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玄门来京!

    衣缇娜带着泰国降头师来京,虽然不确定里面是否有通密,但是对夏芍来说,机会仍不可失。通密如果在,那自然更好,如果不在,让这批降头师有来无回,总有机会能将他引出来!

    夏芍连夜打电话给师父唐宗伯,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说,唐宗伯当即决定,带玄门弟子来京。

    不管通密在不在这降头师一行中,一下来了二三十人,唐宗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夏芍和徐天胤两人在京城面临这种危险。

    衣缇娜和泰国的降头师们是晚上出发的,夏芍一看此时时间才凌晨三点。徐天胤查了一下航班,如果他们是晚上出发的,现在应该已经到了。但夏芍想起来,乃仑说他们是从港口出发的,泰国从港口到京城,最常走的路线是从云南入境。

    这群人不乘坐航班来京,很有可能是路上携带了什么东西。

    “他们如果携带东西,很可能从西双版纳乘货船入境。”徐天胤在电脑前说道,“最快三天。”

    ……

    不用三天,第二天,玄门弟子就来了京城。

    唐宗伯、张中先和他那一脉的人,以及玄门其他几脉的弟子,总共来了三十多人。香港老风水堂那边,只留了十来人看家,其余的人全到了。

    一大清早,机场大厅里,刚刚降落的来自香港的航班里走下不少人来。人零零散散地走入大厅,后面三十多人的队伍显得异常显眼。前头一名坐着轮椅的老人,老人头发花白,面色红润,眼神炯亮。后头三十多人跟着,年纪大的五六十岁,年纪小的仅有十二三岁。这一群人呼呼啦啦地走过来,乍一看还以为是来旅游的。

    但若是细看,定能发现,这些人气势非同凡响,哪怕是十二三岁的孩子,跟他的目光触上,都令人心惊!且这么多的人走在一起,除了轮椅在地面上滚动的声音,几乎就听不到脚步声!

    一行人走入大厅,目光直直望向前方。前方,一名少女步伐沉稳地走了进来。

    “师叔!师叔祖!”那一群人显得很激动,这称呼让机场不少人都纷纷侧目。

    这称呼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尤其这么一群年纪大的人称呼一名少女,那就更令人觉得少见。

    “师父!”夏芍对周围目光视若无睹,一眼见到坐在轮椅上的老人,便奔了过去。尽管只是两月未见,这次见面还有严峻的事态在等待众人,但这仍不能影响夏芍见到师父的喜悦。她奔过去,伸手接过推轮椅的差事,笑着低头问,“两个月不见,您老有没有想我?”

    唐宗伯被她的话逗笑了,笑着轻斥,“想你?想揍你还差不多!向来就是你最大胆,这么大的事,提前也不知道打声招呼!”

    “提前不知可不可成,说了也是让您老担心,这时候事成了,再跟您说不也不迟?”夏芍边答边推着唐宗伯往外走。

    这时,后头有人哼了哼,“你怎么就不牛到把那些降头师解决了,再打电话给我们?”

    夏芍一点也不意外,能这么挤兑她的,也就只有那毒舌的小家伙,“我怕我把功劳都占尽了,到时候有人又有话说。这么大好的报仇的机会,不让某人来大显身手,我怕他恨我一辈子。”

    “需要帮忙就直说……”温烨跟夏芍在一起时,口头上就没占过便宜。今天虽然也被说中了心思,但还是不服输地咕哝。

    “那你到时候可得帮上忙。”夏芍笑着,头也不回。

    温烨眉头一皱,顿时被激将法击中,跳脚,“等着!等那群降头师来了,小爷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

    夏芍把玄门弟子都安排在华苑私人会所,会所以内部装修整改的名义暂时歇业,员工们也被夏芍放了假回去,这几天不用来上班。

    人安排进会所之后,每个房间三人,大多是师父带着弟子,房间都挨着,以防出什么事,众人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人都安排妥了之后,夏芍问唐宗伯,“师父,您老来京城,徐老爷子您要见见么?”

    唐宗伯闻言抚着胡须沉思了一会儿,最终道:“不急,等事情解决了再说。”

    夏芍点点头,她也只是先跟师父说说,眼下确实不是见徐老爷子的时候。衣缇娜一行最快明天就能到京城,这时候两位老人见面,只怕也不尽兴。且师父来京的真正目的也不能被徐老爷子知道。他那样疼爱师兄,要知道中泰之间可能有场法术大战,他不担心死才怪!

    夏芍也不确定明天衣缇娜一行真能到,但这事不能心存侥幸,于是今天的课后夏芍便打算跟学校请个假,专心在会所里布阵。她天眼通的能力很久没动用了,这回不用人再盯着入境口,她自己盯着。

    去学校请假的时候,夏芍顺道去了趟生物系,找衣妮。衣缇娜是她的仇人,这件事自然是要告诉她的。

    衣妮看见夏芍来找她便脸色一变,只问了两句话,“成了,还是没成?”

    “成了。”夏芍定定注视着她,也只这一句。

    衣妮的气息顿时变了,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恨意,“我跟你一起!”

    夏芍自然不会拒绝,衣妮也去请了假,两人一起去了停车场,打算坐夏芍的车回去。然而很不巧的,在停车场,夏芍又遇到了王梓菡。

    “夏董,上回跟夏董说的事,不知夏董和徐将军考虑得怎么样了?”王梓菡问道。

    王光堂和王卓自上回车行的事后,便想请徐天胤和夏芍去家里用餐,美其名曰道歉,实则还是想跟徐家套近乎。这事儿夏芍本想拖一拖,到了周末让徐天胤拒绝王家,但没想到会在这之前得到了降头师来京的消息,夏芍这几天要请假,徐天胤晚上也要从军区过来,两人这次是真没时间了。

    “抱歉王部长,这件事我跟徐将军说了,他称这几天有些事,可能要辜负王委员和王少的盛情了。这件事徐将军会给王委员去电说明的,抱歉。”夏芍歉意地对王梓菡点头致意,接着便载上衣妮走了。

    王梓菡望着夏芍的车开远的方向,皱了皱眉头,傍晚的霞彩染得面颊如霞,眼底却有些阴霾。直到夏芍的车看不见,她才拿出手机来,给王卓打了个电话,“她果然不去。”

    京城一家俱乐部的包间里,王卓站在窗前,望着京城傍晚的景致,眼底也有一抹阴霾,狠狠掐着手机,挂了电话。

    但等他回身的时候,脸上却挂上了微笑。

    他身后的沙发里,还坐着一个人。

    女子四五十岁的年纪,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苗条,保养得极好。只是鼻梁上架着副黑框眼镜,显得有些严肃。但她此时却端着香气四溢的咖啡,笑容很随和。

    王卓看着女子,笑了笑,“刚才接了个电话,华主任勿怪。”

    华芳不介意地笑着放下咖啡杯子,“卓少,我说的事你考虑考虑。”

    “呵呵,华主任言重了。我爷爷还在世的时候,咱们王徐两家关系就挺好。再说了,徐将军现在在军中,和我父亲是同僚。再者,夏小姐成就卓然,两人郎才女貌,我看倒是很般配。我父亲还说,这周末要请徐将军和夏小姐吃顿饭,对那天车行的事表示歉意呢。”王卓笑道,脸上一点也看不出被人悔婚的尴尬。这些天京城圈子里都在传这件事,按说当事人该避而不谈此事,他可倒好,自己说出来,神态十分自然。

    华芳一垂眼,知道王卓在打腔调,便说道:“卓少也应该知道,自古婚姻一事就讲究个门当户对,郎才女貌不顶什么用。她是普通家庭出身,卓少可以想想,这样出身的女孩子要是嫁进王家,王家看得上?”

    “可是我听说老爷子挺喜欢夏小姐。”王卓神色不露,笑道。

    “老爷子那不是宠天胤么?都是因为当年他父母的事,老爷子总觉得他受了委屈,处处迁就着他,这也是难免的。”华芳叹了口气。

    王卓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笑道:“那老爷子可真够迁就徐将军的,我听说夏小姐都已经去过徐家了。”

    夏芍去过徐家的事,外界都不知道。而王卓此时却说了出来,明显表示他对徐家的一举一动也是知道些消息的。

    华芳对此并没有露出惊讶,反倒是叹了叹,目光认真了起来,“正因为老爷子让她来过徐家了,现在徐家人才反对她进门。”

    “哦?怎么说?”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原先想着,要是天胤就是喜欢,没办法也只有顺着他。这孩子确实叫人心疼,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难得遇上个喜欢的女孩子……”华芳叹着气,垂着眼,神色悲悯,怎么看都是个为晚辈心疼的好婶婶。但她随即便话锋一转,皱起了眉头,“但这女孩子绝对不能嫁进徐家,她心机太深,嫁给我们天胤,迟早是个祸害!对他来说,没有好处。”

    王卓只挑着眉,不说话,等着华芳继续往下说。

    “卓少可知道,那晚车行里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华芳却不往下说了,而是抬起眼来看向王卓,显得很难以启齿。

    王卓微愣,听华芳说起那晚的事来,这才有些认真神色,“难不成,华主任还知道些什么?”

    华芳依旧一副难以启齿的神色,但却表现得很气愤,“这女孩子真是不知轻重!她是聪明,却不知,咱们徐王两家自王老爷子在的时候就是世交!她竟能为了和卓少在商场上的一点小误会,设计将事情闹大,引了你们王家人去,再言语激怒苏小姐,致使苏小姐当众悔婚,给你们王家难堪!这不是存心让徐家难做人么?老爷子知道此事,将她训斥了一顿,如今她在徐家,可是不得人心。”

    “华主任,这事可不能乱说的。”王卓微微眯眼,眼神阴沉,但脸上依旧带着笑,看向华芳。

    “这是她亲口在老爷子面前说的,还能有假?”华芳皱起眉头来,“卓少,她虽然是没有嫁进徐家,但她现在毕竟是天胤的女朋友。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徐家也感到过意不去。如果不是觉得对王家有愧,我何必今天来跟你说这番话?我烂在肚子里,你们王家永远不知情,徐家也就不用做这个背后捅故交刀子的恶人。”

    华芳说着便站起身来,“我言尽于此,卓少好好考虑吧。”

    王卓这才笑了起来,赶紧留住华芳,并且相比刚才的客气试探,这回倒是热络起来,“华姨,我可没说我不信,您看您,着什么急啊?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我父亲还不知道,我总得回去和他说说不是?”

    华芳闻言,这才停住脚步。

    王卓笑道:“当然,这件事还是要多谢华姨告知,不然我们王家做了冤死鬼还不知是怎么死的。”

    华芳听了,这才重新坐了下来。

    “早就听说夏小姐聪慧,倒是没想到,她能把我们王家都算计进来。这事,如果不是事关王家,我倒是有些佩服她了。”王卓笑了笑,眼底神色确实阴沉。

    “可她这是陷徐家于不义!想嫁进徐家,还把徐家往千夫所指上推,让徐家被人戳脊梁骨,这样的女孩子,徐家怎么可能让她进门?”华芳皱眉道。

    王卓却垂眸笑了笑。

    不见得吧?

    他也不是傻子。如果徐老爷子当真因为此事对不允许夏芍进徐家门,那只需他老人家一句话就是了,徐家皆大欢喜。何需华芳今天来找他,把这件事捅出来?

    捅出这件事来,徐家搞不好要受王家埋怨,何苦来?

    除非这件事并没有使夏芍在老爷子心目中的评价降低,而又触动了徐家某些人的利益,这才有人想捅出来,和王家合作,阻止夏芍嫁进徐家。

    王卓此时无法判断这件事是不是徐彦绍的意思,但徐家这么个政治世家,老爷子却显然偏爱在军界的徐天胤一些,徐家二房心有不满是正常事。

    华芳今天来找他,自然不是好心,而只是寻求利益同盟而已。对华芳来说,阻止夏芍嫁进徐家是首要事,而王家失去联姻同盟也已成事实。对如今的王家说,失去苏家,若能换来徐家的亲近,那自然是不赔的。

    所以,这合作,王卓很乐意。

    “华姨,这件事我会回去跟我父亲说的,我们王家也不是任人捏圆搓扁的。我年纪还轻,很多事情日后少不了华姨多指点。”

    华芳看一眼王卓,听出他这话的意思就是同意以后有事多走动了。她笑了笑,“京城有些人,实在没有眼光。依我看,卓少才智一点也不纨绔,日后定是要前途无量的。”

    “呵呵,承华姨吉言。”王卓微微躬身,谦逊,眉宇间却有浑然天成的傲气。他也自认为他不输人,只不过他不愿受束缚,不愿往军政两界发展而已。

    华芳也笑了笑,这便起身告辞。她今天是抽空儿出来的,这件事不能让人知道,可不能耽搁太久。不过,临走前华芳回身笑着打量了王卓一眼,笑道,“卓少失了苏小姐,依我看倒不用太难过。我听说苏小姐为人骄纵,老话说得好,娶妻娶贤,找个好女孩,日后才能对卓少的事业有所助益。我们家岚岚倒是不错的,虽然免不了也有点千金小姐的脾气,但是还算识大体。就是年纪还小些,还没大学毕业。不过你们年轻人,都是在京城,离得也近,平时也不妨多走动走动。”

    刘岚是徐彦英的女儿,华芳在此说这话,未免越俎代庖,很不厚道。若是让徐彦英知道了,必定要怪罪她。但华芳却不惧,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夸夸岚岚,说让年轻人之间多走动走动而已。王卓要是有心,他追上了岚岚,那就是岚岚愿意,徐彦英要是怪她,倒不如去怪她女儿。

    呵呵,不过王卓在外的名声是京城纨绔,他追女孩子的手段想必高明。岚岚要是被追上,徐彦英一家就算是自降身价,她本来就是嫁出去的女儿,女儿又嫁给京城纨绔子弟,日后她们一家在徐家,还能有什么地位?

    再让徐彦英一家支持徐天胤!

    华芳打着算盘,面儿上只是笑了笑,便告辞离开了。

    她走后,王卓盯着关上的房门,冷冷一笑。

    华芳可真会打好算盘,她要是真心想让徐王两家联姻,何不让她的儿子徐天哲去追他妹妹王梓菡?

    拿徐彦英这嫁出去的徐家人来卖他人情,当他王卓傻?

    王卓冷笑,以前徐家对外总是一副同心同德的样子,外人很少能找到空子钻,结果到头来,利益之争,徐家不也是在所难免?

    无妨,他就先当一回傻子,权当大家是互相争取利益。

    只不过,这世上很多事,开了个头,就很难再回头了。华芳和他迟早是一条船上的人,到时候谁算计谁,那还真不一定!

    王卓起身走到窗边,看华芳的车远远开走,目光顺着她离开的方向望向远处,眼神渐渐阴沉下来。

    半晌,他一拳砸到窗台上,深吸一口气,阴沉冷笑。

    好一个夏芍!

    等着!

    ------题外话------

    今儿去订酒店,订家具,各种事忙。我把事情都放在今天,能办多少办多少。今天就先更这一更,明天起我闭关,到月底啥事也不管了,给大家万更!

    近段时间追文的妹子们辛苦了,感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明天起开始斗法,斗降头师!群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7》,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七章 玄门来京!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7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七章 玄门来京!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