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老爷子的心思

    “知道徐家为什么不参与派系争斗吗?”徐康国坐在书桌后,手旁一根雕琢古朴的手杖,暖黄的书房里,老人的手按在其上,苍老却依旧沉厚的力度,亦如他望着夏芍的目光。

    夏芍在老人如此目光里不动,与他对视半晌,微笑,“派系纷争自古就有,结党,难免营私。既营私,便生**。有**,国家则败。我想您老的初衷,是希望徐家子弟为国为民,不为私。”

    虽与老爷子相识不久,只见过数面,但夏芍还是很敬重眼前这位老人的。他有着国家一代领导人最朴实的愿望和思想,她相信当初他在那个战火纷飞饱受侵略的年代里投身抗战,为的就是保家卫国,还百姓一个安稳昌盛的国家。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夏芍信眼前这位老人依旧初衷不改。她的目光落去徐家书房里唯一一幅墨宝。那副墨宝挂在一进书房最显眼的位置,作为书房唯一一幅墨宝,它的内容只有一个字。

    正。

    楷书挥就,端端正正的正字。

    不是什么名家书法,看落款是“徐家老客”,应是徐老爷子的亲笔。

    这个字,代表了徐家子弟三日必省的规训,也代表着徐老爷子自己一生为国的愿望。

    徐康国听着夏芍的回答,顺着她的目光也望向墙上那个字,缓缓开口,“你以后是要嫁进徐家的,这个字,以后也要作为你行事的标准。”

    这话让书房里的人都是一愣,徐天胤紧紧牵着夏芍的手,望向老爷子。徐彦英则是眼神一喜,随后舒了口气。

    唯有徐彦绍望向夏芍,又深深望向老爷子。今晚出了这件事,华芳在家里狠狠批判,随后他接到老爷子电话,要求回家里来一趟。老爷子没有让华芳来,只叫了徐家人。原以为,他会把徐天胤召回来问问话,没想到,他连夏芍一起召了回来。

    莫说她还没嫁进徐家,即便是嫁了进来,像今晚这种只有姓徐的人才能参加的会议,她出现在这里,也有些不搭。

    老爷子刚才的话,分量可不轻。上回家宴的时候都没有把话说得很明了,今晚却是说明白了的。不仅亲口说她以后会嫁进徐家,还以徐家的家规来要求她。

    老爷子对这女孩子,可挺器重啊……

    这话番话里,明显有些点拨她的意思。

    “今晚这件事,王苏两家都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是你有意所为。要是一直不知道也就算了,要是知道了,难免不把这件事算做是徐家的意思。徐家不参与派系争斗,却难免被划进秦系,以后不斗也得斗,不争也得争。营私为己,就与徐家这个‘正’字有违。你明白吗?”徐康国一指墙上这字,看夏芍。

    夏芍闻言,垂眸,“明白。但我对这个正字,有不同的理解,老爷子能让我说一说么?”

    徐康国一愣,目光如炬,“你说。”

    “我认为从有人的那天起,人就是群居的。有群体,有组织,进而上升到有党派。从古到今,从未变过。您老不想徐家参与派系争斗,用心自然是良苦,但徐家身居高位,拉拢、试探,想必从来就没断过。往日还好,可眼下到了姜秦两系争斗的紧要关头,以前不敢给徐家下套的人,现在也都敢动手了。这一来说明局势却是紧迫,二来说明徐家想避开派系争斗,很难。既然避无可避,何必避?”夏芍抬眸问。

    这话却听得徐彦绍都眉头一跳!徐彦英刚放下心来,接着便恨不得给夏芍使劲打眼色!

    在徐家,都知道老爷子不喜派争,因此平时在外头即便是碰上拉拢试探,徐家人也是大多含糊过去。虽然夏芍说得对,确实有避无可避的情况,身在官场,谁也无法至清至纯,难免有些利益相交相换的时候,但这样的事,都是不敢叫老爷子知道的。

    连说都不敢说,哪有敢开口劝老爷子参与派系争斗的?

    这女孩子,胆子可真大!

    “姜秦两系,总有斗出个胜负的时候。我虽不在政,却也知道胜者为王的道理。赢了的执掌国家大权,输了人或许从此一蹶不振。听着这是事关私利的事,实则当真事关的只是私利?掌国权,便关乎国运。您老身居高位半个世纪,派系争斗到底避不避得了,您心中自然清楚。既然避不了,而您老又想心系国运民生,何不用您的双眼看看,姜秦两系,谁更能担得起国运?谁更能造福民生?派系争斗,并非全为营私,他们营私,您为国。出淤泥而不染,身在污坛,也可正己身!”

    夏芍一眼看向书房的墨宝,“徐家的正字,我认为不该教条。既然为国,便要敢于为国。即便有不知情的人误以为徐家结党营私,那又如何?不怕污自身名利,才对得起这个正字!”

    徐彦绍站着不动,目光深沉。徐彦英则低低吸一口气,看向老爷子。

    徐康国坐在书桌后,从夏芍开始说话便一言不发,此刻听她说完,依旧不言语。只是苍老却炯亮的双眼锁着眼前年轻的女孩子,目光威严,注视。

    他身居高位半个世纪,岂能不懂她说的道理?只不过,徐家这些子弟,深知他对结党营私深恶痛绝,因此谁也不敢在他面前说这话。他们怕他震怒,便守着他的喜恶,不敢参与派争,更不敢跟他说这番话。

    这番话,或许他们心中也这样想过,也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还有这样一种方式。

    无论如何,这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这番话。

    这孩子,现在还不能算是徐家人。

    徐康国看着夏芍,仰头长叹一声。这一声长叹,简单,却最是复杂。

    徐彦英看向老爷子,怎么,老爷子不生气?

    徐彦绍则目光微震,转向老爷子。怎么,老爷子也是这样想的?

    “你说得没错,但这么做,首先得心正。不管遇到多大的利益诱惑,都能坚持以国为先,否则便成了以为国之名谋求私利。如果变成这样,还不如不参与派系争斗。”徐康国道出了这些年为何不让徐家子弟参与派争的真正理由。他是怕他们把持不住,最终还是为己争利。

    这话与其说是说给夏芍听的,不如说是说给徐彦绍兄妹听的。

    两人静悄悄的,不知心中所想,徐康国却还是看着夏芍。

    “身居高位,很多事情要权衡。就像今晚的事,你有理由这么做,但外头那些围观群众不知道你的理由。他们只看见出动了军队,在他们眼里,这就是京城权贵子弟纨绔斗权。你们要为国家的形象考虑考虑,为军队在群众的心目中的形象考虑考虑。顾虑影响,权衡利弊,遇事不光要算计那些跟你有利益关系的人,还要顾虑那些跟你没有利益关系的人。方方面面,这才是上位者。”

    徐老爷子看向夏芍,语重心长,“你现在不仅是企业家,还是徐家未来的孙媳妇。做事不仅要站在你自己公司的角度,站在徐家政治立场的角度,还要学会上升一层,站在国家的角度,考虑在群众中的影响。”

    说完,老人抬眼又看徐天胤,同样语重心长,“你现在不是在外为国家执行任务,做你的无名英雄。现在你是一军主将,做事要考虑军队在群众中的形象。今晚的事,你们两个,知道不妥在哪儿了吗?”

    “知道了,爷爷。”徐天胤一低头,微微鞠躬,算是认错受教。

    夏芍也低头,老爷子的观点,她不赞同的时候,不惧说出来。但他说的有道理的时候,她也不惧承认,今晚她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确实没考虑外头围观群众会怎么想,“我知道了,老爷子。日后我会尽量考虑这方面。”

    两个人一副认错受教的样子,老人坐在书桌后目光从两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夏芍身上。见她微微低头,往日笑眯眯一副小狐狸的样子,此刻倒是乖巧。

    老狐狸眼皮子一耷拉,掩过笑意,似乎对训斥到她,感到很满意。但一抬眼,他接着训人,“不是尽量考虑,是要首要考虑!”

    “是,知道了。”

    “嗯。”老人这才舒心地点头。书房里沉默了下来,半晌,老人摆了摆手,“行了,折腾了一晚上,厨房有宵夜炖着,喝点再回去。”

    徐天胤低头看夏芍,夏芍咬咬唇。她啃了一晚上的猫耳朵,还吃了两个肉饼……好撑。

    但老爷子的好意自然是要领着的,夏芍看着徐天胤,苦笑。看来今晚回去以后,要在小区里散步好长时间才能回去睡觉了。

    两人给老爷子和徐彦绍、徐彦英打过招呼,这才转身退出去。但刚走到门口,又听见徐康国在哼哼,“吃完了早点回去,早点睡!年轻人,要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明早早点起来,回来陪我锻炼锻炼身体,吃顿早餐!现在的年轻人,一到假期就顾着自己的小日子,都不知道陪陪老人!”

    夏芍回头,咬着唇笑,这回她有话说,“我看是您老人家不想我们。这红墙大院儿的,是想进就能进的么?您老给张通行证,我以后见天儿周末来陪您老打太极。”

    徐康国被噎住,瞪眼。夏芍轻笑一声,挽着徐天胤的胳膊走了。

    出了书房,来到门口,才听见老人在里面拍桌子咕哝,“这丫头!拐走了我孙子,还想骗我张通行证?”

    夏芍在门口差点崴了脚,她只以为婆婆会对儿子被拐怀有醋意,难不成,爷爷也有?

    书房里,徐彦英的笑声传来,“爸,人家是嫁进咱们徐家,您一下得了俩,不吃亏。”

    “怎么不吃亏?见天儿气我!”老人哼了哼。

    夏芍忍着笑,和徐天胤去了餐厅。厨房准备了银耳甜汤,还有几样点心,都是清淡的,只有一样是肉食,正是今晚排队去买的门钉肉饼。夏芍看见了,会心一笑。老爷子也知道师兄小时候爱吃这东西,便叫厨房准备了。

    虽然两人都饱了,但还是一人吃了一只,又喝了碗甜汤。因为实在不饿,所以吃得也慢,吃的时候,夏芍看见那肉饼,沾了点醋才觉得不腻,“这肉饼倒是挺好吃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取了这么个名字,倒奇怪。”

    徐天胤闻言抬头看她一眼,没说话。

    吃完宵夜,两人这才由警卫员又开车送回去。车子行到城门的时候,徐天胤忽然开口,“张叔,开慢点。”

    警卫员一愣,接着便当真放慢了车速。夏芍看向徐天胤,不知他要干什么,却见他摇开车窗,指向正经过的城门,道:“像这个,门钉。”

    夏芍一愣,这才明白他是在说那肉饼的名字。怔愣之下她望向那大红漆的城门,上面的门钉一颗就有掌心那么大,无论是金黄的色泽还是形状,确实是挺像!

    夏芍一笑,“还真挺像。”

    警卫员从两人这一言一语里竟能听明白在说什么,顿时笑道:“夏小姐这就不知道了吧?这肉饼据说是慈禧太后那时候的宫廷新点心,慈禧问起名字的时候,厨师也不知道叫什么,看着像宫门上的钉帽儿,随口这么一说,这名字就流传下来了。咱家老爷子以前不爱吃,说那是慈禧爱吃的。结果天胤少爷小时候就爱吃肉,厨房偷着给他做了几回,老爷子发现了,见他喜欢,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夏芍听了一笑,垂眸。嗯,师兄现在……也爱吃肉。

    两人回到别墅小区,依旧是在小区门口下的车,然后牵着手打算散步回去。

    警卫员开车返回,回去的时候,书房里,徐彦绍和徐彦英两人也已经离开了,徐康国还坐在书房里,望着墙上的正字,沉思。

    警卫员敲门进来,来到书桌旁,静默。

    好半晌,老人才皱了皱眉头,“有话就说!你也学会磨叽了!”

    警卫员笑了笑,又犹豫了一会儿,才道:“老爷子,您……是不是对夏小姐要求太高了?她还不到二十岁,今晚的事,说实话,我都佩服。我这年纪的时候,除了跟人逞强斗狠,啥也不会。从她的年纪来说,她做得已经很超乎想象了。最起码我没见过还有别的这年纪的女孩子,有她这样的谋算。”

    “哼哼,你懂什么!”徐康国哼了哼,脸上却带着笑,“年轻人就要敲打敲打,不管聪不聪明都要敲打,这是老人家的乐趣。”

    “……”警卫员嘴角一抽,眼都瞪直了,忍来忍去,才把腹诽的话忍了下去。

    您老,真是恶趣味啊……

    不过,大抵也不是纯恶趣味吧?

    警卫员看了老人一眼,垂下眼。他倒是觉得,今晚老爷子的话,算是在指点夏小姐。老爷子不器重的人,他是不会说这些话的。

    这些话他听着,倒觉得若说老爷子以前只是欣赏夏小姐,今晚看起来则更像是把她当作徐家未来主母在培养了。

    果然,过了一会儿,徐康国叹了口气,“你以为,当徐家的主母这么容易当?这丫头现在不在政,但是要嫁进徐家,政局上的事,特别是在一些敏感问题上,她要学会处理,学会避免。正因为这丫头聪明,我才这么早点拨她。她早些学起来也好。”

    警卫员点点头,见徐康国有些乏了,便扶他起来去睡了。

    第二天早晨,夏芍和徐天胤早早起来,去徐家陪老爷子用早餐。这天早晨,徐彦绍徐彦英两家的人都没来,只有夏芍和徐天胤陪着老爷子,吃饭的时候,从老爷子口中得知,王苏两家昨晚闹得挺大。

    苏瑜回去后,苏父一气之下打了女儿,带着人去王家赔礼道歉,结果连王家的门都没进去就被赶了出来。

    王光堂态度坚决,这门亲事就此作罢!

    苏瑜经过一晚上,也不知是被其父训斥的,还是自己后悔了,今早来到王家门口,哭着要见王卓,王家没人露面,门关着。在刚刚夏芍和徐天胤来到的时候,听说王家那边派人把所有关于苏瑜的东西都收拾好,送还给了苏家。

    这门亲事,让王家颜面大损,绝计是没有可能了。

    夏芍吃饭的时候只听,不发话。吃完饭后,陪着老爷子散步聊天了半天,一直到中午吃完午饭,徐康国才放夏芍和徐天胤回去。

    回去的路上,夏芍就给华夏拍卖公司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打了电话,这名总经理是华夏拍卖总公司原来的副总,京城水深,找不熟悉底子的人怕再出现内鬼,孙长德便提议从总部调人,夏芍便同意了。

    新任的总经理姓方,方礼。

    此人是华侨,父辈就移民去了英国。奈何方礼很喜欢中国,在英国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中国生活。他很有西洋古董方面的鉴赏能力,年纪也不算大,今年才三十岁。为人活泼风趣,夏芍对他的印象还算深刻。

    夏芍打电话给方礼,让他注意王卓开拍卖行的事,有什么动向,记得向她报告。

    ------题外话------

    嗯,虽然更得早,但是没有二更。

    明天我收拾收拾东西,后天就启程了。要在火车上呆两天,这两天不断更,但每天也是保底更新,五千字。

    妹纸们可以养养文,我二十号到南方,月底那一周,再忙事情也会放一放,万更的。

    所以这几天,辛苦大家了,摸一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3》,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三章 老爷子的心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3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三章 老爷子的心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