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猫鬼蛊

    夏芍所说的晚上,可不是夜幕降临,而是深夜,医院里最静的时候。

    医院晚上有护士值班,潘老和他的老伴回家去休息,走廊上在深夜空无一人。走过的地方灯光亮起,随即又在身后熄灭。

    夏芍和徐天胤走在走廊上,两人身后,一道黑森森的阴煞遮了监控探头,两人来到病房前,停住。

    病房里漆黑一片,靠着走廊的灯照见病床上躺着的男人,印堂人中青黑的邪气,半罩着面容,僵死的人一般。

    此刻,病房不像病房,倒有点像停尸间。

    诡异的气氛里,夏芍指了指里面的人,徐天胤微微点头,打开病房门,两人走了进去。病房的门压根就没锁,两人入内很顺利。走廊的灯光在关门之后暗下,一切恢复平静。病房里也陷入黑暗,唯有一抹月色从窗台照进来,照得人脸惨白。

    夏芍开了天眼,看此人身体,游走过一遍,蹙眉,低声道:“五脏元气衰竭,有阴煞迹象。心脏元气也已大耗,此人恐无三天性命。这术法噬人五脏,医院却只能检查出是心脏病,而且病发伴有吐血症状……”

    夏芍边说边去看徐天胤,徐天胤道:“不确定。鬼降、阴阳道,或者,蛊术。”

    确实,仅凭这点,还是不好推断。各国邪术,不乏如此厉害的,但要仅凭这点判定,还太草率了些。毕竟解除此类邪术,需判定准了才有方法实施,就如同对症下药,若是下错了药,不仅不能救人,反倒害人。

    “我倒倾向于本土邪士作法,或者鬼降,又或者是此人在美国的时候,招惹了黑巫?至于阴阳道,那是日本的巫术,这些年已不多见了。蛊术……不太可能吧?”夏芍垂眸深思,想了一会儿,抬眸看徐天胤,“这人体内没有虫蛊的迹象,只有阴煞残留。如果是蛊术,我只能想到一种,但这种蛊术听说隋唐后,就失传于世,有上千年了。”

    徐天胤点头。

    夏芍又去看床上的人,“若是这人醒着就好了。医院的诊断不提,潘老所知的发作症状可能也不全面。发作时有什么感受,只有此人清楚。问一问他,也许能有答案。”

    徐天胤又点头,这回走到床头,也不说话,直接将掌心覆于床上男人的百会处,将自己的元气逼入百会。

    夏芍一愣,知他这是想用自己的元阳调整此人的阴阳平衡,助其苏醒。这法子虽治标不治本,但短暂助其苏醒,倒可以一用。

    只是徐天胤的元阳不像夏芍的,可以耗损不尽,但以他的修为,助这人苏醒易如反掌。但尽管如此,夏芍还是上前,以天眼观察床上中邪之人体内的元阳聚集情况,打算见好就收,不让徐天胤多一丝损耗。

    但刚走上前,夏芍和徐天胤便双双抬头!

    窗外的方向,有什么东西,望进病房内……

    那东西静悄悄地注视着病房里,阴森,鬼气。在这午夜死静的病房里,若被普通人瞧见,定要吓得晕过去。但夏芍和徐天胤反应很快,此处是三楼,那东西在窗外很不正常,两人一转头的时候,那东西便迅速逃了。

    徐天胤立在床头,两步到了窗口,跳下去前对夏芍道:“走门!”

    他这是不让她跳窗,但这时候转出病房、过走廊、下楼梯,再出医院,那东西还不知跑哪儿去了。夏芍自是不肯,三楼对她来说,跳起来也不难。夏芍虽没跳过,但旁边就有排水的管子,她身手又灵敏,踩着管子,三两下便落了地。

    夏芍开着天眼,见那黑乎乎的东西往医院后头逃去,徐天胤已经追远,她便在后头跟着。一路看见徐天胤追着那东西进了医院后面的一幢大楼。那幢大楼在漆黑的夜色里阴气极重,夏芍往里面一扫,便心中有数。

    太平间。

    医院晚上的太平间里也有值班员,那东西被徐天胤追得紧,蹿进太平间,一名五十来岁的削瘦老头正在桌子后面打着盹儿,那东西直接便往老头身上附去!

    徐天胤早有所料,虚空一道灵符打出,那东西冲去一半,赶忙停下,嗖嗖窜去了楼上。打盹儿的老头却在此时惊醒,一抬眼只来得及望见徐天胤上楼的背影。他先是一惊,接着站起来,刚要喊,夏芍冲进来,一掌劈向那值班老头的后颈,将晕倒的老人一扶,重新安置在椅子里,迅速上楼。

    那东西速度极为敏捷,转眼上了顶楼。徐天胤追过去,目光一扫,已不见了那东西的踪影。

    夏芍跟着从后头奔上来,一指其中一间停尸房,“在里面!”

    她说话的时候,徐天胤已经感觉到里面的阴煞极盛,将军转瞬便在手上,漆黑的薄刀,融在走廊的黑暗里,手起,刀落,寒光不露,门锁已落。

    门被踹开的时候,停尸房里阴煞大涨,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站在停尸房尽头,周围尸体上的阴煞之气已经全数被它吸收进了身体里。此刻,它盯着闯进来的徐天胤和夏芍,浑身的毛都炸开,一双死气森森的眼盯着徐天胤手中的将军,警戒。

    而夏芍和徐天胤进来之后,两人都微微愣住。

    直到此刻,他们才看轻了这东西的样貌。

    夏芍敢发誓,她绝没有想到会见到这样的东西,她一直以为这种邪法失传了千年的。

    猫鬼!

    确实是猫鬼。

    此刻,停尸间尽头的东西明显是猫的形态,只是这不是寻常的猫。它的体型要比寻常猫大,传说中两三尺的长毛被隐在黑乎乎的阴煞里,唯见一双鬼气森森的眼睛,和锋利如弯刀的爪子。

    “猫鬼……那人中的竟然真是蛊术!”夏芍沉声道。

    猫鬼,也就是猫的阴魂。民间有言,猫有九条命。但其实并非是指真的九条命,而是猫能记仇,九世不忘。若死时有执念,可与人一样成为阴魂。

    邪士多寻找年岁很长的老猫杀死,以仪式和咒语取其阴魂,每夜子时祭祀,直到可操纵害人。

    此术,也叫猫蛊,中者身体和心脏会像针刺般疼痛,民间传说是猫鬼在吞噬人的内脏,那人不久之后就会吐血而死。实则不然,本吞噬的只是人五脏的元气,但元气耗尽,人必殒命却是真的。

    猫蛊是蛊术中动物蛊的一种,与虫蛊不同,最是凶恶。古时被称为妖术,因其不仅可咒人死亡,还可夺人钱财,将受害者的钱财转移到施术者手中。

    此术在正史和野史中都有记载,盛于隋唐。最为著名的是“独孤陀事件”。

    独孤陀是隋文帝皇后独孤皇后之弟,官拜将军,其妻母家中世代养鬼,府中更有一名婢女名叫徐阿妮,遵独孤陀之命,诅咒独孤皇后,并蓄养猫鬼敛财害人,被隋文帝所查,将其贬为庶民,其妻为尼,直至郁郁而终。后隋文帝亲自下诏:“蓄猫鬼、蛊惑、魇媚等野道之家,流放边疆。”

    这件事,在正史《隋书》和《资治通鉴》里都有记载,可信度颇高。

    后来,到了隋炀帝时,京都又发猫鬼事件,民间谈猫色变,满城风雨。最终不得不将城中所有蓄养老猫的人家全数抓了起来,最终诛杀和流放的人多达三千人,成为著名的“京都猫鬼事件”。

    同样的事件还发生在唐高宗年间宫中,事而《大唐疏议》中有明文规定:“蓄造猫鬼及教导猫鬼之法者,皆绞;家人或知而不报者,皆流三千里。”

    正因隋唐时期对蓄养猫鬼的治理,才致使后来此术法慢慢失了传。对于这术法,夏芍也只是听师父当故事说过而已。她只知,日本有种邪术,名为阴阳道,可驱使式神谋财害命的,其中也有类似的术法,但如今已多年不见有人用了。而内地更是如此,猫鬼蛊早就失传已久了。

    失传已久的猫鬼此刻就立在眼前,夏芍讶异之后难免想弄清楚,会这邪术的人是谁。

    而这时,猫鬼已将此处停尸间里的阴气全数吸入身体,整个身体外围的阴煞庞大了一圈,死气森然的双眼盯着徐天胤,尖利如刀的爪子磨着地面,在黑暗的停尸房里,声音诡异尖锐得令人发麻。

    它许是没想到夏芍和徐天胤敢追进来,而徐天胤手中竟有一把攻击性法器。

    此刻,前有强敌,后无退路,又无法吓退两人,猫鬼阴森的目光左右一看,钻墙便走!

    而它还没有动作,目光只是左右一看的时候,徐天胤便敏锐地感觉到它要逃。手中将军霍起,身形在黑暗里如同跃起的孤狼,一刀,断爪!

    猫鬼的前爪被切断,没有血气,断爪处涌出的只是森森黑气,伴随着愤怒嚎叫,停尸间里阴煞充斥,乍现冥冥地狱血海般的幻象!夏芍和徐天胤仿佛站在血海中央,脚下腥臭黏腻的腐肉和骨骼,烂到一半的老猫在脚下睁着眼,目露凶光。更是忽然张嘴,就要咬来!

    徐天胤动都不动,将军反手一划,煞气冲撞得整个停尸间里都震了震,似有两道黑雾撞开,将军明显占上风。眼前的幻象尽去,猫鬼被逼退去一角,目中凶光大现,周边阴煞迅速往它身上聚集,看样子,竟想把将军挥斩出去的阴煞全数吸收到它身上去!

    夏芍冷哼一声,按下徐天胤将起的杀招,指尖儿往腿侧一扣,龙鳞霎时出鞘!

    黑暗的停尸间里,雪亮的光芒一闪,伴随着凌厉的尸骨遍野的哀嚎惨象,夏芍执着龙鳞冷笑:“会吸收阴煞?那就来试试看,能不能把它的阴煞也收了。”

    猫鬼吸收的动作一窒,几乎在屋子里一跳,庞大的身子撞去天花板,两道鬼气森然的目光往下落,夏芍一抬头,冷笑着一挥龙鳞,“去!”

    雪亮的刀身里,顿时冒出数道纠缠的面目狰狞的人脸,直上天花板缠住猫鬼。猫鬼爪子被斩,伤了煞力,若此时操纵它的人将它收回,每夜子时重新祭炼,便并无大碍。但夏芍却知道,这猫鬼被放出来,后头并无操纵它的人。

    也就是说,这只猫鬼的年岁很长了,不需饲主操纵,可自行夜出害人。但此刻它被伤着,饲主应该已知,且受了反噬。按理说,该收回的。这人竟不收回?

    夏芍冷哼一声,对方这是怕被人寻着找到?

    看起来,对方像是拼着今晚让这只猫鬼死在这里,哪怕遭受重创,也不肯暴露身份。

    夏芍蹙眉,抬眸间见猫鬼跟龙鳞的阴煞缠斗在一起,但它年岁再长,也不可能是千年老猫,怎会是龙鳞对手?

    没几下子,猫鬼的煞气便被龙鳞给吸收了个大半,身形缩小了许多,在半空中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掉下来。但这猫鬼实在凶煞,此时双目凶光毕露,半空中身子灵敏一转,张嘴便朝夏芍的面部扑来!

    徐天胤将夏芍往身后一挡,气息冷厉,竟连将军都不用,伸手往半空一挥,元阳之气撞上扑来的猫鬼,那猫鬼的身子顿时毁了一半,整个儿皮球似的被弹出去,撞去后墙。徐天胤反手执着将军一划,便要宰了这猫鬼。

    夏芍一笑,将他一拦,唤:“大黄!”

    话音一落,停尸间里满眼都是裹在阴煞里的金气,金蛟形态的金蟒庞大的身子在停尸间里挤得都要变形,它金色的蟒眼看了眼缩在角落里的一只小猫,眼神不屑一顾,似乎觉得不值得入口。只拿尾巴卷起,回头在天花板上俯视夏芍,似乎在说:“叫老子出来,就是为了对付这只小猫?”

    夏芍挑眉,自打上回香港龙脉一战,这厮被龙脉的阴煞喂饱,这些小猫小狗都看不上眼,挑剔了。

    金蟒见夏芍挑眉,吐了吐信子,尾巴卷起来,嘴张开,把猫鬼往嘴里送。虽然蛇类没有表情,但夏芍还是看懂了——这厮勉为其难。

    是而夏芍又挑眉,微笑,“等等,谁让你吃了?”

    金蟒顿住动作,听无良主人道:“我是让你出来把它带进塔里,好好看着。”

    “……”高傲尊贵、世间无双的金蛟大爷,再一次被当成了犬类。

    停尸间里顿时一阵难听的嚎叫,但没有用,夏芍一笑,便把它和猫鬼一同收进了金玉玲珑塔里。

    既然这人不肯现身,那她留着这只猫鬼,自有办法找着此人!

    ------题外话------

    二更零点前,老时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2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六章 猫鬼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2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二十六章 猫鬼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