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衣妮中蛊

    气氛死寂的房间里,一声关上的房门,惊醒了徐天哲。他霍然抬头,门已关上,不见了少女的背影。

    桌上,录音器压在那份摊开的资料上,静静躺着,此刻有些刺眼。

    你已落了下乘。

    淡然的声音在死寂的房间里似响起在耳旁,徐天哲的目光落到桌上的录音器上,不自觉皱了眉头。

    半晌,他起身,走到窗边。

    会所门口,少女刚走出来,纯白的裙角在午后的风中翩飞。路旁一株合欢老树,枝头流火在十月的季节早已败去,秋风来,一片黄绿叶落在少女发间。树下一辆军用黑色路虎车旁,男人抬起眼来看见,微怔。随即,他抬手,把这叶子摘了,目光不似在家里,此刻暖柔。

    他开口问了句什么,少女轻笑着答他,两人不知是不是在说刚才会面的事。徐天哲站在窗边,并听不见下面讲话,但表情尚能看清。

    男人望着少女若无其事的笑容,静默。半晌,他点头,打开车门,让她坐去副驾驶座,系安全带,关门。

    车门关上的一瞬,他转身,抬头望向会所上方的房间。

    徐天哲知道会所的玻璃从外面看是看不到里面的,也知道徐天胤应该不知道他身在哪间房,但他还是在他抬头的时候,倏地往后一闪!

    不明白为什么要躲,也不懂有什么可避。

    但他还是躲避了开,做贼似的。且躲开的一瞬,徐天哲目露震惊。

    他分明感觉那双眼精准地望过来,似早就发现了他的所在。

    在这不可思议的震惊的目光中,徐天哲却是微怔。不是因为藏身之所被撞破,而是看见那一瞬间,徐天胤抬眼的目光。

    淡淡落寞。

    他是徐家人,却从来不被承认。他离家多年,再回来,在家人眼中已成入侵者。

    他不是你的敌人,他是你哥哥。

    淡然的声音又似在耳旁响起,徐天哲蹙眉,忽然便心生烦躁,他一眼望见桌上的录音器和资料,走过去一把扫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垃圾桶砰地一声倒下,在地上滚了两滚。声音激得徐天哲一惊,这才回过神来。

    他盯着地上倒下的垃圾桶和里面的东西,似不相信这是自己刚才所为。等他再回到窗口往下看时,徐天胤和夏芍已经离开了。

    ……

    下午,夏芍还是去了趟公司。

    慈善拍卖会之后,诸多后事还在处理。那枚赝品刀币被公安机关带走,于德荣、谢长海还在警局里。

    夏芍来到公司的时候,被告知警局方面需要就这件事,请她明天去做个笔录,夏芍自然是应下。

    这件事至今已有四天,尚不见王卓方面有什么动作。据闻,拍卖会那天王卓与一些京城纨绔子弟去国外度假,至今未归。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至今没有动作,也不见想办法把谢长海捞出来,不知他心里有什么打算。

    这事夏芍并不惧,任他来,见招拆招就是。

    国庆期间公司也有值班的员工,夏芍在公司里待了一下午,新任的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人选还待定中。孙长德得知了公司有内鬼之后,还给夏芍打过电话,检讨道歉。他尚在处理华夏拍卖公司在其他省市的工作,国庆都忙得没休息,但还是表示后天会来京城一趟,对此事当面向夏芍检讨并推荐人选。

    孙长德是华夏集团的元老了,如今还能保持这份心,夏芍也挺欣慰。她当初决定用孙长德,就是看他面相沉稳忠厚,如今果然是没看错人。

    这件事情发生在华夏集团里,是夏芍首次发现有内鬼,自然不能这样轻易揭过,开会敲打敲打那些经理高管还是要的。于是夏芍不仅让孙长德后天来京城,陈满贯、马显荣,所有华夏集团旗下拍卖公司和古玩行的总经理,后天都必须齐聚京城。

    在公司看了一下午的文件,夏芍直到傍晚才从伸了伸筋骨,旁边立刻走过来一个人来。夏芍抬眸,见徐天胤从沙发处过来,站在她身后,给她轻轻捏肩膀。

    夏芍笑着闭上眼享受,甚至从椅子里起身,转移阵地到沙发上,故意靠在徐天胤身上,让他帮忙按摩。直到她舒舒服服地快要睡着得时候,才听男人在身后拥住她,低声道:“回家吧。”

    回家。

    这个字眼让夏芍扬起笑容,心里暖融融的。

    两人回去的路上买了菜,晚上四菜一汤,看起来倒真像是过日子。

    晚饭后,两人在客厅里看电视,吃水果,甚至去卧室小睡了一会儿。夜深之时,夏芍在睡梦中感觉身后男人拥着她的手臂紧了紧,然后凑来她颈窝轻吻。

    夏芍动了动,听徐天胤道:“约了人,该去了。”

    ……

    两人到了京城大学的时候,正是子时。

    生物系女生宿舍不远处的林荫小道里,夏芍和徐天胤到了的时候,衣妮已经等在那里了。

    “有什么东西给我看的,拿出来吧。”衣妮一见夏芍和徐天胤走来,便开门见山。

    她这不废话的性子夏芍倒是喜欢,于是她也不多言,意念一动,道:“大黄,把那东西送出来给我们的朋友看看。”

    空气里没声音。

    嗯?

    夏芍挑眉,等了一会儿,才道:“让你看个门儿,难不成你的塔被只小猫给占了?连只小猫也看不住,日后别去昆仑了。”

    话音刚落,衣妮的脸色先是一变,“什么小猫?”

    与她的声音一起的,是一阵阴风,林荫道两旁树林飒飒作响,狂风扫着落叶在地上打成卷儿,夏芍胸前作为装饰品挂着的金玉塔里,一道黑色煞气涌出!

    黑夜里,路灯在林荫道里光线昏黄,那道黑色煞气一出,金光却逼得人眼都虚了虚。衣妮见过金蟒,在渔村小岛上风水师考核的时候,夏芍曾以它出其不意伤过余九志一条胳膊。时隔一年再见,衣妮却霍地往后一退!

    她感觉得到危险!这条金蟒,阴煞之强,与一年前竟有截然不同的差距!

    怎么回事?

    她死死盯着那道冲出的阴煞,想看个明白。

    但是等啊等啊等,只等到了一条尾巴……

    那货头待在塔里,不肯出来,只把尾巴伸出来,尾巴上卷着一只蔫了吧唧的东西。那东西被金蟒的阴煞挟制得低头丧脑,但依稀能看出是只猫!

    衣妮一看到那只猫,脸色便刷地变了!

    她眼神如刀一般盯在那只猫上,竟不顾金蟒的阴煞太强,骤然奔近!

    金蟒在她到来前,尾巴一甩,将猫鬼丢了出去,自己回到塔里傲娇去。衣妮的头随着猫鬼在空中抛出去的轨迹一转,转头就奔了过去!此时夏芍龙鳞已在手中,骤然出鞘的一瞬,四道扭曲的人脸已奔向猫鬼,以四象封印的方位将其缠住,猛地拖了回来!

    衣妮就要奔到,眼见着猫鬼又被拖走,霍然回头间,眸在昏黄的灯光里挥斩如剑,厉声道:“把这只猫鬼给我看看!”

    夏芍微笑,把猫鬼禁锢在身前不动,“可以。作为交换,告诉我这个会猫鬼蛊的人什么来历。”

    “这是我们门派的事,你最好别插手!”衣妮脸色一沉,盯住夏芍,“我可以帮你做件事,但这个人的事,你别管。”

    “我只想知道这个人的事。”夏芍挑眉,不动。

    衣妮皱眉,有些恼,“江湖上插手别的门派事务,向来是取祸之道,你不会不懂。”

    “我对插手贵门派的事不感兴趣,可问题是,我已经得罪了这人。”夏芍瞥一眼身旁被缚住的猫鬼,“这人给人下蛊,谋财害命,恰巧我的两名客户都中了招。这只猫鬼被我撞见捉了,我已经跟此人结仇。”

    “你跟她结仇,我帮你解决!不需要你插手。”

    “哦?我们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这样好了?”夏芍微笑,分毫不让,“我怎知你能否对付得了这人?万一你对付不了,我还是要跟这人碰面。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弄清她的来历,知己知彼?”

    两人对望,一个眼神如刀,一个眉眼含笑。

    静默良久,谁也不肯让。

    最终,夏芍退了一步,“我已经抓到了这人的一点尾巴,顺藤摸瓜就能找到她。你如果你肯告诉我她的来历,我可以考虑透露这个消息给你。”

    夏芍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敢肯定,衣妮与这人似有仇怨。她急切地想找这人出来,所以这个人的下落应该对她来说,是个很好的诱饵。

    果然,衣妮闻言便脸色又一变,随即审视夏芍,“你没骗我?”

    “我没这么无聊,大晚上不睡觉,特地子时从家里跑出来骗你。”夏芍淡道。

    衣妮盯住夏芍的眼神并不放松,一指她身旁的猫鬼,“这只猫鬼也给我?”

    夏芍可恶地笑,“看你提供的消息能不能让我满意。”

    “你!”衣妮纠结,咬唇。

    她咬着牙,似乎在人神交战,唇咬了一遍又一遍,眼看就要咬破了,夏芍站在一旁,很有耐心地等着。

    半晌过后,衣妮抬头,盯住夏芍,“好!我告诉你,不过你要发誓,这是我们门派的事,知道了不许往外说!”

    夏芍见这妞儿盯她的眼神儿跟野兽似的,有种原始的野性,仿佛她敢泄密,她就一口咬死她似的。夏芍被惹得一笑,略生出些趣味,但最终点头,“江湖上的道义规矩,我还是懂的。你不信我,也该信我不会拿玄门的江湖声誉开玩笑。”

    这话果然比夏芍以自己的声誉发誓有效,衣妮盯住夏芍的眼看了一会儿,点头,“好!一个在风水师考核的山上以一对敌整个门派叛徒的人,我还算佩服你的胆量!这次就信你!”

    夏芍微笑,只笑不语。

    衣妮也不再废话,而是抿着唇,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没错,这人是我们门派的。是个叛徒,我正要找她,杀她!”

    夏芍挑眉,并不意外。衣妮之前的表现,已经让她有这种预感了。

    “据我所知,蛊术的门派,向来是母传女,传给外人的很少,不是么?”

    衣妮知道这是夏芍在试探她说的话是否属实,顿时便哼了一声,“我说要告诉你,就不会撒谎!别把我想得跟你们这些异族人一样,满腹心机!”

    异族人?

    夏芍古怪一笑,看向衣妮。这女孩子也不知在什么地方长大的,受的是什么教育。这词她已经很少听到了。倒是在奇门江湖里的一些古老轶事里,曾听过这种称呼。

    “这跟异族还是苗疆没有区别,那人不也是你们门派的人吗?蛊术是不传外族的,叛徒也是你们本族的,不是么?”

    这话似戳痛了衣妮,她眼神里都是暴戾,“对!所以她是我们族人的叛徒,抓住,要杀掉!”

    对衣妮的暴戾,夏芍早就有所了解,她可以对一个有过一点口角之争的人施蛊,当时夏芍就断定这女孩子许也是经历些一些故事的,此刻看来,果然如此。

    “她是我师姐。”衣妮说出这话,自己先呸了一口,“心肠毒辣的浪荡女!为了个男人背叛寨子,偷了我们族秘传的猫鬼蛊术,杀了她师父!”

    夏芍闻言蹙眉,脸色也严肃了下来。

    这么说,这人就是欺师灭祖之辈了。

    但夏芍却听着衣妮的话有些奇怪。

    “她师父?”夏芍细品着最后这几个字,既然这人是衣妮的师姐,她不应该说“杀了我师父”么?

    衣妮没想到夏芍这么敏锐,顿时咬牙,林荫道里阴风阵阵,她牙齿磨得霍霍响,满眼满脸的仇恨,“我阿妈!”

    “……”夏芍倒吸一口气,狠狠皱眉。

    杀师杀母之仇!

    怪不得,蛊术门派,走出寨子的人很少,衣妮却来到京城大学读书。怪不得,她年纪不大,看人眼神总那么锋利,怪不得要练那些定时要放否则就会反噬的虫蛊。

    果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经历。

    “我追寻查找她的下落很多年了,本来以为这个不要脸的叛徒会出现在风水师考核上,但是竟然没遇到她。但是我在考核的时候,认识了几个其他门派的人,从他们的言谈里,听出有人多年前在京城遇到过有人放蛊。所以我就来了京城,没想到,你竟然让你给撞上了,真是运气不好。”衣妮一笑,牙齿森然,“太好了,总算让我抓着她的尾巴了!”

    夏芍垂眸,感觉到衣妮看向了她。

    “我要说的说完了,现在,该你兑现你的承诺了。”

    夏芍抬眸,略一思量,便把郑奎酒楼的事一说,“对方的酒楼叫兴和,老板是个男人。但是他背后,应该令有老板,我猜测应该会是那个女人。”

    说话间,夏芍把猫鬼也放了。那猫鬼被徐天胤斩去了两只前爪,这几天在塔里也没有祭祀供奉,如今更加虚弱,已经奄奄一息了。

    衣妮口中念了个咒,便把这只猫鬼制住,她察看了一番,便冷笑一声,“果然是只老猫。有它在,必定叫她死得更难看!”说完,她抬起眼来看夏芍,一点头,“你告诉我她的消息,又把猫鬼给了我。我只告诉了你门派的事,二对一,我还欠你个人情。还是那句话,我帮你做一件事,什么事随便你提。”

    夏芍笑了笑,这女孩子倒是恩怨分明,算得够清楚的,“那就先欠着吧。”

    说完,她转身就想走。

    衣妮却在后头叫道:“喂!什么叫先欠着?我不喜欢欠着别人的。让我帮你做什么,现在就想!”

    “我只想你快点解决这件事。那只猫鬼,还困着我的两位客户。我已给他们下了符,但是治标不治本。想他们康复,只有解了这蛊。若解蛊,猫鬼必死。若不解蛊,他们就得天天这么吊着。国庆假期一过,我就考虑给他们除了这蛊祸。”夏芍回身说完,转身便走,“你要报仇,就快些动手。你要帮忙,也可以来找我。”

    一张白色纸片破空,直射向衣妮。衣妮下意识一接,低头一看,是华苑私人会所的名片,上面有联系她的方法。

    “这是我的事,说过不要你插手的!”果然,衣妮如此道。

    夏芍没再回话,和徐天胤走远了。

    当初一定要查这女人的来路背景,就是不想给玄门再添新仇。如今看来,这女人势单,还是蛊毒门派的叛徒。想来衣妮要对付此人,会召集他们门派的人马,不需她插手。

    那样最好,他们自己的叛徒,自己清理。她乐得什么也不管。

    ……

    第二天,夏芍去警局做笔录。这才得知,于德荣和谢长海竟然都招了。

    于德荣也就算了,谢长海竟然招了,这让夏芍轻轻挑眉,意味深长。

    据了解,谢长海一人扛下了所有的罪。他称自己干这种把赝品送进拍卖行的勾当不是一回两回,盖因利润惊人,便被他看做敛财之法。在华夏集团慈善拍卖会的事情上,华夏拍卖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刘舟被他事先收买,事情皆是他一人谋划,王卓身在国外度假,对此事并不知情。

    那天在拍卖会上,于德荣说的很清楚了,这件事就是王卓的伎俩,为的并不全是敛财,而是事后把赝品的事捅出去,好让外界认为徐王两家交好。

    但这件事,并没有证据。警局方面带走两人的虽然是秦系的人,但对此也颇为头疼。他们用了各种手段,让谢长海招供,谢长海都咬死了这个口风。

    据说,他刚进来警局的时候态度很嚣张。称他是王少的人,警局的人敢动他,吃不了兜着走!他拒不配合,也不开口,死熬不供。却没想到,在两天之后,忽然开口,承担下了一切罪责。

    夏芍听说此事,觉得这里面很有耐人寻味的地方。

    王卓在国外度假,谢长海被抓进警局,按理说,他的手机和一切与外界通讯的手段都在秦系的人的控制之下,谢长海无法与王卓取得联系,外面的人却可以通知王卓。这件事,明显是王卓授意谢长海承担罪责,那么……指示是从哪里传递进来的呢?

    警局里面,自然不会都是秦系的人。

    要么,是姜系的人趁机接触过谢长海,要么,是秦系里有内鬼。

    当初在华夏集团拍卖大厅带走谢长海的周队长,脸庞坚毅,从面相上看就是个铁血古板的人。他虽然知道夏芍和徐家的关系,但是对于她的一些问题,都不予回答,只称这是警队工作方面的事。

    周队长只亲自给夏芍做了笔录,问明了那天在广场上古玩做局的事,和她发现公司里有内鬼的过程,然后便让她回去了。

    临走前,夏芍只看了周队长一眼,便离去了。

    ------题外话------

    下午有事,差一千五,明早八点补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衣妮中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二章 衣妮中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