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撒网,学生会

    夏芍跟乃仑有过一面之缘,知道这人的性子。她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也不隐瞒,“确实是蛊术上的高手。只不过,她伤了我的朋友,才让她逃了。所以想让乃仑老大帮个忙,散布个消息。”

    乃仑一听夏芍肯说是什么人,心里先信了她一半,但这话却也让他不由拒绝,“大师,你们中国的蛊术和我们泰国的降头术,听说都是一家啊。夏大师实在是太高看我了,我乃仑虽然在金三角混得开,但也不敢得罪降头师啊。今天得罪了这些人,明天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夏芍没说出放消息的真正目标不仅是衣缇娜,还有泰国降头师。但乃仑还是担心,在他看来,蛊术和降头术一样可怕。

    “哦?那乃仑老大的意思是,风水师就是好得罪的?”夏芍挑眉,意味悠长。

    乃仑果然沉默了一阵儿,随后笑了,“哈哈,夏大师玩笑了,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我的修为不够,不足以杀了这人,到最后还会连累为我散布消息的人被这女人所害,是么?”夏芍堵得乃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

    “这件事很简单,只是让你的人在泰国散布消息,再派几人盯着出镜口,盯紧了这女人的动向而已。这与乃仑老大的性命比起来,实在是件举手之劳的小事。”

    乃仑险些破口大骂,举手之劳?这叫举手之劳?听着简单的一件事,可也不想想,那女人不是泰国人,要在泰国全境散布消息,还得让她知道,这等于是逼得他把在泰国的势力全部调用,明面的暗处的,等这件事完成了,这些暴露了的人都得重新安排。

    培养一个暗桩,要花费多少年的心血?举手之劳?确实是举手之劳——举举手,他就得把这些年的心血都给毁了。

    当然,如果当初在皇图,没有夏芍的出手相救,他也照样看不到这些苦心经营的心血。但这代价也不轻,而且对方的身份确实也不好惹。他要做那忘恩负义的人,下场一定也不会好。

    “我把此人的照片和资料发给你,以乃仑老大的实力,定然能查出她在泰国的安身处。到时一切,就有劳你了。”夏芍一副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的语气。

    乃仑无奈,有资料提供那当然是好一些,散步消息的范围能缩小些,他暴露的力量能小则小,不过似乎也省不到哪里去。

    唉!

    “那好吧,夏大师,这虽然是报答大师的救命之恩,不过我手下的兄弟也是冒了危险的。我知道中国人讲究交情,以后要是兄弟有事,大师可得出手帮忙啊。”乃仑这就算应了下来,但还是忍不住挖挖利益。

    夏芍一笑,自然应下。

    衣缇娜的照片和资料不难找,徐天胤既然能查到她的出境信息,就自然有她的护照资料,夏芍立马安排将这些给乃仑传了过去。

    之后的事,她便只有等消息了。

    ……

    衣妮在会所又休息了一晚,晚上用留下来的那些兰草煮水沐浴。第二天早晨起来,身体又恢复了些。虽然还是虚弱,脸色苍白,但是走路没问题了。

    她是个倔强要强的,不肯被当做病人照顾,一旦能下地走路,便恨不得一蹦三尺高,让任何看见她的人认为她很好。

    但会所里看见她的人只有惊恐、惊奇和连连走避。目光从她的脸瞄到肚子,再从肚子瞄回来,大抵是在诧异,两天前的“孕妇”呢?

    最后,这些目光都被衣妮不客气地瞪回去,她眼神本来就刀子似的,这一瞪,高下立现,人人低着头走避。

    夏芍并没有跟员工们提衣妮中的是蛊毒,但她在房间里两天三夜,早晨再次出来,已经从那晚七窍流血的吓人模样变得活蹦乱跳,见的人无不惊奇。

    就喝了那副草药就好了?

    这要是送到医院去,七窍流血,能不能救回来还难说吧?

    那晚经历过这件诡异事件的员工们无不惊奇,没经历过的这两天也早就听说了,整个会所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衣妮一下来,就遭到了围观。

    夏芍微笑,任她被围观,自己则和徐天胤出了会所,来到车旁。徐天胤今天回军区,要先开车送夏芍回学校,夏芍又想起买车的事,便与徐天胤约好了周末一起出去看看。

    等两人说完话,衣妮才出来,脸色很好看,“你的员工大惊小怪!”

    “他们又不是奇门中人,大惊小怪很正常。而且,正是这群大惊小怪的人,受了你的惊吓之后,还去给你跑腿买药。”夏芍一句话,把衣妮堵得说不出话来,随后三人上车,回了京城大学。

    夏芍一开学就缺课两天,又高调了一把。哪个大学都有学生翘课的情况,京城大学也不例外,本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奈何夏芍从入学报到开始便成了大学的风云人物,因此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总会被无形中放大。因此她一回到学校,就收获了各类目光。

    有人觉得一定是她公司有事,有事业要忙请假缺课不算什么;有人则觉得夏芍清高过傲,开学就请假,有种成功人士搞特权的意思。

    除了这两种声音,京城大学里这两天还有些谣言,说夏芍放假期间肯定是和徐天胤玩儿去了,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讨好男友,嫁进徐家,其他的,管他什么事业学业,全扯淡!

    有男人,就什么都有了!

    对这种言论,夏芍的朋友们自然听到了,苗妍担心夏芍听了生气,便没敢跟她说。反倒是中午吃饭的时间,柳仙仙不管不顾地拿出来调侃夏芍,夏芍这才挑眉,她说怎么今早一回宿舍,宿舍里另两名舍友看她的眼光都有些奇怪。

    虽然夏芍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想想大学四年,宿舍气氛会一直不好,她便有些不愿将就,“这段时间我也考虑过这件事了,住在宿舍里多有不便,我打算搬出去住,这两天就打算跟学校申请一下。”

    夏芍边说边夹了筷笋丝,苗妍、柳仙仙、元泽和周铭旭闻言都愣了。

    “别呀!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你丫又想溜!有异性没人性,要男人不要姐妹了是不?”柳仙仙眼瞪得溜圆,直觉夏芍要搬出去,是想和徐天胤住一起。

    元泽也愣了愣,看向夏芍,明显也是这么想的。

    夏芍白了柳仙仙一眼,“你想象力真丰富。我师兄平时在军区,你以为我们有时间天天腻在一起?我是想搬去会所,那边有我的房间,离学校不算远,住着也方便。”

    若以前想搬出去住只是觉得宿舍不方便,现在夏芍却是必须要搬去校外住。泰国那边正在撒网,万一有事,她在外面比在学校便于反应和布局。而且,她住在学校,万一对方找来,对同学和朋友们来说,也有危险。

    “住会所?”柳仙仙又是一愣,眼神这时却是一亮,“干嘛住会所?既然你想搬出去,那咱们一起搬出去不就行了?从上高中老娘就在住宿舍,实在是住烦了!要不,咱们出去租间公寓住?学校后面有不少公寓,新的老的,好多都是空着租给学生的,要不咱们也去租间?”

    夏芍无语,她想单独搬出去,为的就是和他们分开,不给他们人身安全带来危险。要住在一起,那跟住在宿舍有什么区别?

    “元泽!周铭旭!你们两个也去,咱们可以住对门儿,多美好!”柳仙仙不等夏芍说话,便安排起来。

    元泽闻言和煦地笑了笑,放下筷子,有些无奈,“我就不去了,我收到了学生会的入会邀请。”

    按校规,学生当然是不能出去租房子住的,但这种事校方历来阻止不了,可是身为学生会,还是不好领头违反校规的。

    “晕!你真吃香!”柳仙仙郁闷,但并没有多言。

    夏芍也笑着恭喜元泽,虽然她对京城大学的学生会没什么好感,但是到了他们如今已不是高中时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元泽将来从政的话,京城大学的学生会将是他很好的资历和道路,很值得一走。

    “但愿你能改变学生会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夏芍调侃道。

    元泽一笑,耸肩,“这么看来,任重道远。”

    几人都知道,夏芍青市一中的时候就跟学生会闹得不愉快,到了京城大学,报到那天也与学生会有龃龉,她对学生会的印象,向来是不佳的。

    正因如此,元泽蹙了眉,“据我了解,学生会很想让你入会。这两天你没来上课,我想你来了以后,他们会找你的。”

    这事还真让元泽说中了,下午夏芍的课只有两节,上完之后她便打算去找一下班导,申请一下搬出校外住的事。

    但课刚下,教授刚走到教室门口,门口就来了四人。

    这四人一出现,经济系的学生们就“哗”地一声,起了骚动!

    学生会!

    为首的竟是学生会长张瑞,张瑞身旁,站着国际交流部长汪冬,实践部长姜正文,就业规划部长邓晨。

    这些部门在京城大学的学生会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比起女生部、生活部、文艺部、体育部这些部门,更受学生们的重视,毕竟这些部门,是与学生们将来的出国、研讨、就业、实习等等事情息息相关,因此由会长张瑞带领着,这么四人的队伍一出现的教室门口,连教授都愣了愣。

    四人跟教授打过招呼,张瑞笑道:“教授,我们是来找经济系一班的夏芍同学的。”

    教授闻言,立刻明白了,回头笑呵呵看了夏芍一眼。国庆期间夏芍去了趟周教授家里,那里的学者们虽然是玄学研究会的,但平时都是国内各领域的顶尖学者,其中不乏京城大学的教授。这才一个假期,夏芍是周教授门生的事就在京城大学教授中传开了。出于对周秉严的敬重,也出于夏芍的成就和她与徐家的关系,教授们对她都挺客气。

    教授对夏芍笑了笑,示意她过来,然后便背着手走了。

    教室里,学生们的目光齐刷刷盯去夏芍身上,羡慕嫉妒恨都有。

    夏芍漫然一笑,起身抱着课本走了过去。她还是喜欢穿白裙子,白色半身长裙,粉色的小衫,抱着课本,发丝垂着肩头,笑起来悠然恬静,却能让人一眼便印象深刻。

    夏芍的目光从张瑞身后的姜正文、汪冬和邓晨身上略过,姜正文便眼神有些发直。

    “张会长,你好。”夏芍并不是喜欢高调的人,尽管知道今天学生会的来意,却只是浅笑着跟张瑞打了声招呼。然后想着出去再说。

    张瑞却笑道:“夏董,你好。听说前两天你忙公司的事,我们可是久等了。学生会想找你商量下入会的事,占用你一点时间,不介意去趟学生会办公室吧?”

    张瑞言谈举止都很客气,夏芍却轻轻挑眉,深看了他一眼。

    张瑞的父亲张权是京城市长,虽听着是市长,却是省部级高官。张瑞能成为京城大学学生会会长,与其官二代的身份分不开,但这里面也是有他自己的能力的。毕竟京城官员遍地,不乏高官,京城大学学生会干部官二代的比比皆是,张瑞能脱颖而出,自有他能耐的地方。

    方才这话,听着是跟夏芍客气寒暄,实则是说给经济系的学生们听的。

    夏芍开学报到的时候,跟学生会发生了些龃龉,张瑞大抵是算计到她不太想入学生会,于是便借着寒暄之机当众说出邀请夏芍入学生会的话,这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如果夏芍不想给学生会难堪,她就不得不答应。

    再者,夏芍和学生会有过节的事,现在全校皆知。现在学生会对她如此礼遇,会长和三位分量很重的部长亲自来请,看在学生们眼里,那便是以礼以德服人。夏芍若拒绝,到时只怕名声不好。

    一句话,学生会既能赚个好名声,夏芍还能受到点压力,张瑞此人算计也算颇深。

    夏芍淡然微笑,“会长来请,我哪能推说没时间?那就走吧。”

    张瑞眼神一亮,显得很高兴,当即便跟夏芍“你请我请”地一番退让,出了教室。

    直到夏芍的身影从教室门口再看不见,教室里各种目光才化作一声感慨,一声长恨。

    恨自己为什么不是有此殊荣的人。

    果然,学生会的门槛,大多拼爹。不拼爹的,也得自己有本事。而这年头,自己有本事的人太少了,夏芍算是传奇人物了。

    成功的企业家、徐家未来孙媳,现在又要进学生会了,别人一辈子能占其一就乐得合不拢嘴的事,如今被一人全占!

    唉!这世道,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正当有些学生忍不住“气死”的时候,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学生会办公室里,气氛并不太愉快。

    京城大学的学生会办公室,宽敞整洁,堪比企业老总的会议室,处处彰显着地位和权威。张瑞身为会长,坐在首位。夏芍被奉为上宾坐在张瑞下首,夏芍对面,姜正文、汪冬、邓晨三名男生并排而坐。

    此刻,除了夏芍淡然微笑,其他四人都震惊地看着她,好像不敢想象,她竟然会拒绝加入学生会。

    拒绝进入京城大学学生会,在京城大学建校史上从来没有。更别提是在受到会长和三位重量级部长当众邀请之后。

    “夏董,我想你是不是对学生会有些误解?其实你可以多了解一下学生会。京城大学的学生会是国内历史最悠久的爱国学生组织,一直走在时代前列,身负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忧国忧民。许多学生以身为京城大学学生会的会员为荣,夏董是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企业家,国家发展经济的栋梁之才,我想夏董既然如此优秀,应当不介意为同窗校友做个楷模。加入学生会,引领我们国家最优秀的学子们走上成功之路。”张瑞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说得脸不红气不喘,情真意切,当真是身在其位,练出来了。

    但夏芍的功力明显不亚于他,任他说得再好,也还是那个态度,“张会长,我确实与学生会发生过一些不愉快,但请相信我不会因此否定京城大学学生会的价值和形象。学生会的历史,是历代前辈们忧国忧民、奋进强国的历史,我对此很景仰,也很敬重。我想我加不加入学生会,并不影响我对学生会的敬重。”

    张瑞早该想到,当初入学典礼上,演讲都不带演讲稿的夏芍,口才是不会差的。听她这么说,就是在推脱,他当即便又想开口,但被夏芍抢了先。

    “我想请问张会长,我不加入学生会,就不是京城大学的学生了么?”

    “这……”张瑞一愣,“当然不是。”

    “那我不加入学生会,就无法成为同窗校友的楷模了么?”

    “这……”张瑞再愣,“当然也不是。”

    他已经知道夏芍想说什么了。

    果然,夏芍道:“既然如此,我想我不加入学生会,我的价值也依然存在。”

    “我只是觉得,以夏董的成就,加入学生会,会更能使你锦上添花。”张瑞有些不自然地笑道。

    “如果我的锦上添花,会给学生会添麻烦,我是不会考虑的。”夏芍摇头,渐渐敛了微笑,认真看向张瑞,“张会长,我很感谢你的邀请,如果我现在不是诸事缠身,我一定会答应。但我实在抽不出时间参与学生会的日常工作,我认为这是对学生会工作的不负责。责任二字是成就任何事的底限,如果没有它,我也没有今天的成绩。所以请相信我不是看不上学生会,也不是因为跟学生会有过节。而是我实在不认为我能胜任学生会的工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35》,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五章 撒网,学生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35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三十五章 撒网,学生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