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承诺,军训

    徐家是什么态度,夏志元这话问到了关键点上。

    李娟也愣住,看向徐天胤。

    “你们徐家的家门,看得上经商的家庭?”夏志元有话直说,他这人向来憨厚,说话也不犀利,但是事关女儿,含糊不得,“小徐,伯父说这话,不怕你笑话。我闺女,她就是没有华夏集团,她在家里,我们夫妻俩也是把她当掌上明珠。她有本事也好,没有本事也好,将来结婚嫁人,我们都不希望她受委屈。你们徐家,是开国元勋的家庭,自古士农工商,官家门庭高,未必看得起商家门第。说句实话,我们小芍将来嫁给合适的人家,保准人家家里把她当宝!也不会有给她添堵的事。但是嫁进你们徐家的门,谁给我保证她不受人白眼,不被人瞧不起?再说句不中听的,你们徐家同不同意她过门都还是个问题。”

    李娟脸色一白,她这一路上满心都是网上视频里小徐跟自家女儿求婚的画面,心里一路都在想着问清楚这两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再深的问题,她都没来得及想。现在看来,还是丈夫考虑得深。

    这些事,确实才是最大的问题。

    夏志元看着徐天胤,再问:“小徐,你也别怪伯父说话不好听。我就想问问你,你跟小芍求婚,你们徐家事先知道么?同意么?要是不知道,你搞这么一出,闹得沸沸扬扬的,全世界都知道了。然后你们徐家再来句看不上小芍,不让她过门。你打算叫她以后怎么做人?”

    李娟脸色再一白,是啊!要是这样的话,女儿不就成了笑柄了?以后脸往哪儿搁?

    夫妻两人都看向徐天胤,夏芍也转头看向他。她心里是有些愧疚的,如果不是她随便找了个求婚的难题丢给徐天胤,让他去头疼去,想着以此来拖一拖两人的事,他就不会为了满足自己,搞出今天这一出。自然也就不会生出这么多头疼的事来。

    说白了,今天这局面,夏芍认为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徐天胤仍旧牵着夏芍的手,面对夏志元夫妻的目光,他脊背挺直,坐得端正。夏志元夫妻不是第一次见徐天胤了,初时见他觉得这年轻人性情太冷,但相处过后知道他外冷内热,话不多,做得多,对长辈也孝敬。因此,此时看他仍是平常冷面模样,倒不觉得怎样,只是想他给句明白话。

    “徐家有爷爷在,我有位叔叔,和一位姑姑。堂弟一,表妹一。”徐天胤几句话就把徐家的情况说明白,“我的婚事,只需要禀给爷爷。不需要叔叔和姑姑做主。”

    夏志元和李娟听了一愣,随即双双对视。这话听起来是不错的,徐老爷子必是徐家的一家之主,有他老人家在,其他人都说不上话。叔叔姑姑这些人虽是长辈,但也不能左右晚辈的婚事,这在谁家里都是这样的。

    但是这话怎么听着哪里不太对劲?

    “小徐,你父母呢?”李娟开口问。

    夏芍紧张地看向徐天胤,明显感觉他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但是面色如常,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他们去世多年了。”

    “什么?”夏志元夫妻怔愣住。

    “师兄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意外过世了,徐老爷子很宠爱师兄,徐家子孙一概从政,只有他去从军,也由着他了。”夏芍开口跟父母解释。其实她也没见过徐天胤的爷爷,那名威名赫赫的老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她心里也没底。这些都是根据徐天胤往日的只言片语里推断出来的,此时说给父母听,只是为了暂时安他们的心。至于徐家那边,早晚都要见,夏芍打算能争取的争取,争取不了的也有别的办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官商虽有门庭之别,但利益不分门庭。

    夏志元和李娟显然对徐天胤父母都已不在世的事很意外,夏志元惊愣道:“那、那这么说,你的婚事只需要老爷子做主就可以了?”

    “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爷爷是长辈,只需要禀给他老人家,其他家庭成员无权过问我的事。”徐天胤的语气不像是争辩,而只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一个他在徐家,地位很特殊的事实。

    夏志元和李娟竟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威严和冷峻来。

    无权过问?

    什么叫无权?

    “这话说得,你叔叔姑姑对你的婚事做不了主,还能以后跟你们不来往?”夏志元皱眉头,“他们要是看不上小芍,以后见面不得给她脸色看?”

    不怪夏志元多想,他和妻子就是这样。当年结婚的时候,因为老人看不上李娟,大妹夏志梅看不上李娟的文化程度,于是结婚以后,无论他怎么维护妻子,过年过节的时候,李娟总是被挑剔。如果不是女儿有出息了,他们夫妻两人在夏家的地位今非昔比,李娟还不知道要被挑剔到什么时候。

    当然,夏志元知道,徐天胤有本事,有地位。但他在徐家怎么说也是晚辈,他家长辈如果挑剔自己女儿,他就是再护着,能怎么样?难听的话还不是得听着?

    夏志元和妻子过了半辈子这种生活,他是无论如何不想让女儿过这种日子的。

    “没有人能给芍脸色看。”徐天胤道。

    夏志元一愣,随即就想皱眉头——这话听起来根本就是句空话,有什么意义?

    但夏志元却没能说出口。当他看见徐天胤的脸色,顿时一句话堵在喉咙口。

    徐天胤气势冷冽,浑身像罩了身寒冰,一身军装衬着这气势,看起来就像是如果此刻面前有个人敢给夏芍脸色看,立刻就会没命一样!

    夏志元跟徐天胤对面坐着,竟然一个激灵,生生打了个寒颤!

    这小子不是开玩笑的!他感觉得到。

    所以,再觉得是空话,此刻都让人反驳不出来。

    一句看似没实际意义的话,此刻却像是郑重承诺。

    夏志元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还好,徐天胤这气势没维持太久,夏芍还没安抚他,他自己就收了回来。然后歉意地对夏志元和李娟点点头,起身给两人倒了被热茶递了过去。夏志元和李娟还在愣神,见徐天胤递茶过来便呐呐地接了。然后便见他坐了回来,继续道:“爷爷知道这件事了,昨晚我跟他谈过了,他老人家没什么意见。”

    这话让刚回过神来的夏志元夫妻又是一愣,只是这回连夏芍都愣了。

    “什么?老爷子知道了?”夏志元眼神发直。

    徐天胤点头,“爷爷没反对。”

    这下子夏志元和李娟互看一眼,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夏芍看着徐天胤,她了解师兄,他不说假话。他的话虽然简洁,但句句是真。他这话里是说“没意见,没反对”,可没说老爷子同意。

    也就是说,徐老爷子还没有明确地表明态度。

    “老爷子就没说门第有别?”半晌,夏志元才找回声音。

    徐天胤看着夏志元,“爷爷是农民出身。”

    一句话,让夏志元没话说了。

    确实,以前抗战时期,都是穷苦百姓出身,老人家未必有门第之见。可建国半个世纪了,在权力中心待这么久,真的不会变吗?就算徐老爷子没有门第之见,徐家其他人能没有吗?

    想到这里,夏志元重重叹了口气。

    “吃饭吧,吃完饭再说。”夏志元一指桌上已经凉了的菜。

    且不说菜凉了,今天压根就没人有心思吃饭。倒是徐天胤沉默地吃了一会儿,然后叫来酒店服务生,把桌上几道菜拿下去热了热。

    夏芍一看那几道菜,便露出暖心的笑意。那几道菜都是她的父母动筷最多的,当然,也有她爱吃的。

    夏志元和李娟也发现了,夫妻两人互看一眼,没说什么。

    直到饭吃得差不多了,夏志元才放下筷子道:“我和小徐有几句话说,你们母女先去房间吧。”

    夏芍看向父亲,李娟站起身来,看女儿一眼,给她使眼色。夏芍只好出去,跟着母亲回来酒店房间,留下徐天胤独自面对父亲。

    到了房间,李娟先去床上坐了,看向关了房门走过来的女儿,目光不知是责怪还是无奈。夏芍笑了笑,笑容恬静,带点讨好。李娟顿时笑了,笑罢瞪她,“你就会什么都瞒着你爸妈!这么大的事你也敢瞒着!”

    夏芍只笑不语。她能怎么说?能说知道父母不会同意,所以故意不说的?

    “这可倒好,早就见着女婿了,我和你爸都还蒙在鼓里!”

    夏芍又笑,笑容更讨好一点。

    “你怎么想的?小徐比你大十岁啊!这年纪差得也太大了!”李娟又是无奈又有些怨怪地看女儿。

    夏芍听了这才坐过来,坐到母亲身旁,“妈,师兄的性子你和我爸都是看见的。他性情其实不冷,只是话不多,但胜在心细,很会照顾人。”

    “妈知道。”李娟叹了口气,实话实说,“小徐是个好孩子,妈看得出来。妈对小徐的人品没意见,就是他比你大太多了,而且徐家的门槛也太高了。芍啊,我和你爸是怕你以后受委屈,你明不明白?你嫁进徐家,你爸妈这辈子算是荣光了,女儿能嫁进开国元勋的家庭!还有什么比这更有面子的?可是爸妈宁肯你嫁去门槛低点的家庭,人家把你当宝供着,好过你受了一肚子委屈,爸妈连主也没办法给你做!”

    李娟说道这里,眼圈儿红了,“也是我和你爸没本事,我们要是那种有能耐的父母,也就不用怕你受委屈了。”

    夏芍赶紧递张纸巾给母亲,心里温暖,嘴上安抚,“妈,你和爸的考量我清楚。可你们也把我想得太低声下气了些,你们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是受委屈的那个?你们的女儿,是不是受委屈的人,你们至今还不清楚?”

    李娟擦着眼泪儿,愣住,随即道:“我知道你不受委屈,可到了徐家,你不受委屈,你就得跟徐家人闹起来。那可不是你那些姑姑叔叔,你还能想对你姑姑叔叔那样对徐家人?”

    “那倒不能。”夏芍一笑,只是笑意有些深。

    对待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手段。

    官再大,不也是普通人?

    普通人,那就好对付了。

    当然,夏芍不希望对徐家人用什么手段。现在只是假设他们找她麻烦的前提。眼下不还没见到呢?如果没那么严重,那最好。

    李娟一看女儿这样笑,就知道她准是又在想什么!那回她姑姑叔叔惹到她,她就是这样笑的,结果不声不响把黑帮的人都请来了。

    李娟有点担心,夏芍却安抚道:“妈,你放心吧。我做事心里有数儿,这你还不知道?”

    李娟也不知再说什么好,过了半晌,叹气,“都是妈没多留心,当初看出你和你师兄关系好,还以为他对你像对妹子,哪知道你们这两个年轻人……呀!”

    李娟本是咕哝两声,但说道此处却像是想起很重要的事,脸色一下子变了,转头看向女儿,打量,“你跟妈说,小徐他……没、没把你怎么样吧?”

    夏芍一愣,赶紧摇头,“没有!妈,你想哪儿去了?”

    这事自然只能否认,敢承认,今天她跟师兄都得挨揍。

    李娟这才舒了口气。

    夏芍一看时间,已是下午一点钟了,看来今天下午的军训她得请假。夏芍的估量一点也没错,夏志元和徐天胤谈了近两个小时,也不知道徐天胤话那么少,夏志元是怎么跟他谈了那么久的。

    夏芍不知道父亲跟徐天胤谈了什么,只是见两人来敲房门的时候,夏志元脸色还好。

    “好了,听说还在军训?那赶紧回学校吧。我和你妈在京城住一晚上,明天就走,家里还有事。”夏志元一进门就道。

    夏芍一看时间都三点了,而且父母明天就走,她这会儿回学校已是没什么心思。于是便和徐天胤去了酒店走廊,让他先回学校,今天下午就当她请假了。并且,夏芍提出让徐天胤明天起不要去京城大学看着她军训了。这样影响不好,而且他刚到京城军区任职,事情肯定很多,她也不想让他耽误了工作。

    夏芍的要求,徐天胤自然答应。如今两人都在京城,且夏芍读大学,时间比高中的时候多了很多,两人见面也会多了起来,不急于这段军训的时间。

    徐天胤走后,夏芍留在酒店陪了父母一晚上。出人意料的是,夏志元和李娟对这件事都没再说什么,只是第二天早晨起来往机场去的时候,夏志元才看向了女儿,目光有些感慨。

    “你听着,要是徐家让你去家里坐坐,或者吃顿饭,你去了要大大方方的。记住,咱们门第虽然比不上,但是不丢人!要是他们为难你,这亲事不谈也罢。爸妈绝对不会叫你过受委屈的日子。听见了没?”

    夏芍笑着点头,心里温暖。

    送别了父母,夏芍赶回京城大学的时候,已经快中午。算算时间,上午的军训已经快结束了,夏芍便没去军训场上,干脆回了宿舍。

    宿舍里,她都还没怎么收拾。那天母亲来给她收拾了宿舍之后,晚上她压根就没回来,而是陪着父母在酒店睡的。后来父母走后,学校里体检,夏芍又和柳仙仙、苗妍、元泽和周铭旭一起到校外去玩儿,一夜未归。第二天开学典礼,闹出求婚的事后夏芍躲出去一晚上,昨晚也是在酒店陪父母,于是算下来,她开学几天了,竟还没在宿舍睡过。

    不仅没睡过,连行李都还没收拾好。

    夏芍在宿舍里把东西都收拾好,然后便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听见宿舍门开了,走进来的女生正在说话。

    “你说那个苗妍,哪里来的人?怎么说话小声小气的?活像乡下来的土包子!”说

    “可不是乡下来的?听说成绩也不怎么样,就是家住边境省份,分数线低才考上来的。”

    “怪不得!我说说话怎么小声小气的,军训的时候连报到都不敢喊大声。这么下去,等考核那天,肯定连累我们系。”

    “考核什么呀?你没看教官都不敢好好训练么?谁叫我们班有位司令夫人呢?”

    两个人边说笑边走进来,你一言我一语,说完了才看见宿舍里夏芍床铺的位置,行李收拾干净了。

    两人一愣,开学几天,她们自然是知道跟夏芍分在了一个宿舍的。但她这两天都没回来,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都请假了,整个系里都在说她肯定是和司令约会去了。

    这怎么就回来了?

    两人心里咯噔一声,都一齐停下脚步,但当看见从洗手间里出来的夏芍时,两人便是脸色发白了。

    夏芍身价数百亿的企业老总,就凭这点,她们就得仰望。而且,她现在还是国家最年轻的少将心尖儿上的人。听说,那位徐司令,家庭背景不简单。军商联姻的话,夏芍的身份更叫人仰望,这点身为京城大学的学生,两人又怎会不明白?

    正因为明白,所以在背后说夏芍是非的时候,被她听了个正着,两人才变了脸色。

    夏芍目光很淡,走去桌边收拾大学课本,不咸不淡道:“背后莫论人是非,我以为这种最基本的品德问题,小学生都应该具备。”

    两名女生脸色顿时涨红,不自然地笑了笑,一句话也不敢反驳。却见夏芍收拾好书本,抬起头来看向两人,轻轻点头,“我也觉得,军训事关院系班级荣誉,不好轻松混日子。”

    两名女生一愣,听出夏芍这话似有什么意思。而夏芍则径直出了宿舍,楼道里遇到不少回来宿舍的女生,见到夏芍,无不是大行注目礼。夏芍对周围的目光淡然处之,走到楼梯口时碰上了回来的苗妍,两人便一起出去吃饭。

    柳仙仙是音乐系舞蹈专业,跟夏芍和苗妍不在一个宿舍楼,两人去了柳仙仙宿舍楼下,这妞儿洗了澡换了衣服,美美地化了个妆才下楼来。一下来就对着夏芍笑:“哟,司令夫人在这儿等我?真有面子!不行,我得把这事儿发到网上,给我自己炒作炒作。”

    夏芍知道柳仙仙就是一张毒嘴,懒得跟她计较,打了个电话给元泽和周铭旭,五人一起去吃饭。

    元泽见到夏芍,神色如常。尽管学校都在传夏芍一军训就请假定是跟徐天胤约会去了,但他看见夏芍,还是一脸温暖的笑。两人朋友这么多年,元泽对夏芍的性情还是了解的,她向来不爱高调,又怎是那种军训时候走掉,徒惹话题的人?

    她必然是遇到了必须要离开的事。

    果然,中午吃饭的时候,夏芍把父母来京城的事说了,获得元少和周铭旭讶然的目光,苗妍担忧的目光和柳仙仙幸灾乐祸的笑声。

    下午夏芍重新回到班级军训,可是自打这天下午开始,经济系一班逍遥了一天半的新生们,开始了魔鬼般的高强度训练。

    教官像是要把之前的训练强度补回来,别人班训练的时候,他们也训练,别人休息的时候,他们站军姿。别人在树下唱歌玩游戏的时候,他们则围着操场跑圈儿。

    几天下来,经济系一班怨声四起。

    跟夏芍同寝室的两名女生自然认为这是夏芍示意教官的。但这事儿说出去,谁也不信!

    夏芍就是经济系一班的人,训练,她跟着训练;站军姿,她跟着站;晒太阳,她跟着晒;跑操场,她跟着跑。班里的男生都叫苦叫累的训练强度,她一个女孩子,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能把自己也搭进去?

    胡扯!

    两名女生憋屈得要命,再观夏芍,心下惊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军训对于夏芍来说很轻松似的。男生都累得出了一身大汗,她却看起来脸上干干净净。训练了半个月,人人都晒得黑了一层,女生们在宿舍里叫死叫活,她皮肤仍是粉白得玉瓷似的。训练场上,不知惹了多少人的眼。

    这世上,总是人比人,气死人的。

    偏偏气也气不得,比也比不上。

    眼看着明天就是军训考核的日子,过了明天军训就结束了,今天下午教官难得松了松,提早放人休息。

    男生们呼啦一下跑去树下阴凉地方坐着,女生们则往洗手间跑,洗脸,擦防晒霜。

    进洗手间的人多了,难免有磕磕碰碰。夏芍刚要出去,便听见里面一声惊呼,接着一人叫道:“没长眼啊!”

    夏芍回头,见骂人的正是自己同寝室的舍友,叫什么名字她没在意。而被骂的女生面容小巧,一双眼睛小刀子似的很是伶俐,被人骂了只是笑了笑,脆生生点头,“是,我没长眼。”

    她这么干脆地承认,倒叫夏芍同寝室的女生一愣,随即,她觉得手指尖儿轻轻一痛,却没有多在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章 承诺,军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六章 承诺,军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