷刷转头!

    人群目光的聚集处,夏芍挑眉,目光淡然。

    那名学生会的男生惊讶地看向夏芍,将她上下打量。王梓菡也看向夏芍,那名给夏芍办理入学手续的女学生会干部更是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

    夏芍什么话也没说,只把自己手里的入学报到材料往桌子上一丢。啪地一声,几张表格滑到桌后的女生面前,后者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表格里的名字。

    夏芍。

    这个名字,对于学生会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尤其是这段时间,可谓再熟悉不过。华夏集团的资料被拿出来在学生会的会议上一遍遍的说,目的就是要将这个还没入学的新生邀请进学生会。

    京城大学的学生会不同于其他大学,由学生会常务代表委员会和学生会执行委员会组成。常务代表委员会是学生会的常设权力机构,执行由学生代表大会赋予的职权。负责解释学生会章程、决策重大事务,反映学生意见、维护学生权益等工作。而执行委员会则是学生会工作执行机构,共十数个部门,主要主持开展校园学术、科技、文艺、体育、实践活动以及校际、地区际和国际学生交流活动项目。

    京城大学学生会无论历史和影响力,都堪称学生组织之最。自成立之初到现在,学生无一不是社会精英,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相连。别的不说,会里的干部在毕业后要么从政,要么从商,无一不是新一代的政商要员!

    这样一个培养政商要员的摇篮,对成员的选拔和考察极其严格。还没有学生还没来学校报到,就先被内定要争取的先例!

    因此,学生会对于夏芍的资料还是认真看过的。报道、相片,甚至是华乐网成立之初的视频。但真人与照片和拍摄短片上面还是有些差距的,并且,当学生会安排了去机场接机的人员之后,其余人便没有再那么用心记了——反正已经有人负责夏芍入学报到的事,等人来了学校,自然会见到。

    也正因为有人负责了这件事,学生会的人都以为夏芍会被人专门办理入学手续,谁能想到,她会自己来?

    宣传部部长王梓菡也没有想到,在校园里随便一瞥,瞥见的会是夏芍本人?

    难怪她会觉得眼熟!

    而这个时候,那名负责接机的男生,也在打量过后,觉得越看越像!

    “你、你真是……”

    “我是夏芍。”夏芍点头,语气淡然。说罢便转头看向桌后那名也不知是呛得还是震惊的,整张脸都红得不正常的女生,问,“学姐,可以办理入学手续了么?”

    四周新生哗地一声!这时候才炸开了锅。

    “夏芍?哪个夏芍?这名字听着耳熟!”

    “傻吧你!跟不上时代了吧?华乐网的创始人啊!”

    “啊?”

    “啊什么啊?别告诉我你没上过华乐网,鄙视你!”

    “上过是上过,但是、但是不是听说华乐网的创始人很牛气,资产数百亿么?怎么……是我们这届的新生?不会吧?”

    “人不是就站在你面前么?还有假?傻了吧唧的!”

    “你不傻!就你熟悉!可也没见你把人认出来。”

    “靠!我哪知道华乐网的创始人会来京城大学读书?”

    “晕!我们这届不得了啊……”

    新生们叽叽喳喳,这个时间已是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傍晚,人剩得不多了,但是一群人呼啦一声围上来,经济系的报名桌前看起来还是黑压压一片。

    桌子后头,女生脸色涨得更红,眼睛开始从夏芍身上转去她身后的新生人群,看起来很有压力。

    那名负责接夏芍的男生拨开人群,激动得笑着奔过来,“夏董,真是你?这太意外了!学校的车在机场等了三天,你、你是怎么来学校的?”

    夏芍见那名男生虽其貌不扬,但笑容真诚,这才点头笑道:“自驾来的。我的父母想看看京城大学,便让他们送我来了。”

    夏芍提起她的父母,王梓菡便皱了皱眉头,所有学生会的人都没想到,一个白手起家、偌大集团的当家人,会像普通学生那样,让她的父母送她上学?

    “学姐,请办理手续。”夏芍回答完男生的话,便转头又淡淡道。

    “我来我来!”那名男生笑道,很热情地便往桌后去。

    夏芍的手虚虚一拦,笑道:“谢谢学长。我不知道学校安排在机场接机,让你扑了个空又等了三天,实在抱歉。有空请大家吃顿饭,聊表谢意。”

    四周又是哗地一声!这回是看向那名学生会的学长。

    旁边院系办理新生入学工作的学生会干部更是目光艳羡,且不说夏芍对张建这小子青眼有加,这小子将来有没有前途的问题。就说被一名美女说请吃饭,也足够被人艳羡上好一阵儿了。

    之前众人都是各自在桌后忙碌,谁也没太注意。且夏芍站在桌子最前头,背对所有人,也不太惹眼。但是此时她一回身微笑,便不少人呆了呆。

    傍晚的红霞落在后面不远处的湖畔,湖水波光粉红,细碎的波光被湖边垂割得斑驳,映在一身白裙淡淡微笑的少女脸上,眉目如画,肌肤胜珠。

    美女!

    或者,这已不是用美女两个字就能形容的。眼前的少女,除了眉眼美丽,还有种令人心境莫名平静的气质。

    众人一半呆木地看着夏芍,一半艳羡地看着张建,学生会的男生更是捶胸顿足——这小子家庭一般,能进学生会已是烧了高香,哪来的这等艳福?

    而夏芍却没将众人的诸般目光看在眼里,她面色如常,微笑着继续道:“我想,学生会接待新生都是有经验的。这么多新生报到,学生会对此一定有章程、有流程,既然给经济系办理手续是这名学姐的工作,我想还是不要乱了章程得好。”

    这话一出口,让还在艳羡张建的众学生会的情绪顿时被拍碎!

    打脸!

    这肯定是打脸!

    王梓菡都轻轻蹙了眉,她没记错的话,这话是赵玫新生报到第一天训示夏芍的话。今天,赵玫两次晾着夏芍,不给她报到,她是知道的。她只是想让这新生懂懂规矩,没想到,此时却被打了脸。

    赵玫的脸被打得更加涨红,红得都快冒热气儿了。

    夏芍却一看时间,“学姐,现在是下午四点五十分。中午你说去吃饭,我等了你一个小时。下午你要喝水,我等了你半个小时。看来学生会接新生的经验和时间观念,实在令人堪忧。一寸光阴一寸金,我以为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事。”

    夏芍暗讽赵玫连小学生都不如,枉为京城大学的学生,赵玫岂能听不出来?她立刻咬唇,低头咳了两声。她到现在都还觉得鼻腔呛得发疼,只是这时候已经没心思去考虑刚才喝水时遇到的诡异事情,她只是羞愤不已。

    她哪里知道,报到第一天那名不按规矩来的新生,竟是学生会极力想争取入会的华夏集团的董事长?

    老实说,能进学生会的人首先成绩都不错,再者是办事能力高。而能当干部的人,家里都有些背景。但家里再有背景的,跟夏芍也不在一个高度上。

    凡是入了京城大学学生会的人,都是有些傲气的。他们自认能力高,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最鄙视的就是靠家里荫蔽。学生会里每个人都对未来有很高的期盼,无论是从政还是从商,他们已经一只脚迈进了成功的大门,并且注定是社会名流。

    而就在他们有着这样的未来规划的时候,夏芍在入学前就已经完成了很多人的人生目标。甚至,她如今的高度,是许多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毕竟,在这个千万级别都能算作富翁的年代,上亿的资产已经令人艳羡。而数百亿,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这些资产,不是夏芍继承来的,而是她白手起家一手创立——仅仅三四年。

    而这三四年的时间,大部分学生会的人还在做着社会精英的规划。

    这就是差距。

    赵玫羞愤得想反驳,但是却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她没有资格。

    “赵玫,办事效率拖沓,等新生报到之后,在学生会会议上做深刻检讨!”王梓菡的声音传来。

    “部长……”赵玫脸色一白。

    王梓菡且看了夏芍一眼,点头道:“既然来了,那就报道吧。一会儿给你安排宿舍,明天体检。你是新生代表,两天后开学典礼上的演讲要好好做,别耽误了。”

    王梓菡依旧是端庄的姿态,只是眼里的傲气少了些,态度不冷不热。她跟夏芍在那天并没有太大的冲突,冲突都是赵玫惹起来的,因此这件事她可以置身事外。

    夏芍神色不动,她能看得出来,王梓菡在刚得知她身份的时候,确实是惊讶了一会儿,但她此刻确只像是把她当做学妹看。虽然她眼里少了些傲气,但姿态仍然不低。

    这女生从面相上看就知家庭背景不低,父辈身居高位。而在官家眼里,商人永远是低一等的,夏芍对王梓菡的态度并不感到奇怪。或许,她的成就令对方正眼相待,但这只是在能力上。并不等于在身份上,对方承认两人对等。

    王梓菡正不正眼看她,夏芍其实根本就不在意。她的目光压根就不放在这些官二代或者是三代身上,她的目光在一代,这是她走入京城的目的。

    因此对于王梓菡的话,夏芍不做表态——懒得计较。

    她只想快点办完手续,来学校三天来,她还没见到柳仙仙和苗妍。柳仙仙早就来到京城了,这妞儿说是要来先旅游一趟。而苗妍现在应该也到了,毕竟这都是报到最后一天的傍晚了。

    夏芍的心绪飘到别处,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赵玫已经坐了下来,速度迅速地把报到手续给办好了。把盖了章的报到材料递给夏芍的时候,赵玫连头也没抬,羞的。

    夏芍却笑着接过来,很有礼貌地道:“谢谢学姐。”

    赵玫顿时脸轰地一声,又红了。她巴不得夏芍不说话,赶紧走。

    这时却有一道很好听的男生声音传来,“总算是办好了。宿舍楼号填了没?赶紧去把宿舍床铺收拾一下,我们俩也还没去宿舍。”

    元泽笑着去看夏芍手里表格上填写的宿舍楼号,与其说催着她收拾宿舍,倒不如说看看她在哪个宿舍楼,先认认路,以后好常去。

    夏芍顿时一笑,调侃道:“是,让元少当了一天跟班了,看来我今晚又得搭一顿饭。”

    元泽笑着眨眼,“你说错了,是三天。”

    夏芍顿时无语,“你不当打劫的,真是屈才了。”

    周围的新生和学生会听得一愣一愣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夏芍对待元泽的态度不再是淡然的,而是笑意温暖,两人一看就是熟识。

    而夏芍什么身份?和她熟识的人必然不是寻常身份。这少年气质阳光干净,笑容温煦,眉宇间的气度看起来却不像是普通家庭出身。

    元少?

    什么身份?

    王梓菡却目光一动,忽然落在元泽脸上,像是看出了什么!

    夏芍三人却压根就不在意她,周铭旭这时也往夏芍的报名表格上瞧了一眼,说道:“走吧。夏叔和婶子还在酒店等我们呢,你行李多,先帮你搬上去。入学典礼过后,咱们抽个时间去看看我二爷爷?”

    夏芍点头,三人转身离开人群,边走边聊,“行。不过提前可别跟周教授说,我想给他老人家一个惊喜。”

    “嘿嘿。咱俩想一块儿去了。”周铭旭憨憨一笑。

    三人越去越远了,身后新生和学生会的目光还黏在背上。

    元少?周教授?

    那两个人听起来都是有来头的?

    乖乖!今年京城大学的新生,似乎有点不得了。

    夏芍三人没去宿舍,而是打了个电话回酒店,然后去了学校门口等。一个小时后,夏志元开着车来了。

    而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华夏集团董事长是今年京城大学新生的事,已经像风一般,刮遍了全校!

    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不仅是新生,还是新生代表!比其他人早一步功成名就也就算了,还是高考状元,这让人怎么活?

    夏芍对此无所谓,华夏集团要开始全面起航,她本来就没打算像以前一样隐藏身份读书。高调就高调,这时候已经无所谓了。

    元泽来报到的时候就背了个单肩包来上学,行李最少。周旺父子也没带太多东西,就提了两箱送给周教授的东市特产香梨。行李最多的就是夏芍了,李娟把生活必需品都给夏芍带来了,一堆的行李塞满了后备箱,就差被褥没带了。

    后备箱一打开,周铭旭就张着嘴,目瞪口呆,随即抓了抓头发,不解——小芍最不缺钱了,怎么连毛巾都带着?连他爸都知道给他办个账户,有什么需要的来学校置办。小芍怎么搞得跟搬家似的?

    而元泽见识过夏芍去青市一中报到时候的场景,显得很淡定。淡定到还笑着看了看,看完咦了一声,“你忘了带被褥了。”

    夏芍笑看他一眼,苦笑。

    夏芍的宿舍在五楼,四人间,有独立的小阳台和洗手间。条件看起来跟青市一中和圣耶女中差不多,但实际上京城大学的宿舍要更宽敞明亮些,而且小阳台很漂亮。

    宿舍里只剩里面一张空位,但三名舍友床铺整齐,人却都不在。

    元泽和周铭旭帮忙把行李搬上来,两人便被赶去收拾自己的宿舍。于是很快的,宿舍里就剩下夏芍一家。

    李娟笑着给女儿收拾被褥,这才是她跟来的最大目的。女儿上大学的床她亲自给铺得舒舒服服的,以后回去,她也就放心她在这边的生活了。

    李娟收拾床铺,夏芍则和父亲把其他的行李拿出来归置。而就在这个时候,关着的宿舍门被人从外头打开,进来两名女生。走在前头的女生穿着露肚脐的短T恤,小短裙,腰身纤细如柳,粉色时尚的太阳眼镜遮了半张脸,只露出妖娆的红唇。

    女生一进来,目光就落在夏芍身上,脸色很不善,问:“听说,这宿舍里有个什么新生校花?谁敢抢老娘的校花宝座?出来比一比!”

    夏志元和李娟夫妻一愣,目光在女生的打扮上看——这、这也是大学生?

    夫妻两人还在愣神儿,李娟本能地把女儿往身后护。夏芍却笑着从母亲身后走出来,不气不急,反而笑容温暖,问:“行啊,你想怎么比?”

    “脱了!比身材!”女生话说得理所当然,听着别人耳里,却语不惊人死不休。

    夏芍噗嗤一笑,看向柳仙仙,“你还是老样子。”然后转身对父母道,“爸妈,你们别误会,这是我在青市一中的朋友,跟你们提起过。柳仙仙和苗妍。”

    “伯父好,伯母好。”柳仙仙一摘太阳眼镜,露出一双如水般魅惑含笑的眼睛,问,“先问一下,她没在你们跟前说我坏话吧?如果说了,我打算这大学四年好好跟她算账。”

    夏志元和李娟瞪大眼,怎么也没想到,这就是女儿口中那个舞跳得特别好的朋友?

    这……似乎跟想象中不太一样。

    夏芍一笑,就知道柳仙仙这性子,会吓着父母。但她不急于解释,这妞儿其实真性情,只不过要多相处。因此她并不多言,只是把目光往柳仙仙身后落,笑问:“你还打算藏多久?不能见人?”

    话音落下,柳仙仙后头就伸出张腼腆的脸蛋儿来。那脸蛋儿正是苗妍的,少女探着头,脸上带笑,眼神躲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她的变化之大,几乎叫人认不出来。

    一年前那个瘦得皮包骨的少女,今日再见,看起来已是丰满很多。当然,这不是指真正的丰满。而是苗妍看起来比从前有肉了写,脸蛋儿也红润了,整个人精神面貌比以前健康了不知多少!

    “伯父好,伯母好。”苗妍站出来,给夏志元和李娟鞠躬行礼。

    夏志元夫妻一愣,但赶紧便笑了起来。很显然,苗妍的性子更容易让长辈一眼就怜惜些。

    “小芍,终于见到你了。谢谢你,我好很多了。”苗妍走出来,眼圈有些发红,眼神既激动又感激。

    柳仙仙无语翻白眼,似乎对这种相见戏码很不感冒。

    夏芍则笑着走过去,跟两名一年不见的朋友拥抱了一下,然后开天眼将苗妍一打量,发现她身上阴气还是有,但是平衡很多了。封阴阳眼要三年,眼下才一年,这效果已经很不错了。

    想起苗妍的阴阳眼来,夏芍不免想起徐天胤,顿时心里又有些担忧。师兄走了半个多月了,至今没有音讯。

    但刚见到朋友,这担忧很快又被夏芍压下,对苗妍笑道:“不用谢我,相识都是缘分。要不怎么咱们到了大学,还能是舍友呢?”

    “咦?”苗妍一愣,瞪大眼,“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舍友?”

    夏芍顿时笑看她一眼,“我进来宿舍之后是关了门的。你们要没有钥匙,怎么进来?而仙仙不可能是经济系的,跟我怎么可能一个宿舍?剩下的,不就是你了?”

    苗妍顿时眼睛瞪得更大,眼里生出佩服来,“好厉害!”

    “切!一见面就上演福尔摩斯?”柳仙仙受不了地翻白眼。

    苗妍则腼腆道:“我报了经济系。我爸就我一个女儿,他年纪大了,那么大的家业没人继承。以前我身体不好,现在好点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他的忙……我一直觉得,自己很笨,没什么经商天赋。”

    “京城大学都考上了,证明很多事,努力还是可以的。别气馁,现在的生活不是比以前好多了?加油,还会更好的。”夏芍笑着给苗妍打气。

    “嗯!”苗妍点头,眼圈又红了,“不过我真没想到我们能一个宿舍,真是太好了。”

    夏芍听了却挑眉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宿舍?”

    柳仙仙一翻白眼,受不了,“刚才还福尔摩斯了不是?你现在啊,是京城大学的名人!公认的新生笑花,宿舍底下狼光一片啊!现在你的信息,院系、班级、宿舍,全校皆知,就差私人电话号码了。我在想,要不要把你私人号码拿出贩卖,明码标价,绝对大赚一笔!说不定一把就赚齐了老娘四年的大学学费?”

    夏志元和李娟听着女儿和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再听柳仙仙这话,不由又是目瞪口呆。

    夏芍笑着对父母道:“她开玩笑的。”然后又对柳仙仙道,“看来要打消你这个念头,我得付出一下。晚上出去吃饭?”

    “干嘛晚上?现在就去啊!正是晚饭时间!”一年不见,柳仙仙刚见面也一点不跟夏芍客气。

    夏芍一笑,见床铺已经铺好,还有点两箱行李没收拾出来,当即便不管了,归置在一起放好,然后便招呼着父母和两名刚见面的朋友去吃晚饭。

    到了京城大学酒店门口,元泽、周铭旭和他父亲已经在那里等了。这是之前几人说好的,收拾完宿舍在这里见面,晚上一起吃饭。但没想到,柳仙仙和苗妍竟然一起出现了。

    元泽跟两人认识,顿时笑着打了声招呼。夏芍不在青市一中的这一年里,显然她的朋友们常聚,元泽之前跟柳仙仙她们不是很熟,现在已经熟稔了。

    周铭旭听夏芍提起过这些青市一中的朋友,但今天是第一次见,他对柳仙仙的性子不敢苟同,但看见苗妍穿着身连衣裙,腼腆地从夏芍身后探头出来的时候,向来憨厚老实的少年顿时被雷击中般一愣。

    这些都是小插曲。这晚,夏芍和朋友们齐聚一桌,欢声笑谈,气氛热烈。几个年轻人久不相见,喝酒笑闹,聊天打趣,时不时开几个在父母长辈看来有点过火的玩笑,但看得出来,他们相处得很开心。

    夏志元和李娟见女儿有自己的朋友圈子,且这些孩子虽然有的性子他们不敢苟同,但他们也相信女儿交朋友的眼光。这一晚上的饭吃完,夏志元和李娟都有些感慨,觉得送女儿来大学的任务完成了,是该回东市了。

    华夏慈善基金会里还有事要忙,夏志元也不好出来太久。而李娟看见女儿过得好,身旁又有这么多朋友,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于是夫妻两人一商量,吃完饭时就决定,第二天就回家了。

    第二天,是京城大学体检的日子。学校给了两天的时间,之后便是新生入学典礼和军训。过了十月一之后,才正式上课。

    夏芍第二天和朋友们一起送别了父母,然后体检,并准备新生入学典礼。

    入学典礼上,夏芍身为新生代表,要准备演讲。演讲对她来说,向来是信手拈来,从不需要准备演讲稿。大学的新生代表演讲对夏芍来说,不过就是个形式,没有太重要的意义。

    但夏芍却是从未想到过,这在她看来不过是平常的一天,竟因为突来的一件事,变得意义重大——

    ------题外话------

    晚了点,考虑到内容,字数多写了两千。

    二更在晚上零点前,大**!

    妹纸们,准备好乃们的票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章 好友聚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章 好友聚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