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芍姐的算计

    人都走了,只有夏芍、徐天胤和他的警卫连还留在这里。黄经理从角落里抬起头来,偷偷地翻着眼皮子瞄夏芍。

    她今晚仇也报了,风头也出了,怎么、怎么还不走?

    不会、不会还要留下来收拾他吧?

    黄经理咕咚咽下一口唾沫,嗓子发干,心头直跳。正在这时,他看见夏芍眉眼含笑,慢悠悠目光一转,落在了身旁那辆新款白色跑车上。

    黄经理一惊!缩在角落里险些窜起来!

    她她她她、她不会不解气,想砸车吧?或、或者砸店?

    如果夏芍知道此刻黄经理的心声,大抵会噗嗤一笑。砸车砸店?她看起来像是黑社会,亦或京城纨绔子弟?

    砸车砸店,逞一时之气,确实爽快。可只逞一时之气,未免太小看她,她要逞的是长久之计。

    今晚之事其实不过小事,车店经理趋炎附势,颠倒黑白甚至威逼她放手,为的是把车给某位权贵子弟而已。

    如果这位权贵子弟不是苏瑜,夏芍虽不会吃亏,但也绝不会把事情闹大。但这人偏偏是王卓的未婚妻,那么事情就必须闹大,而且要闹得不可收拾,闹得所有人认为徐天胤动了怒,为与徐家搞好关系,王光堂不得不亲自到场。

    接下来,便是一场谋算好的好戏。

    夏芍想到此处,不由抬眸看徐天胤,这男人越来越会配合她了。她看准苏瑜所站的位置,却因穿着短裙,不好掐诀,于是便挽了徐天胤的胳膊,这男人居然立刻就明白,手覆上来,看着是在秀恩爱,实则为她遮挡。

    她掐了十二掌心诀,助旺苏瑜的方位,让她的火气一发不可收拾,想压都压不住,最终暴走。

    王卓和苏瑜几乎站在同一方位,因此王卓的情绪今晚也是受了些影响的。苏瑜在指责埋怨他的时候,他怒不可遏,导致三言两语,一对未婚夫妻分道扬镳。

    但像王家这样的家族,婚姻大多是联姻,由父母长辈做决定。因此今晚倘若只是王卓和苏瑜两人闹翻,王家长辈难免不会斥责两人胡闹,考虑家族利益,再撮合两人。所以,今晚的事,必须王光堂在场。只有他亲耳听到苏瑜的话,他当众亲口绝了这门婚事,夏芍今晚所做的一切才有意义。

    今晚她所做的一切,并非为了报复苏瑜。而是在得知苏瑜是王卓未婚妻的那一刻,今晚的一切都是冲着王家。

    王卓不在军政,王家想巩固势力,联姻是很重要的途径。但王卓从商,除非是想攀附王家势力的,不在乎王卓在京城纨绔风流的名声,否则有些家庭还是会选择圈子里的人。

    从表面上看,今晚苏瑜当众甩了王卓,让王家颜面大损,王家不会放过苏家,苏家可能会有麻烦。但实际上,婚事取消,对王家来说也没有好处。苏瑜的父亲在军区任政治部副主任,她家里有政坛方面的人脉,而王家在军,可以说,失去苏家,王家的损失是不小的。

    但利益上的损失再大,这门亲事也不能要了。都被人当众悔婚了,难不成还能忍气吞声留着这门亲?王家还没没落至此。

    只是王苏两家亲事断了,王家想一时半会儿再找个亲家联姻,怕也没那么容易。毕竟王卓刚刚让人给甩了,这事一晚大概就会传遍圈子里,王家脸面尽失,但凡有脸面的家庭,谁会这个时候送上门来联姻?

    说白了,没背景的家庭,王家看不上。有背景的家庭,人家要脸。即便是有打联姻主意的,也得等个三两年,等这件事的风声平息了再谈。

    而三两年,足可改变很多事了。

    至少两三年,王家失去姻亲盟友,势力有损。而如果王家咽不下去这口被悔婚的气,想对付苏家,那么王家的势力还会再度折损。毕竟苏家也不是吃干饭的,不会坐等被对付。

    所谓赔了夫人又折兵,大抵就是今晚王家所遇的真实写照。

    这是还给王家的,还他们算计华夏集团,想毁华夏集团信誉的伎俩!

    华夏集团是夏芍一手创立,她一直把信誉视作企业发展的基石,毁她基石,等于毁华夏集团的基业。毁她此生心血的人,怎能轻饶?

    夏芍看着店里那辆跑车,笑眯眯。她得感谢苏瑜,因为她,她今晚才有给自己报仇的机会。

    王家赔了势力,丢了脸面。王卓当众被甩,未来一段日子,大概会过得很精彩。至于苏瑜,更不必多说。

    今晚报了各种仇的夏芍同学,心情很好。

    而且,她今晚还得到了个消息——王卓要开拍卖行。

    自古同行是冤家,而且夏芍之前还得罪王卓了,她直觉王卓开这个拍卖行,没安什么好心思。这件事被她从苏瑜口中提前得知,自然可以提早防范。

    夏芍笑眯眯,觉得今晚看上这辆跑车,真是不错。

    徐天胤低头看她,见她一直盯着那车,便牵过她的手来,问:“要?”

    夏芍抬眸笑,“不要了,我不适合跑车,还是家庭型的适合我,省钱。”

    黄经理在角落里惊着心,一直担心夏芍砸车砸店,听了这话脸皮一紧。想起这话似乎是他今晚跟她说过的……

    这女孩子,可真记仇。

    然而,这念头刚在黄经理脑中闪过,记仇的女孩子就抬起头来,看向男人,笑道:“走吧?闹腾一晚上了,有些累了。我们回家休息,明天再出来陪我逛。”

    徐天胤一点头,两人牵着手便往外走。

    黄经理霍地抬头,瞪大眼,不可思议这两人就这么走了?不为难他?

    若夏芍知道此刻黄经理的心理活动,大抵又要笑。这人还真看得起自己。店里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就因他趋炎附势处置不当,得罪了苏家,得罪了王家,这店以后在京城还开得下去?

    即便开得下去,经理也得换人。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位黄经理,有一辈子时间为今晚他的前程悔恨。

    门口,警卫连还在,远处也有些人群没有散去,但是并不敢靠过来。

    警卫连在门口待命,站得笔直,铜铸一般,见徐天胤牵着夏芍的手出来,脸色依旧如铁,动都不动,只是目光齐刷刷聚集到两人牵着的手上,像是要看出个花来。

    夏芍自认处事向来沉稳淡然,被人盯着看不是稀奇事。但今晚竟有些不自在,她笑了笑,便垂下眸。夜风吹来,脸有些热。

    直到徐天胤一句返回驻地的命令,警卫连才离去。

    等店门口真正安静下来,夏芍才深吸一口秋夜凉风,微微一笑。

    今晚,对王家,对苏家,甚至对许多人来说,应该是个不眠之夜。

    夏芍猜得没错,今晚对许多人来说,确实是个不眠之夜,包括徐家。

    在夏芍和徐天胤刚上车,没开出去多久的时候,便接到了徐家的电话。电话是徐天胤的姑姑徐彦英打来的,问:“你们两个还没回去?快回去。车在家门口等着,老爷子让你们两个回家一趟。”

    ……

    老爷子连夜召见,有些出乎夏芍的意料,她还以为,怎么也得明天。

    不过老爷子让她和师兄一起回去,这倒让夏芍放了些心。她现在并未过门,甚至徐家还没对外正式承认她,今晚老爷子肯连夜召见她去那红墙大院儿,说明还是把她看得很重的。但夏芍并不是放心此事。她不担心她在老爷子心目中的印象问题,而是担心老爷子会因师兄出动警卫连的事动怒。所以当听到徐老爷子连她一起召见回去的时候,夏芍一下子便放了心。即便老爷子今晚震怒,她也可为师兄承担下此事来。

    这本来就是她的主意。

    两人很快回了别墅,坐着红旗车,跟上次去徐家家宴时一样,到了徐家。

    不一样的是,这回开车来的还是那名警卫员,路上在后视镜里观察夏芍好几眼,一句话没说。

    夏芍见此,便知今晚徐家,必不平静。

    但来到徐家书房的时候,气氛异常安静。

    书房里,只坐着徐老爷子,徐彦绍、徐彦英兄妹俩,再无别人。

    国庆假期后,徐天哲回地方上去了,徐彦英的丈夫刘正鸿是省委副书记,假期后也回地方任职,如今徐家在京城的,除了徐天胤,便只有徐彦绍、华芳夫妻和徐彦英、刘岚母女。

    但今晚的书房里,只有徐彦绍、徐彦英兄妹俩和老爷子,夏芍和徐天胤进来的时候,见这书房里的情形,更像是一场徐家人的聚会,没有外姓。

    除了夏芍。

    警卫员退了出去,带上门。

    徐天胤和夏芍进来后,给书房里的长辈问过好,便站在了书桌。

    今晚徐家并非按开会或者吃饭的座次,而是老爷子坐在书桌后,徐彦绍和徐彦英站在一旁,徐天胤牵着夏芍的手,站在书桌对面。

    “爷爷,警卫连是我叫的。”徐天胤开口便道,也不等老爷子问。

    “老爷子,叫警卫连是我的主意。”夏芍也在此时开口。

    两人竟是异口同声。

    老爷子还没问话,两人便先开了口,说的话还都一样,这让徐彦绍和徐彦英兄妹俩互看一眼,徐彦绍今天不再是笑呵呵的模样,而是有些严肃。徐彦英却是担忧地看看徐天胤,又看看夏芍,几番欲言又止。

    她想说,老爷子今晚很生气。但不仅是因为他们动用了警卫连跟人拼权,还气崔家人带着人拿着枪去围殴他的孙子。

    老爷子还是很疼他们的,只要认个错儿,保证以后不再犯,这事就过去了。但老爷子命令谁也不许多说一句话,就想听听两人怎么解释,所以她在电话里也不敢多说。只望这两个孩子机灵点,哪想到两人张口就把错往自己身上揽,这认错态度是不错,可听着有些相互包庇的意思啊……

    徐天胤转头看向夏芍,目光深邃,他说话语气向来平板冷淡,今晚说话字却像是一个一个咬出来的,“我的兵,我不打电话,他们不会来。”

    “哼,这话没错。”徐老爷子哼了哼,接了徐天胤的话,看向他,“你的兵,你的警卫连,这些兵只听你的。你不叫他们来,谁的主意都没用。”

    夏芍轻轻蹙眉,她知道徐老爷子的性子,没想到在这件事上,连他最疼爱的孙子,他也是这么是非对错,很分明。

    虽然她很敬佩,但她着急。

    “我的安全受到了威胁。”徐天胤直视他的爷爷,目光漆黑,语气直述。

    徐康国愣住,接着像是气笑了,一拍桌子,瞪眼,“你为国家执行了多少任务,什么危险没见过?今天晚上被个营长给威胁了吗?你打断了人家三根肋骨!他威胁你?”

    “他带了人,拿了枪。”

    “那是他违反军纪,你也跟着违反吗?”徐康国吹胡子瞪眼,虽然他没有胡子。

    “他拿了枪,我的安全受到了威胁。”

    “那是闹市区,你的判断是他真会开枪?”徐康国站了起来,瞪视自己的孙子。

    “不能判断是否会开枪,但店里有顾客。为了安全着想,判定为潜在危险,需要排除。”

    “你……”徐康国噎住,憋得脸发红。

    祖孙俩一人一句,虽然一个语气威严,一个语气平板,但听起来,着实像吵架。

    徐彦绍和徐彦英都不可思议地看向徐天胤,在徐家,哪有人敢跟老爷子这么顶嘴?通常老爷子说什么,都是低着头认错,哪有敢解释的?

    夏芍也愣了,她转头看向徐天胤,见他站得笔直,目光直视老人。他说话,从来不接这么快,也很少解释太清楚,今晚却一字一句,与其说解释,不如说是在争辩。

    徐康国瞪着眼,被噎得上不来话,向来最擅长训示人,这回竟被自己的孙子给堵得说不出话。这孩子向来话少,平时在家,只见他做,不见他说,一天也听不见他说几句话。今晚竟答得溜!

    徐康国气得在书桌后转了个圈,回身时虽然依旧维持着威严的表情,但怎么看怎么像是辩论输了拉不下脸来的老顽童。过了半晌,他坐下,一拍桌子,“我不跟你说!丫头,你说!今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

    夏芍不相信徐老爷子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这么问,大抵是有深意的。

    所以,夏芍也不隐瞒,将自己的盘算一五一十,和盘托出。当然,除了她对苏瑜使用术法的事。

    书房里刚才祖孙俩吵架的气氛渐渐静了下来,渐渐的,变成莫名的涌动。

    徐彦绍和徐彦英兄妹俩震惊地看向夏芍,如果不是她自己和盘托出,他们都不敢相信,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女孩子,竟算计这么深!

    今晚的事,他们自然是知道了王苏两家联姻断裂,也第一时间琢磨出了两家关系闹僵之后对各自的影响,甚至,对时下派系之争的影响。

    但他们开始以为,今晚不过是年轻人之间的意气之争,最后上升到了拼权。却不知,拼权只是个幌子,这件事对王苏两家的影响,对派系之争的影响,不是由年轻人意气之争引发的“蝴蝶效应”,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而做这件事的人,事先并没有深沉谋算,只是在偶然遇到此事之后,迅速布局,故意将事情闹大,一步一步将王家引入彀中,算计至此。

    而这个人就站在他们眼前,女孩子,不足二十岁。

    徐彦绍目光深沉,掩不住震动。他在官场多年,这样的布局,他自认也能做到。但如果是他做,他会连同车行里的争执都安排人演戏,他会将一切提前都布置好,一切按照计划行事。但眼前这女孩子,完全是偶遇此事,一晚上,便做下这样的谋算,连他想想,都不由骇然!

    怪不得,天哲走之前,曾提醒他这个女孩子不一般,让他多提醒妻子些,别跟她过不去。

    儿子很少说这样的话,徐彦绍起先不解,但今晚他明白了。

    徐康国看着夏芍,目光威严而审视,“你为什么要对付王家?”

    夏芍不信慈善拍卖会上的事,会一点消息没传到老爷子耳中,但她还是很耐心地将事情复述一遍。那枚金错刀的赝品,两人一起在广场上遇见过,转眼就到了华夏集团里,还是王卓安排的,连同华夏集团和徐家,一起算计了进去。

    果然,这事夏芍从头说到尾,老爷子的目光都没变过。

    听完后,他没有对夏芍的做法做出评价,只道:“你应该知道,徐家不参与派系争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2》,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二章 芍姐的算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2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二章 芍姐的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