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未婚妻与老婆

    摊主恼了,也是人之常情。马老刚才急着买,现在又不要了,不知真相的他有些理亏,当即就拿出一百块钱,塞给摊主,赔笑道:“小哥儿,耽误你时间了。别嫌弃,哪去买点早饭吃吧。”

    这钱不塞还好,一塞摊主更恼,“怎么着?老爷子,打发要饭的呢?您老不是要买件赝品回去练眼力么?您倒是买啊!”边恼还边把这钱收了。

    马老被说得脸上发烫,直瞥着头摆手,“行了行了,年轻人,你也别挖苦我了。我是以为这是真品,想捡漏来着。不过你也是想赚这三万块钱,咱俩谁也好不到哪儿去,也就谁也别说谁了。”

    说完,马老也不好意思看周围熟悉的老人们,就只看了夏芍一眼,眼神复杂。直到现在,他也不敢确定这枚金错刀到底是不是假的,如果是,他自然得感谢夏芍,让他避免了损失。但如果是于老的眼力对了,那他今天就等于错失了一次中大奖的机会了。

    但事已至此,再留在这里也是丢人,马老看了夏芍一眼之后,便摇头叹气地走了。走时步伐很快,跟开溜没什么两样。

    那摊主还有东西没收拾,又不能去追,见马老溜了,便把气撒到了夏芍身上。

    “我说小姑娘,这事儿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么?眼力不错啊,这么好的眼力不知道古玩行当的规矩?你这是搅局你知道不?怎么着,这三万块你打算给我?”摊主盯着夏芍还拿在手里的那枚金错刀。

    旁边的老人们听不下去了,纷纷声援夏芍。

    “我说小伙子,是你自己说这是赝品的,小姑娘只不过给咱们说了说为什么是赝品,不算搅局吧?咱们还觉得长学问了呢!”

    “刚才你不还挺硬气的吗?说老马不买就去潘家园摆摊,现在老马不买了,你倒是去啊!”

    “老马自己说想买赝品回去练眼力的,小姑娘只是跟他说说,哪知道他是想捡漏?不知者不罪嘛!再说你这么枚赝品卖三万块钱,你敢说你没狮子大开口存了敲一笔的心思?”

    老人们纷纷站出来说话,夏芍慢悠悠蹲下身子,把金错刀放了回去。而这时候,摊主对老人们的声援指责显然更加恼怒,哪还有一开始摆摊时候的实诚?当即便骂了起来。

    “一群老不死的!小爷爱讹谁讹谁,关你们这群老不死的屁事!妈的!出门没看黄历,晦气!”

    “你你你……”

    “你怎么骂人呢?”老人们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骂你们怎么着?小爷我他妈还会打人呢!”摊主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昂着头,说话间当真伸手,一把就推向最近的一位老人。

    老人登时便懵在了当场,以为定然会被打,没想到,那手在离自己胸口半寸的时候忽然停住了!

    截住摊主的那只手从下方而来,老人们震惊低头,见地上蹲着的女孩子抬起手来,一把抓住了摊主的手腕。她从下方伸手上来,摊主也是一惊,但下一刻便惨叫一声,疼得脸色发白!

    只见夏芍蹲在地上,起身之时一脚踩上摊主的脚面,矮着身子纵到他身后,连带着把他那只推搡老人的手掰去身后!与此同时,膝盖往他腿弯一碰,一压,另只一手按着他的后脖颈,便“砰”地一声压去了地上!

    那摊主的脑门被生生压在面前的一摊铜钱上头,一个磕头的姿势,正对着一群老人。胳膊像要被拧断了似的,疼得冷汗都滚了下来,想骂人却发现后脖颈被捏住,那厉害的小姑娘不知道会什么邪门的功夫,他竟觉的嗓子发不出声音。

    夏芍脸色发寒,在一众老人惊讶的目光中,缓缓俯下身,在摊主耳边道:“别以为没人看得出来这是个局。”

    摊主赫然一惊,眼神都变了变,这时,后面传来两声呼喝。

    “干什么这是?聚众闹事?”

    夏芍一回头,见两名警察走了过来,周围的老人们看见了,想上前解释,但是发现事情太复杂,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这时,夏芍松开手,那名摊主起来,一看见是警察,竟倒在地上装死耍赖道:“哎哟!两位,看见了没?这小姑娘当众殴打我,你们、你们可得给我做主哇!”

    却不想,那两名警察看也不看夏芍,一个人上前一把将那摊主提了起来,“谁让你在广场摆摊的?有人说你殴打老人,跟我们去局里一趟!”

    摊主一呆,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名警察便帮他收拾了摊子,两人一起把人给扭送走了。走到公园广场对面一条道儿上的拐角的时候,还对两名来公园锻炼身体的上班族点了点头,很是客气的样子。老人们这才知道,原来报警的是这两个人。

    夏芍的目光往那边看了一眼,正对上那摊主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今天算是跟人结了怨,但夏芍并不在意,她走去一旁,拿出手机,给福瑞祥在京城的负责人打了个电话。

    福瑞祥在京城的古玩行不在潘家园,而是开在古玩城。潘家园是旧货市场,珠宝玉石、文物书画、文房四宝、瓷器及木器家具等大多以摆摊的形式,像一个博物馆,也像一个大杂烩,五花八门,物件大多便宜。这里是大多练摊儿的人最还去的地方,但却不是古玩行的聚集地。

    古玩行一般都在京城的古玩城,京城古玩城是受国家文物监管的市场,也是亚洲最大的古玩艺术品交易中心。有六百余家文物公司和古玩经销商入驻经营,其中包括各国的古玩经销商。

    在华夏集团吞并了盛兴集团之后,全国各地古玩市场的古玩行便挂上了福瑞祥的招牌,京城的古玩行便是其中之一。只不过,福瑞祥在京城的负责人跟其他古玩市场的负责人不一样,她是名女子。

    祝雁兰,五十出头的年纪,在古玩一行里却是很有名气。她祖父是清朝进士出身,官宦世家,祖母也是大户人家出身,祝家在京城是有名的书香门第。祝雁兰的父亲是国内书画大家,也曾是故宫博物院书画鉴定方面的专家,老人家在古董鉴定行业很有权威,只是如今八十多岁高龄,早已不出山。祝雁兰受祖父和父亲熏陶,在鉴定方面也有长才,在古玩行业也有诸多人脉,古玩行里干了二十年,经验累累。

    夏芍在华夏集团的高管会议上见过祝雁兰,对她涵养深厚的谈吐印象深刻。祝雁兰自是知道夏芍来了京城大学读书,只不过夏芍开学这段时间又是报到又是军训的,实在是很忙,两人还没见过面。因此,当祝雁兰接到夏芍打来的电话时,很是惊讶。

    “祝总,故宫博物院有位专家,姓于,刚退休不久,你知道么?”夏芍问道。

    电话那头,祝雁兰声音慈祥,“您说的是于老吧?您怎么认识于老?于老是古钱币和古书画方面的专家,今年刚退休,还常在行业里走动。上个月他还去我家里拜访了我父亲呢。”

    “日后福瑞祥里的古玩,一律不请于老做鉴定。他带来的物件,也不收。至于原因,我过两天见了面再跟你说。”夏芍身在广场,这件古董赝品做局的事说来话长,也不适合细说,夏芍便索性下了命令。

    祝雁兰是个通透的人,她虽然很惊讶,但是没有多问,只是笑着说道:“那行!那就等三天后跟董事长见了面再说。”

    三天后是国庆第二天,正是华夏拍卖公司、艾达地产和华夏娱乐传媒公司三家公司在京城落户的日子。夏芍说过,华夏集团要全面起航,这便是标志性的第一站。

    另外,华苑私人会所也找好了地方,直接盘下了一家经营不善的俱乐部,也是刚装修完毕,与三家公司一起,参加落户仪式。

    只不过,这回的落户仪式不是新闻发布会,而是慈善拍卖会。

    这一场慈善拍卖会,商界、娱乐界以及社会各界名流都有参加,是一次大场面,时间就定在国庆节的第二天。

    夏芍挂了电话之后才发现,广场上的老人们还没散,都在一起聊着天儿,时不时地往这边看来,似还在讨论着她刚才的身手和深厚的古玩鉴定知识从哪里来的。而夏芍身旁三步远,徐老爷子最淡定,已经打起了太极,昂首挺胸,慢慢悠悠,闭着眼,脸向着晨阳,一副很投入、没听见她刚才打电话的内容的样子。

    夏芍一笑,等徐老爷子打完了一套,才说道:“老爷子,跟您老请个假,国庆这几日我忙,待过了国庆,再陪您老来打太极锻炼身体。”

    徐老爷子看了夏芍一眼,夏芍以为他又要训话,诸如“年轻人放假就知道玩”之类的,却没想到,他只是咕哝了一声,就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年轻人就是事多!去吧。”

    但说完之后,又看了眼夏芍,终究是忍不住好奇,“刚才的古董是做局吧?你怎么看出来的?”

    夏芍闻言一笑,似真似假地眨眨眼,笑道:“我会看相。”

    短短四个字,把老人噎了个怔愣,半晌,也不知他信了没有,只管骂道:“小神棍!”

    夏芍只笑不语,老人五点前就来到了广场,此时已经七点,他身体再康健,也毕竟年纪大了。说了几句话,他便有些乏了,对夏芍摆摆手,放她回学校了。

    夏芍临走前把打包的早餐交给老人,也不提送他回去。她知道公园周围那些上班族都是警卫员和保镖一类的人,既然老爷子没打算在她面前坦露身份,那就陪他老人家且玩一段时间。

    夏芍步伐悠闲轻快地走出了公园,回到了京城大学。

    而公园里,徐老爷子背着手,手里提着早餐,身旁多了几个人。老人依旧望着夏芍离开的方向,旁边的几个人里,为首的男人三十岁上下,此刻已没有上班族的样子,而是站姿端正,怎么看都像是名军人。

    男人其貌不扬,笑起来倒是真诚,问道:“老首长,您考察得结果出来么?”

    老人转过头去,笑了笑,反问:“你们觉得呢?”

    “我们?我们哪敢说啊。”男人挠挠头,笑道,“这是您老的嫡孙媳妇,我们瞧着怎么样关系不大。”

    “呵呵。”徐老爷子一笑,目光又转向夏芍离开的方向,半晌才点了点头,“是个好孩子。心正。”

    听了这话,旁边的几人却都互望一眼,眼神震惊!

    别看只有这么两个字的评价,这评价分量可是不轻的!

    老爷子一生风里雨里,战场,政坛,沧桑历尽,阅人的眼光从不会错。而他对子孙后代的要求在当今的红顶子家庭里,只怕是最严格的。徐家的家训,便是一个“正”字!正心,正身,正德,是老爷子对子女儿孙的要求。

    但徐家子孙身在政坛,尔虞我诈无数,老爷子至今对自己的子女儿孙都还没有过一句“正”字的评价,能得老爷子这样一句评价,这少女前途无量啊!

    “那您老这是承认孙媳妇了?”男人忍不住问了一句,“后天可是国庆节,您老打算请夏小姐去家里做做客?要是夏小姐看见您老,说不定很惊讶。”

    老人闻言看向自己的警卫员,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摆手摇头,“你以为她没看出是我来?你错了。呵呵。”

    男人和身旁的人都跟着一愣,他们刚才在远处,看得都不是很真切,还真没看出老爷子有什么地方暴露了的。

    “那丫头,聪明着。”徐老爷子高深地一笑,“要是仅凭面相她就能看出刚才的古董是摊主和文物专家做的局,你们猜她会看不出我是谁吗?”

    面相?

    男人一愣,这才想起来,夏芍的身份不仅仅是企业家那么简单,她还是唐老弟子,在香港和国内上层圈子名声赫赫的风水大师!

    若论出身,论商人的身份,这位夏小姐嫁入徐家成为嫡长媳似乎有些不大合适,而风水大师的身份,似乎就更不大合适了。政坛对这些事情敏感,老首长会不会考虑到这一层,才没有明确表态?

    正这样想着,却见老人负手而笑,“呵呵,这小丫头,挺有趣。不急,既然她不戳破,我也不戳破,看看谁沉得住气。”

    啊?

    男人又愣。

    这怎么看起来,老首长似乎没考虑身份的问题,反而是起了玩心?

    这……唉!

    男人叹了口气,又挠了挠头。反正这是徐家的家务事,且看吧。

    ……

    夏芍回到学校之后,军训检阅很顺利。经济系一班一举拿到了院系第一!这个第一,可不是因为京城军区第三十八集团军的司令徐天胤今天亲自列席,而是因为夏芍的班级这半个月是真正经历了严格的操练。

    凡是每天在休息的时候,看见经济系一班还在顶着烈日训练的人,都对此比拼结果没什么异议。事实上,京城大学的新生们,与其说对拿第一感兴趣,还不如说对夏芍和徐天胤之间的事感兴趣。

    在检阅结束之后,一身少将军装,冷得连烈日都打颤的徐天胤从席上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接走了夏芍。

    两人去了哪里,除了夏芍的朋友,谁也不知道。而京城大学自这天起就放了国庆假期。国庆之后,才正式开课。

    学生们猜测的猜测,八卦的八卦,但假期还是要过的。

    而夏芍和徐天胤,在慈善拍卖会之前,也要一起过假期——两人去了徐天胤在京城的住处。

    徐天胤在京城有自己的住处,二环路上一幢高档别墅小区,中式与欧式混合设计的庭院式庄园别墅,小区是严格的现代化管理,在寸土寸金的京城,虽然小区里的绿化没有东市桃源区那些曲桥荷池精致景色,但别墅内部却是独立的天地。

    别墅有独立的院子,西式墙体,院子里绿化极干净,地上洒扫得草叶都不见。后面的游泳池也蓄着干净的水,一走过去便能闻见消毒水的味道。

    别墅里面铺着深色的木地板,装修风格有些中西结合。地毯、沙发、书柜,乃至屋里的一件小摆件,都不见灰尘。一进来,给人的感觉便是干净、亮堂,和……没有人气儿。

    徐天胤站在门口,刚打开门,便把一串钥匙交给了夏芍,“以前留在小区物业那里,他们定期来打扫,刚刚要回来了。”

    夏芍从打量室内摆设中转过脸来,看着掌心里静静躺着的钥匙,笑着打趣,“干嘛?我来了,就连打扫的家政服务都不用请了,直接换我打扫房间了?”

    徐天胤定定看着夏芍含笑的眉眼,确定她不是生气,便伸手把她拥住,头抵去她颈窝,呼吸热得她发痒,“不用你,我打扫。”

    夏芍痒得直躲,听了这话更是笑道:“你?你一年回来住几次?等你打扫,这屋子的灰都能把人埋了。”

    “以前在国外,不常回来。回来一次就被爷爷叫回去,很少在这边住。现在你在。”徐天胤也不知是想让夏芍多了解些徐家的事还是怎样,他现在的话可比以前多。

    夏芍听见那句“现在你在”便笑了笑,明知徐天胤的意思,却还是逗他,“还学会金屋藏娇了?想得美!”

    “不是。”男人反驳,伸手握住她戴着求婚戒指的那只手,力道有些紧,“你是未婚妻。”

    夏芍一笑,她跟徐老爷子见面的事,只怕师兄还不知道。不过她也不打算提,这件事她自己会解决。于是,她只推了徐天胤一下,笑道:“行了,肉麻!快中午了,想吃什么?我下厨!”

    男人却盯着她。

    夏芍立即警觉跳开,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大白天的,你想点儿正事行么!”

    男人还是盯着她。

    夏芍不理,转身便淡定地把别墅里的房间都转了转,客厅、卧室、书房、厨房、卫浴间、健身房,各处看过之后,越看越觉得这屋子哪里都好,就是一点儿居家的感觉也没有。于是她当即决定,出门!买点东西回来装饰装饰,顺道买菜回来。

    经过徐天胤身旁的时候,夏芍笑着逗了他一句,“走吧?我的未婚夫?”

    这称呼夏芍也是头一次唤,自然是脸皮发烫,但是忍着笑逗徐天胤。她承认她有恶搞的心思,想看看这男人听了之后有什么反应。

    夏芍相信了徐天胤的各种反应,包括他听了之后很可能狼性大发。于是她在说这话时已经做好了警戒,手已握上门把手,一旦男人有扑来的预兆,她立马奔出门外去。

    但是想来想去,没想到徐天胤皱起了眉头。

    男人冷峰般的眉皱起来,深邃的眸定着夏芍,薄唇抿着,越抿越紧。

    唔,未婚夫。

    听着别扭!

    有两个字,是多余的。

    夏芍不知道这男人哪根筋不对,她觉得有点危险,于是便开门,先一步去了院子。徐天胤随后跟出来,到了车上,一关车门便看向夏芍。

    “未婚夫不好听,多余。”男人握着方向盘,不开车,“改口。”

    夏芍一瞪眼,这才知道刚才为什么这呆萌会皱眉头,原来是纠结这个?夏芍噗嗤一笑,来了兴致,“怎么多余了?那怎么改?”

    “唔。”这话把徐天胤问住了,他看起来想了想,这种称呼在他的人生里也是陌生的,于是他想了一会儿,然后黑漆漆的眸看向夏芍,吐出一个字,“夫。”

    “……”噗!

    夏芍落下一脑门黑线,雷得风中凌乱,“现在哪有这么叫的?师兄听谁现在这么叫过?再说了,刚才是谁叫我未婚妻的?”

    “错了,以后不叫了。”徐天胤这时也反应过来夫或妻这称呼不太合用,便握住夏芍的手,果断而坚定地改口,“老婆。”

    ------题外话------

    唔,明天或许,可能,也许,有肉。

    但有也只是肉汤,其实我很想写拉灯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1》,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一章 未婚妻与老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1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一章 未婚妻与老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