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陵园,徐家

    京城烈士陵园在国庆节这样的节日,很少会迎来扫墓的人,但这天却迎来了一对俊俏的男女。

    两人都是一身黑,男人身旁的少女一身黑裙,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她却神情肃穆,步伐带着这年纪少有的沉稳。她手里捧着束白色的菊,在上着台阶的时候,时不时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目光心疼又有些担忧。

    两人牵着手而行,台阶两旁,风吹得草木飒飒作响,肃穆里茂盛也意境萧瑟。夏芍跟着徐天胤,上了台阶,转过一条铺着碎花大理石板的山路,面前又见一条短台阶。

    台阶只有三阶,抬眼便能看见两旁开过了的迎春花,以及前方的汉白石大墓,大墓长方形修建,看起来像是静静安放着的棺椁。棺椁高踞,安放在八级小台阶之上,三面围以汉白石雕成的围栏,仅墓碑便有一人多高,墓碑之后的棺椁需抬头仰望。

    仰望之时,看得见青天。

    这处在烈士陵园里相对僻静独立、规格颇大的陵墓,正是徐家长子长媳安息之处。

    肃穆,庄严,却让看见的人眼眶发热。

    夏芍感觉徐天胤握着她的手都出了汗,在上午炎热的天气里,他的手冷得令人忧心。夏芍担心地看他一眼,不自觉地渡起了元气。徐天胤转头看向她,眸在阳光里如照不透的深海,幽暗。但看向她时却浮现点点微光,他的唇紧抿着,紧紧牵着她的手,上了台阶。

    台阶之上,高大的墓碑上镶着一对夫妻的照片。男人的年纪看起来与这一年的徐天胤差不许多,甚至连眉宇都有些相似。但男人唇边挂着微笑,带些那个年代特有的含蓄和文化气质,文质彬彬,儒雅而宽博。

    徐天胤并不特别像他的父亲,他与母亲更像些。他的母亲是位极美丽的女子,黑白的照片定格在那二十五六岁的年华,一位为人母亲的女子最美的年华。

    女子笑容很美,温柔得暖风一般,眼睛看着人,让人心都柔软了。

    陵园平时有人打扫,地面很干净,但两人的照片上还是蒙上了些灰尘。徐天胤走上前去,伸手在父母的照片上擦拭。他没有用纸巾,只是用手指,一点一点,轻轻擦拭。从旁看着,像是尚在人世的儿子,轻轻抚摸父母的脸颊。

    夏芍微微垂眸,深呼吸一口山风,压下鼻头酸楚。抬眸间见徐天胤退回来,他仍牵着她的手,她手上的戒指被枝头缝隙里落下的斑驳阳光割得细碎。

    男人转头看她,目光令人心疼,平日里那不善表露的情感,今日变得郑重,“这是爸妈。”

    夏芍轻轻颔首,看着墓碑上夫妻的笑容,微笑着轻轻道:“伯父,伯母。”

    “爸妈。”徐天胤看着夏芍,纠正她。

    夏芍微怔,随即点头,“爸,妈。”

    她今天便不跟徐天胤逗趣矫情,他带她来见他的父母亲,在去世的二老面前,凡世的观念今日可暂且放下,只求今日让缅怀的人和逝去的人心愿得以成全。

    夏芍微笑着,抬头间却是一怔。徐天胤看着她,目光微怔忡,随即他转过身,将她拥在了怀里。男人的呼吸向来沉,此刻却变得小心翼翼,让被他抱着的人也有些怔忡。

    夏芍把手里的花让却身旁,任由徐天胤抱着,听着他在山风里几乎听不见的呼吸,感受着他胸膛沉沉的心跳,有些心疼地抬起手。

    原本打算安抚他,却听见了他的声音。

    “今天不是他们的忌日。”男人声音暗哑,却让夏芍微愣。但徐天胤接下来的话,更让她愣住,“今天是我生日。”

    “……”夏芍微微张嘴,说不出话来。

    她从不知师兄的生日,不是没有问过,而是当初问的时候,他只道自己不过生日。

    那时,夏芍尚不知徐天胤童年的经历,却已能感觉出他身世的不平凡。既然他不愿意说,她便再没有问,只等他想告诉她的那一天。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在此时。

    她只觉得男人抱着她,声音嘶哑,手臂微微发抖。他平日里很少表露感情,这一刻却有些嘶哑的自责与悔恨,“我说要去游乐园,那时候国内没有,他们带着我去国外度假。第二天晚上,就出事了。”

    第二天晚上?

    那就是生日的第二天?

    夏芍心中震惊,一时难以用语言形容。

    童年,没有不期待生日的孩子。父母答应满足他的要求,带他去他喜欢的游乐园,这是件多么令人高兴的事。然而,正是这个出国的决定,让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童年。这与失去父母的那天晚上,一起成为他的梦魇,绑缚着他,再走不出。

    所以,他不过生日。

    这些年,他只在这天来看望父母。在他眼里,父母的忌日与这一天无异。

    “是我害死了他们。”男人声音沙哑,听起来像是野兽的低吼。

    “不是你的错。世界上向父母提出这样要求的孩子很多,满足孩子要求的父母也很多。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不幸,要怪就怪凶手狠心。”夏芍心里揪痛,拍着男人的后背,元气顺着经脉,安抚他的情绪,不想让他再出现那天出冷汗的状况,她问,“知道凶手是谁,什么目的吗?”

    “国外的恐怖组织,我的第一次任务,杀了他们的首脑。”徐天胤声音很低,冷到冰点。

    徐天胤的父亲去世时已任要职,恐怖组织的刺杀带了诸多目的,这件事虽然没有在国内公开,但那段时间却引起了两国关系的紧张。最后出于国事的考量,徐天胤的父亲被追封烈士,父母被允许合葬在烈士陵园。这件事,徐家得到了很大的补偿,也就是所谓的政治利益。但这样的处置,却令失去父母的男孩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因为凶手的逍遥法外,而埋下一颗黑暗的种子。

    十二年后,他为国出任务。冤家路窄,第一次任务竟是刺杀恐怖组织首脑。那一战,使他一战成名,因为他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不仅刺杀了国外恐怖组织的首脑,还将这组织一干高层,一网打尽。

    一个人的任务,端掉了一个组织。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只知道被他杀死的人死状奇惨,面容扭曲,死前受了很大的恐惧和痛苦。

    从此之后,许多被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都会去完成。从此,战功赫赫却不为人知,他像生活在黑暗中的影子,战功只记载在档案里。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年,直到他凭着战功授衔少将,直到徐老爷子也看不下去,不想让他再在国外过着漂泊危险的日子,从中示意出力,让他从背后走到人前,成为共和国建国之后最年轻的省军区司令。

    正是从那时候,他们在酒吧里偶遇,随后竟发现相互之间的同门渊源。相遇,到相爱,他们走过四年,今天,站在了他父母的墓碑前。

    夏芍抱着徐天胤,她从没有像这一刻这样感谢一个人。她感谢徐老爷子,如果不是老人从中出力,哪怕是授了衔,以这男人的性情,他只怕还是会选择过着黑暗的日子。孤独,冰冷,直到前路终结。

    幸而,他们相遇。

    幸而,今天他肯将事情说给她听。她相信说出来,他心里会好受很多。也坚信,从此之后,他的幸福是她这一生的追求。

    “师兄,我们给二老献束花吧。”夏芍轻声道。

    徐天胤沉默了一会儿,才点点头。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将那束花放在墓碑前,一起退后鞠了躬。

    “爸妈,你们听见我这么叫,可不许笑我。”夏芍自己先笑了笑,山风里脸颊微粉,染了那些枝叶茂密的枝头,显得有些娇俏,“你们不用担心,虽然在你们之后,我晚了很多年,但是这之后,由我照顾师兄。你们泉下有知,保佑他平安开心,我会和他多来看你们的。”

    虽然想说些更煽情的话,但是夏芍觉得,说多了矫情,这些话足矣。

    然而,正是这些让她觉得再简单不过的话,却令男人转头看她,青天之上,正有烈阳照着他的眸,极致的黑暗里是极致的亮光,看得人不由虚了虚眼。

    男人再次抱紧了她,这次比刚才还久。

    两人直到中午才从陵园离开,走的时候男人一路都牵着她的手,仿佛怕一松手,她就没了。

    夏芍一笑,走出烈士陵园之后,还有一大段下山的路。车子停在山下,她故意不走,笑道:“我累了,你背我。”

    徐天胤转头,看向她的裙子。见那是长裙,才点了点头,一声不响地蹲下身子。夏芍笑着上前,搂住男人的脖子。下山的路上,便多一对在路边慢行的年轻男女。少女趴在男人背上,手里拿着根花枝,笑着搔他的痒。男人根本就不怕痒,但见她玩得起兴,便转头看她,眸光柔和,唇边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一回,笑意许久没散,一直到山下。

    这时候,阳光正好,青天蔚蓝,正是午时。

    ……

    午时。

    在徐家,有一场家宴。

    这场家宴设在一道红墙之内,亭台水榭环境优美的阁楼里。这一道红墙,阻隔了外面游客的喧嚣和节日热烈的气氛。在如今的共和国,只有少数国家领导人可以居住的地方,徐家正是其中之一。

    阁楼面向宽阔的湖面,两旁是垂杨柳,中午的天气炎热,听着秋蝉鸣动,吹着湖风,一顿家宴,却吃得静悄悄。

    坐在主位上的老人,穿着一身很朴素的白色唐衫,威严地坐在椅子里,慢慢吃着饭菜。这威严的老人,正是徐康国徐老爷子。

    老爷子左手旁的座位空着,其下才是他的二儿子徐彦绍,儿媳华芳。徐彦绍身材略有些发福,但面色红润,气质端正,眉宇间也有身居高位的威严。年仅五十的他如今已是共和国的中央委员,省部级正职。而他的妻子华芳,则是最高检察院档案处的处长。

    两人在长房空虚的徐家,可谓风光。但即便如此,徐老爷子对家庭成员的地位要求极高,至今保留着长房一家的席位,像今天这样的宴席,尽管长房早已不在多年,老爷子左手旁仍有位子留着。

    二房之后,才是徐家三房。说是三房,其实是嫁出去的女儿一家。徐老爷子的小女儿徐彦英,听起来有些像男子的名字,但这也正是老爷子对女儿不输男儿的高要求。

    徐彦英在京城党委任职,她的丈夫刘正鸿在地方上任省委副书记,每年今天都回来陪老爷子过节。

    仅徐家这二房三房,在共和国的家庭里来说,都是绝对的政治世家。家庭成员国家级、省部级、厅级,级别之高,无人能出其右。

    更何况,徐家还有第三代。

    第三代坐在徐老爷子右手边,但第一把椅子仍是空的,其下第二把椅子里坐着名年轻男人。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若是夏芍此刻在这里,定要惊讶。这男人的五官跟徐天胤有五分相像,但男人气质明显文质彬彬些,眉宇间并无冷意,而是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度,笑起来颇为英俊,带些儒雅。

    男人正是徐家二房的独生子,徐天哲。徐天哲是徐天胤的堂弟,小他两岁,今年二十有七,在地方上任市长。二十七岁的年轻市长,也堪称共和国之最,前途无量。

    政界与军界的级别虽然无法比较,但是徐天哲与如今已是少将军衔任集团军司令员、手握兵权的徐天胤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些的。

    徐天哲下首的座位里,也是徐家最末的位置,坐着名女孩子。女孩子也就双十年华,一看就还在读大学,名叫刘岚。她眉眼长得像她母亲徐彦英,但顾盼间神采飞扬,很有些傲气。

    徐家虽然很讲究餐桌礼仪,但也不至于吃饭时不让说话,只是今天这日子,多年来总是沉闷的。

    明天是徐家长房夫妻的忌日,老爷子在这一天总是心情不好。而且,徐家人都知道,徐天胤会在这一天去祭拜他的父母,因此这一家团聚的日子,总是少个人。

    徐家人对此也习惯了,每年的这一天,一家人都默默吃饭,谁也不说话。

    但今年,却有人开了口。

    这个人是刘岚。

    “表哥不是在京城军区任职么?我还以为,今年他会回来呢。”徐家三代人丁不旺,都是独生子女,刘岚虽是外姓,但也是徐老爷子的外孙女。身为家里唯一的女孩儿,她自然受宠,地位很不一般。所以,在今天这日子里,她的父母不敢开口,她却敢开这个口。

    一桌子的人都愣了愣,刘正鸿和徐彦英夫妻同时看向女儿,都眼神暗含警告。警告完女儿,两人便去瞄老爷子。

    徐老爷子果然抬起眼来,看了外孙女一眼,目光虽然威严,却叹了口气,“随他吧。这是个心结,解不开,他是不会回来的。”

    见老爷子没生气,徐彦英和丈夫都松了口气。既然开了话头儿,徐彦英便叹了口气,“天胤这孩子,可怜哪!大哥大嫂不在了二十多年,这孩子还是走不出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开这心结,天胤小时候可可爱着……”

    徐彦英四十六岁的年纪,眼角生着淡淡的鱼尾纹,身材略显富态,说话间眉眼尽是温柔和愁绪。大哥遇害的时候,她才二十岁出头,比女儿如今的年纪大一些。小时候,父亲教育儿女严厉,即便她是家里的女儿,也没有受到多大的特殊对待。父亲教育她,跟教育两个哥哥花了同样的心思。家里母亲和大哥最疼她,兄妹两人感情很好,只是不曾想,母亲去世得早,大哥竟也去得早。

    那可怜的孩子,去国外前还好好的,回来就像变了个人。从此去香港疗养,一去就是十二年。回来以后便走上了军界,只是在外执行任务,常年在危险里泡着,一去又是十年。

    徐家的嫡长孙,竟跟徐家关系最淡,若不是家庭聚会的时候,总给他留着席位,这家里就像没这个人。

    徐彦英一来是因为大哥当初疼爱她,二来是心疼徐天胤,对自己这侄子,她向来关注。但在徐家三代里,很显然自己的女儿和二哥的儿子天哲关系好些。他们兄妹两个跟天胤见面的时候很少,话也说得少。

    因此,对于今天女儿主动提起徐天胤来,徐彦英有些奇怪。

    但她随即便看见女儿古怪地笑了笑,道:“妈,我看表哥也没你说得那么可怜,他现在过得滋润着呢。不是听说交女朋友了么?求婚的视频我可是看了,那浪漫的,我估计天哲表哥都干不出来!京城大学的开学典礼上求婚,我看天胤表哥可一点也不冷淡。”

    这话一出口,一桌子人都静了静。

    一时没人说话。

    这件事,徐家人自然都是知道的,视频也都是看过的。但是至今为止没人表态,也没人在老爷子面前提起过。

    二房三房,都想知道老爷子是个什么态度。只是没想到,会在今天被提了出来。

    于是,徐彦绍、华芳夫妻,刘正鸿、徐彦英夫妻,和徐家三代的徐天哲、刘岚,此刻都看向了徐老爷子。

    老爷子皱了皱眉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1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三章 陵园,徐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1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十三章 陵园,徐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