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降头师来京!首战!

    华芳从王卓那里走出来的时候,一辆军用路虎停在了华苑私人会所里。徐天胤还没从车上下来,夏芍便迎了过去,“师兄,师父他们早上到了。”

    “嗯。”徐天胤点头。他从军区赶来,身上还穿着军装,最后一线天光将他的肩头染得微黄,背影被天光勾勒得明晰,定定,微柔。他的目光落在面前含笑的眉眼上,即便两天不见,男人的眼神也依旧思念。

    他伸出手来,将她拥住,习惯性把脸埋去她颈窝,寻找那令他思念的气息。尽管明天降头师就会到京,但在这时期,两人相见,仍有淡淡温情。

    只是这回没相拥多久,夏芍便一愣,轻轻去推徐天胤。两人刚分开,便听见后头不少人跑出来看热闹,义字辈的年轻弟子们堵在门口,周齐为首,嘿嘿笑着。吴淑浅浅笑着,吴可脸颊微红,捂着温烨的眼,被温烨没好气地拍开。

    “不就是抱抱吗?亲嘴儿我都见过!”男孩吊着眼角,眼望天,语气不屑。

    “谁?谁?师叔祖吗?”弟子们刷刷转头围住温烨,周齐睁大眼问。

    夏芍在门口听着,笑着轻蹙眉尖儿,脸颊粉玉般,也不知是晚霞染的,还是窘迫的。但她抬眸时笑容如常,慢悠悠看了温烨一眼,对弟子们道:“别听他的。小孩子就是爱装大人。你们要是信他,下回他该说他看见活春宫了。”

    “活、活……”周齐刷地脸红了,弟子们看看夏芍和徐天胤,再看看温烨。男孩的脸竟也有些红,指着夏芍,“你”了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来,最终红着脸败走。

    胜利的夏芍笑得眼眸微弯,跟徐天胤进了会所。

    两人去拜见师父,唐宗伯安住在夏芍的房间里,徐天胤一进房间便跟老人打了招呼,“师父。”

    “来了?别总在部队里请假,有事晚上过来就行了,白天那些人也不敢妄动。”唐宗伯道,目光落去徐天胤身上的军装,又落去两名弟子牵着的手上,微微颔首,眼神欣慰。但随即,他又似想起什么,微微垂眼,掩了眼底的忧心。

    徐天胤没答话,只走过去,在老人身旁蹲下,伸手去捏他的腿。

    唐宗伯顿时无奈一笑,都说了他这腿好不了,这孩子每次见他总会先查看他的腿。

    张中先在一旁道:“哼!这小子,就对他师父上心!他小时候我怎么说也教过他功夫,进来也不知跟我打声招呼!”说完又去看夏芍,继续哼哼,“这么好的女娃娃,居然能被这闷头小子追到手,真没天理……”

    夏芍听了忍着笑道:“谁让您老在梅花桩上使劲摔人了?换成我,也记仇。”

    “练武基本功都是摔摔打打出来的!不吃苦他哪有今天的身手?摔他,那是为他好!”

    “小时候师父教我练基本功,我就没摔太惨。”

    “那是你跟他路数不一样!”

    两人一人一句,张中先瞪着眼,直叨念果然女生外向,还没嫁人,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师兄是同门,可不是外人。我的胳膊肘向来是拐向自家人的。”夏芍笑着跟张中先斗了会儿嘴,弟子们在一旁纷纷向徐天胤投注目礼。

    师叔祖的真容他们是见过了,只是以前都不知他的身份,直到上个月网上流传出求婚的视频来,众人才知道他的身份。徐家的嫡孙,竟然从小就是玄门的弟子!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弟子们在这边好奇打量徐天胤,徐天胤却好像这些人不存在,专心蹲在地上,给师父捏腿,查看老人的腿部肌肉有没有萎缩。好在玄门心法对养气很有助益,唐宗伯已是多年的练神返虚的修为,日日养气调理,气血还算通畅,除了站不起来,双腿多年情况还算乐观。

    徐天胤看过之后,这才起身和夏芍暂离会所,回到别墅里拿了几套衣服回来。晚上同门三十多人一起去吃了顿饭,回来后便都聚集到了夏芍的房间里,一起商讨对敌之策。

    衣妮傍晚过来时便见过玄门的人了,唐宗伯早年在内地行走过,他竟知道衣妮的门派!

    衣妮的门派属于黑苗中的一支,寨中女子代代习蛊,却很少远离村庄。当年社会动乱,疫病横行,唐宗伯南下,正走到苗疆一带,那里的人当时上吐下泻,不少人便说是远处寨子里的草鬼婆下了蛊,纠结了不少人想去闯债,结果去的那几名小伙子,一个没回来。唐宗伯被委托去找寻,他在那里遇到了当时黑苗寨里的黑蛊王,还跟人斗过法。最终唐宗伯赢了,这才把人给带了回去。

    因为这件事,唐宗伯跟黑苗寨也算不打不相识,只不过后来他去了香港,到华尔街打拼,数十年没再回内地,现在想来,当年年纪比他还大些的黑蛊王如今确实可能已不在世了。

    在问过衣妮的身世之后,唐宗伯这才发现,与他当年交手过的黑蛊王极有可能是衣妮的祖母。

    时隔数十年,没想到,黑苗寨子里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唉!苗寨神秘,向来不与外界接触,当年我也是机缘偶遇,这才与你祖母不打不相识。外界对黑苗多有畏惧,但其实苗寨与外人无仇怨的话,不会无缘无故放蛊。当年瘟疫横行,有些治病良药只有苗寨的深山里才有,寨子里的人还以蛊驱疫,做下不少功德。只是外界对苗寨太过畏惧,不肯接受以毒攻毒的驱疫法子,寨子里的人有此行事,多不为人知。明明是除疫有功,还被人认为是下蛊害人。那几名青年闯寨,激怒了寨子里的人,这才扣了下来,小施惩戒。”

    唐宗伯说到此处,叹了叹,看向衣妮,眼神悲悯,语气感概,“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故人之后,这孩子也是个重情的,为母报仇不惜背负叛寨的名声。唉!你放心吧,这件事既然是碰上了,那我也不能不管。这回这人既然敢回来,就定让她有来无回,为你母亲报仇!”

    衣妮坐在一旁,闻言起身。夏芍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用尊敬的目光看人,“唐前辈,多谢您!等我为阿妈报了仇,给您老立长生牌!”

    唐宗伯连忙摆手说不必,但衣妮目光坚韧,晚上屋里明亮的灯光下晃晃如刀刃,显然是下定了决心。

    唐宗伯当即叹了叹,不再说什么,而是开始布置明天的事。

    明天是衣缇娜和泰国降头师们从泰国启程来京的第三天,徐天胤称他们最快要三天才会到,但并不能保证他们三天一定能到。他们从云南入境,路上未必一路顺畅,或许能耽误几天也不一定。但是玄门若要防范,自然是从明天起就不能松懈。

    监视衣缇娜一行的任务落在了夏芍身上,尽管弟子们都不懂,夏芍要怎么才能监视这一行人的行踪。毕竟对方走陆路往京城来,路上谁也保不准换乘其他交通工具,机场,车站,每天人流那么多,看漏了实属正常。

    他们自是不知夏芍有天眼通的能力,但随即这疑惑就被别的安排给吸引了去。

    衣缇娜带着降头师们是来寻仇的,他们一行到达京城最可能的举动,要么是找地方安置,要么是杀到会所来。而衣缇娜在京城有住处,她很有可能将降头师们安置在她的住处。虽然,他们一行也有可能住酒店,但酒店太多,无法布置,只能在衣缇娜的住处布置人手。

    唐宗伯将玄门这次来京的弟子分作两部分,一半弟子由张中先带领,往衣缇娜住处埋伏,一半人留在会所,布阵防御。

    温烨自请前往衣缇娜的住处,他师父就是被降头师所杀,听见这次有降头师来京,不管里面有没有通密,他都要冲在最前头。

    唐宗伯点头答应了,玄门的弟子,从来不是养在温室里。他十三岁时已能独当一面,年轻一辈也当如此。这些年轻人是玄门的未来,让他们历练和成长的办法,永远只有一个词,实战!

    衣妮跟在张中先的队伍里,她知道衣缇娜的住处,而且熟知蛊毒,上回中过一次,这回有她在众人里,必定多个保障。

    夏芍和徐天胤留在会所,弟子们当晚研究完对敌之策,张中先等人便先去了衣缇娜的住处,剩下的人在会所布阵。夏芍和徐天胤都没参与布阵,弟子们以为两人去了车站或者机场,毕竟以徐天胤的身份,他找些人帮忙看着机场和车站是举手之劳。

    但弟子们不知道的是,那些降头师在泰国已经杀了不少监视的人,京城方面,夏芍绝不会让徐天胤的人去冒这样的险,两人哪儿都没去,就在隔壁房间里。

    监视,从这天凌晨就开始了。

    夏芍将目光重点放在长途客运站上,至于机场,她只是隔一会儿看一次。毕竟这些人既然从泰国来时就不乘坐航班,身上必然是带了什么东西,而走陆路虽然安检也严格,但是比乘坐航班容易钻空子。

    长时间的使用天眼通的能力,夏芍不是第一次。在香港救龙脉的那晚,她就用龙鳞、大黄配合天眼的力量,坚持一夜才有所成。

    但这一次,她面对的可能是更长时间的监视,不止一夜,或许是一天一夜,或许是几天。

    徐天胤知道夏芍的元气向来与常人不同,但长时间的监视,即便是元气撑得住,体力方面却很受考验。

    夏芍坐在沙发里,望着窗口的方向,不知情的人定要以为她是在看窗外风景,殊不知她眼前天地已开,高楼、车流都遮不住她的视线,很快她便看见长途客运站。凌晨时分,客运站里的人并不多,夏芍也知这时间人到了的可能性不大,但她不愿松懈,目光一落去客运站,便盯紧了不动。

    一会儿,身旁有声音,似是一杯水放在了茶几上。夏芍听得出来,也闻得见她喜欢的碧螺春的茶香,但她没分身,而是盯紧了客运站,过一会儿又把目光转开,去扫一眼机场方向,再把目光转回来。

    身后有人坐了下来,一双大掌揽上她的腰身,将她轻轻揽过来,然后紧紧拥在怀中。夏芍目光没动,却轻轻勾起唇角,舒服地往后倚了倚。后背是男人坚实的胸膛,眼前是即将迎来敌人的战场,此刻沙发里,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心底暖融,眼底却有精亮光芒。

    夏芍偎在徐天胤怀里,累了就换个姿势,男人在后头雕像似的,她不动,他便不动。她一旦动一动,他便微微调整姿势,让她偎得更舒服些,然后拥紧,又不动了。

    每当这时,夏芍总是唇边噙起笑意,但注视着前方的目光却未曾变过。

    渐渐的,天光由暗到明,客运站里人流从少到多,暗夜下的城市仿佛随着天光渐亮而活过来般,渐入喧嚣。

    夏芍又感觉身后动了动,徐天胤从沙发里起身,将茶几上已冷的茶水端走,一会儿,换了杯温水来,“喝点。”

    他伸手递过水来,夏芍笑着接过来,目光没动,喝了半杯。接着她便听见徐天胤开门出去了。这时正是吃早餐的时候,他大概是给师父他们准备早餐去了。

    果然,半小时后,徐天胤回来,手里带着甜粥。夏芍虽然监视着客运站,但端着碗吃东西还是不碍事的,只是徐天胤把粥倒去碗里,便拿过来蹲在她身旁,用勺子舀了试过温度再递过来,“张嘴。”

    夏芍哭笑不得,她这是生病了,在住院?不然干嘛要人喂?

    “不是有打包的么?带着吸管的,那样方便得多。”夏芍目光没动,嘴上却道。

    “唔,不干净。”男人想了想,才道。

    夏芍咬着唇笑,如果不是她现在有任务在身,她一定瞪这男人一眼。似乎有人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吃过。不过是打包的粥,能不干净到哪儿去?

    这人明明就是动些小心思,还学会找理由了。

    夏芍心如明镜笑了笑,此时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她便没说什么,也不跟徐天胤争辩,乖乖让他喂了碗粥喝,接着又盯着客运站去了。

    这一盯便是一上午,到了中午,正是人最爱犯困的时候,但夏芍修为在身,并不觉得累,只是坐久了身子有些酸,她起身站去窗边,目光不动,活动了下手脚。徐天胤靠过来,夏芍以为他要让自己休息一下,他却什么也没说,默默拥住她,借胸膛给她靠,手绕过来按在她丹田,元气缓缓送了进去。

    夏芍暖暖一笑,老实说,就算徐天胤这时候让她休息,她也是不会休息的。时间越是离晚上近,目标现身的几率就越大。毕竟对方也不是傻子,出泰国的时候知道有人在监视,自然能想到京城方面应该有所准备。既然京城有准备,那么搞不好他们一踏入京城就是一场死斗,而斗法的事常常都在夜里,降头师的除了蛊降,很多降头术只有晚上阴气强盛时施展效果才好,所以对方很可能算着时间,傍晚或者晚上到。

    按照逻辑,应该是这样的,但夏芍也提防着对方来一手空降,不按常理出牌,所以任何时候,她都是不能松懈的。

    还好,徐天胤懂她。只是他明知她元气不耗损,还来给她补气,她除了心里暖融,便是担忧。接下来还有大战,夏芍自不想让他多消耗,于是只让他补了一会儿,便走开,又坐回沙发里。

    时间在她起身活动筋骨和回沙发里休息中慢慢度过,转眼,又是夜晚。

    一天一夜的坚守,客运站里都没有异常。期间徐天胤出去了好几趟,回来说,张中先等人到了衣缇娜的住处,那女人狡诈凶狠,里面果然下了蛊,好在有衣妮在,她吃过一次亏,万分谨慎,加上这次是十来名玄门的人在,众人合力,将里面的蛊毒清除,之后入内便入内各占死角,静待。

    衣妮将房间里重新下了她的蛊,打算如果衣缇娜回来,先送她份开门大礼!

    而会所这边,一天一夜,该布的阵也早就布好了。

    八门金锁大阵!

    唐宗伯坐镇阵眼,操控阵位生死变换,并留了个眼位给徐天胤,如果对方来会所,徐天胤随时可以到阵中去,凭着他对奇门阵法的敏锐感知能力,撒豆成兵!

    一切防御妥当,只待人来。

    人到了半夜,还没来。

    如果到了天亮人还不来,那么便要等明天晚上。这意味着夏芍又要多监视一天,这对体力考验很大。

    徐天胤大部分时间都在夏芍身后,他气息一直是静的,能感觉到,却听不见。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往后推进,夏芍明显感觉到他气息有些急促,似有些着急。这个不知执行了多少危险任务,在任何时候都能潜伏不动,等待敌人的孤狼般的男人,此刻因为她有可能还要再劳累一天而有些急切。

    夏芍自打开始监视敌情起,第一次转过头来看徐天胤,笑着牵了他的手,在他掌心俏皮地捏捏,笑道:“没事的。师兄在,师父也在,大家都在。想到你们都在,我一点儿也不累。”

    “到早晨,人不来,你便休息。”徐天胤望着她,这次竟不理她的安抚,目光定定,不容拒绝。

    夏芍知他不会因为担心她会累垮,便就这样弃此间事情于不顾。这男人很有可能会在她休息的时候,自己去客运站附近守着。

    这么近地守着,他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夏芍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但她这时并不争辩,而是转头过去,又盯向客运站,打算如果早晨还不见衣缇娜一行的踪影,那就再想办法说服徐天胤,现在正是要紧时候,且过了今晚再说。

    但正当夏芍心里盘算着,把目光转过去的时候,她忽然眼神一变!

    徐天胤敏锐地感觉到她气息的变化,从她身后走到身旁,望向客运站的方向,“来了?”

    夏芍不答,而是盯着客运站的出口,一行人零零散散地出来,为首的是一名穿着旅行装的年轻男人。

    看着是男人,夏芍却知道,那是女人。

    女人走路的姿态,除非是像展若南那样常年大咧咧男人婆似的人,否则一时半会儿即便穿了男人的衣服,也改变不了姿态。

    更何况,夏芍天眼可以看见的不是姿态,而是元气!

    这一行人,都有修为在身!

    尽管他们尽量收敛了,但却逃不过天眼。而且,正是因为他们收敛了元气,才和走出客运站的正常的乘客看起来很不搭调。

    这一行人走得并不密集,而是由一名女人在前头领着,后面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看起来就像是正常来旅游的游客,与前后的人并不相识。但他们身上的元气却出卖了他们,夏芍大致一数,三十来人!与乃仑在电话里说的一致!

    “是他们!”夏芍这才开口。

    徐天胤气息一瞬变得冷极,点头便要出房门。他刚一转身,便敏锐地感觉到夏芍气息霍变,把天眼一收!

    徐天胤回头,夏芍皱着眉头,脸色有些震惊。她转过头来,看着徐天胤,很少有这种震惊的神色,“有个人发现我了!”

    就在刚才,当徐天胤转身的一瞬,夏芍的目光还在那一行人身上。人是来了,虽然表明她可以不必再漫长地监视,但接下来才是较量的时刻。这些人的修为、接下来会去的地方,夏芍都要掌握。但正当她把目光投注在这些人身上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抬起眼来看了她一眼。

    与其说是看了她一眼,不如说是目光在空中一扫,扫过她。

    这个人,能感觉到有人在监视!

    夏芍把目光一收,心下惊异。在她所遇的人中,徐天胤的敏锐是她仅见。但客运站到华苑会所,距离之远,只怕是徐天胤也很难察觉。这个人,竟然发现有人在监视?

    这是何等的洞察力?!

    这次来的降头师里,有这等高手?

    夏芍二话不说,跟徐天胤去了师父的屋里。八门金锁阵已经布好,只是尚未启动,唐宗伯闭目在屋里调息,见夏芍和徐天胤进来,便睁开眼来。

    老人的双眼与平时的和蔼很不一样,此刻目光炯亮,威严沉肃,“人来了?”

    “来了!但是有人能发现我在监视。”夏芍脸色严肃,把刚才的事简略一说。

    唐宗伯抚着胡须,终究是在奇门江湖行走大半生,所见甚广,并没有惊异,而是气息更沉,“此人身形削瘦,六十多岁年纪,眼底青暗,鼻梁上有道疤?”

    夏芍微微蹙眉,摇头,“不是。那人身形削瘦,明显年轻些,只有三十来岁。眼底青暗,有邪气。鼻梁上没疤。”

    “那便不是他……”唐宗伯抚须的手一顿,气息并没有好多少,“这人可能是通密的大弟子。他能感觉到你的天眼,可能修炼的是灵降。”

    所谓灵降,就是用精神力瞬间控制人的意志。令人致幻,或迷失意识,或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来。灵降在施法的时候,需要配合大量的符咒来进行。但会灵降的降头师天生精神力惊人,再加上后天的修炼法门,能感知到别人的精神力并不奇怪。

    只不过,在泰国大多数的降头师会的都是蛊降,但也有会血降、阴阳降、鬼降之类降头师。有的降头师能同时使用几种降头术,也就是混合降,但这样的高手不超过二三十人。而会灵降的降头师,却屈指可数,只有那么几人,而且都是法力深厚的高手!

    唐宗伯这么一说,夏芍便点了点头,觉得很有可能。那人就走在衣缇娜后头,与其说是衣缇娜在领着人走出来,倒不如说是那人在领着降头师们。

    通密的大弟子?

    夏芍目光一敛,当即又开了天眼,望向客运站的方向,此时这一行人已经都出了站,连打了七八辆车,一起走远。他们走的方向不是会所的方向,而像是往衣缇娜的住所去。

    这回夏芍的天眼也不收回了,一路跟着,那人确实感觉得到夏芍的目光,他回头看了看,眼底青黑更加暗沉,随即对前头副驾驶座上的衣缇娜说了句话,衣缇娜回过头来,眼神震惊,但随即便阴狠地哼了哼,跟司机说了句话,司机加快了行驶速度。

    夏芍把这七八辆车里的降头师们都看了个遍,发现只有两名女人,其余都是男人。而且,没有师父描述的六十多岁、身形削瘦、鼻梁上有疤的男人。

    也就是说,通密不在这一行中……

    师父的仇人正是通密,他不在,确实有些不顺,但通密的大弟子来了,泰国的降头师也来了三十多人。把这些人的命都留在京城,便是夏芍的目的!

    杀了这些人,杀了他的大弟子,不信通密那老头子坐得住!

    夏芍见这些人去的方向真是衣缇娜的住处,便打电话给张中先那边,通知了一声。随后,她赶过去。

    徐天胤也要过去,但被夏芍拒绝了。师父如今在会所里,阵已布下,两人都去,夏芍实在放心不下。尽管知道那些人都往衣缇娜住处去了,但夏芍不得不提防他们会半路改道,袭击这里,所以她和徐天胤两人,今晚注定两个战场。

    “师兄留在这里,我去!”夏芍二话不说奔出去,弟子们各自守着阵位,听见了她的声音,却不能出来看。

    夏芍很快下了楼去,奔去门口。人刚到门口,却停住脚步,一愣!

    门口,军用路虎发动,夜色里,车前灯光亮晃着人的眼,照见车里侧脸冷厉气息孤冷的男人,男人开车前看了夏芍一眼,只简短道:“留下。”然后便开车扬长而去。

    夏芍站在门口,急火焚心,却又无可奈何。她刚才是从楼上奔下来的,师兄一定是从窗户直接跳下来的,所以才赶在了她前头!

    如今他去了衣缇娜的住处,她便不得不被迫留下。这男人定是看那边是战场,觉得危险,又忧心她从昨晚便开着天眼未曾休息过,这才不许她去。

    夏芍内心如焚,但却并没有乱了阵脚,她回去找到给徐天胤预留的那个阵眼,坐下。然后拿出手机,给徐天胤打电话,并且又开了天眼。

    电话响了两声,徐天胤便接了起来,“听话,休息。”

    夏芍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道:“师兄,电话别挂断,用耳机。我看着那边的情况,有什么问题通知你。”

    她怎么可能有心思休息?他去涉险,她能放心休息才怪!只好盯着那边的情况,以防万一。

    “嗯。”徐天胤也知道夏芍不可能休息,当即便没挂电话,把手机收起来,用上耳机,加快油门往衣缇娜的住处赶去。

    衣缇娜一行人比徐天胤早到,三十多人下了车,夏芍用屋里的座机打电话通知那头,“人到了!我师兄正往那边去,你们注意安全!”

    刚放下电话,那头便事发了!

    本来夏芍用天眼监视着一行人,对方便有所警觉,而且衣缇娜的住处里原先有她下的蛊,如今她站在门口,蛊除了,她如何能不知道?

    眼下正是子时末,夜色深沉。衣缇娜住的是单独的一幢别墅,建在郊区,周围还有独幢别墅,但是相隔有些距离,在夜色里,远处那些别墅隐在黑暗里,不仔细瞧,根本就瞧不见。出租车一辆辆开走,红色的尾灯渐渐也被黑暗吞噬。头顶上,一弯新月隐在云层里,淡淡血红,照见底下,三十多人立在别墅大门外,没人去动大门把手,却有数十道弯曲的影子从大门的栏杆空隙里,游走进了院内。

    那些影子,过院子的石板路,花丛间,淡淡月色里看着是一条条毒蛇,但这些蛇游走过路面草丛,竟然听不见沙沙的声响,仿佛悬在其上一般,身体轻得不可思议,速度也快得不可思议。

    也就是眨眼的工夫,这些毒蛇便游到了别墅里面的门口,一条条蛇攀起来,盘踞上门把手,看着竟像是要用自身之力,将门把手拧断。

    而就在这时,门缝里开始发出“嘁嘁嚓嚓”的声音,像是什么声音扒着门缝,再一细看,不由令人头皮发麻。

    门缝里,挤着爬出密密麻麻的蜈蚣,体型扁得惊人,从门缝里爬出来,黑压压一片,四面围城一般围向那些毒蛇。这些蜈蚣的尾部都开着叉,颜色鲜红,一看便知有剧毒,和毒蛇群一撞上,便是一场厮杀。

    虽然体型相差悬殊,但是五毒之物,拼的向来都是毒性。蛇张大嘴,将蜈蚣吞下,蜈蚣却将尾部扎进蛇的鳞片中间缝隙,扭动,厮杀,眨眼的工夫,门上的毒物啪啦啪啦往下掉,掉到地上尚未死透,还在挣扎扭动,院子里零零散散几团,看着就头皮发麻。

    两边战局看着是不分胜负,死伤各自过半,但实际上,别墅的守势很不妙。那些盘在门把手上的毒蛇在吞咬蜈蚣的时候,牙齿的毒液落在门把手上,竟能听见滋啦滋啦的腐蚀声。五分钟,门把手被腐蚀出一个洞来,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这时候,大门口也传来一声“啪嗒”的声响,只见门口,也有一把锁落了地。

    衣缇娜摘了头上戴着的棒球帽,月色里眼角一颗美人痣,笑容妩媚动人。只是她这副样子,任何人看见她都不敢跟动人联系在一起,因为她腰间正盘着一条花斑毒蛇,那蛇极肥,绕在衣缇娜腰间,生生把一纤柔不盈一握的美女腰缠成了水桶,衣缇娜却并不介意,笑着便扭动着腰身进了院子。

    身后降头师们跟上,听衣缇娜走在前头,咯咯地笑。

    “我的好师妹,你的伎俩还是十岁小女孩的伎俩。你以为门锁上下了篾片蛊,能奈何得了你师姐?呵呵,你真天真,真可爱。还跟师姐走时一个样。”衣缇娜嘲讽地笑着,已经慢悠悠走到了里面的门口。

    地上落着锁,门已开了一条缝,蜈蚣和毒蛇还在绞杀着,但也有几条毒蛇顺着门缝游了进去。

    衣缇娜一脚踢开面前一团要死的毒蛇,望着那一线门缝里死静的漆黑,目光也如毒蛇,游走进去,却不动脚步,“我可爱的师妹,你可真叫师姐意外,修为不见长进,命倒挺大。想必师父知道了,你中金蚕蛊都不死,一定会很欣慰吧?呵呵,不过如果她知道不是你自己的本事,而是被人所救,会怎么评价你的修为?啊,我来猜猜,她一定会说……”

    “咻!”衣缇娜话没说完,便目光骤然一聚,一物带着腥气朝她弹射而来!

    衣缇娜冷笑一声,往旁边一闪,那腰间的花斑毒蛇竟也避了避,不敢去接。那物擦着花斑毒蛇射过去,后头的降头师们也跟着一避,唯独为首那男人哼了哼,口中念咒,猛喝一声,一掌击出,那物在空中感觉到危险,急转落下,月色里现一到金光,接着落入草丛,急速退走。

    衣缇娜回头,看了那名降头师一眼,眼神有所畏惧。这人,修为之高,竟也能虚空制符,逼走衣妮的金蚕蛊。

    ------题外话------

    差一千字,明早八点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八章 降头师来京!首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8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八章 降头师来京!首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