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愤怒,出手!

    徐家人来了!

    里面的人早就看见了。原本就有许多人好奇夏芍和徐天胤出去做什么,目光一直盯着两人。结果没想到,竟看到徐家来人了!

    不少人伸着脖子,听不到门口在说什么,只看见徐天哲笑着和夏芍握手,看见刘岚脸色不大好看。

    舞会大厅里顿时便开始交流各种眼神——果然,徐家还是有不同意的人存在的。但果然,徐家还是有同意的人的。

    如果不同意,今晚徐家不会来人道贺,徐天哲态度不会这么好。但如果同意,刘岚脸色不会这么冷淡。

    也就是说,徐家分成了两派,一派赞成,一派反对?

    不愧是在京城圈子里行走的人,只是门口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众人便猜出了徐家目前对夏芍嫁进家门的态度。只是众人尚不能确定,赞成的是哪些人,反对的是哪些人。

    别看徐天哲谦和有礼,他也是徐家嫡孙,政界新秀,岂会心无城府?他今晚会来,必是徐家有人授意,这个授意的人是谁,才是众人想知道的。

    未必是他的父母,也可能是老爷子。

    如果是老爷子,那就是说,老爷子同意,子女里有反对的?

    今晚来道贺的人里不乏秦系,但也不乏姜系。众人立刻心思算计,两方人马都清楚,徐家如果在这件事上有分歧,那么对于争取徐家,会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夏芍让开身子,请徐天哲和刘岚入内的时候,舞会大厅里一片寂静,众人都在猜测和算计,一抬头,见人已经走了进来,大多数人微怔,接着便忽然气氛热烈了起来。

    从夏芍带人进来到众人反应过来,不到三秒,舞会里的人就像是被下了的唱片机,此刻被重新放上,再次运转,浮华笙歌。

    “哎呀!徐市长,幸会幸会!大半年不见,什么时候回来的?”

    “表小姐,有日子没见,光华照人啊,哈哈!”

    表小姐,是京城上流圈子对刘岚的称呼。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秦家王家姜家三代的千金都没有此等殊荣,唯有刘岚。足可见徐家的分量。

    刘岚脸上总算有了几分笑,与众人寒暄问好,笑容淑女,言语得体,举手投足应对自如,虽骄傲,却有涵养——当然,只对这个阶层。

    对京城上层圈子来说,徐天哲和刘岚相比徐天胤和新进入京城圈子的夏芍来说,显然更为熟悉,相谈也更加自如。于是,自如着,自如着,话题就成了这样——

    “表小姐,今晚可是姗姗来迟啊。早点来,夏董还能不管饭?”

    “夏董的饭当然好吃,不过想来表小姐是被老爷子留家里了吧?是在老爷子那儿吃完饭才来的吧?”

    “这日子,自然是在老爷子那儿了。徐市长和表小姐一定都在,不然这么晚了,外头天都黑了,徐部长哪放心让表小姐一个人出来?肯定是托徐市长一起作伴过来的,是吧?呵呵。”

    ……

    打听徐天哲和刘岚为什么来晚的、打听两人前来是不是老爷子的意思的、打听刘岚过来是不是她母亲意思的,听着是寒暄,多为旁敲侧击。

    众人都知徐天哲城府深,便冲着刘岚来。

    刘岚是听得出来这些话中话的,毕竟她是徐家三代的表小姐,从小在这个圈子里,岂能连这点话外音听不出来?

    但,她假装听不懂。今晚让他们过来正是外公的意思,说出来,太给那女人长脸。还不如不说。

    周围人见刘岚口风不露,徐天哲更是问不出什么来,便不由眼神乱飞。

    夏芍在一旁淡淡听着,目光望向徐天哲,别有深意地一笑。徐天胤这堂弟确有城府,在门口遇见时,虽称了她一句未来嫂子,听着挺客气,也似乎承认她。可若当真承认,为何不把这话留待这里说?

    面对这些旁敲侧击,他反倒滴水不漏了。

    呵……

    夏芍笑容微嘲,看起来徐天胤在军,他在政,两人利益并无太多冲突,理该兄友弟恭。但她的身份只怕让徐天哲觉得对他不利。亦或者,还有别的原因。只是这些原因,她尚未见过徐家所有人,因此暂不好猜测。

    仅从今晚见徐天哲看来,夏芍对这男人的印象便是他没有表面这么简单。翩翩佳公子,往往城府深。

    果然是高门无亲情,除了血脉相连,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就只有利益。

    夏芍看向徐天胤,她对徐家人并没有什么感情,除了敬佩老爷子之外,对她来说,徐家就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一群人。她是否敬他们,爱他们,看他是否敬,是否爱。

    徐天胤始终牵着她的手,周围的揣测和试探越多,他牵得越紧。他的目光从徐天哲和刘岚脸上看过,看他们微笑,看他们滴水不漏,他的唇便抿起来,坚毅的力度,令人发疼。

    他们的微笑,他们的滴水不漏,对他来说是种伤害。

    夏芍曾有一瞬间的怔愣,恍惚从这孤冷如狼王的男人眼底看见淡淡寂寞与羡慕,他看着徐天哲和刘岚兄妹情深地挽着胳膊,却只能站在一旁。

    这让夏芍心口发疼,他离开得太久,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已长大,世界里没有他。徐天胤重情,夏芍知道,他从小失去父母,没有人比他更渴望亲情。可他生在徐家,即便是有徐老爷子那样可敬的老人,他的儿孙也难免因长期浸淫政治而利欲熏心,重利寡情。

    所以他说,除了爷爷,其他人都不重要。

    这不是无情,而是被无情伤害之后的无声悲愤。只是徐天胤不善表达,听着冷淡,但谁知他说出这话时,心底是否疼痛?

    夏芍抬起头来,对着徐天胤一笑,用笑容安抚他。男人低头望来,眼眸深得令人心疼,“没事,有你。”

    他淡淡的话语被周围笑声阵阵的寒暄掩盖,这时,有人问了一句话。

    “嘶!今天是二号吧?”

    众人一愣,听见这话的人不解地去看问话的人,那人呵呵笑了笑,看向徐天哲和刘岚的黑白配,看似歉意地笑道:“难怪徐市长和表小姐穿得这么素淡。”

    周围的阵阵笑声止歇,都因这句话而气氛变了变。

    二号!因为这场舞会,很多人都忘了这个日子。但经有心人提醒,这才想了起来!

    今天是徐老爷子的长子长媳,也就是徐天胤的父母的忌日!

    这一天,寻常百姓不知道,京城的政界圈子里却是很清楚的。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在场的许多人那时候还不在政坛。但即便是后来从政的人,都知道那件事的影响。当年,徐老爷子的长子长媳在国外遇害,险些引起两国争端。听说凶手不仅仅是恐怖组织,似乎与当时两国关系还有点牵连。恐怖组织还可以铲除,但两国政权之间却不能因此开战。所以在处理凶手的问题上,只有补偿徐家。

    补偿自然落在了徐家二房和三房身上,虽然以徐家在政坛的地位,徐彦绍和徐彦英两家都是前途无量的,但是政坛多少是要些政绩的。当时徐彦绍和徐彦英还年轻,职位和级别破格提了不少。导致现在才五十岁,徐彦绍就是共和国的中央委员,而徐彦英已是京城党委的宣传部长。再加上徐彦绍在检察院工作的妻子华芳,和徐彦英的丈夫刘正鸿,徐家可谓位高权重。

    而且,一般来说,像徐家这样位高权重的家庭来说,从政就是从政,子孙基本不碰军界。而军界的家庭,子孙基本不从政。这不仅仅是在哪方面有人脉,好晋升的问题。而是从国家的角度,总不能让一家独大,军政一手把持。

    但徐家是个特例。

    徐天胤独闯军界,并且已是共和国最年轻的少将,手握军权。

    如果不是当年他父母的死,许徐家也不会出这么个独在军界的子孙。

    当年的一件事,对共和**政两界的影响持续二十多年,京城权力圈子里的人对此自然记得清楚。徐天胤父母的忌日,在圈子里不是秘密。

    只不过,今天华夏集团旗下诸公司落户京城,又是慈善拍卖,又是庆功舞会,他们都被这事吸引了注意力,倒忘了这么件大事!

    此刻被隐晦地提起,众人纷纷看向徐天胤和夏芍,目光纷杂且怪异。

    徐天胤一天都陪着夏芍,他父母的忌日,为什么不去陵园祭拜?还有,夏芍已经答应徐天胤的求婚,未来公婆的忌日会不知道?选在今天这日子又是剪彩又是拍卖又是舞会的,是不是有点不太敬先人?

    徐老爷子向来重礼孝之道,这样的孙媳妇,老爷子真会同意过门?

    众人自然不知道,今天这日子是早半年就定下的,那时候夏芍还不知徐天胤父母的忌日。

    众人也不知道,今天夏芍早晨开业剪彩,本可以穿红,却以绿代红。今晚也该隆重,却穿得素淡。

    但这些众人是不知道的,徐天哲和刘岚也不知道。但他们知道,徐天胤向来不在今天祭拜父母,而是在前一天,他生日那天。

    但这时候,两人并没有多解释,刘岚甚至垂眸,目光闪了闪。

    这是个机会。

    虽然外公有同意这女人进徐家门的意思,但现在还没正式承认,外面没人知道,这女人也不知道。如果趁着这时候,她说句模棱两可的话,让外界猜测外公可能不满,也让这女人以为外公不喜欢她,那她会不会知难而退?

    反正,她说的是模棱两可的话,猜错了也是别人的事。想来外公也没办法太追究她。

    这样想着,刘岚脸上虽没表现出来,夏芍却早已将目光落在她身上,冷沉。

    她不是个常生气的人,情绪想来算得上平静,这一刻却愤怒。比上午公司混进赝品还要愤怒!

    她看向徐天胤,他早在那人隐晦地提起父母的忌日时,便身子似震了震。他穿着笔挺的西装,挺直的背上像落了霜雪。

    夏芍为此愤怒,这些人,毫不忌讳地提起别人亲人的忌日,只为验证他们的猜测。为了利益,不惜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还用一副不孝的眼神审视别人——无耻!

    而那两个血缘上称为亲人的人,明知徐天胤的习惯,却不多表示。彬彬有礼的那个人此刻垂着眸,好似因提起今天这日子而沉痛。高傲如孔雀的那人此刻也垂着眸,好似也沉痛。但她的气息却瞬间松了下来,与之前的敌意全然不同。

    以她的修为,岂会连这点看不出来?

    混账!

    他们生活在京城,光环笼罩浮华无限的上流社会,而徐天胤生活在国外,世界各地黑暗笼罩暗刀暗枪的危险地带。不同的生活环境,早就不同的人。他们与他接触少,经历不同,没有共同语言,夏芍理解。但这不代表他们可以如此,因为没有感情,便忘记血缘。

    徐天胤此刻气息已极度危险,他低着头,眼神如受伤的孤狼。那些试探的用道德的目光审视他的人已发现不对劲。徐天胤低着头,他们看不见他的眼,却莫名感觉发冷。

    徐天哲一惊,转头看来。

    夏芍一把握住徐天胤的手,安抚他,同时抬眸,看向徐天哲。

    她微笑,在徐天胤气息冷厉,徐天哲震惊的目光里微笑,笑得不合时宜,笑得徐天哲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里,他微怔。

    夏芍毫不避讳的,在拥挤的圈子里,那个只有他能看得清的角度,用指尖快速划着什么,然后他看见她指尖一弹,对准前方,那名隐晦地提起徐天胤父母忌日的官员。

    徐天哲看不见那道虚空制着的符空气里划出金色的光,但他目光奇怪,觉得那手势奇怪。这是他二十七年浮华的人生中从未见过的手势。看着陌生,感觉不像是现实中该出现的手势。

    徐天哲用奇怪的眼神看向夏芍,却看见她的微笑,悠然里带些凉薄,带些深意。

    这个时候的徐天哲,还不理解夏芍这笑的真意。

    但明天起,他会懂。

    只要他看那乱说话的人的下场。

    而这时候,夏芍不多言,她制符之后,见刘岚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发现气氛不对,刚抬起头来,夏芍已经说话了。

    “这件事我也是最近才听说,那时候公司庆典的日子已经定了,请帖也已发出去,实在不能改了。所以,我们昨天已经去过陵园了。今天来出席公司典礼,已经禀过老爷子了,老爷子是知道的。”夏芍说得不紧不慢,周围的气氛却整个来了个颠覆!

    刘岚霍然抬头,看向夏芍的目光不可思议、震怒、怀疑交织——她什么时候禀过外公?她都没见过外公!她敢当众撒谎?

    但随即,刘岚又惊疑,夏芍当着她和徐天哲的面撒谎,她应该没这么大的胆子。那、那难不成,她和外公真的见过?

    什么时候的事?

    徐天哲显然也想到这一点,刚才夏芍奇怪的举动已暂时被他放下。刚才的怔愣过后,他又恢复谦和有礼的微笑,只是望向夏芍的目光略深。

    而周围的人震动却是不少!

    夏芍见过徐老爷子了?今天徐天胤全天陪着她,是老爷子的意思?

    当着徐天哲和刘岚的面儿,没有人会认为夏芍敢撒谎。那就是说,徐老爷子点头私下里承认了夏芍?

    有人惊疑,有人目光躲闪,为刚才的试探。有人则马上堆上恭维的笑容。

    夏芍连看都没看这些人,她直接看向刘岚,“刘小姐,去休闲区坐会儿聊聊吧。我们初见,年纪也差不多,我想有很多人生理想,值得聊。”

    夏芍说得慢悠悠,意味深长。

    刘岚听着这话,本能不舒服,她下意识要拒绝,她才不想跟她聊!

    但她没拒绝得出口,甚至连一个嫌恶厌弃的眼神都没来得及飘出来,眼神便变成了怔愣。

    怔愣之后,是惊恐。

    她、她的嗓子怎么发不出声音了?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了!

    刘岚的表情和眼神都是惊恐,看得周围的人莫名其妙,谁也不理解她为什么这时候是这眼神。但却看见夏芍对众人点头致意,人群让出一条道儿来,夏芍挽着徐天胤的胳膊走在前头,刘岚迈起脚步跟在后头,很配合地去了休闲区。

    徐天哲目光有一瞬的怪异,这时的他,自不知世上除了权钱,尚有奇门江湖一类人存在。他也没看见夏芍指尖儿轻轻的那一掐,但见刘岚跟着过去了,他便也想过去。周围的人却在这时又围上,开始询问老爷子意向的事。

    刚才夏芍这么一说,这些人自然是想问个明白的。

    而休闲区,夏芍带着刘岚走过去。展若皓和曲冉已经回来,发现戚宸不见了,展若皓目光急切,正打着电话,夏芍过来的时候,正见他把电话挂上,舒了口气。

    “你在这里坐会儿。”展若皓对曲冉道,然后抬眼看了眼夏芍,便出了舞会大厅。

    戚宸没走远,就在楼下。

    曲冉的目光跟着展若皓出去,但随即又收回来,看向徐天胤,吓得往后退了退。

    徐天胤眼神发冷,冷得让人看一眼浑身打颤。展若南和柳仙仙吵到旁边却了,俩人嗓子都哑了。

    夏芍没管,她坐下来,看向脸色惊恐的刘岚,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二章 愤怒,出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二章 愤怒,出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