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消失的尸体

    那只手,停在了他脖颈前半寸。

    直直伸着,一个定格的动作。

    司机惊恐的目光也像定格住,仿佛过了漫长的时间,他的目光才顺着那只人手慢慢上移,然后他看见一张半探进车里的脸。那张脸眼睛圆睁,眼底有血丝涌出,一张惨青的面容,似鬼。

    司机张着嘴,一个想叫却惊恐得叫不出来的动作。

    随即,他看见那人的嘴角开始淌血,整个定住的身子忽然一个痉挛,那人脖子一倾,“噗”地一口腥红的血喷了出来!

    血喷了司机满头满脸,嘴里都有咸腥的味道。那司机惊恐里只觉反胃,呕地一声吐了出来。吐完再抬头,那人已经不见。

    司机一愣,还以为出现了幻觉,但他随即便从车窗里望见一幢别墅里,黑洞洞的夜里,站了四五十人。这四五十人全望着一个方向,黑夜里,他看不清他们的脸,却能感觉到,他们是在望着他。

    司机还在惊恐中,乍一看见这么多人,只知张嘴嘴,一张脸上溅满了血,忘了擦,也不懂这些人为什么看他。他只看见这些人忽然向四面八方窜出,跃过围墙,奔散在夜里。

    司机自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只被这人群忽然地一散给惊醒,惊得从座位上都要跳起来,接着他一踩油门,车子狂奔而去,只留下他惊恐的声音散在风了。

    “鬼啊——”

    出租车开远,这才看见地上躺了一具尸体,趴着倒在地上,后心还在汩汩冒着血。而在他身后的位置,徐天胤静静站在那里。

    刚才,众人看得不是司机,而是徐天胤。

    他杀了乃西达!

    泰国降头大师通密最得意的大弟子,就这样死在了他手里。不可置信,却又似乎没那么难以相信。

    从他突然出现,撒豆成兵开始,一切都变得可能。

    金甲人是克制阴煞邪煞之物,令人震惊的是,徐天胤竟能召唤四只金甲人!一人半身高的金甲人,消耗的元阳不言而喻。而他竟在这种情况下,仍有行动能力,斩四名降头师,并最终杀了乃西达!

    他能杀了乃西达,就能杀了在场的任何一名降头师。

    这些降头师也不傻,要撤,前有徐天胤,后有玄门弟子。他们只能依靠人数多的优势,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翻越围墙退走。

    即便是死了五个人,降头师们还有二十多人,而玄门弟子只有十来人,即便是追也无法一一追上,总会有顾及不暇而漏网的。

    因此,没人去追,即便是追上,一对一的斗法,这些弟子修为有高有低,受伤的一定有,搞不好还会落入对方手里,得不偿失。

    连徐天胤都没动。他的金甲人在看见有出租车开过来的时候便撤了,乃西达忽然扑过去,在他面前被杀,再让他看见这种东西再,心智不坚的人吓成失心疯都是有的。

    只有衣妮往前一跃,要追着衣缇娜去,却被张中先一把按下,“女娃不知深浅!她修为比你高,你独自去追,不是白白送给她捉?留下!他们还会来!”

    衣妮看向徐天胤,“他太强了!这些人不是傻子,群龙无首,他们怎么会还肯来?说不定逃了就逃走了!”

    “傻呀!”温烨过来,一脚踢在衣妮小腿上,觉得这女人真不聪明,“没听见你师姐说你是不错的人选,要把你送给降头师吗?你以为她请到这么多援手来,不给人家点好处,那些人就来了?现在好处没捞着,人损失了不少,他们会这么回去?通密老狗饶不了他们!”

    “这里是京城,他们来容易,要走就没这么好说话了。是吧?师叔祖!”周齐接上一句,看向徐天胤,这时目光里全是崇拜。

    以徐天胤在京城的背景,他封锁住所有降头师们回国的出路,也不是没有可能。

    徐天胤却没答话,只是目光在地上的五具尸体上看了眼,道:“你们回会所。”

    张中先转过头来,“先善后!这些尸体要处理了,不然明天早晨就出大案子了。这些人是外国人,搞不好要出外交事件的。”

    “我来,你们回去。”徐天胤简洁道。

    张中先知道他的性子,他既然这样说,那就是安排了人了。

    “小烨子,周齐,你们两个在这儿帮忙,其余人跟我回会所。”张中先点了温烨和周齐,便带着其余人走了。

    别墅外头恢复静寂,只有三人静静立着。周齐仍是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徐天胤,他听师父说过,撒豆成兵的秘法玄门有,但是早已失传了,连掌门祖师都不会,师叔祖是怎么练出来的?以前虽知道两位师叔祖修为高深,但只见过夏师叔祖动过手,徐师叔祖上回在香港倒是出手过一回,但那时候在废弃的大楼里,谁也没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

    闹了半天,他竟会撒豆成兵的秘术?

    周齐惊奇地望着徐天胤,徐天胤却不理人,他望向来路的方向,看起来像在等人。而温烨也一言不发,他从别墅院子里走出来,经过那四名死状凄惨的降头师身旁,看也不看一眼,只走到乃西达的尸体旁站定。

    男孩的目光落在乃西达的尸身上,低着头,看不见他的眼神,只看见他的拳头微微握紧。他七岁,师父死在降头师手里,这么多年,只知道是通密那一派的降头师所杀,却不知究竟死在谁手上。这一趟,通密没来,但杀了他的大弟子,总有一日能把这老狗引出来,杀了他!为师父报仇!

    男孩拳头紧紧握着,指甲陷进肉里,前方却听见驶来的车轮声,两道灯光远远打来。

    温烨和周齐抬眼,见一辆不起眼的白色面包车驶来,停在了徐天胤身边。车门一打开,下来的竟是夏芍。

    “师兄。”夏芍下来,身后跟着三个人,为首的是名中年男人,脸上一道刀疤,不怒自威。

    这人竟赫然是夏芍去算命馆那天遇到的吴老大,安亲会京城地界的堂主。

    吴老大就带了两个人,都是身边的亲信,帮会的正式成员,很可靠。夏芍打电话给他,已经说明了是让他来处理善后的,在黑道混了多年,安亲会的人什么七零八落的尸体没见过?但当走进别墅,看见四具腰斩、斩首的尸身时,脸也不由白了白。他们并不惧这四人死得惨,只是这一地诡异,从未见过。

    地上到处是死了的毒蛇、蜈蚣和毒蝎,密密麻麻,有的还在血泊里扭动,一半钻进地上的肚肠里,让人看着都不由肚子一痛!

    但这些人毕竟是安亲会的帮会人员,还算训练有素,并没有因此拖慢清理速度,两人上前把死了的毒虫踢开,抬了尸体就上了车。一共五具尸体,放在面包车里并不挤。

    “一定把这些尸体拉去火化,不要随便找地方掩埋。”夏芍嘱咐。

    吴老大笑道:“夏小姐放心吧,帮里处理这些事,都是熟手了。保管叫这世上再没人能找到这些人。”

    夏芍颔首,这些都是黑道的人,他们处理尸体自然有渠道,她既然找了他们,就算信得过。

    吴老大带人把尸体拉走之后,夏芍等人进去别墅的院子里,将毒虫尸都收拢到一个麻袋里,然后去别墅里打了水,清洗院子。忙活到了天蒙蒙亮,这才上了徐天胤的车,准备回会所,重新布置。

    但几人刚坐到车上,夏芍便接到了吴老大的电话。

    她以为是火化好了,但没想到,手机一接起来,吴老大便语速极快地道:“夏小姐,尸体不见了一具!”

    ……

    尸体不见了,这是很匪夷所思的事。

    吴老大等人把尸体拉去的火葬场是帮会的地盘,里面的人都认识,专门为帮会处理一些事的,这么多年了,一直没出过岔子。

    焚化炉只有两个,五具降头师的尸体不得不分三次火化。开始一切正常,当顺利地火化了四具尸体后,吴老大带着人来搬最后一具,却发现车里除了血迹,什么也没有……

    尸体消失了。

    消失的尸体是乃西达的!

    夏芍得到消息之后,直接让徐天胤开车去了火葬场,到了的时候,天边已有些泛着灰白,天光笼住郊区白色的建筑,远远的便觉得萧瑟而鬼气森森。

    吴老大站在门口等,见夏芍、徐天胤、温烨和周齐到了之后,便脸色严肃地道:“夏小姐,你来,这里有段监控录像给你看。”

    夏芍随着吴老大进了楼内,在一间监控室里,看见了不久前发生的事。

    “这里是帮里的地盘,兄弟们都比较放心,火化时间挺长,我就让兄弟们去休息了。车就停在门边,一有动静就能听见。晚上这时间,除了帮里有事,普通人没有来火化遗体的。兄弟们都没听见有车开进来的声音,但是等从里面出来抬最后一具尸体的时候,才发现车门打开,尸体不见了。夏小姐,你看!”吴老大边说明情况边指向监控室里的画面。

    只见大院儿里昏黄灯光照着,确实没有车也没有人进来,车门自己从里面打开,乃西达的尸体,自己走了出来……

    监控录像很清楚,乃西达的脸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张惨青的脸,眼神没有焦距,慢悠悠转身,露出后心一道刀伤和大片血迹,行尸走肉般走出了火葬场,

    这样的场面让在场的安亲会人员都不由倒吸一口气,他们手上都有人命,向来不惧死人,来火葬场的也都是胆子大的。但是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遇见,都说火葬场冤魂太多,常有灵异事件发生,但这些胆子大的人从来就不信,今晚却总算见识到了!

    死了的尸体,会自己爬起来走路,这不是诈尸是什么?

    “是不是这人根本就没死?”吴老大问。但这话,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

    他也是行家里手,一看这刀伤的位置,就知道是一刀直入后心,一刀毙命的!退一万步说,下刀有偏颇,没刺中心脏,但是刺在心脏附近那也是重伤。这种重伤,拉去医院重症监护都不一定能救活,何况没有任何救护措施,自己爬了起来?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再说,徐天胤下的手,万万不可能有下刀偏颇,刺不中要害一说。

    乃西达必死无疑!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世上真有诈尸一说?

    吴老大看向夏芍,夏芍却不说话,只是盯着屏幕。半晌,她看向徐天胤,徐天胤点头,“有人。”

    “什么?”

    “有人?”

    异口同声的话,出自吴老大和周齐口中。

    “哪里有人?”吴老大问,这院子里,明明是空荡荡的,除了帮会的车停在这里,连个鬼影儿也没有!

    周齐也没看出来,他修为尚在炼精化气的顶层,连炼气化神都没达到,如果是乃西达的尸体在他面前,他定能感觉到,但是看监控录像,他的感应就不成了。

    “是有人!有人在尸体上下了术法。在这里!”这时,温烨盯着屏幕,用手指画了道路线图。

    夏芍转头看他,赞许点头。温烨的修为和周齐一样,都在炼精化气的顶层,两人在玄门义字辈弟子里算天赋很不错的,但温烨年纪比周齐小六岁,而且很明显,他的天赋比周齐高出一截。

    这下术法的人是名高手,他人没有现身,只能看出有一道元气牵引着乃西达的尸体往外走,转出院子后,便看得不是很清楚了。

    夏芍立刻让吴老大调了外头的监控录像,看见那尸体还是自己在行走着。外头是一条下坡路,旁边因为是郊区,种着树林,乃西达下了树林,身形便渐渐消失了。

    “对面是国道,能查出那边的监控么?”夏芍盯着屏幕问。

    “我来。”徐天胤下一刻便坐到电脑前,开始在上面操作了起来。只见他手指快速在键盘上敲打,屏幕快速地进入一个网页,网页背景纯黑,上面密密麻麻的线路图,进去之后便能调出监控情况来。

    吴老大在一旁站着,眼神有些惊异。这不是交通部的网站,应该是个黑客专用的某种网站,徐天胤在里面的权限很大,轻轻松松便调出了对面国道的监控录像!

    只见树林对面,停着一辆车!

    一辆很常见的尼桑车,车牌被遮挡着,乃西达上了那辆车,车便迅速沿着国道开走了。

    徐天胤一边追踪车辆去向,一边敲了两下键盘,将车的图放大,只见里面驾驶室的位置,司机穿着卫衣,戴着帽子,遮了大半边脸,开车的手上竟然还戴着手套。

    但徐天胤还是看出了这人的一些特征,“男,三十左右。”

    夏芍点头,这人虽然做了伪装,但他的体型还是能看出是年轻男人的。但夏芍有天眼通的能力,还是从监控录像上看出了男人的面容。

    这男人,确实三十多岁,线条刚毅,只是五官组合在一起,有些其貌不扬。

    男人开着车,很快下了国道,在经过收费站口的时候,徐天胤又将画面放大,夏芍顿时“咦”了一声,目光一变!

    “这人……戴着面具!”

    这不是他的脸!

    “面具?”吴老大惊异地看向夏芍,监控这么暗,她是怎么看出对方戴着面具的?实在匪夷所思。

    夏芍却没空理他,刚才看的是侧面,男人的侧脸被卫衣的帽子遮了大半,夏芍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此时正脸,以天眼的能力看去,便只觉得脸上有重影,五官是重合的。

    除了戴着面具,夏芍再想不出其他答案来。

    夏芍这才皱起眉来,吴老大打电话来说少了具尸体,她都没有太过惊异。直觉是有人作法,只是抱着看看是谁的心思前来。但没想到,让她看见了这么个人。

    这人不在降头师那一行中,且修为高深,从火葬场的院子里控制乃西达的尸身,经过一片树林,这么远的距离,可见其对元气的控制能力。此人的修为,远超乃西达!且他戴了面具,还用帽子遮挡住脸,可见此人行事之谨慎。

    如此谨慎的人,三十多岁的年纪,高深的修为,倒叫夏芍想起个人来!

    “师兄,跟紧了!查这人的落脚点!”夏芍语气发寒。

    但这人的落脚点却没找着。

    他对京城的街道很熟悉,车子便七拐八弯,专挑没有监控的小路走。徐天胤调出小路附近的出口,再调监控,但逮着他两次,他钻进了一条特别四通八达的胡同,就再没出来。

    徐天胤划出个区域来,这区域是老区,还没拆建,粗略估算人口有数千人。这监控视频的时间是一个小时前了,即便夏芍用天眼此刻去那小区里搜索,只怕也难找到人了。

    “回会所!”盯着屏幕半晌,夏芍果断道。

    这人三番两次在背后出现,明显跟玄门有仇。他劫走乃西达的尸体,自然不是留着收藏的。降头师们不会就此回泰国,他们还会杀上门来,到时候想必能查出这人的底细来!

    夏芍判断得分毫不差。

    衣缇娜请降头师们来京,是许了通密许多好处的。如今好处没捞到,人损失了五员,尽管群龙无首,这群降头师也不敢贸然回泰国。

    他们来得很快,在当天晚上便又杀了回来!

    这回,战场在华苑私人会所,玄门弟子们齐聚,布八门金锁阵,唐宗伯在阵中,夏芍、徐天胤各据阵眼方位。

    门砰地一声被踢开,进来的却只有一个人。

    乃西达!

    ------题外话------

    昨晚少三千,现在更五千,晚上还有八千。

    二更老时间,零点前。

    看见不少妹纸都感冒了,都要注意身体啊。见有妹纸推荐藿香正气水,打算晚上去买来试试,吃了感冒灵,一点也不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天才神棍50》,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章 消失的尸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天才神棍50并对重生之天才神棍第五十章 消失的尸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重生之天才神棍50。