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中泰法术大战

    衣妮心知不好,但是来不及了。那名降头师修为比她高,先前又在衣缇娜身后,出手隐秘又快。她往后退的速度其实很敏捷,但竟快不过对方的手段!那精神力,看不见摸不着,不似元气,尚能感应到。这精神力却是要命的东西,不感觉到还好,一旦感觉到,便是被制住,无处可逃了。

    衣妮往后退,看似有退路,实则没有,她已被那精神力沾上,无论逃到哪里,也是被控制。

    这一刻,她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好似有奶白色的雾气遮没了眼前视线,黑夜变得雾白,雾白里伸出一只比雾还惨白的手,对她清幽幽地招着。

    来,来……

    衣妮这时心里还有意识,知道踏出一步,便是危险。但是腿脚还是向前踏了出去。

    一步,两步……

    脚下柔软,也像踩了云雾,虚浮。渐渐的,四面八方都被白雾包裹住,从面前,到脚底,到后背,再到天灵。

    然而,正当她的天灵也要被白雾包围住的时候,头顶处忽然降下一道金光!

    那道金光劈越头顶即将聚拢的白雾而来,在空中降下,恍若大梵之光,天地澄明,混沌退去。

    更伴随着一道苍老怒喝。

    “醒!”

    那声怒喝醍醐灌顶顶般降下,就响彻在耳边,震耳欲聋,激得人耳膜阵痛,一声尖锐的耳鸣!这声耳鸣如针扎般灌进耳朵,像在头脑里敲了声震天锣,铮地一声,衣妮激灵灵一颤!

    这一颤衣妮乍醒!

    她霍然一仰头,感觉眼前脚下,雾气撕裂,裂出头顶一弯月牙,裂出黑沉沉天光,裂出眼前一条花斑毒蛇,吐着信子,向她弹射而来!

    衣妮眼底刚现光芒,按说正是反应迟缓之时,但她儿时在寨子山里长大,练就了一身本能,此时头脑乍醒,感觉面前有危险扑来,她竟本能向后一跃!

    这一跃,她的衣领被人从后头一拽,猛地一拉,扯着往后面一丢!衣妮脚下一软,跌跌撞撞跌去后头,地上全是死了的毒蛇和蜈蚣,她眼看着就要一屁股坐到地上,后头却被人一把抓住,她人还没站稳,便听后头一名男孩微恼的声音传来,“喂,女人。急躁,鲁莽,是报不了仇的。”

    衣妮回头,看后头一名小豆丁。这时候被个孩子教训未免有些好笑,但她却笑不出来,又转头往前一看,见一名身量和她一般高的削瘦老人负手而立。

    此刻,不止是她在盯着这名老人,就连对面衣缇娜和乃西达等降头师也盯着眼前老人。

    眼下十月底,京城的夜晚已凉,行人皆长袖加身,唯独老人仍旧一身大夏天的短袖短裤。这老人,面相实在其貌不扬,短袖的白汗衫,肥短裤,脚下穿一双夹板拖鞋,怎么看都像是京城大夏天里拿着扇子树下乘凉的普通老人。

    但是普通的老人却没他目光如炬,看人一眼似铁在捶打,普通的老人也没可能破了乃西达的灵降!

    灵降师在泰国屈指可数,掰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同样,能解灵降的人世上也屈指可数。下降的法师和能解降的法师,都是无一例外是高手。

    高手碰面,不是分外欣赏,就是分外眼红。

    显然,乃西达和张中先是后者。

    乃西达脸色不太好看,灵降最怕人解,降头术被破解之时,大多会有反噬,尤其是灵降。灵降是降头术里反噬最厉害的,一般灵降,降头师绝不轻易下降,一旦下降,对方必然逃生无门,任降头师予取予求。除非降头师解降或者高人出手破降,被下降的人才能逃出生天。

    乃西达自打来了别墅外头就没动手,他一直在准备灵降。根据他的感应,他知道有高手在监视他们一行,但是对方修为令他惊惧,他竟感觉不到具体方位,于是只好提前做准备,以防万一。

    灵降并不好下,平时作法还好,斗法的时候下灵降,需要长时间的咒术准备,如果没有充足的时间,根本就完不成。乃西达准备灵降,原是为了对付那不知在何处的高手,但没想到衣妮突然现身,衣缇娜称此人是不错的人选,他只得改变主意,先把这童女之身的女孩子擒到手。

    但因为突然改变主意,时间上灵降准备得并不充分,所以在最后一刻,轻易被人破了。但乃西达却因为此事庆幸,正因为准备不充分,他发现那道虚空符箓打来的时候收手及时,所以受到的反噬很轻,把自己可能受到的伤害降至了最低。

    但乃西达却依旧脸色难看。在泰国,除了师父,没有人能破他的灵降,没想到来到京城,才刚一碰面,他的灵降就遇上了敌手!更让乃西达心惊的是,这破他灵降的老头就站在他眼前,他却依旧能感觉到那道监视的目光——不是来自眼前的老人,而是仍然在他辨别不清的方向。

    高手,另有其人!

    这人还没有现身!

    到底是谁?身在何方?这种不确定的危机感,才是乃西达脸色难看的原因。

    而此时,张中先背着手站着,看也不看衣缇娜,仿佛这种欺师灭祖之辈不配他看一眼。他的目光在乃西达身上一落,哼哼一笑,“会灵降,确实是高手了。不过,也算是你们这一行里修为最高的了。无知小儿,当我奇门江湖没人?还是让通密老狗来吧!”

    “老狗来了,也只能给他的狗弟子收尸!”温烨在后头接上一句,放开衣妮上前一步,站到张中先身旁。

    乃西达身后的降头师们皱眉,他们听不懂中文,但猜也知道不是好话。乃西达站在众人之前,脸色发青,显然,他能听得懂。

    衣缇娜目光一闪,转头翻译,一群降头师听了,顿时大怒!

    而正当众人大怒的时候,乃西达已然出了手。他手一伸,一道青黑的长影电射向温烨,方位极准,正对温烨的脸!

    温烨一动不动,男孩的脸此刻沉得霜白,平时吊着的眼角此刻依旧吊着,看也不看那弹过来的东西,手里两道符箓射出,正向那东西头顶!

    张中先在前头,也是哼了一声,手中虚空制符,灵符压在两道黄色符箓后头,法力大增,那东西起初看见两道符箓还不躲不避,电射而来,看到这道灵符却倏地一顿,直直降到地上,迅速逃窜回乃西达身上。

    那东西绕着乃西达的脚踝,攀去他胳膊,最终钻入袖口。定睛一看,才看出是条小蛇大小的巨蜈蚣!

    而正当那蜈蚣败退的时候,乃西达身后,众降头师一起出手,数不清的毒蛇、蜈蚣、毒蝎、蜘蛛电射而来。

    这时,温烨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个拂尘,那拂尘执在他手里,显得有些大,但毛色晶亮,根根直竖,月色里淡淡金光,竟是不多见的法器!

    温烨手执法器,却拿来当扫把,霍霍一阵儿乱抽,那些毒蛇、蜈蚣、毒蝎、蜘蛛,啪啦啪啦往地上掉,凡是掉在地上的,扭动那么一两下,竟不活了。

    降头师们也是识货的,看见这等法器,不少人眼睛发红,欲夺之而后快。但张中先在前,门后又出现十来名玄门弟子,为首四五人修为都不可小觑,乃西达不上前,众降头师也不敢贸然上前,于是便只能是一阵毒虫攻势。

    只是毒虫也是有限的,这些人身上因为带着这些蛊虫,不敢乘坐航班,一路经陆路而来。多年辛苦养的蛊,也不是这样送出去送死的。

    因此,毒虫也只是乱发一阵儿,便渐渐停了。

    温烨抽掉最后一只毒虫,拂尘一甩,霍地一道气劲震了出去!法器的元气带着气劲,月色下平底起了一道狂风,扫着地上的毒虫,卷落叶般扫向降头师一行!

    毒虫已经死了,造不成什么威胁,但众人还是本能向后一退,贴紧大门。

    “噗嗤!”一声,温烨一脚踩在最后那只被他扫下来的毒虫身上,元气护着脚,溅出的毒液化了两旁花草,滋啦一声,腥气四溢。

    男孩在这狂风腥气里抬眼,头顶月色照下,映一双满布血丝的双眼。那双眼死死盯着乃西达一行降头师,男孩的声音低沉似吼,“你们死了,还有人收尸。我师父被你们害死,至今不知尸骨在哪里!”

    秋风卷来,月色下一道毒虫尸身划开的道路像是豁裂的鸿沟,将降头师和玄门弟子划做两方,两方人马站着,看那男孩血丝如网的眼,各自沉默。

    这话衣缇娜没有翻译,她目光转动着,去看站到张中先和温烨身旁的衣妮。

    降头师们除了乃西达,不知温烨说了什么,但却清楚地感觉到,玄门弟子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仇恨,愤怒,视死如归。

    降头师们开始去看乃西达,此行完全以他为首,要怎么做,全看他的。

    乃西达却忽然盘膝,原地坐了下来。

    玄门弟子一愣,但还没想明白他要做什么,便见他从身后拿出个鼓来。那鼓鼓面褐黄,月色里带着肌肤的纹理,鼓架呈白色,被磨得有些发亮。这鼓带着浓黑的煞气,怨气极重。

    张中先一看,顿时脸色一变,“人皮鼓!”

    降头师以人皮做鼓,都是在人活着的时候,念咒剥皮,制鼓时将人的怨念依附在鼓上,怨念越强,咒杀之力就越强。

    而这面鼓的鼓架,发白的样子看来,像极了是用人骨做的!

    “好一帮邪佞!竟剥皮抽骨做鼓!”玄门弟子也看了出来,纷纷怒道。

    乃西达听着,脸上毫无反应,而是轻轻拍起了鼓。一边拍,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竟是念起了咒语!

    张中先脸色一沉,喝道:“盘膝!布阵!”

    他边说边连制两道金符,冲着那鼓打去,乃西达后头的降头师们纷纷将手中蛊虫抛出,拼着再死一批,也不让乃西达的咒术受到阻碍。

    玄门弟子反应也很迅速,自张中先发令起,便迅速以他为中心,将衣妮和除温烨外的几名修为较低的义字辈弟子护在中间,其余人呈八卦方位布阵。

    坐下来之时,张中先的灵符杀了一批毒虫,乃西达却仍旧端坐,敲着他的鼓,念着他的咒,身后的降头师们手中又现毒虫,这回却不见抛出,而是也纷纷盘膝坐下,口中也念念有词,竟是要当场下蛊。

    衣妮被护在中央,见势抬手便射出一道金色毒虫,赫然是她炼成的金蚕蛊。金蚕蛊向来最毒,直冲着那些降头师而去,衣缇娜却咯咯一笑,“小师妹,就你的金蚕蛊,也敢拿出来现?”

    说着,她手中也有一只金蚕蛊射出,明显比衣妮那只要大上一圈!两人修为高下立现!

    但衣妮却口中念咒,驱使着蛊虫,咬牙不肯收回。她要给玄门布阵的人争取时间!

    今晚玄门分作两边,在这里的人只有十来人,而对方却有三十多人,虽然修为不相上下,但双拳不敌四脚,乃西达下的是明显是声降,布阵是最好的防御措施。但这需要时间!

    衣妮咬牙,尽管知道撞上衣缇娜的金蚕蛊可能是什么下场,但她却咬死了不退!

    而这时,乃西达敲着的鼓,发出咚咚之声。那声音沉闷,每敲一次都像敲进人的心口,每敲一次便有黑浓的怨气袭向人的天灵,每敲一次便有和着咒语的声音冲入人的头脑,让人感觉天旋地转,喉口发甜,意志不清!

    声降和灵降差不多,都是靠精神力下降,但声降需要借助道具,不需要向灵降那样耗费时间,却同样可以干扰对方的意志力。

    乃西达下声降,后头的降头师们联合下蛊降,一旦张中先一行人的精神和意志力受到干扰,便会行动反应迟缓,很容易中蛊。

    一旦中蛊,玄门这十来名弟子和衣妮,也就任人宰割了。

    这时,张中先坐下布阵,无暇分心。

    这时,衣妮的金蚕蛊和衣缇娜的就要撞上。

    这时,阵中被护住的几名义字辈的年轻弟子已经有些神智涣散,但却各自咬破唇,以唇血在印堂开符助旺意志,手中掐不动明王印,念金刚萨锤心咒,一手黄符扫射而出!

    能挡一会儿是一会儿。

    而正是这一会儿,生死战局胜负的分界点!

    夜色里,空气都在这一刻黏着,时间都似在这一刻停止。

    空中,忽然有一物落下。

    那东西直直在两方对阵的中间空地上落下,小得黄豆那么大,不细看,还以为是夜里落下的一滴雨滴。细一看,不是黄豆,也不是雨滴,竟是颗小小石子儿。

    一颗小小的石子儿,就像它的外表那般并不显眼。在这两阵胜负生死之际,一方专心下蛊,一方专心布阵,压根就没人注意到这颗石子儿。

    注意到它的,只有衣妮和衣缇娜。

    两人的金蚕蛊眼看就要撞上,那颗石子儿不偏不倚从两只蛊虫中间落下。盯着各自金蚕蛊的两人目光往那石子儿上一落,都是一愣!

    在无风无雨的情况空旷地带,一颗石子儿从半空落下,想想就觉得诡异。而更诡异的是,两只金蚕蛊反应极为灵敏,在这石子即将从头顶落下的时候,翻身便逃!

    那逃的速度,竟是史无前例,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恐。

    衣妮一愣,衣缇娜蹙起她那别有风情的眉。

    此刻,石子儿落地。

    “啪嗒”一声,声音遮没在人皮鼓和咒语唱腔中,无声无息。却在落地的一瞬,金光乍起,像是一枚金子,在夜色里发出宝光,冲射向夜空,无限放大!

    乃西达霍然睁眼!

    他身后的降头师们手中的蛊虫在那金光乍起的一瞬,向后一翻,连逃都没时间逃,竟在地上翻滚了两下,死了……

    降头师们大惊,眼刚睁大,便死死盯着前方!

    前方,金光漫涨,照亮整座别墅的院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谁在半夜于院中放了一道灿亮的烟火。但若此时看见这情景的人,必要以为是睡糊涂眼花了。因为此刻别墅的院子里,金光聚集,一名一人半高的金甲人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金甲人手中持关刀,在降头师们震惊的目光里,毫不犹豫地当头斩下!

    首当其冲面对金甲人攻击的便是乃西达,他仍盘膝坐在地上,手中怨气极重的人皮鼓遇上这金甲人身上的金光,竟怨气极快地收拢、散开……

    乃西达目光一变,身体像蛇一样一扭,避开金甲人一击,擦着地面躲去一旁!原本站在他后头的那些降头师一阵乱叫,说的话听不懂,但张中先等人却能猜出他们在说什么。

    这金甲人是元阳所化,正克制阴煞怨气,可谓是这群降头师的天敌。

    玄门弟子一脸喜色,又惊又喜,四处张望,倒吸着气,“哪位高人?这是撒豆成兵?”

    张中先却哼哼了一声,咕哝,“臭小子!”接着回头喝道,“自己人!别乱,杀敌!”

    弟子们被这一声喝震得醒了过来,虽然心情激越,想见见这位高人到底是谁,但是眼下确实还有敌人在前。

    而这时,三十名降头师,竟被一名突袭的金甲人给克制住,大惊之下自乱阵脚。乃西达在一旁地上滚起来,怒喝一声,“包围它!”

    降头师们这才回过神来,这金甲人虽然是元阳之气汇聚,克制他们的法力,但星辰之光怎能照透黑夜?只要他们合围,这金甲人支撑不住太久。

    见降头师们围上金甲人,玄门弟子冷哼一声,“没那么容易!”

    符箓连发,外围的降头师们转身,以虫蛊御敌,内围的合围金甲人,乃西达在外围指挥,叽里咕噜说着听不懂的话。

    张中先怒哼一声奔来,和乃西达近距离交手。衣妮和衣缇娜也打了起来。

    一场混战。

    没人注意到,人群里,多了个人。

    男人不知何时到了乃西达身后,抬手,手中黑森森一把匕首,月色都照不透的煞气,向着乃西达的后心!

    乃西达是灵降师,感应向来敏锐,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抓了与他交手的张中先,想带着他一转!

    张中先冷哼一声,双脚似老树盘根,一动不动。乃西达一拽不动,当即便要蹲下身子,却发现肩膀被张中先抓着,老人两手似铁钳,抓着他一动不动!

    千钧一发的时刻,乃西达眼底都迸出血丝来,他袖口一抖,那条巨蜈蚣飞速爬出,一射便要到张中先的手上。张中先飞速收手,但收手之际,手指如鹰爪一般,在乃西达肩膀上一抓!乃西达的肩膀顿现五道血淋淋的窟窿,咔嚓一声,骨头都碎了!

    乃西达脸色一白,肩膀的剧痛抵不住性命攸关重要,他一躬身,把肩膀上养了多年的巨蜈蚣送出去,心想对方敢砍,必要死一大片!这周围,不仅有降头师,还有他们自己人。

    对方还真砍了,咔嚓一声,毒血四溅!

    但是没死人。

    乃西达身后,三道金光又起,三名金甲人横空出世,站成三角方位,巨大的身躯一挡,毒血谁也没溅着。

    降头师们却愣了,玄门弟子也愣了。别墅的院子里,有一瞬的静寂,所有人维持着或抬头或回头的姿势,看那金光照耀里立着的男人。

    男人一身黑衣,V领的薄毛衣,微微露出的一线胸膛比月色润,剑锋般的眉比秋风厉,深邃的眸比黑夜暗。他手中一把煞气极重的匕首,看不见刀身,只看见匕首上的阴煞缠着他的右臂,在金光里现一身孤冷杀厉。

    有那么一瞬,所有人失了语言。

    但这一瞬是极其短暂的,不待玄门弟子们因看见撒豆成兵的是徐天胤而惊喜、欢呼,徐天胤便动了!

    他眼里没有人,像是看不见玄门弟子的惊喜,也看不见降头师们的惊恐,他眼里只有要杀的人。在乃西达躬身混入人群之际,手臂一挥!

    将军的阴煞似一道黑色气劲,挥斩向乃西达后背。乃西达一弯身,扯着两人往前一挡,噗地一声,鲜血染了夜月。

    两名降头师瞪大眼,缓慢地低头,见自己的腰身以缓慢的速度分离,上半身跌去地上,下半身还直直立着。鲜血、肚肠,撒了一地,盖在那些死去的毒虫身上,有些还在挣扎未死的,扭扭曲曲地过来,一尝鲜血的味道。

    其他降头师又惧又怒,也不知这怒是对徐天胤的,还是对乃西达的。但在门派里,这种同门倾轧的事,其实很常见。为了获得师父更多的青睐,为了获得门派秘法传授,相互之间斗法暗害的事不少见。入了这样的门派,每天都是在提心吊胆里度过的,每个人都接受了这样的命运,但是真等到死在同门手里的时候,心里大抵还是有怒的。

    只不过,如果这时候对付同门,玄门弟子齐心而动,他们这些人也只有被灭的下场。而且这趟出来,师父之所以让他们来,他们也是有任务在身的。没有完成任务的,回到泰国是个什么下场,众人都清楚。

    那可比腰斩而死痛苦得多。

    因此,很多降头师眼里都是怒色一闪,但是这时候却又出奇地团结。他们结成一圈,共同对抗金甲人,每个人都把看家本领拿了出来,蛊降、符降、五毒降,玄门弟子靠近,便用降头术,他们不靠近,这些人便用阴煞来对付金甲人。

    只是这时候,乃西达已在人群最外围,他溜得很快,眼看着今晚是要败退。他毕竟是一行人中修为最高的,他若逃了,那便是群龙无首。降头师们心里愤恨,却不得不边斗边退,眼看就退到了院子大门处。

    但退的时候场面很奇怪,像是一道分水岭,人流在中间分开颇大的空隙,乃西达逃得很开,后头徐天胤追得也很快,其余人则避得远远的。

    乃西达在张中先手上吃了苦头,一条胳膊被废,失血不少。他逃得再快,速度也不及徐天胤,眼看着将军的刀尖儿就在乃西达后心,他身子一躬,手指尖儿一动!离他最近的两名降头师忽然眼神呆滞,往前一靠,挡在了他身前!

    夜色里划出一道血线,两名降头师脖子一歪,头颅只剩一层皮连着,腔子里喷出血来,咚咚向旁边栽倒。

    这两名倒霉的、被拉做了挡箭牌的降头师很明显是中了灵降。

    不得不说,乃西达是个挺有危机意识的人。他在感应到有人监视他们一行的时候,就准备了灵降,结果临时用在了衣妮身上。而当他知道,张中先不是那名高手的时候,便又开始准备灵降。只是他中途下声降,灵降无法准备,便在金甲人一现身的时候,便指挥着同门的人对付,自己在一旁偷偷准备,哪怕是对上张中先,他口中默念的咒都没停过。此时在危急时刻,这灵降又救了他一命。

    徐天胤斩上两名降头师的时候,乃西达已经奔出了别墅大门。正巧这时有辆出租车行来,乃西达往上一扑,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司机不明就里,摇下车窗就骂,“找死啊!”

    这话刚骂出口,便见一只手从车窗里伸进来,五指成爪,夜里暗青的颜色,鬼气森森。司机“啊”地一声,眼神惊恐,惊得连躲都忘了。他眼睁睁看着那暗青的人手抓向自己的脖子,还差一点,就会掐上他。

    ------题外话------

    许久没感冒,都忘了感冒什么感觉了。从到了南方就觉得不太舒服,一直以为是水土不服,有些上火,直到今天直打喷嚏,喉咙冒火才知道是感冒了……

    悲了个催的,这是有多迟钝!

    难受了一天,今儿就七千,明天双更。一更在中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49》,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九章 中泰法术大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49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四十九章 中泰法术大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