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虱子蛊

    那名女生已经呆了,听见夏芍的话,两眼发直。

    夏芍喝斥一声,“快去!盛杯水!”

    说话的工夫,夏芍手上掐出个不动明王印对着女生虚虚一弹,那女生骤然醒过神儿来,看起来比刚才镇定了许多,点头就赶紧跑去拿杯子,倒水。

    而正当夏芍手中掐起不动明王印的时候,身后苗妍惊呼一声,拽着夏芍直往后退。

    夏芍往地上一瞥,只见那些从女生胳膊的水泡里爬出来的小虱子成群地寻着人来,往人身上蹦!

    夏芍眼里寒光一闪,虚空制出一道符,往地上一打!成群的虱子顿时被拍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成灰。

    那名不停地甩着胳膊惊恐尖叫的女生在看见这一幕之后,也眼神发直。

    这时,另一名女生倒了水来。夏芍接过水杯,递去那女生面前,寒着脸道:“吐口唾沫!”

    女生一愣,夏芍怒喝:“吐!”

    女生吓得一个哆嗦,这时已受惊过度六神无主,哪还有下午骂人不长眼时的气势?见夏芍喝斥,便赶紧照做,往水杯里吐了口唾沫。

    然后,诡异的事再次发生,那口唾沫不是浮在水面上的,而是慢慢的,沉了下去。

    夏芍一眯眼,拿着水杯去把水倒掉,回来的时候淡道:“恭喜你,中蛊了。”

    中蛊。

    这一直被认为是电影情节瞎掰的事,在科技进步的今日,已经被证实。

    大部分年轻人对下毒的事容易相信,对下蛊却嗤之以鼻。但蛊毒在活生生的现实里,还真存在着。

    蛊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巫术,有说起源于苗疆地区,有说起源于《本草纲目》。古时南方地温热潮湿,常滋生蚊虫,《本草纲目》引用古代疗治奇毒的药方,在每年五月五日收取许多毒虫做蛊,用来治疗恶疮,不料后来被人利用,以此害人。

    但即便是苗疆蛊毒,一开始也并非是用来害人,而是用来自卫的。

    在古远的时代,苗族的居住地在深山,每座深山几乎都被原始森林所覆盖,猛兽毒虫之多,难以想象,甚至有无法抵挡的毒瘴。且苗族人数量过少,女子独行时,一遇外来族群,经常会被欺侮,于是,祖宗便根据生活周边的动植物特点,研究出蛊材,让欺侮本族人者无法得逞,甚至痛苦万分。

    一开始,所谓的蛊材,不过是一些会让人体敏感或发痒的动植物身上的东西,经制作成蛊毒之后,藏于指甲中,一旦受到攻击,便将被指为蛊毒的粉末撒在对方皮肤上,让对方发痒或剧痛难忍。这是目前较多人证实的蛊毒的做法,而现如今还传承在世的蛊毒,也大多是这一类。

    但这不代表没有人会高深的蛊毒。

    显然,今天夏芍的室友中的就是虫蛊中的一类,叫虱子蛊。

    身中虱子蛊的人,会全身奇痒,手一抓便起泡,泡不能抓破,抓破就会有三五成群的虱子爬出来。

    养蛊之术也是独家秘术,有所传承,非本族人不得真传。夏芍只知道,虫蛊一类,无论是蜈蚣蛊、蛇蛊,还是蚂蚁、蚂蝗一类的蛊,都需要养一只蛊王,然后放蛊之时,一般需要将手指弹出,并且有一指、二指、三指、四指的区别。一指二指所放的蛊比较容易治疗,中蛊者很容易康复,但三指便比较难治了,若是四指的蛊,几乎属于不治之症,中者必死。

    夏芍开着天眼看向她那名中蛊的室友,见其皮肤之下,血脉之内,全是滋生的幼虫,密密麻麻,瞧着叫人头皮发麻。但,虱子蛊其实不难解,也就是属于一指的程度。

    说白了,这类虫蛊究其原理,应属于微生物和寄生虫一类,不过是得一些秘术之法,能让其在人体里繁殖,使中蛊者痛苦不堪罢了。

    既然是微生物和寄生虫一类,用药物就可以杀死。

    “张嘴,伸出舌头我看看。”夏芍淡淡开口。

    她脸色比刚才好看了许多,并没有那么骇人了,但宿舍里死静一片,在听见夏芍的声音之后,包括苗妍在内,都惊得一个激灵!那名中蛊的女生,险些蹿起来!

    三人眼神发直,直勾勾盯着夏芍,显然都还陷在那句“中蛊”的话里。

    这话要是平时听见,除了苗妍,另两名女生都得笑出来——中蛊?在拍电影吗?这里是京城大学,不是电影学院!

    可是,诡异的事就在眼前,稍微有点常识的人,就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病!

    如果是单单起水泡,可以是认为生了皮肤病,去医院看看医生就好。但里面、里面竟然有恶心的虫子往外爬,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生病!

    “张嘴。”夏芍知道中蛊的人心中恐惧,因此耐着性子又道。

    那名女生看着夏芍,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地就听话地张了嘴。

    她看着夏芍的眼神有些畏惧,因她刚才莫名其妙打死那些虱子的手法,让她觉得今晚发生的事如在梦中,都不是现实里会发生的。夏芍她不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吗?一名企业家,怎么、怎么感觉会些神秘的东西?

    这一刻,她仿佛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至少不是身边经常看到的一些人。

    夏芍没空理会这女生想什么,她此时的目光都落在女生的舌上,见其舌根上已起了白花,便心中有数。然后回身,去桌前拿了纸笔,快速地写了一张东西,递给了宿舍里另一名女生,“这时间学校的药店还开着门,去按着方子抓药,让那边把药煎出来带回来。”

    那名女生怔怔结果夏芍手中的白纸,目光落上去一看,见上面写着,“当归三钱,党参二钱,花椒二钱,黄柏二钱,乌梅三钱,干姜二钱,附子二钱,细辛二钱,黄连三钱,桂枝二钱。”

    这些看起来都是寻常草药,但女生还是震惊地抬起头来望向夏芍。

    这些东西就能治好方茜的怪病?

    “你不是跟她是好友么?那就去吧。晚了等药方关了门,她就得痒一晚上。不想让你的朋友遭罪,就早去早回。”夏芍淡淡道。她对这两名背后论人是非的室友没什么好印象,出手救人是出于四人同寝室,她可不想晚上睡觉的时候,听见瘆人的喊声,看见虱子在地上爬。

    方茜闻言,看着江晓蓓,身子因为恐惧而发着抖,一张嘴牙关就打颤,连话也说不出,就只能用眼神表达她的哀求。

    江晓蓓咬了咬唇,看了眼方茜胳膊上的水泡,头皮又是一阵儿发麻,转身拿了钱就跑出了宿舍。

    宿舍外头还有人在探头探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有的人眼快,抻了一头,也只来得及看见方茜哭着的脸,然后便对上夏芍淡然的却叫人心惊的目光。

    门一带,又关紧了。

    许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就这一幕在第二天生出了许多版本,诸如夏芍训哭同窗之类。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门关上后,夏芍也没只是坐着等人回来,而是问方茜,“今天下午跟你在教学楼洗手间里发生冲突的女生,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在哪个系吗?”

    方茜还在哆嗦,但一听这话却是愣住。

    什么意思?害她的是那个贱人?

    “我只是随便问问,我跟她有些恩怨。不管是谁害你,你如果聪明的话,就不该往外张扬。你得罪了草鬼婆,她今天对你只是小施薄惩,如果你把这件事张扬出去,你会比今天难受很多。”夏芍的目光在方茜的胳膊上一落。

    方茜眼里的愤怒果然被惊恐取代。

    草鬼婆?什么是草鬼婆?

    夏芍看出她又惊又疑,却懒得解释。蛊在苗疆地区称为草鬼,施蛊的巫师称为草鬼婆。修炼蛊毒跟修炼风水术不一样,女子体阴,蛊毒只有女子能养。所以经常在影视剧里看到放蛊的人都是苗女,而没有男人。

    “你认识那名女生么?”夏芍再问。

    方茜受了很大的惊讶,闻言反应了一会儿,先是摇了摇头,顿了顿,又开始点头。

    夏芍挑眉。

    “我我、我不不、不认识,晓、晓蓓她、她……”方茜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夏芍却听明白了,江晓蓓或许认识。

    江晓蓓去了一个小时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手里提了个玻璃瓶子,里面是黑乎乎的草药汤。草药的味道难闻,江晓蓓一打开瓶子就皱了皱眉头,方茜却恨不得把那瓶还烫着的草药一股脑儿喝下去。

    她是真的不怕烫,趁热就喝了。夏芍在一旁看着,开着天眼,她这也是第一次解蛊毒,方子是从师父书房里的医书里看到的,刚才开的方子也是看了方茜的中蛊程度开的剂量,并不知效果会怎样。

    但显然,效果是不错的。

    方茜喝下之后,半小时之内,身体里血脉之下的密密麻麻的虫便不动了,然后慢慢消融。

    夏芍挑眉,方茜自己也觉得好多了,仅仅半个小时,她就不痒了!

    她眼里现出奇异的神采,再看夏芍时,眼神复杂,又是敬如神人,又是畏惧。

    “连着喝三副,这几天多喝水,多排毒。”夏芍道。方茜算运气好的了,有的蛊是下在食物里的,中蛊之后,就算是解了,也终生不能再吃这种食物,否则就会复发。而一些难解的蛊,像金蚕蛊、猫鬼蛊这一类求财害命的,就带些神秘学范畴了。幸亏方茜中的不是这些。

    但夏芍是势必要找到这个人的。今天她看她那一眼,让夏芍觉得很在意,显然她是认识她的。这人给她的室友下蛊,如果只是因为两人有口角之争,那倒没什么,如果是冲着她来的,那就要注意了。

    夏芍不介意身边有高手,但不喜欢一个敌友不分的存在。

    泰国降头术、湘西蛊术,并称为东南亚两大邪术,且降头术的起源便是蛊毒。在如今外地尚未肃清的情况下,夏芍必须知道这名女生是敌是友。

    方茜点着头,这一会儿的工夫,不仅身上不痒了,连手臂上的水泡都干瘪了下去。这样神速的药效让江晓蓓都瞪大了眼,不可置信,更不知为什么夏芍懂这些。

    夏芍拿出纸来,在上面写下一串银行账号,然后递给方茜,“这是给你解蛊毒的价码,让你的父母汇去这个账户,别推脱,否则下回肠穿肚烂也没人帮你。”

    方茜呐呐接过账户,往上一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一、一百万?

    江晓蓓也捂住嘴,刚才抓药也才花了一百块钱不到,她只是开了个方子就要一百万?

    这根本是讹诈吧?

    苗妍在后头看见那纸上的数字,善意地笑了笑。这钱真不多的,小芍给人看风水,百万的价码算得上最低的了。跟她给自己封阴阳眼相比,这点钱算得上很少了。

    小芍在宿舍的时候,方茜炫耀不起来,她不在的时候,方茜常炫耀家中有多富有,父母有多疼爱她。她家是经商的,且家里就住京城。这价码对方家来说,应该不至于拿不出来。

    还是苗妍了解夏芍,她开这个价码,自然是看出方茜父母是经商之人。而且,为了向江晓蓓问明那女生的情况,她已经把人情费折算进去了,并没有收太多。不然,给人解蛊毒,岂只收这点?

    “我是风水师,帮你解蛊当然要收报酬。或者,你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到我可以免费帮你治疗?”夏芍挑眉,毫不掩饰自己风水师的身份,“你中蛊的事,你可以对你的父母实话实说,其他人需缄口不提,否则惹祸上身。”

    夏芍嘱咐一句,神色淡然,也不管方茜瞪大的眼,便转而问江晓蓓道:“今天下午跟你们发生冲突的女生是谁?”

    江晓蓓还在震惊夏芍刚才的话,听见她问,下意识便道:“她、她是生命科学院系的,三班的班花,衣妮。”

    夏芍一听,二话不说,出了宿舍!

    生命科学院的宿舍楼离经济系有些距离,但到了楼下的时候,宿舍大门还没关。夏芍一出现,宿舍楼里便沸腾了!

    夏芍一开学,就在京城大学出了名,尽管不可避免地有嫉妒者,但更多的人面对夏芍,或敬佩示好,或逢迎巴结,都是表现出善意的。毕竟,夏芍掌着华夏集团偌大的家业,京城大学的学子毕业之后,也是要找工作的。

    凭着受欢迎的便利,夏芍很容易便查到了衣妮所在的宿舍。没有人知道夏芍来找衣妮干嘛,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时候就能跟夏芍搭上关系,决计是交了好运。

    但衣妮见到夏芍来访,却并没有表现得多热络,也并不惊讶,只是笑了笑,似乎还有点赞赏,“来得挺快!不愧是玄门的唐大师的嫡传弟子。走吧,去外头说。”

    夏芍也不惊讶,她就知道这人认识她。在奇门江湖,玄门声名赫赫,而她在香港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有名气也不奇怪。

    衣妮在周遭各种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跟着夏芍来到了宿舍楼下,两人转进一条林荫道,见四周没人就停了下来。

    “在奇门,破人招法可是取祸之道。我教训得罪我的人,你来插手,这可有违奇门江湖的规矩。堂堂玄门宗子辈弟子,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衣妮一停下来便看向夏芍。她看人总是那么笑嘻嘻的,衬着小巧玲珑的脸蛋儿,给人的感觉娇小俏皮。但她的眼神却绝不像一个娇小女生,而是刀光霍霍的力度。

    夏芍视这目光于无物,只冷笑,“少给我扣罪名,你往我舍友身上下招法,我就住在那宿舍,不想被波及就得解。说吧,你什么目的。”

    衣妮噗嗤一笑,眼里的凌厉少了三分,倒被三分嘲讽取代,“我就不信,堂堂玄门宗字辈的高手,还没有保自身的招法?说到底,你就是好心。”

    “我倒觉得好心的人是你,好好的,非要送生意给我做。送到面前的钱,我没有不收的道理。”夏芍目光淡然,也是嘲讽一笑,“还是说说你的目的吧,我不想跟你耗太久。”

    不想,衣妮听了这话反倒是一愣,接着嘲讽褪去,笑容变得趣味,“我就知道你是个有趣的人,从在渔村岛上的时候就发现了。”

    这回轮到夏芍愣了!

    渔村小岛?

    “你参加过风水师考核?”

    “我就知道你不记得我了。”衣妮并不意外,也没有被无视的愤怒,只是轻轻巧巧道,“没关系,只要你现在知道京城大学里有我就可以了。”

    这话倒叫夏芍愣了,一时不知这话什么意思。

    “你既然能解我的蛊,想必是对蛊毒也有些了解的。修炼蛊王,终身都要放蛊,一旦停止放蛊,自身就会受到反噬。我在京城大学读书,有一些不长眼的人,我正好拿来修炼。我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

    夏芍闻言挑眉,如果这就是这女生的真意,那她们之间倒不存在敌对关系。

    但……

    不过是口角之争,便对人放蛊,业报之大,这女生也该清楚。但修炼蛊毒确实需要定期放蛊,不放便会遭到反噬,这也是事实。所以,蛊术才会跟降头术一样,被称为邪术。

    眼前的女孩子,看起来就像是平常的女大学生,甚至面容小巧,有些可爱,怎么也想不到,她竟是修炼蛊毒的女孩子。

    要么是家传,要么是有血海深仇或者更深的执念,要不谁练邪术?

    或许,这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但夏芍对此不感兴趣。

    “我知道你有四个朋友,两男两女。我可以避开他们,但你要保证不干预我放蛊的事,咱们就算是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章 虱子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八章 虱子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