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泰国的消息!

    夏芍径直走向迪厅门口,迪厅里音乐声震耳喧闹,少女的步伐却沉静悠闲,于这喧嚣浮躁的气氛格格不入,却又好似很好地融入。

    她漫然走来,望见的人耳边吵闹的喧嚣都好似归于安静,只看见炫彩的光从迪厅大门里洒出来,照见少女沉肃的眉眼。

    门前站在的公子哥儿们,在她踏上台阶的一刻,慢慢后退。为首的那名公子哥儿以为夏芍是冲着他来的,顿时又是不解又是激动,想上前打招呼,却被她冷沉的脸色吓退。只能直愣愣看着夏芍从他身旁走过他,经过其他几名富家子弟,最终停在了众人身后。

    几名公子哥儿先是齐齐一愣,接着刷地回头,盯向夏芍面前的人。

    杜、杜平?!

    这个保镖也似跟班也似的人,他们平时虽然带着他,却没太注意他。夏董竟然……找的是他?!

    “你跟我来一下!”夏芍盯住杜平,望了一会儿,径直进了迪厅。

    杜平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那些惊疑的、从来没将他放在眼里过的人的目光,因为她的一句话而改变。他垂眸,迪厅外头昏暗的光阴遮了他的眼,他站在那里,过了半晌,才转身走进迪厅。

    而随着杜平跟夏芍进入迪厅,外头那群公子哥儿傻了眼。其中一人问为首的那人,“我说宫少,你这个跟班儿这么大的来头,怎么不见你跟兄弟们说一声?我可算是把他得罪了!我今晚还挖苦他来着……”

    宫少一脸郁闷,“我哪知道!他就是在我家公司兼职的,有回拆迁上的事有些人来公司闹,保安都没堵住,我爸差点让人给伤了,是他解的围。后来我爸看他身手不错,没事的时候就叫他给我当当保镖。这人平时阴沉话少的,我哪知道他跟夏董认识?这事要让我爸知道,还能让他给我当保镖?早供起来了!”

    宫少回头,望向迪厅里面,见杜平和夏芍都已不见了身影。他心中只有一个疑问——似乎杜平和夏董不仅认识,好像还挺熟?

    而此时,迪厅的光线暖黄的包房里,夏芍坐在沙发里,与杜平面对面坐着。她面前放着杯茶,却不看也不动,只望着杜平,“说吧,为什么要打朋友。”

    杜平也望着面前的茶水,好半天才笑了笑,抬起眼来看夏芍,“我还以为,你第一句会问,为什么不给你回电话。”

    夏芍抬眸,见他笑容有些自嘲,便轻轻蹙眉,“先回答我,为什么要打朋友。”

    “为什么你不先问我,为什么不给你回电话?”杜平还是那句话。

    夏芍眉头蹙得更紧,跟杜平有一年半没见了,总感觉他变了很多。以前的他,有些愤世嫉俗,做事虽然鲁莽,但是有冲劲儿,说话也直。以前他绝不会拐弯抹角,像是带着什么含义般问她话。有什么话,他都是直说的。

    “每一次,你总是先问别人。刘翠翠,周铭旭,我永远是最后那个。”杜平一笑,笑容嘲讽。

    夏芍愣住,却被他的话激出火气来,“别人!那是别人吗?那是胖墩!从小跟在你屁股后面跑来跑去的胖墩!从小一起长大,发小的情谊,你说打就给打了?杜平哥,你在想什么?!”

    杜平似乎震了震,抬眼望向夏芍,目光有些恍惚。

    恍惚间,那年初夏,她一身白裙出现在村口,夕阳的霞彩染红了她的脸颊,玉瓷雕琢般。那一年,她刚刚十五岁,脸蛋儿还有些稚嫩,笑容很恬静,笑着喊:“杜平哥。”

    一晃四年,今年她十九岁,今晚依旧是一身白裙,脸庞褪去些稚嫩,虽然看起来仍像十七八岁,她的美更胜以往,却已离他遥远。

    她仍喊他杜平哥,今晚却是怒目相向……

    “我什么也没想。宫老板聘用我给他儿子当保镖,那晚胖墩碰了宫少,宫少不快,我是他的保镖,我有我的职责。”杜平语气平板。

    “碰了他,道歉就是了!他有命令你打人吗?”夏芍不可思议。

    “难道你公司的员工,什么事都要老板命令了,才会去做吗?”杜平反问,语气依旧平板。

    “……”夏芍看着杜平,想来辩才很出众的她,今晚只是看去面前这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兄长一样的人,缓缓摇头,“那是胖墩啊!”

    “在工作的时候,只有公,没有私。宫老板给我的报酬很丰厚,我要对得起我的工作。”

    夏芍:“……”

    杜平真是变了。

    “好!好一个对得起工作!”夏芍怒极反笑,点头,“这是你的工作,我无权置喙。那我们不谈公,谈私。我的电话号码,你的舍友给你了,为什么不给我回电话?”

    “回不回电话,是我的自由。难不成,这点自由,受人干涉?”杜平看向夏芍,语气就没变过。

    夏芍却再次语塞,她看了杜平好一会儿,眼神有些痛心,“我从来不知道,担心朋友,期待他回电话,会涉嫌干涉他人自由。看来,是我的担心和期待有错。我一直在想,你可能遇到了什么事,所以这些天每晚手机都开着,看来确实是我的错。我低估了杜平哥的本事,你有工作,你有权利,你有自由。我们的担心都多余。很好!”

    夏芍笑着点头,说完便起身,打开房门离开。

    杜平没在房间里待多久,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迪厅里绚亮的灯光从他脸上扫过,一会儿苍白,一会儿阴暗,忽闪交替得叫人看了都觉得气息阴沉。

    他抬眼,看见夏芍的背影拐出走廊,往大厅门口的方向走去。到了门口,宫少等人还等在那里,夏芍走过去,宫少立刻笑着上前跟她打招呼,她二话不说,一拳捣在了宫少肚子上!

    杜平一惊,大步走了过去!

    宫少捂着肚子,旁边的人都傻了眼。

    夏芍回身,看着赶过来的杜平,见他脸色阴沉,便冷笑一声,“你现在是在工作时间吗?抱歉,我打了你的雇主。现在,你是不是要教训我?”

    杜平霍然抬头,眼神震惊,眼底闪动着莫名的情绪,胸口起伏。

    夏芍盯着他,“现在,他没有命令你教训我,你是不是要揍我?”

    杜平喘着气,拳头握得嘎吱响。

    “动手!朝这儿打!”夏芍一指自己的左脸颊,“千万别打歪了,就像你那天打铭旭一样!”

    杜平脸色阴沉得不能再阴沉,拳头握着,腮帮子咬得硬实,盯着夏芍许久,终究是没下得去手。

    夏芍看着他,目光痛心,“你要是能下得去手,我还信你是真的公私分明。”

    杜平一震!

    “我早就听翠翠姐和铭旭说了,他们说你高考前那半年拼了命地努力,我们还替你高兴,这是好事。可是你考来京城之后,联系电话你也不给一个,过年也不回家。想找你,找不到。就只好期盼京城相见。结果,相见就是挨了你一拳!这一拳,打得可真好!如果不是这一拳,我们都不知道杜平哥还可以这样公私分明。”

    夏芍笑了,深吸一口气,“胖墩说你变了,我信。不仅你变了,我们都在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未来。生活、际遇,让我们改变。但我们永远希望,生活可以变,感情永远在最初。”

    夏芍看着杜平,笑容有些悲凉,“或许是强求了。”

    杜平的拳头慢慢松开,低下头,一言不发。

    宫少捂着肚子,莫名其妙地看着夏芍和杜平,这一拳其实也不痛,但莫名被打,他还是第一次。

    “宫少,对不住,让你受连累了。”夏芍转头看向他,微微欠身道歉。

    宫少一愣,连连摆手,其实不疼的,真的不疼。那一拳根本就没打实,他只是太震惊了,所以反应很大地躬了躬身而已。

    “好自为之。”夏芍又看向杜平,深深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那些公子哥儿眼巴巴地看着夏芍走了,到她离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从夏芍的话里,似乎听出杜平和她从小就认识。

    青梅竹马?

    天哪!

    这大半年,竟然是夏董青梅竹马的朋友在给他们当保镖?

    众人望向杜平,他却只抬着头,望着夏芍离去的背影,眼神模糊。

    ……

    夏芍走出迪厅,见周铭旭、元泽、柳仙仙、苗妍和连可可都站在门口等她。周铭旭和元泽脸上都挂了彩,元泽脸上的伤明显比周铭旭多,周铭旭刚才打架,拳脚大多相加在他背上,此刻穿着衣服看不见,但他的拳头已经肿了,用力一握,血直往地上滴。

    他见夏芍出来,便上前一步,“小芍。”

    夏芍想笑,笑不出来,只道:“走吧,去警局做笔录。”

    一行人跟着夏芍来到车旁,开车门时,夏芍深吸了一口秋夜的冷风,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她还得开车。

    柳仙仙一把拉了车门,在夏芍怔愣的时候,抢了驾驶座的位置,到处看了看,点头,“嗯!两百万的车,坐起来就是舒服,不知道开起来爽不爽。老娘今晚要试试!”

    夏芍看着柳仙仙,半晌,无言一笑,有些凉的心划过一道暖流,转身坐去了副驾驶座上。

    一行人去了警局,做完笔录已是晚上十一点,柳仙仙把车从警局直接开去了华苑私人会所,然后把车放下,几人打车回了京城大学。夏芍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知道他们是担心自己心情不好,怕她开车有危险,这才从警局直接把她送回来的。夏芍本想让柳仙仙开着自己的车回去,但这妞儿居然说这车不如跑车爽,不好开,拉着一群人就出去打车了。

    无奈送走了他们,夏芍这才回了会所自己的房间。

    房门还没打开,手机铃声便响了。

    夏芍一听这铃声便笑了笑,果然,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着“呆萌”。

    “喂?师兄。”夏芍笑着把电话接起来,那边却沉默了好一阵儿。

    “你有事。”男人声音发沉,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夏芍一愣,两人每晚通电话已是习惯了,她知道师兄向来敏锐,所以她心情不好的事可不敢让他知道,于是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已经故作轻快了的。

    他怎么还能听得出来?

    既然他听出来了,骗他自然是骗不过去的。但说实话,夏芍又怕在军区担心,便灵机一动,把今晚去算命馆遇上的事一说,然后笑道,“我刚从警局做完笔录回来,可能是累了。”

    “在哪个警局?”徐天胤问。

    “周队长那里。”夏芍答,但随即又笑问,“你想干嘛?小事而已,我没事。徐将军,要注意影响!”

    最后这一句,夏芍学着老爷子的口气说的,徐天胤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阵儿。

    “唔。”

    夏芍噗嗤一笑,想也能想到某人此刻黑漆漆的眸,一副呆萌模样。笑完之后,夏芍安抚徐天胤,“好了,我没事。就是累了点,早点睡就好了。”

    “好,你去睡。”这话果然管用,男人立刻要求她去休息。

    夏芍放下电话,却哪里睡得着?儿时朋友们在田间山里笑闹的事一幕幕在头脑里晃,越晃越清晰,越晃越睡不着。夏芍睁着眼睛大半夜,后来也不知什么时候合上的眼,迷迷糊糊的时候,她感觉有人在靠近她。

    夏芍毕竟是炼神还虚的修为,感官还是很敏锐的。她感觉有黑影在靠近她的时候,心里先是咯噔了一声!她的房门是上锁的,这人怎么进来的?

    这念头只是一闪,夏芍睁眼,霍然而起!

    但她身子刚坐起一半,便闻见一股熟悉的气息。

    一件上衣罩了下来,将她脸头都盖住,夏芍感受到那外套还有余温,熟悉的自然的气味直钻入鼻间,比怔愣的感觉更快来袭的是心灵的温暖。

    接着,她感觉被人从太妃椅上抱了起来,往里屋走。到了里屋床边,男人并没把她抱去窗上,而是坐在床边,把她抱坐在他腿上,大掌抚过她的后背,轻轻地拍。

    夏芍想笑,心里却暖得鼻头泛酸,披着某人的军装外套,看了眼外头,见天还黑着,应该是半夜,便问:“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你心情不好。”男人拍着她的背,脸凑过来,嗅她的问道,也声音发闷。

    “那你就回来?那可是军区。”夏芍心里温暖,但却还是担心。

    “没事,天亮就走。”徐天胤说着,低头,认真地开始在夏芍胸前的睡衣扣子上动起手来。

    “你干嘛?”夏芍立刻精神了。

    男人动作不停,回答得理所当然,“睡觉。”

    然而,这一觉是没有睡成的。

    两人刚刚躺下,夏芍的手机铃声便又响了!

    这次的手机铃声,是陌生的声音。夏芍对亲友专门设置了铃声,而这铃声她一听就知是非亲友打来的。

    谁会这么晚打电话?

    徐天胤下床去拿手机,夏芍接过来的时候,愣了。

    乃仑!

    一看到这个名字,夏芍的心便倏地一沉,也不管现在是几点,立马便把电话给接了起来,“喂?”

    电话那头,乃仑气急败坏,“夏大师,你太不够意思了!你害我损失了十来个人,现在连我也暴露了!我要马上去避难!”

    “怎么回事?”夏芍急问。

    “你没说要帮你看着的那女人跟降头师认识,她去找了降头师,我的人在跟踪的时候被发现了!损失惨重!”乃仑说话的时候,似乎在收拾东西,很急切。

    “哦?你的人探听到他们的动向了吗?”话虽这么问,但夏芍已经可以肯定,衣缇娜去找降头师,就是为了回来寻她反击报仇的。不然的话,她没有理由去找降头师。

    “夏大师,我得罪了降头大师,现在我在泰国的人全部都要撤出来,我自己也要去避难,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难道就不需要问一句我的处境吗?”乃仑的声音明显很不满。

    “乃仑老大,我询问他们的东向,就是在关心你的处境。只有玄门才能对付降头师,假如我可以让他们有来无回,你的危险也就解除了。现在,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你明白?”

    乃仑一听这话,这才沉默了一阵儿。事到如今,他自然是知道夏芍在让他办事的时候,隐瞒了他一些事,但事到如今,恼怒于事无补,唯一的办法就是补救。他去过香港,知道玄门人多,或许能跟降头师一拼。

    “好吧,我的人最后给我的消息是,他们在往港口走,不过随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这是昨晚的事了,我估计现在已经出发了。”

    “你的人有没有说,这些降头师有多少人,都有些什么人?泰国降头大师通密在其中吗?”

    “我的人没说,他只来得及告诉我人往港口去了,人数不少二三十人吧。”乃仑急切说完,便道,“夏大师,我可是帮了你的,希望你不要把我的命赔进去。在你成功之前,我不希望你再联系我。”

    说完,电话果断挂了上。

    夏芍拿着手机许久,尽管知道徐天胤定然在一旁听到了,但她还是转头道:“他们来了!”

    ------题外话------

    嗯,乃们看这章的时候,我还是在车上。

    凌晨三点到站,苦逼的,幸亏是夏天。

    下章更新时间应该是晚上,可能不会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6》,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六章 泰国的消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6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六章 泰国的消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