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求婚后的风波

    任务完成,回京述职。

    短短八个字,却让夏芍愣住,接着心头涌出难言的滋味。

    这一刻,心疼多过感动。

    她自从看见有军人进来,心中就似有所感。但她怎么也没想明白,师兄在青省军区任职,怎么会调来京城军区的人?

    原来,他是回京述职?

    只不过回京城述职,也不是说调就能调,要付出不少吧?怪不得她总觉得他都是司令了,还总出去出任务。原来,这男人是早知她会有到京城的一天,因此早就开始累积军功了?她知道,这次大军区军演,青省军区大获全胜,战绩累累。而两人在一起三年,仅夏芍知道的,师兄出任务的次数就有五次。第一次,他受伤回来,她心疼了好一阵儿。后来每次他出去,她都得担心一段日子,好在他都平安回来了。而最后一次,她大学的开学典礼,他出现在她面前,告诉她,他回京任职。

    以师兄的军衔来看,即便他没有说,夏芍也能猜得出来,他的职务必是第三十八集团军司令。

    京城军区是共和国七大军区之一,跟省军区有很大的区别。省军区隶属于大军区,除了边疆身份,一般只有预备役部队,省军区司令的实权不太大。而大军区则负责诸兵种的军事训练,有战区性质。

    京城军区下辖五个集团军,三个卫戍师和三个武警机动师,据说总兵力有四十万。而第三十八集团军则是京城军区的第一集团军,编制四个师、三个旅,麾下坦克师、导弹旅、高炮旅、工兵旅、直升机大队、化学防护团、工兵团、通讯团、电子对抗分队,特种兵大队!

    这是真正的军队,真正的实权!

    夏芍低头看着徐天胤,心头百般滋味。她为他高兴,这是他应得的。却也为他心疼,他实在是太拼了。

    但骄傲心疼之后,她便是感动。她捧着花,眼圈微红,目光柔极,问:“有没有受伤?”

    “没有。”男人的否定并没有让她的心有一刻的放下,反而令她更加心疼。

    夏芍看着徐天胤,忽然轻轻俯身,拥抱了他,在他耳旁轻声道:“傻瓜。”

    被夏芍拥住,徐天胤的身子明显微僵直,但随即他便抬手拥住她,气息沉得令人心口发疼。那是蚀骨磨人的思念,大半年相隔两地不曾相见的折磨。如果不是今天的求婚,他早在见到她时就会抱住,不再分开。

    但感觉到她语气嗔怪,声音带着微微的哭腔,男人的大掌便伸去她背后,轻轻地拍,安抚,“没事,真的没受伤。”

    夏芍直起腰身来,怕她这师兄来一句“给你检查”之类的话,但却见他还是笔挺地单膝跪着,见她直起身来,便把戒指又递过来,看她。

    夏芍抿着嘴,险些噗嗤一笑。好吧,现在对这男人来说,最要紧的是这件事。

    徐天胤望着夏芍,第三遍道:“嫁我。”

    夏芍笑看跪在面前的男人,目光再次落到戒指上。那戒指做工很精美,市面上没有见过的款式,这芍药的花形一看就是特意定做的。

    今天对夏芍来说真的是万分意外的一天,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办法思考太多。她知道今天的场合太过高调,也知道台下上万双眼睛齐刷刷盯着,更懂得今天无论如何事情都会传开。但她想象不了以后会怎样,头脑第一次发懵,运转不灵。除了眼前的事,她无法再考虑其他。

    且这男人在为她做了这么多之后,她无法拒绝。

    不忍,不能,也不想。

    感情早已深埋,之前不答应只是因为时机不成熟。而如今,时机似乎仍不成熟,但事已至此,她要求的求婚他做到了,她似乎没有反悔的余地。

    “你打算让我自己戴上么?”夏芍低头注视着男人的眸,轻轻笑问。

    这句话的意思,谁都懂。

    徐天胤却维持着单膝跪地手执戒指的姿势,望着夏芍的眸,不动。只吐出四个字,“说你愿意。”

    夏芍讶然挑眉,转过头去欲咳,这男人在关键时候真是一点也不傻。夏芍脸颊有些红,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女人说“我愿意”,跟男人说“嫁给我”一样有难度。而她也不是擅长说这些的人。

    “说你愿意。”徐天胤坚持。

    夏芍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干嘛?这男人还怕她不说这话,戴上他的戒指会反悔还是怎样?

    虽然,她可以矫情点,说句“你到底要不要戴不戴算了”,这男人应该也会给她戴上。但这话夏芍却是说不出口——这太伤害他的心意。

    既然求婚的事他都能做到,那么答应一句她又有什么理由做不到?

    夏芍深吸一口气,她紧张,她竟然紧张。而她紧张的模样看在徐天胤眼里,金色晃眼的灯光都染不透的眸慢慢变柔,他深凝着她,等。

    然后,他便看到她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脸颊粉红,微笑,“我……愿意。”

    我愿意。

    简短的三个字,抚尽他半年来筹备的辛苦。男人仰着脸,脸上凌厉的线条忽然便被灯光镀得柔和,一身孤冷寒霜都渐渐化去,现一身暖融。

    徐天胤笑了,夏芍第一次见他这么笑。他以前的笑总是昙花一现的,轻轻牵起唇角,留给人短暂惊艳,便依旧是那孤冷不近人的狼王。

    但此刻,他笑,深邃漆黑的眸像星辰乍亮。夏芍第一次知道,他可以笑得这么开怀。

    徐天胤没有急着把戒指给夏芍戴上,而是伸出手来,紧紧揽住她的腰身,把额头抵去她小腹,轻轻的笑。

    夏芍怔愣住,不知道他会这样开心。整个礼堂都是寂静的,台上像一场美妙的哑剧。夏芍没有心思管台下,她的心思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她看着他笑,看着他平静,然后看着他放开她,低着头,把戒指从盒子里取出来。

    他执过她的手,坚定的力度,一个简单的戴戒指的动作,缓慢而虔诚。

    戒指的尺寸刚刚好,钻石和金珠镶嵌的花钻在少女纤长的手指上灿亮柔美,男人的目光落在上面,深深凝望,像是铭记这一刻。然而,他不知道,他这一刻的表情在少女眼中,也是铭记。

    夏芍看着徐天胤站起身来,她微笑,看着他走近自己,伸手,揽腰,低头,俯身。

    夏芍沉浸在喜悦和复杂的心情里,但见徐天胤低头的一刻还是惊醒了。她瞪大眼,霍然往后一仰,惊问:“干嘛?”

    “吻你。”男人回答得理所当然。

    夏芍脸色爆红,险些踩这男人一脚,暗暗瞪他,往台下使眼色。他不知道今天什么场合吗?这已经够高调的了!

    徐天胤明显看懂了夏芍的意思,但他坚持,“书上说,吻了才算结束。”

    “……”书上说!

    夏芍一瞬间出戏,简直又好气又好笑。她就知道,求婚的戏码要么是他有军师,要么是从哪里看来的。原来,他还真去翻书了!

    这是哪本杂志教的?

    夏芍头一次考虑把跟她没有恩怨纠葛的杂志社收回来,再让他们乱教!

    夏芍的眼神噼里啪啦杀伐,徐天胤一看就知道她不乐意。

    “唔。”男人的眼里露出不解的神色,不明白为什么她愿意他众目睽睽之下求婚,却不能让他众目睽睽之下吻她。

    这有区别么?

    女人的想法,他实在不懂。

    就在这时,寂静的礼堂里,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一声喊,“吻一个呗?”

    那声音是女生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唯恐天下不乱。夏芍转头,往礼堂里一望,虽然一时无法确认方向,但夏芍听得出来,这声音绝对是柳仙仙的!

    这妞儿,真添乱!

    果然,柳仙仙的这一声喊,引爆了长久死静的礼堂。京城大学的学子们沸腾了!

    这是求婚啊!

    开学典礼上的现场求婚!

    这在京城大学的校史上,是绝对前无古人!

    大学校园,本就是才子佳人美丽故事的摇篮。在大学校园里,发生过太多美丽的爱情故事。求婚,不是没有。即便是这个年代,每年毕业的时候,总有胆大先行者敢在校园上演一场轰轰烈烈的求婚仪式。但在大学礼堂里的,却是绝无仅有!

    这是京城大学的礼堂,世界上多少政商名流演讲过的地方。这里对京城大学来说,是神圣而礼遇贵宾的地方,学生们再前卫再浪漫,也不敢在这里求婚。

    但对方一看身份就不一般,明晃晃的肩章,少将军衔!

    共和国建国之后,还有这么年轻的少将吗?这是在场的学子们都疑惑的问题。但毫无疑问,对方不仅是年轻的将军,而且是京城军区第三十八集团军的人。

    看这军衔,司令的可能性极大!

    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国内最年轻的集团创始人,将军才女的组合,怎能不让人激动?

    礼堂顿时沸腾了,一旦有人开了头,便有人跟着起哄,顿时上下五层不知多少人站了起来,就一个字,浪潮般翻涌在礼堂里。

    “吻!”

    “吻她!”

    “吻一个!”

    起哄声在礼堂里此起彼伏。面对这种情况,京城大学的领导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更别提学生会了。

    学生会里,包括处理过各类事情的会长张瑞都呆愣了。赵玫更是捂住嘴,王梓菡却是目光落在徐天胤的脸上和军装肩章上,看他的年纪,看他的军衔,然后蹙眉垂眸,目光震惊百变,像是把他认了出来。

    而起哄的学生里,也不全是一个反应。周铭旭就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演讲台上,眼都瞪圆了,“妈呀,小芍太牛了!这是少将啊!共和国建国之后有这么年轻的少将吗?这什么时候的事?”

    苗妍却是在高中时期就见过徐天胤了的,她只是笑着,脸也跟着发红,瞧着演讲台上的目光流露着羡慕。

    羡慕,祝福,惊疑,沉思,惊艳,起哄,甚至有嫉妒。各种各样的情绪,在礼堂里充斥着。而这些情绪里,却有一种叫失落。

    元泽坐在前排的座位,望着台上手指上戴上别人给的戒指的少女,目光复杂,脸上努力维持着微笑,微笑里却有失落和苦涩。

    其实,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虽然一直不服气,一直想着徐天胤不过是比他早出生了十年。如果给他十年的时间,他也可以风风光光地追求她。

    他一直想着凭自己的能力,可是,老天没有给他这个时间。他和她有缘,从初二那年他被混混围殴的巷子里。但他们之间的缘分,或许只注定是朋友。

    少年的心思,人生第一次悸动的暗恋,就在这刚刚走入大学的开学典礼上,落下了帷幕。

    怎能不失落,怎能不苦涩?

    但元泽还是维持着微笑,尽管他心里还是不服气,觉得给他时间,他也可以做到。但他不想因此失去她的友谊。他不是傻子,看得出她对自己只有朋友情谊。

    哪怕是朋友情谊,也是一种缘分。如果连这都失去,那就真的没有一点机会了。

    而且,徐家的家门太高,这样高调的求婚,徐家会同意吗?她真的不会受到伤害吗?

    元泽皱起眉,刚才还失落苦涩的少年心思,此刻已被忧心填满。

    而夏芍在台上此刻是脸颊爆红,她自是不肯当众被吻的,于是她在一片起哄声中偷偷掐了徐天胤一把,“这是你搞出来的事,你解决!”

    说完,夏芍转身就下了台。她冲京城大学的校长许翰德致歉了一句,然后便率先离开了礼堂。

    后面的事是徐天胤解决的,今天军区的军人出现在礼堂搞了这么一出,并没有事先通知京城大学方面,校领导对此自然是震惊哗然的。但徐天胤表明了身份之后,自然是什么不满都没有了。

    徐家!

    竟是徐家?

    徐家在京城可是红顶子第一家族!四九城里最荣华的四大家族,也只能望着徐家的脸色行事。徐老爷子如今是共和国开国时期仅存的一位老人了,他老人家的分量可想而知。而他的儿孙一辈,更是身居政坛,前途无量。

    倒是听说过徐老爷子的嫡长孙是从军的,在徐家很另类。但这个人很多京城的人都很少见过。因为他幼时身体不太好,一直在香港疗养。后来从军,身份也很神秘,一直不在外界露脸。只是三年前听说在青省军区任司令员,授少将军衔。过年的时候回京城,也只有政局最上层的那些人能见得到他。

    真没想到,他今天会出现在京城大学的礼堂上,公开向新入学的华夏集团董事长求婚?

    而且,他调回了京城!任第三十八集团军司令,手握京城第一重兵!

    许多人震惊了,只不过最先感受这股震惊的是京城大学的领导和学生会而已。对局势有敏感的人都能闻得出来,徐家军政大权在握,在这个姜系和秦系斗争最紧密的后似乎,京城往后可就要热闹了。

    但在京城热闹起来之前,最先热闹起来的,是网络。

    京城大学的开业典礼向来有人摄像,尤其是有演讲,不少有条件的学生也会带上DV,于是,这段史无前例的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求婚华夏集团董事长的视频,就被放到了网上。

    这件事,是夏芍预料到的。前世她可是知道网络的力量,于是在她离开礼堂之后,头脑一清醒过来,第一时间就给在香港负责华夏娱乐传媒的刘板旺打了电话,让他盯着华乐网,一切关于这件事的视频全部封锁。

    但华乐网虽然是网络传媒的开拓者,这半年来却已不是独家。华乐网上封锁了消息,在其他的网站还是曝光了出来。

    这样劲爆的大新闻,立马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

    夏芍在京城大学也是一举成名,高调得当天就没回学校宿舍,而是在外头的酒店暂住。但第二天,她还是得回学校。

    因为,要军训。

    但在军训之前,夏芍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这件事,刚回到东市两天的夏志元夫妻知道了!

    夏志元是怎么知道的?他自从女儿创办了华乐网之后,整天上班的时候乐呵呵的打开网站瞧瞧,华夏集团封锁的消息,他自然是没看见。但他没看见,不代表公司的王经理没看见。他上网浏览新闻实事的时候看见了,顿时震惊地到了夏志元办公室,把视频搜索出来给他看。

    这一看之下,夏志元如被雷劈中,屁股后面似有火烧地赶回家中。

    李娟在家中接到了在东市一中教学的夏志梅打来的询问电话,她还有点懵,压根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夏志梅和蒋秋琳都打来电话说听说网上出了事之后,李娟还有点不相信。但夏志元赶回来之后,夫妻两人去了夏芍屋里,把网站打开一看,李娟也懵了。

    “小徐?!”这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这小子!”夏志元手发抖,脸色更是精彩,拿出手机拨打女儿的电话,竟然拨了好几遍才拨对了。

    电话一接通,夏志元就控制不住腔调,“这是怎么回事!”

    “你那么大声音干什么?别吓着女儿!”李娟在一旁听着,忙把手机抢过来,又是心疼女儿,又是震惊,“喂?小芍,你跟妈说,网上那事……是、是真的么?你跟小徐……这什么时候的事儿?小徐他不是说他有女朋友吗?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夏芍听了父母的声音,脸色发苦,一时还真不知怎么回答,于是便道:“妈,我今天军训。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等我中午再给你们打电话细说吧。”

    夏芍先安抚了父母,让二老先别着急,别听网上和社会上的猜测。这件事她会亲自跟二老解释。

    但放下电话,夏芍便觉得这任务实在有点重,毕竟师兄求婚突然,父母方面,她还没做好工作。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解决是必然的,只不过等待两人的必定不平静罢了。

    父母的反应,夏芍也有心理准备。但事情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中午,夏芍竟然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他们来京城了!

    在回到了东市仅仅两天,夏志元夫妻又来了京城。只不过这次他们不是自驾来的,而是乘飞机急忙来了京城,订了酒店之后就给夏芍打了电话。

    夏芍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军训完,正是吃午饭的时候。

    这一上午对夏芍来说,过得也不平静,负责京城大学军训事情的正是第三十八集团军。大学生的军训跟军队新兵入伍的训练自然不一样,而且也并不重要。因此,不到最后一天检验成果的时候,并没有军区首长前来视察。

    但今年不一样,军训第一天,第三十八集团军的政委、参谋长、四师三旅的师长旅长竟然都来了!

    当然,他们是陪着身为司令的徐天胤来的。

    一排军区高官,搞得军训场上氛围异常紧张。学生们是兴奋,负责军训的教官们则是紧张。除了紧张,还有为难,尤其是负责经济系一班的教官。

    他所训的班级里面有未来的司令夫人,他是严格,还是不严格?

    这名教官是入伍三年的兵,能留在京城军区部队里,自然是一等一的强兵。这要是让他训练新兵,不把新兵们练趴下扒一层皮去绝不算完。但面对的是娇贵的京城大学学子,强度自然弱了不少。但纵使是这样,每年军训新生,也都能把一群娇贵的少爷千金练得喊狠喊累。

    但这种强度,在战斗部队的军人眼里,真的是挠痒痒的小儿科。只是不知道,这种小儿科在司令眼里,是算严格,还是不严格?

    那名倒霉的纠结的教官默默转头,望一眼军训场看台上由参谋长和师长们陪坐着的徐天胤。男人一身笔挺的军装,眉宇孤冷,不近人情的冰冷。但他的目光只望向一个方向,那里站着最前排立着名穿迷彩服的少女。

    她穿迷彩军装也很好看,头发扎成马尾束在帽子后,脸蛋儿在阳光下透着薄粉,玉瓷似的。

    男人的目光微柔,但看到夏芍鼻尖上细小的汗珠儿之后,便轻轻蹙了眉。一招手,教官心里咯噔一声,转身跑过来。徐天胤只有一句话,“休息。”

    教官脸色发苦,点头——好吧,懂了。

    于是,这一上午,夏芍所在的经济系一班的训练强度就跟挠痒痒差不多,在教官看来,与其说是军训,不如说是带着一群大学生玩儿,连夏令营的强度都没有,也就是聊天打屁,唱唱军歌,步伐走得踢踢踏踏,中间休息三次,然后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经济系一班的学生这一上午过得欢乐,夏芍却过得那叫一个难受。她不是没有高调过,以夏芍的性子,很快便会淡然接受周围各种注目礼,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但她难受的是教官对待她的态度,简直把她当首长夫人供着,让夏芍瞪了徐天胤好几眼,恨不得把他撵回军区去!

    他在这里,根本就是添乱的!虽说大学生的军训对军人来说也不过是一种休闲,但部队里当兵的都有一种争强好胜的心思,军训成果也是有比拼的。这样下去不好,夏芍正打算中午跟徐天胤说,让他军训期间别来学校,该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但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夏芍就接到了父母打来的电话。

    一挂了电话,夏芍脸色就发苦,看了眼徐天胤,“我爸妈来京城了,走吧。”

    ……

    两人来到酒店的时候,正是饭时。夏志元在酒店包间定了桌酒席,但今天这桌酒席只有四个人——夏志元、李娟,夏芍和徐天胤。

    徐天胤一身少将军装,没换。进门的时候牵着夏芍的手。夏芍本欲让开,徐天胤却坚持。

    这让走进去的夏芍都没太敢看父母的眼,只笑了笑,叫了声:“爸,妈。”

    夏志元的目光果然最先落在徐天胤牵着自己女儿的手上,向来憨厚老实的男人此刻目光也有点发蓝。

    李娟在这时候倒比夏志元坐得住,她先按了丈夫一把,然后看向徐天胤,“小徐来了?坐吧。”

    “伯父,伯母。”徐天胤跟夏志元和李娟打过招呼,便牵着夏芍的手坐下,直到坐下来,他也没松开手。

    李娟脸皮子有点发臊,她给女儿使眼色,让她先把手拿出来。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比他们那时候开放多了,当着长辈的面儿,拉着手像个什么样子?

    夏芍低着头笑了笑,轻轻去扯了扯手。

    徐天胤却握得紧了紧,坚持不放。

    夏志元这才好生看了徐天胤一眼,在他一身少将军装上落了落,然后道:“小徐,伯父还真没看出来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小徐不是有女朋友么?”李娟忍不住开口。这是她最纠结的,这件事让她怎么也接受不了。女儿向来是优秀的,让她这个当母亲的怎么接受得了女儿当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母女连心,夏芍一听就知道母亲在纠结什么。她顿时一笑,抬眼看去,“妈,瞧你说的。你想哪儿去了?”

    “那是怎么样!”夏志元转头看向女儿,拍了桌子!他向来宠女儿,就算她没有建立华夏集团的时候,女儿也一直是他的掌心肉。这么多年来,夏志元还是第一次跟女儿这么瞪眼,端出做父亲的威严来,训斥,“你们两个年轻人,这么大的事瞒着家长,这可是订婚哪!不经过长辈,你们就这么订了?这是谁家的规矩?!”

    在年轻人眼里,求婚的戏码不过是求个浪漫,但在长辈眼里不一样,这就跟订下婚事没什么两样。

    戒指都戴了,这不是订下,什么是订下?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李娟还是心疼女儿,当即就说起了丈夫,但她也心中疑问重重,看向女儿道,“小芍,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说呀!”

    自从创立华夏集团,夏芍在夏家的地位便是头等重,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被父母问话。这一刻,她不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也不是盛名在外见一面都难的风水大师,而只是一个面对父母的女儿。

    “爸,妈,其实我和师兄是……”

    “伯父,伯母,我说的女朋友就是芍。”徐天胤打断夏芍未说完的话,直截了当,也把得知真相的夏志元夫妻震惊的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

    “什么?”夏志元和李娟懵了,半晌两人才互看一眼,琢磨这句话的意思,却怎么也不敢相信。

    “就是我们家小芍?”李娟眼睛瞪大,音调也提高了起来,话都说不利索了,“可、可是你、你第一次来我们家的时候,我们家小芍她、她刚念高中啊!”

    “嗯。”相比起李娟的不可置信,徐天胤很冷静,话语简洁有力,只道事实,“我们在一起三年。”

    三年!

    李娟张着嘴,看向女儿,她那时候不才十六岁?

    “我、我打你我!”夏志元也算出来,站起身来便挥拳头,才不管徐天胤穿着军装。莫说他是将军,就算他是天王老子,夏志元这时候也要揍这小子。

    “伯父。”徐天胤端坐不动,眉毛都不动一下,对夏志元挥舞过来的拳头视若无睹,只是抬起头,望向未来岳父,深邃的目光里除了坚定,只有坚定,“我爱她,要娶她。”

    “……”一句话,夏志元挥舞的拳头停住,眼神发直。李娟也愣住,脸皮发紧,也盯向徐天胤。

    夏芍却转头,心竟在此刻像是漏跳一拍,然后整个心都是暖的。她眼圈微微发红,觉得此刻比大学礼堂里的求婚更令她动容。再多的浪漫,比不了他面对父亲的责难时,一句如山坚定的话语。

    夏芍因这话感动,夏志元却因这话无语。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有火不知往哪里发。这混蛋小子是个奇葩,油盐不进,跟他想象中追求女儿的其他小子有点不一样。

    “好!好!你要娶她?那你说,你怎么娶她?你们徐家是个什么态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章 求婚后的风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章 求婚后的风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