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温馨一日

    老婆的称呼,夏芍笑着没应。虽然她心中很坚定今生会与身旁的男人一起度过,但心里总想逗逗他,不想应那么快。

    且徐家如今对两人的事尚无说法,等有说法了再提这事,也不迟。

    徐天胤开车的时候,看了眼夏芍手上戴着的戒指,忽然觉得,求婚是求了,似乎作用不是那么大?

    夏芍一路上瞥着男人微拢的眉峰,忍着笑。她无意间逗了他一句,结果,似乎又给这男人找到新目标了。不过,眼下倒是有个最近的目标,那就是把这男人的住处给装点一下,让屋子看起来有点家庭的味道。

    三岁以前,他或许过着正常的生活,但之后他的生活里除了师父师母,并没有太多家庭的温暖。尤其是十五岁过后,十几年在国外出任务的生活,偶尔回来一趟也只是见见徐老爷子,家庭二字,离他遥远而陌生。

    夏芍把徐天胤拉到京城的家装市场,专门挑选一些可爱的小玩意儿。出来之前,夏芍看过别墅里的摆设和装饰了,很明显,这是套现装房,一切都是装修好的,直接入住就可以。屋子里漂亮归漂亮,但一点主人的私人物品都没有,看起来哪怕是现在不住了,转手卖出去,新入住的人大抵都不会发现这屋子之前有人住过。

    从风水上来讲,屋子里没有人气儿并不好。住在里面的人没有归属感,容易性情寡漠,不利于家庭归属感。因此,夏芍专门挑些跟徐天胤性情互补的温暖的、可爱的小玩意儿。从漂亮的台灯,到趣味的餐盘、雅致的茶具,再到桌上别致的台历、门铃上搞怪的小挂件,甚至连院子里夏芍都打算种上芍药花儿。

    最后买到房间里的花瓶和相框的时候,夏芍才发现,她跟徐天胤相识四年,竟都还没有照过的相片。

    因此,从家装市场出来,夏芍直奔附近的商场,挑选了一款立等可取的相机。她不想去影楼拍相片,而是想亲手记录两人今后的点点滴滴。

    在挑选相机的时候,夏芍还被认了出来。她刚来京城,曝光率其实并不大,那天京城大学开学典礼上的视频虽然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但夏芍今天的穿着和那天的正装打扮差别很大,加上视频和本人的差距,其实是不容易被认出来的。夏芍和徐天胤两人在家装市场逛来逛去,两人的外形虽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也大多是惊艳,倒还没有能认出来的。

    选相机的时候,让夏芍暴露了的是她手上戴着的戒指。

    这年头,立等可取的相机还很贵,夏芍指向那款相机的时候,服务员就已经留意了她,在不经意间看见她指向柜台时戴着的那枚花戒,顿时便瞪大眼,惊呼一声。

    这枚戒指在网上有好事者曾截图放大了出来,细指款式有多别致,镶嵌的钻石有多少克拉,中间那颗金珠有多珍贵,此枚戒指要花费多少重金。

    女孩子对浪漫和爱情的憧憬都是天生的,这枚戒指不知羡煞了多少人。而且,这枚戒指一出来,便有了不是仿冒品,不仅商场柜台,就连街头的小饰品摊上,都有仿的同款。

    这商场柜台的服务员有名同事觉得漂亮,买来一枚,前些日子还被同事们取笑了一番。

    方才一瞥夏芍手上的戒指,服务员还只是一笑,心道又来个买仿冒品的女孩子。但抬眼瞧见夏芍,顿时愣住。

    这少女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若非要说出个词儿来,那便是舒服。再细看,才觉得眉眼精致如画,韵味古典,雅致宁静。而她身边的男人,目光只在她身上,不说话,却让人无法忽视。

    柜台的灯光映着男人微低着的眉宇,只是淡淡的柔和,却能让人心头一撞,刹那惊艳。但纵使如此,男人的气质还是冷的,孤冷得如同阳光照不透的黑暗,温暖融不去的寒冰,让人心头一撞的时候,紧接着便跟着一颤。

    好冷!

    谁把冷气调低了几度?

    这样的一对外形俊俏男女出现在柜台前,女服务员自是好生看了又看。不太敢看徐天胤,便去打量夏芍,越看越觉得眼熟!以至于夏芍让她拿看中的那款相机看看,她竟一时忘了动。直到夏芍再次出声提醒,她才反应了过来!

    “夏小姐?”女服务员试探性地询问,然后她便看见夏芍抬头,愣了愣,然后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善意地一笑。

    服务员却瞪大眼——真是?

    天哪!她竟遇到本人了!

    “现在可以把那款相机拿给我看看了么?”夏芍第三次问询,语气仍未有恼怒,涵养极好。

    “可以!可以!”女服务员赶紧点头,快速地把相机拿出来递给夏芍。在她看相机的时候,却不停地瞄去她手上。

    只见柜台的灯光下,那枚花形雅致的戒指亮得晃人的眼,但同时中间那枚镶嵌的金珠又给人以柔和的观感,中和了太过耀眼的光芒。低调的华贵,内敛的风情。

    这才是真品!

    女服务员激动得频频回头,对着同事直打眼色,奈何没被看懂,急得她恨不得跺脚。

    “可以试试吗?”夏芍问道。

    女服务员回神,看夏芍手里的相机,这种相机都是不能试的。但面前这客户显然不会只试不买,即便是问过经理,也必然是可以试的。

    “可以!可以!”服务员连声又道,然后便赶忙帮夏芍调好了设置,把相机交给了她。

    夏芍拿着相机转向徐天胤,见男人低头看着她,面对镜头还是一副呆萌的表情,便瞪他一眼,学他的简洁,“笑!”

    女服务员看着徐天胤冷峻的脸,都恨不得扯起嘴角,替他笑。但等到真正见男人短促地一笑时,她却忘了扯起嘴角,呆了。

    夏芍低头,把吐出的相片拿起看了看清晰度,满意得笑弯了眉眼,“好,就它了!”

    不是没看见女服务员刚才给同事们使的眼色,夏芍自是不想被围观,她试着好,便果断打包、付款、走人。

    直到两人款款而去,女服务员才一步窜到同事身旁,一巴掌拍在肩膀上,恨道:“刚才让你往这边看,什么眼力劲儿啊!”

    女同事不解,“怎么了?”

    “刚才那是夏小姐和徐少将啊!本人!”女服务员指指已经快要走出商场的两人的背影。

    那名女同事先是一愣,接着瞪大眼,探着头直看,见人走了出去,便回身问道:“不能吧?你怎么把人认出来的?怎么会这么巧?看错了吧?”

    一连四问,句句怀疑。

    女服务员顿时给同事一个鄙视的白眼,懒得解释,直接把刚才付款时刷卡的单子一亮!

    上面的签名龙飞凤舞,走笔凌厉,霸道冷厉的气势几乎迎面而来。

    三个字。

    徐天胤!

    ……

    买相机时的事,对夏芍和徐天胤来说,只是小插曲。两人从商场出来的时候,见已是中午了,却还有很多东西没买,于是果断去附近酒店吃了饭,下午接着逛。

    下午,徐天胤开车去了花鸟市场,买了七株芍药,打算回去种在别墅院子里。之后,两人又寻了专卖店,买了架天文望远镜,夏芍打算放去阳台。在驱车回去的路上,突发奇想的,夏芍又买了套庭院烧烤的器具。师兄朋友少,聚在一起玩闹的事少有。秦瀚霖这小子如今还在青市纪委,尚未调回京城,不然有他在,许会热闹些。但即便如此,夏芍也还是先买来备着了,想着改日把她的朋友们叫上,一起来聚聚,给屋子添添人气儿。

    两人回去的路上又顺道买了晚上要做的菜,等开车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傍晚了。

    见天色未黑,夏芍便先把买来的花种在院子里。

    十月份左右,正是种芍药的时节,夕阳照在墙头,将院子染得金红。男人蹲在的卧室窗外,铲土,栽花,培土,浇水,穿着白裙子的少女站在旁边,什么也不被允许做。她唯一的工作就是指挥他栽在哪里,面朝哪个方向好看。

    七株芍药,排成了北斗七星,这古时象征七夕的爱情之花,盛开在别墅的窗下。

    夏芍拿来相机,两人在花前窗下伴着夕阳霞彩合影,男人眸光柔和,指尖还有点泥渍。少女笑得眼眸微弯,粉瓷般的面颊连夕阳的霞彩都逼退三分。

    晚饭说好了夏芍来做,结果还是徐天胤下的厨——逛了一天,他让她去休息。

    夏芍由着徐天胤,两人在一起日子还长,这顿饭谁做都无所谓。但她没去休息,而是玩起了相机,时不时地在徐天胤切菜炒菜的时候出现,猛不丁儿照一张。等饭菜上桌的时候,徐天胤都愣了愣。

    餐厅的一面墙上已经被夏芍贴满了各种照片,洗菜的他、切菜的他、炒菜的他、穿着围裙的他。而两人合照的那张照片已经被放进相框,摆去了卧室。

    这幢别墅,自买下开始,第一次这么温暖,温暖得让男人有些愣神。他看见夏芍把红酒打开,倒了一点出来,坐在他对面,在饭菜的腾腾热气里笑。屋里暖黄的灯光,一时竟让人视线有些模糊。

    美好的一晚,从一顿美好的晚餐开始。

    徐天胤下厨做了一桌,他却没有吃多少,而是也摆弄起了相机。吃饭的她、给他夹菜的她、品着红酒的她……照片一张张贴去墙上,跟他的照片贴在一起,这面墙才觉得完整。

    徐天胤看着照片墙的目光让夏芍觉得心疼,她其实想过不住在大学宿舍,搬出来住。但是很显然,两人如今还没结婚,尤其是在徐家还没对外承认她的时候,两人住在一起不太合适。

    但华夏集团全面发展之后,夏芍也要将更多的心思放在公司上,虽说大学的时间充裕很多,但每晚也有查寝和熄灯时间,对她来说很不方便。因此,夏芍还是决定国庆回校之后就向学校申请搬出去住。

    至于是买套公寓还是直接住在华苑会所,夏芍还没决定,等慈善拍卖会之后再说。

    吃完饭后,夏芍有心让徐天胤多体会些家庭的温暖氛围,于是拉着他去客厅看电视节目,一直到了十点多钟,她有些困了,徐天胤才起身去浴室放洗澡水。

    男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夏芍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但她睡得并不是很熟,徐天胤一抱她起来,她便醒了。

    夏芍这一回态度坚决,坚决地不允许徐天胤抱她去浴室。她怕出不来,她今晚还有去阳台看星空的计划!

    徐天胤被一道浴室门阻隔在外,被勒令不允许撬门,不允许蹲守。

    结果是,没有撬门,没有蹲守,夏芍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男人在客厅坐着,电视关着,他在看报纸。

    夏芍眼里一瞬间闪过狐疑的光,这男人今晚怎么这么听话?

    徐天胤抬起头来,正看见夏芍眼里狐疑的光,台灯昏黄的光亮里,男人眸底似有淡淡笑意闪过。随即,他的目光落在她粉色的丝质睡衣上,眸底的笑意渐渐被深邃吞噬。不待他站起来,夏芍便敏锐地发觉,然后转身去了阳台。

    阳台布置得很温馨,地上绒绒的圆毯,赤脚踩上去软软的,微痒。站在阳台里,可以看见后院的游泳池,远眺也可以看见远处霓虹大厦,京城夜景。

    天文望远镜被架在角落,夏芍走过去调试,望向夜空月色星辰。

    徐天胤走路向来无声无息,但以夏芍的修为,在清醒的状态下,他一走进屋里,她便感觉到了。

    转身望去,夏芍愣了愣。

    她为了看星空,把房间里的灯都关了。此时,只有月色照进窗台,洒一地银白。男人站在那银白的尽头,腰身只围了条浴巾。

    徐天胤刚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带着未擦的水珠。水珠被月色照亮,一点也不显得柔和,反而在那饱含着力与厉的紧致线条里,越发将男人的气息衬得原始野性。

    男人站在窗台月色的尽头,身后拉扯出长长的影子,仿佛融在黑暗里,他的发尖上还带着水珠,黑夜般的眸在夜晚令人心惧。

    没有什么时间比漆黑的夜令他感觉舒适,再孤冷再原始的气息,在这黑暗里都显得融洽。

    夏芍脸颊微红,看得再多,她还是有些面红耳赤。于是不自觉转身,对着面前的望远镜,耳朵却竖直了,听见男人步伐沉稳地走了过来。

    他一来到她身边,便习惯性地揽住她的腰身,将她圈进怀。低头,深嗅她刚出浴的香气。他很喜欢她的味道,这男人就像狼一样,一切凭着最原始的本能。

    夏芍被徐天胤烫人的鼻息闹得发痒,红了半片脖颈,月色里染上浅浅妩媚风情。她笑着往他怀里靠了靠,却偏了偏身子,笑称一声痒,偏着头把望远镜推给他,“看看?我刚才看了,很美。”

    “嗯,美。”男人在她颈窝里咕咕哝哝,黑夜般的眸染上侵略的意味,落在她宽松的睡衣领口,那里柔美的雪线被月色染得珠润如玉。

    夏芍见徐天胤连头也没抬,哪只他在看什么?只以为他存心敷衍,便手肘往后一撞,嗔他一句,“你看了没有,就说美?让你看星星!”

    “嗯,星星。”男人还是含糊,眸里的风景随着那一撞,只觉那道柔美的雪线都化作柔波轻颤,那轻颤的美景里最美处忽现两朵粉梅,看起来是挺像星星,美。

    “让你看看!”夏芍歪扭开身子,回头瞪这男人,把望远镜递给他。

    这回男人没有敷衍,他很认真地看向她,点头,“好。”

    随后,他把她的手从望远镜上拿开,另一只手去掀她的睡衣。

    夏芍这才感觉到不对,“干嘛?”

    “看看。”男人答,语言简洁,行动有力。

    夏芍有一瞬间的呆滞,忽然觉得他们两人说的好像不是一件事。也正是这呆滞的一瞬,粉色丝质的睡衣已被除到头顶,尚未脱去,男人的目光便落在那比睡衣柔软粉嫩的颜色更加粉嫩的前方,侵略掠夺的气息压抑得令人心惊,看起来真的在忍耐着先欣赏一番。

    夏芍脸刷地红透,抓着睡衣便遮,但她刚有这苗头,徐天胤的手掌便果断往她腰身后一扶,她的身子被大幅度地贴向他,在她承受不住脚尖儿踮起的一瞬,男人霸道地低头!

    夏芍啊地一声,身子都忍不住一颤,腿都跟着一软。

    一软的时候,男人精实的身体压过来,两人扑倒在软绒绒的圆毯里。倒下的时候,只听“刷”地一声,阳台的窗帘被拉上,月色越过两人洒在远处,皮影戏般映出美妙的图画。

    月美画美,却每每交织出令人心惊的角度与力度。

    阳台上,湿濡的声响和微微娇喘交织。然而,这样令人面红耳赤的声响里,还能听见两人的对话。

    “叫。”

    “师兄……”

    “不对。”

    “……师兄。”

    “不对。”

    “嗯……未婚夫。”

    “不对。”

    ……

    夜漫长,阳台的声响歇住时已夜深。徐天胤抱着蔫儿了一样的夏芍从阳台走去浴室,帮她洗去一身香汗,便抱着她回了卧室。

    卧室里,缠绵没有继续,男人抱着她躺进床上,手臂揽紧,让她入睡。

    逛了一天的街,又折腾了许久,夏芍确实是经不起第二回合,闭上眼便很快睡去。

    第二天是国庆节,夏芍清早醒来的时候,徐天胤已经穿好了衣服,男人仍是一身黑,却让睁开眼看见他的少女笑了笑。

    “师兄要走了?”昨晚被徐天胤逼迫着改称呼的记忆浮现,夏芍脸颊微红,但却仍是将这记忆压下,用被子半遮着满身红印的身子微微坐起,问。

    国庆节是举国欢庆的节日,徐家是开国元勋的家庭,国庆节这个节日对徐家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这一天,徐家的成员应该要齐聚,徐天胤如今身在京城,理由回去陪着老爷子过节。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夏芍昨天也没问,但她知道今天徐天胤一定会回徐家,所以便跟柳仙仙等人约好,今天一起去逛逛京城。

    却没想到,徐天胤摇了头,“不回去。”

    “……”嗯?

    夏芍挑挑眉,“不回去?”

    “嗯,爷爷知道。”徐天胤走过来,坐到床边看着夏芍。

    夏芍总觉得他的目光今天有些不同寻常。她对徐家的了解很少,只知徐天胤有一位叔叔和一位姑姑,却不知他跟家人的关系如何。国庆节这样的节日不回徐家,若不是为了陪她,那就是跟家人的关系不是太好?

    夏芍对此并不是很惊讶,毕竟徐天胤从小就跟着师父在香港生活,徐家对他来说,可能除了爷爷,也没有培养太多的亲情。

    “师兄,今天是国庆节,你现在不是在香港,也不是在国外执行任务,更不是在青省军区。你现在在京城,应该回去陪陪老爷子。”不管徐家人是怎样的,至少夏芍见过徐老爷子,对这位老人有着很不错的印象。不管怎么说,过节回去陪老人,这都是无可厚非。

    “我从来不在这个日子回去。”徐天胤伸过手来,抱着夏芍,抵住她肩头,声音有些闷。

    夏芍听出不同寻常来,愣了半天,轻声问:“为什么?”

    “我带你去个地方。”徐天胤没回答,只道。

    “去哪里?”

    “陵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二章 温馨一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二章 温馨一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